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保存戰力的搜尋結果,共16

  • 漢光36號演習開打 各型戰機轉降東部機場戰力保存

    漢光36號演習開打 各型戰機轉降東部機場戰力保存

    國軍年度漢光36號演習今天正式開打。台灣東部花蓮及台東機場今天清晨特別熱鬧,花蓮及台東市民清晨都在各式戰機的引擎聲中度過。「漢光36號」操演凌晨正式登場,空軍首先模擬西部機場遭到導彈攻擊,立刻啟動「戰力保存」,包括大批三型二代戰機,以及C-130運輸機、E-2K預警機及P-3C反潛機紛紛緊急降落花蓮及志航基地進行保存戰力。

  • 漢光演習登場 戰機轉場確保戰力

    漢光演習登場 戰機轉場確保戰力

    國軍「漢光36號演習」今日進入實兵演練首日,空軍相關機型實施戰力防護戰備轉場,配合統一指揮調度,以保存戰力,待命出擊。

  • 國軍「戰備訓練實兵演練」戰車現身宜蘭街頭

    國軍「戰備訓練實兵演練」戰車現身宜蘭街頭

    今天是國軍第一季「戰備訓練實兵演練」第3日,陸軍北部地面部隊在多地同步演練,包括4部M60A3戰車駕駛於宜蘭員山街道;AH-64E攻擊直升機及OH-58D戰搜直升機,前往臺北大學降落;還有戰、甲車隱蔽在倉庫中,進行城鎮戰。 \n \n 根據軍聞社報導,陸軍蘭陽地區指揮部戰車營今日執行「戰力防護」實兵操演,4部M60A3戰車駕駛於宜蘭員山街道,順利機動至戰術位置實施隱掩蔽。 \n \n 陸軍航空601旅則派遣AH–64E攻擊直升機及OH–58D戰搜直升機,由龍潭基地起飛前往臺北大學,執行戰備任務訓練疏散暨戰力整補課目演練。 \n \n 陸軍機步269旅實施戰、甲、輪車戰術機動,迅速進入戰術位置,進行戰力防護操演,強化隱蔽掩蔽保存戰力,以奪得作戰先機。因臺灣各地區都市密集,城鎮中的建築物都是作戰場域,269旅也實施城鎮作戰演練,強化樓層、房間、廊道等限制空間作戰能力及射擊動作,磨練官兵對突發狀況處置及應變制變能力。

  • 漢光首日 空軍逾70架戰機飛抵花蓮保存戰力

    漢光首日 空軍逾70架戰機飛抵花蓮保存戰力

    台灣東部的上午特別熱鬧,花蓮市民早上都在各式戰機的引擎聲中度過。「漢光35號」操演凌晨正式登場,空軍首先模擬西部機場遭到導彈攻擊,立刻啟動「戰力保存」,包括大批三型二代戰機,以及c-130運輸機、E-2K預警機及P-3C反潛機紛紛緊急降落花蓮及志航基地進行保存戰力。 \n \n從清晨7點起,從屏東基地起飛的C-130HE電戰機、P-3C反潛機;新竹基地幻象2000、清泉崗基地的IDF戰機紛紛緊急起飛,依序降落在花蓮佳山基地。而花蓮基地駐防的F-16戰機全部拖入佳山基地洞庫中保存戰力。總計整個上午,就至少有70架次左右的各型戰機進駐花蓮。讓花蓮的天空異常的熱鬧。 \n \n

  • Google「3D地圖」立體曝光愛國者飛彈 國防部編專案小組協調

    民眾經常用來導航的GoogleMaps日前導入「3D城市地圖」功能,能讓都市建物立體還原,畫面解析度也相當高,包含新店愛國者陣地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對此,國防部長嚴德發15日上午在立法院受訪表示,國防部掌握後,已由國安單位等相關單位編組,與Google公司協調,基於國家安全考量請他們配合做一些處理。 \n \n嚴德發也強調,各重要軍事營區設施都有戰力保存、防護的一些做法,而最重要的是戰力發揮,平時的營區也不代表它的戰時位置,因此在戰力發揮也有一套程序,怎樣有效發揮、保存戰力,「請國人放心,我們都會做一些處理。」他也說,如今遙測衛星、商業衛星非常發達,導航、路況遙測都非常進步,各國都有這樣的情形,因此軍事上也會做一些檢討、因應,絕不會影響到軍事行動。 \n \n媒體追問,國軍一直都是被動處理,有沒有辦法主動避免?嚴德發表示,後續也會考量有怎樣的規範,像是修法給予約制;目前僅有要塞堡壘法可以做一些約制,但規範是否能將現在所有營區,包含飛彈陣地涵蓋進去,這部分會再做檢討、修法。

