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保全羈押的搜尋結果,共25

  • 口角糾紛 男保全刺死女同事遭羈押

    口角糾紛 男保全刺死女同事遭羈押

    在日月光高雄楠梓第二園區執勤的兩名保全,日前因為發生口角,其中一名男保全竟於15日凌晨上班時拿出預藏的水果刀,殺死資深女同仁。檢方16日相驗,致命傷在心臟部位。目前檢方已經對凶嫌聲押獲准。

  • 桃園涉酒駕撞死3人 羈押獲准

    桃園涉酒駕撞死3人 羈押獲准

    26歲朱姓貨車駕駛24日早上酒後駕車,因轉彎不慎造成3死4傷車禍,死者包含2名環保志工、1名剛下班的保全。桃園地檢署訊後以有逃亡之虞向桃園地方法院聲押,經過審理後,法官諭知羈押。

  • 攻擊憲兵之花怪男送審 法官裁羈押

    攻擊憲兵之花怪男送審 法官裁羈押

    53歲男子林重光,今年9月間藉向總統府憲兵問路之際,拿出香蕉刀揮舞,攻擊有「憲兵營花」之稱的吳姓女憲兵,林當場被制伏後,供稱要向總統蔡英文報告攸關國家存亡的大事,林男交保後又跑去KTV鬧事,案經台北地檢署依妨害公務等4罪起訴,全案18日移送台北地方法院審理,林表示無法具保,法官認為他居無定所,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且有反覆實施同一犯罪之虞,裁定羈押。 \n9月6日,林男假裝向總統府憲兵問路,乘機拿出預藏的香蕉刀揮舞,攻擊有「憲兵營花」之稱的22歲吳姓女憲兵被制伏,警訊後移送北檢時,林面對媒體追問想向總統說什麼?他竟大喊:「我愛她!」 。 \n林男攻擊女憲兵案,9月8日獲釋回後,他開走公司貨車,跑到北市林森北路上的「星聚點KTV」鬧事,當時檢方考量他居無定所,且有再犯之虞,將他聲押獲准。檢方偵查後,發現林男已不是首次鬧事,早在今年5月7日,就曾跑到「圓山大飯店」鬧場,並與趕來的員警爆發衝突。 \n攻擊女憲兵等案,北檢日前起訴將全案移送審理。北院法官開庭訊問後,認為林雖坦承犯行,卻否認有犯罪事實所示,涉犯妨害公務、剝奪他人行動自由、侮辱公務員、恐嚇危害安全等4罪,依他在偵查中遭羈押前的居住狀態,為居無定所,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 \n另林重光,今年5月7 日、9 月6 日、9 月8 日,在時間密接情形下,多次涉有恐嚇或強制罪的行為,符合刑事訴訟法「預防性羈押」規定,且有事實足認有反覆實施同一犯罪之虞。考量所涉罪質、對社會秩序及公共利益危害、被告顯有可能逃亡,有為羈押以保全後續審判及執行的需要,裁定羈押。

  • 國民黨中央黨部縱火男 裁准羈押

    男子蔡偉雄認為「國家政策害失業」,昨天凌晨1時許闖入國民黨中央黨部縱火,導致門口地毯部分燒毀,所幸保全人員及時撲滅,才未釀更大火勢,檢察官複訊後聲請羈押,台北地方法院開庭後,法官認為蔡涉犯公共危險罪重罪且有逃亡之虞,裁定收押。 \n \n蔡姓男子昨日凌晨1時許,持保特瓶裝滿汽油點火,朝國民黨中央黨部一樓縱火,保全人員發現後當場撲滅報警,警方獲報到場,將企圖逃逸的蔡男壓制逮捕;蔡男警詢時先稱國家政策害他失業,後又說被國民黨迫害,依公共危險罪嫌移送台北地檢署,內勤檢察官訊複後,昨日傍晚聲請羈押,法官開庭後裁准羈押。 \n

