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仇秀莉的搜尋結果,共04

  • 街頭摩托黨 酷出美麗人生

     一輛輛在街道上穿行的摩托車手,不管是男是女,不管天氣有多麼炎熱,但他們一律戴著頭盔,嚴格遵守交規,遇到行人提前減速慢行,禮貌讓路。 \n 這時,我看到一位身穿制服的男性交通員在路口觀察路面的情況,我走上前跟他打著招呼:「先生,在台北開摩托車有很嚴格的規定嗎?」 \n 他上下打量著我,禮貌地對我說:「是啊,過去沒這麼多規定時,大家總是開快車、不戴安全帽,因此發生了許多事故。但自從有了嚴格的交通法規後,罰款也重,剛開始大家不能接受,不過事故減少許多,現在民眾都已經習慣了。」 \n 他看見我臉上還帶著疑問接著又說:「其實罰款是一方面,重要的是讓大家都有安全意識,錢沒了還可以去賺,命若沒了,花多少錢也買不回來的。類似規定有好多啦,如果是汽車駕駛員違規,就會受到更嚴厲的處罰!」在後來的台北行程中,每逢遇到紅綠燈路口時,我就能看到那壯觀的摩托車隊耐心等待著綠燈,這是此次台灣之行給我留下的最深印象。 \n 2013年初,當我看到央視對「中國式過馬路」等不文明、不守法、不安全的交通亂象給予了報導時;當我看到北京電視台曝光闖紅燈的路人被罰10元或20元人民幣而生怒時;當交通管理部門針對行駛車輛違規出台了許多嚴格的處罰規定時,一時間引起人們強烈爭議,有人贊同,有人反對。 \n 當我在網上看到台灣道路交通新規定中,對那些摩托車駕駛人在行駛時使用手機者,將被罰款;機動車輛違規怠速逾3分鐘,環保部門將對其開罰等等更加嚴厲的處罰時。讓我想起了台北那些在烈日下戴著頭盔的摩托車駕駛員,他們外表看上去不但很酷很帥,而且他們珍愛生命,不讓家人擔心,讓自己能有更多的時間工作與生活,為了讓自己的人生增添一份美麗,而恪守著嚴格的交通法規! \n 真希望有一天,我能再去台北看看那些帥氣的「摩托黨」,多拍些摩托駕駛員的照片,存放在我的微博裡,讓更多的人觀看,給人們啟迪。

  • 溫柔的摩托手

     第二天天剛亮,難再入眠,於是起床來到陽台向外望去,才發現:四周樓房聳立,間距較小,路上行人稀少,也許是周末,大家還在睡夢中,窄窄的街道與北京寬敞的街道更是無法相比,尤其是看到樓下大小店鋪招牌上的繁體字,讓我有置身舊上海的感覺,我印象中繁華的台北,讓我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突然,一輛摩托車「突突突」的聲音劃破清晨的寂靜,駕駛員戴著銀色頭盔、墨鏡,穿過街道向遠方駛去,哈哈,還真有點像黑社會的老大,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趁著離早餐時間還早,我略帶淡妝穿件休閒裝,迅速走出賓館。 \n 我此次來台北隨團做一些文化交流活動,也實現了我多年到台灣一睹真容的夢想,我很想與台北的普通人接觸一下,哪怕說幾句話或是聊聊天,希望收穫不同的感受。 \n 台北5月的天氣有些悶熱,街道上的行人漸漸多了起來,小吃店已經開始營業了。我四下望去,驚喜的看到,一排排數不清各種型號的摩托車停靠在馬路兩旁,車牌上標有繁體漢字「台灣省NOP──」的字樣,讓我感覺很親切,掏出手機拍了起來。 \n 這時,一位戴好頭盔、墨鏡、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瀟灑地跨在摩托車上,斜肩背一個黑色挎包,緩緩停在離我不遠的地方。他看到我變換角度拍這些摩托車時,不可思議地笑著對我說:「都是一些普通的摩托車,拍什麼拍啦?」哈哈,別看他長相挺蠻的,說話卻是輕聲細語,很溫柔,就像許多台灣影視劇裡的男角一樣。我看他臉上還淌著汗,好奇地問他:「先生,這大熱天戴個頭盔,不嫌悶得難受呀!」 \n 「我們已經習慣了嘛,再說不戴頭盔感覺不安全啊,還會被交警罰款,我可沒那麼多錢被罰喲!你是第一次來台北吧?」 \n 「是啊,我看到台北的摩托車隊挺壯觀也很挺好奇,若是交警看不到,你們就可以不戴頭盔,吹吹風涼快涼快吧?」 \n 「沒有啦,那是在用生命冒險喲,就算交警逮不到還有電子眼啦,不過現在人們都知道命最寶貴喲!」這時,有位穿短褲的女孩子快樂地來到他身邊,男子從挎包裡取出一個頭盔,轉身給那女孩認真戴好,男子對我笑著說:「你慢慢拍照,我們要去出辦事噢。」說完,他騎著摩托車,匆匆駛向遠方,好幸福的一對青年人啊!(〈難忘台北「摩托黨」〉三之二)

