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人行前副行長吳曉靈的搜尋結果,共09

  • 傳財政赤字貨幣化 馬駿:沒有必要

    傳財政赤字貨幣化 馬駿:沒有必要

     市場近期關注大陸是否會繼續放寬貨幣政策,或改採「財政赤字貨幣化」。對此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表示,上述作法意味著政府部門的債務不需要償還,等同放棄政府財政行為的最後一道防線,將增加長期經濟與金融風險,沒有實行的必要。  全球疫情衝擊下,市場要求貨幣政策進一步放寬的呼聲愈加強烈。馬駿17日在人行旗下的「金融時報」撰文解釋,所謂的「財政赤字貨幣化」,是政府在財政入不敷出的情況下,不是通過「借錢」(向市場發債)的財政赤字提供融資,而是靠「印錢」來融資。由此來看,這些賣給人行的債非但不需要還,政府實際上也不需要付利息,即使要付利息也可以再從人行借錢來付。  他續稱,從中長期來看,若人行被迫為赤字提供大規模融資,可能會導致通膨預期升溫,也會導致房地產泡沫,引發金融風險。一旦建立赤字貨幣化機制,等於反過來鼓勵財政過度舉債,可能引發國際市場對政府債務可持續性的信心危機,亦會導致整個經濟的惡化和增長潛力下降。  馬駿指出,雖然疫情對大陸經濟和財政收支造成短期的衝擊,但2020年第二季經濟復甦態勢已相當明顯,財政收支情況也逐步好轉,即使2020年較2019年發行更多國債,但規模不會太離譜,完全可以在現有架構有序進行,例如適度降低存款準備金率、設計某些向銀行定向提供流動性,以支持購買新發國債的機制等。  新浪財經報導,前人行副行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理事長吳曉靈17日也撰文建議,不應該透過人行增發貨幣持有政府債券。更好的作法,應該是讓社會資金在一級市場買入政府債券,如果市場流動性有問題,則人行通過二級市場買賣政府債券提供流動性。  她稱,大陸的高儲蓄率,也讓市場容納政府債券仍有充足餘地。據統計,2019年末,政府債券總規模達人民幣37.2兆元,銀行持有81%,占銀行資產餘額的13.9%。由此來看,市場增持政府債券仍有空間。

  • 前人行副行長吳曉靈:去槓桿不能完全去到零

    前人行副行長吳曉靈:去槓桿不能完全去到零

     中國官方今年以來加速推動金融業去槓桿,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吳曉靈昨(4)日分析,任何一個經濟活動不可能完全沒有槓桿,強調「去槓桿不能完全去到零」,而是應該將槓桿率控制在適度範圍內。  新浪財經報導,吳曉靈昨天出席清華五道口金融論壇時表示,中國的去槓桿是一個動詞,但「槓桿不是去到零」。她進一步解釋,中國整體的槓桿率在全球屬於中等且可控的,但槓桿率結構有所不均。  細分來看,中國居民槓桿率最低、政府槓桿率尚可,企業槓桿率卻是全球最高。如果企業不能從沉重的債務中解脫出來,對於提高中國經濟效率是沒有好處的。她強調,在嚴厲控制政府債務率上升的同時,必須努力進行金融改革,讓企業能夠把槓桿率控制在適度範圍內。  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許多經濟學家和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經濟過於依賴舉債,以至於槓桿水準不得不持續上升,才能實現政府設定的年度經濟增長目標,今年的增長目標為6.5%左右。  至於近年頗受外界關注的影子銀行,吳曉靈則表示,影子銀行的存在某種程度上是中國金融制度不完善下的產物。雖然發展畸形,卻是直接融資的一部分,「不能人人喊打」。她稱,要看到影子銀行在發展直接融資方面的重要作用,也要看到其隱患。  她進一步解釋,影子銀行的隱患在於多種理財工具。無論是表內還是表外,由於目前對影子銀行的金融屬性認知不同,不同產品各有不同的監管單位,因而造成理財市場的監管混亂。今年以來,各監管單位已將治理資產管理市場亂象作為防範金融風險重點,可以看出此問題的嚴重性。  為了降低金融風險並維持金融系統穩定,去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就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今年以來中國官方頒布多項「金融去槓桿」政策,進一步加強對銀行、證券、保險等多方面的監管。

