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企業創投風氣的搜尋結果,共03

  • 吳榮義:台杉要帶動企業創投風氣

     台杉投資要掀起台灣企業界的企業創投(Corporate VC, CVC)風潮!就在台商把龐大投資部位移轉回到台灣之時。台杉投資董事長吳榮義表示,要以自資調研出版的《台灣產業新創投資白皮書》,帶動國內企業進行新創投資風氣,「企業就是要一直投資,和新創結合,才能長久發展,才有永續機會。」 \n 台杉投資23日舉辦「台灣產業新創投資論壇」,邀請多位國際間的知名企業創投業者,其中《創投帝國》專書作者、矽谷科技創業家及創投業Andrew Romans表示,許多政府都想把矽谷及其創新複製到自己國家,包括台灣,「與其把力量花在這些難度很高的任務上,更建議台灣企業應把八成現錢,放在新創事業身上」,企業創投(CVC)就是很好的投資工具與管理模式。 \n Andrew Romans並提醒,投資新創事業是超級的風險,所以CVC絕不該把全部資金放在同一籃子裡,不能單押一家公司,多元化、分散化是CVC的投資原則,每家新創的投資比占CVC的10%之內即可,75%資金要放在新創事業的A輪募資。他並建議,台灣政府可以考慮將CVC投資納入稅賦優惠結構。 \n 作為台杉投資的大股東,國發會主委陳美伶親臨論壇。她致詞表示,面對數位經濟時代,台灣產業轉型要靠數以萬計的新創產業,行政院「優化新創投資環境行動方案」,提出五大策略,有助於企業和新創之間的合作,諸如建立新創多元出場管道,修改併購等相關法規,國發會在投資新創方面,除了台杉投資,也有「創業天使投資方案」提供新創業者申請,目前天使方案已投資57家新創,電子科技產業佔比達六成、生技產業約25%。 \n 吳榮義表示,台杉投資成功募集二檔創投基金超過150億元,已投資約20家新創公司,其中台杉生技基金去年10月投資再生醫學生技公司Frequency Therapeutics Inc.,這個月在美國NASDAQ掛牌上市,身為投資法人,對此相當興奮。

  • 吳榮義:企業就是要一直投資 才能長久發展

    吳榮義:企業就是要一直投資 才能長久發展

    國家隊創投台杉投資,成功募集二檔創投基金超過150億元,台杉投資董事長吳榮義表示,已投資約20家新創公司,其中,台杉生技基金去(2018)年10月投資的美國麻州再生醫學生技公司Frequency Therapeutics Inc.,這個月在美國NASDAQ掛牌上市,身為投資法人,對此相當興奮。 \n台杉投資今(23)日舉辦「台灣產業新創投資論壇」發表《台灣產業新創投資白皮書》。吳榮義表示,希望今天的論壇與白皮書,能夠把企業創投的精神及經驗與國內業界分享,進而促進國內企業進行新創投資風氣,「企業就是要一直投資,和新創結合,才能長久發展,才有永續的機會。」 \n吳榮義強調,所謂的企業投資,不是指買進設備、技術或零組件,這類是指生產線使用的投資,要能作為企業發展要務的投資,是要有新創的高成份,因此經常伴隨高風險 \n台杉董事黃日燦表示,董事會一直有心於推動台灣新創成長動能,卻苦於僅向企業募資成立創投基金,似乎力道稍為小了些,因此探尋企業界目前的投資狀況,於是動念訪談企業,發現實際上已有產業界用自我資金結合新創事業,最後把所有發現彙編為今天推出的台灣首份《產業新創投資白皮書》! \n黃日燦表示,科技創新使得產品、服務及技術的生命週期愈來愈短,企業內部創新的腳步,已經趕不上外部各種破壞性創新及典範轉移的速度,台杉投資倡議成立「企業創投(Corporate VC, CVC)」,可以借力使力!企業藉由外部力量,如投資、併購新創事業或採策略合作模式,維持企業內部創新動能,以及未來發展的策略構想。

