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俄羅斯核電的搜尋結果,共39

  • 時論廣場》美中俄角力下 普丁的戰略手腕(胡逢瑛)

    時論廣場》美中俄角力下 普丁的戰略手腕(胡逢瑛)

    令人怵目驚心的頓巴斯軍事緊張局勢,終於在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谷宣布撤軍獲得解除。基本上,烏東局勢升級是在兩個大背景之下發生的: 一是今年3月是俄羅斯收復克里米亞主權的7周年,這是普丁控制黑海戰略地盤的重大外交成就;二是美國拜登總統上任後的新冷戰延續,結合北約持續施行對俄羅斯的戰略遏阻。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問北約總部之後,確認將進行「歐洲防衛者2021」大規模多國聯合軍演,俄羅斯則在今年將預定進行大小規模不等的全國軍區總軍事檢閱近5000次,這樣一來,在俄羅斯境內任何地方的軍演畫面都可能會被解讀為對烏克蘭的入侵。儘管如此,有古巴導彈危機作為歷史殷鑑,俄羅斯軍事演習或攻城掠地的虛實之間,最清楚的只有普丁本人,而這位領導人的決策與思維充滿了戰略考量,並且精準掌握了進退之間的主動權。 蘇聯解體之後,國家急遽向市場自由化過度轉型,其結果是國有資產落入寡頭手中,金融寡頭控制了國會和媒體,決定了政權取向。同時,車臣內戰與分離主義蔓延,國際恐怖組織進入俄國,國家安全處於崩解邊緣。普丁上任後,一是徹底解決車臣分離主義的危機,二是打擊寡頭,這兩件事件對於普丁殺雞儆猴以確定領導權威產生威嚇作用。然而,面對內外交困的普丁,把發展軍事當作首要任務,因為任何的經濟發展都不可能在國家分裂下進行。自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之後,西方集體對俄經濟制裁,普丁在面對盧布貶值與石油價格暴跌,以及新冠疫情衝擊後外資大幅縮水的逆境之下,仍然在提升社會福利並且成功開發世界首支疫苗。 普丁自2000年上任至今已經長達20年,綜觀他諸多外交手腕大抵有兩個特色:突圍和防衛。他利用了美國911事件之後的石油高漲機會,償還外債,取得經濟自主權,並且試圖藉由能源外交結合德國和法國進行大歐洲政策。普丁在國內聲望來自於幾點作為:首先,他能御駕親征,果決處理重大危機,包括車臣戰爭、庫爾斯克號核潛艇的爆炸沉船事件,以及劇院人質與別斯蘭小學人質事件。面對北約數次東擴侵門踏戶的戰略圍堵政策之下,普丁成功攫取克里米亞,展現俄羅斯捍衛國土和保護俄羅斯族裔的能力。在俄喬戰爭後支持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的獨立,確保了北高加索山與黑海之間的邊境安全和地緣利益。甚至在敘利亞的內戰與伊斯蘭國蔓延的問題上,普丁出兵敘利亞突圍,確保了俄國在地中海唯一的空軍與海軍基地。 本來屬於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是最能夠在黑海與敘利亞問題上為西方去扮演箝制俄羅斯的馬前卒角色。但普丁在土耳其軍機偷襲俄國SU24戰機事件後與埃爾多安達成諒解,並且與土耳其和伊朗組成阿斯塔納協商機制處理敘利亞政治談判進程。此外,普丁興建了天然氣管道「土耳其流」,銷售先進的S400導彈防禦系統給土耳其,並且在成功調停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之間的納卡軍事衝突之後,鼓勵土耳其對納卡地區進行投資,確保土耳其並以此架空烏克蘭與東歐的天然氣過境利益。俄羅斯維持了地中海和黑海之間的航行順暢,鞏固了中東地緣政治的利益。相較於西方把土耳其當成炸彈,俄羅斯給土耳其相當多的優惠條件,使得土耳其在地區上發揮平衡角色,互蒙其利。 面對俄美中的三角關係,在中美競逐與關係緊張升高的態勢之下,俄羅斯應該如何抉擇?俄羅斯作為大國,最希望扮演樞紐的角色,然而這個角色必須要在美俄關係和解前提之下,才有可能發揮作用。俄羅斯菁英最擔憂的是在中美爭霸中失去角色和聲音,在當前俄羅斯經濟依賴中國並轉向亞洲的前提之下,中俄關係持續深化。日前捷克以過往的間諜案為由宣布驅逐俄羅斯外交官,這基本上是呼應華府並且認知俄美新冷戰將持續太長時間的背景之下發生。捷克的核電站傳統上是俄羅斯規格,捷克希望減少對俄國能源的依賴,藉此可以迎合美國占據歐盟的能源市場,這個概念同樣適用於北溪2管道的停建問題。 日前在氣候變遷的高峰會上,普丁強調俄羅斯4成5的核能發電幾近零碳排放,凸出俄國天然氣對歐盟綠能政策的意涵。因此,美俄爭奪歐盟市場就在軍事角力中拉扯,德國的決定關乎歐盟整體外交與國防自主的命運。烏克蘭也是在俄美角力背景之下進行兩面政策:一是,俄羅斯過去依賴過境烏克蘭的聯盟與跨巴爾幹天然氣管道不能成為挾持俄羅斯外交的籌碼,但是俄羅斯又不希望完全掐死烏克蘭,仍然以5年合同的模式維持烏克蘭的基本天然氣需求和過境費;二是,作為脫口相聲演員出身的澤倫斯基總統只需要把反俄的戲唱好,配合華府,就能獲得西方的外交與經濟支援。  (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 中時社論》要正視護國神山背後的靠山

