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依民法的搜尋結果,共49

  • 失智者要負法律責任嗎?李兆環律師點破大多人不懂的關鍵風險 

    失智者要負法律責任嗎?李兆環律師點破大多人不懂的關鍵風險 

    依衛生福利部失智症流行病學調查結果,臺灣65歲以上老人共3,607,127人,失智症有280,783人,佔7.78%,也就是說65歲以上的老人每12人即有一位失智者。不論當事人或是家屬都可能承受偌大的壓力,失智症從生活層面更衍生許多法律問題,如何自保及愛人?這是高齡社會下,大家必修的一課。 失智症是進行性退化的疾病,家人若無限包容與關懷則幸運,但趁著長者漸失能力而爭權奪產、棄養也時有所見,如何保障失智者與家人的法律相關權益?本期《獨家報導》特別邀請到得聲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李兆環,帶領讀者跟我們一起,看新聞搞懂法律。 ▲張淯社長: 今天我們專訪的是「得聲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李兆環律師,李兆環律師從業迄今近二十五年經驗,除民事、刑事及行政訴訟外,更專擅婚姻、夫妻財產、子女監護、財產信託、遺產繼承、家庭暴力及性侵害等案件。首先,請問李律師,像知名藝人唐從聖的父母相繼失智,延伸後續的醫療與照護問題,而當我們面臨這種狀況,有的人會產生棄養父母的想法,這會牽涉到什麼法律問題? ●李兆環律師: 2018年我國已進入到高齡社會,也就是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者超過14%,衍生如棄養的法律問題,一般人認知的棄養指身體照顧的部分,若當事人沒有財產,就沒有財產管理的問題,但有些家屬選擇性照顧,就是棄養當事人卻參與管理他的財產,有些長者尚未達嚴重程度,也並未聲請「監護宣告」,此時身體與財產應由誰來管理照顧?法律上是否達到「精神障礙或心智缺陷」,無法處理自己的事務則需要透過醫學鑑定來判別。 早期舊民法的「禁治產宣告」,只有二分法,將人分為「完全行為能力人」和「無行為能力人」,讓無行為能力人須找監護人,但發現二分法欠缺彈性,無法保護「逐漸失去心智判斷能力者」以及「尚未達到完全無行為能力者」的權益。 民法修正時將原本的禁治產宣告修正為監護宣告外,亦同時增修「輔助宣告」的制度,保留尚能處理自己一般事務的部分能力,讓能力雖不足但未達完全欠缺之人還是保留他大部分行為能力,只不過在重大法律行為,如訴訟、重要財產處分等,則需設一個輔助人來協助完成有效的法律行為。簡單來說,現行民法是採「監護宣告」與「輔助宣告」的制度。 ▲張淯社長: 什麼是「監護宣告」?什麼是「輔助宣告」? ●李兆環律師: 假設當事人經過醫學鑑定有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欠缺,沒有辦法處理自己事務,任何法律行為無法有效意思表示或受意思表示要設置監護人,人選可以是一位或數位;數人監護時要考量分工與監督,既能照顧好身體也能照顧好財產,「協助」他做決定有時甚至要「代替」他做決定,這就是「監護宣告」;「輔助宣告」是指意思表示或受意思表示能力「明顯不足」,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參民法第15條之2規定)需要經輔助人「同意」才可以為有效的法律行為。 ▲張淯社長: 當子女無法履行照顧義務的話,如何避免法律責任? ●李兆環律師: 上班族幾乎有二層的扶養壓力,一是來自長輩,一是來自未成年子女。實際上幾乎都是父母年邁而子女忙於照顧自己未成年的小孩,或自己的工作事業等,就會發生覺得無法照顧的情形;只是民法第1114條以下規定有「扶養義務」,也就是以下親屬互負扶養的義務: 一、直系血親相互間。 二、夫妻之一方與他方之父母同居者,其相互間。 三、兄弟姊妹相互間。 四、家長家屬相互間。 所以若身為成年子女,法律上都有扶養的義務,除非符合民法增訂第1118條之1規定,內容為: (一)對負扶養義務者、其配偶或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 (二)對負扶養義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 以上(一)(二)會依照情節嚴重程度,來免除或減輕子女扶養義務,但這個程序一定要透過「法院」的判決來免除或減輕扶養的義務。 ▲張淯社長: 就法律上面來講,這樣比較符合倫理道德這個角度嗎? ●李兆環律師: 民法親屬編的規定,是在小孩年幼未成年時由爸媽照顧他,當爸媽年邁時理應由成年子女照顧他們,這是中華民國民法中,重視孝道的一部分,將倫理道德的精神納入法律。 當時在增訂民法第1118條之1時,討論最多的是:法院在判決「免除」或「減輕」扶養義務時,從原本由近親、血親來負扶養義務之情形,透過法院判決免除或減輕扶養時,也不能造成扶養狀態的空窗期,換言之,不能造成遺棄狀態,故此時應由政府出面接手,即「公」的扶養來承接照顧,因為這是憲法賦予生存權的保障。 正因如此,在私領域,當減輕或免除扶養的時候,民眾可能會說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來養這些私人,雖立法過程有所爭論,但後來也順利立法,所以是否能「免除」或「減輕」不能自行認定,而是由法院作最後一道防線,把關公平正義。 ▲張淯社長: 如果是配偶得失智症,對方的行為變成不可理喻等等,此時可以訴請離婚嗎?或有法律上的問題? ●李兆環律師: 以中華民國的法律來講,離婚分兩大種,一種是法院「裁判離婚」,另一種則為雙方「協議離婚」。 如果上法院,根據家事事件法第23條,屬於「強制調解」的案件類型,當事人在訴請離婚前,須先進行調解程序才合法。如果雙方對離婚達成共識,那麼調解委員或法官就會協助做成調解筆錄或和解筆錄,依據民法第1052條之1規定,離婚經法院調解或法院和解成立者,婚姻關係消滅,基本上等於判准離婚。 而協議離婚有三要件,第一、離婚協議書,第二、兩個以上證人,第三、夫妻偕同到戶政事務所辦理登記,三個要件缺一不可,但在法院的調解程序,是夫妻在調解委員或法官面前表明合意做成調解或和解筆錄,簽字當下即產生離婚之效力。法院會提供調解筆錄公文,讓雙方當事人單獨到戶政事務所,辦理後續手續即可。 至於雙方是否因失智而協議離婚,那就尊重當事人的意願(只是要注意:失智程度嚴重者,已無法為有效意思表示)。除此之外,民法當中如果犯了不治之惡疾,或重大不治之精神病,是可以成為請求裁判離婚之事由。倘若因病釀成一些家暴的行為,除可能構成不堪同居之虐待外,在民法當中尚可依據民法第1052條第2項之重大事由來主張離婚。 ▲張淯社長: 如果離婚的話財產還是一樣均分嗎? ●李兆環律師: 若當事人未特別在結婚程序中,去法院登記處辦理夫妻分別或共同財產制,則都適用法定財產制。 民法第1030條之1規定,離婚後將進行「剩餘財產分配」。離婚的時間是一個基準點,也就是離婚時,夫妻婚後財產扣除婚後債務,以及扣掉一、繼承取得,二、無償取得之財產,三、精神慰撫金後,若有剩餘(資產大於債務),則由雙方平均分配剩餘財產的差額,財產比較少的一方,可在離婚後兩年內提出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 ▲張淯社長: 失智症患者本身可能因無法控制自己,做出觸法的行為需要負法律責任嗎? ●李兆環律師: 當失智造成種種違法行為,若為刑事案件就依醫學鑑定來判別當事人有無精神障礙,或者是心智欠缺,如果已達到「完全欠缺」時,就如同之前大家談論沸沸揚揚的殺警案,法官依據精神鑑定報告及刑法第19條判定無罪。 當家人不論是失智或其他原因,若已達到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行為,致不能辨識其行為是否違法,輕者只是損害賠償民事糾紛,重則觸及刑事案件,這時應該用什麼方法保障自己呢? 成年人如果因為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而沒有辦法有效的行使自己的意志,即可依法聲請「監護宣告」(以前叫做禁治產宣告),而選定監護人(就是他的法定代理人)。 民法第1111條規定:「法院為監護之宣告時應依職權就配偶、四親等內之親屬、最近一年有同居事實之其他親屬、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適當之人選定一人或數人為監護人,並同時指定會同開具財產清冊之人。」 家庭關係多元化後,有些人會覺得前述親屬並非他心有所屬的名單,2019年民法已增訂「成年意定監護」制度,意定就是自我決定,也就是在民法第1111條這些名單之外,可找自己認為值得受託之人,在公證人面前,另訂一個契約,即為意定監護契約,其內容乃約定當本人受監護宣告時,由受任人來擔任本人監護人的契約。所以當法院裁定一個人完全喪失行為能力要設監護人,法院在裁判時,可以看到已有本人自我決定的監護人選,這時候就不會啟動民法第1111條。 ▲張淯社長: 若未來有這個情況,要不要先設定監護人?還是等到事情發生後,由家屬來做決定? ●李兆環律師: 立法增修的目的就是讓民眾自行依照需要而決定;非是必要的程序,因為原本就有法定監護人的規定,故若民法第1111條監護人選就是自己信賴之人,那麼就不必再另訂「意定監護契約」,所以這是雙軌並行,端看個案的需求。 此外,考量到社會多元化有些人,最親近的人不是配偶或親屬,或者雙方都喪偶成為老來伴,但彼此不是法律上的配偶、四親等內親屬、一年同居之親屬時,則可透過「意定監護」的機制來自我決定監護人,這時候雙方家人應給予尊重。 本文作者:張淯 (本文摘自《獨家報導1220期》)