  • 社工遭恐嚇 保全進駐維安

    社工遭恐嚇 保全進駐維安

     嘉縣社會局前發生家暴夫亮刀恐嚇事件,不僅承辦社工心靈受到巨大衝擊,局內30多位負責保護型業務社工更是人心浮動,壓力破表,社會局緊急啟動應變機制,尋求警方協助外,也採取大門管制,此突發事件引起縣長張花冠高度重視,指示社會局編列預算請保全,自明年度起上路實施。 \n 面對暴力危害壓力破表 \n 家住義竹鄉的柯姓男子因長期對妻子施暴,恐嚇太太娘家親屬,在社會局介入後,妻小皆被安置,結果柯男追到社會局找承辦社工,要問太太的下落,現場和社工人員發生爭執,柯男卻突然轉身離去,返回車上拿出一把刀子,因社會局人員發現有所警覺,馬上將把大門關閉,並報警處理,而柯男事後因另案遭警方拘提法辦,目前收押中。 \n 此事件已對承辦社工心理造成陰影,9日縣議員黃嫈珺替社工抱不平,指社工原本對工作充滿熱情與熱忱,全心在第一線保護服務民眾,遭家暴男亮刀恐嚇後,不僅剪去長髮,甚至萌生辭意,顯見社工受到很大的創傷。 \n 黃嫈珺說,社工常面對暴力危害,人身安全堪慮,建議社會局除了心理輔導外,在社工多數是女性下,應和警察局合作,具體加強對社工的保護機制,包括優先使用公務車、提供隱密性停車位等。 \n 警方允諾適時提供支援 \n 社會局長楊健人坦言亮刀事件確實造成多數社工壓力,目前除公務車、計程車津貼、伸縮棒、防狼噴霧外,明年也會聘用保全看守大門,多一層把關動作。新任警察局長陳博珍表示,柯男已被逮捕羈押,未來除提供適時警力支援外,如社會局有需求,可派員到社會局進行防身術教學。

  • 周音喜上訴期間逃亡 法務部籲增保全羈押制度

    中興紡織集團前負責人周音喜,利用提起上訴期間逃亡遭通緝,法務部今天下午發出新聞稿,嚴正呼籲應儘速修正刑事訴訟法增訂「保全羈押」制度,不應讓已判決有罪的被告利用法制漏洞接二連三逃匿,踐踏司法公信! \n   \n法務部新聞稿表示,近年來一再發生社會矚目案件之被告於發監執行前逃亡,多是因被告利用現行刑事訴訟法規定:宣判時被告無須到庭,故即便法院判處重刑,但因被告可以不到,法官無從於宣判同時審酌是否應當庭羈押或命令為其他替代處分。 \n \n換言之,法院於法庭宣示判決時,並不知道被告現在何處,以致無法確保後續上訴或執行程序之進行,另一方面,被告亦可於知悉判決結果後,藉由提起上訴、判決尚未確定期間,從容逃亡,此類案例已一再發生,司法公信屢遭嚴重打擊。 \n \n為解決此問題,法務部於去年6月間,參酌學者專家及德國、美國、日本等立法例,擬具於刑事訴訟法增訂「保全羈押」之修法建議並送請主管機關司法院參考,呼籲應儘速提案修法,更欣見司法院於今年2月對此正面回應,發布「從人民觀點推動有感司法改革」新聞稿,具體揭示:「為預防被告在審判階段或判決確定後逃亡,司法院將研修刑事訴訟法,使裁判之結果可確實實現,包括:宣示判決時被告應到庭聽判;非羈押中的被告經諭知死刑、無期徒刑或逾2年以上有期徒刑者,法院宣判時應啟動羈押審查程序」等。 \n \n對此法務部期待司法院依其宣示內容儘速提出修法草案,徹底阻絕被告逃亡之法制漏洞,重建我國司法公信。