    中時社論》要正視護國神山背後的靠山

    大陸第一組自主研發「華龍一號」核電機組,已於福建福清核電廠完成試運,並投入商業運行。大陸在運、在建核電裝機容量達6593萬千瓦,居世界第二,在建核電裝機容量世界第一,並成為繼美國、法國、俄羅斯等國家之後真正掌握自主三代核電技術的國家。從此可以看到,綠營與蔡政府反核、廢核的荒謬及對台灣核工能力的摧殘,民粹誤國莫此為甚。  「華龍一號」核電機組成功商轉,對大陸核工產業具重大意義,這是第一台大陸自主研發的核電機組,國產化比率高達88%,可說大陸已實現核工產業自主的目標;擁有核工產業自主能力後,對大陸的能源政策與產業都有正面效益;大陸是全球興建核電廠最積極的國家,目前營運中有50個機組、興建中有12機組,規畫中的則超過100座以上;以發電量而言占比尚不到5%,但大陸規畫15年後要增加到10%,也就是說至少增加1倍以上。  大陸積極增建核電廠,帶來諸多效益:核電廠幾近無汙染、零碳排,增加核電就能淘汰煤電,藉此整頓嚴重的空汙霾害,大陸甚至有對國際作出2060年達成「零碳排」的承諾,其底氣部分就是來自核電的增加。而因為大陸本身對核電有龐大且長期的需求,因此有條件培養出本身的核工產業。  具備自主核工技術後,除了成本可降低的優勢外,一來不必擔心被國外,主要是美國阻斷技術與供應,例如美國已將中國廣核集團及旗下3家企業列入禁運清單,禁止出口民用核技術;二來可出口輸出核電,最著名的當然是大陸承攬英國核電廠案,雖然因政治因素干擾,此計畫仍有變數,但大陸具備輸出核電能力已明顯可見。  回頭看台灣,台灣在1970年的十大建設開始規畫、興建核電廠,之後是核二、核三廠,一直到核四計畫時因逢反核運動,導致計畫走走停停、成本不斷增加,最致命的當然是蔡政府上台後,不顧中南部民眾因火電廠汙染而健康受損、也拋棄能源來源分散的風險原則、更無視反核早已被全球先進國家與環保團體揚棄的事實,堅持推動全面廢核政策,核一已除役、核二亦即將除役,核四當然也不可能重啟,落到要拆除的命運。  台灣反核氛圍對核工能力造成很大的傷害,核工人才流失、核工經驗與能力不進則退。十多年前,台電核電工程人員常受邀到大陸交流,甚至擔任顧問,如今大陸核電已出海搶標案,台灣核工產業能力卻在崩壞中;年輕人當然不願意投入一個眼看就要「除役」的產業,大學核工系早已被迫改名,以免招不到學生。  即使不跟大陸比較,就拿同為亞洲四小龍的南韓相比,南韓核電占發電總量約1/3,多年深耕後已具備自行設計與輸出核電能力,原本聲稱要廢核的文在寅上台後,務實的調整為「不建不延」。  更諷刺的是:反核、廢核搞半天,結果發現近在咫尺的對岸,就有許多核電廠商,以距離台灣中部最近、只有126公里的福建福清電廠而言,已經完成運轉中有5部核電機組,另有一個機組還在興建中,與台中的距離比核四還近得多,而且沒有山脈阻擋,對台灣中部的核災威脅更甚於核四。除福清核電廠外,距離台灣較近的福建、廣東、浙江三省的沿海,就有8座核電廠、超過30部核電機組,大陸沿海人口數目遠遠高於台灣。  鑑於核電帶來的諸多效益,大陸持續增建核電廠;反核者可能指責大陸是極權政府,可以「無視人命」擴建核電;那麼,要建新核電廠的英國是極權政府嗎?讓該除役核電廠繼續延役的美、法也是「無視人命」嗎?  核電安全不是問題,問題是蔡政府與反核人士把核電妖魔化,毫無專業的鼓動民粹,如果核電真如蔡政府所說的危險,必去之才能有安全的生活環境,那麼,為什麼除德國之外的歐美先進國家無一廢核?德國堅持廢核,如今已成為減碳劣等生。  台灣核工註定崩壞,未來更要面對電力供應與空汙惡化問題;當全國都視台積電為「護國神山」,為台積電鼓掌叫好時,卻忘了台積電繼續發展必然要持續擴廠、往更高階技術發展,其電力需求也將三級跳,廢核後的台灣,電力真能供養得起嗎?

  • 大陸華龍一號核電機 投入商轉

    大陸華龍一號核電機 投入商轉

     中國核工業集團30日宣布,全球第一台大陸自主研發的「華龍一號」核電機組已於29日在福建福清核電廠5號機組完成168小時滿功率連續運行考核,並於30日正式投入商業運行。福清核電廠是大陸距離台灣最近的核電廠,距離僅約126公里。  「華龍一號」為中核、中廣核集團歷經30多年核電科研、設計、製造、建設和運行的基礎上,所研發具有完全自主智慧財產權的三代核電技術。福清核電5號機組則是全球首台投入商業運行的「華龍一號」三代核電壓水堆技術機組,額定容量116.1萬千瓦,在2015年5月開工建設,於2020年11月27日首次併網發電成功。  自主三代核電技術  中核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余劍鋒就此表示,中國已成為繼美國、法國、俄羅斯等國家之後真正掌握自主三代核電技術的國家。「華龍一號」全球首堆的商運,對優化中國能源結構、推動綠色低碳發展,完成碳達峰、實現碳中和目標,具有重要意義。  機組年發電100億度  「華龍一號」首堆所有核心設備均已實現大陸自製,所有設備國產化率達88%,已具備批量化建設能力,每台機組每年可以發電近100億度,能滿足開發中國家100萬人口的一年用電,並同等減少燃燒312萬噸煤,及816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  「華龍一號」設計壽命為60年,反應堆採用177堆芯設計,堆芯設計換料周期18個月,創新採用「能動和非能動」相結合安全系統及雙層安全殼等技術,在安全性上滿足國際最高安全標準要求。  目前中核及中廣核集團在海內外共有6台「華龍一號」核電機組在建。大陸目前在建的5台核電機組中,除福清5號、6號採用「華龍一號」技術外,漳州1、2號也採用「華龍一號」技術;福清6號將於2021年投產,漳州1號、2號則預計分別在2024年和2025年投產。  大陸在沿海省分建有10多個核電廠,從遼寧、山東、江蘇、浙江、福建、廣東到廣西。前國安局長蔡得勝2014年5月5日在立法院答詢時曾說,大陸核電廠距離台灣最近的是福建福清廠,離新竹南寮126公里,約68海里。即福清市三山鎮前薛村岐尾山核電廠址到新竹市南寮漁港的距離。蔡得勝當時說,大陸核電廠基礎運行中的有17組,擴建、再建有81組。  獲EUR認證 巴鐵採用  大陸希望通過「一帶一路」倡議把「華龍一號」核電自主技術推向國外。「華龍一號」已於日前通過歐洲用戶要求符合性評估,完成了5000多項符合性分析,獲得了EUR認證證書。認證結果稱,「華龍一號」與EUR最新版要求具有高度符合性,其設計滿足歐洲最新核電要求。  目前巴基斯坦的喀拉蚩核電專案(K-2、K-3),是首個使用大陸「華龍一號」核電技術的海外國家。而大陸在阿根廷的另一個「華龍一號」核電專案目前則處於停滯狀態。  儘管「華龍一號」已獲得EUR認證,但捷克政黨領袖28日以國安為考量,拒絕廣核集團參與捷克核電廠的招標;英國的布拉德韋爾核電站有兩個專案希望使用「華龍一號」核電技術,但仍待英國官方審核。

  • 核電轉機?韓製小型反應爐獲美認證 2029年運行

    核電轉機?韓製小型反應爐獲美認證 2029年運行

    2011年福島核災後,已開發國家幾乎完全沒有核電廠新建案,民進黨政府也大力倡導離岸風電等綠能來實現非核家園,不過綠能不管風力、太陽能都有無法穩定供電劣勢,而且也造其他環境問題。研究指出核電在減碳排放下仍有必要,小型模組化反應爐(SMR)似成新出路,由韓國斗山集團負責承造的新一代核電站在美國設計認證,預計2029年可運行。 麻省理工能源研究計畫判斷,要兼顧低成本、低社會影響的低碳未來,核能依舊是不可獲缺元素,於是SMR(small modular reactor)成為核電業新方向。SMR可以批次在工廠生產,再載送到現場組裝,施工省時,而且由於體積小,燃料較大型機台少很多,就算機械故障,要排出的熱能也較小,反應爐安全殼不會過熱,在冷卻上也不需複雜的幫浦或管線設計。 美國新創公司NuScale就是研發SMR先鋒,他們獲得來自猶他州訂單後發包給斗山集團,而設計也獲得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安全認證。斗山集團會承造12座輸出功率為5萬千瓦的SMR、渦輪機等主要設備,訂單總額13億美元,2023年動工。由於這些電廠結構採取將SMR沉入地下水槽的結構,因此受地震等外部因素導致失去冷卻功能的風險較低。 SMR輸出功率不及傳統大型核電廠,但如果以普及達成量產效果,成本可能比目前核電更低。俄羅斯已經完成部分SMR商業運行,不過這次NuScale和斗山攜手取得美國核管會認證,意義更重大,因為可以看做首個通過國際標準的SMR。 韓國、日本在SMR被視為核電未來新趨勢後,都採取政府補助企業的方式,和國外公司合作發展,已有從事核電廠產業已達40年的斗山集團是出口SMR的「SMART」計畫主力。日本包括日立、三菱也在發展SMR,不過目標都是2040年代才投入應用。 這次美國猶他州的訂單不只揭示了核電新方向,可能也是斗山集團的轉機。由於韓國總統文在寅提出去核電計畫,2014年起轉盈為虧的斗山集團去年已連6個財務年度虧損。斗山控股在獲得大單消息傳出後一度上漲逾2%,隨後漲幅收斂,收盤股價上漲0.32%,報46850韓元(約1269台幣)。

