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伊朗彈道飛彈的搜尋結果,共120

  • 哈瑪斯不夠看 這組織手握10萬火箭對準以色列

    哈瑪斯不夠看 這組織手握10萬火箭對準以色列

     軍事新聞網站「Breaking Defense」報導,部分以色列人對先前剛停火的以巴衝突結果不甚滿意,但美國國家安全猶太研究所(Jewish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of America, JINSA)的2名專家指出,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以色列盡快吸取教訓,加強防禦體系,準備應對火力更加恐怖的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  退役美國陸戰隊中將納通斯基(Richard Natonski)和JINSA外交政策主任魯厄(Jonathan Ruhe)共同投書「Breaking Defense」,強調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瑪斯」(Hamas)雖估計擁有3萬枚短程火箭等武器,但真主黨所擁有的火箭數量可能高達10萬枚,且其中有數千枚為中程甚至長程火箭,並手握伊朗提供的數十至數百枚短程彈道飛彈。  中程、長程火箭和彈道飛彈的長射程,不僅能使其瞄準更多以色列目標、分散其防禦力量,更能自遠離以黎邊境的區域躲藏與發射;甚至可能在伊朗的暗中協調下,與敘利亞、伊拉克或葉門的親伊朗民兵共同發動攻擊,增加以色列主動獵殺的難度。  2名專家指出,以色列持續增強防空能力,就算哈瑪斯火箭發射數量已從2014年的每天200枚,提升到目前的每天400至500枚,也難以擊穿以色列的防空網;但在下一次衝突初期,真主黨預計能每天發射達3000枚火箭、彈道飛彈和無人機,後續也能維持每天約1000枚的發射速度,將讓以色列防禦體系「超載」。  在這種情況下,以色列城市將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壞」,而加大對發射系統的獵殺,又將在對方刻意躲藏於平民區之下,造成更多附帶損害,並再度讓以色列成為國際社會的批評對象。2名專家建議,美國應繼續阻止伊朗的精密武器對外擴散、確保與以色列共同生產的防空系統彈藥供應無虞,並讓國際社會理解真主黨等組織的陰謀;最後一點尤其重要,因為國際社會對此類行為的認知,也關係到美軍未來面對此類對手時的行動合法性。

  • 奔騰思潮:温承澤》拜登政府的伊朗考驗

    奔騰思潮:温承澤》拜登政府的伊朗考驗

    拜登競選時承諾要重振美國在世界的領導地位、要重新建立與盟友的關係,要改變川普的單邊主義。然而,拜登的對伊朗政策將會考驗著與盟友的合作是否能夠產出比川普時期的單邊主義更好的結果。 川普於2018年單方面退出了與伊朗於2015年的簽下的核協議(JCPOA),並隨後施行「極限施壓」(maximum pressure)的經濟制裁,而伊朗也因此拒絕再遵守核協議的內容。對此,拜登承諾若伊朗重新遵守美國將重回核協議並解除制裁;而伊朗的目標則是正好相反:美國先解除制裁並回歸核協議,伊朗才會再次遵守協議內容。有一方將得要讓步。 今年二月中旬,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在一場與法、德、英外交部長的會議後,表示美國接受歐洲居中協調美伊談判的提議。而伊朗卻在2月28日正式拒絕會談邀請,伊朗外交部發言人隨後提到美伊雙方都應該做些讓步會談才有意義,並呼籲拜登政府解除川普上任後對伊朗實施的所有經濟制裁。拜登固然希望透過重返伊朗核協議阻止伊朗獲得核子武器,但現在的大環境對美伊談判而言,可謂相當不理想。 2月15日,美國在伊拉克艾比爾(Erbil)的基地遭受火箭攻擊,造成一位承包商身亡,包含一位美國軍人的九位美國人受傷。對此,美國國務院承諾將「對該負責的人咎責」,該負責的人是誰?此次攻擊幾乎可以確定是由伊朗所支持的伊斯蘭什葉派好戰團體,在有著伊朗明示或暗示的許可之下所進行。 作為回應,2月25日拜登政府對由伊朗支持的敘利亞好戰團體進行回擊。此一回擊固然有其警告意味,但在此之前拜登卻是在對伊朗問題上做出重大讓步——這傳遞出的訊息似乎是美國急於要回到伊朗核協議,儘管可能損害美國國家利益。 美國若急於尋求重啟伊朗核協議,將危及美國與中東地區盟友的關係與前朝政府在該地區所斬獲的成就。去年,美國盟友以色列開始和過往阿拉伯世界的敵人破冰——在美國周旋之下,以色列於去年8月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簽下了《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開啟雙邊關係正常化,隨後巴林、蘇丹、摩洛哥加入此協議,甚至有傳聞沙烏地阿拉伯也有意願加入,這象徵中東地區和平的重大突破。然而,使得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團結的重要催化劑就是來自伊朗的威脅,這說明為何這些國家如此強烈反對美國重返伊朗核協議。若拜登執意回歸核協議,將危及美國與這些重要中東國家的關係,得利者將會是伊朗。 美國前駐聯合國代理大使米爾斯(Richard Mills)於2月19日宣布美國將撤回川普政府承諾將對伊朗重新實行聯合國制裁的主張,其中包括了武器禁運的制裁。這項川普政府的主張於去年提出時在聯合國引起極大爭議,但是在拜登政府撤回此項主張以後,似乎意味著美國政府已承認伊朗有權購買先進武器。此舉似乎有違國務院「對該負責的人咎責」的承諾。 另外,拜登政府更是解除了前朝川普政府對葉門胡希反政府軍「恐怖分子」的指定,並撤回對該組織的制裁。這對長期資助該組織的伊朗而言,是再好不過的消息了。在美國做出上述重大讓步以後,伊朗的回應卻是威脅要大幅度限制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對其核能發展的監控,美國與歐洲盟友雖警告伊朗要仔細斟酌此舉的後果,但伊朗可能會視美國做的讓步看出美國急於回歸核協議,進而認為美國的警告僅是口頭表示不滿,不會有實質影響。 美國希望伊朗重新遵守2015年的核協議,而後再進行更進一步的談判,最終達成更廣泛的新協議;而伊朗僅表示其願意回到2015年版本的協議,並要求美國解除經濟制裁作為回歸協議的基本條件。之所以伊朗僅願意回歸原本的核子協議,是因為在該協議中其付出的僅是暫停發展核武,但換來的是美國解除制裁後獲得的數十億美元、藉由支持代理人戰爭繼續於中東地區追求帝國霸權,以及持續進行其彈道飛彈計畫,對伊朗而言可說是高報酬的一項投資。 讓步固然是在談判中達成目標的重要手段,但問題是讓步往往不會只有一次。同樣地,美國對伊朗的讓步將致使往後更多的讓步——只是這讓步將來自美國,而非伊朗。(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雙主修韓語系、以色列阿巴埃班智庫亞洲政策計畫學人、大九學堂第二屆學員)