  • 民法修正 離婚後財產改依貢獻度分配

     立法院會30日三讀通過民法修正案,未來夫妻離婚或變更法定財產制後,法院可視雙方經濟能力、子女照顧養育、家事勞動等因素,「調整」財產分配,甚至「免除分配額」,意即可能分不到財產,若婚前債務也不必平均分配債,將可保障家中經濟弱勢一方。  根據現行「民法」第1030條之1規定,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的時候,夫或妻現存的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存續所負債務」之後,若有剩餘,「雙方剩餘財產的差額,應平均分配」。  但有兩種情況例外,第一,因繼承或其他無償取得之財產。第二是慰撫金。依前項規定,平均分配顯失公平者,法院得調整或免除其分配額。  立委周春米提案時指出,為了避免法院對於具體個案認定標準不一,因此提案修法,增列「夫妻之一方對於婚姻生活無貢獻或協力,或有其他情事,致平均分配有失公平者」之要件,法院調整或免除分配額,讓分配達到實質公平。  修正條文規定,法院裁判慰撫金分配時,應「綜合衡酌」夫妻婚姻存續期間對「家事勞動、子女照顧養育」等付出狀況,同時對共同生活與分居時間、婚後取得財產時間以及雙方經濟能力等因素進行綜合評判。  周春米在法案三讀後表示,原本民法原則是「平均分配」,並授予法官認為有失公允,裁量時可以調整分配,修法後將讓法官裁量時能更有「具體依據」,讓配偶離婚後財產分配更趨公平,將可保障夫妻雙方權益。  此外,為遏止大陸非法抽砂船聚集在馬祖南北竿海域抽砂、牟取暴利,影響我國海洋環境生態,立法院三讀通過「中華民國專屬經濟海域及大陸礁層法」、「土石採取法」兩項修正,加重違法越界抽砂刑度,最高可處最高7年有期徒刑,得併科1億元罰金。

  • 離婚後財產不必再均分 民法修正案立院三讀通過改依貢獻度

    離婚後財產不必再均分 民法修正案立院三讀通過改依貢獻度

    立法院會今(30)日三讀通過「民法第1030條之1修正草案」,未來夫妻離婚或變更法定財產制後,若平均分配有失公平或對婚姻期間沒有貢獻或協力,法院得視雙方經濟能力、子女照養等因素,調整財產分配或免除分配額,不必平均分配財產,若婚前債務也不必平均分配債,保障家中經濟弱勢一方,也讓離婚後財產分配更趨公平。 現行「民法第1030條之1」規定,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夫或妻現存之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存續所負債務後,如有剩餘,其雙方剩餘財產之差額,應平均分配。但因繼承或其他無償取得之財產、慰撫金等不再此限。若平均分配顯失公平者,法院得調整或免除其分配額。 提案修法的民進黨立委周春米指出,為避免法院對於具體個案認定標準不一,提案修法,增列「夫妻之一方對於婚姻生活無貢獻或協力,或有其他情事,致平均分配有失公平者」之要件,法院調整或免除分配額,讓分配達到實質公平。 修正條文明定,法院裁判慰撫金分配時,應綜合衡酌夫妻婚姻存續期間對家事勞動、子女照顧養育等付出狀況,同時對共同生活與分居時間、婚後取得財產時間及雙方經濟能力等因素綜合評判。 周春米於法案三讀後發言表示,原本法規的原則是平均分配,並授予法官認為有失公允,裁量時可以調整分配,修法後將讓法官裁量時能更有具體依據,讓配偶離婚後財產分配更趨公平,以保障雙方權益。 蔡易餘也說,過去對於夫妻財產分為婚前、婚後,其中婚前財產衍生利息、利益沒有清楚定義,過往法院判決時,往往把這部分認為婚後,成為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的一部分,導致很大不公平跟訴訟爭議,修法後對於夫妻婚前、婚後財產調和有幫助。

  • 生存配偶「這項」請求權得申報自遺產總額中扣除

    生存配偶「這項」請求權得申報自遺產總額中扣除

    財政部台北國稅局表示,被繼承人死亡,生存配偶依民法第1030條之1規定主張配偶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者,遺產及贈與稅法第17條之1規定,納稅義務人得向稽徵機關申報自遺產總額中扣除。 該局說明,為使繼承人有充裕時間辦理給付生存配偶主張之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金額之財產,前揭遺產及贈與稅法規定,納稅義務人應於稽徵機關核發稅款繳清證明書或免稅證明書之日起1年內給付,其未給付部分,稽徵機關應於前述期間屆滿之翌日起5年內,追繳應納遺產稅額。 該局舉例說明,被繼承人甲君於2018年8月20日死亡,其配偶乙君主張減除剩除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扣除額,經核定甲君遺產總額24,754,000元,配偶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扣除額為2,594,000元,遺產淨額為3,500,000元,應納遺產稅額350,000元,並於2019年4月3日核發繳清證明書。繼承人A君於2020年2月8日僅提示實際給付該請求權1,894,000元之財產證明文件,其餘700,000元(即2,594,000元-1,894,000元)提示有配偶乙君同意不請求之文件,嗣經該局補徵遺產稅額70,000元。 該局提醒納稅義務人,主張配偶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宜注意相關規定,若仍有疑義或不諳稅法規定者,可撥打免費服務電話0800-000-321或逕洽轄區國稅局,以維護自身權益。

