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作曲大賽的搜尋結果,共14

  • 德弗札克作曲大賽 林碩俊奪冠

     2018第9屆國際德弗札克作曲大賽成果揭曉,台師大音樂系應屆畢業生、22歲作曲新秀林碩俊獲青少年組冠軍,在8個評審團特別獎項中,獲得最佳賦格大獎及最佳自由創作大獎。 \n 林碩俊說,能夠獲國際作曲大賽三獎項,除了感激家人支持,也要感謝指導教授趙菁文、台師大及師大附中,「未來會繼續努力,創造更好更美的音樂。」 \n 林碩俊從5歲開始學習鋼琴、7歲作曲,14歲獲選美國柏克萊交響樂團合作作曲家。就讀師大附中與台師大期間,跟隨趙菁文學習作曲,20歲由新北市交響樂團發表交響樂作品。 \n 德弗札克國際作曲大賽以挖掘全世界作曲家新秀為宗旨,由年輕作曲家將作品送至德弗札克基金會作評選,經過第一輪激烈競爭,今年決賽計有青少年組11人、青年組有13人進入第2輪,分別來自美、英、俄、韓、西班牙、墨西哥、巴西、祕魯、希臘、克羅埃西亞、以色列、中國大陸、新加坡及捷克。 \n 入圍者須親自到捷克布拉格,比賽第一天依據大會指定的主題,著手以風格寫作和自由創作,於5天內完成2首音樂作品,是相當大的挑戰。作曲家在有限時間壓力下,妥善安排時程完成作品,考驗參賽者即興作曲的能力。

  • 22歲作曲新秀林碩俊 獲德弗札克作曲大賽冠軍

    2018第九屆國際德弗札克作曲大賽成果揭曉,台師大音樂系應屆畢業生、22歲作曲新秀林碩俊獲青少年組冠軍,在8個評審團特別奬項中,獲得最佳賦格大獎及最佳自由創作大獎。 \n \n林碩俊表示,能夠獲得國際作曲大賽三獎項,除了感激家人支持,也要感謝指導教授趙菁文、台師大及師大附中,「未來會繼續努力,為世界創造更好更美的音樂。 \n \n林碩俊從5歲學習鋼琴、7歲開始作曲,14歲獲選美國柏克萊交響樂團2010 - 2011年度合作作曲家。就讀師大附中與台師大期間,跟隨趙菁文學習作曲,20歲由新北市交響樂團發表交響樂作品。 \n \n德弗札克國際作曲大賽以挖掘全世界作曲家新秀為宗旨,由年輕作曲家將作品送至德弗札克基金會作評選,經過第一輪激烈競爭,今年決賽計有青少年組11人、青年組有13人進入第二輪,分別來自美、英、俄、韓、西班牙、墨西哥、巴西、秘魯、希臘、克羅埃西亞、以色列、中國大陸、新加坡及捷克。 \n \n林碩俊表示,入圍者須親自到捷克布拉格,比賽第一天依據大會指定的主題,著手以風格寫作和自由創作,於5天內完成2首音樂作品,是相當大的挑戰,作曲家在有限時間壓力下,妥善安排時程完成作品,考驗參賽者即興作曲能力。