  • 保存直升機戰力 台東建新基地

    保存直升機戰力 台東建新基地

     據了解,武裝直升機已成陸軍作戰主力,但在東部沒有基地,在考量戰力保存情況下,陸軍將投入16億6千萬元預算,在台東豐年蓋新基地,另在台中清泉崗基地蓋棚廠,以利阿帕契及眼鏡蛇等各型直升機轉進或駐防。 \n 明年度國防部預算書自2019起至2023年止,陸軍共編9億3363.2萬元,進行陸航豐年基地設施新建工程;另自2019起至2023年止,編7億2967.5萬元,進行陸航清泉崗基地新建工程。 \n 據了解,陸航台東豐年基地完成後,未來也可做為軍方救災的前進指揮所,發揮救災指揮功能。至於台中清泉崗蓋機棚,是因眼鏡蛇直升機已進駐一段時間,但都是借用空軍的棚廠使用,並沒有自己的家。 \n 此外,為發揮直升機的機動戰力,陸軍也編列8540.7萬元,自明年度起進行國軍輪型(航空)油罐車籌購案,預計在2023年完成,可提供陸航各型直升機「野戰加油」。 \n 陸航同時也編列1億7124萬餘元,從明年度起到2022年止,規劃採購15套雷射標定儀,讓特戰部隊在各作戰區遂行敵後作戰偵蒐,標定敵軍高價戰術目標,為空軍與陸航的雷射導引彈藥進行導引,以精準方式擊毀犯台敵軍重要武器及載台。

  • 最好的防禦是進攻 東風10巡航飛彈齊射曝光

    據大陸央視2月25日報導的影片中,首度曝光東風10型巡航飛彈三發齊射的畫面。東風10型巡航飛彈搭配短程彈道飛彈與長程多管火箭,已達成對臺「無死角攻擊」,尤其是潛艦搭載的鷹擊18型潛射巡航飛彈,更可直接攻擊花蓮佳山基地洞庫和臺東志航基地石子山洞庫大門! \n \n東風10型巡航飛彈在2009年閱兵首度公開,當時稱為長劍10型巡航飛彈。東風10型巡航飛彈可打擊2,500公里(編按:應為外媒推測數據,非中共官方資料)以內的目標,央視報導稱該型巡航飛彈為「中國大陸威攝侵略者的重要武器」,顯示不僅可以用於攻臺,也可以用於拒止美國。 \n \n鷹擊18型攻船飛彈總設計師朱坤說:「我們國家是愛好和平的,必須有堅強的盾,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但是光有盾,如果不能有矛狠狠地教訓侵略者,對方就敢挑釁我們。所以有一句話叫作『最好的防禦是進攻』,所以我們手上也必須有矛。」 \n \n大陸軍事專家尹卓在民國98年評論東風10型巡航飛彈時稱,東風10型巡航飛彈用於不適合彈道飛彈攻擊的目標,「比如打一個大型海島」,從大陸打大型海島,彈道飛彈是垂直下來,在反斜面、背面的目標就很難打,但東風10型可與地形配合,幾乎無死角,可以分別以路基由西部和海基由東部同時發起攻擊。甚至可以克服地形限制專門針對洞庫門的方向攻擊,圓形機率誤差(circle of equal probability,CEP)約為10公尺(CEP為計算命中率的科學單位),精確度更勝彈道飛彈。而今年1月大陸知名軍事評論員「科羅廖夫」援引西方媒體推測,認為東風10A型在攻擊2,000公里的目標時CEP小於3公尺。 \n \n東風10型在研發時由於中共海軍尚未有潛射的需求,因此其直徑超過潛艦使用的533公釐魚雷管的大小,因此後來改以鷹擊18型發展成為潛射巡航飛彈。 \n \n尹卓在98年的評論時稱彈道飛彈的CEP不如巡航飛彈,但經過將近十年後,已確認中共的彈道飛彈具備飛行過程中改變軌道的能力,因此對佳山基地和志航基地石子山洞庫的威脅大幅提高,中央山脈的天然屏障功能大幅被抵消。為了對應前述威脅,空軍司令部於105至107年度編列預652,246,000元整建佳山洞庫,於106至110年編列838,000,000元整建石子山洞庫,是強化戰力保存的重要投資。 \n

