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俄國民的搜尋結果,共06

  • 泰汶菲俄國民 來台免簽延長1年

     為落實「新南向政策」,外交部昨表示,自今年8月1日起,延長試辦泰國、汶萊、菲律賓及俄羅斯國民來台免簽證措施,至明年7月31日止,屆期前將視執行成效評估是否繼續試辦。

  • 拚觀光 泰、汶、菲、俄國民免簽延長一年

    外交部今天發布新聞稿表示,為落實「新南向政策」,自本年8月1日起,延長試辦泰國、汶萊、菲律賓及俄羅斯國民來臺免簽證措施,至明年7月31日止,屆期前將視執行成效評估是否賡續試辦。

  • 拚觀光 外交部:給予俄羅斯14天免簽

    中華民國政府為進一步推廣國內觀光,增進俄羅斯國民對台灣的認識與瞭解,以及提升台俄經貿投資關係,決定針對觀光、商務、探親、參展考察及國際交流等目的來臺的俄羅斯國民試辦給予14天的免簽證待遇。試辦期間自今天至明年7月31日止,屆時將依實施成效及相關實施情形決定是否延長辦理。 \n \n外交部表示,有關俄羅斯國民來台免簽證措施,申請人須具備以下條件: \n \n一、 持有俄羅斯普通護照,護照效期須在6個月以上; \n \n二、 持有回程機(船)票或至下一目的地之機(船)票及有效簽證; \n \n三、 經查無不良或犯罪紀錄者; \n \n四、 須備妥旅館訂房紀錄、在台聯絡人資訊及適當財力證明以供國境線上查驗。 \n \n不過,我國人民前往俄羅斯,目前還是維持原來的簽證申請規定。

  • 《九五獨白》──批李登輝邁向台獨與獨台(二十五)

    台灣自解嚴後,開放兩岸交流,實行民主,此屬可喜現象。兩岸交流,頻生障礙,余以為雙方皆有責任。至於台灣之民主,由於當局者心胸狹小,充滿民粹意味,偏離民主軌道。此對中國及台灣之前途,皆不利也。 \n鮑且握有國民黨武漢中央,發號施令,可謂權傾一時,而終至不敵蔣氏者,顯非單純的軍權問題。如就該書所述相關史實中,不難理出一個有系統的多種原因,例如北伐戰略的選擇,對外關係的運用,民眾心理與社會傾向的掌握,友軍與軍閥歸順的趨向等,都是重要的原因。 \n \n \n \n僅就北伐戰略的選擇而言,蔣之進軍長江下游,是北伐的「東進」戰略,是國、共之間一項關鍵性的戰略鬥爭。北伐軍於三月二十一日及二十四日,分別進占上海和南京。這是「東進戰略」之成功,不僅使蔣介石解決了財政的困境,改變了馮、閻友軍的趨向,擺脫了俄人、中共及左派的糾纏。此外,更有本錢來搞對外關係了。就是該書第三章標題所說的「列強分化中國革命與蔣介石發動政變」。也可以反過來說:「蔣介石利用列強分化中國革命發動政變」。 \n關於第四項「內亂外患互為因果」問題,本書第三章「列強分化中國革命與蔣介石發動政變」,在標題用詞上雖具有主觀性的價值判斷,但其充分利用中、美、英、日各方面文件和檔案資料,使得本書的內容大為出色。從著者所引述的大量外文資料中,也可顯出一種趨勢,即南方由不受列強重視的地位而走向強大與向外發展以後,內部雖有矛盾但未出現分裂的局面時,列強雖企圖分化,但卻有所顧忌,常會作出對南方讓步或示好的舉動;同時為怕開罪南方,對北洋軍閥的要求援助,予以拒絕。但當南方內部出現分裂時,列強態度也就隨著改變,不但助長分裂,更要乘機從中漁利。這種現象,在中國近代史上也是屢見不鮮的。所謂因內鬥而召致外侮,內亂必生外患者,乃中國人一貫的悲哀。如謂「列強分化」而致蔣「發動政變」,那也不夠全面。 \n第五項關於「過度曲護有礙歷史真相」,北伐期間,國、共兩黨都在爭奪國民革命的領導權。國民黨方面則恃軍權;共黨方面則恃黨權與農工運動。前者視農工運動為「暴亂」、「破壞」;後者則視軍權為「獨裁」,以農工運動為「革命」,國民黨左派初附和之,右派則反對之,故右派被標籤為「反革命」或「反動派」。當左派轉右時,則被指為「叛變」。這些用詞,都是用於政治鬥爭的,不足為訓。學術性的著作,應避免使用之;縱非使用不可,則應以括號引用原文為限。而本書在用詞方面,有時充滿政治鬥爭的意味。 \n北伐時期兩湖地區農工運動的「過火」,引起當地軍民的反抗,這是事實。但如何鑑定可信的資料,說明其真象,分析其原因,明其利弊得失,作為鑑往知來的參考,此為治史者基本職責。如果以此要求標準,來衡量本書對農工運動問題的處理,則不免有些失望。例如講到長沙的許克祥「馬日事變」時,該書的描述是:明明是許克祥等猖狂進攻,屠殺革命人民。但是,在湖南省政府的電報中,卻成了糾察隊進攻軍隊。顛倒黑白,一至於此!許克祥發動叛亂時,靠的是武力。 \n汪精衛的武漢分共,該書的形容是:「汪精衛集團確定分共政策之後,反動軍官、土豪劣紳們大為活躍」。對於鮑羅廷的離華回俄,則說:「鮑羅廷回俄。至此,孫中山確定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等政策均被破壞,轟轟烈烈的國民革命徹底失敗了」。又說:「汪精衛集團的叛變,激起了左派人士的忿怒,鄧演達決定出走」。對於堅持「三大政策」的宋慶齡,說是「歲寒而知松柏,在滾滾的政治寒流中,宋慶齡表現了偉大的革命氣節。 \n孫中山有無制定「三大政策」,是一個爭論已久的問題。經過近年中外學者的研究,認為孫中山生前,並未提出此一特定的政策,更無此一名詞的確立,而是在他去世一年多以後,始由中共人員提出來的。如果把「贗品」視為「真貨」而肯定之,便使學術性大為減色了。 \n大致而言,本書大部分的論點,尚能保持客觀的態度,亦具高度的學術水平。所可惜者,一涉及「敏感」部分,即難保持客觀了。其實際情況固然可以理解,但如過分曲護,就淹沒了歷史的真象。 \n \n \n \n台灣自解嚴後,開放兩岸交流,實行民主,此屬可喜現象。兩岸交流,頻生障礙,余以為雙方皆有責任。至於台灣之民主,由於當局者心胸狹小,充滿民粹意味,偏離民主軌道。此對中國及台灣之前途,皆不利也。吾人研究歷史,關心治亂興衰之道,對於當前情況,不能視若無睹。有所感觸,必為文論之。余之背景,不免有「遺老」心態,故為文立論,不免有悲憤之情。有謂余之近年言論,頗多「批李」(李登輝)而「非獨」(台獨)者。李自民國七十七年(一九八八)繼任中華民國總統及國民黨主席後,諸多措施,余以「三不」形容之,即「不講理、不守法、不知恥」。陳志奇教授在一次演講中引述之。一經報載,成為陳之「版權」矣。 \n李氏「接班」之始,余以為以一台籍平民之學者,無「特權」之背景,依制度而行,實乃時代之進步。當其接替國民黨主席時,余在《聯合報》發表短文,讚揚制度之成功。指出國民黨具有悠久之歷史,政治資源雄厚,對中國深具影響力,有利用之而得權力,而又企圖毀滅之者。此為歷史事實,原非對李而言,不意其後李竟如此。民國七十八年(一九八九)春,當「萬年國會」之國民大會集會選舉總統時,即出現「主流」與「非主流」之鬥爭,李氏操縱其間,借修憲而行「直選」之法,即向獨台與台獨之路邁進。(待續) \n \n

