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人血白蛋白的搜尋結果,共02

  • 小檔案-人血白蛋白可治癌 黑市搶手

     「人血白蛋白」是從健康人體的血漿中提煉加工而成,直接靜脈輸注到病人體內,增強人的免疫力和抵抗力。臨床上主要用來救治急性創傷、失血過多、肝硬化或癌末等急重症病人,因此有「救命藥」之稱,屬大陸國家重點管控藥品。 \n 由於人血白蛋白在市場上相當稀缺,價格也較昂貴,常遭不肖商人假冒獲取暴利。人血白蛋白若含有細菌或其他能引起人體發熱的物質,極易引發敗血症,嚴重恐導致死亡。

  • 搭乘血船 貧困農婦集體賣血

    湖北鄖縣部分貧困農民,乘船跨江到30公里外的縣城採血漿站賣血謀生,而這條載著賣血農民無數次往返於漢江之上的白色客船被稱為「血船」。 \n據《中國青年報》報導,在漢水流經的湖北省十堰市鄖縣縣城上下游河段,有3條「血船」。在固定的時間,載著一批固定的「捐血者」,往返於起點與終點。其中一條長約5公尺、可搭35人的白色客船,終點是湖北省十堰市鄖縣縣城,起點則是縣城上游約30公里處的孫家灣。在長江最長的支流漢水上,它已整整航行了10年,村民稱其為「班船」。不過,當周文芬和鄰居劉開連等人坐上船時,有人會習慣稱這條船為「血船」。因為男人是務農家庭的樑柱,所以這些賣血者主要都是農村婦女。 \n600毫升血漿 換取168元 \n「你們是不是去搞那個的?」總會有乘客問她們同樣的問題。這些乘客,大多是方圓幾十里的鄉親,儘管在背後,他們會直言「賣血漿」三個字,但面對面時,都會以「搞那個的」代之。 \n的確,這兩個農村女人的目的地,是「鄖縣單抽血漿站」。在那裡,她們每次被抽走600毫升的血漿,能拿到160元(人民幣,下同)的「營養費」和8元的路費。種地之外,這幾乎是她們唯一的賺錢辦法。而這袋血漿到了武漢能製成1支半的人血白蛋白,一支售價600元,利潤之高令人咋舌。 \n所謂「單抽血漿」,是指把血經離心機分離,取走血漿後再把紅血球回輸給抽血者。這些血漿並不用於臨床輸血,而是被賣給生物製藥公司,提煉製成人血白蛋白、球蛋白、血小板因數等昂貴藥劑。 \n在大陸衛生部發布的《單抽血漿站管理辦法》裡,「供血漿者」是她們的標準稱謂。目前,鄖縣單抽血漿站的固定供血漿者有6387名,約有200人是坐「血船」來的,每個月,這些血漿的重量在3噸左右。血漿站成立10多年來,已經有近2萬人「奉獻了自己寶貴的血漿」。這3噸血漿,大約5000袋,一袋一袋從鄖縣各個角落匯集而來。 \n46歲的劉開連,家住楊家溝村,大約5年前,一袋血漿為劉開連換回了83元。那是她第一次捐血漿。那天,趁著黎明前的夜色,她趕到孫家灣碼頭上了「血船」。往返10元的路費,船老闆老謝依照慣例,只收了她4元。就這樣,從城裡回家時,劉開連帶回了79元,相當於半畝薄地一季的收成。2007年冬天,53歲的周文芬也加入了這個行列,那時候,一袋血漿已經可以換回120元營養費和8元路費。 \n賣血搞到眼睛都腫了 \n十堰市是大陸國家級貧困縣,年人均純收入在668元以下的有38.16萬人,占全大陸絕對貧困人口的1.5%。在鄉下聽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孩子,只要你讀書,做父母的就是砸鍋賣鐵也要供你讀。」大陸農村曾經流行的一句諺語,「一人考上大學,全家受窮受累。」如今,不是全家人受窮,而是父母賣血。1998年,時任鄖縣衛生局副局長的李光成,建立了「鄖縣單抽血漿站」。當時,他在鄖縣城關鎮衛生院租了3間平房,買了6台抽漿機,聘請了4個人。供血的營養費由大陸物價局規定,每次80元。 \n目前,李光成是鄖縣單抽血漿站站長,據他計算,鄖縣單抽血漿站的採血量從最早的每年1萬袋,上升到現在的大約6萬袋,血漿站光是每年發給賣血者的補貼費就高達1千萬元。「按照人均2500元計算,就是個400人的企業,這在鄖縣也是很少見的。」他說。於是,村裡越來越多貧困的人們都到了血漿站。「想錢嘛,不去怎麼辦?」周文芬說。 \n周文芬的兒女們原本不讓她去「抽血」,因為「現在掙這點錢,以後不知道要花多少錢」。但周文芬還在堅持。她一直把寫著「血液可以再生,捐血漿有益健康」、「一人獻漿,全家受益」等宣傳口號的獻漿卡和身分證放在一起,「怕丟了就抽不成了」。因為抽血漿,周文芬的眼睛都腫了。 \n健康換取金錢 還遮遮掩掩 \n這些農村婦女,總要在清晨天還未亮時,摸黑走下山到油坊溝碼頭等船。但她們最怕的,除了經過農田時遇到蛇,就是在「抽血」時暈過去。 \n周文芬的血管並不好找,每次「抽血」都要扎三、四次才能成功。這常常讓她痛得直冒汗。去年冬天的一次抽血,她渾身顫抖,幸虧有劉開連及時端來的那一杯糖開水。 \n她們用健康換取金錢,但卻必須遮遮掩掩,因為這是「不光彩」的事。雖然被旁人說成「賣血」,但她們會說自己是去「抽血」,其他供血漿者也大多如此。 \n(文轉B3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