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何鴻棋的搜尋結果,共06

  • 音樂灌注力量 「原來我是有用的」 身障小菩薩 不再垂泣牆角

     每周團練的時刻,就是最開心的時刻。創團元老周慧淑罹患小兒麻痺,從孤僻到現在願意跟人群接觸,「我來這個團發現了一件事,原來自己是有用的。」 \n 周慧淑是極光打擊樂團的大姊姊,進團前她因為自己不良於行,非常自卑,「知道有這樣一個團成立的時候,我想想我也只是會一點鋼琴,但我還是來了。」周慧淑表示,團員們各有各的辛酸,但每當聚在一起練習、感受音樂的力量,「心裡的結,好像就慢慢打開了,我豁然開朗,彷彿回到了家!」歷經多年,周慧淑再也不是那個昔日把自己鎖在牆角,垂淚哭泣的小女孩。 \n 另一位團員張凱祥則是多重障別,小臉症、聽障加上弱視,隨之併發而來的還有呼吸中止症以及嗜睡症;因為沒有下顎骨支撐,凱祥一個便當得吃上一個半鐘頭;因為嗜睡症,他一上公車就不由自主睡著,常坐到底站又被司機載回來。這樣的孩子,父母親不曾放棄,「極光」也是。 \n 「他的樂譜被放到最大,因為看不見。」何鴻棋說,凱祥生性溫和,來練團總是非常開心,但從小學升上國中後,他來練團就常常悶悶不樂,「我才知道他在學校被霸凌,家長找過學校導師與輔導室主任,但因為沒有直接證據,無法獲得有效的解決。」 \n 何鴻棋說,學校有些課必須跟正常孩子一起上,特殊教育課程再回特教班上,但不是每個孩子都能理解這些「人間小菩薩」。 \n 一次演出的機會,何鴻棋刻意選張凱祥就讀的國中,帶著極光打擊樂團到他們學校去表演給全校看,「我特別介紹凱祥,這就是你們學校的學生,卻是極光不可或缺的成員,他的表現那麼精采,是學校之光。」 \n 表演後,全校掌聲不絕於耳,「以前欺負他的人,都變成保護他的人。我不認為是我改變了他的人生,是他自己創造了自己的人生。」何鴻棋激動的說。

  • 何鴻棋指揮棒下 生命極光顫動

    何鴻棋指揮棒下 生命極光顫動

     由自閉症、弱智、小兒麻痺、小臉症等多重障別所組成的混障打擊樂團極光打擊樂團,成軍邁入第11年,12月10日將首度踏上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創立者也是指揮的朱宗慶打擊樂團副團長何鴻棋說,「我從未想過有一天他們可以站上國家音樂廳,他們的努力,提醒我們生命的價值。」 \n 應國家兩廳院之邀,極光打擊樂團將參與「電影主題曲音樂會-現正上映」,與盲人鋼琴家黃裕翔、微笑盲人樂手張林峰等同台演出。 \n 來自放牛班的老師 \n 原本是一周練習一次的進度,早已密集加練,小公寓傳出了生意盎然的《女人香》、《淚光閃閃》,再加上最後用手語與馬林巴琴共同演出的《奉獻》,沒有一顆音符不讓人動容。 \n 「從他們身上,我知道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練不起來,理由無他,只是懶而已。」何鴻棋從小就是放牛班學生,國中遇到好老師前立委翁金珠,帶他去跟剛從維也納學成返國的朱宗慶學打擊樂,天賦出色,考上國立藝專擊樂組榜首,後成為朱宗慶打擊樂團創團團員之一,至今依舊活躍舞台。 \n 音樂引領走出心牢 \n 2005年11月,極光打擊樂團成立,何鴻棋說,「我想當時如果想透該如何做,我可能會不敢做;但也因當初沒有想透,這些年來愈做愈清楚,愈做愈踏實。」 \n 去年父親過世,何鴻棋經歷前所未有的低潮,「父親臨終前叮嚀過我,要多做對社會有益的事情。」何鴻棋說,父親是虔誠的佛教徒,「他希望我能夠付出就盡量付出,我現在的能力,只能幫助極光打擊樂團50個家庭走出心牢,重新社交,用音樂參與社會,但我心裡知道,我在他們的音樂中學到了自在,學到包容,我學到更多。」 \n 樂團開銷全靠募款 \n 台上的何鴻棋仍是永遠的「節奏之神」,但帶著極光打擊樂團的何鴻棋,卻是個嚴格的孩子王。在朱團30年,「我自己是被朱宗慶老師感召,一路有今天的成就,要謝謝朱老師不曾放棄我,我也不會放棄極光打擊樂團。」 \n 「極光打擊樂團樂器、開銷等等都是募款而來,我很感謝我太太,她跟我一起投入極光,她也把我兩個孩子教得非常好,兒子念商,女兒學打擊樂非常出色,這是我給她的嫁妝。」何鴻棋說,「歡喜做甘願受,這是我要的人生。」