  • 普丁:涉美「通俄門案」俄人 俄自己查辦

    俄羅斯總統普丁6日表明,若俄方查出被美國指控干預美總統大選的俄國國民違反俄國法律,會將他們起訴。他日前已指出,不會把這些遭美國「通俄門案」特別檢察官穆勒起訴的俄國國民引渡到美國受審。 \n穆勒在上個月起訴了13名涉及干預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的俄國人。

  • 有話要說-從「人車靠右」 看神話的致命吸引力

     讀簡白一月九日《左右撲朔迷離》,令人再度想起虛構與真相議題。簡文稱,二戰後台灣交通規則由左行改為右行,是患有恐共症的國民政府見「左」就怕,強行更改的結果;本想一併更改鐵路運行方向,但力不從心,遂演變成今日「公路右行、鐵路左行、捷運右行、高鐵左行」的狀態,成為「世界奇景」。 \n 二○○五年即有一部暢銷台灣史著作《赤日炎炎》,認定國民政府「採行美國制度,將人與車的行進方向改為靠右;但是因為當時財政窘困,只好放棄火車改向」,因此造成火車靠左、人車靠右的「台灣矛盾」;結論是「國民政府致力去除台灣的日本殖民經驗,不惜代價更改台灣居民的歷史記憶」。此書論據業經方家指出純然出於主觀臆想。 \n 世界各國公路左右行規定差異的形成各有其歷史原因;而不論一國的公路是否靠左行駛,其普通鐵路和高速鐵路大致皆採左行,不過出自技術原因。「火車靠左,人車靠右」存在世界六十%以上地區,非獨特的「台灣矛盾」,是不少地區可看到的「世界奇景」。 \n 中國本無交通規則,二十世紀初依列強勢力範圍,北方省分多採德、俄、美的右行;南方省分則多採英國的左行。國民政府定都南京後,立刻在上海特別市範圍內明定人車靠左行進;一九三四年「新生活運動」又在全國施行人車靠左行進的交通規則。同期滿洲國、蒙疆自治政府和一九三七年後的其他日軍佔領區也採用左行規則。 \n 抗戰期間,很多駕駛座在左側的美國車輛運抵中國,司機為圖便利,往往靠右行駛,致使車禍頻仍。抗戰勝利後,政府接受盟軍建議,於一九四六年一月一日實施人車靠右行進的新交通規則,並於交通繁忙的上海市首先施行。考量到台灣初獲光復的特殊情形,乃將新交通規則在台灣施行的日期推遲到一九四六年三月一日。 \n 左行右行議題,早在一九三○年代已在大陸發酵成神話。「大家都靠左走,那路右邊誰走」的「神話」,就被文人分別安到張宗昌、韓復渠、閻錫山和馬步芳口中。(作者為歷史學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