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佛國寺的搜尋結果,共04

  • 嵩陽書院尋古柏 下

    嵩陽書院尋古柏 下

     隔天清晨,離開登封市,直奔洛陽白馬寺,去聽僧人早課的梵音誦經,也腳步輕盈地閒走院內。大唐時期,稱洛陽為「東都」,而洛陽古城即在北魏時期已經有「佛國」之名。到了隋唐年代,洛陽高僧輩出,緇服接踵。白馬寺,則是中國境內佛寺的第一座,建於東漢的永平年間,是佛教傳入中土後的首建佛寺,距今已超過1950年了。 \n 從白馬寺往龍門石窟前去,車子經過一條兩側美麗的梧桐樹大道,有「三十里長街」之譽,高聳蒼鬱樹冠覆蓋街道,我貪婪地觀賞綠色隧道的夏蔭,也恣意享受地面斑駁的樹影。車子繼續往南郊前去,在城南十二公里處有南北向的「伊水」,這裡在歷史上一直是洛陽的天然門戶,伊水兩岸有東西兩山,龍門山和香山,形成天然門闕,因此古稱「伊闕」。 \n 西山崖壁上,那裡就是著名的「龍門石窟」。我順著參觀路線,探索龍門石窟神奇的宗教藝術作品,親炙這些約是北魏到北宋四百年間,陸續開鑿的石窟佛像。我也在河流西岸閒步,臨近伊水岸邊婆娑的楊柳下,遠眺水聲緩緩的對岸翠綠東山,總忍不住舉起相機,長鏡頭對準焦距,拍攝巍巍壯觀重檐飛閣的香山寺建築群,依著山勢重重疊疊…。 \n 我的旅行計劃:今晚夜住東山的琵琶峰「洛陽東山賓館」,明天早上輕鬆走訪「香山寺」--白居易在此養老的山寺。他說:「洛都四鄰,山水之勝,龍門首焉。龍門十寺,觀遊之勝,香山首焉。」大和六年(832),秋天,六十一歲的白居易夜宿剛剛修繕完畢的「香山寺」,這是他初次在此過夜,吟有〈初入香山院對月〉。白居易對著皎潔的月光說,以後這裡就是「我的家」,你知不知道? \n 老住香山初到夜,秋逢白月正圓時。 \n 從今便是家山月,試問清光知不知。 \n 原本傾頹的香山寺,因為白居易捐了六、七萬貫的財物,所以有了修繕之資。這個錢,是有故事的,原來與白居易交友最篤善的元稹,於大和五年(831),病逝武昌。臨終留下遺言,希望白居易為自己撰寫墓誌。元稹死後,家人攜來大筆財物來洛陽拜見白居易。摯友早逝,白居易悲痛萬分,他對元家人說:「文不當辭。」墓誌我一定寫!可是「贄不當納」,潤筆費絕對不收,白居易推辭再三,拒絕收下這筆龐大的酬勞,元家堅持當給,雙方尷尬僵持。最後,白居易決定將這筆財物轉贈香山寺修繕之用,成就一樁佛家善事,三贏。於是這座北魏古寺得以重修,工程由河南尹白居易啟動,加上其他官員也來協助,終於重現皇家大寺的風采。 \n 大和七年(833)春天,白居易任河南尹已經滿三年,自覺身體衰弱潦倒,「欲去公門返野扉,預思泉竹已依依」,他決定辭去府職。四月卸下河南尹,但是朝廷再授他太子賓客分司東都,這是「國老的榮譽職」。從此,白居易真正退休了,在洛陽的晚年歲月,香山寺成了第二個家,自言「香山閑宿一千夜」。 \n 閒散自在的白居易,他常常搭乘一小船,從洛陽城建春門出發,沿著伊水,逆流抵達龍門與香山,不是小遊而已,而是長住這裡。 \n 「熱愛」一詞,可以精準地形容白居易對香山寺的態度。他自號「香山先生」,有關香山寺詩文,白居易前後寫了二十多首,其中〈香山寺二絕〉,說到他把喜飲的家釀與常讀的書籍,一半都搬到了香山寺,還說了下輩子投胎,要來香山寺當「山僧」與白雲山泉為伴: \n 空山寂靜老夫閒,伴鳥隨雲往復還。 \n 家醞滿瓶書滿架,半移生計入香山。 \n 愛風巖上攀松蓋,戀月潭邊坐石棱。 \n 且共雲泉結緣境,他生當作此山僧。 \n (文字摘自王浩一《哲學樹之旅:漫漫走過千年之路》,有鹿文化出版)