  • 展現實力 台灣音樂新銳紛獲獎

    2018第九屆國際德弗札克作曲大賽成果揭曉,台師大音樂系應屆畢業生、22歲作曲新秀林碩俊獲青少年組冠軍,在8個評審團特別奬項中,獲得最佳賦格大獎及最佳自由創作大獎。 \n \n林碩俊表示,能夠獲得國際作曲大賽三獎項,除了感激家人支持,也要感謝指導教授趙菁文、台師大及師大附中,「未來會繼續努力,為世界創造更好更美的音樂。 \n \n林碩俊從5歲學習鋼琴、7歲開始作曲,14歲獲選美國柏克萊交響樂團2010 - 2011年度合作作曲家。就讀師大附中與台師大期間,跟隨趙菁文學習作曲,20歲由新北市交響樂團發表交響樂作品。 \n \n德弗札克國際作曲大賽以挖掘全世界作曲家新秀為宗旨,由年輕作曲家將作品送至德弗札克基金會作評選,經過第一輪激烈競爭,今年決賽計有青少年組11人、青年組有13人進入第二輪,分別來自美、英、俄、韓、西班牙、墨西哥、巴西、秘魯、希臘、克羅埃西亞、以色列、中國大陸、新加坡及捷克。入圍者須親自到捷克布拉格,比賽第一天依據大會指定的主題,著手以風格寫作和自由創作,於5天內完成2首音樂作品,是相當大的挑戰,作曲家在有限時間壓力下,妥善安排時程完成作品,考驗參賽者即興作曲能力。 \n \n第二屆國際古典暨傳統音樂獎也在上周揭曉,今年第二屆音樂獎賽事包括了聲樂類、鋼琴以及中國笛三大項目,共有來自海內外包括台、港、馬來西亞、大陸、加拿大、美國、泰國、英國等國家地區的華僑、音樂人、留學生超過140名優秀選手來台共襄盛舉。 \n \n總決賽當晚共頒發十項大獎,獲獎優秀音樂家包括《觀眾票選獎》鋼琴組詹澤恩(台灣)、《永福獎》流行歌唱組楊思庭(台灣)、《優秀海外音樂人獎》聲樂類鄭永珍(香港)、鋼琴組Lin Chin-Hung(泰國華僑);《香港靈巧藝術協進會特別獎》聲樂類何元凱(台灣)、鋼琴組李宏韋(台灣)、中國笛組賴晨禾(台灣);《評審團特別金獎》聲樂類廖宇盟(台灣)、鋼琴組李宏韋(台灣)以及中國笛組賴晨禾(台灣),明年將有台灣及香港專場演出以及獎金。 \n \n該獎項由台灣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台灣國際藝術家協會、優尼克室內樂團、香港靈巧藝術協進會、馬來西亞IDEA MUSIC音樂學校共同發起,希望深刻發揚古典音樂與中國音樂的魅力,扶植默默辛苦耕耘的音樂新秀。 \n \n音樂獎大會主席呂麗莉教授在頒獎典禮上表示,「音樂人真的很辛苦,前面99次在家練習都沒問題,但第100次上台,失水準了,觀眾就會認為你不好,舞台非常殘酷,但也因為這樣而顯得珍貴。」執行長易凡珍也表示,未來將致力推廣古典音樂與傳統音樂,讓音樂新秀除了比賽,也會有表演舞台。

  • 台青年音樂家獲義大利國際作曲競賽肯定

    台青年音樂家獲義大利國際作曲競賽肯定

    義大利第一屆納瓦羅國際作曲比賽2日在義北大城杜林的國立威爾第音樂院音樂廳舉行決賽作品首演並公布獲獎名次,26歲的台灣新銳作曲家林佳瑩以大型室內樂作品「艾特拿」(Etna)獲第二名。 \n 首獎則頒給杜林年輕作曲家Daniele Di Virgilio,作品為「地中海的晨曦」。 \n 中華民國駐義大利副代表謝俊得夫婦應主辦單位及義國執政黨民主黨議員貝卡提尼(Lorenzo Beccattini)邀請,以貴賓身分出席首演音樂會,表達對台灣優秀青年音樂家最直接的支持與肯定,並於致詞時表示藉由此次音樂交流,台灣和義大利的距離又更拉近了。 \n 納瓦羅國際作曲比賽由義大利孟德爾頌協會主辦,並獲義大利國會大力支持。今年首次舉辦,除紀念為義大利國歌譜曲的米歇爾.納瓦羅(Michele Novaro, 1818-1885),也在激發作曲家藉由大型室內樂創作描繪義大利景緻,進而反映義大利文化內涵及國家認同感,今後每年將輪流在杜林、佛羅倫斯及羅馬舉辦,象徵19世紀義大利王國統一進程。 \n 由於納瓦羅當年創作國歌時年僅29歲,參賽者年齡限30歲以下。本屆計有全球18個國家年輕作曲家參賽,林佳瑩的十三重奏作品「艾特拿」為入選決賽3件作品之一,其他兩名入圍者皆為義大利籍。 \n 評審認為林佳瑩作品「艾特拿」充滿戲劇張力的音樂如同瞬間噴發岩漿的艾特拿火山般撼動人心,但其動能中又帶有深沉的寧靜,未來創作能量驚人。 \n 來自基隆的林佳瑩生於1990年,現為中華民國教育部105年留學獎學金受獎生,於羅馬音樂院攻讀作曲最高文憑。林佳瑩之前就讀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期間,跟隨楊聰賢教授學習作曲,畢業後即赴英國曼徹斯特大學隨葛朗吉(Philip Grange)教授攻讀作曲碩士,並獲得最優異等第畢業。 \n 林佳瑩2015年榮獲義大利法魯利國際作曲比賽首獎,以及芬蘭西貝流士國際作曲大賽第三名,開始在國際樂壇嶄露頭角,作品曾於臺灣、英國、芬蘭與義大利等地發表。1051203 \n

