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侍郎的搜尋結果,共13

  • 風神寶寶《晴空小侍郎》到屏東 公益兩場免費看

    風神寶寶《晴空小侍郎》到屏東 公益兩場免費看

    受邀於新舞臺藝術節,風神寶寶兒童劇團代表作《晴空小侍郎》,9月底將到屏東舉辦公益場次演出,即日起開放索票。 \n \n風神寶寶兒童劇團團長陳昭賢,是歌仔戲名角孫翠鳳之女,自小在歌仔戲大家庭成長的她表示:「身為明華園第三代成員,肩負傳承傳統戲曲的重責大任,這回公益場要回到屏東老家,演給鄉親看,對我們也意義非凡。」 \n \n演出將在9月29日至30日進行,地點為屏東藝術館,即日起開始索票入場。

  • 晴空小侍郎 暗藏歌仔戲密碼

    晴空小侍郎 暗藏歌仔戲密碼

     有如神隱少女勇闖鬼界的魔幻場景,風神寶寶兒童劇團作品《晴空小侍郎》,改編自作家哲也同名小說,以歌仔戲曲牌、身段等元素,為孩子們說一個溫馨、可愛又動感的鬼故事,2017巡演最終場,將於本周末在新竹登場。 \n 團長陳昭賢表示,雖然從頭到尾都有很多鬼怪在舞台上,但卻是一群可愛又純真的鬼怪,「孩子們看完這齣戲,會變得勇敢、不怕鬼,跟著主角晴空小侍郎的腳步,一起解決每個鬼怪難題,也能一同發揮正向思考的能力,並且展現想像力和同理心。」 \n 國台語對白 動感舞步 \n 《晴空小侍郎》描述一名小男孩晴空,為了尋找死去的妹妹,誤闖鬼界的莫怪樓,被鬼部尚書爺爺留下來當小幫手,人稱「晴空小侍郎」。也因為晴空的心地善良,看到各種妖魔鬼怪並不以異樣眼光看待他們,反而協助大家處理各種疑難雜症,後來和鬼怪們打成一片,鬼怪也協助他再見到妹妹。 \n 全劇最特色之處,在於運用傳統歌仔戲的曲牌、身段,加上新編的唱詞和動感的舞步,以國、台語對白,靈活地詮釋書中角色,自2016年首演之後,已陸續巡演嘉義、台東、高雄、台北和台中等地,總計有1萬2000人次欣賞過此劇,主題曲《莫怪樓》也是現在小朋友朗朗上口的歌曲。 \n 歌仔戲曲牌 身段放大 \n 陳昭賢2012年成立風神寶寶兒童劇團,是全台第一個主打歌仔戲和東方文化故事的兒童劇場,5年下來已累積120場演出,創團作《風神寶寶之火焰山》裡的主角「風神寶寶」已是招牌形象人物。陳昭賢表示,為了讓小朋友們也能感受歌仔戲之美,她在作品裡都會暗藏歌仔戲的「密碼」,「我們會把戲曲的身段動作放大,運用歌仔戲曲牌編曲,這些都是為了讓孩子們在無形中吸收歌仔戲的元素。」 \n 由於劇中有各式各樣的鬼怪,像是可愛鬼、懶惰鬼、小氣鬼、無頭鬼等,為了不讓鬼怪顯得太可怕,服裝的色調都很鮮豔,陳昭賢也號召演員們親手製作舞台上所使用的道具,並請藝師以手繪的方式打造布景,畫出鬼界的煙霧瀰漫之感。 \n 《晴空小侍郎》8月12日下午兩點在新竹縣文化局演藝廳演出。

