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使命的搜尋結果,共319

  • 韓國瑜獲牧師祈福 帶領國家走向康莊道路

    韓國瑜獲牧師祈福 帶領國家走向康莊道路

    高雄大使命教會今天下午舉辦「歡慶基督耶穌做王」提前歡慶耶誕節祈福活動,邀請市長韓國瑜出席,國內外30多名牧師,現場將近500名弟兄姊妹一起為韓禱告及抹油祝福,希望他成為一名好領導者,帶領國家走向更康莊道路。

  • 綠能產業大集合 非核家園使命必達

    綠能產業大集合 非核家園使命必達

     蔡政府支持非核家園,大力發展綠能,10月27日獲得台灣綠能產業界相挺,成立小英後援會,有300多家公司代表、上千人出席。業者呼籲政府解決光電業的五大問題,維持長期政策的一貫性,落實2025年太陽能裝置容量達20GW的目標,推動綠能轉型成功。

  • 南韓總理李洛淵背負與日修好使命恐難達成

    南韓總理李洛淵背負與日修好使命恐難達成

    南韓國總理李洛淵22日將訪日出席日皇德仁的登基典禮,預定24日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晤,遞交南韓總統文在寅的親筆信函。南韓政界期待李洛淵此行能有助於改善日韓關係,但日韓媒體並不看好。

  • 醫病爭取腎利 呂至剛使命必達

    醫病爭取腎利 呂至剛使命必達

     自陽明醫學系畢業披上白袍轉眼34年,新光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呂至剛開玩笑說,會走上行醫之路,是因為自己的個性不喜歡被人管,受雇遲早跟老闆吵架;當個醫師,如果真的跟老闆處不好,大不了自己開診所。不過他話鋒一轉,感性表示:「我真的喜歡看病人,腎臟問題有時很複雜,能夠幫病患控制好,讓我覺得很有成就感。」許多病患一看就20多年,成了老朋友。

  • 期待嗎?Apple TV+原創影集《太空使命》釋出最新預告

    期待嗎?Apple TV+原創影集《太空使命》釋出最新預告

    喜歡看美劇嗎?預定在 11 月 1 日推出的 Apple TV+,稍早前釋出原創影集《太空使命》(For all mankind)全新預告。《太空使命》由艾美獎得主羅納德.D.摩爾(Ronald Dowl Moore)打造,喬爾.金納曼(Joel Kinnaman)主演。影集透過執行太空任務的太空人、工程師以及他們的家庭的視角,講述一個全球太空競賽從未歇息、太空任務仍是全美國人希望與夢想中心的世界。

  • 北京大媽高雄尋親 左營警使命必達

    北京大媽高雄尋親 左營警使命必達

    52歲大陸北京孟姓婦人8月23日到高雄尋親未果,到左營警分局四海派出所尋求協助。警方了解後,與里長倪同慧等人一起幫忙協尋成功,讓孟姓婦人與親友團聚。

  • 企業圓桌會:企業使命重新改寫

    由摩根大通執行長迪蒙領銜的「企業圓桌會」(Business Roundtable),對企業使命做了新的詮釋,強調企業不該只考量股東利益,應兼顧員工、顧客乃至整個社會等利害關係人。這顯然悖離該團體長年奉行的信條,即自由經濟大師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強調的,將股東利益極大化。

  • 洞悉與預測 10年旺報的新使命

     馬英九時代8年的兩岸開放交流,隨著民進黨蔡英文執政3年,如今退失萎縮成一種「迷離難測」的境地。世局變化是歷史的一步步足跡,雖說有著向前推演的不變本質,但世局的本身卻始終充滿混沌與意外;而這恰是當今台灣最「詭譎不安」的嚴肅處境!

  • 王尚智》洞悉與預測 10年旺報的新使命

    馬英九時代8年的兩岸開放交流,隨著民進黨蔡英文執政3年,如今退失萎縮成一種「迷離難測」的境地。世局變化是歷史的一步步足跡,雖說有著向前推演的不變本質,但世局的本身卻始終充滿混沌與意外;而這恰是當今台灣最「詭譎不安」的嚴肅處境!

  • 屏東美食》開茶餐廳成使命 蒸享御燒賣堅持純手工

    屏東美食》開茶餐廳成使命 蒸享御燒賣堅持純手工

    6年前嗅到屏東沒有港式飲茶的市場商機,投入餐飲行業的潘志哲結束飯店工作後,回到家鄉創業,堅持以上等食材、純手工料理穩定經營客群,每次在網路上看到民眾留下的正面評價,讓他覺得一切辛苦都很值得。

  • 北戴河聚焦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北戴河聚焦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大陸高官正舉行北戴河會議,根據中共七名常委至北戴河邊度假邊開會前的最後一輪的地方調研,其談話內容與行程已能推敲出正進行中的北戴河會議可能討論的議題,今年最受人關注的話題,就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必然是北戴河會議討論的主要議題,以藉此團結與統一黨內思想。這將是習時代的新一輪整風運動。

