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伊斯蘭酷的搜尋結果,共03

  • 我見我思:廖咸浩》「台灣酷」

    法國當今最受囑目的小說家魏勒別克2012年的新著《屈從》出版的那一天,正好是伊斯蘭國殺手血洗諷刺漫畫《查理週刊》的同一天。這個巧合意外點出了這本小說的爭議性。故事描述在2022年的法國總統大選,因為法國政壇對極右的恐懼(在第一輪投票已位居第一),而左右政黨再次大聯合,讓位居第二的穆斯林黨「穆斯林兄弟會」候選人當選總統。書中的主角,一位在大學教文學的教授,最後決定皈依伊斯蘭,成為白人加入新時代的先鋒之一。 \n 魏勒別克向來具龐大的爭議性,幾乎干犯了性別、種族、宗教等所有的「政治正確」。他是否應承擔這許多罪名,無法在此詳述。 \n 然而,這本書其實並未真正對伊斯蘭有直接的批評,反而是透過一個虛構的未來,直指法國當前的社會病灶,也就是與英、美類似的跨國菁英階級與無跨國能力階級之間的矛盾。更讓作者反感的則是法國左派非但不自省,反而只在意種族與宗教的政治正確;只要有人批評伊斯蘭,便以「文化沒有高低」的反射式多元主義群起攻之。 \n 但最令人深思的則是這種無原則的政治正確所造成的精神虛無所產生的對「屈從」的渴望。這其中包含了對超越存在(此處指「神」)的想望、對群體認同的追求,以及對中產階級式的溫暖的渴望。但這一切都可歸結為對「酷」(cool)屈從。 \n 「酷」有若流行,但卻比流行更不知不覺,且更具品味的誘惑,因為它常與更超越的力量結合(如宗教、國族)。但「酷」與流行一樣不是一種本質,而是透過塑造而成;而且未必要前衛或高雅,保守甚至粗俗也可以有酷的機會。 \n 書中伊斯蘭政黨與社會黨最主要的交換條件便是教育必須伊斯蘭化,其目的便是要透過教育製造一種新的「伊斯蘭酷」。從此,義務教育只到小學結束,學校開始男女隔離,課程則加入了大量伊斯蘭元素。主要大學更是大量伊斯蘭化,教授要留任則必須入教。 \n 但就在主角即將失去一切的同時,「伊斯蘭酷」找到了他。在伊斯蘭兄弟會執政的短短一年間,整個社會逐漸改觀。失業率大幅降低(因為女性不能工作)、男人工作效率提高(因為女性的服裝不再誘人),男人快樂許多(因為女性既是廚藝高手,又是床上的高手)等。法國白人男性禁不住「酷」的誘惑,開始紛紛皈依。 \n 作者最後曾描述其新的法國:不知不覺地在改變,但大家似乎都沒有注意到。 \n 台灣公眾人物從罵人鼻屎小國,到輕蔑香港是個無聊的地方,到在國慶日公然羞辱原住民,到公然罵人王八蛋(並獲40萬個讚),可知新的「台灣酷」已經形成。為了屈從於酷,在教科書中選入歧視原住民的文章,有何不可? \n(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n