  • 金融大老:理財產品 絕不允許承諾回報

    金融大老:理財產品 絕不允許承諾回報

    針對互聯網金融理財的火熱發展,中央電視台財經「對話」節目採訪多位大陸銀行界大老,多數說出重話,並表達他們的擔憂。 人行前副行長吳曉靈認為,理財產品絕不允許承諾回報,理財產品的特點就是投資人承擔風險。現在業者提出了一年的收益率,從某種意義上說,其實是在變相吸收存款。 銀監會前副主席蔡鄂生說:「我一個人出的問題,他賠我可以,但他拿人家的錢賠我。現在不光是賠的問題,關鍵是賠不起的時候,要讓不讓你出去。現在的退出機制,在市場裡是一個弱項。」 蔡鄂生說:「你做了一些和你這個手藝(指業務)不相當的事,結果有人賠,我還能在這裡頭玩,那這個市場就亂了,不能這麼玩啊!」

  • 人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存保年內啟動

     中國日報(China Daily)引述大陸全國人大常委、人行前副行長吳曉靈的話指出,大陸很可能在今年底前啟動存款保險制度。對於大陸即將啟動存保制度的計畫,有分析指出,這可能是政府為允許金融機構破產而做的一項準備工作。  吳曉靈表示,人行已經將存款保險計畫列入2013年的關鍵改革目標。而人行曾在6月時表示,當前是時候推進存保制度,但並未提供其他細節。  中國日報引述瑞銀與巴克萊的分析指出,存保制度對於每個存戶的保險覆蓋上限可能在20萬~50萬元人民幣。  華爾街日報認為,市場普遍認為大陸政府會在銀行出現破產危機時出手相救,是因為大陸目前沒有明確的存款保險。在大陸金融體系中的一個灰色地帶就是銀行理財產品,其提供高於存款的回報率,但風險也更高。一旦大陸政府推行存保制度,就會明文確定哪些產品受到保護。  由於大陸銀行業競爭激烈,導致銀行利潤壓縮與破產風險提高,因此存保制度被視為利率市場化的一個必要條件。搜狐財經的報導甚至認為,存保制度很可能是大陸官方為了允許金融機構破產而預做準備。

  • 人民幣創新高 年底飆破6.3元

    人民幣創新高 年底飆破6.3元

     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昨升至6.3152,再創17年來新高,一掃之前連12個交易日跌停的頹勢。專家認為,從人民幣重啟「升」勢可看出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捍衛匯價的決心,再加上日本將買進人民幣公債,提振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市場預期年底人民幣匯率可能升破6.3元關卡。  今年最後的一個月,人民幣匯價表現猶如坐雲霄飛車。日前才剛結束史上首見人民幣兌美元連12個交易日於盤中跌停,26日盤中就飆到6.3175,創1993年官方與市場匯率統一以來的新高。昨日再接再厲,中間價升至6.3152,續創新高。  人行主導 提振信心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譚雅玲預估,年底前可升破6.3;瑞穗證券(亞洲)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預估,年底前可升至6.25。  專家分析稱,人民幣近日由跌轉升,主要以下幾個原因:人行主導人民幣走升,避免資金持續外流和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停頓;日本宣布購買大陸公債,亦提振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易憲容表示,人民幣貶值恐造成資金外流,因此人行可能決定容忍通膨提高人民幣匯率,以阻止資金持續流出。  東方匯理銀行表示,以小幅、正面溢價購買離岸人民幣有助人民幣國際化,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是人行的首要目標。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幣上周一結束連12個交易日跌停後略為反彈,但又再跌4個交易日。然而日本首相野田佳彥訪問大陸,並表達將購買大陸公債後,人民幣隨即扭轉弱勢,26日中間價高開報6.3167,收市報6.3195,單日急升近0.3%。  匯率升貶 不應恐慌  法國農業信貸銀行的戰略分析師Dariusz Kowalczyk表示,「一個七國集團(G7)的國家購買大陸公債,這是對人民幣的極大認可。」  大陸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前人行副行長吳曉靈表示,大陸匯率改革的目標就是要使匯率有一定的靈活性,因此不應對之前的貶值感到擔心或恐慌。