  • 完成「陳爸」使命 逆轉騎士單車環島啟程

    完成「陳爸」使命 逆轉騎士單車環島啟程

    由台灣逆轉聯盟協會結合全台18家全台家課後照顧機構舉辦的單車環島活動,即將在7/22啟程,今天在台北夢想之家基金會舉辦啟程典禮,期盼藉著啟程儀式,給予家庭有缺憾的孩子,感受到來自社會的關愛。 \n台灣逆轉聯盟在準備啟程典禮之時,經歷創辦人之一、台東孩子的書屋董事長「陳爸」陳俊朗驟逝的噩耗,頓時聯盟陷於愁雲慘霧,一度評估是否續辦,但經內部充分討論,想到「陳爸」對這些逆境孩子的愛,即便遇到再艱難的環境,也要擦乾淚水繼續往前走,因此聯盟成員不敢掉以輕心,繼續完成「陳爸」的使命,帶領孩子忍痛完成環島的各項預備。 \n啟程典禮開始以「陳爸」在逆轉聯盟的點點滴滴作為追思回顧,幾位創辦人劉宜中、郭志彬、廖文華,也當時4人在2013年社會創業家認識,到後來的創建逆轉聯盟的革命情感, 4人努力陪伴並幫助全台課後照顧單位機構的領導人的宏願,也在短短五年間達到18家機構的結盟,逆轉聯盟所展現之高度及影響力不容小覬。

  • 排灣族腦麻藝術家出畫冊 傳承文化使命

    排灣族腦麻藝術家出畫冊 傳承文化使命

    來自泰武鄉武潭部落的排灣族畫家秦榮輝,自幼罹患腦性麻痺,樂觀的他形容自己「變形的肢體」很像百步蛇,驕傲地慢慢畫動在大地 上;近日他將多年收集的詩作與圖畫集結成冊,出版《百步蛇阿瀨的紋畫天空》,新書發表這天,他感動地說「像是美夢成真」。 \n \n 別名阿瀨的秦榮輝,面對日漸退化萎縮的肢體,選擇用簽字筆作畫,將黑色線條和漸層結構畫出凸顯自我的繪畫風格;他說,畫文化、 寫詩句是他回應祖靈的責任與使命,也從過程中找到自信的生活方式。 \n \n 他透露,外界稱呼他為藝術家,但自己小時候的心願其實是當個詩人,柔軟的筆觸是從幫同學寫情書開始,「然後同學都交女朋友了,只剩他自己還單身」,此語一出逗得一旁族人笑出聲來。 \n \n 阿瀨形容自己喜歡用談戀愛的態度來創作,也喜歡用情人的心態來描寫文化,將彼此的心靈分享開啟,在心與心的對話裡,讓欣賞者能有多一種認識自己文化的方式,也能從彼此交流裡激起更多的浪花,多一分對傳統文化藝術的情感交集。 \n \n 阿瀨坦言,出書是他的夢想,當看到夢想成真的那一刻,遲遲不敢將書翻開,持續沉浸在享受這榮耀之中;但他也強調不會因此停下腳步,還會以自己的方式,把部落人文及故事用畫的、用寫的保存下來,期盼有天能在國際上發布,讓更多人看到這南島閃耀的文化。

  • 親友感佩 無愧新聞人使命!劉屏追思禮拜 政學媒齊聚致意

    親友感佩 無愧新聞人使命!劉屏追思禮拜 政學媒齊聚致意

     前《中國時報》駐美特派員劉屏的追思禮拜,22日假台北市林森南路禮拜堂舉行,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國安會祕書長李大維,以及劉屏昔日同學、民進黨立委管碧玲等,到場向劉屏遺孀張麗芳和家屬致意。 \n 馬英九說:「劉屏只是暫時離開我們,但他的精神永遠存在!」他感嘆,劉屏很快就被病痛帶走,可是他的文章、精神都讓人非常佩服,他希望新聞界能有人將劉屏堅定信仰的精神傳承。 \n 追思禮拜現場冠蓋雲集,胡為真、趙麟、郭冠英、董國猷、王丰、戎撫天、張景為、吳文齡、林芥佑、嚴震生、周逸衡、張曉風、戴晨志、李建榮等外交界、媒體界人士,以及劉屏在中廣、外交部、中時的好朋友、老同事都到場與劉屏告別。教會詩班也為劉屏獻唱他生前最愛的詩歌「安穩在耶穌手中」及「相約在主裡」。 \n 劉屏在美國念博士的女兒劉佳,分享她與父親相處的回憶。她說,在全家出遊的日子裡,他白天陪家人,晚上依舊為了工作熬夜寫稿。「他都依照聖經所囑咐的,當個好爸爸。」 \n 劉佳還彈奏「You raise me up」這首膾炙人口的曲子,表達對爸爸的思念。她說,主耶穌會看到他為家裡付出的一切,雖然爸爸跟他們暫別,但還會跟主一起,持續看護這個家。 \n 台灣《醒報》副總編輯邱慕天證道時說,「即使在病痛中,他依舊振筆疾書,為醒報寫稿,無愧於新聞人與弟兄的使命。」他嘆說,雖然劉屏是資深的新聞前輩,可是即使對晚輩,也謙和有禮、充滿熱誠的照顧。

  • 中華民族的世界歷史使命──階級政治與國家政治反覆變換(六)