  • 中國核電估2030年超越美國 躍升世界第一

    日本2011年福島核事故後核電發展停滯,中國核電計劃卻未受影響。日經中文網報導,中國江蘇連雲港田灣核電廠5號機組8月開始供電,為中國第48個核電機組,預估中國核電規模最快於2030年就會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 報導引述世界核協會(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數據,稱截至2020年4月,中國核電廠裝機容量,即發電功率總和,以4,500萬千瓦排行第三,僅次美國及法國分別的9,800萬及6,200萬千瓦。 若將正在興建及計劃興建的發電站計算在內,中國核電廠裝機容量則達到1億870萬千瓦,超過美國的1億512萬千瓦。美國數字在1年前還領先中國,但美國三里島核電站1號機組去年9月停止運作,而中國2019年則有3個新核電機組投入運作,改變了中美排名。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與歐美等國在福島核災後,有意減用核電。但中國、俄羅斯、印度等國家卻是逆勢加速發展核電項目。且中國不僅在國內掀起建造潮,更進而展開出口核電技術營銷攻勢。包括巴基斯坦就正在使用4個中國核電機組,英國建造中的欣克利角C核電站(Hinkley Point C)亦由中國與法國企業主持。 報導稱,中俄核電崛起令美日擔憂。日本專家稱,中俄防止核電出口目的地將核能轉為研發核武器的措施,要比美日寬鬆,而中俄不斷積累技術,對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力會有所提高。 美國核能研究所(Nuclear Energy Institute)表示,中俄核電技術出口是核心外交政策,美國在這方面正在落後。美國參議院7月通過「核能領導法案」(Nuclear Energy Leadership Act),要求美國能源部制訂計劃重振美國核能地位。華府旗下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也放寬限制,容許美國向發展中國家出口核電技術提供資助。

  • 車諾比事件再現?北歐國家陸續偵測「輻射量異常」…從俄羅斯飄來

    愛沙尼亞、芬蘭、挪威等北歐國家近日陸續偵測出空氣輻射量異常,經過分析後,荷蘭當局指出輻射物質可能來自俄羅斯的西部,因此引發熱議,令人不禁聯想到當年的「車諾比事件」,同樣是由北歐國家瑞典率先發現異常。針對以上的傳言,俄羅斯方則是駁斥,表示國內核電廠都正常運作,沒有輻射物質外洩。 綜合外媒報導,愛沙尼亞環境保護局發現,近日在哈庫輻射監測站偵測到少量的輻射物質,像是銫(Cs-137、Cs-134)、鈷(Co-60)、釕(Ru-103)等放射性同位元素的濃度上升,雖然不會影響人體健康,但仍引發一陣討論,而在不久後,其他北歐國家芬蘭、挪威和瑞典等等,也都相繼偵測到。 對此,一名荷蘭的官員就表示,這些少量的放射元素可能來自俄羅斯西部,不過此番言論馬上遭俄方打臉;俄媒《俄塔社》引用俄羅斯核電站電力和熱能生產公司代表的說法,他們稱位於西北部的2座核電廠運行正常,周遭的輻射水平也符合標準,也沒有接到任何事故消息。 全面禁止核子試驗條約組織負責人澤爾博(LassinaZerbo)27日也在推特分享一張圖片,圖中呈現黃色的區域是放射性同位素可能來源的範圍,其中包含了俄羅斯西北部、芬蘭、瑞典南部以及波羅地海地區。 更多 CTWANT 報導

  • 全球首座飄浮核電廠

    全球首座飄浮核電廠

     全球首座海上核電廠已連結楚科奇地區電網,首度為俄羅斯寒冷的遠東地區提供電力。  ■A floating nuclear power plant has started to produce electricity in a remote region of Russia.  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今年1月宣布,該國所建造的全球首座海上飄浮核電廠「羅蒙諾索夫院士號」(Akademik Lomonosov),目前已抵達楚科奇自治區(Chukotka),連結當地比利比諾(Bilibino)電網,為這個遺世獨立、寒冷的遠東地區供應電力。  Rosatom指出,這座浮動電廠目前提供該電網所需的20%,未來將逐漸提高楚科奇地區供電比重,為佩韋克市(Pevek)和附近地區帶來穩定電力。  「羅蒙諾索夫院士號」自去年8月從摩爾曼斯克港出發,Rosatom當時發布聲明強調,這座飄浮電廠對「我們公司和楚科奇地區極具意義」。  海上電廠 多國感興趣  Rosatom表示,這類飄浮核能發電廠很適合作為偏遠地區或島國所用,而目前北非、中東和東南亞對此技術感到興趣。該公司曾透露正在著手開發第二代海上發電廠,可作為出口所用。  負責核電營運的俄羅斯國家核電公司(Rosenergoatom)浮動核電廠建設與營運部門主任楚涅夫(Vitaly Trutnev)指出,浮動核電廠將帶動楚科奇地區金礦、銅等天然礦產公司的成長,也將成為北海航道(Northern Sea Route)基礎建設重要的一環。  該座海上核電廠長144公尺、寬30公尺,內建兩座發電容量35百萬瓦的反應爐,能夠為10萬個家庭提供電力,停泊在人口約4千人的金礦鎮佩韋克海邊,已於2019年12月19日正式連接電網。  儘管Rosatom形容該座電力船是史上「首座飄浮發電廠」,不過這樣的構想早在數十年前已經實現。美國1960年代曾將一艘名為斯特吉斯(STURGIS)的船改裝成浮動核電廠。  安全性引發質疑  外界對俄羅斯打造海上核電廠而驚嘆不已的同時,同時浮現質疑的聲音,部分歸因於人們對福島核災餘悸猶存,此為2011年因強震和海嘯導致福島第一核電廠爐心熔毀的重大災害。  對此,Rosatom曾強調飄浮核電廠以極高的安全標準進行設計,讓核能反應爐不會受到海嘯等天災的摧毀,此外各項程序皆符合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的規範,不會對環境造成威脅。  然而,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能源所資深研究員達夫曼(Paul Dorfman)直言,「羅蒙諾索夫院士號」不會帶來極大的能源,而是帶來「極大的風險」。  達夫曼認為,所有的核電廠都暴露在無法預料的外部風險之中,像是天災、輕忽一般操作原則或是恐怖攻擊等事件,都會造成災難性的傷害,「倘若在北極發生一場核子意外,恐怕很難、或根本不可能減緩任何輻射後果」。