  • 風神寶寶《晴空小侍郎》 將到新竹演出

    風神寶寶《晴空小侍郎》 將到新竹演出

    風神寶寶兒童劇團改編自金鼎獎作家哲也的奇幻作品的《晴空小侍郎》,有如神隱少女闖入第三空間尋至親的冒險故事,將到新竹演出。 \n \n 風神寶寶團長陳昭賢表示,《晴空小侍郎》是一齣讓孩子不再怕鬼的鬼故事,在歌仔戲曲牌旋律中,展現奇幻魔力,烙印在觀眾記憶中。透過舞台上的人物,娓娓道出每一個鬼的傷心故事,也展現鬼怪們可愛純真的一面,讓神怪的世界充滿想像力與同理心,幫助孩子有更多正向的思考。 \n \n 《晴空小侍郎》以傳統歌仔戲戲劇手法,加上國台語雙聲道生動靈活地詮釋每個角色。2016年發表後,已巡演嘉義、台東、高雄、臺北、台中等地共計11場次,各地演出均獲得家長及小朋友的熱烈迴響,將於8月12日下午兩點在新竹縣文化局演藝廳演出第12場,這也是2017年《晴空小侍郎》的最後一場演出。

  • 勇闖鬼界尋妹 風神寶寶晴空小侍郎到台北

    勇闖鬼界尋妹 風神寶寶晴空小侍郎到台北

    巡演全台各地、風神寶寶兒童劇團年度製作《晴空小侍郎》將首次在台北登場了!此劇改編自作家哲也同名小說,將書裡的大妖、小怪故事搬上舞台,融合傳統戲曲和現代歌舞場面,以台語、國語、英語三種語言演出,為孩子訴說一個超有愛的鬼故事,於3月4日至5日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 \n \n 團長陳昭賢表示,最初是在工作夥伴郎祖筠的推薦下,閱讀哲也所寫的《晴空小侍郎》,「沒想到一讀停不下來,不僅寓意動人,也讓我想起爸媽因為忙工作而沒能念故事書給我聽的遺憾,讓我決定要為小朋友好好說這個故事。」 \n \n 陳昭賢在劇中飾演主角晴空小侍郎一角,為了尋找過世的妹妹而誤入鬼界,闖進住滿鬼怪的莫怪樓,有駝背的小氣鬼、和朋友打架打到頭不見的無頭鬼、成天窩在浴缸裡的懶惰鬼,還有掌管鬼界大小事務的晴爺爺。 \n \n 「這些乍看之下很嚇人的鬼怪,但都有自己的心事,晴空小侍郎用愛的眼光為他們化解難題。」陳昭賢表示,全劇最為動人之處,在於晴空小侍郎的善良和純真,「他從不以異樣眼光看待那些長得和自己不一樣的鬼怪,而是對他們一視同仁的付出,最後也因此獲得真情和友誼。」 \n \n 此劇導演為出身京劇的許栢昂,他將京劇「一桌二椅」寫意式的概念加以延伸,用創意的方式展現,像是劇中有兩個角色代表著莫怪樓裡擬人化的「電梯」,能用想像的方式,「載著」小侍郎在莫怪樓裡自由穿梭,成為小朋友喜愛的角色。 \n \n 風神寶寶兒童劇團創團4年,一直期望能為兒童介紹傳統戲曲之美,並以招牌角色「風神寶寶」打響名號。製作人陳勝福表示,這次推出《晴空小侍郎》,是劇團的新突破,除了歌仔戲外,也融入京劇、豫劇和舞蹈,並為兒童劇實驗出新穎的說故事模式。