  • 朱團夏令營 勁爆鑼鼓開打

    朱團夏令營 勁爆鑼鼓開打

     鑼鼓不僅僅是樂器,自古以來它與迎神祭儀、民俗喜慶、戰爭降敵關係更是密不可分,現則發展成深具華人特色的藝術演出型態。由朱宗慶打擊樂團主辦的台北國際打擊樂夏令研習營,除了以馬林巴琴、擊樂合奏等為研習主題,今年開設睽違9年的「勁爆鑼鼓」課程,讓東方鑼鼓文化透過口傳親授方式,紮根下一代。 \n 第15屆台北國際打擊樂夏令營昨天在北藝大舉行開幕式,展開8天課程。擔任營主任的朱宗慶表示,為了讓一流演奏家與台灣打擊樂學子有機會交流,自1999年創辦台北國際打擊樂夏令研習營至今,已經進入第15屆,「希望透過細膩的安排,讓年輕學子們用藝術放暑假。」 \n 今年夏令營師資橫跨東西,包括以雙手持6支琴槌演奏的先驅之一凱‧史坦斯加與木琴演奏家大茂繪理子;另外還有首度來台擔任老師的拉丁爵士樂團Sensemaya爵士鼓演奏家彼特‧史威尼與擅長傳統鼓樂與世界打擊樂研究的何鴻棋。 \n 從研究所就開始研究傳統的醒獅鼓,何鴻棋編創的《鑼鼓慶》就以傳統的醒獅鑼鼓為經緯,加入西洋的節奏,藉由演奏與肢體的結合展現傳統技藝,深獲好評。 \n 這次開設「勁爆鑼鼓」課程,何鴻棋表示,「唯有了解自己傳統文化的特色,才能在世界擊樂舞台上展現自己。」 \n 研習營今年還規畫極限街舞、偶劇、即興劇、行進樂旗與花式跳繩等課程,邀請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黑角舞團、勇氣即興劇團、身聲劇場、建中樂旗隊等開啟學子視野,培養跨界思維。

  • 寶抱鼓樂團 鼓舞部落孩子

    寶抱鼓樂團 鼓舞部落孩子

     用一顆鼓,給原住民孩子希望。來自台東比西里岸的寶抱(PAW-PAW)鼓樂團,由部落的孩子組成,每兩周由朱宗慶打擊樂團副團長何鴻棋義務到台東教學。成軍5年,終於媳婦熬成婆,今年應台灣國際打擊樂節之邀擔任嘉賓,為打擊樂節揭幕。從不會打鼓到現在又打又跳、站上專業舞台,代團長林筑涵表示非常興奮,「這是我們第一個大目標的達成。」 \n 樂團所有樂器都由團員自製,利用比西里岸海邊廢棄的定置漁網浮筒做鼓,下半部則以漂流木做雕刻圖騰,原來只是希望孩子們能有生活重心,沒想到不但讓部落的孩子們有機會表現自己,也讓部落有了亮點,現在已經成為文化觀光必到之地,族人還可以製造樂器、漂流木藝術維生。 \n 成團5年,何鴻棋就教了4年,見這群孩子節奏感就藏在他們身體當中,「我就把以前朱宗慶老師教我的那一套,再傳出去。」 \n 朱宗慶說:「何鴻棋是從垃圾堆中撿回來的。」何鴻棋國中是個問題學生,成績爛、打架猛,只有在上音樂課時,何鴻棋變成另一個人。朱宗慶不曾放棄,給他機會,一個問題學生,現在成了舞台上的風雲人物。 \n 「我自己就是放牛班的。」何鴻棋說,這些孩子從網咖被叫回來打鼓,「他們第一次敲給我看時,嘴裡還嚼著檳榔。」何鴻棋說,現在他們演出有獎學金,排練有晚餐,還有老師會義務補習,「因為鼓,這些部落的孩子,有了餵養人生的釣竿。」 \n 5月26日在國家音樂廳,樂團將演出包括融合唱、跳的《戰鼓》;由原住民古調加上擊樂改寫的《馬蘭姑娘》、《勇士舞》以及《三仙台之浪》。 \n 何鴻棋說,這幾年往返台東台北,三仙台的浪,早晚甚至凌晨都不同,團員們用鼓模擬浪打在消波塊的聲音,讓鼓的音色更豐富。」 \n 台灣國際打擊樂節將於5月26日至6月1日在北、中、南、東四地10個縣市展開,其他台灣團隊還包括朱宗慶打擊樂團、十方樂集以及薪傳打擊樂團。