  • 街道上帥氣的摩托黨

    街道上帥氣的摩托黨

     飛機緩緩降落在台北桃園機場,已是華燈初上。昔日對台灣點點滴滴的瞭解頓時也在我腦海裡翻滾著,2012年5月的台灣之行,會給我留下怎樣的印象呢? \n 坐上台北旅遊大巴車後,沿高速路向市區駛去,我睜大好奇的雙眼向窗外張望,空中飄著絲絲小雨,敲打在車窗上,隱約看到高速路兩旁的樹木、年代較久的小樓房瞬間向車身後掠過。漸漸進入市區,雨已經停了,中巴車在一棟棟高樓大廈與街道中穿行著,霓虹燈把這個城市點綴的格外美麗。我很珍惜第一次到台灣的機會,我要把盡可能看到的、聽到的、想到的深深留在記憶裡。 \n 「嘎──」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傳入耳膜,我好奇地向車窗外看去,原來是摩托車緊急剎車時發出的聲響。這一看不要緊,仔細看,竟然把我嚇一跳,只見路口紅燈下驟然雲集著黑壓壓的一片摩托車,每位騎士戴著頭盔、墨鏡,就連車後座上的人也是同樣裝扮,一副帥氣酷酷的樣子,車燈毫不客氣的直射著前方。 \n 這麼多的摩托車同時發出「突突突」的聲音,當紅燈一閃變為綠燈時,這些摩托車手猶如戰鬥的騎士一樣,浩浩蕩蕩威風凜凜同時向前出發。也許是我孤陋寡聞吧,我在北京及其它城市還真沒見過這麼龐大的陣勢!他們如此整齊有序要去哪裡?去幹什麼呢?這場面如果出現在影視劇中,應該被稱為「摩托黨」了。 \n 曾來過台灣的一位同伴聽了我給他們的封號後,不以為然的說:「哈哈,以後你可以天天看到這樣的場面,人家開摩托車外出要工作要約會要辦事的,這很正常啊。」其實,來台灣之前,我曾惡補了一些台灣知識,也知道台北的交通工具以摩托車為主,但還是被眼前壯觀的摩托車隊伍「震」到了!