  • 台灣人看大陸》遊天竺探靈隱禪蹤

    台灣人看大陸》遊天竺探靈隱禪蹤

    東晉咸和元年(326),梵僧慧理獨具隻眼,以「佛在世日,多為仙靈所隱。」創立靈隱寺,進而開闢其他寺院(即今之靈隱景區)。《茶經》載:「天竺、靈隱二寺產茶。」一千多年前,茶神陸羽已在附近四處找茶;白居易當杭州刺史,經常上韜光寺找禪師論道;蘇東坡兩任杭州,慣走麥嶺,經茅家埠到靈隱。到杭州不進靈隱,有如入寶山空手回。 \n寺前的飛來峰,一大片不知從何處飛來的石灰岩奇景,與環繞天竺六寺的山跟水,所建構起的「東南佛國」,本世紀初的新西湖十景名單上,「靈隱禪蹤」終於榜上有名。 \n何謂「禪」?各人感受不同,對我而言,就是忍不住想一再體會,有如電光石火般的感覺,位於飛來峰頂的蓮花峰,峰下的「三生石」,是最佳滌心之所。 \n \n飛來峰頂看大石 \n到靈隱的遊客,大都會先瞻仰有如「靈鷲飛來」的綿延石壁上,所雕鑿出的漢式、藏式佛教造像,之後再選擇進靈隱寺或永福禪寺燒香,眼尖腿利的年輕人,十之一二才會直上飛來峰頂探險。 \n我在啃《古文觀止》的十五二十時,對袁宏道的〈西湖雜記〉特別有印象,袁宏道與一幫「湖山好友」,前後五次由飛來峰上蓮花峰,「每遇一石,無不發狂大叫。」我常想:到底是什麼樣的石頭會讓斯文忘形?明代的男人都是「石癡」嗎? \n九年前第一次到飛來峰,看到青林洞與龍泓洞的石頭,我的興奮不下袁宏道,特別是青林洞的「濟公禪床」,換成睡慣繩子的小龍女,恐怕也要跌下來,因為一翻身就碰壁。蘇軾:「溪山處處皆可廬,最愛靈隱飛來孤。」想在這塊石板上「試睡」的,應該代不乏人。 \n每次到靈隱,為避免跟爆量人潮摩肩接踵,我大都從洞旁小路上峰頂,再踩過冷泉溪的石頭抵寺門,遊峰頂的另一目的,就是要看袁中郎所描寫,怪如「神呼鬼立」,怒如「渴虎奔猊」的大石。 \n飛來峰海拔約170米,峰頂上的石頭多為油藤覆蓋,近年來隨著人潮增多,園方有定期整理,石頭也漸露原形,我在怪石旁邊經常胡思亂想的,不是猜石頭的「神鬼」造型,而是假日上峰頂的,年復一年,女生都比男生多。 \n \n蓮花峰頂難立足 \n第一次由飛來峰上蓮花峰,油藤擋道,峰頂滿是落葉覆蓋,看不出「蓮花」全貌,只能望而興嘆,隨著管理改善,近年來我每到必登。台中「谷關七雄」的老四--波津加山,山友們慣用台語諧音「坡很陡」來形容,半山聽到熊叫固然害怕,2K附近的亂石再多,坡度再怎麼陡,都還有個落腳點。蓮花峰上的「蓮瓣」,不只過於密集,還尖銳異常,很難選擇下腳處,好不容易找了個縫隙,都要一再考慮會不會「一失足成千古恨」。 \n站在約六尺見方,有如地湧金蓮的峰頂,最遠可以看到上天竺(法喜寺)的寺界,綠林中的黑瓦黃牆,讓人塵心頓歇的大好風光,偶爾從北高峰傳來靈順寺(財神廟)的鐘聲,小腿夠力平衡夠好時,我會站久一點,可惜歲月催人,一年不如一年。 \n藥山惟嚴禪師法偈:「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當下能否看住「念頭」,真的是性命攸關!四百多年前,以袁中郎為首的一幫漢子,站在蓮花峰頂,諒他們也不敢亂叫,因為會失去平衡皮破骨折。 \n \n有情人訪三生石 \n蓮花峰旁有條小路,可以直通三生石,現已被鐵網隔開。數塊高低不一,四處錯落的石頭,旁邊有個香林茶室,緊臨著三生堂,故事的發生地,全都隸屬於杭州唯一的尼寺--三天竺法鏡寺。 \n晚唐袁郊《甘澤謠‧圓觀》,記李源與圓觀法師結伴入蜀,李源堅持走水路,遇見懷胎三年的孕婦,圓觀言孕婦乃其「託身之所」,已逃無可逃,三日後出生,與李源一笑為信,且約定十二年後的中秋夜,杭州天竺寺外相見。 \n唐代男人的友情,大都是惺惺惜惺惺,杜甫跟李白:「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裴迪描寫與王維隱居的竹里館:「出入唯山鳥,幽深無世人。」圓觀跟李源同在洛陽惠林寺(李源舊宅),幾十年的「忘言交」,因為一段旅程,面對著被動轉世為牧童的圓觀,李源已是「無由敘話」。 \n牧童讚許李源是「信士」,念道:「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常存。」故事的背景在中唐,到宋代,蘇東坡把圓觀誤記為圓澤;到明代,愛編故事的馮夢龍,直接把牧童寫成「夭折」,對於懷抱著「詩跟遠方」的現代人,三生石的故事及結局,全都太「匪夷所思」了! \n人世間最遙遠的距離,袁郊以佛家的「循環」(輪迴)做注解,我在茶室喝茶,透過玻璃望著距離約十步的三生石,經常心生疑情:前世的「忘言交」,為何不能試著當今生的「忘年交」? \n \n當小黑成了老黑 \n法鏡寺前面有條小溪,在唐代如果叫葛洪川,三生石故事的可信度就高了!茶室經理小宋教我如何泡茶,對我的問題無法回答,三生堂沒有藝文活動時,一得空就眉飛色舞的跟我說起小黑。 \n在三生石附近閒逛的兩隻狗,住持師父一併收養,一隻不耐吃素選擇離開,保安替小黑在三生堂旁邊弄了間「雅房」,小黑便開始牠的職業生涯,晚上多虧牠盡心盡力,一見黑影就使勁猛叫。從三生石到法鏡寺,有一段路曲曲折折,鋪設約百級石階,小宋說:「每天上班剛走上來,就看到小黑蹲在一旁迎接;下班要離開,牠會陪我走完石階再回來。」 \n我想到台中四號步道,吃「百家飯」的小花,經常陪著許多山友,走一段下山路再折返山頂,情義相挺,一如舊識。小宋說:「對小黑說阿彌陀佛,牠會搖尾巴。」我直呼其名兼念佛號,屢試不爽,想來牠的八識田中,並不全都是草。 \n看著小黑變成老黑,陪牠晒太陽時,我常想:還在等那個沒有佛緣的朋友嗎?萬一人家「歸來仍是少年」,可認得出來?再見時肯定是記得的,不論今生還是來世。 \n(朱言紫/台中市) \n