  • 防逃 法部建議:判刑5年即羈押

    近年屢屢發生重大案件被告在判決確定前逃逸無蹤事件,導致國家偵審白忙一場、司法公信蕩然無存。法務部今在司改國是會議第5組提出報告,建議應強制要求被告到庭聽判,一審若遭判5年以上徒刑即應羈押。 \n \n司法院除同意強制被告到庭並採有罪羈押,也認為檢察官得直接拘提有逃亡之虞的重罪被告發監執行,且避免被告利用法院將卷宗送交地檢署的空檔逃亡,也賦予檢察官必要時不待收到法院卷宗即執行的權力。 \n \n大咖逃亡時有所聞,包括吸金百億的李周全、貪汙檢察官井天博、炒股的唐鋒前董事長周武賢,雖都被判處重刑,卻利用上訴期間從容逃逸,等到最高法院駁回上訴而判決確定,被告早已消失無蹤。 \n \n法務部認為,大咖逃亡的癥結在於法院宣判時被告無須在場,法官也無法當庭對有罪被告審酌是否羈押,然而所謂防逃機制只是耗費大量司法警察資源,根本無法真正防止被告逃匿。 \n \n法務部指出,宣示判決期日代表刑罰的莊嚴性與訴訟程序的嚴肅性,豈可任被告自行決定是否到場;而有時宣判的法官與案件完全無關,面對無被告到庭的空蕩法庭宣判,極其荒謬。 \n \n法務部建議,將現行「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為無罪」規定,刪除「確定」二字,以配合「有罪判決」後的「保全羈押」制度,免除牴觸無罪推定原則的疑慮。 \n \n除強制被告到庭聽判,法務部也建議,要求法官原則上於辯論終結當天宣判,辯論終結後被告仍應繼續在庭,等候法院評議結果,若為重罪判決,即當庭羈押,阻卻逃亡可能並彰顯司法公信。 \n \n至於有罪羈押的範圍為何?法務部建議,被告經第一審法院諭知死刑、無期徒刑或5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經第二審法院諭知死刑、無期徒刑或有期徒刑而未諭知得易科罰金或緩刑者即應羈押,也可考慮以一、二審均判處有期徒刑5年以上者始適用,限縮法定羈押之適用範圍。

  • 棄保潛逃多 法務部建議規定「保全羈押」

    法務部表示,依據統計,2015年判3年以上徒刑遭通緝的人數高達900多人,其中不乏政經大咖棄保潛逃,民眾對於現行防逃機制,對有身分、財力的人只是虛有其表,除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又無實際防逃效果,無法實現正義,建議在刑事訴訟法增訂有罪判決後之「保全羈押」制度。 \n \n依據法務部2015年統計資料,遭判刑有期徒刑3年至5年確定之被告,拒絕入監遭通緝的比率高達20.3%(518人),亦即每5人就有1人不到案執行。 \n \n判刑有期徒刑5年至7年確定之被告,拒絕入監遭通緝的比率更高達24.7%(143人),亦即每4人就有1人不到案執行。 \n \n另遭判處有期徒刑7年至10年確定、10年至15年確定、15年以上確定之被告,遭通緝比率分別為15.5%(206人)、10.6%(24人)、14.6%(38人),僅2015年判3年以上徒刑遭通緝的人數高達900多人,不但政府耗費相當人力及資源追緝,亦引起社會大眾恐慌,造成治安上不安定。 \n \n依現行法律,法院宣判時被告均無須到庭,造成被告可利用提起上訴,判決未確定時逃亡,因此法務部建議在刑事訴訟法增訂有罪判決後之「保全羈押」制度。

