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仆街女的搜尋結果,共06

  • 妙齡女不慎擦撞警車 員警當場「仆街」

    妙齡女不慎擦撞警車 員警當場「仆街」

    林女今天下午開著BMW休旅車行經基隆市樂利三街等候紅燈,當綠燈亮起,她車輛準備右轉竟擦撞前方要左轉許姓員警機車,讓許姓員警直接「仆街」倒地路面,經送往基隆長庚院救治後,並無生命危險,但左膝蓋有擦傷。 警方調查,34歲林女並未飲酒,酒測值為0,疑似因下坡路段不慎才會撞到員警。

  • 陸年輕人扶仆街女遭誣陷 路人不平助平冤

    見人仆街,你扶還是不扶?大陸一位年輕人騎車經過南京和燕路,看到中年女子被車撞倒在地,趕緊下車扶人,路人勸他別扶,表示自己沒車,他來扶,不過年輕人有熱情,回了一句:「大爺沒事,我年輕扶得住。」沒想,一扶起就被女子咬定是肇事者。 儘管老爺子意識很清楚,不希望小伙子見義勇為卻招惹了麻煩。畢竟在南京,小伙子扶摔倒老太案件曾引起爭議。不聽老人言,果然吃虧就在眼前,年輕人被中年女子揪住,硬說他是肇事者。身旁包括阻止他的老先生在內有3名目擊者,目睹小伙子遭到誣賴,上前指責,為他作證。 不過,中年女子顯然有備而來,邊打電話喚來兒子,邊緊抓年輕人不讓離開。很快,糾紛也引來市民圍觀。待警察和女子的兒子都到了現場,兩造人馬各說各話,路人不滿婦女所為,紛紛挺身而出作證,警方大概掌握實情後,告知年輕人可以先走,還提醒他一句:「你要相信,這個社會還是好人多。」 最後有人提醒婦人,路上都有錄影監控,才不敢再堅持扶她的小伙子是肇事者,終於在眾多路人出手相助,洗刷冤屈。不過,這場鬧劇換來喜劇收場,一家基金會決定獎勵年輕人見義勇為,致贈他1萬元獎金。

  • 女歌手簽唱會仆街 全程照踩高跟鞋簽名

    女歌手簽唱會仆街 全程照踩高跟鞋簽名

    A-Lin 18日在西門町舉行簽唱會,歌興大發的她除了原本預定演唱的〈難得孤寂〉及〈罪惡感〉,「加碼」奉送〈我值得〉、〈Gentlewoman〉、〈我心已打烊〉等新歌,唱到欲罷不能,但她不慎在延伸舞台仆街,膝蓋見紅,塗藥貼上OK繃後繼續簽名。 她從預購簽唱到發片的台北、台中、高雄四場簽唱會中, 都全程穿高跟鞋站著為歌迷簽名,是歌手中罕見,她表示:「歌迷一大早排隊來看我,非常辛苦,希望可以回報他們一點點。」

  • 18歲情郎是偷車賊 48歲港女嗆仆街

     新竹縣一名18歲的陳姓工人,網路聊天認了大他30歲的香港女子「阿芳」做「乾媽」,卻發展成姊弟戀;阿芳來台相會,11日凌晨相偕投宿賓館,2人酒後疑為金錢發生激烈爭吵,警方據報到場意外發現陳男偷機車載「乾媽」,讓阿芳氣極敗壞對「乾兒子」說:「去仆街吧!」  昨日凌晨3時許,警方接到新竹市中華路2段某汽車賓館服務生報案,稱有1對投宿男女在房內激烈爭吵,在門外聽到女方說聽不懂的廣東話,男的則咆哮「我沒錢!妳要給我錢!」並傳出摔東西聲響,敲門也不理會,擔心發生意外。  員警到場進房,室內酒氣沖天,2人滿臉通紅,要求出示證件調查身份,女子是48歲未婚從事服務業的香港人「阿芳」,身材瘦小有點姿色,男子則是新竹縣18歲陳姓工人,全身肌肉結實。  員警詢問2人是什麼關係?陳男回員警:「她是我乾媽」,並稱2人在網路認識1年;港女阿芳則說7日來台和「乾兒子」相會,對為何爭吵則說「感情」、「錢」的問題。至於是阿芳從香港來台「約會」後要錢?還是「嫩草」陳男應該付錢?員警表示,並沒有深入追問。  員警為查明2人是否為性交易,調閱監視器,發現陳男是騎機車載「乾媽」投宿,經查車號是失竊贓車, 於是將2人帶回調查。陳男說他的車撞壞了,日前經過西安街12巷口,看到機車鑰匙未拔就騎走,方便載「乾媽」。  聽得懂國語但不太會說的阿芳,對「乾兒子」偷車並不知情,罵陳男「去仆街吧!」「要回香港不用再見!」警方依竊盜罪嫌將陳男移送新竹地檢署偵辦。