  • 布什爾核電廠2號機組 伊朗和俄羅斯啟動建設

    伊朗與俄羅斯今天在波斯灣沿岸的布什爾、伊朗唯一一座核電廠的第2座核反應爐啟動新階段建設工作。根據2015年簽署的核協議,俄羅斯負責向伊朗提供核反應爐所需的燃料。 伊朗原子能組織(AEOI)首長沙列西(Ali Akbar Salehi)與俄羅斯國營核能企業(Rosatom)副主席拉柯辛(Alexander Lokshin)出席動工典禮,以混凝土灌入核反應爐基座展開新建設工作。 這座核反應爐位在德黑蘭以南約750公里的布什爾(Bushehr),是2017年以來正式興建的兩座機組其中之一。 伊朗與包括俄羅斯在內的6個世界強權於2015年簽署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核協議,限制德黑蘭當局發展這類核反應爐及核燃料的生產,但協議中並沒有要求伊朗停止使用核能發電。 沙列西在典禮上表示:「長遠來看,直到2027至2028年,當這些計畫完工時,我們將擁有30億瓦的核電廠發電量。」 伊朗一直尋求透過開發核電設施,來減少對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 根據伊朗原子能組織,俄羅斯在布什爾建造發電量達10億瓦的核反應爐於2011年9月開始運作,預計未來將建造第3座反應爐。 按照核協議內容,俄羅斯提供伊朗用來發電的核反應爐所需的燃料。 核協議旨在確保伊朗長期飽受爭議的核子計畫不會用在軍事用途,但自從美國2018年5月單方面退出核協議,並重新對伊朗實施嚴厲制裁以來,這項協議的存續備受威脅。 伊朗在核協議中的預期利益遭到剝奪,因此德黑蘭當局自今年5月起分階段中止履行核協議承諾,作為回應制裁的手段。

  • 不遜航母 陸海上巨獸將扭轉南海戰局

    不遜航母 陸海上巨獸將扭轉南海戰局

    隨著國力增強,中國大陸對海洋經濟的開發力度正在加大。除了快馬加鞭,大量建造船艦外,北京計畫將核反應爐也投入其中。中國大陸將投入140億元人民幣(約604億台幣),在山東煙臺建設首座海上浮動核電站,以供發電、海水淡化,並提供蒸汽。這屬於海上核電站示範專案,前期工作已順利展開,預計2021年將啟用。 搜狐軍事的分析指出,海上浮動核電站結合了小型核反應爐和船舶,突破空間限制,使核電站具機動性,可為海洋平臺提供電力、蒸汽、淡水等能源,不但能支援海洋開發,還能為孤立海島與封閉海灣提供電力和能源。一旦這鋼鐵巨獸建成,將徹底改變南海地區生活資源匱乏的被動局面,軍事意義不下於航母。 而就在中方快馬加鞭,打造首艘海上浮動核電站時,俄羅斯所建的全球首座海上浮動核電站羅蒙諾索夫院士號(Akademik Lomonosov)已正式啟航,離開北極港口莫曼斯克(Murmansk),前往5,000公里外的楚科奇(Chukota)地區,為當地提供電力。俄羅斯已在羅蒙諾索夫院士號上投入約5億美元(約152億台幣),它長144米、寬30米、高10米,排水量2.15萬噸,配備約70名船員。羅蒙諾索夫院士號擁有兩套改進的KLT-40反應器,每座發電量達35兆瓦,可提供高達70兆瓦的電力,或300兆瓦的熱量,供20萬人使用。 據界面新聞網報導,近年來,山東省煙臺市確定了「培育千億級核電裝備產業,打造中國核能產業新城」的目標,建設及規劃的項目包括海陽核電站、石島灣核電站、中廣核山東華龍一號核電項目,以及中核海上浮動堆建造專案等。

  • 快評》俄印連結 不可不防

    美國財政部以大陸向俄羅斯軍購為由,制裁大陸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與此同時,俄羅斯與印度就軍購達成大單,俄印強化軍事連結,對大陸地緣政治的影響,不可不防。 美國制裁軍委裝備發展部的理由是,其向俄羅斯軍火出口商購買蘇愷35戰機與S-400地對空飛彈系統等設備,違反美國制裁俄羅斯政策。 本月初,俄羅斯總統普丁訪問印度,與印度總理莫迪簽署5套俄羅斯新型防空飛彈系統S-400的訂單,價值54.3億美元,相當於兩國今年上半年貿易總額。將在2020年開始接收首批S-400防空飛彈系統。印度還確認斥資10億美元購買200架俄產卡-226型輕型多功能直升機的意向,並討論購買4艘價值20億美元的俄羅斯海軍克里瓦克級飛彈護衛艦。 俄羅斯還要幫印度建設核電站。俄羅斯和印度是軍事技術合作領域的最大合作夥伴。印度陸、海、空軍70%以上的武器和技術裝備都是俄制和蘇制的。俄羅斯每年銷售給印度數十億美元的武器和軍事技術裝備。 當美國出手制止中俄靠得太近,印度則積極靠往俄羅斯,今年9月俄、印空軍舉行了大規模軍事演習。 印俄雙邊軍事合作提升,將對大陸國家安全戰略產生衝擊,對大陸西南部和北部地區構成潛在威脅,加上印度也是美國印太戰略重要成員,南海與印度洋須謹慎因應。

  • 陸6大核電站 下月開放民眾參觀

    陸6大核電站 下月開放民眾參觀

     大陸核電發展迅速,為讓民眾認識核電,大陸最大的中國廣核集團決定今年9月起,開放旗下的大亞灣、台山、陽江、寧德、紅沿河、防城港六大核電基地供民眾參觀。不但活動全部免費,每人還贈送午餐,稱得上「超級好康」。  過去,大陸民眾想參觀中廣核的核電站,需透過單位組織進行團體預約。為進一步「開放透明」,中廣核最近推出「公眾申請參觀核電站網路報名系統」。普通民眾只要關注中廣核科普微信公眾號「核寶一族」(微信號:hebaoyizu),約1分鐘即可完成報名。  陸17台興建中居冠  中廣核是大陸最大、全球第三大核電企業和全球最大的核電建造商,現有核電運行機組21台,裝機容量2255萬千瓦,長期保持安全穩定運行。目前已開放紅沿河、寧德核電基地開放體驗行報名,每次限40人,活動包括在基地觀景平台,近距離觀看核電機組、參觀核電科普展廳等,全程約4小時。其他幾個核電基地報名入口,近期也將陸續開放。  截止2017年底,全球共有30國擁有447台運行的核電發電機組,發電量占全球發電總量的10.6%。其中美國是全球最早開發民用核電站的國家之一,目前擁有數量最多的核電機組,達到99台;其次是法國58台、日本42台,大陸37台排名第4。再來則是俄羅斯35台、南韓24台。儘管大陸已運行的核電機組排名全球第4,但目前全球興建中的核電機組,大陸以17台領先全球,遠多於排名第2的俄羅斯8台、美國5台、南韓4台、日本3台和法國1台。  實現全球首台EPR機組  大陸核電工業以先進的技術和多個國家合作,並協助多國興建核電廠。今年6月,大陸和俄羅斯決定將合作建設田灣7、8號機組及徐大堡3、4號機組,採用俄羅斯設計的VVER-1200/V491型反應爐裝置,將配備大陸國產發電機組。同樣在6月,廣東台山核電1號機組首次並網發電成功,成為全球首台實現並網發電的EPR三代核電機組。  近年中廣核還在中東、歐、非洲、東南亞等地,不斷加大推動「華龍一號」出海,並在大陸推進「華龍一號」批量化建設。中廣核董事長賀禹表示,出口一座「華龍一號」核電站,相當於出口200架商業客機,帶動大陸裝備製造業5400多家企業「走出去」,不斷提升「中國製造」和「中國智造」的影響力。