  • 工商社論》大陸民法典應為市場經濟保駕護航

    工商社論》大陸民法典應為市場經濟保駕護航

     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的大陸首部《民法典》,定2021年元旦起施行生效。這部醞釀多年才完成的重要法典,乃為規範社會上民事權利與義務的基本準據,對大陸官民影響巨大。其中有相當多篇幅,對經濟主體的合同(契約)、物權等事項,作了「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法律定位,因而可望推動大陸「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運作機制加速臻於成熟。惟大陸政府須趁此貫徹落實「經濟治理法治化」,盡量避免讓政策凌越法律,以使民法典能為大陸市場經濟發展保駕護航。  此一來之不易的民法典,係於2020年5月28日經大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表決通過,開始施行日期則定為2021年1月1日。其內容計有7篇、1260條;各篇主題依序為:總則、物權、合同、人格權、婚姻家庭、繼承、侵權責任及附則。  2021年當這部民法典開始施行時,大陸現行民法通則、合同法、物權法等相關的系列「民事單行法」即同步廢止,也就是民法典已吸納了這些單行法之內容,並加以增刪及創新,構成大陸民事「基本大法」。在它之外,另已就各種具體事項而制定的特別法,如公司法、勞動合同法、外商投資法等等,雖無須納入民法典,但內容不可與其牴觸,自不在話下。  原本,早在1950年代中期,大陸黨政高層即有制定民法典的想法,但之後長達20幾年的期間裡,大陸上政經動盪事態不斷,官民法治意識皆淡薄,因而民法典之制定工作始終未能「成局」。  直至1978年年末,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啟動改革開放政策後,大陸才具備了有序孕育民法典的環境;尤其在1992年中共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新路線後,民法典的催生更成為必要工作,也成了大陸眾多法政界菁英共同承擔的時代任務。  惟在大陸特殊國情下,其民法典須磨合「社會主義」和「改革開放」這兩種元素,此亦是該法典制定工作的最大挑戰。難怪近40年來,大陸雖早有民法典草案,但內容一改再改,一直無法定案;期間為因應社會上諸多民事論定之需要,而陸續推出上述的系列單行法,這些單行法因係「各管一段」,其個別法條、法理並不一定能完善對接或互通,實非長久性部署。  終於完成且即將施行的民法典,充分收納並梳理了系列單行法,當然也調和了其間的矛盾,足以讓大陸社會民事論定的準據「定於一尊」。且這部民法典也完全體現出普世民法的三大要件:權益保障、交易自由、損害賠償。  其中,對於私人合法財產權的保障及對商業交易合同權利義務的規範,顯是未來大陸經濟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而大陸領導層多年來堅持推動發展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與運作機制,也可望因民法典施行,而獲得新的生命力,主要是在市場交易相關權責分明情況下,官方較易激發並整合社會創造力及生產力,以追求2035年達成「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既定目標。  但嚴格說來,若要順利達成這個目標,須有一個前提要件,就是大陸官方理應充分依法治理經濟及管理市場。例如,當前受各方熱議的「國進民退」,有的案例是官方直接命令特定民企讓股給國企,目的在強化官方對相關行業影響力。而在民法典施行後,官方應該體認到,其與國企、民企,其實都是「民法主體」,如有上述案例,理應依民法典進行平等協商、訂定合理對價關係,不宜再直接下命令;官方可另制定「混合所有制促進法」之類的特別法,以強化其整合民企的說服力,換言之,若能依法行事,爭議自然減少。  其次,大陸官方慣常採取「宏觀調控」舉措,也最好都能有法源依據,不要再憑臨時決策,就下令特定工程項目停工,或要求銀行收回某種客戶貸款。這種讓人措手不及的作法,是現代化經濟體系所應盡量避免發生的。盼望民法典施行,也能約束大陸官方「一刀切」的宏觀調控手法。  另方面,台商亦可望因大陸民法典施行,而得以掌握更多「維權」籌碼、優化其在大陸的投資經營處境。因台商當前在大陸最常用的「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外商投資法」,所牽涉的民事權責,論定基準仍須以民法典為依歸。  所以,台商實有必要適度瞭解大陸民法典,以便遇事時能機敏知曉自身趨吉避凶門路。亦莫忘大陸內需生意正熱門,台商與陸方簽署商業合同肯定愈來愈多,豈可漠視民法典?

  • 《電機股》大同向法院遞狀聲請 宣告欣同、新大同解散

    《電機股》大同向法院遞狀聲請 宣告欣同、新大同解散

    大同(2371)今天下午舉行記者會說明重要法律行動,大同法務長趙安表示,大同上午已經依民法第36條,向法院遞狀聲請宣告欣同、新大同公司解散。大同嚴正呼籲經濟部應撤銷原核准欣同、新大同召集臨股會之處分。大同也將在稍晚發布重訊。 趙安表示,鑑於台北地院在8月24日刑事判決,以欣同和新大同實質控制人鄭文逸炒作大同股票違反證交法第155條,判刑13年半,且判決欣同、新大同為鄭文逸犯罪之交易中樞之一;大同依民法第36條「法人之目的或其行為,有違反法律、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者」利害關係人得請求法院宣告解散法人之規定,已向法院遞狀聲請宣告欣同、新大同公司解散。 趙安指出,法院判決認定欣同、新大同為鄭文逸犯罪炒股之交易中樞,其犯罪行為更甚於沈長聲的鴻源違反銀行法的吸金案。 大同說明如下: 一、法院判決認定欣同、新大同為鄭文逸犯罪炒股之交易中樞。根據台北地院8月24日新聞稿:台北地方法院107年度金重訴字第17號、109年度金重訴字第12號判決認定被告鄭文逸與中國籍人士任國龍(已通緝)於105年9月至106年3月共同炒作大同公司股票,將股價由每股新台幣(下同)5.51元,拉抬至106年3月6日每股14.1元,股價漲幅達155.90%,總犯罪金額高達31億餘元。  判決並指出被告鄭文逸係利用其「掌控的個人群組帳戶、法人群組帳戶(欣同、新大同)、丙墊金主群組帳戶,作為交易中樞,而彼此或分別與本案其他群組帳戶為連續、大量的相對成交,且利用盤中密接時間內,連續以高於或等於當時揭示委賣價之高價委託買進,或連續以低於或等於當時揭示委買價之低價委託賣出之方式」炒作大同股票。  被告鄭文逸等4人與任國龍於前述犯案期間,利用各自掌控的群組帳戶,合計買進大同公司股票計1,130,053仟股,佔大同已發行股數2,340,000仟股之48.29%;賣出708,861仟股,佔大同已發行股數2,340,000仟股之30.29%,其炒股的數量與幅度真是空前!對資本市場的秩序是非常嚴重的挑戰! 二、公司涉及犯罪,法院得依民法第36條宣告解散。民法第36條規定:「法人之目的或其行為,有違反法律、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者,法院得因主管機關、檢察官或利害關係人之請求,宣告解散。」 司法院曾於79年9月1日(79)秘台廳(一)字第01991號函解釋:民法第三十六條有關法人宣告解散之規定,於以營利為目的之公司,亦有適用。該解釋並指明違法吸收資金公司,法院可以公司行為有違反法律、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為理由宣告解散。 本件鄭文逸以欣同.新大同公司為犯罪交易中樞炒作大同股票,所違犯之證券交易法第155條第1項之罪,與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違法吸金之罪法定刑期相同,均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鄭文逸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3年半,遠高於當年違法吸金之沈長聲判刑7年,丁磊淼判決4年半,足見鄭文逸之犯行比當年違法吸金案更嚴重,本件更具宣告解散犯罪公司之必要性與急迫性。 三、經濟部應撤銷原核准欣同、新大同召集臨股會之處分。欣同公司資本額僅有500萬元,新大同公司資本額僅有2000萬元,經鄭文逸持以作為犯罪工具炒作大同股票後,截至106年3月13日股東會停止過戶日,欣同公司竟能買入並持有大同公司股票16,000張,新大同公司持有24,000張。且於109年5月2日停止過戶日,欣同公司擴增持有大同公司股票至28,668張,新大同公司擴增至43,462張。此均為鄭文逸炒股之犯罪所得,且持續增加。  經濟部核准欣同、新大同公司以前開持股召集臨股會,無異承認炒股重犯鄭文逸得繼續保有其炒作股票之犯罪所得,並以該等股票贓物,行使股東會召集權、主導董事提名與改選,意欲取得大同公司經營權,遂行其犯罪計畫。經濟部脫離公司法173條第四項原意,也違背自己過去多年解釋函令,迎合金管會意旨,破例特准少數股東,在董事會還在運作的情況下,自行召開臨股會。法院如此重判的罪刑,經濟部若維持原處分,無異是在鼓勵經濟犯罪!