  • 兩岸貨幣清算 大陸稱沒障礙

    兩岸貨幣清算 大陸稱沒障礙

     大陸「十二五」規畫綱要明確定出建立兩岸貨幣清算機制的目標,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昨天表示,兩岸貿易人民幣結算目前在大陸方面已經沒有政策障礙,為建立兩岸貨幣清算機制打下了基礎。  不過,昨日來台出席「兩岸三地金融改革與經濟發展」研討會的前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副行長、現任大陸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委的吳曉靈卻直言,兩岸貨幣清算機制現在還不是適當時機,短期內恐怕難以簽訂。  問題何在 吳語帶玄機  她解釋說,技術面絕對不是問題,但是否為政治層面問題,她語帶玄機說:「這點大家心理都明白,我也不多加解釋了。」  依據范麗青昨天的發言,強調大陸方面已沒有政策上的障礙,而身為前人行副行長的吳曉靈又明白指出技術層面絕對不是問題。因此,兩岸貨幣清算機制遲遲未上路的壓力,似乎落在我方身上。  范麗青昨天在國台辦例行記者會答覆記者詢問時表示,兩岸經濟交流與人員往來規模日益擴大,客觀上要求兩岸盡早建立一個貨幣清算機制。  她說,近年來,大陸有關方面做了許多工作,例如逐步擴大新台幣在大陸雙向兌換的試點範圍;擴大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範圍,兩岸貿易人民幣結算目前在大陸已沒有政策障礙;經過兩岸協商,授權中銀香港為台灣人民幣現鈔業務提供清算服務等。  陳添枝:時間還太早  范麗青指出,以上措施為建立兩岸貨幣清算機制打下了基礎。目前,「我們正在積極研究推動以適當方式建立兩岸貨幣清算機制,希望盡早取得進展。」  對此,台灣大學教授陳添枝昨天指出,對岸當然有其政治考量,但就經濟面,台灣高達99%貿易還是以美元結算,此刻推人民幣作為雙方貿易結算,「時間還太早」。  他說,兩岸貿易規模雖然大,但都是以美元報價,即使在大陸的廠商,由於原材料進口或產品出口,都是以美元報價,整個系統在國際出口這一塊,都還是以美元計價,因此,目前推進兩岸貨幣清算機制,並以人民幣作為兩岸貿易結算,「言之過早」。  吳曉靈表示,拓寬人民幣回流管道是推進人民幣結算關鍵,國外企業願意接受人民幣作為支付,但總不能拿著現鈔不能生利,因此除了拓寬回流管道外,還要建立人民幣投資管道。

  • 吳曉靈:台資銀登陸 宜攻財管業務

     大陸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前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副行長吳曉靈昨日建議台資銀行登陸發展,勿和大陸國有銀行拚傳統存貸款業務,要轉攻財富管理業務。她強調,大陸太多有錢人需要財富管理的服務,這方面台資銀行比陸銀強多了。  吳曉靈昨日在台北出席「兩岸三地金融改革與經濟發展」研討會時,針對台資銀行登陸發展的優勢,做上述表示。前人行前副行長來台開講,台下聽眾不乏重量級金融界高層,像是中信金中國事業總執行長羅聯福等。  吳曉靈指出,大陸有硬實力,台灣有軟實力,大陸金融業長期以來閉門發展,台灣金融業接受市場競爭的洗禮後,服務業比大陸好太多了。  她說,財富管理就是要體現服務精神,因此台資銀行登陸發展,不僅是要把資金帶過去,而要把服務客戶的精神帶過去。  吳曉靈強調,她昨日拜訪台灣銀行時就建議,台資銀行登陸在傳統存放款業務絕對拚不過大陸國有銀行;加上大陸正在控制信貸,發展財富管理可免受緊縮貨幣政策影響。因此,台資銀行登陸要貢獻資產管理的智慧,大力發展財管業務。  吳曉靈還談到大陸實行官定的存貸款利率,利差高達3個百分點,這是為了讓銀行更容易賺錢,以償還欠大陸政府的債務。  她解釋說,大陸銀行是「人造美女」,而非天生的,都是經過金融改革後政府強行剝離其不良資產,才「長得好看點」。政府在剝離銀行不良資產過程中付出了很大成本,因此銀行享有高額利差,是為了讓銀行更容易賺錢,以償還欠政府的債務。  吳曉靈強調,大陸銀行欠缺良好約束力,沒辦法接受惡性競爭,所以較難實行利率市場化。