    新疆和內地以兩種不同的路徑出發,在共產主義上發生了交集,由此新疆問題找到一種政治解決方案。在這種方案之下,維吾爾族、哈薩克族、漢族之間的所謂差異,都被階級差異給消解掉了,它將民族矛盾轉化為階級矛盾,從而實現對於漢民族主義的超越,上升為中華民族主義。 \n \n新社會新國家主人 \n \n3.中華民族主義的法理基礎 \n革命時期的中共黨員,很多是出於民族救亡的考慮而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國在帝國主義的壓力下,國勢日蹙,國民黨的救亡努力很快被其內部的派系鬥爭與腐敗所消解,此時的共產黨充滿朝氣,於是很多人投奔延安。因此,共產黨人多半是共產主義基礎上的民族主義者,如前述,這個民族主義的內涵是中華民族主義。 \n在解放戰爭末期,這一點逐漸清晰地浮現出來。由劉、鄧兩人領導的中原野戰軍改編而成的第二野戰軍,在渡江戰役之後轉向進軍少數民族眾多的大西南,一九五○年初解放了除西藏之外的西南全境。進軍大西南後不久,中央就民族問題向二野發出指示:「關於黨的民族政策的申述,應根據人民政協共同綱領中民族政策的規定。關於各少數民族的『自決權』問題,今天不應再去強調,過去在內戰時期,我黨為了爭取少數民族,以反對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它對各少數民族特別表現為大漢族主義)曾強調過這一口號,這在當時是完全正確的。但今天的情況,已有了根本的變化,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基本上已被打倒,我黨領導的新中國業經誕生,為了完成我們國家的統一大業,為了反對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分裂中國民族團結的陰謀,在國內民族問題上,就不應再強調這一口號,以免為帝國主義及國內各少數民族中的反動分子所利用,而使我們陷於被動的地位。在今天應強調,中華各民族的友愛合作和互助團結,此點望你們加以注意。」 \n這段指示當中有一系列值得從政治敘事上深入分析的內容。其中最核心的是它確認了一個全新的法理來源─所有的民族政策都要根據人民政協共同綱領中的規定。《共同綱領》頒布於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其序言明確表述:「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的偉大勝利,已使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在中國的統治時代宣告結束。中國人民由被壓迫的地位變成為新社會新國家的主人,而以人民民主專政的共和國代替那封建買辦法西斯專政的國民黨反動統治。中國人民民主專政是中國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及其他愛國民主分子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的政權,而以工農聯盟為基礎,以工人階級為領導。由中國共產黨、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地區、人民解放軍、各少數民族、國外華僑及其他愛國民主分子的代表們所組成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就是人民民主統一戰線的組織形式。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代表全國人民的意志,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組織人民自己的中央政府。……」 \n \n進入大陸帝國視野 \n \n一個極為複雜的政治空間結構在這段序言當中呈現出來。《共同綱領》用階級政治置換國家政治,被壓迫的中國人民推翻了作為階級統治工具的國民黨政權;但是這個階級政治當中,所有曾經的弱者都聯合在一起,其中包括複雜的階級結構,這要求必須具備一種超階級的認同基礎,從而又形成了國家政治對於階級政治的再置換;而此時的國家政治是由階級政治所領導的,所以它不是對過去的國家政治的簡單重複。少數民族也是政治協商會議的參與者,它在前述的政治空間結構當中,被階級政治和國家政治從兩個方向吸收:從被階級政治所吸收的角度來看,漢族與少數民族的差異被消解;從被國家政治吸收的角度來看,漢族與少數民族共組為一個大的中華民族。如此複雜的政治空間結構,在終極歷史時刻的照臨下,各種差異被統統吸收,中華民族成為一個普遍均質的存在;人民政協則代表全國人民的意志,進行了一個建國立政的政治決斷。 \n中華民族就此借助共產主義所打開的超級想像力,同時完成對於所有矛盾的克服,超越於一切差異之上,從而表達出了自身。從政治憲法學的角度來看,《共同綱領》具備制憲權行使的根本特徵,相當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憲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嗣後一切政治活動的根本法理基礎。毛澤東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已於本日成立了」,是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身分做此宣示的,但這個主席的身分並不是因為他的這一宣示行為而成立,而是依照《共同綱領》規定進行的選舉而得以成立的。 \n中國共產主義者的民族主義內涵,在這樣一種複雜的政治空間結構當中呈現了出來。通過階級政治與國家政治的反覆變換,吸收掉了邊疆地區的民族政治,超越了漢民族主義,上升到中華民族主義。 \n區別於國民政府在成陵祭典當中所表達出的中華民族主義,共產主義基礎上的中華民族主義,基於其階級政治的底色,還有著一個遠遠超越於中華民族主義之上的對於歐亞大陸秩序乃至世界秩序的超級想像力。這樣一種視野,使得中國的精神結構得以在古典帝國之後再次進入到大陸帝國的視野,並在特定的歷史情境下,有了進一步突破大陸帝國視野的可能。中國獲得足夠的精神容量來繼續自己的現代轉型。(系列完) \n

  • 中華民族的世界歷史使命──承認少數民族主體地位(五)