  • 新故鄉願景-極光打擊樂團敲出感動人生

    新故鄉願景-極光打擊樂團敲出感動人生

     舞台上木琴、鐵琴叮叮咚咚流瀉出輕快的音符,大鼓小鼓和其他敲擊樂器交織,隨著《旋轉木馬》、《拉丁舞曲》一首又一首樂音奔馳,令人忍不住跟著敲敲打打的節奏旋律擺動,很難想像,台上為觀眾帶來撼動人心、視覺聽覺盛宴的,竟然是一群有多重身心障礙的朋友。 \n 在新北市中和區永安捷運站旁的一棟民宅,正是這群身心障礙朋友平日練習打擊樂的基地,即使屋子裡已裝上厚厚的隔音設備,每周兩天的練習,激昂的打擊樂聲,還是會震撼左鄰右舍,所幸鄰居們都相當支持體諒,因為他們是全國獨一無二的「混障(混合障礙)」極光打擊樂團! \n 目前擔任朱宗慶打擊樂團副團長的何鴻棋,十年前開始招收各種不同障礙的大小朋友,組成「極光打擊樂團」,並提供中和的住宅讓團員們練習,在本報與環宇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三六八鄉鎮市區第二哩路」專訪中,他號召社會大眾一起關懷身心障礙弱勢朋友,透過熱力四射的打擊樂,幫助更多孩子和家長找回生命尊嚴和熱情。 \n 電台主持人、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李偉文表示,荒野也有一個特殊團隊在幫助身心障礙孩子接觸大自然,但困難度很高,如何讓不同障礙的孩子一起學打擊樂器,還上台表演合奏,這絕對是超高難度的挑戰。 \n 為什麼想成立這樣的樂團?何鴻棋說是「無心插柳」,十幾年前他開始到民間社團指導身心障礙兒童,用打擊樂帶動遊戲,原本打算在台北市招收四十五個身心障礙兒童舉辦三天夏令營,結果報名大爆滿來了一百八十五人,沒有特教背景的他,動員一、廿人支援,依不同障別分班指導,他一個人帶五十個過動、自閉兒,別人都笑他是小孩開大車、不知死活。 \n 夏令營最後一天舉辦成果發表會,完全沒有打擊樂基礎的孩子們在台上打得有模有樣,快樂得不得了,在台下觀賞的家長們難以置信,眼睛幾乎都哭紅了,一個媽媽哽咽告訴何鴻棋:她孩子有過動症,平常連十秒都坐不住,你竟然可以讓他坐在椅子上五十分鐘! \n 怎麼可能才短短三天就玩出「不一樣的東西」?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何鴻棋說,他非常震撼,也被這些人感動到,「原來打擊樂可以這樣做!」 \n 「或許是老天爺要我做這個事」,何鴻棋開始研究不同障別的孩子,也由一場臨時夏令營活動,慢慢演變組成常態性的打擊樂團體,讓領有身心障礙手冊、有音樂興趣專長或才藝的人加入,在大家期待下,「混障(混合障礙)打擊樂團」終於成立了。 \n 已為人父的何鴻棋特別不捨身心障礙兒父母的辛苦,樂團中一對自閉症雙胞胎兄弟,媽媽心力交瘁,原本打算學會開車後,把他們載到海底全家一起淹死,加入樂團後,兩兄弟在打擊樂中找到自信,快樂活出自己,家庭氣氛也變歡樂了。 \n 何鴻棋說,成立極光是希望透過打擊樂,讓身心障礙小孩和父母勇敢走出來,這些孩子經過訓練,知道指令、學會聽話,也學到團隊精神。每次看到團員認真的練習演出,他就很感動:「連身心障礙的孩子都能做到,我們一般人好手好腳為什麼做不到?」這也成了支持何鴻棋繼續推廣混障打擊樂的動力。 \n 除了極光固定的團員,何鴻棋也把觸角延伸到板橋四三五藝文特區,在當時的板橋市長江惠貞力挺下,進駐特區開班招收訓練身障孩童,在老師、家長與學員共同經營下,終於開花結果培養出「極光二團」,讓許多家有身障兒的家庭走出陰霾。 \n 不過,要牽引弱勢孩子迎向希望之門,卻是一條艱辛而漫長的路。極光並沒有任何政府或團體的支援,團員練習使用的樂器、演出經費,全靠何鴻棋一點一滴自籌或向外界募集,除了北部定點,他也希望擴展到北、中、南、東等地為身心障孩子辦短期體驗營,讓更多人接觸到打擊樂。 \n 「用心最美,但用心是要付出行動的」,何鴻棋期待民眾發揮愛心,一起關心鼓勵弱勢族群,用音樂為身心障礙朋友開啟心靈之窗。 \n (策畫:張瑞昌、張翠芬)