  • 「伊朗有一種冰淇淋外型很像麵條

    「伊朗有一種冰淇淋外型很像麵條

     「伊朗有一種冰淇淋外型很像麵條,我路過時好奇,拿起相機拍,老闆就主動挖了一碗請我吃。」甫於5月出版《手繪伊斯蘭世界》一書的作者蔣依芳說:「也是在伊朗,那天我在公園亂晃,經過正在野餐的一家人旁,莫名其妙就被主動招呼,吃了人家一片大西瓜。」 \n 「伊斯蘭世界真的不是邪惡帝國,而是我旅遊過的三十幾個國家中,最親切真誠的一群人。」只是大家都不太瞭解伊斯蘭,加上西方世界長期醜化,讓許多人對他們印象不好。蔣依芳說:「出版這本旅遊繪圖手札,就是希望跟大家分享我眼中的伊斯蘭世界,讓大家對其有更多瞭解。」 \n 從小愛塗鴉留學專研插畫 \n 民國70年次的蔣依芳從小就愛畫畫,從國小開始,別人的課本是畫滿重點紅線,她的課本卻畫滿塗鴉,常常下課鐘響同學就爭相傳閱,比老師講課更受歡迎。 \n 「既然這麼愛畫,那就好好學畫畫吧!」在家人支持下,蔣依芳於西元2000年前往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專研插畫,畢業後留在美國,先後於加州Civic Arts Education與Berryessa Chinese School等地任教。 \n 2007年回台後,曾於高雄義大國際高中任教,並為中國時報副刊特約插畫,也曾與旅遊作家馬繼康合著《Ho Haiyan!跟著原住民瘋慶典》,目前則於高雄開設工作室授課,協助兒童與青少年發展創意美術基礎。 \n 好客伊斯蘭有禮貌又真誠 \n 從小學開始,蔣依芳就不時跟著家人出國旅遊,走過俄羅斯、墨西哥、越南、印度、日本、以色列與歐洲各地合計三十多個國家,並於近年間積極走訪中東,去過埃及、約旦、土耳其與伊朗,「旅遊印象最好的,就是這些伊斯蘭國家。」 \n 蔣依芳說,有些國家人民有禮卻不真誠、也有些國家人民真誠卻欠缺禮節,但伊斯蘭國家人民通常禮貌與真誠兼具,相處起來非常舒服。特別穆斯林必須恪守伊斯蘭五功「唸、禮、齋、課、朝」,常常捐款,對待旅人好客大方。 \n 尤其是伊朗,這個美國眼中最邪惡的國家,實際上待人極為和善。「他們對東方遊客既感親切又好奇,我走在街上常被路人要求合照,好像大明星。」蔣依芳說:「甚至有次回到飯店,恰好碰上伊朗當地人在飯店裡舉辦婚禮,我跟媽媽還莫名其妙被邀請去當貴賓,陪著新娘子吃了一大頓美味伊朗傳統菜。」 \n 男女瘋削鼻白膠帶耍酷 \n 伊斯蘭有許多可愛的文化,例如舊式伊朗房屋的大門通常有兩個門環,一個是專給男性訪客用的長條狀實心門環,圓形或心型的空心門環則是女性專用,敲起來聲音不同,主人只要聽到門環聲,就知該由男主人或女主人出來應門。 \n 同樣「男女有別」的還有公車,公車內部架設欄杆分成兩截,前半段男性乘客專用、後半段女性專用,女性乘客要先到前門繳了票後再由後門上車。蔣依芳說:「雖然穆斯林戒律嚴格、處處男女分隔,但在車上還是常看到俊男美女偷偷互瞄,好像一場偷偷摸摸的相親節目秀。」 \n 「最有趣是他們的鼻子。」蔣依芳說,東方人都羨慕西方人有個高挺鼻樑,但伊朗人卻認為小鼻子才叫美,走在路上常可看到年輕男女,鼻樑上貼著剛動完削鼻整形手術後的白膠帶。「有趣的是,因整鼻手術要價1到3千美金不等,據說有些人做不起,就去買便宜的白膠帶來貼著作樣子耍虛榮,非常可愛。」 \n 觀察日常生活玩到哪畫到哪 \n 由於在美國念書時受老師影響,加上從小就嚮往電影印第安納.瓊斯隨身攜帶一本記事手札,「看起來很酷」,所以蔣依芳從10年前就隨身攜帶素描本與水彩工具,旅遊時走到哪畫到哪,「很多景點不能拍照,但畫畫沒人管,愛畫多久畫多久。」 \n 《手繪伊斯蘭世界》一書收錄的就是蔣依芳在伊斯蘭世界旅遊時畫的各種插畫,從埃及的烤餅、沙威瑪到伊朗羊頭湯早餐;從女性頭巾、斗篷到土耳其迴旋舞舞袍;從廁所到郵筒、從門環到鼻子、從駱駝到公車、從尼羅河郵輪到埃及沒屋頂的建築風格,蔣依芳不講大道理,而是把各種食衣住行都變身可愛插畫,讓人從日常生活認識伊斯蘭文化。 \n 有趣的是,每一章節後面都會附上幽默的四格漫畫,抒發自身感想與觀察所得,且中英文交錯使用。蔣依芳打趣說:「這可是老少咸宜的全能書,藝術與文化兼具,小朋友也可以看四格漫畫學英文。」 \n 更特別的是,許多畫不只是插畫,還附加實物拼貼,例如描述紅茶,原本插畫中會黏上紅茶包裝袋與紅茶葉,甚至滴上紅茶漬;介紹公車的插畫會貼上公車票;又如介紹埃及紙莎草紙,蔣依芳也特別買來紙莎草紙後,再把製紙過程畫在上頭,整本書除了藝術價值,更充滿創意趣味與驚喜。