  • 【獨家】才女張菁珊 德弗札克作曲大賽奪冠

    【獨家】才女張菁珊 德弗札克作曲大賽奪冠

    台灣長大的女孩張菁珊,日前在捷克德弗札克作曲國際大賽贏得青少年組冠軍, 更在8個評審大獎中,獲得變奏曲大獎、調性音樂大獎。Campus團隊獨家採訪到她,暢談比賽過程,她表示,評審的評價對於她的創作以及即興方面都有很大的肯定。 \n \n德弗札克作曲國際大賽以發掘全球作曲家新秀為宗旨,是捷克最具名聲的比賽,入圍者依據大會指定的主題,分別以風格寫作、自由創作,於5天內完成2首音樂作曲後,交給評審團,每個人在各自的琴房內創作,比賽的物品都要留在裡面,也不能連結網路,一切要由自己發想,考驗作曲家在時間壓力下如何展現才華。 \n \n張菁珊表示,其他參賽者前兩天都在計畫曲子,自己看到主題則馬上有想法,對整個架構有概略理念,第3天就完成一首曲子,之後2天很快完成另一首曲子。她私下向評審詢問評價,評審表示,他們訪問琴房時,會觀察作曲家的情況及進度,她於第3日就寫好一首曲子,令他們感到驚訝,並對她的能力有非常好的評價。 \n \n談到當時選擇出國的原因,張菁珊說,台灣的音樂環境不是很有利,且市場較小,出國是想多見見世面,當初一共錄取四間學校,除了美國伊士曼、曼哈頓、曼尼斯等三所音樂學院,更是台師大音樂系理論作曲的榜首。她最後選擇了伊士曼,最大的原因及動力是她跟了很久的金希文老師是伊士曼博士畢業,所以她想追隨老師的腳步。 \n \n進入伊士曼以後,她漸漸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學校對古典音樂的訓練很紮實,在課程方面,不會讓學生感到很有壓力,能有足夠時間練琴以及作曲,除了學到很多巴洛克以前的理論,也學習到音樂的發展,與他校配合的課程,需要為電影配樂,也讓她對電影產生興趣。 \n \n4歲就嶄露音樂天分的張菁珊,鋼琴彈過即記住曲式且複誦無誤;2002年,7歲的張菁珊以創作曲《小魚狂想曲》獲山葉兒童創作曲發表會北區入選,嶄露頭角;2013成為伊士曼音樂學院「作曲類」最年輕的台灣學生,並獲伊士曼1年2萬3千美元的獎助金;如今她在德弗札克作曲大賽奪冠。她的路,還很長,而且閃閃發光。

  • 張菁珊黃苓瑄 德弗札克作曲大賽奪獎

    捷克德弗札克作曲國際大賽於當地時間1日揭曉,台灣作曲家張菁珊不但贏得青少年組冠軍,還在8個評審大獎中,獲得變奏曲大獎、調性音樂大獎;黃苓瑄則奪下管弦樂作品大獎,大放異彩。 \n 德弗札克作曲國際大賽以發掘全球作曲家新秀為宗旨,由年輕作曲家將作品送至德弗札克基金會,經過激烈競爭,今年青少年組僅有9人,青年組則有15人進入決賽,分別來自美、加、英、德、義、俄、韓、日、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以色列及中國大陸、香港。 \n 入圍者依據大會指定的主題,分別以風格寫作、自由創作,於5天內完成2首音樂作曲,交給評審團,這是對作曲家在時間壓力下,展現才華的考驗。 \n 德弗札克(Antonin Dvorak)是橫跨19及20世紀捷克最偉大的音樂家,作品「念故鄉」舉世聞名,曾任美國國立音樂院、捷克布拉格音樂院院長,培育音樂人才無數。 \n 張菁珊曾就讀師大附中,現於美國伊士曼音樂學院主修作曲。黃苓瑄畢業於國立師範大學音樂系、柏林藝術大學作曲組碩士,現於德國卡爾斯魯厄音樂學院博士班進修。1050804 \n