    在此邏輯下,還可進一步擊穿第一個矛盾,即少數民族乃至漢族與日本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這是國際層面的階級鬥爭,日本帝國主義並不代表日本人民,中華民族應該與被日本帝國主義統治者所壓迫的日本人民聯合,推翻國際層面的反動派,並最終實現全球普遍革命。 \n \n縱向政治空間結構 \n \n對於回、蒙之外的少數民族問題的解析基本上是在同樣的理論結構下完成的。這是對史達林民族理論的一種本土化應用,縱向的民族政治空間與橫向的階級政治空間,在這一敘事中被以各種方式調用,最終在一個複雜的時間結構中,實現對各種矛盾的逐層消解。 \n在這樣一種時空結構的敘事邏輯下,我們可以看到類似於蘇聯處理民族問題的政策過程。共產黨在縱向政治空間的結構下,承認少數民族的主體地位,典型的象徵性事例呈現在對成吉思汗陵西遷的處理上。在成陵途經延安之際,共產黨也安排了盛大的迎靈和祭祀活動,祭文起首語與國民政府類似:「延安黨政軍民學各界,謹以清酌庶饈之奠,致祭于聖武皇帝元太祖成吉思汗之靈。」但文中所呈現出的政治空間結構與國府大不相同。嗣後,又在陝甘寧邊區成立蒙古文化促進會,在延安建立成吉思汗紀念堂和設立蒙古文化陳列室,每年春夏兩季分別舉行兩次成吉思汗大祭典,毛澤東、朱德曾親自發起公祭。 \n但是,這樣一種縱向空間的民族政治,又必須從屬於橫向空間的階級政治。國共內戰時期,內蒙古率先解放,在一九四七年五月成立了內蒙古自治政府,其施政綱領明確規定:內蒙古自治政府以內蒙古各盟旗為自治區域,是中國的組成部分;自治政府是實現高度自治的區域性的民族政府;區內各民族一律平等,建立各民族間的親密合作團結互助的新民族關係。 \n此前的東蒙等地曾經有過一些由蒙古族建立的「自治政府」,意在進行民族自決,乃至與外蒙古合併;但是蘇聯及外蒙古出於對國際關係問題的考慮,都拒絕了合併的建議。這些嘗試遂漸次失敗,其中很多領導人物被新成立的內蒙古自治政府所整合。新的自治政府成立的時候,幾個東蒙背景的領導人物舊話重提,認為內蒙古的社會狀況和內地不一樣,還沒有無產階級,成立共產黨沒有階級基礎,不能由中國共產黨來領導革命。 \n與烏蘭夫一同從延安被派赴內蒙古領導當地革命工作的劉春(曾任西北工作委員會民族問題研究室的負責人)則堅決駁斥,提出,正因為內蒙古的無產者規模還太小,不足以形成一個獨立的無產階級,所以內蒙古的蒙、漢等各民族無產者便必須與全國其他各民族的無產者一起,才能形成足夠的規模並成為無產階級,也就是統一的中國無產階級。因此,內蒙古的無產階級革命只有作為中國無產階級革命的一部分,才能獲得成功。 \n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無產階級的政黨,並不是哪一個民族的黨,所以爭取包括蒙古族在內的中國各少數民族徹底解放的中國革命,只能由中國的無產階級政黨─中國共產黨來領導。劉春的這套敘述,同樣獲得了烏蘭夫的支持。 \n烏蘭夫提出,內蒙古長期發展的歷史,尤其是近現代的革命鬥爭歷史,早已證明蒙古族人民和全國各族人民是緊密相連的,內蒙古革命鬥爭也是中國革命鬥爭的一部分,不能脫離開中國革命的總軌道;中國共產黨並不是漢人的政黨,而是超民族的無產階級政黨,內蒙古的工人階級是中國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當然應該由中國共產黨來統一領導。 \n這樣一種敘述,其政治空間的結構變換極為高超,在終極時刻的背景下,將少數民族地區的政治主體性與中華民族的大一統格局,進行了一種有機結合。 \n如此的政治空間觀與格局感,使得共產黨在少數民族政策上有著遠遠大於國民黨的靈活度與吸引力,最終在整體戰略形勢不如國民黨的情況下,反倒收穫了蒙古族的人心,率先統合了內蒙古地區,將其變為自己可以依憑的極為重要的戰略後方。 \n \n中國框架下實現自治 \n \n同樣,在新疆,也呈現出類似的政治空間結構變換。作為一個在民國時期在新疆政壇已有重要地位的維吾爾族精英,包爾漢在其回憶錄中曾多次談到,民國時他與其他維吾爾族政治精英交流時會反覆強調,新疆不能走獨立的道路,那會讓它落入帝國主義魔掌,就像印度、朝鮮和中國東北一樣;但是國民黨無視新疆本土人民意願的統治也不能接受,所以要追求的是在中國的框架下實現新疆的自治。在帝國主義魔掌等富於意識形態色彩的話語下,可以看到包爾漢更深層的思考。 \n他於一九四八年在新疆學院(新疆大學前身)對全校師生發表演講,駁斥東突主義者:「新疆兩千多年以來就是中國的一個組成部分,新疆不是一個民族的新疆,而是各民族的新疆。正如中國不是一個民族的中國,而是各民族的中國一樣。如果說新疆只有維吾爾族一個民族的話,在新疆範圍來說就是犯了大民族主義的錯誤;在全國範圍來說,就犯了地方民族主義即狹隘民族主義的錯誤。」他明確意識到,脫離開中國的新疆是無力自立的,它很可能會進入一種很悲慘的混亂當中;但是他也明確提出,新疆的主體性必須在某種政治方案下獲得承認。 \n包爾漢的這種認知可謂真正的洞見,他對新疆以及維吾爾族命運的憂慮及思考,都直指真問題。對他來說,在當時的歷史情境下,共產主義是無法避免的選項。 \n包爾漢是從民族的生存困境出發,可以說他是民族主義基礎上的共產主義者;而內地的共產黨人則是共產主義基礎上的民族主義者。(待續) \n

  • 中華民族的世界歷史使命──禮義廉恥需要具體的社會載體(四)