  • 民主黨議員將立法 力阻美軍研發海基核子巡弋飛彈

    民主黨議員將立法 力阻美軍研發海基核子巡弋飛彈

     《國防新聞》(Defense News)4日報導,美國2名民主黨籍國會議員準備推出法案,以阻止原定於明年展開研發作業的「海基核子巡弋飛彈」(SLCM-N),稱該計畫是一種「浪費」。  民主黨籍的眾議院「海上力量和兵力投射小組委員會」主席柯特尼,以及同黨籍的參議員范霍倫,準備公布一項法案,旨在阻止「海基核子巡弋飛彈」計畫。柯特尼在聲明中指出,計畫成本將高於先前估計的90億美元(約新臺幣2500億元),消耗原本可用於增購維吉尼亞級攻擊潛艦的經費,且在該級潛艦上裝設核子巡弋飛彈,將對其核心任務造成影響,即在太平洋與歐洲戰區維持傳統彈頭的戰斧巡弋飛彈打擊能力。  柯特尼更強調,這項「有常識的」法案將讓美國海軍得以保留珍貴的資金,不會消耗在一項「幾乎未曾在國會討論過的浪費計畫」上。  這是民主黨打擊美國前總統川普核武計畫的最新動作,先前已有多名民主黨國會議員致信美國總統拜登,要求美國政府取消裝設於三叉戟D-5潛射洲際彈道飛彈上、當量僅約5000噸的W76-2戰術核彈頭,並暫緩「陸基戰略嚇阻」(GBSD)飛彈計畫的研發作業,後者預計將取代美軍現役的義勇兵3型洲際彈道飛彈。  川普於2018年公布《核武態勢評估》(NPR),認為美國與俄羅斯、中國大陸、北韓、伊朗等潛在對手相比,過度缺乏威力較小的戰術性核子武器,可能導致在區域衝突中沒有成比例的反擊手段。不過部分專家憂心,由於核武性質過於特殊且敏感,此類政策恐無助於穩定全球情勢。

  • 影》伊朗靠商業衛星影像爆打 美軍首曝驚人影像和內幕

    影》伊朗靠商業衛星影像爆打 美軍首曝驚人影像和內幕

    伊朗2020年1月7日晚對駐伊拉克美軍發動槍林彈雨式的攻擊,以猛烈報復美方出動無人機,擊斃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Quds Force)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而雙方一度瀕臨開戰。1年多後,美國終於首度公開了內幕和由無人機拍攝的相關影像。 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網(CBS News)和《戰區》(The War Zone)網等媒體1日報導,伊朗準備攻擊美軍駐伊拉克阿薩德空軍基地(Al Asad Air Base)前,先利用商業衛星影像加以監視,接著才對美軍和聯軍發射超過12枚彈道飛彈,而這是新德里對美國發動的空前猛烈飛彈攻擊。 當時伊朗攻擊不但重創基地,裝備與1架直升機,最後還有110人必須因腦創傷接受治療。但部分由於情報顯示,伊朗擊將發動攻擊,發射多達27枚飛彈,部分則拜「太空軍」(Space Force)的飛彈預警衛星系統之賜,幸好沒人喪生。 CBS的「60分鐘」(60 Minutes)節目揭露,伊朗在發動攻擊當天,買到相關衛星影像,而美軍中央司令部(U.S. Central Command)也知道這點。 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錫(Frank McKenzie)說,他一直等到伊朗買了最後一張衛星影像後,才緊急撤出人員,以確保對方按照過時的影像採取行動。「他們應該看到了地面的戰機,還有人員在工作,」他說,「我想,他們原本以為,能摧毀一些戰機,甚至宰了若干美軍。」 阿薩德空軍基地內駐有2,000名美軍,陸軍少校強森(Alan Johnson)是其中一員。由於山雨欲來,他錄下給兒子的視訊說,「嗨,小子,要是你看到這段影片,那老爸昨天就發生了些不好的事...所以我要你堅強,為了媽媽,好嗎。你心裡要永遠記得,我愛你,好了,再見,小子。」幾小時後,伊朗便彈如雨下,而每枚飛彈的彈頭超過1,000磅(近454公斤)。如無人機錄影所顯示的,被瞄準的美軍除了逃命外,根本無計可施。 然而,美軍基地內的地下碉堡當初是針對只有60磅(約27公斤)的彈頭而設計,轟炸後傳出一陣阿摩尼亞的惡臭,而繼四散紛飛的碎片後,則是一片大火。火焰在地下碉堡上肆虐,而碉堡並不防火,強森一群人為了避免被活活燒死,就拚命換碉堡逃命。 沒人知道,下一顆飛彈甚麼時候會降臨,基地美軍狂奔,但有人跑到地下碉堡時,才發現為10個人左右設計的碉堡,大約有40個人想鑽進去。最後伊朗發射了16枚飛彈,可是其中有5枚沒爆。 強森說,他們得以逃過死劫,只能說是老天保佑,真是幸運。儘管逃過死劫,但活罪卻未能倖免。強森說,在飛彈轟炸的震撼下,如今他每天都飽受頭痛與嚴重耳鳴之苦。他坦承,自己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至今仍惡夢不斷。