  • 專治鬼怪心事 晴空小侍郎來了

    專治鬼怪心事 晴空小侍郎來了

     小氣鬼、可愛鬼、懶惰鬼,這些鬼怪有什麼心事呢?風神寶寶兒童劇團最新作品《晴空小侍郎》,改編作家哲也同名小說,以傳統歌仔戲融入現代歌舞場面,將書中的奇幻世界搬上舞台,訴說一個溫馨、動人的鬼故事,日前巡演嘉義、台東、高雄等地深受歡迎,下周將在台北登場。 \n 創意談生死 孩子能懂 \n 「這是一齣不避諱談論生死的兒童劇。」團長陳昭賢表示,風神寶寶兒童劇團成立4年來,一直希望打破觀眾對兒童劇的既定印象,並且以傳統歌仔戲元素對孩子們說故事,「不一定要用幼稚的方式對孩子們說話,或是預設他們聽不懂,其實只要發揮創意,說一個完整的好故事,孩子們一定可以接收戲裡的訊息,像這齣戲就碰觸大人們也還在學習的生死離別課題,還有如何與人為善的人際功課。」 \n 《晴空小侍郎》故事描述一名小男孩晴空,為了尋找過世的妹妹,誤闖入鬼界裡的「莫怪樓」,因此被鬼部尚書晴爺爺抓去當小幫手,被命名為「晴空小侍郎」。善良的晴空小侍郎,為了找到妹妹,不僅非常努力工作,還伸出援手幫助諸多大妖、小怪解決他們各自的心事難題,最後這些鬼怪們也回過頭來幫助他,讓他順利和妹妹見面。 \n 同理心對待 鬼也感動 \n 導演許栢昂表示,《晴空小侍郎》是非典型兒童劇,有別於一般兒童劇裡的明亮氣氛,全劇一開始就很陰森森,舞台上還有移動的鬼火,非常神祕,「整齣戲裡完全沒有『各位小朋友大家好』這樣子的發語詞,而是實際帶著小朋友融入鬼怪真情流露的內心世界,也啟發孩子們學會用同理心看待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n 許栢昂說,雖然劇中碰觸死亡話題,「但是我們用輕盈、淡化的方式表現,像是劇中的『心想事成咒』,表明『想要有什麼就有什麼,只要你說出口』,就讓劇中的晴爺爺再度復活,也是告訴小朋友,假如遇上親人離世時也不要害怕,只要心裡想著親人,那個人就會永遠存在。」 \n 《晴空小侍郎》將在3月4日至5日於台北城市舞台演出3場,4月15日至16日到台中國家歌劇院演出。

  • 鬼怪穿彩衣 學歌仔戲耍刀槍

     風神寶寶兒童劇團團長陳昭賢在《晴空小侍郎》裡飾演晴空小侍郎一角,演活了主角善良、純真的形象。她表示,為了吸引孩子們專注看戲,並學習歌仔戲表演語言,製作團隊煞費苦心,不僅在服裝設計上選用繽紛色彩,讓鬼怪現身時不會太可怕,同時也暗藏傳統歌仔戲密碼,別具巧思。 \n 「我們把戲曲的身段放大動作表現,強調歌仔戲的動作線條,讓小朋友們在不知不覺中,吸收歌仔戲的表演語言,看完戲會很有收穫。」 \n 陳昭賢舉例,劇中特別有趣的段落「唐郎和黃怯之爭」,這出自原著裡的橋段,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典故延伸,「唐郎和黃怯原是好兄弟,但是他們有很奇怪的模式,就是一人容易緊張,後面不能站人;另一位則是很膽小,一定要躲在別人後面,這兩個互相矛盾的人,也因此不斷打架,打到最後一個只剩下頭,另一個只剩下身體。」 \n 陳昭賢表示,這對矛盾的角色,恰好可以融入傳統武打戲,讓故事情節更加生動,「唐郎拿著雙刀,象徵螳螂觸角,黃怯拿著槍,雙刀與槍對打就是經典武打戲,即使是兒童劇,小朋友們仍可以看見歌仔戲的武打戲。」 \n 陳昭賢說,全劇還有鑼鼓點貫穿其中,「鑼鼓點就如同歌仔戲的心跳,我們隨著鑼鼓點表現開心、難過的心情,這些都是藏在戲裡面的歌仔戲語言,觀眾們可仔細感受。」