    因此,蔣介石在一九三二年便提出要用「禮義廉恥」來「挽救墮落的民德和人心」、「改造革命的環境」、「確定我們革命的基礎」。一九三四年春天,更進一步將此主張具化為「新生活運動」,以他重新解釋過的「禮義廉恥」之四維作為基礎道德原則,同時吸取一系列現代理念,以整肅國民日常生活、改良社會風氣為目的,力圖達到國民生活的軍事化、生產化、藝術化的目標。 \n \n土改打破鄉村社會結構 \n \n禮義廉恥不能抽象地談,它需要具體的社會載體。在鄉村而言,就是以鄉紳階層作為該道德秩序的擔綱者,他們與一般的底層民眾之間形成一種微觀道德共同體的共生關係。而鄉紳階層只要存在,便對鄉村人群具有組織能力,從而與政府從鄉村汲取資源之努力形成抗衡;而國民黨又不可能取消鄉紳階層,因為這與新生活運動本身的邏輯相悖。這就使得國民黨政府從鄉村地區進行資源動員的能力相對有限,其在財政上更多地要依靠江浙財閥以及外國貸款的支持。 \n對共產黨來說,則不存在這樣一種障礙。在階級鬥爭的話語下,鄉紳階層與底層農民之間在傳統時代的等級共生關係,被轉化為一種階級鬥爭關係。共產黨作為底層受壓迫的勞動者的代表而存在,它引領底層勞動者反抗那些剝削者,敢於抗拒的人,便是土豪劣紳,會被鎮壓;而對他們的鎮壓,在終極歷史時刻的時間維度中會獲得高度的正當性。這就是共產黨所領導的土改過程,土改打破了傳統的鄉村社會結構,帶來強大的人力和物力資源效果。共產黨由此所獲得的鄉村資源動員能力,遠非國民黨所可比擬。 \n但是這種資源動員手法有一個約束條件,即因為如前述,可預期的穩定的日常秩序在終極時刻照臨下變得不穩定,日常的經濟運轉會大受影響,所以它會使得該手法很快走上自己的邏輯終點。除非,或者它能夠持續地通過本身的高效動員而從外部汲取資源,或者它能夠統治足夠大的區域,從而通過龐大的規模來消化掉日常秩序受到的擾亂,仍然維持自己。倘若不能滿足其中的至少一點,便需要改變政治策略,重新定義當下的政治時間與政治空間,以便革命能在特定的時空條件下繼續;隨著時空條件的改變,策略也可以無阻礙地轉變。政治策略的各種改變,同樣能夠在終極歷史時刻之下獲得正當性辯護。這便是統一戰線政策能夠有效實施的政治哲學基礎。 \n在國際安全環境較好的情況下,國家對於動員效率的需求並不會很高,穩定的政策與日常秩序的需求是第一位。一旦國際安全環境變得很糟糕,則國家對於動員效率的需求就會變得很高,甚至會階段性地壓倒國家內生的歷史目的。抗日戰爭時期,國家的安全環境越發糟糕,於是,共產黨獲得特殊的歷史意義。它通過其極為靈活的策略、極其宏大的格局、極其高超的效率,將敵後的鄉村社會轉化為共產黨的根據地,並將自己從外在於中國歷史與社會發展為內嵌於中國歷史與社會。 \n \n成立民族問題研究室 \n \n2.對漢民族主義的超越 \n中國共產黨的早期活動區域主要是在漢族─中原地區,邊疆與少數民族問題只是被抽象地談及過,在早期並未進入共產黨的認真思考當中。直到後來轉戰陝北,長征一路上所走的多半是少數民族地區,陝北也是地處漢蒙回交界地帶,倘若少數民族問題處理不好,會讓革命遭遇到巨大困難。正是在這種處境下,共產黨開始認真思考少數民族問題。這個過程與國民黨從中原到西南-西北的視野轉換有類似之處,但共產黨以史達林的民族理論為基礎,對於少數民族問題的思考與處理有著與國民黨大不同的路徑與格局。 \n一九三七年七月開始,中國共產黨在陝北針對少數民族問題成立一系列工作委員會,並專門成立了民族問題研究室。研究室在一九四○年起草了兩份有關少數民族問題的指導性文件,成為黨中央的正式文件。在這兩份文件中,分析了少數民族所面對的三個基本矛盾:第一是回、蒙民族和日本帝國主義的矛盾;第二是回、蒙民族和漢族的矛盾;第三是回、蒙民族內部的民主力量與封建勢力的矛盾。 \n最重要的是第三個矛盾,它解析出少數民族內部的階級鬥爭關係,國家內部的民族矛盾便被階級矛盾所擊穿;第二個矛盾實際上並不是回、蒙民族與漢族的矛盾,而是兩者與漢族統治階級的矛盾。依照共產主義的敘事,蔣介石所代表的漢族統治階級並不能代表漢族,只能代表資產階級,必須被打倒,由中國的勞動階級自我統治。這就需要革命,革命的領導者必須代表中國的勞動階級,因為勞動階級才是真正的屬於中國人民的力量。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代表中國的勞動階級,所以越是共產主義,才越是民族主義。在一種複雜的時空結構變換當中,普世的共產主義被轉化出民族主義的意義,民族主義又自然地從漢民族主義被上升為中華民族主義。普世民族主義的樣貌於此也隱然浮現出來。 \n共產黨帶領勞動階級推翻漢族統治階級的革命,實際上就是消除國家內部的民族矛盾,使少數民族與漢族獲得平等地位的過程;而獲得解放的少數民族也要在共產黨的支持下完成自己內部的民主革命,由其勞動階級來自主,最?形成普遍均質的人民。整個過程中,漢族勞動階級的革命是核心的能動力量,它會引發整個中國內部的連鎖革命,並通過階級鬥爭消解一切民族矛盾,共產黨則是超越於各民族之上的統合性力量。在階級鬥爭的話語下,不再有漢族與少數民族之分,而只有階級之分。 \n(待續) \n

  • 中華民族的世界歷史使命──資產階級時代的「民族」消失(三)

