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促德統一的搜尋結果,共02

  • 促轉條例最該被促轉

     前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於內部會議討論除垢法時,因想以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的究責為選舉操作,致引發軒然大波。張天欽本人雖已辭職,且主委黃煌雄亦重申促轉會絕不是東廠。惟以目前《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尤其是對加害者責任歸咎規定之粗糙性,促轉會的任何動作恐都難逃清算鬥爭之質疑。 \n 兩德統一後,有數百名東德的邊界士兵因曾射殺越過柏林圍牆者而遭到起訴,這類案件的共同爭點即是士兵之所以開槍,乃是因當時的東德《刑法》,固守邊界的士兵是有權在示警後,進行開槍的動作。如此的法律規定確實有違人權與人道,自應被認定是不義之法,士兵自無遵守義務,若因此致人於死,就不能以依法令來阻卻違法。 \n 惟以士兵的角色來說,怎可能去質疑長官的命令,又何能去審查法律本身是否違反人權?士兵若不聽命令開槍,自己又會遭受如何的對待呢?而於法院的判決,雖有判無罪者,卻也有以開槍不符合比例原則,或堅持不義之法不是法,甚或以良知重於法律等,判決被告有罪。凡此理由,實皆是以事後法或難以捉摸的自然法來為處罰依據,就碰觸到罪刑法定的核心,也凸顯轉型正義必須非常小心。 \n 根據《促轉條例》第16條第1項,促轉會得調查的對象,不僅止於公機關,還包括各種團體與個人,若有拒絕與規避,可處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連續處罰。此法條賦予促轉會的調查權不僅毫無邊際,更缺乏對相對人的程序保障,既難免於恣意,也嚴重違反法律保留與授權明確性原則。 \n 又根據該條例第16條第3、4項,促轉會不僅有權免除受調查者的保密義務,若有涉及刑責,其還可根據《證人保護法》的規定來進行刑事豁免。如此的規定,既挖空了不自證己罪權之保障,且依據《證人保護法》第14條,刑事協商與豁免權乃專屬於檢察官,《促轉條例》的如此規定顯已侵蝕了檢察權的核心。 \n 此外,依《促轉條例》第4條第2項,促轉會於真相調查,除必須還原壓迫人權的歷程,還得釐清壓迫體制加害者及參與者責任,甚至在第6條第2項還規定,促轉會於平復司法不法,致得以識別加害者,還可追究其責任。只是到底要追究什麼法律責任、是否得顧及追訴權或懲罰時效或者不溯既往等等,條文皆是語焉不詳,就可能使促轉會成為集訴追與審判者於一身的巨獸。凡此種種,實暴露出《促轉條例》與促轉會處處踩踏著憲法的紅線,反該成為被促轉的對象。(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

  • 誤報「圍牆倒下」促德統一 前東德官員逝世

    誤報「圍牆倒下」促德統一 前東德官員逝世

    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其實是來自一場美麗的錯誤!一名東德官員誤稱東西德人「即日」可自由進出柏林,因而促使東西德提早合併成為一個國家。 \n \n根據東網引述外媒報導,當年「意外」宣布東西德人可自由進出柏林的前東德政治局成員君特·沙博夫斯基(Guenter Schabowski),於周日在醫院逝世,享壽86歲。 \n沙博夫斯基當年11月宣布民眾可自由進出東德,但意外地宣布生效時間為「即時」。由於當時是透過電視直播,因此媒體即以「柏林圍牆倒下」作為摘要。隨後大批東德民眾前往圍牆,檢查站士兵未及查詢上級指令,民眾就拆走一截圍牆,爭先踏足西德國土。及至翌年10月東西德合併,故當年沙博夫斯基誤報消息,對德國統一可謂功不可沒。 \n根據維基百科資料,此事件發生後,沙博夫斯基被逐出統一社會黨(後改組為民主社會黨)。兩德統一後,沙博夫斯基猛烈批評自己和其他政治局成員在東德的行為,以及蘇聯式的社會主義。 \n1995年1月柏林檢察官對他發起指控。1997年8月,沙博夫斯基被判有罪。由於沙博夫斯基承認自己的道德罪行,並棄絕東德政權,他只被判3年徒刑,2000年9月獲特赦,他只服刑了1年。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