  • 旅行書房-伊斯蘭 可愛爆表

    旅行書房-伊斯蘭 可愛爆表

     「伊斯蘭世界很邪惡嗎?」看完蔣依芳以插畫手法繪製而成的《手繪伊斯蘭世界》一書,你會發覺,中東人真是可愛。 \n 「伊朗有一種冰淇淋外型很像麵條,我路過時好奇,拿起相機拍,老闆就主動挖了一碗請我吃。」甫於5月出版《手繪伊斯蘭世界》一書的作者蔣依芳說:「也是在伊朗,那天我在公園亂晃,經過正在野餐的一家人旁,莫名其妙就被主動招呼,吃了人家一片大西瓜。」 \n 「伊斯蘭世界真的不是邪惡帝國,而是我旅遊過的三十幾個國家中,最親切真誠的一群人。」只是大家都不太瞭解伊斯蘭,加上西方世界長期醜化,讓許多人對他們印象不好。蔣依芳說:「出版這本旅遊繪圖手札,就是希望跟大家分享我眼中的伊斯蘭世界,讓大家對其有更多瞭解。」 \n 從小愛塗鴉 留學專研插畫 \n 民國70年次的蔣依芳從小就愛畫畫,從國小開始,別人的課本是畫滿重點紅線,她的課本卻畫滿塗鴉,常常下課鐘響同學就爭相傳閱,比老師講課更受歡迎。 \n 「既然這麼愛畫,那就好好學畫畫吧!」在家人支持下,蔣依芳於西元2000年前往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專研插畫,畢業後留在美國,先後於加州Civic Arts Education與Berryessa Chinese School等地任教。 \n 2007年回台後,曾於高雄義大國際高中任教,並為中國時報副刊特約插畫,也曾與旅遊作家馬繼康合著《Ho Haiyan!跟著原住民瘋慶典》,目前則於高雄開設工作室授課,協助兒童與青少年發展創意美術基礎。 \n 好客伊斯蘭 有禮貌又真誠 \n 從小學開始,蔣依芳就不時跟著家人出國旅遊,走過俄羅斯、墨西哥、越南、印度、日本、以色列與歐洲各地合計三十多個國家,並於近年間積極走訪中東,去過埃及、約旦、土耳其與伊朗,「旅遊印象最好的,就是這些伊斯蘭國家。」 \n 蔣依芳說,有些國家人民有禮卻不真誠、也有些國家人民真誠卻欠缺禮節,但伊斯蘭國家人民通常禮貌與真誠兼具,相處起來非常舒服。特別穆斯林必須恪守伊斯蘭五功「唸、禮、齋、課、朝」,常常捐款,對待旅人好客大方。 \n 尤其是伊朗,這個美國眼中最邪惡的國家,實際上待人極為和善。「他們對東方遊客既感親切又好奇,我走在街上常被路人要求合照,好像大明星。」蔣依芳說:「甚至有次回到飯店,恰好碰上伊朗當地人在飯店裡舉辦婚禮,我跟媽媽還莫名其妙被邀請去當貴賓,陪著新娘子吃了一大頓美味伊朗傳統菜。」 \n 男女瘋削鼻 白膠帶耍酷 \n 伊斯蘭有許多可愛的文化,例如舊式伊朗房屋的大門通常有兩個門環,一個是專給男性訪客用的長條狀實心門環,圓形或心型的空心門環則是女性專用,敲起來聲音不同,主人只要聽到門環聲,就知該由男主人或女主人出來應門。 \n 同樣「男女有別」的還有公車,公車內部架設欄杆分成兩截,前半段男性乘客專用、後半段女性專用,女性乘客要先到前門繳了票後再由後門上車。蔣依芳說:「雖然穆斯林戒律嚴格、處處男女分隔,但在車上還是常看到俊男美女偷偷互瞄,好像一場偷偷摸摸的相親節目秀。」 \n 「最有趣是他們的鼻子。」蔣依芳說,東方人都羨慕西方人有個高挺鼻樑,但伊朗人卻認為小鼻子才叫美,走在路上常可看到年輕男女,鼻樑上貼著剛動完削鼻整形手術後的白膠帶。「有趣的是,因整鼻手術要價1到3千美金不等,據說有些人做不起,就去買便宜的白膠帶來貼著作樣子耍虛榮,非常可愛。」 \n 觀察日常生活 玩到哪畫到哪 \n 由於在美國念書時受老師影響,加上從小就嚮往電影印第安納.瓊斯隨身攜帶一本記事手札,「看起來很酷」,所以蔣依芳從10年前就隨身攜帶素描本與水彩工具,旅遊時走到哪畫到哪,「很多景點不能拍照,但畫畫沒人管,愛畫多久畫多久。」 \n 《手繪伊斯蘭世界》一書收錄的就是蔣依芳在伊斯蘭世界旅遊時畫的各種插畫,從埃及的烤餅、沙威瑪到伊朗羊頭湯早餐;從女性頭巾、斗篷到土耳其迴旋舞舞袍;從廁所到郵筒、從門環到鼻子、從駱駝到公車、從尼羅河郵輪到埃及沒屋頂的建築風格,蔣依芳不講大道理,而是把各種食衣住行都變身可愛插畫,讓人從日常生活認識伊斯蘭文化。 \n 有趣的是,每一章節後面都會附上幽默的四格漫畫,抒發自身感想與觀察所得,且中英文交錯使用。蔣依芳打趣說:「這可是老少咸宜的全能書,藝術與文化兼具,小朋友也可以看四格漫畫學英文。」 \n 更特別的是,許多畫不只是插畫,還附加實物拼貼,例如描述紅茶,原本插畫中會黏上紅茶包裝袋與紅茶葉,甚至滴上紅茶漬;介紹公車的插畫會貼上公車票;又如介紹埃及紙莎草紙,蔣依芳也特別買來紙莎草紙後,再把製紙過程畫在上頭,整本書除了藝術價值,更充滿創意趣味與驚喜。 \n ■贈書訊息-中時讀者享好康 \n 蔣依芳所著《手繪伊斯蘭世界》將提供5本免費送給中國時報讀者,見報當日傳真至02-25001965,或E-mail至[email protected],註明「貓頭鷹出版《手繪伊斯蘭世界》贈書活動」,並附上姓名、電話、住址,將有機會獲得此書。 \n ■INDEX \n ★更多蔣依芳作品與介紹,可參見其部落格/http://artfunfun.blogspot.tw;http://x.co/funart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