  • 企業加速器 新創團隊與企業的橋梁

     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於1974年即提出「不創新,即滅亡」,點出創新的重要性。面對瞬息萬變的商業環境,「創新」是每一個企業都在追求的目標,企業創新的方式大致分為內部創新與外部創新,然而內部創新難度相對高,尤其當企業走上正軌並發展壯大後,開始面臨制式化流程、股東壓力等包袱時再去做變革性的內部創新,非常困難。 \n 因此,美國柏克萊大學教授亨利伽斯柏於2003年提出「開放式創新」,認為適時地導入外部資源,成為企業找到突破口的方法。 \n 長久以來,外部創新多是以企業間的併購、策略合作、合資和授權為主。然而,近年來另一種外部創新,在數位轉型的風潮下開始發酵:企業與新創間的合作。數位轉型需要以創新技術為基礎,新創團隊在開發創新技術的速度快、無須考慮過去的包袱,只要專注在新產品或服務找到市場定位,因此,越來越多企業開始與新創團隊合作,並透過多種管道將新創團隊從外部創新資源化為內部資源,最常使用管道大致分為三種:企業創投、企業加速器及創新實驗室。國際前50名的創新企業中,企業設立加速器與新創團隊合作比例,從2010年的2%增加至2017年的55%,比企業成立創投與創新實驗室比例來得高、成長幅度也最高,顯示出創業育成的風氣開始在國際企業間盛行。 \n 企業加速器的特性有三點:第一,企業加速器是由企業主導成立,並指定企業導師與新創團隊共創;第二,付出的成本小,相對於企業創投多投資相對成熟的新創,需要投入的資金動輒百萬美元、爭相投資的競爭對手多,企業加速器主要協助已有雛型、僅需要透過短期課程來優化產品或擴張市場的新創,企業僅需提供小額資金(3~12萬美元)或培訓課程及人脈等,來支持新創團隊,即可搶先將新創團隊的產品與企業結合。第三,為企業內部注入活水,藉由指導或是參加企業加速器,員工和管理人員都能接觸創業文化、感受新創團隊的活力,為企業文化注入一股創新的力量。 \n 國際上成立加速器的企業很多,有成功也有失敗的教訓,成功的企業加速器共通點為,企業知道成立企業加速器的目的,而非盲目的追隨。歸納國際企業加速器成立的目的有三種:第一,導入創新科技,最著名的案例為全球化妝品大廠萊雅,萊雅發現美妝電商市場成長快速,數位化轉型是重要關鍵,尤其虛擬試妝、線上諮詢、美妝直播等服務,在提升消費者購物體驗中扮演角色吃重,因此成立萊雅加速器,希望吸引具有美妝所需科技的新創團隊加入。 \n 第二,嘗試創新領域,舉例來說,迪士尼對於遊戲開發一直很感興趣,過去曾以5,000萬美元收購電玩開發商Avalanche Software,但長時間仍無法帶來明顯獲利,最後認賠1.47億美元,因此,迪士尼改以企業加速器的方式,挑選專精於遊戲開發的新創團隊一同「試水溫」,畢竟利用此種方式投入不熟悉的領域,付出成本相對低。第三,壯大生態圈,最著名的案例為歐洲電信業者Orange,Orange透過成立Orange Fab加速器的方式與新創團隊合作,發展智慧城市、車聯網、金融科技等創新應用,打造物聯網生態圈。 \n 國際知名企業紛紛成立企業加速器,透過育成新創與新創團隊培養革命情感,並為企業帶來創新的能量。反觀台灣的傳統產業結構以代工為主,代工毛利率低,台灣產業多半是穩紮穩打的心態,較不願意投資成立企業加速器。 \n 不過,近兩年部分台灣企業開始經營企業加速器,如宏達電為了豐富其虛擬實境(VR)生態系統發展,成立VIVE X,協助VR內容的新創團隊,Star Fab與研華成立物聯網加速器,Orange Fab Asia與宏碁攜手成立藍天計畫等,對產業轉型或活絡新創環境,都是件好事。 \n 建議仍陷在轉型升級焦慮的企業,不妨設立企業加速器與新創團隊攜手,而對於未來有意經營企業加速器的企業,除了清楚了解成立企業加速器的目的,還有幾點需要注意:在心態上,企業加速器並非單純投資/贊助傳統加速器,企業必須要實際投入經營,並避免單純投資報酬的心態;在作法上,指定企業內部導師融入新創團隊,因為唯有公司內部與新創團隊共同討論、激盪,才能達到企業與新創共同創新的成效;在資金上,適度的資金支持有助新創團隊與企業間關係更為密切。 \n (本文作者為資策會MIC產業分析師王琬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