  • 觀念平台-侵權行為對法人有適用 國賠法應儘速修法

     最高法院在民國(下同)109年8月19日發布新聞稿,表示透過徵詢程序達成統一見解,確定89年5月5日修正施行民法第184條規定於法人之侵權行為有適用,換言之,可直接請求法人負民法第184條侵權行為的責任,向法人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過去有見解認為,法人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之成立,必須是透過一位自然人之手而造成,例如是因法人之董事或受僱人,在執行職務時造成不法侵害他人的權利情況,法人才因此須與該實際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但最高法院本次統一見解後,原告可以直接對法人主張第184條侵權行為,對於被害人來說,要負擔的舉證責任範圍,確實大幅減少。  誠然,縱使民法第184條侵權行為的規定,可直接適用於法人,但具體個案中有無成立民法第184條的侵權行為,還是得逐項檢視成立侵權行為的各項要件是否具備。一般通說認為侵權行為之成立須具備以下要件:1.須有加害行為;2.行為須不法;3.須侵害他人之「權利」;4.須致生「損害」;5.行為與損害間有相當因果關係;6.須有責任能力;7.須有故意或過失。  國家賠償法(以下簡稱「國賠法」)針對國家侵權責任作特別規定,屬民法之特別法,人民必須依國賠法規定,進行國家賠償之協議先行程序後,才能進到法院對國家這個公法人提出訴訟,不得逕自依民法規定(包括民法第184條侵權行為規定)直接起訴請求國家機關負民法侵權行為賠償責任,也不得逕自依民法向國家公務員請求第184條的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  國賠法規定有兩種情況可以成立國家的賠償責任:1.因為公共設施的瑕疵(國賠法第3條第1項參照);2.因為公務員不法的侵害行為(國賠法第2條第2項參照)。  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致人民生命、身體、人身自由或財產受損害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針對「公共設施瑕疵」類型的國家賠償責任,採無過失主義,無須討論個別公務員是否有故意或過失。此態樣比較容易成立國賠,也是現行國賠成立案件的大宗。  但如果對非屬公共設施瑕疵態樣請求國家賠償,則應合致「公務員不法侵害」類型(俗稱「人的責任」),必須是公務員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有故意或過失的積極侵害行為,或是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的消極不作為,致人民的自由或權利被侵害或遭受損害,才能成立國家賠償責任。一言以蔽之,須有違法公務員存在,公務員所屬機關才會成為賠償義務機關,負起國賠法規定的國家賠償責任。在國賠實務上,此類型的國賠向來成立不易,公部門面對此類國賠案件,態度上往往是先否認、在協議程序中拒絕國賠,反正進到法院,被害人要舉證符合要件困難。  回過來看本次最高法院統一見解所採理由「現特定侵害結果之發生,常係統合諸多行為與機器設備共同作用之結果,並非特定自然人之單一行為所得致生」、「倘法人之侵權行為責任,均須藉由其代表機關或受僱人之侵權行為始得成立,不僅使其代表人或受僱人承擔甚重之對外責任,亦使被害人於請求賠償時,須特定、指明並證明該法人企業組織內部之加害人及其行為內容,並承擔特殊事故(如公害、職災、醫療事件等)無法確知加害人及其歸責事由之風險」,將這些理由放到國家賠償的個案來看,亦無違和,蓋行政機關做出的錯誤決定,焉能輕易歸咎於單一之公務員?  在最高法院統一見解認法人可直接成為民法第184條的行為人之後,但現行國賠法第2條第2項「公務員不法侵害行為」類型仍要求人民必須找出一位「自然人公務員」並證明該人有故意或過失,才能成立國賠,與最高法院對民法侵權行為統一見解可由法人直接負責相比較,明顯來得嚴苛,人民適用國賠法的結果反而更加不利。  國賠法「公務員不法侵害」類型仍要求須有違法公務員為前提,此一要件將使國家賠償責任之成立比法人在一般民事案中的侵權行為責任的成立來得更加困難,除非立法者認為國家這個「公法人」有應特別優待、減輕其責任的理由,否則不應使國賠案件適用國賠法的結果反而更不利人民。期待政府後續能主動針對國賠法修法以回應本次的最高法院統一見解,也或許,在不久的未來就可以看到最高法院再次透過徵詢程序或是大法庭裁定,做出新的統一見解以解決這個情況。

  • 民法下修18歲是成年 今拍板

    民法下修18歲是成年 今拍板

     行政院會13日將討論通過「民法」修正草案,將成年年齡由現行的20歲下修至18歲,且基於男女平等,男女訂婚年齡皆為17歲,結婚年齡也都調整為18歲。另外,現行法律以民法成年為年齡門檻的規定,在民法成年年齡調降為18歲後,除另有特殊考量外,一併修正,自2023年元旦起施行。  依現行民法規定年滿20歲才成年,在這之前從事買車買房、申辦手機門號、銀行開戶、辦信用卡,都必須由法定代理人同意;在提起民事訴訟時,則由監護人之父母代為處理。不過,未來修正草案通過後,所有權不再受限法定代理人,通通回歸當事人所有,滿18歲就可自己申辦手機、買房買車等。  行政院會今天將通過「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等38項涉及青年權益下修至18歲法案。法務部表示,鑑於「民法」以20歲為法定成年年齡行之91年,當前科技年代年輕人的身心發展、自我意識的建構早已不同以往,現行的法定成年年齡已不敷現況,因此提出修法。  行政院發言人丁怡銘表示,由於民法成年年齡調降,事涉民眾權益且相關法令數量眾多,至少需二年緩衝期,因此,民法修正案將在立法院完成修法滿二年後第一個元旦施行,目前暫定為2023年1月1日,其他配套措施也請各主管機關配合立院審議進度,及早因應和準備。  民法修正草案將成年年齡從20歲調降至18歲;基於男女平等,原規定女性訂婚年齡15歲,調整為男女訂婚年齡皆為17歲,另原規定女性結婚年齡為16歲,調整為男女結婚年齡皆為18歲。  至於調降民法成年年齡後,丁怡銘指出,民眾原依照相關法令規定、行政處分、法院裁判、契約得享有至20歲或成年的權利或利益,像撫卹金、遺屬年金、補助款、救助款、夫妻離婚後所約定對未成年子女的扶養費等,新法施行後,其於修正施行前已取得的既有權益,修正案也明文保障持續享有至20歲。  鑑於近年來青年公民意識抬頭,朝野都有立委建議應將「民法」法定年齡下修到18歲,法務部認為,目前我國刑事、行政罰完全責任年齡為18歲,若「民法」仍維持在20歲,將有權責不相符的問題,將成年年齡下修,也可與全球170個國家接軌。