  • 韓國風味全保留 穿越慶州千年古都

    購物美食,其實南韓比你想得有深度,慶州是韓國新羅王朝的首都,全區都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就連加油站的屋頂都保留韓屋風格。 \n 時尚的彩妝、風靡全亞洲的韓星、辣得剛剛好的泡菜鍋,這是許多人認識的韓國,不過,如果你以為韓國只有購物、追星和美食那可就大錯特錯,其實韓國比你想得更有深度。 \n 慶州曾是韓國新羅王朝的首都,政權長達992年,隨著時光流轉至今,卻仍保有許多遺跡,和現代的建築文化碰撞古今交融的氛圍,就連加油站都保留韓屋風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將慶州全區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n 由於慶州遺跡散步城內各地,這個城市也被稱作沒有屋頂的博物館,從釜山到慶州的路上,沿途的風景從繁華變得樸實,當車子轉進慶州市區,路旁一株株的王櫻花開得正盛,搭配兩旁低矮的韓屋,讓人有種穿越時空的錯覺。 \n 佛國寺是慶州最著名的景點,位在吐含山的山腰,佛國寺是新羅佛教的文化的核心,是新羅法興王依照母親的意思,為百姓平安和國家安定所建。 \n 新羅景德王後來又重新翻修,可惜在壬辰倭亂時被毀,後來修復並收藏7件國寶才成為現在的佛國寺,也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 \n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就算不是虔誠佛教徒,來到佛國寺前,不妨買塊屋瓦許願,佛國寺的屋頂一直以來都會定期更新,也開放讓遊客買屋瓦許願,讓人想起台灣人熟悉的安太歲、捐錢建廟等習俗。 \n 想體驗新羅的傳統文化和美食,千萬不能錯過慶州的校村,村里的崔氏古宅被列為韓國民如文化財,相傳崔氏家族從17世紀到20世紀中期都居住在慶州,12代子孫都恪守做官不高過進士、累財不超過萬石的家訓,深受美譽。 \n 崔氏古宅目前已經轉型為觀光體驗場所,旅客造訪時可體驗玻璃工房、陶藝、縫紉和茶道禮節,古色古香的風味不輸日本京都。 \n 在戰亂的時代,人民總免不了過苦日子,當造訪慶州的月亮村時,宛如走進大時代場景,茅屋、雜貨店、老舊的電影院,讓許多40、50年代的人回憶起小時候的生活,就算是老一輩的台灣遊客也會有深深的感觸。 \n 除了日本伊豆半島,南韓慶州也有泰迪熊博物館,穿著新羅的軍服威風凜凜的站在門口站衛兵,其他國家的泰迪熊博物館相比起來別有一番趣味,適合親子一起造訪,用另一種不失現代感的方式認識慶州古都。1050612 \n