  • 和鬼怪當好朋友 風神寶寶《晴空小侍郎》到台北

    和鬼怪當好朋友 風神寶寶《晴空小侍郎》到台北

    小氣鬼、可愛鬼、懶惰鬼,這些鬼怪有什麼各自的心事呢?風神寶寶兒童劇團最新作品《晴空小侍郎》,改編作家哲也同名小說,將書中的奇幻世界搬上舞台,以傳統歌仔戲融入現代歌舞場面,訴說一個溫馨、動人的鬼故事,滿滿的人情味,廣受大人小孩的喜愛,日前巡演嘉義、台東、高雄等地,下週將在台北登場。 \n \n 「這是一齣不避諱談論生死的兒童劇。」團長陳昭賢表示,風神寶寶兒童劇團成立4年來,一直希望打破觀眾對兒童劇的既定印象,並且以傳統歌仔戲元素對孩子們說故事,「不一定要用幼稚的方式對孩子們說話,或是預設他們聽不懂,其實只要發揮創意,說一個完整的好故事,孩子們一定可以接收戲裡的訊息,像這齣戲就碰觸大人們也還在學習的生死離別課題,還有如何與人為善的人際功課。」 \n \n 《晴空小侍郎》故事描述一名小男孩晴空,為了尋找過世的妹妹,誤闖入鬼界裡的「莫怪樓」,因此被鬼部尚書晴爺爺抓去當小幫手,被命名為「晴空小侍郎」。善良的晴空小侍郎,為了找到妹妹,不僅非常努力工作,還伸出援手幫助諸多大妖、小怪解決他們各自的心事難題,最後這些鬼怪們也回過頭來幫助他,讓他順利和妹妹見面。 \n \n 導演許栢昂表示,《晴空小侍郎》是非典型兒童劇,有別於一般兒童劇裡的明亮氣氛,全劇一開始就很陰森森,舞台上還有移動的鬼火,非常神祕,「整齣戲裡完全沒有『各位小朋友大家好』這樣子的發語詞,而是實際帶著小朋友融入鬼怪真情流露的內心世界,也啟發孩子們學會用同理心看待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n \n 許栢昂說,雖然劇中碰觸死亡話題,「但是我們用輕盈、淡化的方式表現,像是劇中的『心想事成咒』,表明『想要有什麼就有什麼,只要你說出口』,就讓劇中的晴爺爺再度復活,也是告訴小朋友,假如遇上親人離世時也不要害怕,只要心裡想著親人,那個人就會永遠存在。」 \n  \n 《晴空小侍郎》將在3月4日至5日於台北城市舞台演出3場,4月15日至16日到台中國家歌劇院演出。

  • 兒童劇暗藏歌仔戲密碼 風神寶寶最新作品《晴空小侍郎》

    兒童劇暗藏歌仔戲密碼 風神寶寶最新作品《晴空小侍郎》

    陳昭賢在《晴空小侍郎》裡飾演晴空小侍郎一角,演活了主角善良、純真的形象。她表示,為了吸引孩子們專注看戲,並學習歌仔戲表演語言,製作團隊可說是煞費苦心,不僅在服裝設計上特別選用繽紛多彩的鮮艷顏色,讓鬼怪現身時不會太可怕,同時還暗藏許多傳統歌仔戲密碼,別具巧思。 \n \n 「我們把戲曲的身段放大動作表現,強調歌仔戲的動作線條,讓小朋友們在不知不覺中,吸收歌仔戲的表演語言,看完戲會很有收穫。」 \n \n 陳昭賢舉例,劇中特別有趣的段落「唐郎和黃怯之爭」,這出自原著裡的橋段,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典故延伸,「唐郎和黃怯原是好兄弟,但是他們有很奇怪的模式,就是一人容易緊張,後面不能站人;另一位則是很膽小,一定要躲在別人後面,這兩個互相矛盾的人,也因此不斷打架,打到最後一個只剩下頭,另一個只剩下身體。」 \n \n 陳昭賢表示,這對矛盾的角色,恰好可以融入傳統武打戲,讓故事情節更加生動,「唐郎拿著雙刀,象徵螳螂觸角,黃怯拿著槍,雙刀與槍對打就是經典武打戲,即使是兒童劇,小朋友們仍可以看見歌仔戲的武打戲。」 \n \n 陳昭賢說,全劇還有鑼鼓點貫穿其中,「鑼鼓點就如同歌仔戲的心跳,我們隨著鑼鼓點表現開心、難過的心情,這些都是藏在戲裡面的歌仔戲語言,觀眾們可仔細感受。」