  • 閻惠昌:用國樂說台灣故事

    閻惠昌:用國樂說台灣故事

     知名指揮家兼作曲家閻惠昌(見圖,台灣國樂團提供),本月正式接任NCO(台灣國樂團)首席客席指揮,閻惠昌在國際間獲獎無數,曾指揮演奏《大紅燈籠高高掛》、《五個女子與一根繩子》等電影配樂,也曾帶領大陸中央民族樂團、台灣高雄實驗國樂團,目前則擔任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在兩岸四地國樂界極具影響力。 \n 「亞洲人推動自己的文化及音樂,一定要有當年西方傳教士向全世界布道的力道和決心,才有可能讓更多人認識這些寶貴的文化」閻惠昌和NCO結緣於九○年代,也曾在南台灣待過很長一段時間,去年底NCO推出的《故事島》音樂到香港演出,讓他備感驚豔,他表示,「未來可以繼續推出《故事島》續集,用國樂訴說台灣的故事,也讓國際認識台灣國樂新風貌。」 \n 閻惠昌一九五四年生於大陸陝西,上海音樂學院作曲指揮系畢業後,卅歲不到即進入北京中央民族樂團擔任首席指揮,一九九一年與作曲家趙季平合作,為張藝謀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擔任配樂指揮,大型佛教音樂作品《如來世家》、《二胡現代作品集》獲台灣金鼎獎肯定。 \n 對於國樂與現代音樂接軌,閻惠昌一直不遺餘力,二○○四年在香港舉辦「中英對話音樂會」,邀請國外知名作曲家為國樂作品,不只為國樂界創造新聲,也為現代音樂注入活水,引起國際樂壇高度關注,後來轉型為「樂旅中國音樂節」,目前已連辦六屆。 \n 今年香港中樂團與盧森堡作曲大賽首度合作,在閻惠昌的建議下,規定參賽者必須使用中、西方各七種樂器作曲,難度相當高,最後冠軍由來自台灣的青年李俊緯獲得,讓閻惠昌喜出望外。 \n 「這個孩子太令人驚訝了,他在譜中細分文武場,還開創琵琶的新彈法,我自己就是學琵琶出身的,看譜就知道他曾仔細研究過這項樂器,我當時就告訴NCO,一定要想辦法留住這樣的人才」。 \n 閻惠昌表示,未來他將與NCO密切合作,透過跨界演出、委託國際創作、設計年輕人喜愛的節目,並兼顧地方特色及傳統曲目,展現台灣國樂的豐富動能。

  • 盧森堡作曲大賽 李俊緯奪冠

    盧森堡作曲大賽 李俊緯奪冠

     台灣音樂家再度在國際發光發熱!年僅廿二歲的青年作曲家李俊緯參加盧森堡交響樂團(Luxembourg Sinfonietta)及香港中樂團合辦的國際作曲大賽,擊敗來自卅三國的八十二名作曲家,贏得首獎。李俊緯的作品《畫韻》將於二月一日在盧森堡舉行的得獎者音樂會中公開演出。 \n 這項已連續舉辦十二屆的作曲大賽,難度相當高,本屆特別規定參賽者必須根據大會提供的九張畫發揮創意,另一項規定則是必須使用中、西方各七種樂器演奏。原本就擅長國樂創作的李俊緯,打破了所有樂器原本的演奏方式,在琵琶、古箏、三弦等樂器上又鋸又揉,同時加入演奏者的低聲吟唱,音響充滿了實驗性。 \n 李俊緯表示:「最後一張畫是香港夜景,進入決賽的另外三位參賽者都以較宏亮的音響來呈現,我卻想營造一種寧靜的氛圍,凸顯香港夜晚的美麗,頒獎時有一位評審還跑過來說,我實在很大膽。」 \n 對於得獎,李俊緯以平常心看待:「得獎很開心,但沒有想太多,因為還需要再磨練,目前打算先休學,把兵當完,再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走。」 \n 李俊緯一九九○年生於彰化市,從小對音樂有興趣,曾學過雙簧管、二胡、琵琶等多種樂器,彰化高中音樂班畢業後考上北藝大音樂系,成為錢南章的學生,去年考進台師大音樂研究所,接受趙菁文的指導。 \n 李俊緯雖接受西方古典音樂訓練,卻相當熱衷民俗音樂,除了學習國樂,求學期間更前往泰國、義大利等地研習傳統藝術,他說:「傳統音樂帶給人許多啟發,聽久了會發現,很多現代音樂的技巧並非原創,許多非洲部落早在幾百年前就在用了。」 \n 這次比賽挑戰作曲家對視覺和聽覺的聯想,不過李俊緯獨具巧思,如一張桂林山水的畫面,李俊緯看到了漁夫身旁的鸕鶿,於是決定用音樂描繪鳥兒捕魚的瞬間動態。 \n 題目中也選了多幅歐美名家的畫作,為了表現克林姆的肖像畫《Adele Bloch-Bauer》的黃金色澤及優雅線條,李俊緯使用低音號獨奏來營造氣氛。 \n 最神奇的還是最後一幅香港夜景,為何選擇以靜取勝?李俊緯說:「因為前一張畫是描繪佤族的節慶『摸泥黑』,非常歡樂,因此接下來就不適合再用熱鬧或壯闊的音樂了」。