  • 大陸全面調升存準率2碼

    大陸全面調升存準率2碼

     中國人行昨(10)日宣布,自2010年11月16日起,調升存準率0.5個百分點。此為人行今年以來第5次調高存準率,調整之後,相關銀行存準率達18%歷史新高,而此次調整,將凍結銀行體系資金逾3,000億元人民幣。  美國啟動第2次量化寬鬆政策後,誘發國際資金大量進入新興市場的衝動;中國國家外管局本周二宣布要嚴打熱錢,而外管局副局長鄧先宏昨日受訪時指出,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已導致大量資金流入中國,這些未必都是熱錢,但人民幣升值預期以及股價和房價走高的預期,是推動熱錢進入中國的主要原因。  在匯價部份,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昨日在中間價及現匯昨日分別來到6.6450及6.6337,雙雙創下2005年7月21日匯率改革以來的新高,且中間價更一次上升0.2%,是今年10月8日以來的最高單日波動幅度,升值速度明顯加快。  與此同時,物價上漲壓力仍在凝聚,中國大陸國家統計局今日將公佈10月份物價指數,市場一般預料將超過4%,創2年來新高。專家指出,人行在1個月內採取1次升息、2度調高存準率的貨幣政策,顯示出對當前流動性過剩和通膨壓力的擔憂。  今年以來,人行分別在1月18日、2月25日和5月10日,3度調高存款類金融機構存準率;此外,人行在10日11日還對工行、農行、中行、建行、招商和民生等6家銀行採取差別化調升存準率0.5個百分點。  而人行前副行長、中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吳曉靈昨在北京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要抑制信貸增長過快與通膨預期高漲,調升存款準備率比升息更有效。儘管市場上有一派說法認為應動用升息手段抑制通膨,但通膨的壓力來自過剩的流動性,一旦人行再度升息,非但讓問題更嚴重,且中國與美國的利差持續擴大,可能吸引熱錢加速流入,不利於人行控制通膨。  此外,據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分析,10月中旬人行採取了差別提高存準率的政策,主要目的是在遏制個別銀行信貸的過快增長。而這次全面提高存款類金融機構存準率,說明人行判斷社會整體貨幣流通量已經偏多,已經有必要透過全面提高存準率來控制市場流動性總量的增長。  郭田勇認為,今日公佈的CPI數據很可能達到4%以上,創年內新高,所以人行近期再次升息的可能性大,升息幅度可能是25到50個基點。如果採取非對稱升息,則可能更大幅度地調高存款利率。(相關新聞見A3)

  • 貨幣超發近43兆 人民幣通膨元凶

     大陸物價「漲」勢凶猛,民怨沖天難息。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吳曉靈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物價暴漲的元凶,就是人行在過去相當一段時間存在的「貨幣超發」問題,特別是09年為了因應金融危機採取的「極度寬鬆」貨幣政策。她還說,人行的貨幣政策往往被政府政策左右,導致調控效果「打折扣」。  吳曉靈指出,從未來兩年的人行貨幣政策來看,逐步收緊貨幣供應增幅,並消化過多貨幣供應是當務之急。  大陸貨幣超發問題,可從統計中看出端倪。據人行統計,大陸前3季GDP總量為26.866兆元(人民幣,下同),M2(廣義貨幣供應量)則高達69.64兆元,比GDP總量高出42.774兆。  貨幣政策回歸穩健  按照貨幣學理論,經濟每增加1元價值,央行也應供給貨幣1元,超出1元的貨幣供應則視為「超發」。也就是說,大陸前3季就累積近43兆的超發貨幣。另外,1978年的M2餘額為859.45億元,去年達60.62兆元,30年時間成長705倍。  前人行副行長、現任大陸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的吳曉靈認為,超發貨幣問題就是導致物價飛漲的主因;過去30年,大陸是以超量的貨幣供給推動經濟的快速發展。  熟稔人行決策過程的她表示,人行日前升息,就是向市場釋放中央決心調控通膨的意圖,以及貨幣政策回歸穩健的訊號。  應調控GDP、CPI  吳曉靈說,過去這麼多年出現貨幣超發的情況,存在人行調控不到位的問題。一方面人行自身的調控技術已逐漸成熟,但另一方面,人行制定貨幣政策時沒有獨立性,因為其本身就是大陸的「內閣」成員。如果人行在操作上能保有更強獨立性,調控效果會更好。  吳曉靈強調,超發貨幣絕對不是「理所應當」或「合理的」。如果大陸政府將「十二五」規畫的GDP成長率下調到7.5%至8%之間,CPI控制目標上調到4%,那麼未來幾年M2成長率應控制在13%至14%以下,以防止流動性氾濫。  此外,玫瑰石顧問公司董事、大陸知名經濟學家謝國忠也認為,貨幣超發已經非常嚴重,早該實施收緊政策來抑制通膨,人行升息來得太晚。他說,貨幣超發下場,就是包括綠豆、薑、蒜、辣椒等農產品價格輪番上漲,多餘的錢在市場亂竄,造成巨大的通膨風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