  • 司法節研討會 邱太三再提保全羈押

    法務部長邱太三今天參加司法節學術研討會說,每年法院判決確定的案件中,近2萬5000人是由法院地檢署執行科以「通緝」終結,這讓正義無法貫徹,保全羈押制度是解決方法之一。 \n 法務部指出,每年1月11日為司法節,法務部與司法院每年均於本日舉辦學術研討會,邀集學者、專家及實務工作者共同討論;然而,今年的學術研討會除依往例,由法務部、司法院參與辦理,更有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共同參加。 \n 邱太三致詞時指出,每年有50萬件被告終結的案件,約有3.6%的比例因通緝終結;法院判決確定案件中,每年有13.8%、約2萬5000人,是由法院地檢署執行科通緝終結,這樣的結果嚴重打擊司法威信,應設法解決。 \n 邱太三說,逃亡通緝犯衍生出許多社會不安因子,更可能騷擾證人和被害人,這樣的結果是不會讓人民滿意;該如何讓正義可以貫徹?法務部提出羈押防逃的「保全羈押制度」,希望參考先進國家的刑事訴訟制度,修改我國刑訴制度,保障訴訟程序順利進行,讓判決結果可以有效執行。 \n 法務部也說,為重塑司法公信、導正應重視司法判決結果的觀念,自民國105 年以來即不斷呼籲應儘速修正刑事訴訟法,規定宣判時被告有到庭義務、判處一定刑期者,法院應進一步審酌是否羈押等。1060111 \n

  • 司法節研討會 法務部籲修法「保全羈押」防重罪大咖落跑

    今天是1月11日司法節,法務部、司法院、律師公會全聯會今早舉辦「司法節學術研討會」。法務部鑑於近年來多名重罪被告在發監前夕落跑,在會中呼籲修法增訂被告有到庭義務、保全羈押制度,以防範被告落跑事件一再發生。 \n \n今天的研討會,由法務部長邱太三、司法院長許宗力及律師公會全聯會會長蔡鴻杰致詞,研討會共三場,第一場由法務部主辦,邀請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楊雲驊發表「重建司法公信—以保全羈押制度為中心」,並由警察大學刑事警察學系教授林裕順及輔仁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張明偉進行與談。 \n \n第二場及第三場研討會則分別係司法院主辦之「政府資訊提供申請權之審查與救濟」、律師公會全聯會主辦之「言論自由與進行中的司法案件」等議題。 \n \n法務部表示,為重塑司法公信、導正應重視司法判決結果之觀念,法務部自2016年以來即不斷呼籲應儘速修正刑事訴訟法,規定宣判時被告有到庭義務、判處一定刑期者,法院應進一步審酌是否羈押,法務部強調,先進法治國家如德國、美國、日本等國,都有相關規範。 \n \n法務部希望透過今天學術研討會的廣泛討論,對此一議題應能有更深入之認識,提供我國修法時參考。

  • 南港輪胎前副總涉收回扣 300萬交保

    南港輪胎前副總經理胡文埕被控涉收取千萬元回扣,遭檢方聲押。台北地方法院今天開庭審理,認為胡文埕與證人勾串的可能性已降低等,裁定胡以新台幣300萬元交保、限制住居。 \n 檢調偵辦南港輪胎內鬼案,除查獲前協理陳啟清收回扣,經內部清查,又發現胡文埕疑收取千萬元回扣。台北地檢署昨天收網,經漏夜複訊,今天向法院聲請羈押。北院於今天下午2時30分召開羈押庭。 \n 法官審理後認為,胡文埕涉犯證券交易法、洗錢防制法,犯罪嫌疑重大,但考量胡離開南港輪胎已有2年多時間,對公司的採購事項已無權限影響,難利用權勢跟證人勾串。 \n 此外,法官認為胡文埕的資產、帳戶、投資等資料均已保全,其勾串影響性也降低,考量羈押會使胡與家庭、社會隔離,對其名譽、信用等有很大的影響等,因此認為無羈押必要性。1051230 \n