  • 恢復伊朗核協議 美擬採取小步驟

    恢復伊朗核協議 美擬採取小步驟

     路透9日引述3位知情消息人士表示,美國正在評估如何恢復「伊朗核協議」的各種構想,包括雙方在未完全落實協議的情況下,採取一些小步驟以換取時間。這麼做可能促使美國允許伊朗獲得一些經濟好處,雖然不像2015年核協議解除制裁那樣有價值,但能夠換取伊方停止甚至逆轉違反協議的行為。  消息人士強調,美國總統拜登尚未決定採取哪種做法。拜登對外公開的立場仍然是伊朗必須先履行協議,美國才會重返協議。  消息人士指出,目前考慮的構想包括直接重新加入2015年核協議,以及雙方各做小幅讓步的過渡性做法。  另一名消息人士表示,如果拜登政府最後認為,全面重返核協議的談判耗時太久,美國可能採取較為有限的做法。這種較溫和做法或許有助於緩解川普退出協議後的美伊關係惡化,並中止伊朗之後的違反協議行為。  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7日表示,美國解除對伊朗制裁,是伊方重回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的前提,這是伊方「最終且不可更改」的決定。美國總統拜登在媒體當天播出的專訪則表示,美方不會為促成伊朗重返談判桌而解除制裁。  伊朗2015年與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達成伊核協議。伊朗同意限縮核子發展計畫,換取聯合國、美國和歐盟解除制裁。2018年時任美國總統川普片面退出伊核協議,同時對伊朗重施制裁。  另據路透取得的一份聯合國祕密報告指出,北韓在2020年一直維持和發展核子與彈道飛彈計畫,違反國際制裁。聯合國監察員說,還有一個匿名國家表示,北韓和伊朗已恢復合作發展長程飛彈計畫,包括關鍵零組件移轉,最近一次裝運是在去年。

  • 拜登就職當天 伊朗地面部隊以阿曼灣軍演喊話

    拜登就職當天 伊朗地面部隊以阿曼灣軍演喊話

    《軍事時報》(Military Times)報導,伊朗軍方19日至20日於阿曼灣沿岸舉行地面部隊演習「力量99」(Eqtedar 99')。近來美伊關係因華府經濟制裁、川普下令擊殺伊朗「聖城軍」指揮官蘇雷曼尼而緊繃異常,德黑蘭更頻頻軍演,以回應美軍B-52數度走訪中東地區。由於演習恰逢美國總統拜登的就職大典,被視為德黑蘭向拜登的政治喊話。 報導指出,伊朗軍方派出突擊隊、空降步兵、戰鬥噴射機、直升機與軍用運輸機與各式地面載具,參與此次年度軍演。演習內容除傘兵空降外,裝甲車與多管火箭也進行實彈射擊。伊朗軍隊總司令墨沙維少將(Abdolrahim Mousavi)更親自坐鎮,督導演習進行。 伊朗地面部隊指揮官海達理(Kiomars Heidari)表示,演習的目地在於驗證地面部隊,自陸、海、空向敵軍發動攻擊與滲入的能力。 雖然伊朗指揮官強調演習目地在於測驗部隊的打擊能力,但《軍事時報》認為,德黑蘭近日頻頻軍演,意在向拜登施壓、逼其重返前總統川普退出的核協議。 拜登先前曾表示,如果伊朗政府恢復嚴格遵守2015年核協議,美國也會比照辦理;白宮新聞秘書沙琪20日更表明,美國希望透過外交作為,延長並加強伊朗核發展上的限制,而這將成為拜登任期之初與外國領導人、盟友的商討重點之一。 事實上,伊朗日前才在印度洋測試射程約1,800公里的反艦彈道飛彈,再之前更針對「假想敵基地」,試射地對地彈道飛彈與無人機演習。此外,伊朗海軍13日更在阿曼灣舉行為期2日的海上操演。 在海軍操演中,除軍艦「澤雷號」(Zereh)試射短程飛彈外,該國自製最大軍艦、可供5架直升機起降的後勤艦「馬克蘭號」(Markran),也趁此亮相。演習中伊朗直升機更一度拍到疑似美潛艦喬治亞號的身影。 隨著川普片面退出2015年伊朗核協議,華府與德黑蘭的關係就愈來愈緊繃。在該協議中,伊朗允諾限制濃縮鈾,以換取取消經濟制裁。不過,川普指責伊朗在核協議的掩護下,不斷研發彈道飛彈計畫為由,單方退出協議。 雖後美國加強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則逐漸放棄核協議中的限制措施,自此雙方關係便無法挽回。美國頻頻向該地區派出B-52轟炸機,還派遣航艦尼米茲號(CVN 68)、潛艦喬治亞號(SSGN 729)走訪中東。伊朗則一再軍演,並提升濃縮鈾濃度至20%。

  • 伊朗彈道飛彈試射 擊中1800公里外印度洋目標

    伊朗彈道飛彈試射 擊中1800公里外印度洋目標

    伊朗國有新聞社PRESS TV的報導,伊朗在星期六的大規模軍事演習中,自製的中程彈道飛彈成功擊中了位在1800公里處的靶艦,顯示伊朗在中遠程彈道飛彈的導引能力已有明顯進步。 防衛世界(Defense World)報導,據美國海軍的說法,伊朗的飛彈試射距離海運航線很接近,飛彈落點離1艘航行的商船僅有30公里,離美國駐留在附近的尼米茲號航空母艦(USS Nimitz,CVN-68)約160公里。福斯新聞援引美國官員的話說,這場試射至少擊出2枚,飛彈在撞擊海洋時爆炸,向各個方向飛濺碎片。 160公里這個距離位於水平線下方,因此尼米茲號航艦與其他護衛艦無法看到,但是在太空中的美國間諜衛星應該有辦法追踪,只是目前美軍還沒有公布監測的細節。我們也還不知道護衛尼米茲號航艦的各個神盾巡洋艦、驅逐艦是否有捕捉到飛彈的軌跡。美國海軍的神盾軍艦-提康德洛加級巡洋艦、伯克級驅逐艦,都有高效能的AN/SPY-1雷達,能夠跟踪彈道飛彈。 這件事也是美國與伊朗關係更為緊張的又一例證,就在幾天前,一艘美國海軍巡弋飛彈潛艦「喬治亞號」(SSGN-729)出沒在荷穆茲海峽附近,並且被伊朗反潛機拍攝到,喬治亞號是一艘改裝後的巡弋飛彈潛艦,裝有150多枚「戰斧」巡弋飛彈(Tomahawk,BGM-109),具有強大的陸上攻擊能力。