  • 成年降18歲 6大層面權益提升

    成年降18歲 6大層面權益提升

    政院下修民法成年年齡為18歲,可以做什麼。依政院例示,至少有6大層面,可獨立結婚、買手機、租房子、開戶,也可獨立訴訟及結社。 政院翻修民法調降成年及結、訂婚年齡,分別是18歲、18歲與17歲。 其中調降結訂婚年齡主要為落實性別平權、符合國際公約。修法後除了結婚外,在生活面上,過去未滿20歲要買手機、租房子、簽契約都要法定代理人同意才能做,現在滿18歲就可以獨立進行。 在金融層面,未來滿18歲就可以開銀行帳戶、辦信用卡、貸款、申請行動支付及電子支付。在商業層面也可以擔任公司的發起人及董事。洽公上,也可申辦戶籍謄本及健保費分期付款。 此外,訴訟方面也可以提起民事訴訟及行政訴訟。也享有結社自由,可擔任工商業團體、教育會的會員。 政院表示,修法涉及14個部會共38項,仍待立法院通過,預定2023年元旦實施。

  • 不可不知的權益! 楊永成律師教你遺產特留分

    不可不知的權益! 楊永成律師教你遺產特留分

    2016年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總裁過世後的遺產分配案,張榮發總裁生前立下遺囑將全部遺產均由四子張國煒單獨繼承,引爆張榮發大房3個兒子與二房獨子張國煒決裂的遺囑攻防戰,大房三哥張國政無法接受父親生前的安排,對老四張國煒提出遺囑無效之訴,而台北地方法院已在2020年3月判決認定該遺囑有效,新聞報導聲稱四子張國煒將可獲得約140億元的遺產。 然而這個案例,由張國煒一人獨得全部遺產是否有疑義? 張榮發總裁所立遺囑是否有為違民法規定?對於四子張國煒以外的其他法定繼承人有何法律保障?其他法定繼承人是否可依法向張國煒行使扣減權? 有關遺產繼承的問題,經常出現在新聞報端,而最常出現的爭議,便是因為遺產分配不均,所以繼承的兒女意見不合,最後對薄公堂。然而孰是孰非?何為公平?是否有任何法律為根據,能為這樣的事提出令大家心服的解釋?本期《獨家報導》特別邀請在遺產繼承這方面專精的通律法律事務所楊永成律師,為我們說明,法律上有個繼承上的「特留分」,請讀者跟我們一起,看新聞搞懂法律。 張淯社長: 請問民法的繼承篇,何謂特留分? 楊永成律師: 我國民法繼承篇設有特留分制度,規定於民法第1187條:「遺囑人於不違反關於特留分規定之範圍內,得以遺囑自由處分遺產。」、民法第1223條:「繼承人之特留分,依左列各款之規定:一、直系血親卑親屬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二分之一。二、父母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二分之一。三、配偶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二分之一。四、兄弟姊妹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三分之一。五、祖父母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三分之一。」、民法第1224條:「特留分,由依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條算定之應繼財產中,除去債務額算定之。」、民法第1225條:「應得特留分之人,如因被繼承人所為之遺贈,致其應得之數不足者,得按其不足之數由遺贈財產扣減之。受遺贈人有數人時,應按其所得遺贈價額比例扣減。」 簡單而言,特留分是指法律強制規定被繼承人必須就其遺產保留一定財產於繼承人之最低比例,乃法律為保護法定繼承人之權益而對繼承人遺囑自由加以限制之制度,若有侵害特留分情形,特留分權利人得依法對侵害其特留分者行使扣減權以回復權利。 張淯社長: 立法的理由是什麼?可否舉例說明。 楊永成律師: 特留分制度立法目的主要是為避免過去華人社會中,普遍存在著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現今仍時有所聞),導致女性繼承人未受遺產分配的情形發生,所以當初在創立繼承法時,特別在應繼分之外設置了特留分制度,目的是為確立不論是被繼承人之兒子還是女兒,都應得到公平對待的保障。 張淯社長: 請問遺囑上只給一個人,有侵害特留分嗎? 楊永成律師: 當發定繼承人有多數時,特留分制度保障每位繼承人受遺產分配之最低比例,乃法律強制規定,故遺囑若將全數留給一位繼承人時,即已侵害其他繼承人之特留分權利。 張淯社長: 請問特留分可以拋棄嗎? 楊永成律師: 繼承人得依法拋棄其繼承權,拋棄繼承即隨同拋棄其特留分之保障權利。 張淯社長: 請問有些企業家會把財產贈與給他的子女,在他過世後,生前所贈與的是否算是所繼承的遺產?生前所贈與的財產是否有遺產稅的問題? 楊永成律師: (1)被繼承人在生前贈與財產給繼承人,可分為生前普通贈與和生前特種贈與,生前特種贈與是指限於因「結婚、分居或營業」所為之贈與,生前普通贈與種類則不受限。相關規定有民法第1148-1條規定:「繼承人在繼承開始前二年內,從被繼承人受有財產之贈與者,該財產視為其所得遺產。…」,與民法第1173條規定:「繼承人中有在繼承開始前因結婚、分居或營業,已從被繼承人受有財產之贈與者,應將該贈與價額加入繼承開始時被繼承人所有之財產中,為應繼遺產。但被繼承人於贈與時有反對之意思表示者,不在此限。…」;民法第1148-1條係規範於繼承開始前二年內之生前普通贈與,該贈與標的視為遺產所得,應作為繼承人對外清償被繼承人債務之責任財產,與內部共同繼承人應繼分之分配無涉;而民法第1173條係規範當繼承債務全部清償後,所餘遺產分割實現時,為其共同繼承人間應繼分之公平,而有生前特種贈與應「歸扣」之規定,即該受生前特種贈與部分充當遺產應繼分之計算,性質屬於「遺產應繼分之前付」。因此,被繼承人往生前將財產贈與繼承人,若該贈與符合上述相關法規範定義下,得算是所繼承遺產。 (2)依遺產稅法第15條規定,被繼承人死亡前二年內將其財產贈與其配偶、各順序法定繼承人及其配偶,視為被繼承人之遺產,應併入遺產總額,課徵遺產稅。 張淯社長: 請問特留分是否有包括債務的問題? 楊永成律師: 特留分係在所繼承遺產依法先清償被繼承人債務後,始得進行分配遺產之法定最低比例,所以特留分不包括被繼承人債務問題。 張淯社長: 請問特留分被侵害,必須要在多久內提起訴訟? 楊永成律師: 繼承人之特留分被侵害時得依法主張扣減權,目前多數實務認為,因扣減權涉及親屬關係及繼承權益,要早日確定,時效的計算應類推適用民法第1146條第2項繼承回復請求權之時效規定,自扣減權人「知悉」特留分被侵害之時起2年內或自繼承開始起10年內要行使(參照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880號判決)。 然而,民國107年大法官會議作出釋字第771號解釋,認為繼承回復請求權於時效完成後,真正繼承人不因此喪失以合法取得之繼承權,其繼承財產如受侵害,真正繼承人仍得依民法第 767 條規定行使物上請求權時,仍應有民法第125條等有關時效規定之適用。民法第125條規定請求權時效為15年,而特留分扣減權所適用時效是否會因釋字第771號解釋作出而受到影響,後續仍需觀察實務解釋之發展。 張淯社長: 請問若遺囑違反特留分,該如何處理? 楊永成律師: 通說實務認為違反特留分之遺囑有效,待行使扣減權後,失其效力。在遺產交付前,特留分權利人得行使扣減權時「超過特留分之部份遺囑分配失效」,使受遺囑分配人失去請求權依據,若為請求特留分權利人自得拒絕履行;在已交付遺產後,特留分權利人得行使扣減權,基於物權人之地位請求受遺囑分配人返還標的物。 張淯社長: 請問特留分的計算是否有標準?如何計算? 楊永成律師: (1)特留分的計算標準規定在民法第1223條:「繼承人之特留分,依下列各款之規定: 一、直系血親卑親屬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二分之一。 二、父母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二分之一。 三、配偶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二分之一。 四、兄弟姊妹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三分之一。 五、祖父母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三分之一。」 (2)例如老王過世後遺產價值2000萬元,留下其妻子和一名兒子,依法其妻子和兒子均為法定繼承人,每位繼承人之法定應繼分為遺產的二分之一,特留分又為法定應繼分之二分之一,故老王之配偶與兒子之特留分各為遺產之四分之一,即500萬元(2000萬×1/2×1/2=500萬)。 張淯社長: 請問一旦反制特留分會發生什麼爭議?有什麼解決方法? 楊永成律師: 因特留分制度為法律強制規定,若有繼承人特留分受侵害而行使扣減權致發生爭議,則必須透過訴訟途徑,釐清繼承人間法律關係來解決。 張淯社長: 請問如何規避特留分? 楊永成律師: 可透過生前贈與、死因贈與、信託、保險等方式規避。 需特別注意的是,死因贈與在現行法規並無明文規定,過去實務將死因贈與視同遺贈,類推適用民法第1225條規定,亦屬於特留分扣減權之標的,若死因贈與侵害繼承人特留分部分,繼承人可以請求返還;然而近期有最高法院判決認為,死因贈與是以受贈人於贈與人死亡時仍生存為停止條件之贈與,屬於贈與的一種,性質上仍是契約,須有雙方當事人意思表示之合致,與僅需被繼承人單方面表示的遺贈不同,故不可類推適用相同法條,進而認為死因贈與不受民法第1187條特留分規定之限制,即不在特留分扣減權行使的標的範圍內,所以死因贈與若是侵害到特留分的部分,受贈人不必返還侵害部分給繼承人(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731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重上更一字第6號民事判決參照),故以死因贈與作為規避特留分規定之方式在現今似乎為可行辦法,仍須觀察上開最高法院判決見解是否發展成為實務穩定見解。 另外,若是繼承人為特別不孝子女,對於被繼承人有重大虐待或侮辱情事、對遺囑不正行為等,具備民法第1145條規定之繼承權喪失事由時,可剝奪該繼承人之繼承權,即去除其特留分之保障。 張淯社長: 請問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可以讓其他繼承人只分特留分嗎? 楊永成律師: 在沒有遺囑情況下,遺產就是依民法第1138條與第1144條規定之法定應繼分方式分配,不會產生特留分問題(因為特留分是針對遺贈、遺囑之限制)。但除非有繼承人依法拋棄繼承,該拋棄繼承之應繼分依法歸屬於其他同為繼承之人,其他繼承人始可取得該部分應繼分之遺產。 (本文摘自《獨家報導》第1216期)