  • 短評-司法皮球

     司法院和法務部最近為了如何防範被告逃亡又吵了起來,法務部認為應增訂有罪羈押或重罪羈押,防止大咖要犯潛逃;司法院卻端出數據,指從一審到終審都有為數不少逆轉改判無罪,一旦有罪就押,恐造成冤獄賠償;法院更重視人權,人跑了,人民生氣了,政府挨罵了,法官也不在意。 \n 高雄地檢署前檢察官井天博涉貪,去年底被判11年半確定,院檢根據SOP派人到井天博家蹲點守人,發現井早在判決定讞前,人間蒸發,井天博現在人在何處?怎麼跑?半年已過,院檢雙方兩手一攤,互踢皮球。 \n 不僅井天博,曾正仁、陳由豪、羅福助等重大經濟要犯,10多年前,就在所謂羈押人權保護傘下,神祕出境,消遙法外。法務部2005年5月曾提有罪羈押的《刑事訴訟法》修正條文,但草案送到司法院研商後就石沉大海。 \n 這回法務部捲土重來,找出學者的主張背書,提出經判處一定重刑者原則應羈押,但仍有例外,法院得聽取被告意見後審酌不予羈押之修法建議。負責監控對象的刑事局也跳出來希望落實羈押防逃機制,批評法院輕易啟動防逃機制,耗費大量警力。 \n 司法院成眾矢之的,卻仍站在被告人權的立場反對,甚至擬出讓被告自費聘用保全阻止潛逃的新招,讓已被批評只關窮人的羈押制度,再度替權貴人士大開後門,畢竟有武力的警察都盯不住人,更何況是手持電擊棒未受訓練的保全員。 \n 其實不管是有罪羈押,還是自費雇保全防逃,兩個司法龍頭吵了10幾年,始終拿不出辦法,蔡英文總統上任強調司法改革必須不是法律人的司法,而是全民的司法,從這件事看來,這條路還很漫長。

  • 中時短評》司法皮球

    中時短評》司法皮球

    司法院和法務部最近為了如何防範被告逃亡又吵了起來,法務部認為應增訂有罪羈押或重罪羈押,防止大咖要犯潛逃;司法院卻端出數據,指從一審到終審都有為數不少逆轉改判無罪,一旦有罪就押,恐造成冤獄賠償;法院更重視人權,人跑了,人民生氣了,政府挨罵了,法官也不在意。 \n高雄地檢署前檢察官井天博涉貪,去年底被判11年半確定,院檢根據SOP派人到井天博家蹲點守人,發現井早在判決定讞前,人間蒸發,井天博現在人在何處?怎麼跑?半年已過,院檢雙方兩手一攤,互踢皮球。 \n不僅井天博,曾正仁、陳由豪、羅福助等重大經濟要犯,10多年前,就在所謂羈押人權保護傘下,神祕出境,消遙法外。法務部2005年5月曾提有罪羈押的《刑事訴訟法》修正條文,但草案送到司法院研商後就石沉大海。 \n這回法務部捲土重來,找出學者的主張背書,提出經判處一定重刑者原則應羈押,但仍有例外,法院得聽取被告意見後審酌不予羈押之修法建議。負責監控對象的刑事局也跳出來希望落實羈押防逃機制,批評法院輕易啟動防逃機制,耗費大量警力。 \n司法院成眾矢之的,卻仍站在被告人權的立場反對,甚至擬出讓被告自費聘用保全阻止潛逃的新招,讓已被批評只關窮人的羈押制度,再度替權貴人士大開後門,畢竟有武力的警察都盯不住人,更何況是手持電擊棒未受訓練的保全員。 \n其實不管是有罪羈押,還是自費雇保全防逃,兩個司法龍頭吵了10幾年,始終拿不出辦法,蔡英文總統上任強調司法改革必須不是法律人的司法,而是全民的司法,從這件事看來,這條路還很漫長。

  • 防潛逃新點子 司法院擬讓被告「請保全盯自己」

    台鳳董事長黃宗仁、東帝士總裁陳由豪、前廣三集團總裁曾正仁、前台南縣議長吳健保、貪污檢察官井天博等罪犯潛逃事件,引發外界批判與責難,司法院擬新措施,由被告「自費請保全」盯著自己,讓法官相信自己不會逃亡而獲免羈押。 \n \n司法院指出,法務部日前提出的「二審重罪羈押」制度,可行性有待商議,因為統計近5年,二審判決有期徒刑以上的案件,到了三審卻翻盤改判無罪定讞的比例高達12.4%~16.56%,萬一這些被告在二審判決後就一律羈押,後來卻無罪定讞,不但侵害人權且將造成刑事補償問題。 \n \n也因此司法院今年3月曾邀集審、檢、辯、學等各界專業人士開會,討論由被告「自費請保全」盯著自己,讓法官相信自己不會逃亡而獲免羈押,不過因出席的保全業代表表示,從未接過此類業務,此方案若實施,該如何防範被告買通保全業者而逃亡的弊端,仍待進一步研究,目前尚未定案。