  • 陸興建中核電廠達17座 數量居全球第一

    截止2017年底,全球共有30個國家擁有447台運行的核電發電機組,發電量占全球發電總量的10.6%。其中美國是全球最早開發民用核電站的國家之一,目前擁有數量最多的核電機組,達到99台;其次是法國58台、日本42台,大陸37台排名第四。再來則是俄羅斯35台、南韓24台。 儘管大陸已運行的核電機組排名全球第四,但目前全球興建中的核電機組,大陸以17台領先全球,遠多於排名第二的俄羅斯8台、美國5台、南韓4台、日本3台和法國1台。 大陸核電工業日新月異,也以先進的技術和多個國家合作,並協助多國興建核電廠。今年6月,大陸和俄羅斯決定將合作建設田灣7、8號機組及徐大堡3、4號機組,採用俄羅斯設計的VVER-1200/V491型反應爐裝置,將配備大陸國產發電機組。同樣在6月,廣東台山核電1號機組首次並網發電成功,成為全球首台實現並網發電的EPR三代核電機組。 大陸核電業者不但和各國合作新建核電廠,近年來中廣核還在中東、歐洲、非洲、東南亞等地推動「華龍一號」出海,並在大陸國內推進「華龍一號」批量化建設。中廣核董事長賀禹表示,出口一座「華龍一號」核電站,相當於出口200架商業客機,並將帶動大陸裝備製造業5400多家企業「走出去」,不斷提升「中國製造」和「中國智造」的影響力。

  • 陸廣核集團 欲購英8座核電站股份

    陸廣核集團 欲購英8座核電站股份

     大陸廣核集團(CGN)傳出有意購買英國8座電站的主要股份。俄羅斯則將在大陸建造3座核電機組。大陸不但將核電的經營腳步走向國外,也將更先進的技術引進國內,讓核電產業更壯大。  英國《衛報》7月9日報導,大陸廣核集團據傳有意購買英國8座電站的主要股份,其中包括薩福克郡的賽茲韋爾(Sizewell)電站和肯特郡的鄧傑內斯(Dungeness)電站。  希望收購49%的股份  8座核電站曾屬於英國能源集團,支撐英國約20%的電力需求。2008年,法國電力集團的子公司EDF以125億英鎊收購這些電站。第二年,英國天然氣所有者森特里克能源公司獲得20%的股份,價值17億英鎊,但在今年稍早,森特里克公司決定出售其擁有的20%的股份。英國有媒體暗示,指中廣核希望收購49%的股份,這表示EDF可能希望出售部分股份。  報導指出,這一交易將重新在英國引發有關大陸參與核電行業的辯論,也會讓英國首相梅伊感到「頭疼」。因為梅伊對於「讓大陸更多參與英國關鍵基礎設施專案表示擔心」,並已新啟動一項針對外資收購的國家安全檢查。兩年前,英國政府曾「基於安全原因」曾暫停大陸參與欣克利角C核電專案。  儘管如此,中廣核正成為英國原子能計畫中越來越重要的一員,該公司正與EDF能源公司合作,計畫在英國埃塞克斯郡的布拉德韋爾開發一座新核電站。  中俄合作分享核能技術  同樣在歐洲,俄羅斯總統普丁不久前訪問大陸就簽署了一系列核能領域合作協定。俄羅斯將在大陸建造三座核電機組,還將援助大陸建造快中子示範反應爐CFR-600。  俄羅斯防禦與安全問題專家卡申表示,快中子反應爐比熱中子反應爐更安全,俄羅斯是世界快中子反應爐技術領先者,數十年來一直利用這種反應爐作為商業樣品。他表示,俄羅斯在大陸核能市場成功承受住了競爭壓力,而中俄合作的重要性還包括俄羅斯願意和大陸分享未來的核能技術。

  • 引進技術並走向國外 陸核電產業持續壯大

    大陸廣核集團(CGN)傳出有意購買英國8座電站的主要股份。俄羅斯則將在大陸建造三座核電機組。大陸不但將核電的經營腳步走向國外,也將更先進的技術引進國內,讓核電產業更壯大。 英國《衛報》7月9日報導,大陸廣核集團據傳有意購買英國8座電站的主要股份,其中包括薩福克郡的賽茲韋爾(Sizewell)電站和肯特郡的鄧傑內斯(Dungeness)電站。 8座核電站曾屬於英國能源集團,支撐英國約20%的電力需求。2008年,法國電力集團的子公司EDF以125億英鎊收購這些電站。第二年,英國天然氣所有者森特里克能源公司獲得20%的股份,價值17億英鎊,但在今年稍早,森特里克公司決定出售其擁有的20%的股份。英國有媒體暗示,指中廣核希望收購49%的股份,這表示EDF可能希望出售部分股份。 報導指出,這一交易將重新在英國引發有關大陸參與核電行業的辯論,也會讓英國首相梅伊感到「頭疼」。因為梅伊對於「讓大陸更多參與英國關鍵基礎設施專案表示擔心」,並已新啟動一項針對外資收購的國家安全檢查。兩年前,英國政府曾「基於安全原因」曾暫停大陸參與欣克利角C核電專案。 儘管如此,中廣核正成為英國原子能計畫中越來越重要的一員,該公司正與EDF能源公司合作,計畫在英國埃塞克斯郡的布拉德韋爾開發一座新核電站。 同樣在歐洲,俄羅斯總統普丁不久前訪問大陸就簽署了一系列核能領域合作協定。俄羅斯將在大陸建造三座核電機組,還將援助大陸建造快中子示範反應爐CFR-600。 俄羅斯防禦與安全問題專家卡申表示,快中子反應爐比熱中子反應爐更安全,俄羅斯是世界快中子反應爐技術領先者,數十年來一直利用這種反應爐作為商業樣品。他表示,俄羅斯在大陸核能市場成功承受住了競爭壓力,而中俄合作的重要性還包括俄羅斯願意和大陸分享未來的核能技術。