  • 風神寶寶說可愛鬼故事 晴空小侍郎陪小朋友過聖誕節

    風神寶寶說可愛鬼故事 晴空小侍郎陪小朋友過聖誕節

     由明華園新生代所組成的風神寶寶兒童歌仔戲團,推出創團第4部作品《晴空小侍郎》,改編作家哲也同名奇幻小說,以歌仔戲為小朋友說一個溫馨、可愛的鬼故事。繼上月在嘉義、台東演出後,12月24日將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連演兩場。 \n \n 「鬼故事大多給人驚悚、恐怖的印象,但是《晴空小侍郎》裡面的鬼魂,卻有著滿滿的人情味,讓故事也變得生動活潑起來,連大人都喜歡。」團長陳昭賢表示,《晴空小侍郎》探討一般兒童劇較較少討論的生死議題,「我們在戲的開頭就點出,晴空小侍郎的妹妹已經過世了,所以他到鬼界想把妹妹找回來。我們想讓小朋友明白,生和死是很自然的事情,每個人都會遇到,重點在於要怎麼面對和思考。」 \n \n 《晴空小侍郎》是哲也2006年作品,故事描述歷史上有一個被人遺忘的朝代「晴朝」,這個朝代裡的鬼魂特別多,還有一個專門管理鬼魂的部門,管理者名叫和侍郎。小男孩晴空因為想找回妹妹而誤闖鬼界,被和侍郎抓去當助手,人稱「晴空小侍郎」,他誓言要讓所有的鬼魂返回西方極樂世界,最後他實現約定,順利救回妹妹。 \n \n 不管是可愛的懶惰鬼、小氣鬼,還是可怕的斷頭鬼、斷身鬼,《晴空小侍郎》裡的鬼魂都有不為人知的心事。陳昭賢表示,晴空小侍郎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小男孩,他從不以異樣眼光看待這些鬼怪,反而用滿滿的愛關心他們,並試著解決問題,「像是小氣鬼背上長了一顆大瘤,原來是因為他把所有的錢財都揹在身上不和別人分享,懶惰鬼成天只窩在浴缸裡不出來,是因為他渴望爸爸媽媽的愛。」陳昭賢表示,因為晴空小侍郎耐心為鬼魂們解決問題,所以最後鬼魂也願意合力救回他妹妹,「他無私給出去的愛,最後也都回到自己身上。」 \n \n 陳昭賢表示,劇中的鬼界很日式,布幕是特別請歌仔戲佈景藝師手繪,畫出鬼界的煙霧瀰漫之感,而舞台上多盞移動的鬼火,也製造了許多趣味性,還有地獄階梯上的日式紙門,也都是劇組人員的巧思。 \n \n 《晴空小侍郎》為文化部文學跨界作品,將在12月24日於高雄大東文化中心演藝廳演出。

  • 《晴空小侍郎》福祿壽三仙跳街舞 場面逗趣

     風神寶寶兒童歌仔戲團翻轉鬼故事的恐怖印象,在歲末推出全新製作《晴空小侍郎》,熱鬧的歌舞,多彩的服裝設計,上月於嘉義、台東的演出,非但沒有嚇到小朋友,反而讓小朋友看得目不轉睛。 \n 陳昭賢表示,為了打造一個溫馨的鬼界,讓小朋友開心看戲,她動員全體演員一起製作舞台道具,包括拐杖、掃把、碗筷和紙門,都是演員一起動手糊出來的,「這樣使用起來更有親切感。」同時,她也安排在舞台上演奏的文武場樂師,一起打扮成可愛逗趣的鬼魂,融入劇中角色。 \n 其中最為有趣的段落,莫過於福祿壽三仙現身跳街舞,幫助晴空小侍郎找妹妹的段落,陳昭賢表示,由於在鬼界,所以福祿壽三仙也有了鬼怪形象的轉換,從三人變成四人,「那第四個人,代表祿仙手上的嬰兒。」 \n 陳昭賢透露,之所以製作鬼故事,是為了克服自己曾有的恐懼,因為她也曾是怕鬼的小孩,「每回家裡大人外出巡演,留我和姊姊在家時,我老覺得家裡空空蕩蕩的,風聲也變大了,好像會突然衝出什麼鬼怪,雖然沒有真的遇到鬼,但那種怕鬼的感覺到現在還記得,想透過這齣戲翻轉小朋友對鬼怪的印象,並學會用同理心看待和自己不一樣的人事物。」