  • 取代羈押 司法院擬讓被告請保全盯自己

    司法院刑事廳今天指出,為避免被告羈押後卻獲無罪的冤枉情事,3月迄今多次與各界討論,多項替代方案之一,是由被告「自費請保全」;但因保全業從未接過類似勤務,仍待研議。 \n 司法院刑事廳長蔡彩貞今天指出,為了避免被告遭到羈押後,最後卻獲判無罪的冤枉情形,主張以羈押替代方案來防逃,而3月迄今,多次邀集審、檢、辯、學等焦點團體討論,找尋可行性的羈押替代方案。 \n 這些替代方案中,包括「被告定期向指定執法單位報到(例如派出所)」、「遵守特定宵禁時間並接受適當電子設備監控」、「禁止行使或取得護照與旅行文件」、「只能在特定人員監督下離開住宅」及「禁止被告處分不動產或提領一定金額以上存款」等。 \n 其中「只能在特定人員監督下離開住宅」方案中最受熱議,蔡彩貞解釋,這個方案就是讓被告「自費請保全」監控自己。 \n 但她坦言,與保全業溝通的過程中,這些業者表示從未接過相關業務,為了防範被告如何買通保全業者而逃亡的情事,仍必須進一步討論,目前仍在研擬中、尚未定案。 \n 司法院指出,許多被告犯行未到「被羈押程度」,但往往在法院判決確定之前,被告便趁隙逃匿,因此才會研擬各種不同方案,讓有罪的被告不至於逍遙法外,也能符合人民期待,並提高司法信賴度。1050628 \n

  • 高院裁定趙藤雄羈押 不得再抗告

    高院裁定趙藤雄羈押 不得再抗告

    台灣高等法院認為,遠雄集團總裁趙藤雄、遠雄建設開發部副總魏春雄倆人,行賄官員獲取八德合宜住宅標案,貪污罪嫌爆發後倆人隱瞞尚有其他交付賄款犯行,並指示下屬銷毀公司資料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及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法院裁定對其等羈押禁見為保全追訴、審判的最後手段,因此將趙魏倆人所提抗告,裁定駁回。 \n高等法院刑事第12庭審判長蔡永昌、陪席法官蘇隆惠、受命法官陳博志等合議庭,是在今日凌晨1時50分作出上述裁定;該裁定並指出,被告趙藤雄與魏春雄不得再抗告。 \n高院裁定指出,台北地方法院原裁定並沒有指稱趙藤雄與魏春雄倆人,遭裁定羈押與逃亡之虞有關,趙、魏倆人在抗告時就此論述,高院沒有必要多作說明。 \n合議庭指出,「八德地區合宜住宅朝商投資興建」標案是一個正常標案,桃園縣前副縣長葉世文,竟經由台北科大退休教授蔡仁惠與趙藤雄談妥讓趙藤雄得標,葉世文的協助難以被認定是合法行為。 \n高院表示,依經手賄款的蔡仁惠在北院訊問中所供稱內容,蔡仁惠參與期約賄賂的金額當不止1,600萬元,且尚有其他人曾期約或收受賄款,而趙藤雄在北院訊問中竟堅稱只有1,600萬元;被告趙藤雄、魏春雄復均隱瞞尚有其他交付賄款的情事,難認該二人已坦承全部犯行。 \n北院因以偵查乃一浮動的狀態,趙、魏2人所涉犯案件仍在偵查階段,所涉相關犯罪情節、全案共犯的分工關係都還未明朗,而認被告2人與其他共同被告及證人間不是沒有勾串或湮滅、偽造、變造證據的可能。 \n同時,遠雄公司員工在6月1日上午11時24分許,將遠雄尚在保存期限內的公司傳票、會計憑證等資料、送桃園某機密文件銷燬公司打算予以銷燬,所幸經廉政官即時發現將它全部扣押。 \n合議庭指出,公司傳票、會計憑證均須依法保存,不是一般員工可得擅自決定送請銷燬;而趙藤雄、魏春雄卻在法院訊問時無法說明「為何送請銷燬?」「何人決定銷燬?」檢察官因此其等異常的舉措,推認被告2人有指示下屬為湮滅證據情況。