  • 討三倍券不成!國二生嗆母侵占 律師1點打臉

    討三倍券不成!國二生嗆母侵占 律師1點打臉

    國二生向單親媽討要,屬於自己那份的三倍券,被拒絕後,竟氣到甩門嗆「這是政府給我的,你是侵占」,引發網友熱議,對此,律師林智群在臉書發文指出,父母有權管理孩子的特有財產,並不會構成侵占,但依民法規定,這筆錢需用在孩子身上才可以。 網友3天前在臉書《爆廢公社》分享,朋友是單親媽媽,領三倍券回家後,就讀國二的孩子便吵著要屬於他的3000元,被告知要用來補貼家用後,竟怒嗆「這是政府發給的,是屬於我的,你這是侵占」。讓媽媽氣得直呼,你說是你的,就拿出1000元,這3000元馬上就給你,孩子聽完就氣得甩門回房,而此事也引發網友熱議。 對此,律師林智群昨在臉書PO文表示,用小孩名義領取的三倍券,應分為兩個部分來看,首先是自付1000元的部分,這是媽媽由出錢換取的,應該屬於媽媽,而沒有出錢的小孩,不能主張連這部分都是他的。 林智群也說,剩下的2000元的三倍券,則是政府給小孩的福利,只要是國民就可領,性質較接近無償贈與,應屬於小孩的特有財產。 林智群指出,根據民法第1088條規定「未成年子女之特有財產,由父母共同管理。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特有財產,有使用、收益之權。但非為子女之利益,不得處分之。」也就是說,爸媽可管理這2000元,但要用在小孩身上(為子女利益才可以)。 林智群也提到,這位單親媽媽的行為,他認為並不會構成侵占罪,因為父母有管理子女特定財產的權利,即使是持有,也不構成侵占罪,若不是用在小孩上,那也是民事糾紛問題,不會用到刑法。

  • 權責相符 培養年輕人自主能力

    權責相符 培養年輕人自主能力

     民間社會以往會以「成年禮」來宣示青少年「轉大人」,法律雖有明文規範,如《刑法》對刑事責任的處罰年齡是18歲、《民法》則規定20歲成年,發生法律上成年年齡規範不同的差異,立法院去年就民法修正舉行公聽會,多數學者及民間團體,還有學生代表,都主張下修成年年齡到18歲,讓年輕人發展權責相符的成熟人格。  參與公聽會學生表示,台灣多部法律已經認定18歲是應負起成年的權利、義務,例如刑法與勞基法。但是民法在成立契約時規定年滿20歲,所以滿18歲後要向銀行開戶、申辦手機門號、申請政府補助方案,卻都因未成年沒有締約能力。18歲可買大樂透、在超商買香菸,卻不能買運動彩券,也不能在機場免稅店買香菸,就是因為現行民法20歲成年的規定。  還有學生代表說,以大學校外活動為例,依規定需要申請、需要簽家長同意書,結果卻是學生自己或找同  學「代簽」,等於鼓勵青年遇到制度性阻礙時,用不負責任或不照正軌的方式解決,反衍生更多問題。  與會的學界、民團代表都認為,要有制度性的鼓勵青年為自己負責;青年為自己負責這件事情才會成真,應該透過「法規制度」來作為捷徑,來鼓勵跟培養年輕人的自主能力,民法應下修成年年齡。