  • 城市巡禮-普度寺北海佛國

    城市巡禮-普度寺北海佛國

     北海普度寺建於城市西端冠頭嶺國家森林公園南側,面向北部灣,不僅可遠眺海灣,且距離市中心僅6公里,是建設清淨叢林,海天佛國的理想之地。寺廟除了天王殿、大雄寶殿、觀音殿外,鼓樓內掛直徑長達3公尺的大鼓,鐘樓吊重達3噸的銅鐘,每日敲鐘擊鼓時,數里之外都能聽到,是當地人的信仰中心。 \n 寺院建築面積7800平方公尺,可容常住僧人約200人,居士信眾萬人左右。北海是中國古代「海上絲綢之路」始發港之一,根據古城合浦出土的漢代文物中有佛像、佛珠、西域僧人陶俑等史料證明,北海曾有印度佛教前來弘法。 \n 普度寺建築高大巍峨 \n 普度寺主體建築是依山而上,高大巍峨,飛檐拱壁,香火鼎盛。在遵循禪宗「伽藍七堂」制度下,以漢唐氣魄宏偉,嚴整開朗、莊重大方、色調簡潔明快、屋頂舒展平遠,門窗樸實無華為主格調設計,且融入冠頭嶺的山、水、林與北部灣的海與風自然環境之中。 \n 早在西漢時期,合浦就是郡治所在地,是有史料記載的最早的重要商埠之一。據《漢書.地理志》:最早海上絲綢之路從合浦可達現今蘇門答臘、緬甸。博物館除了展出各種隨葬品的三層主展廳外,還在原址展出了兩座保留完好的大型磚室漢墓,讓人可一覽無遺觀看漢代的墓葬建築之美。 \n 墓大多是用陶土燒製的條磚砌成,造型奇特。一個是中間比較大的圓形,兩旁是比較小的圓體的墓。另一個是夫妻合葬漢墓,中間都有通道相接。據專家研究發現墓穴不僅構造複雜,且布局十分講究,最重要的是有極強的抗壓與抗震功能。 \n 根據當地的習性,前往觀墓的民眾都會丟一點錢,意在祈福,也有人說是到人墓前不好意思空手,所以丟一點錢聊表心意。此一習俗顯示了當地人的敦厚與好禮。 \n 北海老街珠民交易點 \n 除了博物館,北海老街原本是聚集在海邊的蛋家人與下海採珠的珠民交易點,從幾個小販到有店家最後形成街道。1876年中英煙台條例北海成為對外通商口岸,英法意德等國紛派領事駐進。洋人不約而同屬意於老街,紛設領事館、教堂、醫院、商店。老街建築有著各國的風情,多為二樓或三樓建築物,為了散熱避暑屋內多有天井,讓穿堂風吹走熱氣。幾乎家家戶戶都有騎樓,遮風擋雨又可躲避烈日,牆面有各種浮雕或花紋。如今年代久遠,大多斑駁,既添古意也增蒼涼。竟成為畫家最佳寫生與婚紗拍照之處。街上教堂、藥堂、洋雜百貨店、古董字畫店、山貨海味店、咖啡店、俄羅斯貨器專賣店等,琳瑯滿目,人們熙來攘往中叫賣聲此起彼落。街中有一建物永濟隆,據說是國民黨早年邊區剿匪總司令部所在。 \n 蘇東坡遺址處處留存 \n 街道中數條小巷寬不足一公尺,人們相遇必需側身而過,亦稱摸乳巷。還有早年蘇東坡流放獲釋時,途經北海暫居的東坡亭、東坡井。蘇東坡親手所書的萬里瞻海匾額高掛琉璃碧瓦雕樑畫棟的海角亭上,讓人流連忘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