  • 陸美貿易摩擦之際 普丁訪陸盼漁翁得利

    美國之音中文網9日指出,中國大陸借助俄羅斯總統普丁這次訪陸,有意討好俄羅斯;而俄羅斯則想利用陸美貿易摩擦,試圖向大陸出口更多穀物,但俄羅斯也擔心大陸未來從美國進口更多石油和天然氣,將威脅和打亂俄羅斯對陸能源戰略。俄陸兩國還決定在北極開發領域加強合作。 俄羅斯總統普丁這次訪陸,一個關鍵看點是雙方在核能領域簽署了一攬子文件。俄羅斯核能領域領導人說,俄羅斯這次從大陸所獲得的合同訂單,金額至少在50億美元以上。一些俄羅斯媒體則認為,雙方在核能建設領域簽署了歷史性協議。 雙方所簽署的這些文件涉及俄羅斯興建江蘇田灣核電站的第7和第8號機組,以及遼寧葫蘆島市徐大堡核電站的第3和第4號機組。徐大堡核電站的第1和第2號機組由美國的西屋公司興建,西屋公司原本期望獲得徐大堡核電站所有其餘機組的合同訂單,但隨著國際形勢和陸美關係的變化,大陸把徐大堡核電站的第3和第4號機組建設訂單轉交給俄羅斯,而不是美國。同一個核電站的機組分別來自美國和俄羅斯,由不同國家興建,在核能建設史也是首次出現。 兩國領導人這次都宣稱,雙方關係已經達到了陸俄400多年關係史上的最高點。遼寧葫蘆島市是大陸核潛艦建造基地。葫蘆島造船廠當年由蘇聯援建,曾是上個世紀50年代時蘇聯對陸重點援建項目之一。俄羅斯這次擠走美國,參與葫蘆島徐大堡核電站新機組建設,更象徵著蘇俄對大陸的影響持續至今。 俄羅斯在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為大陸興建江蘇田灣核電站。田灣核電站的第1和第2號機組目前已經投入商業運行,其他機組正在建設之中。正是來自大陸田灣核電站,以及伊朗布舍爾核電站的建設訂單,幫助了俄羅斯的核能領域在蘇聯解體後維持生存,同時保留住了人才和相關科技。 據美國之音報導,幫助大陸設計興建田灣核電站的一些俄羅斯核能專家說,今天的大陸經濟要求核電站擁有更大功率,俄羅斯核能技術為此日益感到力不從心。另一方面,最近10多年來,大陸本土核能科技發展迅速,在國際核能市場,俄羅斯面臨大陸的競爭和挑戰。分析人士說,在這一背景下,大陸繼續把核電站建設訂單轉交給俄羅斯,可被視為大陸有意討好俄羅斯的一項政治性舉動。 但與90年代時俄羅斯全部承攬田灣核電站的第1和第2號機組建設不同,大陸與俄羅斯這次所簽署的新核電站機組建設文件中,許多設備、以及施工和服務都由陸方負責,俄羅斯核能領域人士說,這可能導致俄羅斯的利潤有所下降。但另一方面,俄羅斯目前在國外興建核電站的資金來源,通常都是俄羅斯政府為別國所提供的貸款,而這次是大陸直接下單訂貨,俄羅斯核能企業因此能直接獲得大陸的資金。 美國之音指出,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巨頭同樣在大陸賺得盆滿缽滿。俄羅斯目前已擠掉沙烏地阿拉伯成為大陸市場最大的外國原油供應商。俄羅斯擅長把能源作為地緣外交武器,俄羅斯目前正在考慮制定規模更大的對陸能源戰略。但俄羅斯擔心,大陸未來可能大規模進口美國的石油和天然氣,從而將影響和挑戰俄羅斯在大陸的能源利益。一些俄羅斯的大陸問題分析人士說,美國很快將超過俄羅斯和沙烏地阿拉伯成為世界最大產油國。普丁需要從習近平那裏打探了解,在未來進口美國能源方面大陸的戰略。 另外,普丁更想知道陸美貿易較量的其他一些內情,因為俄羅斯正躍躍欲試等待機會,一旦大陸開始對美國農產品加增關稅,俄羅斯會更大規模地向大陸出口糧食和穀物。因此,除了正式和公開的官方活動外,與習近平的私下接觸和互動,被認為是普丁這次訪陸活動的重中之重。 在北極地區國家中,俄羅斯最防備大陸。俄羅斯已控制了北極航道沿線的重要基礎設施,但同時也宣稱歡迎大陸使用北極航道。俄羅斯期望利用大陸對北極的欲望和興趣,吸引大陸投資改造老舊落後的北極地區和北極航道的基礎設施。 普丁這次訪陸時,提到了雙方將進一步加強在北極開發和使用北極航道方面的合作。雙方這次在北京特別討論了向大陸出售俄羅斯北極商船隊的部分股權。這家商船隊全部由俄羅斯國家控股,業務主要涉及在北極地區從事貨物特別是石油等能源的運輸。但隨同普丁訪陸的俄羅斯經濟部長表示,雙方在雙關問題上未能取得突破。 美國之音報導說,雙方這次還特別提到在兩國貿易中減少使用美元,更多使用本國貨幣結算。但一些俄羅斯金融和經濟界人士說,雖然在兩國貿易中使用本國貨幣結算的規模越來越大,但在結算過程中卻更多使用人民幣,因此,俄羅斯不滿人民幣擠走盧布,使俄羅斯無利可圖。 兩國的聯合聲明提到雙方將加強和深化在所有領域的合作,包括加強兩國軍隊,以及在軍火貿易領域的合作。俄羅斯主管國防工業和軍售領域的官員這次也隨同普丁訪陸,顯示雙方可能在醞釀新一筆軍火交易。 美國之音還指出,大陸參與興建從莫斯科到喀山的高速鐵路項目幾年前被經常提到,俄羅斯甚至曾計劃在馬上將開始的2018世界盃足球賽前讓高鐵通車,但這一項目現在已很少被提起,迄今懸而未決。大陸這次特別向普丁展示了高鐵技術,習近平與普丁一同乘坐高鐵從北京抵達天津,或許能推動這一項目。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每次兩國領導人會晤時都很會營造氣氛,但如果涉及到大陸在俄羅斯的一些項目,都離不開向俄羅斯官員行賄,高鐵項目更不例外,腐敗不但使莫斯科-喀山高鐵項目至今不能開工,更使項目預算不斷增加。尼科里斯基:「中國兩年前曾承諾根據雙方協議對這一項目投資1千億盧布,一年前中國已把這一數字提升到了4千億盧布,但這一項目仍未開工,我看到的一些報導都說,妨礙中國啟動項目的因素就是賄賂和腐敗。」 除了大批俄羅斯政府高官這次隨同普丁訪陸外,遭美國和歐洲列入制裁黑名單,被許多西方國家禁止入境的親克里姆林宮財閥季姆琴科和傑里帕斯卡等人,這次也作為代表團成員訪陸。美國的最新制裁使鋁業大王傑里帕斯卡旗下企業陷入困境,傑里帕斯卡這次隨普丁訪陸試圖尋求向大陸市場推銷俄羅斯鋁材。