  • 一生等待記憶中的女孩

     在我兒時的印象中,雖然台灣秀美的風景很誘人,但對大陸人來說卻是可望不可及的地方,近些年來,隨著兩岸文化、經濟等方面的不斷交流,我一直期盼著能親自到台灣看看,與當地的百姓面對面交流,探究一下台灣到底是啥樣子?這個夢想直到台灣開放大陸遊客自由行後才得以實現。 \n 今年初夏的一天,我終於來到台北的土地上了,睜大雙眼看著熟悉的繁體漢字,聽著台灣人的普通話,居然沒有讓我感覺到陌生。到台北的第二天,天剛亮,我就走出賓館,拿著標識清晰的地圖,很快找到附近的小公園了,來這裡鍛鍊的人大多是老年人,這跟大陸的晨練情況沒啥區別。 \n 晨練偶遇老兵 \n 多年來,我養成了打太極拳的習慣,正做打拳前的準備時,發現不遠處一位坐在輪椅上穿短袖衫的老年男子正漠然的注視著我,他看上去約有80多歲,滿臉的皺紋,黑裡透紅的皮膚,削瘦的身材,一動不動的坐在輪椅裡。等我打完一套拳後,他面無表情地問我:「你是從大陸來的?」 \n 我很詫異,這位老人居然有如此準確的判斷力。我笑著問他是怎麼看出來的,他微微一笑:「大概是直覺吧?」 \n 老人說著一口地道的山東話,我隨口問道:「您老家是山東的嗎?」老人呆滯的目光裡突然有一絲光芒掠過,他驚奇的問我:「你能聽出來我的鄉音?你也是山東人?」我點點頭,畢竟我父母都是山東人,我當然對山東話敏感了,我隨口又問道:「大伯,你怎麼從山東到台灣啦?」 \n 老人緊抿雙唇神情黯然地看著眼前那一簇花草,許久,他說:「我是國民黨的退役老兵,抗日戰爭時期,我在山東濟南的縣城讀書,當時我們許多同學抗日熱情高漲,遇到抗日的隊伍就參加,當時我參加了國民黨的部隊,後來,沒能留在家鄉,隨國民黨軍隊一路南下撤到台灣了。」他說這話時,眼睛裡流露出一絲遺憾與無奈。 \n 隨身攜帶相冊 \n 我接著又問道:「當年台灣開放老兵赴大陸探親後,您回山東了嗎?」 \n 老人聽了我的問話,神情顯得激動起來,聲音也提高了許多,帶著怒氣大聲對我吼道:「我還回去幹嘛?我父母和家裡的親戚幾乎被日本人殺光了!」 \n 我被嚇了一跳,難道是我說錯話了?我可沒激怒他的意思,真怕老人因我有什麼閃失,正想轉移話題,身後傳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沒關係啦,我爸爸就是這樣子,只要一提起大陸提起山東,他心裡就很煩躁,你別介意啊。」 \n 我回身看,一位約50多歲的短髮中年婦女不知啥時候來了,用手撫著輪椅,又對我說:「我父親曾去過山東一次,後來就再也不去了。」 \n 「那為什麼呢?」我很不解。 \n 老人憤然的大聲對我說:「為啥?她說要等我回老家結婚的,但她卻和別人結婚了!」老人邊說邊用布滿皺紋青筋暴突的雙手,從輪椅座位邊上取出一個只有8寸大的舊影集冊,翻開後只見一張皺巴巴泛黃年代久遠的黑白照片呈現在我們眼前,那是一名身穿國民黨少尉軍服年輕英俊的小伙子和一位面容清秀女孩的合影照。照片顯然經過歲月的洗禮已經褪了色,但從他們當時興奮的表情上看,這真是一對恩愛的夫妻。老人顫抖著用手又翻看著裡面的舊照片,都是他倆或站或坐的合影照。 \n 「你看,就是這個女人不講信用,我到台灣沒幾年,她就結婚了,她的話都是騙人的。」老人語氣裡充滿了怨恨。 \n 對山東人敏感 \n 身旁的中年婦女悄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子,低聲對我說:「他年齡大了,這裡有問題,這本影集他天天拿在手裡,恐怕丟了,那個女子是他在大陸時的未婚妻,本來說好,等打跑了日本鬼子就回老家結婚,但沒想到後來發生了變化。其實那女子在山東生活的也不容易,兵慌馬亂的,我爸連個音信也沒有,她結婚也是正常的,再說我爸到台灣也結婚了。」 \n 「胡說,那是你媽追我太緊了,但我等她等了10多年才結婚,可她才等我幾年啊?我回山東的時候,她們的兒子比你還大20歲呢!哪有這樣的人?」看來老人的耳朵很靈,我和他女兒的對話他全聽到了。 \n 那位中年婦女搖了搖頭,無奈的對我說:「沒辦法,他年齡大了,想說啥就說啥吧,每天早晨我都推他出來看看,他對山東人很敏感的。」說完她推著輪椅向公園外走去,這時老人倔強的回身大聲對我說:「你回山東的時候,告訴她!我從沒有想過她!她不想我,我怎麼會想著她呢?」 \n 我望著父女倆漸漸遠去的背影,從心底湧起一股酸酸的味道,老人的話分明是自欺欺人嘛!也許遠在山東的她,內心也同樣備受情感的煎熬,但是造成人世間悲歡離合的一幕是普通人難以抗拒的,雖然歷史不可能改寫,但我們可以選擇面對。 \n 在台灣的日子裡,我希望能再與那老人相遇,我想對他說:勇敢的打破心中那道籬笆,在有生之年再看一眼記憶中那張年輕的笑臉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