  • 風神寶寶推《晴空小侍郎》 陳昭賢也曾是怕鬼的孩子

    風神寶寶推《晴空小侍郎》 陳昭賢也曾是怕鬼的孩子

    風神寶寶兒童歌仔戲團翻轉鬼故事的恐怖印象,在歲末推出全新製作《晴空小侍郎》,熱鬧的歌舞,多彩的服裝設計,上月於嘉義、台東的演出,非但沒有嚇到小朋友,反而讓小朋友看得目不轉睛。 \n \n 陳昭賢表示,為了打造一個溫馨的鬼界,讓小朋友開心看戲,她動員全體演員一起製作舞台道具,包括拐杖、掃把、碗筷和紙門,都是演員一起動手糊出來的,「這樣子使用起來更有親切感。」同時,她也安排在舞台上演奏的文武場樂師,一起打扮成可愛逗趣的鬼魂,融入劇中角色。 \n \n 其中最為有趣的段落,莫過於福祿壽三仙現身跳街舞,幫助晴空小侍郎找妹妹的段落,陳昭賢表示,由於在鬼界,所以福祿壽三仙也有了鬼怪形象的轉換,從三人變成四人,「那第四個人,代表祿仙手上抱的嬰兒。」 \n \n 陳昭賢透露,之所以製作鬼故事,是為了克服自己曾有的恐懼,因為她也曾是怕鬼的小孩,「每回家裡大人外出巡演,留我和姊姊在家時,我老覺得家裡空空蕩蕩的,風聲也變大了,好像會突然衝出什麼鬼怪,雖然沒有真的遇到鬼,但那種怕鬼的感覺到現在還記得,想透過這齣戲翻轉小朋友對鬼怪的印象,並學會用同理心看待和自己不一樣的人事物。」

  • 讓孩童瞭解歌仔戲文化!文化部補助《晴空小侍郎》公演

    讓孩童瞭解歌仔戲文化!文化部補助《晴空小侍郎》公演

    為建立文學跨界暨跨平臺合作之推廣模式,促增國人親近文學原典,文化部自102年起鼓勵製播文學電視節目及表演藝術作品,其中由文化部補助,風神寶寶兒童劇團製作年度新戲《晴空小侍郎》將於11月起陸續巡迴嘉義、台東、高雄、台北等地。 \n \n風神寶寶團長陳昭賢表示:「風神寶寶」的創團理念,是希望能用傳統戲劇跟孩子們說這片土地的故事,傳遞人性的正向能量;近年來「風神寶寶」努力在尋找一個從「心」出發,展現善能的故事,終於在知名台灣兒童文學作家哲也的《晴空小侍郎》作品中找到共鳴。 \n作家哲也筆下的《晴空小侍郎》是一個「鬼故事」,「鬼」對於東方的孩子來說是一個神祕而令人恐懼的想像,傳統戲劇中的「鬼」往往是抱持著負面情緒「復仇」而來,但作家哲也的《晴空小侍郎》卻帶給大家不同的觀點:恐懼,必有發生的原因,但是你能不能接受跟你不一樣的人?於是「風神寶寶」藉由《晴空小侍郎》故事,透過劇場黑盒的奇幻魔力,打造一齣讓孩子不再害怕「鬼」的兒童劇,讓神怪的世界充滿想像力與同理心,幫助孩子們有更多正向的思考,重新認識自己心中對於異世界的莫名恐懼。 \n風神寶寶兒童劇2016文學跨界新作《晴空小侍郎》融合歌仔戲、京劇、舞蹈、武術等表演藝術,邀請傳統戲劇界的新銳導演許栢昂、編劇倪瑞廷共同合作,融合歌仔戲與現代的音樂設計,由風神寶寶團長陳昭賢、王辰驊、周岱陽、譚德雲、廖正茵等人主演,讓孩子在逗趣的戲劇表演中認識台灣文化的瑰寶—歌仔戲。 \n \n演出場次與時間: \nØ嘉義市政府文化局音樂廳 ( 嘉義市忠孝路275號 ) \n105年11月5日 19:00 105年11月6日 14:30 \nØ臺東縣政府文化處藝文中心演藝廳(台東市南京路25號) \n105年11月26日 19:00 105年11月27日 14:30 \nØ高雄市大東文化中心演藝廳 (高雄市鳳山區光遠路161號) \n105年12月23日 19:00 105年12月24日 14:30 \nØ台北城市舞臺(臺北市八德路三段25號) \n106年3月4日14:30、19:0- 106年3月5日14:30