  • 司改會批鬧劇 檢回嗆心態可議

    司改會批鬧劇 檢回嗆心態可議

     民間司改會不滿北檢對張德正羈押案不斷抗告、高院一再發回,昨天上午到高院抗議。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除痛批高院在背後下指導棋,又沒有膽量自為裁定外,也砲轟北檢不加緊偵結起訴本案,卻浪費5天時間在羈押案上。 \n 檢:起訴聲押兩碼事 \n 北檢襄閱主任檢察官黃謀信嚴正回應,強調張德正涉及殺人重罪,且本案是社會矚目案件,檢方更必須嚴密偵查,況且案件是否偵結起訴,與羈押被告是兩碼事,張德正有羈押必要性,檢方才會聲押。 \n 有資深檢察官批評司改會心態可議,怎麼會要求檢方「儘快起訴」張德正,這不是「濫行起訴」嗎?而且張德正何時起訴,與他是否符合羈押要件,沒有關連性,檢方起訴張德正,只是把張德正羈押案丟給法院,法院還是得面對張是否羈押的問題作出決定。 \n 司改會為抗議「5度5關」的張德正羈押案,昨天上午10時在高院大門前抗議,高舉類似過去知名電視節目「五燈獎」的海報,寫上「迎接馬年的司法羈押鬧劇」、「羈押張德正邁入5度5關」等諷刺批判字眼。 \n 高院威權心態挨批 \n 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表示,張德正駕砂石車衝撞總統府,舉國譁然,其行為固不可取,並應負起相關之刑事與民事責任,然而,並不代表司法就可以濫用羈押制度,「整肅」任何司法人員眼中的「刁民」。 \n 高榮志並發表聲明:一、羈押制度之目的在於「保全」,並非「即時性」的正義感滿足。二、檢察官的正本清源之道,在於儘快起訴論罪,而非淪為「硬要押人」的意氣之爭。三、高等法院充滿威權心態,濫用羈押制度,歪曲解釋法律,令人驚懼。

  • 司改會:不能濫用羈押整肅「刁民」

    民間司改會不滿高院及北檢對張德正案的處理態度,除在今天上午到高院抗議外,並以新聞稿發布三點聲明。 \n司改會指出,張德正駕砂石車衝撞總統府,舉國譁然。其行為固不可取,並應負起相關之刑事與民事責任,然而,並不代表司法就可以濫用羈押制度,「整肅」任何司法人員眼中的「刁民」。 \n新聞稿聲明如下:一、羈押制度之目的在於「保全」,並非「即時性」的正義感滿足。二、檢察官的正本清源之道,在於儘快起訴論罪,而非淪為「硬要押人」的意氣之爭。三、高等法院充滿威權心態,濫用羈押制度,歪曲解釋法律,令人驚懼。

  • 葉兩傳跟女友涉侵占鑽石 各200萬交保

    知名廣告人「葉兩傳」與賴姓女友被控涉嫌侵占外商公司提供的鑽石,昨天遭檢警搜索、約談。檢方偵訊後,今天向法院聲請羈押「葉兩傳」及賴女,台北地院上午十點半召開羈押庭後,下午裁定兩人各以200萬元交保。 \n(潘千詩報導) \n二十多年前以烏龍茶廣告捧紅「開喜婆婆」的廣告人葉兩傳,被一家比利時籍的外商公司指控,去年下半年曾以辦展名義商借70顆鑽石,但展覽完後卻有27顆,一克拉到十五克拉不等,市價超過一億的鑽石沒有歸還。外商公司跨海控告葉兩傳與同居女友賴姓女子涉嫌侵占。檢警14日發動偵查作為,訊後聲押葉兩傳與賴姓女子。據了解,葉兩傳辯稱,這是他與外商間的商業糾紛,也已將鑽石變賣。 \n雖然檢方認為,葉兩傳跟賴姓女子有串證、逃亡之虞,但台北地院召開羈押庭後,認為檢警已查扣具有相當證據力的資料,具保限制出境、出海等強制措施,已經可以保全偵審程序進行,沒有羈押必要,審酌兩人犯罪情節和社會地位與資力後,裁定各以200萬元交保候傳。