  • 18歲公民權 扶養遺贈影響大

    18歲公民權 扶養遺贈影響大

     朝野提出民法成年年齡從20歲降為18歲,法務部也表示贊同。財政部9日預告修正《所得稅法》,為配合未來民法修正需求,將「滿20歲以上」定義改為依民法定義的「成年」;並預告修正《遺產及贈與稅法》,將法令規定,繼承人為「未滿20歲」,改為「未成年」,而遺贈稅可扣除額的節稅利益將因此縮水。  總統蔡英文在520就職演講宣布立法院將成立修憲委員會,優先推動18歲公民權。法務部次長陳明堂日前表示,對民法成年年齡下修到18歲「敬表贊同」,法務部也邀集各中央機關討論,今年將召開「研商調降民法成年年齡影響評估會議」,並函詢各地方政府意見,評估下修影響。  財政部則表示,近來財政部完成盤點並預告修正法規,將「滿20歲以上」用字全面改成「成年」。官員坦言,因立院修法還是有些未知數,因此法規就改為按民法定義的「成年」標準較保險,不論有無修法通過均適用。  遺贈稅法及所得稅條文修正已在9日預告,因具備急迫性,財政部預告期只有14天,6月23日將屆滿,屆時將搜集民間與各部會意見,一併送交給行政院核定,統合所有相關法案,再送立法院審議。  民法若完成修法成年下修到18歲,所得稅法即可直接適用,未來超過18歲民眾除在學、身心障礙或無謀生能力情況外,年收入超過課稅門檻者須自行申報綜所稅,且無法被列為扶養對象。  至於遺產稅方面,「直系血親卑親屬扣除額」及「受被繼承人扶養之兄弟姊妹祖父母扣除額」則會受到明顯影響。依我國遺產稅法規定,繼承人為直系血親卑親屬,如子女或是孫子女,或受被繼承人扶養之兄弟姊妹,可享有每人每件50萬元扣除額。  繼承人如果未成年,可按「實際年齡與成年年齡差距」增加扣除額,每差1歲增加50萬元扣除額,因此,若成年門檻降低,未成年可扣除額度將受壓縮,如果民法下修至18歲,繼承人未成年17歲,其直系血親卑親屬扣除額將從150萬元變為50萬元,可扣除額度明顯縮水。

  • 詭異法令 18歲年輕人有責無權

    詭異法令 18歲年輕人有責無權

     現行《民法》成年年齡為20歲,因許多法律以《民法》作為成年認定,導致未滿20歲年輕人生活受到諸多限制,例如無法自行簽租賃契約、自行到銀行開戶、不能成為集會遊行申請人等,民進黨立委周春米、鍾佳濱、洪申翰等人呼籲,盡快推動《民法》成年下修18歲修法,還權於年輕人。  根據《憲法》,須年滿20歲才具有公民投票權,同樣《民法》也規定成年年齡需滿20歲,連帶許多法律也依循《民法》「滿20歲為成年」規定訂定規範,限制年輕人參與公共事務、工作權等權益。但是,青少年年滿18歲,就要在刑法上為自己行為負完全責任。  洪申翰指出,《刑法》年滿18歲須負完全責任,但青少年要到20歲才被賦予投票權,《民法》也是以20歲作為成年門檻,導致年輕人形成「有責無權」。例如《集會遊行法》規定,不論是負責人、代理人都必須年滿20歲,因此希望除《民法》成年年齡下修為18歲,其它像是《集會遊行法》、《政黨法》等也能一併修法,落實年輕人做主與參政。  鍾佳濱說,現行《民法》成年的年齡,限制青年許多權利,像是職業選擇、不能登記成為寵物飼主、無法簽訂租屋契約等,也無法自行開設銀行帳戶,必須經過監護人同意,甚至可能因為職業選擇受限,意陷入高風險生活型態,涉及年齡相關的400餘部法律應該同步檢討,依情況及必要性評估是否有修法必要。  周春米說,上屆立院曾提《民法》成年年齡下修18歲修正案,有初步討論及做民意調查研究,但法務部沒那麼積極,後來改革議題多,相對被討論關注度沒那麼高,如今社會關注度與共識高,是推動修法最佳時機,期盼下會期能在立院逐條審早,並早日完成修法。

  • 立院初審民法約定利率 送朝野協商

    立院初審民法約定利率 送朝野協商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今天初審《民法第205條條文修正草案》,為解決高利貸與卡奴問題,朝野立委紛紛對此提出修正,不過在約定利率是要從現行的20%調降至10%、15%、16%又或是維持不變,朝野難有共識,最後決定送朝野協商。 國民黨立委李貴敏提案《民法第205條條文修正草案》將原條文「約定利率,超過週年20%者,債權人對於超過部分之利息,無請求權」,調降為10%,並增加包括明定債權人受領超過部分的利息,應予返還的義務,明定債權人不得以遲誤費、手續費或其他名目規避等規定。 不過在約定利率的調整上,朝野有不同意見。民進黨立委吳玉琴提修正動議,將約定利率調整為15%,超過部分無效。但法令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此無效部分,債務人已為給付者,得抵充原本,或依關於不當得利的規定,請求返還。 法務部報告指出,《民法第205條》適用範圍廣泛,允宜保留一定彈性,容許當事人以約定利率合理控制其金錢債權風險,而且相關機關仍持保留態度,例如考量是否會限縮金融機構與民眾借貸資金流動性之虞,或者是民法為規範一切民事契約的普通法律,為因應社會經濟變化對利率波動的影響,宜有充分彈性。 法務部次長陳明堂則指出,民國102年就有討論過約定利率是否下修,當時有提到約定利率可改為16%。朝野立委對於約定利率各有各的主張,討論是要改成15%、16%或維持不變,沒有共識。此外,考量民間實際上的借貸情形,希望行政單位要注意相關風險評估,最後決定交由朝野協商去討論該如何調整。

  • 隱瞞泰日旅遊史中鏢 他害公司關閉恐賠天價

    隱瞞泰日旅遊史中鏢 他害公司關閉恐賠天價

    台灣新冠肺炎疫情再度升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昨(16日)公布新增8確診個案,都在國外被感染,台灣確診者累積達67例,其中15日公布的案54男子,2月28日到泰國遊玩,3月5日又到日本北海道旅遊4天,返台後確診,又疑因隱瞞出國旅遊史,致任職的外商金融公司,緊急關閉台北辦公室,與他接觸過的同事也遭隔離,不少專業網友在PTT留言表示,案54恐面臨超慘下場,也有律師直指,因該男子隱瞞旅遊地點,公司可依勞雇契約或《民法》不完全給付規定提出求償。 據「東森新聞雲」報導,律師陳禾原表示, 該男子與公司間存有勞雇契約,勞資雙方都應本於「誠信原則」履行契約,若該名男子確實隱瞞出國旅遊史,還向公司謊稱是國內旅遊,此舉將造成公司無法正確評估資訊、管控疫情風險與安排遠端工作對應措施,造成營業損失,公司可依勞雇契約或《民法》第227條不完全給付等規定,向男子求償。 至於求償範圍,陳禾原說,公司可向該男子求償營業利益、辦公室租金、人事費用等損失,惟公司必須需提出相關損失證明及因果關係。 案54男子隱瞞國外旅遊史確診後,有網友在PTT爆料:「他出國之前,同事一直叫他不要去,他還是硬要去,甚至瞞騙公司只是國內旅遊,結果確診搞到整間公司強迫關閉,因大家都要在家自主管理。」還被網友留言罵翻「他受到的懲罰就是業界沒人敢再用他」、「不誠信還想做金融,以後誰敢用」、「引起金融圈高度警戒」、「這人的金融生涯完了啦,連這都要騙,支持公司要求賠償」。 但衛福部長陳時中昨在記者會上提到,案54男子並沒有違法說:「當時日本、泰國還沒有列入三級區域,這樣撻伐不宜啦!」他認為網路上對該案的肉搜和謾罵等行為「不宜且不可取」。陳時中也強調最新法規,今後若執意赴「國際旅遊疫情建議等級」第三級警示國家地區旅遊者,不可領居家檢疫補償,並加徵必要費用,倘若確診,公布姓名。