  • 哲也畫《叮咚小悟空》 向鳥山明致敬

    哲也畫《叮咚小悟空》 向鳥山明致敬

     在《叮咚小悟空》系列中,童書作家哲也塑造了一個融合古今的角色「悟空」,「悟空」擁有矯健身手,擅長收服妖怪,他同時又是個愛窩在家看電視、打電動、幫媽媽倒垃圾的調皮男孩。若這作品是改寫古典《西遊記》則不稀奇,哲也偷偷地說,他真正要致敬的對象,是鳥山明的經典漫畫《七龍珠》! \n 哲也本名張文哲,著有《晶晶的桃花源記》、《晴空小侍郎》、《火龍家庭故事集》等童書系列,筆調清新活潑,畫面感強烈,近年獲獎無數,還剛獲文湖國小票選「最想見面的作家」第一名。 \n 在《叮咚小悟空》這個刀棍、太空船齊飛的幻想世界裡,最吸引人的是「悟空」有顆善良柔軟的心。當他發現小妖怪們只是一群無家可歸的遊民,便忍不住和他們一起在草地上烤地瓜、玩球。溫馨情節反映出哲也溫暖的個性,在採訪的地方,他看見長沙發,先是坐著拍照,然後躺下來就不想起身,笑嘻嘻地把手舉高拿著iPAD看漫畫,很難相信他已經是四十四歲的「叔叔」了。 \n 雖然沒有孩子,但哲也的童心讓他在寫作時總和小孩站在同一陣線。像是他很怕鬼,到現在都不敢一個人關燈睡覺,所以他寫奇幻神鬼的《晴空小侍郎》時,便覺得「與其寫個嚇人的鬼故事,不如寫個讓人不再怕鬼的故事」。 \n 「換個角度想,其實鬼比我們更可憐、更孤單。後來我在黑暗的地方會對鬼默唸:如果你們需要朋友的話就出來好了。奇怪的是,從此我就比較不怕鬼了!」 \n 哲也從小喜愛兒童文學大師林良,收藏他所有書籍。長大後,他成了看藝術電影、聽搖滾樂的文藝青年,法國新浪潮導演高達以及前衛樂團King Crimson、ELP都是他的偶像,而日本漫畫則是陪伴他一路成長最大的慰藉。 \n 當年抱著當導演的夢想,哲也考進世新廣電科,但一年後就因學科被當而退學,之後曾擔任編輯、遊戲公司音效師,七年前受出版社之邀開始寫作童書。對他來說,前衛藝術和童書是沒有距離的,「因為兩者都具有叛逆、直覺和擺脫框架的特質!」 \n 每次到小學演講,他對小朋友說:「多多看漫畫,不要相信老師講的話!」嚇得一旁的老師猛冒汗。他說,童年時因內向加上升學壓力,過得很苦澀,回想起來,老師根本沒有教他怎麼交朋友或怎麼樣快樂,「我希望我的書會讓小孩子笑,而且對他們有正面幫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