  • 伊朗海軍飛彈演習 展示最大自製軍艦

    伊朗海軍飛彈演習 展示最大自製軍艦

    伊朗與死對頭美國關係高度緊張之際,國營電視台報導,伊朗軍方今天展開海上飛彈演習,並展示可搭載直升機的最大自製軍艦。 伊朗自製軍艦馬克蘭號(Makran)與澤雷號(Zereh,意指盔甲)參與這項在阿曼灣(Gulf of Oman)進行的兩天軍演。 國營媒體宣稱馬克蘭號是伊朗最大軍艦,長228公尺,由油輪改裝,可供5架直升機起降;澤雷號則配備飛彈發射器。 伊朗是中東地區飛彈戰力最強大的國家之一,並且把這門武器視為戰時對付美國及其他敵國的重要震懾與報復戰力。 西方國家則認為伊朗的飛彈既對地區穩定構成傳統軍事威脅,一旦德黑蘭發展核武又可能成為投射工具。 2018年美國總統川普揚棄2015年6強與伊朗簽訂的核協議後,雙方緊張關係逐漸升高。美國恢復嚴厲制裁想迫使伊朗磋商,接受核子方案、彈道飛彈研發與支持區域代理勢力受到更嚴格限制。

  • 沒在怕 伊朗威脅擊沉變潛艦 美反要航母留駐中東

    沒在怕 伊朗威脅擊沉變潛艦 美反要航母留駐中東

    美國擊殺伊朗精銳聖城部隊(Quds Force)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已滿周年,德黑蘭軍事領袖威脅,將把美國航母變成潛艇。 據CNN新聞網與《衛報》(The Guardian)4日報導,原本五角大廈決定,要「尼米茲」號(USS Nimitz,CVN-68)航母返航,但最近不斷受伊朗威脅後,反倒翻轉決定,要它繼續留在波斯灣。 自從去年11月以來,「尼米茲」號就在波斯灣水域巡邏。而代防長米勒(Christopher Miller)2020年12月31日下令,要它結束為期近10個月的部署,直接返航母港。美國官員告訴《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這是在向德黑蘭發出「降溫」信號,以避免在美國總統川普執政末期雙方爆發衝突。 然而,他1月3日又發了新聲明說,由於最近伊朗領導層對川普總統和其他美國政府官員發出威脅,他已下令「尼米茲」號留在美軍中央司令部(U.S. Central Command)防區。他並強調,沒有任何人該懷疑美國的決心。不過,他並未詳述,究竟是哪些威脅。 而據《太陽報》(THE SUN)3日報導,伊朗軍事領袖誓言,將把美國航母變成「沉沒的潛艇」。 美國2020年1月3日出動無人機,在巴格達擊殺蘇雷曼尼周日已滿周年,成千上萬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和葉門抗議者3日不斷高呼「報仇」,還有「對美國說不」。由於美國和伊朗關係持續緊張,2020年底時,美國出動擁有核攻擊力的B-52轟炸機到中東,促使伊朗高級軍事顧問直接衝著川普推文,警告他「別把新年變成美國人的忌日」。 據美國消息人士透露,部分伊朗部隊近日已加強備戰,將短程彈道飛彈移到能攻擊美軍基地的伊拉克。事實上,就在蘇雷曼尼遇害後幾天,伊朗便曾這麼做。 由於川普對伊朗向來強硬,當蘇雷曼尼遇害時,美國與伊朗似乎瀕臨開戰。不過,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雙方緊張緩解許多。而華府有些分析家推測,隨著川普的任期即將結束,他可能會引爆雙方衝突,以轉移沒憑沒據指控選舉舞弊,企圖翻盤失敗的難堪,並增加下任總統對中東計畫的複雜度。