  • 國際作曲賽獲選作 譜曲東吳

     「國際作曲大賽獲選作品音樂會」10月13、14日即將於東吳大學松怡廳登場,這兩場集結華人最新創作的音樂會,演出2011年首屆「國際作曲大賽」得獎之作,作曲家分別來自兩岸三地及馬來西亞,讓台灣聽眾一窺當代作曲家的創作風格與走向。 \n 該大賽向全球作曲家廣發英雄帖,徵選組別分為西洋樂器獨奏、傳統樂器獨奏、小合奏及台灣國樂團編制等4類。報名結果共近百件作品參賽,最後有18件作品脫穎而出。得獎者包括北京劉暢;香港葉樹堅、林蘭芝;馬來西亞的李其昌以及台灣的李綺恬、許揚寧、鄭建文、林格維、黃苓瑄、劉韋志、林育平、任真慧、邱麗芬、李俊緯、趙立瑋等人,其中不乏初露頭角的閃亮新星。台灣音樂館主任蘇桂枝表示,透過如此一年徵選、一年演出的平台,除了藉此保存傳統音樂,同時也希望讓社會大眾更認識這些音樂創作者。

  • 港樂閻惠昌 將中樂推上國際

    港樂閻惠昌 將中樂推上國際

     香港中樂團首席指揮閻惠昌,本周來台主持台灣國樂團指揮研習營。閻惠昌為上海音樂學院招考的首位民樂指揮學生,掌舵香港中樂團11年來,致力建構中樂指揮體系,並大舉委託國內外創作,將中樂推向世界舞台。今年樂團將與盧森堡小交響樂團舉辦國際作曲大賽,被視為全球布局的一次突破。 \n 拍攝系列樂器介紹 \n 閻惠昌指出,該團從2004年推出「樂旅中國」系列,每年委託全球作曲家創作,盧森堡小交響樂團藝術總監溫格勒(Marcel Wengler)2007年曾為中樂團譜寫《寶船》一曲。那次合作打開溫格勒對中樂的視野,隔年盧森堡小交舉辦國際作曲比賽,便要求參賽者為中國樂器笙和交響樂團創作;而將於9月15日截止報名的本屆作曲比賽,進一步限定7種中樂器搭配7種西洋樂器。 \n 為了讓外國音樂家真正認識中樂器,香港中樂團費了許多心思,包括拍攝一系列樂器介紹上傳YouTube及製作詳盡的樂器音域表等。今年初,閻惠昌帶著全套教材前進巴黎高等音樂學院、布魯塞爾皇家音樂學院等地講學。 \n 閻惠昌指出,中西樂團的不同在於物理與文化兩層面,物理包括樂器發聲原理、音域音色等;文化方面如一首具中國戲曲元素的曲目,指揮若不了解京劇鑼鼓點特色,就無法真正詮釋作品。 \n 到外國音樂學府介紹中樂團,閻惠昌說最大目的是希望外國學界能了解其美好的一面,進而把中樂器作為抒發音樂情感的媒介,「大家為鋼琴譜曲,不是因為它是那一國的,而是它能夠表現作曲家心裡的聲音。」 \n 西洋人賞中樂獵奇 \n 外國音樂學院向中樂敞開心胸,閻惠昌不諱言與「中國風」不無關係。近年來,他多次帶領中樂團赴歐演出,讓他有所體認。他說外國人欣賞中樂團的演出,可分為兩層面,第一是獵奇,享受的是「發現之美」,第二是追求普世美感,「像是動人的旋律,人的感觸應該超越中西樂。」 \n 演出過程中,他發現一些有趣現象,像是曲目若反差不夠大,很難建立觀眾的「風格認知」,「譬如趙季平和郭文景都擅於使用民俗元素,雖然譜曲風格不同,但外國觀眾聽起來都一樣。」樂團有回在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出,安排作品《大德勝》,樂曲一開始由高分貝嗩吶帶出「熱鬧」氛圍,但傳到西方觀眾耳中,則成為令人掩耳的「吵鬧」聲。