    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下的政治空間,則塑造了一種可被時間所克服的空間結構。民族國家式的縱向割裂的空間結構,在共產主義看來不過是一種階級統治的工具,政治的意義不在於對這種階級統治工具的認同,而在於通過階級鬥爭,完成終極的普遍解放;階級是通過生產資料占有方式獲得定義,這種識別標準與血統、信仰、種族等等都沒有關係,從而政治的空間結構就基於貧富關係而變成一種橫向割裂的格局。 \n \n階級關係無國界 \n \n它打碎了縱向的政治空間內部的統一性,同時擊穿了諸縱向空間彼此之間的分隔物(民族意識),通過橫向空間的分隔物(階級意識),識別出自己的敵人。敵人一方面是在國家內部(本國的統治階級),一方面也在國家外部(其他國家的統治階級);但所謂外部敵人並不是其他國家,因為國家概念本身要被階級概念擊穿,各國的無產階級因共同的階級身分而成為天然的戰友,各種統治階級則是無產階級的共同敵人。 \n階級關係無國界,由此政治秩序也突破了任何國家界限,天然地以全球為單位,是無產階級國際(international)對(無論是國家的還是國際的)資產階級的普遍戰鬥。鬥爭的終結是一個偉大的終極歷史時刻的到來,是共產主義對資本主義的超越。這將使得資產階級時代的「民族」(nation)消失,或者說縱向劃分的政治空間消失;由於從此進入無階級社會,橫向政治空間也將因此消失,整個人類世界進入一種普遍均質的狀態。這便是用時間克服了空間。 \n從另一角度來說,在這一終極歷史時刻尚未到來之前,縱向的政治空間仍然存在,在已有國家的地方,表現為資產階級所主導的階級統治,在還沒有國家的地方,表現為資產階級所主導的民族自決;而橫向的政治空間也一直存在,表現為普遍的階級鬥爭,並作為歷史演進的動力機制。一旦有了對於這樣一種終極歷史時刻的理解,有了對於歷史規律的把握,人們便可以通過主觀能動的行為來推動時間對空間的克服加速到來,這便是無產階級革命。至於這一終極歷史時刻何時到來,在哪裡到來,在不同的地方分別以什麼節奏到來,則有賴於革命領導者的判斷。 \n這帶來一個衍生結果,就是革命領導者可以基於其判斷,而以各種方式來利用不同的政治空間結構,對給定空間結構進行各種擊穿,又創建必需的新的空間結構,由此而浮現出可以打交道的不同政治對象,可以視情況所需變換政治結盟關係,並能對此進行邏輯自洽的正當性辯護,形成具有極大的政治彈性與靈活性的政策方案。而用以為縱向空間的國家政治進行正當性辯護的各種觀念系統,在橫向空間的階級政治當中是否仍然具有正當性,則取決於革命領導者對於歷史時刻的判斷,但即便仍然有正當性,也是一種工具性的正當性。階級政治有自己的一套正當性觀念系統,它超越於舊有的觀念系統之上,統領並視情況調用各種觀念系統。 \n \n現實當中的魅惑 \n \n在這樣一種時間─空間結構下,一切空間性的東西都被相對化,非終極的、日常時間性的東西也被相對化,它們都不具有絕對的價值和不可通約的差異,它們都將被那個終極歷史時刻所超越,它們的意義也都通過那個終極歷史時刻而獲得識別。在終極歷史時刻的觀照下,一種終極命運審判式的精神結構建立起來,一切日常的禁忌都被打破,一切現實當中的魅惑(enchantment)都被祛除,一種無比宏大的世界觀念被建構起來。以一種比喻的方式來說,這是一種不僅突破了「地心說」,也突破了「日心說」,甚至突破了「宇宙中心說」的時空敘事,任何以其他模式生成的歷史目的,都會被它消解掉。它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打開了想像力的空間,對於世界秩序擁有超級的思考格局。 \n但超級格局還對應著另外一重面相。所有的這些超級格局,都以終極歷史時刻來正當化自身,終極歷史時刻在本質上類似於一種信仰。古典帝國也有其終極時刻,由宗教給出,將實現於彼岸世界;對該終極時刻的教義解說,會被轉化為一種法理化的討論,其在日常時間─日常政治中轉化出一種具有可預期性的法權秩序。共產主義的終極時刻基於對歷史規律的理性把握,將實現於此岸世界,對它的解說倘若被法理化,便與此岸世界的資產階級法權難以區分,所以它會拒絕法理化的努力;這就讓日常時間─日常政治本身的可預期性遭遇到困境,一種穩定的日常法律秩序難以建立起來。這樣一種複雜糾結的狀態,必須通過革命領導者的臨機決斷而獲得突破;於是,革命領導者就會轉為共產主義革命的肉身化呈現。共產主義革命歷史當中的一系列複雜難解的困境,也隱藏在這一重面相中。 \n在這種超級格局下,中國共產黨獲得遠大於中國國民黨的動員效率。國民黨及國民革命軍基於列寧主義的組織原則而獲得了新的軍事動員效率,但是此種組織原則與其道德原則並不足夠匹配;更準確地說,國民黨試圖用列寧主義的組織原則實現三民主義的理想,但三民主義是一種政治性的理念,而非倫理性的理念,只能為政權進行正當性辯護,並不能起到規範世道人心的作用。於是,強大的組織原則便會喧賓奪主,置換掉道德原則對於組織目標的定義能力。北伐的過程中便發生了一系列過激行動,對傳統社會秩序與倫理形成巨大的衝擊,也令組織目標本身陷入混沌。(待續) \n

  • 中華民族的世界歷史使命──現代轉型面臨三重任務(二)