  • 陸美貿易摩擦之際 普丁訪陸盼漁翁得利

    王嘉源/綜合報導 美國之音中文網9日指出,中國大陸借助俄羅斯總統普丁這次訪陸,有意討好俄羅斯;而俄羅斯則想利用陸美貿易摩擦,試圖向大陸出口更多穀物,但俄羅斯也擔心大陸未來從美國進口更多石油和天然氣,將威脅和打亂俄羅斯對陸能源戰略。俄陸兩國還決定在北極開發領域加強合作。 俄羅斯總統普丁這次訪陸,一個關鍵看點是雙方在核能領域簽署了一攬子文件。俄羅斯核能領域領導人說,俄羅斯這次從大陸所獲得的合同訂單,金額至少在50億美元以上。一些俄羅斯媒體則認為,雙方在核能建設領域簽署了歷史性協議。 雙方所簽署的這些文件涉及俄羅斯興建江蘇田灣核電站的第7和第8號機組,以及遼寧葫蘆島市徐大堡核電站的第3和第4號機組。徐大堡核電站的第1和第2號機組由美國的西屋公司興建,西屋公司原本期望獲得徐大堡核電站所有其餘機組的合同訂單,但隨著國際形勢和陸美關係的變化,大陸把徐大堡核電站的第3和第4號機組建設訂單轉交給俄羅斯,而不是美國。同一個核電站的機組分別來自美國和俄羅斯,由不同國家興建,在核能建設史也是首次出現。 兩國領導人這次都宣稱,雙方關係已經達到了陸俄400多年關係史上的最高點。遼寧葫蘆島市是大陸核潛艦建造基地。葫蘆島造船廠當年由蘇聯援建,曾是上個世紀50年代時蘇聯對陸重點援建項目之一。俄羅斯這次擠走美國,參與葫蘆島徐大堡核電站新機組建設,更象徵著蘇俄對大陸的影響持續至今。 俄羅斯在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為大陸興建江蘇田灣核電站。田灣核電站的第1和第2號機組目前已經投入商業運行,其他機組正在建設之中。正是來自大陸田灣核電站,以及伊朗布舍爾核電站的建設訂單,幫助了俄羅斯的核能領域在蘇聯解體後維持生存,同時保留住了人才和相關科技。 據美國之音報導,幫助大陸設計興建田灣核電站的一些俄羅斯核能專家說,今天的大陸經濟要求核電站擁有更大功率,俄羅斯核能技術為此日益感到力不從心。另一方面,最近10多年來,大陸本土核能科技發展迅速,在國際核能市場,俄羅斯面臨大陸的競爭和挑戰。分析人士說,在這一背景下,大陸繼續把核電站建設訂單轉交給俄羅斯,可被視為大陸有意討好俄羅斯的一項政治性舉動。 但與90年代時俄羅斯全部承攬田灣核電站的第1和第2號機組建設不同,大陸與俄羅斯這次所簽署的新核電站機組建設文件中,許多設備、以及施工和服務都由陸方負責,俄羅斯核能領域人士說,這可能導致俄羅斯的利潤有所下降。但另一方面,俄羅斯目前在國外興建核電站的資金來源,通常都是俄羅斯政府為別國所提供的貸款,而這次是大陸直接下單訂貨,俄羅斯核能企業因此能直接獲得大陸的資金。 美國之音指出,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巨頭同樣在大陸賺得盆滿缽滿。俄羅斯目前已擠掉沙烏地阿拉伯成為大陸市場最大的外國原油供應商。俄羅斯擅長把能源作為地緣外交武器,俄羅斯目前正在考慮制定規模更大的對陸能源戰略。但俄羅斯擔心,大陸未來可能大規模進口美國的石油和天然氣,從而將影響和挑戰俄羅斯在大陸的能源利益。一些俄羅斯的大陸問題分析人士說,美國很快將超過俄羅斯和沙烏地阿拉伯成為世界最大產油國。普丁需要從習近平那裏打探了解,在未來進口美國能源方面大陸的戰略。 另外,普丁更想知道陸美貿易較量的其他一些內情,因為俄羅斯正躍躍欲試等待機會,一旦大陸開始對美國農產品加增關稅,俄羅斯會更大規模地向大陸出口糧食和穀物。因此,除了正式和公開的官方活動外,與習近平的私下接觸和互動,被認為是普丁這次訪陸活動的重中之重。 在北極地區國家中,俄羅斯最防備大陸。俄羅斯已控制了北極航道沿線的重要基礎設施,但同時也宣稱歡迎大陸使用北極航道。俄羅斯期望利用大陸對北極的欲望和興趣,吸引大陸投資改造老舊落後的北極地區和北極航道的基礎設施。 普丁這次訪陸時,提到了雙方將進一步加強在北極開發和使用北極航道方面的合作。雙方這次在北京特別討論了向大陸出售俄羅斯北極商船隊的部分股權。這家商船隊全部由俄羅斯國家控股,業務主要涉及在北極地區從事貨物特別是石油等能源的運輸。但隨同普丁訪陸的俄羅斯經濟部長表示,雙方在雙關問題上未能取得突破。 美國之音報導說,雙方這次還特別提到在兩國貿易中減少使用美元,更多使用本國貨幣結算。但一些俄羅斯金融和經濟界人士說,雖然在兩國貿易中使用本國貨幣結算的規模越來越大,但在結算過程中卻更多使用人民幣,因此,俄羅斯不滿人民幣擠走盧布,使俄羅斯無利可圖。 兩國的聯合聲明提到雙方將加強和深化在所有領域的合作,包括加強兩國軍隊,以及在軍火貿易領域的合作。俄羅斯主管國防工業和軍售領域的官員這次也隨同普丁訪陸,顯示雙方可能在醞釀新一筆軍火交易。 美國之音還指出,大陸參與興建從莫斯科到喀山的高速鐵路項目幾年前被經常提到,俄羅斯甚至曾計劃在馬上將開始的2018世界盃足球賽前讓高鐵通車,但這一項目現在已很少被提起,迄今懸而未決。大陸這次特別向普丁展示了高鐵技術,習近平與普丁一同乘坐高鐵從北京抵達天津,或許能推動這一項目。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每次兩國領導人會晤時都很會營造氣氛,但如果涉及到大陸在俄羅斯的一些項目,都離不開向俄羅斯官員行賄,高鐵項目更不例外,腐敗不但使莫斯科-喀山高鐵項目至今不能開工,更使項目預算不斷增加。尼科里斯基:「中國兩年前曾承諾根據雙方協議對這一項目投資1千億盧布,一年前中國已把這一數字提升到了4千億盧布,但這一項目仍未開工,我看到的一些報導都說,妨礙中國啟動項目的因素就是賄賂和腐敗。」 除了大批俄羅斯政府高官這次隨同普丁訪陸外,遭美國和歐洲列入制裁黑名單,被許多西方國家禁止入境的親克里姆林宮財閥季姆琴科和傑里帕斯卡等人,這次也作為代表團成員訪陸。美國的最新制裁使鋁業大王傑里帕斯卡旗下企業陷入困境,傑里帕斯卡這次隨普丁訪陸試圖尋求向大陸市場推銷俄羅斯鋁材。

  • 影》全球首座!俄移動式核電廠明年漂抵北極圈

    影》全球首座!俄移動式核電廠明年漂抵北極圈

    全球首座浮在海面上的移動式核電站Lomonosov,是由俄羅斯國營核子企業Rosatom製造,它旗下的子公司Rosenergoatom日前對外展示了這座核電廠。該公司並宣稱說,Lomonosov核電站的主要工作已經完成,目前正在摩爾曼斯克港(Murmansk)進行展示。未來,這座漂浮式的核電站也將在摩爾曼斯克港裝備核燃料,然後前往西伯利亞的東部城市進行供電。 根據《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俄羅斯Lomonosov移動式核電站的長度約144公尺,寬約30公尺,噸位將近2萬噸。它裝備有2座反應堆,能夠提供大約10萬人口的城市生活所需供電量。 俄羅斯表示,這座移動核電廠將在2019年抵達遠東地區的楚科奇(Chukotka)沿海開始投入使用,它將為一個港口城市以及該地區的海上石油鑽井平台提供電力。該港口距離北極圈僅有350公里遠。未來它也將取代年屆退役的比利平斯卡(Bilibinskaya)核電站。 然而,報導指出,綠色和平組織環保人士仍然不斷抗議這座核電站,因為他們認為這座核電廠並非絕對安全,核廢料很有可能會污染當地海洋和空氣。並且,如果這艘核電站遭到恐怖攻擊的話,後果更是不堪設想。再加上,這座浮動式的核電廠未來將會進入北極圈,可能會對北極圈內的生態環境造成嚴重影響。因此環保人士對此大加撻伐,批評它是「鐵達尼號核電廠」。