  • B-52同月內第二次飛越波灣 伊朗外長:美國製造戰爭藉口

    B-52同月內第二次飛越波灣 伊朗外長:美國製造戰爭藉口

    「Military.com」報導,美國B-52「同溫層保壘」轟炸機30日飛越波灣上空,為本月第2次美國戰略轟炸機走訪該地。報導中指出,美國頻頻揮舞拳頭的用意,在於嚇阻伊朗攻擊美國及其在中東地區的盟友。對此,伊朗外交部長查瑞夫(Mohammad Javad Zarif)則痛斥,「美國在製造戰爭藉口」。 相較於上次是由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得空軍基地(Barksdale Air Force Base )飛往中東;此番B-52則來自北達科他州空軍基地。美國中央司令部聲明稿強調,這次飛行完全是防禦性行動。 聲明稿指出,「美國透過持續展現戰備能力,嚇阻任何潛在對手,明確表示我們有準備且有能力應付任何針對美國或我方利益的侵略」;「我們不尋求衝突,但任何人不應低估我們保衛自己軍隊與對攻擊做出果斷行動的能力」。 對此,伊朗外長查瑞夫表示「美國只是在為攻擊伊朗找藉口。德黑蘭雖然不會發動戰爭,但會為了保衛人民、安全與重要利益,而進行自衛」。 他強調,「來自伊拉克的情報顯示,美國浪費數十億美元派遣B-52與艦隊來中東地區,就是在找發動戰爭的藉口」。 美軍官員證實,在1個月內美國空軍的B-52轟炸機2度走訪波灣地區,目的是回應美方所收到的情資,即伊朗可能在數日內於伊拉克或區域內的其他地區,對美軍與美國盟友發動攻擊。 報導還指出,美國已掌握情報,除伊朗的先進武器裝備流入伊拉克外,伊拉克什葉派領導人也已跟蘇雷曼尼指揮過的「聖城部隊」官員會面。伊朗很可能針對經濟目標發動攻擊,就像2019年9月對沙烏地阿拉伯石油設施發動飛彈與無人機攻擊一樣。 報導中指出,有鑒於2020年1月3日,伊朗革命衛隊的「聖城部隊」指揮官蘇雷曼尼遭川普下令擊殺後,伊朗隨即對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動彈道飛彈攻擊,造成100名美軍受傷;美軍相當憂心伊朗會趁川普任期尾聲,選在2021年的1月3日對美國進行報復攻擊。 令人憂心的是,即使總統當選人拜登即將走馬上任,恐也不能阻止伊朗發動攻擊的企圖。此外,日前背後有伊朗撐腰的什葉派民兵組織,對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發動火箭彈攻擊;僅管無人殉職,但川普隨後在推特上嚴詞警告,「給伊朗好友一些忠告:只要有1名美國人被殺,我就會要伊朗負責,請三思」。劍拔弩張的氣氛,讓《太陽報》憂心「第三次波灣戰爭」恐爆發。 事實上,部分美國官員日前坦承,與其說伊朗想要報復攻擊,德黑蘭更希望搭起跟新總統拜登搭起溝通橋樑。但「Military.com」分析,隨著拜登尋求新途徑與伊朗溝通,雙方的戰略盤算恐讓情勢更為複雜。例如,拜登曾表態重返《2015年核協議》,勢必讓各方都開始打起小算盤,使得情勢治絲益棼。

  • 衛星照曝光伊朗興建地下核設施 以行動嗆聲美國制裁

    衛星照曝光伊朗興建地下核設施 以行動嗆聲美國制裁

    儘管伊朗不斷收緊對德黑蘭的經濟制裁,但據《美聯社》最新衛星照顯示,伊朗已默默開始福爾多(Fordo)的地下核設施工程。報導指出,雖然仍不清楚此次工程的目的,但隨著川普與拜登即將展開權力交接,任何舉動難免引發關注,甚至讓人聯想伊朗正以實際行動回應美國制裁。 據衛星照顯示,福爾多的核設施工程開始於9月下旬,施工點為福爾多西北處,座落於德黑蘭西南方90公里的什葉城市科姆市(Qom)一帶。到了12月11日,現場則正在挖掘數十支支撐建築物的樑柱地基。 報導指出,這次施工點鄰近福爾多山中的地下核設施,建立在山中目的在於避免空襲。鄰近建築物中則有伊朗國家真空技術中心,為提煉濃縮鈾的核心技術單位。 報導表示,興建中的核設施周邊有群山屏蔽,還有砲陣地與其他防禦工事。估計大小約1個足球場,可容納3000臺離心機。麻雀雖小卻堅固無比,足以讓美方懷疑其具有軍事目的。 明德大學國際研究學院學者路易斯(Jeffrey Lewis)解釋,各方毫無疑問會留意福爾多工程的進度,並以此為伊朗核計畫發展方向。至於伊朗駐聯合國代表與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則未回應美聯社的報導。 事實上,早在2020年7月,伊朗動工納坦茲核設施的舉措就已為人掌握。雖然伊朗從未公開承認在福爾多有任何新的核設施工程,但早在2009年西方世界也發現德黑蘭正在福爾多大興土木。 在2015年伊朗核協議中,德黑蘭同意限制濃縮鈾,以換取各國取消經濟制裁。隨後美國總統川普以德黑蘭發展彈道飛彈計畫為由,片面退出伊朗核協議,並收緊對德黑蘭的經濟制裁。自此,伊朗逐漸擺脫協議的限制,隨著一連串事件的發生,更讓兩國陷入戰爭邊緣。 在2015年核協議中,伊朗應停止濃縮鈾提煉,而僅能發展民用核能。此外,濃縮鈾純度也限制在3.67%以內;不過,報導指出,德黑蘭正將純度提升到4.5%,日前更通過法案將提升到20%,逐漸朝核武等級的90%純度前進。甚至,伊朗也拒絕IAEA派員前往視察。 不過,報導也分析,德黑蘭通過法案並拒絕IAEA派員前往,旨在向歐洲施壓以自美國經濟制裁中解放。專家認為,因核協議的限制,伊朗實際上將核計畫限制於和平用途;隨著川普撕裂協議,只要伊朗想要,以其儲存的濃縮鈾至少可生產2枚核武。