    前述的普遍運動,是對遙遠未來的普遍主義秩序的一種預期,它在可預見未來仍會呈現為國家間的博弈過程。但歷史哲學的功用就在於通過過去看到未來,基於對歷史的理解,我們可以相信,對這個遙遠未來的想像並非無的放矢。 \n \n歷史運動的內生方向 \n \n中國歷史的精神現象學運動呈現出兩個趨向。一個趨向是,就現實的社會層面而言,微觀的行為主體,其單位越來越向個體方向收斂:古代的行為主體是諸侯公卿,中世的行為主體是州郡豪族,中世之後的行為主體則是鄉里宗族,近代以來的行為主體進一步收斂到核心家庭乃至個體。另一個趨向是,就超越性的精神層面而言,其氣質越來越朝理性化的方向進展:漢儒重神祕主義的讖緯,宋明儒學重近於理性主義的理學,清儒重近於實證主義的樸學和經世實學,到了近代則重自然與社會科學。 \n這兩個趨向在近代的發展,實乃中國歷史的精神現象學運動的自然邏輯結果;另一方面,它們又都是以對於西方文明的兼容吸收為途徑而展開。 \n自地理大發現以來,原來孤立發展的人類歷史成為世界歷史之後,世界秩序便是西方秩序的外化。西方秩序在其演化過程當中,逐漸形成兩種承諾:一是在形式正義基礎上的個人普遍法權,法律承認個體作為獨立的責任主體;一是在實質正義層面的良心自由,從精神上承認個體作為獨立的道德主體。這兩種承諾使得一種內蘊著自由的、具備高度擴展性的自生秩序得以展開,中國逐漸捲入這一秩序當中,而中國的歷史運動所需要的要素,也剛好在此過程中到來了。 \n現代世界秩序在原則上來說是為全人類的,但西方的主導,又使得其所承諾的形式正義不夠「形式」,更使得西方的實質正義對其他文明的實質正義形成一種壓制。世界秩序的普世性一面需要被更深度展開,特殊性一面則需要被制衡。中國捲入該秩序的同時,也因自身體量而重新定義著該秩序,並將形成秩序內部的制衡機制。此一過程推動著世界秩序、基督教秩序以及中國自身的多重自我超越,可稱此過程為「讓形式正義成為真正的形式正義」,「讓實質正義各得其正」。 \n這從更深刻的意義上,顯示出人類歷史的精神現象學運動的普遍性特徵。中國歷史數千年的運動,以及每一次的循環,都不是簡單的往復,而是螺旋上升,向著東亞世界的普遍自覺不斷前行,為世界歷史的展開做著準備。因此,中國歷史在本質意義上是世界歷史的一個環節,同時,它能夠作為擔綱者之一,推動超越於自身的世界歷史的實現─實現普遍性與特殊性的合題,實現各文明的合題,最終,我們看到的就是世界歷史中的「人」的自我實現。 \n整部人類歷史,歸根結柢是人性的運動史,其中的高尚與卑下,皆是人性的呈現而已。奇妙的是,人性的高尚,帶來的結果不必然是善;人性的卑下,帶來的結果不必然是惡。這部人性的運動史,其方向是鎖定的,即自由的普遍實現。自由的普遍實現,不在於理念價值意義上,而在於人類的自我意識的普遍實現上。 \n \n中華民族的自我超越 \n \n現代轉型當中的中國,同時面臨著三重任務:第一,要實現高強度的社會動員,以便應對日益險惡的國際安全環境;第二,要實現對於漢民族主義的超越,以便統合整個中華民族;第三,要實現對於中華民族主義的超越,以便恰當安頓中國與世界的關係。這三重任務彼此矛盾,卻又要同時解決。國民政府在三重任務的彼此糾葛當中,未能完成引領中國現代轉型的任務;共產黨則提供了另一種重要的嘗試,該嘗試部分借助了史達林的民族理論,部分滿足了轉型中國所需的足夠大格局的精神容量,同時完成了三重任務,但是又面臨著新的困局。這裡面複雜糾結的歷史結構,構成理解中國共產主義革命史的一個重要背景。 \n1.以時間克服空間:超強動員效力的實現。 \n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帶來超強的動員效力。要理解這種動員效力,需要先簡單分析歷史上的政治時間─空間結構的變遷。所謂政治時間─空間結構,是該時代主導的政治敘事對於世界秩序的想像與表達。任何秩序得以成立,都離不開暴力對其的底層支撐;但暴力本身是純工具性的,它無法內生出目標,是政治敘事為其賦予目標,並以此構成暴力行為正當與否的判斷標準。 \n古典帝國時代,世界的政治空間結構是一種連續、漸變的差序格局,沒有被硬性割裂為彼此不可通約的政治空間;整個世界朝向一個歷史目的前行,歷史目的則由帝國所承載的文化給出,超越於任何具體個人的意志之上。指向彼岸的、統一的歷史時間,整合了世界上多重卻並不割裂的政治空間。原則上來說,帝國覆蓋所及,是文明有序的區域;帝國不及之處,是野蠻無序的區域。政治的意義就在於用秩序來克服無序,將文明擴展到全世界;帝國的敵人是無序,而不是具體的某個群體。 \n進入近現代民族國家時代,世界被縱向割裂為一個個彼此不可通約的政治空間,也就是一系列的國家。國家通過憲法獲得其表達,原則上來說,一部憲法會將自己視作永久性的,而不會為自己預設一個終止日,從而時間要素就被屏蔽在此種政治想像中之外,世界也永久性地處在這種割裂格局中。政治的意義就在於識別出誰是具體的敵人,從而能夠有效地確立自己這個共同體的心理邊界,打造認同;在共同體內部,基於憲法展開穩定可預期的法律秩序。(待續) \n

  • 中華民族的世界歷史使命──世界經貿、政治秩序出現失衡(一)

