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以撒‧柏林的搜尋結果,共01

  • 名家專欄-社會反智成風 癡人蠢話橫行

     逝世於1997年的以撒‧柏林,堪稱上世紀最後一位自由主義大師,也是最具魅力和影響力的哲學家。倘論其畢生主張,自命多元化民主的台灣,理應為不分族群,人人皆享「選擇的自由」,是個重視人性尊嚴的理性社會。  然則現實生活畢竟殘酷,設若以撒‧柏林活在今天,必然發現他定義之「理性」,以及對自由主義的發展和期許,終歸淪為烏托邦─在西方,自由主義被偏向於民粹的新保守主義取代;在台灣,所謂「選擇的自由」,只能讓民眾傾聽蠢話、笨話與白癡話,平面電子媒體斷無提供思考空間的義務。  但這一點,早為當代符號語言學大師安伯托‧艾可逐一揭穿。2009年,他和法國著名劇作家卡里耶爾合著,以「對話錄」文體呈現的《別想擺脫書》,向世人指出,哪怕面臨網路世代,面對資訊全球化主流思潮,即便再理性再以科技為重的社會,照樣會出現政客、媒體和知識分子指鹿為馬,爭說白癡話、笨話與蠢話的情況。  現代人的物質發展,容或比古人大幅飛升,但就精神文明而言,我們其實活在「倒退的年代」,並未比上世紀以前的人類更高明。  平心而論,安伯托‧艾可一番反思之言,堪稱苦口婆心。只可惜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即便4年後的今天,當德國總理梅克爾抗議美國政府,長期監聽她的電話,駭侵她的網路隱私,白宮發言人臉不紅氣不喘,講出下列蠢話:「美國現在沒有,未來也不會監聽德國總理的電話和隱私。」  這話聽來氣定神閒,理直氣壯,但卻經不起理性思維的檢驗,更何況安伯托‧艾可在那本暢銷書中老早剖析:「出現蠢話的問題,不在社會性,而在邏輯。乍然看見或聽聞時,你會輕易認為它是以正確的方式在說理,很難讓人立時發現其中謬誤之處。這就是何以蠢話很危險,對社會有害。」  以美國NSA監聽案為例,白宮分明在打烏賊戰,只保證現在和未來不刺探梅克爾總理,但既不承認,也不否認過去有無做過這種令人髮指的醜惡行為。相同的道理,發生在今年9月初,《年代》發布馬英九的9趴滿意度,也是類似蠢話。倘用邏輯言之,該電視台從不提民調各種依據和可靠樣本數量,也未按月追蹤和定期公布,顯然比較傾向於一時的心血來潮。偏偏9趴這一跌到谷底的數據,實在太過驚心動魄,馬英九遂成眾矢之的,百口莫辯。  可僅僅不到1周,《蘋果日報》卻說顯示馬民調,不是9趴,而是21趴,顯示原本理應科學的民意調查,多年來在野心政客和有心人的操弄下,閉門造車的「蠢話式民調」,往往成為抹黑政敵的武器,以及民進黨日見上癮的政治鴉片。  如2012年大選前,綠營多次民調暗示選民,台灣會出現第3次政黨輪替。偏偏身為倫敦政經學院博士的蔡英文信以為真,結果慘敗給她恨之入骨的對手馬英九。蠢話之害人害己,莫過於此。  饒是如此,這位民進黨前主席尚不只以「蠢話高手」為滿足,證明政客淪為白癡,每因習於在自我陶醉,不僅昧於常情,更乏自知之明。比如今年5月她接受《商業周刊》專訪侃侃而談:「我目前雖然沒有權力,但最具影響力。菁英那塊領域,馬英九不如我。」又道:「馬英九不會做政策,只會搞政治。」  最近事例,陳根德立委在立院質詢,宣稱台灣只有5%的民眾贊成統一,維持現狀8%,隻字不提所述依據,公然劫奪民意。  凡此罔顧事實,信口開河的言論,正是安伯托‧艾可為之慨嘆的「白癡話」。  然則,把蠢話與白癡話講得琅琅上口,已成綠營常態。前有陳水扁,後有蘇貞昌。一個把貪腐所得講成「海外建國基金」,一個在倒閣失敗後,憤言「國民黨在立院是多數,但在社會為少數」,活脫脫魯迅筆下的阿Q。流風所及,集多年來藍綠政客、名人學者、大學生言談,幾可出版《蠢話辭典》,如痛罵「台灣民不聊生,馬英九是暴君」等,說者義憤填膺,聽者啼笑皆非。  足見缺乏理性,難謂民主價值;蠢話當道,燭照社會反智。讓人不免追問,台灣究剩多少審思明辨之知識分子。(作者為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