  • 時論─把酒駕關起來 不必修法

     為維護公益,保護他人生命、身體之安全,對於酒駕者進行一定的人身拘束,是可行而且必要的做法;惟具體實施時可能必須注意不同強制手段間具有不同之目的,可能以不同的方式達成,而未必一律採行預防性羈押。 \n 首先,「羈押」,是指一種刑事訴訟上的保全程序,將犯罪嫌疑人或被告,在未定罪之前,先行收押於一定處所,目的在確保刑事訴訟程序順利進行,使國家刑罰權得以實現。羈押是干預身體自由最大之強制處分,因此,在實務上,只能作為所有保全程序的最後手段,只有其他方法不能達到保全被告之目的時,才可以採行羈押的方式將被告收押。 \n 其次,預防性羈押,規定於《刑事訴訟法》第一○一─一條:「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下列各款之罪,其嫌疑重大,有事實足認為有反覆實施同一犯罪之虞,而有羈押之必要者,得羈押之…」除了必須犯罪嫌疑重大、有羈押之必要之外,最重要的要件是「有事實足認為有反覆實施同一犯罪之虞」。正因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有高度可能會「再犯」,所以才「羈押」。換句話說,預防性羈押最重要的概念是在「避免再犯」。因此,在實務上,必須有證據、事實,足以證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有高度可能再犯同樣的罪」,才能預防性羈押。換言之,縱使修改《刑事訴訟法》第一○一─一條對酒駕者實施預防性羈押,也只能解決「再犯」的酒駕,對初次酒駕者,在本質上不可能預防性羈押。 \n 事實上,現行法已有許多符合民意要求的其他做法,可以立即達成馬總統「先將酒駕者關起來」之目的,不必修法: \n 一、《行政執行法》第三六、三七條規定即時強制制度,行政機關為阻止犯罪、危害之發生或避免急迫危險,而有即時處置之必要時,得為即時強制。即行強制之方法,包括了對於人之管束。第三七條明確規定:「對於人之管束,以合於下列情形之一者為限:一、瘋狂或酗酒泥醉,非管束不能救護其生命、身體之危險,及預防他人生命、身體之危險者。…四、其他認為必須救護或有害公共安全之虞,非管束不能救護或不能預防危害者。…前項管束,不得逾二十四小時。」 \n 根據此二條之規定,則對於酒駕者,基於救護其生命或保護他人之目的,可以進行管束,最多二十四小時。 \n 二、《警察職權行使法》第十九條規定:「警察對於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為管束:一、瘋狂或酒醉,非管束不能救護其生命、身體之危險,或預防他人生命、身體之危險。…四、其他認為必須救護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非管束不能救護或不能預防危害。…警察為前項管束,應於危險或危害結束時終止管束,管束時間最長不得逾二十四小時;並應即時以適當方法通知或交由其家屬或其他關係人,或適當之機關(構)或人員保護。」根據本條規定,對於酒駕者可以進行管束,最多一樣只能二十四小時。 \n 最後,如果各界覺得關一日的嚇阻或管制效果不夠,我們建議可以考慮修法引用《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十九條最多可以拘留五天規定(拘留:一日以上,三日以下;遇有依法加重時,合計不得逾五日)。此項方法的優點還包括《社會秩序維護法》之拘留須經法院審查,對於人權保障比較周延,而且不會將情節較輕的案件上升到一律以刑事處罰的嚴苛地步。 \n (劉孔中為中研院法律所教授,呂啟元為國政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