  • 伊朗恐趁阿富汗撤軍發動攻擊 中東美軍進入戰備

    伊朗恐趁阿富汗撤軍發動攻擊 中東美軍進入戰備

    據「Politico」與「俄羅斯通訊社」10日報導,有鑒於美軍即將撤出阿富汗恐讓中東陷入權力真空,加上川普與拜登的總統交接將於2021年1月登場;五角大廈憂心兩者結合讓德黑蘭趁機唆使伊朗民兵發動襲擊,已下令中東美軍進入戰備以防攻擊。 美官員指出,特別是身處伊拉克的伊朗民兵可能發動「令人擔憂的潛在攻擊」,為五角大廈的關注重點。自伊朗發射彈道飛彈襲擊伊拉克西部阿薩德空軍基地(Ain al-Asad airbase)後,親伊朗團體沉寂近1年,最近才又重啟火箭彈攻擊。因此,伊拉克的伊朗民兵成為五角大廈研判伊朗攻擊的可能指標。 事實上,《華盛頓郵報》2日才披露美國駐伊拉克巴格達大使館,目前正撤離部分館員,似乎也證實美方的確擔憂伊朗發動攻擊。五角大廈10日更宣布2架B-52轟炸機由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得空軍基地(Barksdale Air Force Base )飛往中東,以「嚇阻區域爆發侵略」。此外,航艦尼米茲號也重返中東地區,美方還加碼來自歐洲的戰鬥機,藉由一連串舉動讓德黑蘭知道,千萬別輕舉妄動、美軍還在。 該官員補充,除前面提到的新舊任總統交替、美國自伊拉克與阿富汗撤軍外,美國在巴格達以無人機刺殺伊朗「聖城部隊」指揮官蘇雷曼尼即將滿1年,讓美方憂心伊朗可能趁此機會發動攻擊。「這些因素讓美方應加強在中東地區的防禦態勢」,不論派出B-52、尼米茲號還是來自歐洲的戰鬥機,這些行動「本質上都不帶有侵略性」,「美軍在中東地區沒有計畫攻擊行動,只有展現強大防禦態勢,嚇阻對手行動」。 針對B-52駕臨中東,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錫(Frank McKenzie)解釋,這是美國2個月內第2次進行此類任務,其目的「為彰顯美軍對此地區夥伴國家的承諾,同時也證明美軍有能力在世界任何地方快速地部署戰力。」 他強調,伊拉克與阿富汗的撤軍並不會減損美軍對伊朗攻擊的快速反應能力;甚至撤出美軍將減少敵人發動攻擊時潛在目標的數量。麥肯錫宣稱,「我們不尋求衝突;但我們必須保持態勢並致力對任何意外情事或侵略做出回應」。

  • 伊朗報紙:為報復以色列暗殺核子學家 將打擊海法

    伊朗報紙:為報復以色列暗殺核子學家 將打擊海法

    伊朗首席核子科學家莫森·法克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遭狙殺,應該是以色列特務機構「摩薩德」(Mossad)下的手。伊朗強硬報紙《世界報》(Kayhan)表示,伊朗必須發動反擊,要是確認是以色列所為,那應該以彈道飛彈等武器襲擊以色列港口城市海法。 美聯社報導,《世界報》在周日的社論表示,伊朗受此打擊不能忍耐,應該動用任何手段反擊,造成敵方城市大規模受損,以及大量人員傷亡都在所不惜。 據報導,上周五,法克里薩德在德黑蘭郊區遇伏擊,先是前導的車輛被轟炸,然後不明身分的槍手對這位科學家的座車開槍,殺死了他和身邊的護衛。 以色列特工相當可怕,在過去10年中,已殺死多名伊朗的武器研發科學家,特別是核生化武器的開發者。 法克里薩德有伊朗「歐本海默」之稱,美國情報機構和聯合國核子檢查人員認為,他對伊朗的核原料精煉技術有重要貢獻,據伊朗自己的說法,他們已經精煉相多大量的濃縮核原料,比如濃縮鈾。 《世界報》的主筆薩多拉·扎雷(Sadollah Zarei)寫了一篇建議伊朗報復以色列的文章,他表示,伊朗今年對美軍狙殺聖城旅指揮官的報復行動,不足以阻止以色列。只有讓以色列人大量死亡的復仇,才能有效威懾,他建議襲擊以色列海港城市海法。 伊朗國會在周日舉行了一次秘密會議,議題就是法克里薩德被殺的後續應變。議會發言人穆罕默德·巴格爾·加利巴夫(Mohammad Baqer Ghalibaf)說,必須讓伊朗的敵人後悔。他說:「犯此兇案的敵人必須遭到懲罰,否則他們不知後悔。」 國會議員意憤填膺,他們高呼:「美國該死!以色列該死!」

  • 伊朗展示海軍彈道飛彈 射程700公里

    伊朗展示海軍彈道飛彈 射程700公里

    據伊朗媒體報導,伊朗革命衛隊展示了他們研發的新武器,包括一種新型的海軍彈道導彈,其射程超過700公里,據說就是先前轟炸美軍駐伊拉克基地彈道飛彈的改進型。另外也展示一種新式空用多管火箭彈,可做為密接戰機的攻擊火力。 據伊朗塔斯尼姆通訊社(Tasnim)的報導,上周日,德黑蘭國家航太公園落成,並展出多款自製新武器,特這型彈道飛彈被稱為Zolfaghar Basir,是地對地飛彈Zolfaghar的海軍型,性能比伊朗其他海軍飛彈(比如 Hormuz-2)的2倍以上,Hormuz-2 的射程為300公里,於2017年3月試射成功。至於Zolfaghar Basir,目前還不知道是否完成試射。 除了彈道彈以外,伊朗也展示自製空用火箭彈法達克(Fadak Rocket),主要配備在 Su-22攻擊機上。報導稱,該型火箭仿自蘇聯製造的S-8,口徑80公釐,採用高爆抗裝甲彈頭,全重11~16公斤,射程2~4公里。 伊朗在2017年和2018年,使用陸軍型的Zolfaghar彈道飛彈,對盤据在敘利亞的IS集團發動轟炸,以報復他們的恐怖襲擊,這算是實戰記錄。 據IRNA新聞社報導,Zolfaghar在今年1月也有發揮,在美國以無人機狙殺伊朗最有人望的陸軍指揮官蘇萊曼尼之後,伊朗就用Zolfaghar飛彈,轟炸對美軍駐伊拉克基地做為報復。