    編者按:何謂中國?從內部來看,中國是個體系;從外部來看,中國是海陸樞紐。要如何理解3000年來中國的過去與未來? \n施展的《樞紐:縱覽歷史3000年,探索當代世界的中國》顛覆傳統史觀,打破學科藩籬,用宏觀角度、全新視角、邏輯思考,縱覽中國千年歷史,重新定義中國的「樞紐」角色,用超學科視野重新理解中國。從過去看見未來,從世界發現中國! \n \n正文開始: \n中華民族,作為一個軸心文明的負載者,天然地必須成為世界歷史民族。所謂世界歷史民族,不在於對世界的征服或控制,而在於該民族能夠通過自身的精神運動而把握世界歷史的命運,從而引領人類精神的普遍自覺。 \n \n需相應的歷史自覺 \n \n這種對於歷史命運的自覺,並不是基於先驗的歷史想像,而是由人類激情予以推動,各種秩序不斷地湧現與瓦解,呈現為一條浩浩蕩蕩的時間長河;個體的衝動構成長河中的各種浪花,奔騰到下游時,河流的走向被整體性地認識到,歷史的意義逐漸浮現出來,最終為人所把握,並表達為一種不斷自我超越的普遍性理想。諸世界歷史民族,通過自身的精神現象學運動而捲起越來越大的漩渦,並將周邊捲入進來,促成文明的普遍傳播與發展,而人類歷史也從多個文明孤島逐漸發展為彼此聯繫的屬於全人類的世界歷史。一個民族成為世界歷史民族,雖並不完全由它自主選擇,但是需要它有相應的歷史自覺。直到其達成自覺,方可成為世界歷史的重要建設性力量。 \n東亞大陸分為草原游牧、中原農耕、海洋貿易這幾個重要的自然─社會─經濟生態區。在古代世界,中國是東亞大陸的主導者,其中的草原─中原關係,是秩序的生成線,帝國的秩序與文明的發展都離不開這個關係;中原─海洋關係,則是秩序的傳播線,從南朝開始到遣唐使再到明末遺民朱舜水,大陸帝國的文明源源不斷擴及整個東亞,並刺激著東亞其他國家之主體意識的浮現。在近現代,中國是世界秩序的參與者,海洋─中原關係是秩序的生成線,現代經濟、技術與法權─價值觀念從海上到來,改造了大陸帝國;中原─草原關係則是秩序的傳播線,因大航海而導致貿易路線轉移,內亞世界從文明陷入混亂,終將依靠被海洋重構的大陸帝國來安頓其秩序。秩序的生成與傳播,在古代與近現代的方向剛好是相反的,技術的變遷是其中至關重要的一個變數。草原與海洋,都天然以當時技術條件下的全世界作為其活動空間;中原則通過對這兩條線的分別參與及互構,而突破定居的固化視野,獲得其世界性。 \n就今天的中國而言,自改革開放加入世界秩序以來,已經獲得巨大的發展。中國正在以其超級體量,重新定義其所加入的世界秩序。 \n但中國的崛起更多還是一種物質層面的崛起,有待精神自覺的展開,最終使中國對世界秩序的衝擊呈現出越來越多的建設性效應。 \n面對中國的崛起,很多既有的治理秩序已經失效,很多既有的對於世界的解釋框架也已經失效。因為這些治理秩序和理論框架,用來處理中等規模國家的問題比較有效,在遭遇到作為世界秩序自變數的超大規模國家時,便超出其適用範圍。失卻有效的認知框架,使得世界在理解中國上遭遇了困境,中國同樣也在理解世界與自身上遭遇了困境:首先是世界經貿秩序失衡,進而是政治秩序出現失衡,而這種失衡也會影響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以世界經濟、政治秩序的持續健康發展為前提。 \n \n普遍主義主張待完善 \n \n因此,歷史內在地要求著中國的崛起進入一種精神自覺,主動擔當起推動世界秩序再均衡乃至重構的使命。這種自覺要求著中國的精神解放,超越民族主義的窠臼,進入普遍主義視野。如此一種精神解放,反過來也必將重新定義中國自身,讓人們重新理解中國是誰,中國與世界的關係,普遍性與特殊性的關係。中國的現代化轉型,必將進入這樣一個內外互動的過程而繼續其腳步。 \n當下的世界秩序由美國所主導,因其在現實運作中欠缺對唯一霸權國自利傾向的制衡機制,而使其普遍主義遭受質疑;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文明地區在當下所提出的普遍主義主張,則有待進一步完善。真實的普遍主義世界秩序,需要在一個開放的未來當中逐漸微觀性地打開,這個過程很可能是幾種彼此差異的普遍性理想,在持續的交往行為中,逐漸演化出超越於任何一個理想之上的普遍秩序;交往的行為可能呈現為貿易,可能呈現為外交,也可能呈現為戰爭。它具體會演化成什麼樣子,無法預先判斷。 \n從另一角度來看,也正因為這種未知性,才打開了人類未來的無盡可能性。中華民族如何成為世界歷史民族,將在這個開放的可能性中自我實踐、自我證成。它不是那些追索抽象的普遍價值的人所能夠否棄,也不是那些辯護實體性的文化特殊性的人所能夠建成。所有這些抽象的觀念想像都將在歷史的大潮中被超越,中華民族必得在實踐當中證明自己是一個,也配得上做一個真正的世界歷史民族。 \n這一實踐過程將會深刻地改變中國,同樣也會深刻地改變美國,改變世界。人類的精神秩序在此過程中達到真正的普遍性。 \n但這並不是歷史的終結,而是精神的普遍運動在宏觀上呈現為普遍法權;在微觀上呈現為,作為法律─道德主體的個人,他們自主地抉擇各自的道德確信,並在尊重其他人的法律─道德自主的前提下,彼此間在一種自演化秩序當中無盡地互動。歷史不會終結,而是在全人類的普遍性與特殊性的合題當中,繼續其運動。(待續)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