  • 劈腿女Kuso拍照!立志「劈」遍全世界

    25歲的莊婉婷就是要和別人不一樣,拍照不是比YA而是劈腿,劈遍國內大小景點,出國到香港韓國,也不忘留下劈腿照,曾經在鹿港天后宮劈腿拍照時,路過的老夫婦還以為她怎麼了。 KUSO拍照的,還有台中這名仆街少女,不管到哪都要全身用力挺直仆街拍照,引起模仿炫風,現在更出現劈腿女,莊婉婷說小時後學過3年芭蕾舞,手腳很軟Q,目前已經累積40張旅遊劈腿照,去年成立臉書粉絲團,有六百多人按讚,希望這一劈讓更多人認識台灣。

  • 《影藝小學堂》港男,港女,北方姑娘

    《影藝小學堂》港男,港女,北方姑娘

     彭浩翔守住了香港風格的方向與味道,把香港故事搬到北京,加入了北女;而港女在北京闖蕩卻可完成她的香港夢想,奇蹟中的奇蹟。在他的鏡頭下,香港男人此番做回了人,玩樂過後,總要過回尋常日子,港女才是港男的柴米油鹽。  1.港女勝利宣言  《春嬌與志明》在大陸內地幾乎引起公憤,看看微博,不少女子反應激烈而又可以分成三類迴響。  保守陣營的,看不慣春嬌及其女朋友的粗口爛舌,左一句仆街,右一句臭X,認為她們有欠教養,然而,這陣營也同樣不屑於空中小姐的主動逢迎,一群女人圍著志明擺腰扭臀,幾近發浪,在其眼裡,簡直跟「淫蕩」是同義詞。  自由或所謂婦解主義陣營的,理所當然地不滿意春嬌的最後抉擇,人家說來就來,就走就走,你於傷心悲慟之後終究回心轉意,太沒有骨氣了,看衰了女人的尊嚴;相比之下,空中小姐之敢愛敢恨,即使放手亦要用攝影機微微恐嚇志明並留下對方的某個部分,反比港女更具自主權力。這陣營認為,電影的完美結局應該改為,春嬌不要志明,空中小姐也不要志明,空中小姐應該向春嬌下手,追求她,誘她上床,跟她談一場激激烈烈、蕩氣迴腸的同志戀愛。沒有男人在身邊,女子死不了。  好了,不管保守或自由,都有不少內地女子對於春嬌奪得最後勝利極表不滿,認為這齣電影是「港女勝利宣言」,是導演彭浩翔對於北方女子的挑釁攻擊,於是有人在微博留言發炮道,彭導這兩年進軍內地,賺咱們的人民幣,竟然把勝利旗幟留給港女,不想活了,是不是?讓我們一起抵制他的下一齣電影,讓我們對彭浩翔說不!  彭導演,吃不完,兜著走。  我沒注意香港女子是否亦在網上熱論春嬌與空中小姐和志明先生的三角戰爭,是否會沾沾自喜於港女勝利的衣錦榮歸。我不是女子,只是「彭迷」,所以唯一感想是很高興彭浩翔北上兩年,沒像其他香港導演般搶拍不太擅長的群星大片,所以不會像他們般十居其九把大片拍成爛片,既惹笑於內地,也蒙羞於特區。彭浩翔守住了香港風格的方向與味道,把香港故事搬到北京,加入了北女,但北女並非主線,港女才是,港女在北京闖蕩卻可完成她的香港夢想,奇蹟中的奇蹟,想必受到港男港女的集體禮讚。  「男人過了羅湖橋,就唔係人。」戲裡有此對白。但在彭浩翔的鏡頭下,香港男人此番做回了人,或該說,香港女子此番成功地把不是人的香港男人收回身邊,必能在某程度上有助紓解香港女子近年萌發的強烈集體焦慮。  戲末,春嬌仰天笑了。這一笑,是港女之笑,笑得好甜好罕有,好珍貴。  2.志明為何愛春嬌?  北女們看完《春嬌與志明》後極不服氣,搖頭嘆息,不解於志明為何最終選擇了春嬌:我們北方姑娘又嬌嗲又能幹又性感又主動,空中小姐的職業又強於化妝小姐,春嬌不嬌,我們才嬌,志明實在太愚笨。  志明為何愛春嬌?  北方姑娘永遠不會懂得,關鍵理由或許在於,春嬌可以陪志明講粗口,也可以陪志明食公仔麵,也可以跟志明一起把流行歌詞當作想像中的情詩,自淫意淫,當然更可以陪志明蹲在屎坑面前,認真地看著乾冰冒煙,天真爛漫地,衷心感動地,享受那五分鐘的廁所內的愛戀。  相比於春嬌,北方姑娘太世故了,港男不一定接得了招。  