  • 曾宇謙晉級12強

     十七歲的台灣小提琴家曾宇謙目前正在比利時參加伊麗莎白女王音樂大賽,主辦單位在台北時間十三日凌晨公布決賽名單中,曾宇謙確定晉級最後十二強,廿一日起展開為期一個禮拜的決賽賽程,結果將於廿六日揭曉,首獎得主可獲得兩萬五千歐元獎金。 \n 台灣小提琴家過去在這項比賽的成績斐然。一九八五年曾有胡乃元拿到冠軍,一九九三年曾耿元拿得第三名,二○○九年則有台裔紐西蘭籍的陳銳獲得冠軍。曾宇謙這回從七十八名高手中一路過關斬將,先進入準決賽廿四強名單,接著又成功晉級決賽,能否更上層樓備受關注。 \n 伊麗莎白女王音樂大賽從一九三七年開辦,分別以小提琴、鋼琴、作曲及聲樂作為比賽項目,一年只比一項。首屆舉行小提琴比賽,冠軍由俄派大師歐伊史特拉夫(David Oistrakh)獲得,隔年舉行鋼琴比賽,冠軍由另一位俄派大師吉利爾斯(Emil Gilels)獲得。歷屆得主包括柯岡(Leonid Kogan)、瑞賓(Vadim Repin)等人。 \n 曾宇謙去年獲柴可夫斯基大賽評審團特別獎,他十四歲就得到西班牙薩拉沙泰大賽冠軍及帕格尼尼大賽最佳協奏曲獎。他目前在美國寇蒂斯音樂學院深造。 \n 曾宇謙在兩場準決賽音樂會中展現穩健台風及精湛技巧,九日與比利時國家管弦樂團合作演出莫札特《第五號小提琴協奏曲》。十一日獨奏會演奏塔替尼《魔鬼的顫音》、易莎意《d小調奏鳴曲》及韋尼奧夫斯基《a小調變奏曲》,音色溫暖高貴有大將之風。 \n 晉級決賽的選手即日起進入主辦單位安排的闈場學習指定的新曲目,過程神祕。曾宇謙十八日才入闈,到時才拿得到譜,賽程安排在五月廿六日,最終結果也將於當天稍晚公布。

  • 港中與盧森堡小交 攜手舉辦作曲大賽

     香港中樂團與盧森堡小交響樂團聯手舉辦「2013國際作曲大賽」,即日起開始徵件,至今年9月15日截止報名。入圍決賽作品於2013年1月11日在香港舉行的決賽音樂會上首演,得獎作品音樂會之後於盧森堡舉行。此舉期望能攜手推動中樂,讓全世界有更多人能夠接觸中樂。 \n 盧森堡小交響樂團藝術總監Marcel Wengler指出,盧森堡現代音樂協會從2002年開始,為盧森堡小交響樂團舉辦一年一度的國際作曲比賽。由於比賽察覺到有愈來愈多的亞洲參賽者,因此2008年嘗試要求參賽者為笙與樂隊創作。 \n 他強調今日亞洲與歐洲愈來愈接近,國樂已能在歐洲各大音樂廳聽到。本屆比賽所要求的樂器組合,結合了中國與西方樂器,這種組合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聲音體驗。

  • NEWS-港中樂團指揮賽 台3指揮晉級

     香港中樂團主辦全球首屆「香港國際中樂指揮大賽」,日前舉行初賽,55名參賽者分別來自香港、中國、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及奧地利等地,台灣指揮陳志昇、劉至軒、陳俊憲過關斬將順利進入複賽,大賽冠軍得主7月出爐。 \n 香港中樂團為發掘優秀指揮人才,推動大型民族管絃樂發展,興起舉辦大賽的想法。大賽評審團包括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上海音樂學院教授夏飛雲、台灣指揮家陳澄雄等。 \n 閻惠昌表示,縱觀20世紀中國大型民族樂團的發展、創作、演奏、樂器製作等領域皆有豐碩成果。然而,優秀的中樂指揮卻嚴重缺乏,有礙21世紀民族樂隊的發展。 \n 初賽結果日前出爐,共選出17位參賽者進入複賽,其中來自台灣的陳志昇目前為小巨人絲竹樂團音樂總監、笛子演奏家陳俊憲為國家國樂團團員、劉至軒為指揮和作曲新秀。 \n 大賽將於7月舉行複賽,決賽音樂會7月24日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登場,進入決賽者需指揮樂團演出《秋決》及《古槐尋根》,兩首作品的作曲家林樂培以及趙季平也將擔任決賽評審。