  • 人物側記-朱宗慶看他:從垃圾堆撿回的珍寶

    人物側記-朱宗慶看他:從垃圾堆撿回的珍寶

     一個從小被罵「撿角(沒出息)」,讀放牛班的問題學生,竟然成為音樂碩士,變身為舞台上發光發熱的風雲人物,還帶領一群身心障礙者組成打擊樂團,活出自信也激勵人心,這樣一號傳奇人物就是,朱宗慶打擊樂團副團長何鴻棋。 \n 長得黑黑壯壯、擅長拉丁樂器演奏的何鴻棋,曾被朱宗慶形容是「從垃圾堆中撿回來的珍寶」。從小不愛念書的他由阿公阿嬤帶大,小學成績幾乎都吊車尾,因功課不好老是被罵「撿角」,遂自暴自棄,打架、翹課樣樣來。 \n 由於父親教流行音樂,何鴻棋從小也學一手好琴藝,國中一年級因家裡被倒會,他開始到處打工賺錢,當康樂隊、做工地秀,到擔任那卡西伴奏走唱,小小年紀就看盡人世間冷暖。 \n 邊打工邊讀書,當然無法兼顧功課,國中一間換一間,後來轉學到新北市漳和國中,何鴻棋形容他是讀「全校最爛的班」,同學個個都是牛鬼蛇神,上課全都趴著睡覺,老師也不敢管,直到三年級碰到當時擔任音樂老師的前立委翁金珠,扭轉了他的一生。當時,翁金珠問班上誰會樂器?有那卡西走唱經驗的何鴻棋鼓足勇氣舉手,但他不會看譜只會彈流行歌,老師鼓勵他試試,音樂課破天荒揚起〈舞女〉、〈惜別的海岸〉等流行樂,原以為何鴻棋只會打架的同學,從此對他刮目相看,他還擔任指揮,帶全班參加合唱比賽,拿全校第二名。 \n 「很多事情似乎冥冥中安排好了。」何鴻棋說,翁金珠鼓勵他報考國立藝專音樂科,而藝專那年新成立打擊組,距離考試只剩一個月,他由翁金珠引薦,拜剛從維也納回國的朱宗慶為師,僅上了四次課就上陣應考,當時打擊組只有他一人報名,又未設錄取最低標,他終於上榜成為藝專第一位主修打擊樂的學生。 \n 從打架到打鼓,投入打擊樂卅年的何鴻棋,在音樂中找到向上躍升的力量,現在,他也要把這股力量傳播出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