  • 美將公布制裁新名單 伊朗官員嗆川普拿手戰術慘敗

    美將公布制裁新名單 伊朗官員嗆川普拿手戰術慘敗

    美國繼宣布重新對伊朗實施聯合國制裁後,馬上又出手,路透社引述一名匿名高級官員稱,美國今(21)日將對伊朗「最邪惡武器組織」祭出制裁,涵蓋對象包含涉及伊朗武器計畫的20多名人士及實體。對此,伊朗駐聯合國官員反嗆,美國總統川普拿手的「極限壓力」戰術已經慘敗。 路透社引述一名匿名美國高級官員指出,美國今日就會宣布針對超過20多名參與伊朗核子、飛彈、傳統武器計畫的人士及實體祭出制裁。 官員透露,新的行政命令將會廣泛定義傳統武器為任何可能作為軍事用途的物品,意味著可能包含伊朗為了在國際公海騷擾船隻而升級改造的快艇,另外也適用飛彈系統需要用到的傳統電路板。 官員指出,周一將受到制裁的對象都是伊朗「最邪惡的武器組織」,約十多名伊朗核子部門的高級官員、科學家與專家、為伊朗飛彈計畫添購軍事級兩用物品的採購人員,以及好幾名參與伊朗彈道飛彈計畫的高級官員。 該名官員稱,德黑蘭顯然正盡其所能重拾武器事業,他說,伊朗不斷升級核子,年底前德黑蘭可能就能獲得足夠的可裂變物質來製造核武,官員並未舉證或詳細說明,只表示是基於美國及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至今掌握到的「全部」資訊得出這項結論。 他更指出,伊朗已經和北韓在一項長程飛彈計畫上重新展開合作,合作項目包含關鍵部分的轉移,不過他拒絕透露這兩國是何時開始首度合作、何時中斷合作,以及何時重新合作。 川普政府不斷指控伊朗尋求發展核武,一系列制裁行動目的是要阻撓德黑蘭的核子計畫,不過國際原子能總署指出,伊朗只有在美國退出核子協議後,才開始大幅違反協議內容,至今鈾濃縮純度最高也只有4.5%,遠不及2015年達成協議前的20%。通常鈾濃縮純度要達到90%才會被視為武器等級,能用來製造原子彈。 針對美國今日將祭出新制裁名單,伊朗駐聯合國代表團發言人米育斯費(Alireza Miryousefi)痛斥川普政府此舉都是為了11月的總統大選,他稱美國每周都要祭出新措施,顯示川普的「極限壓力」(Maximum Pressure)策略已經悲慘失敗,稱再多的措施都不會改變這個事實。 路透指出,美國祭出新制裁等於是在警告大陸、俄羅斯及歐洲盟友,即便他們不願配合對伊朗重施聯合國制裁,國內企業卻有可能因為違反制裁受害。

  • 美宣布對伊朗重啟聯合國制裁 嗆要違規國承擔後果

    美宣布對伊朗重啟聯合國制裁 嗆要違規國承擔後果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昨(19)日宣布,美國已經重新實施對伊朗的聯合國制裁,蓬佩奧更警告聯合國其他會員國,如果不配合實施制裁,美將動用手段讓他們承受後果,要違反者負責,不過預料各國將忽視美國此舉。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蓬佩奧周六晚間宣布,美國已經重新實施對伊朗的聯合國制裁,他說除了武器禁運外,制裁措施還包含禁止德黑蘭進行鈾濃縮及相關的核武製造活動、禁止發展及彈道飛彈測試、禁止和其他國家進行核武及飛彈相關的技術交易與轉讓。 除此之外,路透社指出,預計對伊朗的武器禁運命令也將重新實施,聯合國對伊朗的武器禁運命令原本將在10月18日到期。禁運命令若重新施行,將禁止伊朗發展能夠搭載核武器的彈道飛彈,制裁違規的個人及實體,同時也將要求各國檢視往返伊朗的貨物、授權沒收違規貨物。 蓬佩奧也向聯合國會員國喊話,「美國希望所有聯合國會員國充分遵守他們的義務,執行這些措施,如果聯合國會員國未能履行實施制裁的義務,美國也將使用國內權力讓這些行為承擔後果,並且確保伊朗未能從聯合國禁止的活動中得利。」 蓬佩奧更稱,接下來幾天將公布一系列措施,加強實施聯合國制裁,並且要違反者負責。 不過CNN指出,各國已經拒絕美國片面稱能夠對伊朗重施聯合國制裁的說法,2015年,伊朗與美、中、法、英、俄羅斯、德國及歐盟簽署核協定,確立伊朗將限制核子武器發展,換取國際終止對伊朗的制裁,不過川普上任後於2018年退出該協議,預計各國將不會承認美國的重新制裁。

  • 遭伊朗誤擊的烏克蘭航班黑盒子解讀完 25秒被2枚飛彈擊落

    遭伊朗誤擊的烏克蘭航班黑盒子解讀完 25秒被2枚飛彈擊落

    今年1月,烏克蘭國際航空公司的PS752航班,波音737-800型客機,從伊朗德黑蘭起飛後不久就墜毀,機上所有176人無一生還。伊朗航空當局說,飛航紀錄器,也就是俗稱的黑盒子已解讀完畢,資料顯示,這架飛機被2枚飛彈攻擊,第1枚飛彈擊中飛機後,其實飛機還能支持,但是25秒後第2枚飛彈再次擊中飛機,使其完全解體。 BBC報導,伊朗在事故的最初幾天,否認此事與該國空防單位有關,之後更多的證據,包括手機拍攝到的影片,以及飛機殘骸有飛彈的碎片,伊朗終於承認「伊朗革命衛隊犯了災難性錯誤」。 伊朗表示,他們犯錯是與空防處境有關,前幾日,美國用無人機狙殺了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所以伊朗的空防單位一直處於高度戒備狀態,而當天的數小時前,伊朗向美國駐伊拉克的2座基地發射了彈道飛彈,空防單位很擔心美國會再有行動,看到雷達光點就沒再查證而攻擊。 在周日的記者會上,伊朗民航組織(CAOI)負責人說,第1枚飛彈擊中客機之後,客機的兩名駕駛和1名機械工程師仍在努力挽救飛機,之間的對話長達19秒。 然而25秒後,第二枚飛彈再次擊中飛機,一切就結束了。 當時的部分對話是「目前,飛機出現機械故障,飛機的輔助動力已按照指令啟動。」 第1枚飛彈爆炸後幾秒鐘,飛機2具發動機的輔助動力都有啟動了。 「飛航紀錄器只有駕駛艙的話,沒有客艙的聲音,錄音在19秒後停止了。」 後來的一份報告中說,把客機當成目標的防空部隊最近移防(因為擔心美國再次攻擊伊朗軍事陣地),然而移防後的防空部落沒有正確校準座標與相關方位,他們誤以為民用飛機的起飛點是敵對的物體。 該報告還說,倉促移防後的飛彈基地,還沒有與上層指揮中心完成通信,所以他們是在未經上級批准的情況,就自己決定向飛機開火。

