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侵入住居的搜尋結果,共07

  • 男假裝客人進旅館看電視  涉侵入住居罪遭起訴

    男假裝客人進旅館看電視 涉侵入住居罪遭起訴

    林姓男子今年3月間佯裝是背包客,進入背包客棧大廳,因一直坐在大聽看電視不回房,店員查覺有異,要他出示入住證明遭拒,警察到場也不走。台北地檢署依侵入住居罪起訴林男。 檢方調查,今年3月2日晚間7時52分許,林男前往北市某間背包客棧門口,向鍾姓員工打招呼致意,鍾誤認林是住宿客人,開啟管制門讓他進入大廳。 林進入客棧後,就在大廳上看電視,鍾察覺可疑,懷疑林不是投宿的客人,上前詢問,林稱他是訪客,在等待住宿於此的女性友人。 鍾進一步詢問林男有關女性友人資料,但林始終未回應,雙方僵持不下,9時許,鍾向主管報告此事,主管指示鍾再度詢問林是否有房卡及女性友人身分,但林未能出示相關證明。 鍾要求林離開大廳,林拒絕離去,鍾只好報警。但警察與客棧主管到場後,林仍拒絕離開。主管當場對林提告,警察將林逮捕後帶離現場,並依侵入住居罪送辦,檢方今依法起訴。

  • 租約到期搬熱水器 男挨告侵入住宅

    北市某老字號飯店產權分屬堂兄弟所有,其中5樓因租約到期遭收回,周姓負責人認為該層樓還有6具熱水器尚未搬出,僱工搬出熱水器卻被堂兄弟逮個正著,挨告侵入住宅、竊盜。 台北地檢署認為,5樓租約已到期,周姓負責人即無權進入,今日依侵入住宅罪起訴。竊盜部分,因周男主觀上僅是為了拿回屬於自己的生財工具,處分不起訴。 據了解,該大飯店歷史超過50年,但產權經繼承後分屬家族不同成員所有,周姓負責人向親戚承租部分樓層,連同自己名下的樓層,持續經營飯店業務。但5樓租約於今年到期,所有人不願再出租,租賃關係終止,5樓不再供飯店使用。 周姓負責人在租約到期後並未歸還鑰匙,又發現尚有6具熱水器未遷出,便自行找工人來搬走熱水器,卻被堂兄弟當場逮個正著。 5樓所有人指控,租賃合約明載租約到期後現場物品屬廢棄物,應由出租人處分,堅持控告竊盜、侵入住宅,連周姓負責人找來的2名搬運工也挨告。 檢察官認為,周姓負責人在5樓租約到期後即無權進入,侵入住居罪證明確,但周男主觀上並非「偷」熱水器,而是拿回熱水器,竊盜罪嫌不足,2名搬運工單純受雇,不構成侵入住居、竊盜犯嫌。

  • 請鎖匠開前男友家門 女犯侵入住居罪被判拘役

    19歲戴姓女子與蔡姓男友同居多年,持有男友家鑰匙,今年8月兩人分手,蔡男父親認為戴女與兒子相處不愉快,為免兩人見面爭吵,請鎖匠更換家門鑰匙,但戴女認為分手還沒分清楚,到男友家準備拿回個人物品,就請鎖匠打開蔡家大門,被蔡父提告。台北地院審理後,依侵入住居罪判戴女拘役30日,得易科罰金3萬元。可上訴。

  • 蜘蛛盜侵入住居 行竊現金、金飾

    蜘蛛盜侵入住居 行竊現金、金飾

    龍潭鄉高姓男子昨天晚間以繩索垂降侵入民宅公寓5樓,行竊屋內金飾、現金。被害屋主返家赫見男子翻箱倒櫃,嚇得驚聲尖叫跑出房外報警,龍潭警分局中興派出所據報,逮捕從容由5樓搭電梯下樓高嫌,並起獲行竊贓物。

  • 男闖空門強住1周 稱天冷借住

    男闖空門強住1周 稱天冷借住

    中壢黃姓男子去年底無故闖入鄭姓民眾租屋處,鳩佔鵲巢強住1周,鄭姓男子因正好赴外地洽公,元旦返家時嚇見陌生男子躺在床上熟睡,急忙報警處理。黃姓男子向警方表示,去年底因寒流來襲,見該租屋處未鎖門才侵入借住,警方偵訊後依侵入住居罪嫌移送。

  • 借廁所躲酒測 加一條侵入罪

     男子韓長才酒後騎車遭警攔查,卻藉口肚子疼要求上廁所,豈料一蹲就一個半小時,連出借廁所的大樓總幹事趕人也不肯離開。員警只好破門而入,卻見韓某衣著完整坐在馬桶上,讓火大的總幹事另控告他侵入住居。台北地檢署昨依公共危險罪、侵入住居兩罪起訴韓某。  起訴書指出,韓某七月間於北市中山區飲酒後騎車,途經基隆路二段前遭員警攔查,一時心虛竟向員警佯稱肚子痛急需上廁所,希望員警等他如廁後再酒測。  員警相信韓某說詞,還出面向大樓管理員借廁所,豈料韓某進廁所一小時後還未現身,大樓管委會總幹事出言要求韓某如廁後立即離開,但韓依舊故我悶不吭聲,員警最後只好破門而入。  員警赫見韓某衣著正常坐在馬桶上,沒上廁所也沒睡著,經酒測值達○點七七毫克;總幹事不滿韓某占用廁所躲酒測又拒絕離開,也控告韓某侵入住居。  檢察官勘驗蒐證照片,發現韓某衣著完整且意識尚稱清楚,被大樓總幹事退去請求卻滯留,昨依公共危險等罪提起公訴,並以韓累犯,建請法院從重量刑。

  • 指認襲胸狼有瑕疵 法官判無罪

     廿五歲、苗栗縣張姓男子,遭三名被害女子指控騎機車尾隨、趁機襲胸猥褻,但因被害人單憑一張嫌犯照片、或從模糊不清背影監視器畫面指認等,指認過程有瑕疵,法官認為警方有誘導指認之嫌,二審將有罪判決均撤銷,改判無罪。  張男遭指控,九十八年七月尾隨被害人「小麗」,趁其返家欲關鐵門時,衝入其屋內摀住其嘴,欲伸手撫摸其胸部,小麗父親聽到聲響下樓查看,張男往外逃跑,遺留一雙拖鞋在現場。  同月卅一日晚間,又連續發生女大生「小美」遭騎機車男子尾隨,停下車等朋友時遭歹徒從後方摀住嘴、伸手進上衣摸胸,被害人反抗遭弄傷下巴;另有一被害人「小雯」遭尾隨後,衝進三合院租屋處關門,歹徒還在外面用力拍門。  張男被依強制猥褻、侵入住居罪起訴,但其中小美單依警方提供一張照片就指認是張男犯案,法官認為指認有瑕疵;小麗指證當時燈暗、只記得歹徒體型,是依員警提供監視器畫面指認,但該影像模糊不清、又是背影,法官認為員警有誘導指認之嫌。  一審認定張男強制猥褻部分無罪,僅依被害人小雯記住歹徒機車車牌,並提及張男好像是鄰居,記得名字,法官認為被害人並非依警方提供照片指認,依侵入住居罪判處九月徒刑。  檢方不服上訴,台中高分院審理後,小雯證詞也受質疑,因她在警詢時未證述有看到機車牌號,到偵訊才改稱認識張男,也知道他的名字,後又改口兩人不是住同一社區,法官認為無證據證明張男有侵入住居行為,改判無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