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佔領機場的搜尋結果,共05

  • 利比亞GNA重挫叛軍 重奪的黎波里國際機場

    利比亞GNA重挫叛軍 重奪的黎波里國際機場

    國際多數國家承認的利比亞民族協議政府(GNA)的部隊,在得到土耳其和卡達的支持後,成功從從哈夫塔爾元帥(Khalifa Haftar)的叛軍手中,奪回了的黎波里國際機場的控制權。 防衛世界(Defense World)報導,GNA軍事發言人穆罕默德‧肯努(Mohammed Kanunu)週三表示,他們發起的攻勢取得進展,奪回了距離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21英里(33公里)外的國際機場。 肯努在一份聲明中說:「機場已經完全解放。我們的部隊正在追擊敗逃的叛軍,往向卡斯爾·本·加希爾鎮(Qasr bin Ghashir)的方向追趕。 奪回機場的意義重大,因為哈夫塔爾的部隊,一直以機場為基地,集結部隊向外開展行動,並且也利用機場收運重要物資,可以說機場是哈夫塔爾部隊,在利比亞西部的最重要據點,在此之前,的黎波里一直處於3面受敵(的黎波里北面靠海)的完全不利局勢,因此取回機場,至少有機會把戰線回推,達到東西平分的狀態。GNA就表示,下一個目標就是收復西部最後一個被哈夫塔爾佔領的省份。 自2014年以來,國際機場已完全禁止民航使用,取而代之的是Mitiga軍用機場在代替民航工作。 不過,俄羅斯已經介入利比亞戰事,並且支持哈夫塔爾一方,日前被美國偵察衛星拍攝到,至少有Su-35 、Su-34、MiG-29多種戰機抵達哈夫塔爾控制區。假如俄羅斯選擇繼續支持,可能之後會發生GNA與俄國部隊的衝突。

  • 全球抗議者以香港為師 加泰獨立運動佔領機場

    全球抗議者以香港為師 加泰獨立運動佔領機場

    長期以來困擾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近來趕搭香港示威熱潮,除模仿反送中示威者戴口罩防毒面具、撐雨傘、堵塞公共運輸外,甚至公然喊出「學習香港」並模仿其佔領機場的抗議方式,導致巴賽隆納機場百餘航班取消。而此種風潮也同樣影響了英國與澳大利亞環保運動人士,讓香港的反送中在抗議策略、群眾組織聯絡與裝備上成為全球政治與社會運動競相模仿的典範。 據《新浪網》報導,已有長期歷史的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近期在許多場合公開喊出學習香港示威者的口號,並推廣香港示威者「be water」(似水無形)的戰術,戴蒙面口罩,以減少被捕的風險。在連續兩天成功佔領機場後,讓西方媒體與西班牙政府都極為驚訝香港示威運動的影響力。 報導說,不僅西班牙,英國的環保主義者也試圖學習香港示威者的戰術佔領機場,同樣在澳大利亞,也有一批環保主義者試圖模仿香港示威者採取行動。香港示威者的暴力方式有可能嫁接到西方社會廣泛存在的各種問題上,通過變異的方式逐漸引爆。加泰隆尼亞只是一個開始。 報導認為,在全球化時代,香港示威對其他國家的政治與社會運動人士形成的示範作用可能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這才是香港示威影響力的真正擴散。 美國《石英》網路雜誌近期也發表題為《香港正向全球出口其抗議技巧》的文章稱,加泰羅尼亞示威者正在模仿香港抗議方式,其中包括戴蒙面口罩、防毒面具,以及利用雨傘等掩蓋身份等等。在前往巴賽隆納機場進行抗議途中,年輕人高喊「做第二個香港」的口號。 報導稱,加泰獨立運動除學習香港示威者「似水無形」戰術外,甚至還演繹出新形式「像海嘯一樣」(as a tsunami),甚至還有一個名為「海嘯民主」的組織,鼓動群眾以香港示威方式堵塞鐵公路,並前往佔領機場。最後有數千人佔領了航站樓以及航站外的馬路,導致至少100趟航班取消。佔領過程中「海嘯民主」組織與香港一樣通過Telegram通訊應用程式分發了約130個電子登機牌,讓示威者得以進入機場,他們也與香港一樣蒙面戴口罩,認為此舉「增強了加泰羅尼亞鬥爭的國際形象」。 報導還稱,數個星期以來,加泰羅尼亞激進主義者一直在仔細研究香港示威抗議的技巧,以期學習或複製相關技巧,同時還舉辦研究香港非暴力鬥爭經驗的論壇。一個激進組織說,香港抗議活動給了他們很大的啟發,雖然兩個社會有差異,但也能從香港學到很多東西。 大陸《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其微博上發文表示,「香港暴力示威的幽靈在歐洲徘徊,西方社會裡很多擁有不滿的群體都在努力從香港示威者的經驗中獲得啟迪。美國和歐盟應該鼓勵香港的「美麗風景線」在西方一道道呈現出來,那麼好的美景如果讓香港壟斷,太不公平了。」