  • 蔡志弘》火電輻射比核電更高

    最近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法院一番「乾淨的煤」言論引起爭議,有環保人士批評賴揆只會講「幹話」,企圖為廢核政策護航。其實爭論煤炭是否乾淨根本搞錯重點,民進黨擁護「非核家園」神主牌的最大謬誤就是,忽視燃煤產生的輻射汙染比核電更危險的科學事實,這才是去核電問題的關鍵。 燃煤輻射比核電更危險,這絕非無的放矢。身兼台灣中研院和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的核安專家、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幾年前就曾提出美方的研究論文指出,過去50年間,世界如果完全沒有核電,可能用煤和石油替代,估計會有180萬人命損失;若能源使用平均分布,相當於台灣有6000人在過去50年因為沒有核電而去世。 郭位強調,燃煤不但會產生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汙染,還會造成霾害,而且煤是有放射性的,放射性還不低,不知道大家為何對此忽視。他並非贊同核電,只希望能理性分析環境與能源的關係,大家對核電廠產生恐懼感,但在所有能源中,最危險的卻是煤。大陸環保部核安全和環境專家委員會委員郁祖盛也直言,「火電廠煙囪排放的輻射,比核電廠高出10倍」。郁祖盛並指,我們每天都生活在被輻射的環境中,人類如果接觸到高達4000至6000毫西弗,就可能致死。 不只如此,美聯社多年前引用環保團體的調查結果指出,紐約每年有超過1800人死亡,主要因為發電廠汙染導致健康受損;而紐約造成汙染最嚴重的21個發電廠中,有11個是燃煤的火力發電廠,另外10個是燃油和天然氣的火力發電廠。 筆者多年前與大陸專家交流,一位大陸核電公司總工程師透露,大陸有兩座用燃煤後的煤渣建造的小鎮,因考慮到煤灰產生過量的輻射,絕不適合人類居住,最後決定廢掉這兩座小鎮,可見積極發展核電的中國大陸,也早就意識到燃煤造成的輻射危害。 民進黨高舉「非核家園」的理想,儼然成為綠營執政的神主牌,積極以燃煤和天然氣等能源替代核電,至少有兩大盲點。 首先是以民粹的政治意識形態,掩蓋了客觀的科學論證。賴揆和多位民代還糾結於燃燒的煤炭是否乾淨,這是官員墮落和不夠認真的表現,必然後患無窮。 其次,只知道一味以「非核家園」的空洞訴求,還大聲的喊「我反核,我是人」等荒誕口號,實在是違逆世界潮流的做法。若以這樣的口號,多數人支持核電的法國,他們都沒有做人的資格? 能源問題是一個專業的科學問題,不應被政治口水和意識形態干擾,日本在福島核事故後現已恢復核電;美國、法國、俄羅斯和南韓都是世界核電大國,石油輸出國如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及科威特,也發展核電。 政府官員和民代,不要把科學的能源問題變成民粹的意識形態鬥爭,尤其不應淡化或忽略燃煤輻射對健康的危害,這是既危險又愚蠢的決策。 (作者為大葉大學榮譽講座教授)

  • 韓媒:南韓「去核電化」喪失競爭力

    南韓《中央日報》12日報導,中國在去年與肯亞、埃及簽署了出口本國第三代核電站「華龍一號」的諒解備忘錄(MOU)。這並不是中國第一次對外出口核電站。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CNNC)為巴基斯坦建造的恰希馬3號核反應器已經啟動運轉,4號核反應器即將竣工。使用華龍一號技術建造的卡拉奇1號、2號核反應器也在抓緊施工,工程規模達96億美元(約台幣2906億元)。此外,中國還成功拿到了羅馬尼亞和阿根廷的訂單,最近正集中拓展中東和非洲市場。 截至2010年,中國的核電政策還很消極,傾向於從法國、俄羅斯等國引進技術建造核電站,本國僅負責經營管理。但在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後,中國開始竭力研究自主核電技術,並於2012年開發出了改良型輕水反應器「ACP1000」,最後在2015年成功開發出華龍一號技術。 也正是從這時起,中國開始把目光轉向海外。專家們一致認為,在習近平力推一帶一路的背景下,中國的低價與薄利戰略發揮了巨大作用。慶熙大學核能工學係教授鄭範津說,「核電站的工程規模大,工期長」,「中國自己出資提供貸款為那些想要建設發電設施,但苦於資金不足的開發中國家建造核電站,並只收取很低利息,自然無人拒絕」。 在國內增建核電站,確保零部件供貨競爭力,也是中國核電出口的一大優勢。在核電站的數量和發電量上,中國已經超越南韓,未來兩者的差距還將進一步拉大。8月10日,世界核能協會(WNA)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國內運轉中的核電站共計37座,另外還有20座正在建設和40座計劃建設的核電站。在全世界正在建設的58座核電站中,中國占了1/3以上。中國政府計劃到2030年將啟動運轉的核電站規模增加到100座以上,成為世界最大的核電國家。中國這一規劃與南韓計劃叫停在建核電站的思路完全相反。而且,即便中國按規劃完成核電建設,核電占中國整體需求的比重也只有5%左右。 鄭範津指出,「中國旨在通過提高核電比重解決大氣污染問題,同時以巨大的內需為基礎,擴大核電出口,勾勒了一幅大的藍圖」。世界核能協會推測,到2030年,全球核電市場規模將達9088億美元(約台幣27兆5058億元)。 現在,全球核電市場出現了美國(發電量的33%)和法國(16%)兩強領先,俄羅斯、中國和南韓緊隨其後的格局。最近在核電站市場嶄露頭角的俄羅斯也制定了與中國類似的戰略,包括以借款方式為他國建造核電站。 美國外交期刊《外交事務》最近曾指出,俄羅斯是美國西屋電氣公司破產的最大受益國,並預測南韓在核電市場的地位將隨著去核電化政策逐漸萎縮。 南韓自主開發的第三代核電站「APR-1400」本月通過了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NRC)設計認證的第三階段審查。法國主動放棄了審查,日本在10年前便提出了申請,但目前僅通過了第一階段審查。南韓原子能學會的相關人士說「APR-1400是全世界第三代核電站中最早成功實現商業運轉的核電站,法國的EPR和美國的AP1000等競爭對手至今還未投入商業使用」。 然而,南韓雖然擁有世界最先進的核電技術,出口卻亮起了紅燈。不少指責認為,政府的「去核電」宣言導致南韓失去了出口核電的動力。南韓2014年開發的新一代核電站APR+在事實上失去了用武之地。APR+將發電容量提升到1500兆瓦,穩定性也得到了大大提升,是APR-1400的改進型號,原計劃應用於慶北盈德天池(音)的1、2號核反應器,但政府臨時叫停了建設計劃。 其他相關技術研發活動也面臨著「歸零」的危機。南韓政府於8月9日敲定,將透過公眾討論決定是否持續進行鈉冷式快反應器(SFR)和用後核燃料處理技術——高溫處理技術(pyroprocessing)的研究工作。 但對於核電出口,政府卻表示大力支持。首爾大學原子核工學系教授徐均烈說「一邊因為擔心安全問題而叫停國內核電站建設,一邊想要說服外國購買我們的核電技術,怎麼可能呢」。 徐均烈說,「華龍一號在很大程度上模仿了南韓的APR-1400技術」,「南韓利用60年來積累的核電技術開發出第三代核電站,好不容易得到了引領市場的機會,現在卻面臨著喪失國際競爭力的危機」。 負責領導南韓自主核電開發的李炳令(音)博士說「不僅是中國大陸和俄羅斯,美國等國家都有意吸納南韓的核電站設計人才」,「如果叫停新古里5、6號核反應器的建設,南韓將為此付出昂貴的社會費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