  • 抗美 伊朗推出1000公里彈道飛彈 名叫烈士蘇萊曼尼

    抗美 伊朗推出1000公里彈道飛彈 名叫烈士蘇萊曼尼

    伊朗國防部長阿米爾•哈塔米(Amir Hatami)周四在電視講話中說,伊朗已研發出兩型飛彈,一種是射程達1400公里的地對地彈道飛彈,另一種是新型巡弋飛彈,最近將會公開展示。 路透社報導,哈塔米說:「新的彈道飛彈射程可達到1400公里,將命名為被烈士蘇萊曼尼(martyr Qassem Soleimani )。而巡弋飛彈射程也有1000公里,被命名叫烈士穆哈迪(martyr Abu Mahdi)。」 這兩款飛彈的名字,取自於今年1月遭美國狙殺的伊朗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與同車的伊拉克民兵指揮官穆哈迪。意思是,伊朗不會忘記這兩人的死,以茲紀念。 美國最近要求聯合國,延長對伊朗的武器禁運與經濟制裁,不過多數國家反對,已遭到駁回。

  • 影》超不爽老美!伊朗荷莫茲海峽軍演 猛轟仿製尼米茲級航母

    影》超不爽老美!伊朗荷莫茲海峽軍演 猛轟仿製尼米茲級航母

    伊朗在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與周邊舉行「偉大先知14」(Great Prophet 14)大規模軍演,而其中的重頭戲,就是轟炸仿造美國尼米茲級航母的目標。 在德黑蘭與華府緊張升高之際,伊朗國營電視播出了軍演實況,旨在威脅美國。而美方海軍則譴責,這項軍演「鹵莽而不負責」。 綜合《動力》(The Drive)網等外電28日報導,伊朗動用了各式陸、海、空武器、其中包括反艦彈道飛彈,還有搭載反艦巡弋飛彈的改裝貝爾(Bell)206型直升機。 此外,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宣稱,今年稍早發射的首枚軍用衛星「光」(Noor)從太空中拍攝了軍演的影像。同時革命衛隊說,這次演習在7月28日進入最後階段。 而伊朗公佈的衛星影像顯示,上周被拖到荷莫茲海峽內的仿造美國尼米茲級航母趟在那兒,受到伊朗「征服者」(Fateh)-110衍生型短程彈道飛彈攻擊,而這些飛彈的設成約為124-186英里(近200-300公里)。 而伊朗先前說,「征服者」(Fateh)-110已有反艦衍生型,其中包括「波斯灣」(Khalij Fars,Persian Gulf),荷莫茲(Hormuz)-1和荷莫茲-2型飛彈等。而荷莫茲-1與荷莫茲-2據說擁有反輻射能力。至於另一款衍生型,則是「光明征服者」(Fateh-Mobin),它具有能進行終端導引的紅外線尋標器,據稱還能躲避雷達。 另一方面,貝爾206輕型直升機從機身下方的發射導軌發射了改良型 「勝利-1」(Nasr-1)反艦巡弋飛彈,而它最大射程不到22英里(約35公里)。事實上,它是陸製C-704 反艦飛彈的翻版。至於這次在軍演中也發射的較大型「光」(Noor),則是陸製C-802飛彈的翻版。 不過,衛星圖像顯示,在伊朗彈雨轟炸下,雖然顯然打爛了部份假艦載機,對仿造航母甲板造成的毀損相當有限,然而,目標上方看不見彈孔,不禁令人懷疑,這些飛彈究竟有沒有擊中目標。 不過,伊朗公開的錄影顯示,至少有1枚反艦飛彈在掠過海平面後,擊中了中空的艦身。而一支隊突擊隊則從一架米(Mi)-17直升機發動模擬攻擊,並至少讓一名成員跳傘上艦。

  • 價格貴又不紅 陸飛彈好難賣

    價格貴又不紅 陸飛彈好難賣

     儘管大陸飛彈科技日新月異,技術已達世界前沿,但在外銷上卻遠輸美俄現役飛彈。陸媒指出,這是因為大陸飛彈的價格僅比美俄略為便宜,但在實戰方面次數太少,無法與美俄飛彈所累積的名聲相比。  大陸自1960年代發展飛彈以來,已向中東、巴基斯坦等國出售、部署過東風-3、東風-11(M-11)、東風-15(M-9)、東風-21等彈道飛彈,並與土耳其聯合研製過B-611型近程戰術飛彈,向伊朗賣過從紅旗-2防空飛彈基礎上研製的M-7短程彈道飛彈,並向多國出售過M-20(東風-12)地對地飛彈。  儘管有這些成績,但與美俄飛彈外銷情況相比仍然差距極大。《兵工科技》報導,這是由於大陸戰術彈道飛彈從未參加過實戰,其性能究竟如何,僅憑實物、模型、影像資料和宣傳圖冊等難以令人完全信服。  另一方面,大陸戰術彈道飛彈自2004年在珠海航展亮相至今,10年時間就換了4、5種型號,一個型號尚未被記住,未給潛在客戶留下深刻印象,就有其他型號研發出來,讓中國難以形成品牌效應。這與美國戰術彈道飛彈只有「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TACMS)一個型號,俄羅斯戰術彈道飛彈主要發展「伊斯坎德爾」形成鮮明的對照。  此外,大陸研製外銷飛彈計畫習慣留有退路,外銷失敗就由解放軍買單的習慣,也成為外銷難以拓展的一大原因。如東風-11最初研製就是用於出口,但最終卻在北京1999年國慶閱兵式上,作為第二炮兵現役裝備登場。而部分滯銷的M-20飛彈系統,最終也列裝解放軍。這兩型飛彈最後都被大量部署在大陸對台沿海地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