  • 日軍殘害兩萬中國人其實為此工程?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侵華野心已昭然若揭,國民黨政府為了抵禦日本侵略,開始在全國各地加強軍備,充分做好抗戰準備。荊門位於南京和重慶之間,戰略地位極為重要,國民黨政府決定在荊門建一座軍用機場,以加強平漢一線的空中打擊力量。 1932年春天,國民黨政府派出專家組,開始在荊門選址勘測,最後將飛機場選定在荊門城南車橋西北500公尺處。1937年秋天,掇刀石機場建設基本完工。荊門縣國民政府在機場舉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禮」,國民黨中央政府和湖北省政府要員參加了典禮,《武漢日報》對落成典禮進行了大幅報導。 1938年7月22日,日軍派出9架飛機對掇刀石機場進行轟炸,丟下10多枚炸彈,想炸毀機場和油庫,但沒有命中目標。國民黨飛機起飛升空,與日機進行空戰,日機被迫逃走。那次轟炸,機場損失雖小,但卻炸毀民房數十間,炸死耕牛40餘頭,炸死炸傷百姓20餘人。此後,日軍飛機接二連三對掇刀石機場狂轟濫炸,使機場成為一片廢墟。國軍被迫停用。 1940年6月,日軍第39師團佔領荊門,岩田、黑澤、田中等部駐紮在掇刀石及周邊地區。通過對廢棄的掇刀石機場進行勘察,日軍決定對機場進行修復擴建,使之成為「華中前線航空基地」,以對國民黨守軍進行空中打擊。 1941年4月,第39師團從掇刀石附近抓來大批民工,開始對掇刀石飛機場進行修復。日軍抓民工時,不分男女老幼,見人就抓。被抓的人多數是子陵、煙墩、團林、鹽池等地的,也有石牌、冷水鋪和其他地方。據不完全統計,在修機場期間,先後抓走做勞工的有24000餘人。這些勞工,不分白天黑夜,天天在機場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稍有不慎就會被一槍打死。 1941年11月,機場初期修復工程完畢。這次修復,除修復了被炸毀的跑道和機場之外,又新建了20多個飛機庫。每座飛機庫週邊的三面,都修築了一人多高的「土圍子」,外面佈滿了電網,以加強對核心部門的防範保護。此外,還新建了指揮、防空、警戒和倉庫等設施。掇刀石機場修復後,平時可停放飛機3-5架,最多達到30架。 在日軍佔領、修復和擴建掇刀石飛機場期間,掇刀共有5500人被奴役或殘害、殘殺致死。其中凍、餓、累、病致死1798人,機槍掃射和步槍射殺620人,飛機轟炸致死20人,抽血致死20人,刺刀刺死13人,活埋、凌遲、火燒、五馬分屍、灌水、奸殺、狗咬、滾碾、水嗆、竹竿刺、鐵鐐環倒挎、木梆打等致死29人。另外,包括日軍投放毒氣彈,染毒致死1000人,逃難在外、凍、餓、病死2000人。 日軍佔領、修復和擴建掇刀石飛機場,不僅殘害數千百姓,還造成了嚴重財產損失。按1946年法幣的物價水準計算,直接損失達129.51638億元(折合現行人民幣8億元),其中毀壞私房900棟(戶),公房100棟,損失耕牛140頭,損失農具4000件,損失土布600000尺,損失棉花1500擔,損失樹木、竹材4000立方。同時,掇刀大量文物古跡遭到破壞。其中,六百公尺長的荊襄古道遺跡被毀,古道青石板被全部撬走,用於飛機場跑道基石。掇刀關帝廟被炸,千年古刹在日軍炮火中變成一片廢墟。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俄軍連夜佔領烏國軍機場外圍

    俄軍連夜佔領烏國軍機場外圍

    烏克蘭臨時政府內政部長阿瓦科夫表示,俄羅斯海軍連夜封鎖克里米亞西南方的塞瓦斯托波機場,其為民軍兩用機場,鄰近俄羅斯黑海艦隊駐在的塞凡堡港。 阿瓦科夫說,機場外圍被俄羅斯軍隊佔領,但烏克蘭軍隊和航空警察仍在機場內。他並指控俄羅斯,此舉形同侵略佔領,破壞國際協議和規範。 據稱遭罷黜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已於27日逃至俄羅斯,並將舉行記者會,堅稱自己仍是烏克蘭的合法總統。

  • 克里米亞機場遭佔 烏國控俄軍侵略

    克里米亞機場遭佔 烏國控俄軍侵略

    烏克蘭臨時政府內政部長阿瓦科夫28日表示,俄羅斯軍方封鎖克里米亞國際機場,並形容此舉是「軍事侵略佔領」。克里米亞國際機場稍早遭到不明武裝分子佔領。 據悉,武裝分子佔領機場時,並未發生衝突,或造成傷亡,機場也正常運作。俄羅斯向烏克蘭租用克里米亞的塞凡堡港口,作為黑海鑑隊的主要基地。 俄羅斯國防部1名發言人無權回應此事,俄國外交部亦拒絕做出評論。克里米亞政府及國會大樓27日才遭親俄羅斯的武裝分子佔領。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