  • 走老爸的路 樂界甜蜜的負荷

    走老爸的路 樂界甜蜜的負荷

     今天是父親節,在台灣樂界有不少父子屬同行。國內三位教父級指揮,陳澄雄、徐頌仁、廖年賦的第二代全都違背父意,走上音樂之路。父親不希望兒子接棒,在於學音樂很辛苦出路又有限;兒子執意從樂,因為從小耳濡目染,水到渠成。 \n 不過,父親是樂界「大老」,平時沒有壓力是假,陳澄雄的作曲家兒子陳俞州語重心長,「有父親在前,你只能好,不能壞。」 \n 陳俞州曾獲法國貝桑松國際作曲大賽佳作獎,是國內青壯輩作曲好手。談起兒子,陳澄雄很坦率,「他們小的時候,我成天在外忙著指揮,完全沒教他們,從沒想要他們步上後塵。」 \n 陳澄雄曾任台北市立國樂團、台灣交響樂團團長,職業生涯的確很忙碌。不過當兒子就讀國中三年級,決定要把音樂視作終身職業時,他馬上提供很專業的意見,「他高中才念音樂班,起步比人家晚,我就建議他考大學選作曲,比不上人家演奏的技藝,但可拼作曲的腦力。」 \n 陳俞州在父親指點下,一舉考上師範大學音樂系作曲組。大學畢業後,前赴巴黎師範音樂學院進修,在學習作曲之外,也不忘攻讀父親拿手的指揮,感受一下站在樂團前方的感覺。 \n 目前擔任台灣交響樂團第二小提琴首席的徐晨又,父親徐頌仁長年致力指揮教育,在台北藝術大學執教二十四年,作育英才無數。徐晨又決心擁抱音樂的時間比陳俞州更晚,落在成功高中畢業,「我從小接觸最多的就是古典音樂,發現學音樂很快樂,因此抱著必勝的決心,以兩個月的時間準備報考音樂系。」 \n 徐晨又拿起過去玩票性質的小提琴,找上父親的同事、小提琴家蘇正途猛「加油」,樂理則有父親當救兵,就這樣考上了東吳大學音樂系,「父親扮演我生涯穩定的力量,如果他對我的演出有所存疑,我上台前就輸了一半,反之他對我的肯定,將成為信心來源。」 \n 世紀交響樂團創辦人、國藝獎得主廖年賦的兒子廖嘉弘是知名小提琴家。廖嘉弘自嘲小時呆呆傻傻,父親也說他小時學琴有點慢,但是手很巧,勞作功課做得一極棒,「他很喜歡下廚,切牛肉的樣子超龜毛,但切得超漂亮,我一度希望他能夠從事美術設計。」 \n 廖嘉弘笑稱自己在「戲班子」長大,父親的樂團就像他的遊樂園。十四歲時,父親遠赴維也納進修,他也以「跟班」的身分與吹奏長笛的姐姐成為小留學生,這一去直到三十五歲才回國。 \n 廖嘉弘與父親長得像,路子走得也一樣。父親指揮、拉奏小提琴、創樂團,他回台也不安於只是拉琴,也以指揮身分創立了普羅藝術家樂團,廖年賦幽默中語帶驕傲,「他就是有志氣,不接我的班,要在外頭跟老爸拼。」 \n 雖然這些兒子在外頭都很低調,鮮少提及父親身分,但是每當與父親同台時,雙方總能感受「甜蜜的負荷」。廖年賦指揮廖嘉弘時,總是放下父親威嚴,聆聽這位「獨奏家」想要什麼。徐晨又說與父親同台有一種放心的感覺,而且自己成為音樂家之後,才發現指揮有多麼不容易,因此截至今日雖然心向指揮,還自覺不足不敢向父親拜師學藝。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