第一眼看見志明,北方姑娘便主動索取手機號碼,然後傳出短訊暗語,「我們上床吧」,一語相關,作出既性感也安全的挑逗,把志明的心情拋上半空卻又落回地面。  當發現志明隨身攜帶保險套,她會瞇起眼睛,嗲聲調侃:「你看事情還蠻遠的」,暗示接下來必有下文,那個套子,用得著。繞著圈子說話,志明應該聽得懂,但不懂得如何回應,倒不如像港女般扯開嗓門,厲聲喊叫:「●,你做乜帶住●咁●●呀?你想點呀你呢個變態佬!第一次見面咋●,使唔使咁進取?」罵得乾脆,明刀明槍,港男才受用。  還有還有,北方姑娘會帶志明跟她的朋友們喝酒聊天,用嘰哩呱啦的普通話談著世情與未來,投資什麼生意,開設什麼小店,語調快速輕盈,志明這回肯定聽得懂,卻不一定跟得上,唯有默默含笑低頭玩手機。當然還有還有,北方姑娘追隨不了港男的玩冰遊戲,看著從屎坑裡冒起的白霧雲煙,她皺起眉頭道:「好髒呀!」志明無奈,忍住掃興,獨自沉溺。你是什麼人便會遇見什麼人,你是什麼人便會選擇什麼人,「門當戶對」,不限於財富家世,亦可指性格嗜好。北方姑娘再如何誘惑吸引,終究填補不了某些港男的某些空隙,她們往往只是攤擺在華麗桌子上的一盤遊戲棋子,玩樂過後,總要過回尋常日子,港女才是港男的柴米油鹽。  但別忘了倒回來也一樣,征服港男的北方姑娘不一定享受港男,如果志明選擇的是空中小姐,說不定六個月後,空中小姐將會另選一位北方大爺。那時候,志明哭著回港找春嬌,春嬌一邊罵他「仆街」,一邊問「你餓唔餓呀,我煮個麵畀你食●?」。  天生一對,港男港女,吵吵鬧鬧卻又快快樂樂地,走下去。  3.彭浩翔與楊冪  曾經邀請彭浩翔到城大學生宿舍演講,接近兩百位聽眾,九成九是內地學生,還有遠從嶺大、科大而來的渾水摸魚者,但既然是公開活動,來者不拒,只要是有心人即歡迎入場。  香港學生缺席,並不表示他們不愛彭氏作品,只不過喜愛的方式容有差異。  香港學生看電影,喜或不喜,大多只著眼於劇情或主角,某齣電影說了什麼,某位明星演過什麼,都記得,也都夠了,沒有太大興趣追問其他。  內地年輕人呢,若稍對電影認真,必慣從「作者論」的角度論戲談戲,對於導演的創作歷程和風格演變如數家珍,追導演,猶如追作家,認定了某人便會去看,頂多看後不喜歡便上網開罵,毫不留情,但「情」已銘刻於「追」的過程裡,如果不重視你,根本連追都懶得追。  那一夜的討論還真熱烈,彭導照例身穿T-shirt,鼻架墨鏡,腳踏波鞋,坐在台上跟學生侃侃而談光影世界的繁華熱鬧,當談及拍攝中的《春嬌與志明》,有學生舉手發問,用不屑的語氣說,為什麼要找楊冪做女主角?彭浩翔嬉皮笑臉地說,其實她是不錯的演員啊,大家對她有些誤會了。  觀眾席上響起輕微的噓聲,都不以為然,都不相信導演的判斷。  如今《春嬌與志明》拍成了也上映了,學生可以領悟,或許演員的表現好壞有一半取決於導演能否把她放到適合的位置上並給予適合的指引,亦即導演必須「量才適性」以用演員,讓其充分發揮,等於將軍佈陣行軍,或如教練佈局上場,若把前鋒驅使為後衛,把龍門調到前線射波,那必人戲雙亡、兩敗俱傷。  這就是說,楊冪本身不一定演技精湛,但憑其造型以其賣相、城市的俗艷、精明的眼神、嬌嗲的語態,扮演《春》裡的空中小姐綽綽有餘也恰如其份,萬一倒過來,要她飾演春嬌或春嬌的粗口姐妹,情節恐怕非得大改特改不行,但再怎樣改,亦只會糟蹋了她和這齣電影。  所以這又可以對「作者論」提供另一個啟發。所謂「好」導演,就是有本領把不好扭轉成好的導演,他有精準的判斷力,知道進退,知道方向,知道什麼人應該被放在什麼位置。演員要懂得選戲,導演則必須懂得選角,雙方秤對了,才有可能拍出戲味。  彭浩翔其實應該再來城大一趟,問問當夜向他提問的大學生,有沒有對楊冪改變了觀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