  • 藍委提案修民法 挺同團體不滿

    藍委提案修民法 挺同團體不滿

    去年「愛家公投」第10案「婚姻定義公投」通過後,藍委黃昭順委員今(19)日提案,在民法中新增「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之結合」草案,獲各黨派委員連署。下一代幸福聯盟呼籲,這是第1個通過的立法原則創制公投案,立委應依人民的意志立法。 黃昭順表示,此次法案連署跨越各黨派的20位委員連署,草案內容為《民法972條》新增第2項,「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之結合。」,修法後除了原本的「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的規定,將更清楚載明民法婚姻規定為一男一女的結合,以落實去年愛家公投第十案結果。 幸福盟理事長曾獻瑩指出,此次提出的草案內容與公投主文一致,且於民法中增訂條文,符合公投意旨。依《公投法》第30條規定「經創制之立法原則,立法機關不得變更。」立法委員不應依個人喜惡,反對依公投結果修法的提案。 曾獻瑩請全民睜大眼睛,看到底是那些委員「偷走」人民的公投結果。幸福盟也將公布這些反對《民法》新增「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合」的委員名單,並呼籲委員珍惜人民的公投結果。 幸福盟表示,法案提出後,希望立法院逕付二讀,並於5月24日前三讀通過。雖然《民法》現行規定已經限定在一男一女,但經過此次修法,可更清楚載明民法婚姻規定。而同性共同生活相關規定另以專法制定,也是全民公投的共識,盼立委落實愛家公投的結果。 對此,挺同的婚姻平權大平台表示,反同團體一反過去「反修民法972」的主張,透過藍委黃昭順提出違憲的「民法第972條」修正草案;國民黨團在今日立法院會中,更協助提出程序提案,要求逕付二讀。對於違憲提案出現在國會殿堂,婚姻平台感到憤怒;對於國民黨團及在逕付二讀提案投下贊成票的委員,無視自身憲法機關職責的行為,也要表達強烈的不滿與譴責。

  • 一句Honey 讓董娘與男執行長「一刀斃命」

    一句Honey 讓董娘與男執行長「一刀斃命」

    刑法、民法大不同!沒有捉姦在床、也沒有「沾精證據」,只靠行車紀錄器錄到互稱「Honey 」、「親愛的」,就讓已婚董娘和公司男執行長「一刀斃命」,因民法上侵害配偶權,判連帶賠償50萬元。 新竹一名事業有成的黃姓男子,出錢讓妻子廖女開創事業,但廖女開設公司後卻與公司執行長周男婚外情,黃男依民法「侵害配偶權」提告求償。 新竹地院法官勘驗行車紀錄器對話,其中包括廖、周兩人用「Honey 」、「親愛的」互稱,廖女對周男說「你知道我以前聽歌,聽到有一句話說,愛情來得太快像龍捲風,遇到你才知道,原來是真的」等語,認定周男明知廖女已有配偶,仍逾越男性與已婚女性正常社交分際,侵害黃男配偶權,導致他們夫妻2人分居,判2人連帶賠償50萬元。 事實上刑法「通姦」與民法「侵害配偶權」大不相同。刑法第239條規定:「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通姦罪的成立要件是與配偶以外的「異性」,合意發生生殖器官的接合,至於要怎麼證明通姦?不外乎捉姦在床,取得用過的保險套、擦過精液的衛生紙,錄到發生性關係的錄影、錄音等。 但民法上的侵害配偶權,通常只要有足夠的曖昧照片、訊息等,足以證明逾越正常朋友交往、法官就傾向直接判賠。 以此案為例,就是只靠行車紀錄器錄音檔,就讓董娘與男執行長「一刀斃命」,所以,就算刑事上無法成立通姦罪,請求民法上侵害配偶權,仍有機會向外遇的配偶及第三者求償精神慰撫金。

  • 同運團體:同婚專法若離釋憲太遠 同志依民法結婚會成事實

    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今天舉行「2019愛與平等計畫啟動記者會」,該計畫將致力於向社會溝通婚姻平權。同運人士祁家威也向反同婚陣營喊話,反同團體在公投過後似乎不想給同婚太多好處,但大法官釋憲是鐵板一塊的,如果在5月25日期限之前推出的專法不符合大法官釋憲要求,「就會造成我們依照民法結婚的事實。」 祁家威表示,去年底公投的結果,關心同運的人都很不高興,基本人權竟然會這樣處理,他也指控反對方透過不正當手段及大量財力投入公投操作,最後得到的700多萬公投票其實是虛浮且不紮實的,他認為婚姻平權的推廣若可以再持續兩年,這個數字應該會顛倒過來。 愛與平等計畫總召吳俊頡表示,他過去開著一台胖卡車下鄉與中老年人溝通婚姻平權,起初也會有衝突,但最後都能互相理解,他認為台灣社會是純樸善良的,公民意識跟進步價值或許還不夠成熟,這700多萬公投票可能是因為不了解,或是無法一下子接受太快的修法,但不代表他們也同意做出違憲的決定,相信維持社會穩定及照顧大家幸福快樂仍是這社會的共識。 就立法院修法部分,祁家威認為區域立委也得要看風向,有選票壓力,要看選民怎麼想,有些人可能私底下支持,所以傾向期待不分區立委替他們發聲,比如目前的尤美女、段宜康、許毓仁,甚至剛遞補的林奕華。祁家威認為,5月25日期限到之前,區域立委也會觀察雙方的攻防,若差距不大,「民主潮流發展應該會往同運的方向靠攏。」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今天則當場宣布捐出他年終獎金所得給「2019愛與平等計畫」,段宜康表示,公投結果是挫折,但不是失敗,接下來戰場除了在立法院,跟社會對話更是重要,即便今年在立法院通過保障同婚專法,相信反同團體仍不會罷休,仍會繼續用仇恨跟恐懼動員,不會放棄利用選舉公投戰場製造對立,因此這計畫比過去更重要,不會因為立法院修法結束後,就停止奮鬥。

  • 罕見!老父告37歲啃老兒 法官判他得滾

    罕見!老父告37歲啃老兒 法官判他得滾

    啃老族死賴在家裡,造成家人困擾怎麼辦?一起罕見民事訴訟,一名年邁老父提告,依民法1128條規定,要求37歲啃老族兒子搬離家門,台南地院法官判准。 37歲未婚男子阿昌(化名)是家中獨生子,長期不工作、沉迷網路遊戲,生活全靠父母供應。據自由報導,家人作證指出,阿昌玩電腦2、3天都不睡覺、不洗澡,住家裡還故意破壞碗盤、酒櫃與窗簾,家人有報警聲請保護令,可是效期只有1年,1年後阿昌回家,情況還是一樣。 法官認為阿昌已成年,迄今依賴父母為生,也對父母態度不佳,其父母年邁終有不能再扶養兒子之日,屆時阿昌年紀更長,外出謀生將更困難,其父親以家長身分訴請兒子由家分離,依法判決准許。 民法第1128條規定: 家長對於已成年或雖未成年而已結婚之家屬,得令其由家分離。但以有正當理由時為限。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