  • 週刊爆綠委介入獵雷艦案 劉世芳:盼保存海軍最高戰力

    週刊報導民進黨立委劉世芳曾提案要求國防部「應盡一切可能措施,讓此案首艦之產權歸屬,屬於中華民國海軍」,同時還要求海軍不應輕易放棄獵雷艦,卻也讓外界質疑在幫慶富解套。劉世芳今天在立院受訪指出,絕對沒有介入。 \n \n劉世芳說,獵雷艦慶富案爆發弊案後,她一直是以保存海軍國防戰力為主軸提出觀點,她是中華民國第一個立法委員要求海軍要正視獵雷艦成艦好好思考。慶富的案子當然可以解約,完全沒問題,但是解約之後海軍沒有好好思考?還是海軍只求說趕快解約踢皮球? \n \n劉世芳表示,如果獵雷艦沒有這麼重要,那為什麼首艘獵雷艦在義大利建造的時候海軍要派這麼多人過去?這是在浪費民脂民膏,海軍要好好思考獵雷艦相關建案過程是否影響到國防戰力。這部分在馬英九時代成案,要耗費358億,那我們就讓這些錢丟到海水裡去了嗎? \n \n劉世芳強調,她是用這樣的觀點要求海軍在兩個月內提出研析方案,再提交國防委員會後續作法,以怎麼保存海軍最高戰力為原則。

  • 中共威脅多樣 強化戰力保存勝於部署薩德

    台灣是否需要薩德系統對抗中共威脅?專家看法不同,有人主張需要,有人認為面對中共多樣威脅,防禦彈道飛彈的薩德未必有效。不過專家一致認為薩德造價昂貴,實務上不太可行。 \n 美國在南韓部署終端高空防衛系統(THAAD,俗稱薩德)為東亞國際局勢投下一顆震撼彈,連日本都表達加入部署薩德的意願,不過國防部長馮世寬多次公開反對台灣部署薩德系統。 \n 馮世寬認為,就整體國家安全來說,台灣最重要是自己防衛自己安全,不要涉入戰爭,兩個大國戰爭一定有替代性,台灣不能在這種狀況下做無謂犧牲,保衛自己國家、主權而戰,絕對不是幫其他國家作戰。 \n 馮世寬反對的理由是從政治層面出發,而若就軍事層面來看,台灣是否需要薩德系統,專家有不同看法。軍情與航空網站主編施孝瑋認為,理想狀況下台灣是需要的,但美國的彈道飛彈防禦系統,對台灣不可能準備這麼多。 \n 施孝瑋說,彈道飛彈相對便宜,而防禦飛彈很貴,例如具有攔截防禦效果的愛國者飛彈一顆造價是東風彈道飛彈的3倍,受攻擊方攔截一顆彈道飛彈成本是攻擊方的6倍,如果以大陸目前對台佈署1200顆飛彈來說,至少要2400顆愛國者飛彈去攔,遠超過台灣的能量。 \n 施孝瑋說,國防不談效益不效益的問題,而是防不防的住,以防禦需求來講台灣還是需要薩德系統,但實務上不太可行,因為太昂貴。 \n 國家政策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揭仲則認為,台灣目前沒有部署薩德需求,第一是國防預算問題,薩德非常昂貴,部署薩德一個連8億美元(約260億台幣),政府花費新台幣1800億買6套新的愛國者3型飛彈系統並提升現有3套的性能,共9個連,每個連約6億美元。 \n 揭仲說,中共的彈道飛彈數量沒有成長,目前是汰舊換新階段,不過中共越來越多巡弋飛彈、長程火箭甚至還有攻擊型無人機,薩德是用來抵禦彈道飛彈,如果國家很有錢、資源很多,要在已有愛國者三型飛彈外再部署薩德可以,「但就不是這種狀況」。 \n 揭仲說,第一國家資源不足,第二中共威脅多樣,把資源都拿來應付彈道飛彈就會影響其他防禦能力,在國家資源有限狀況下,不如把錢拿來改善戰力保存效果會更好,巡弋飛彈、彈道飛彈和無人機都可以應付。1060325 \n

  • 國防部QDR曝光 未見資電第四軍種

    國防部16日將向立法院提出「4年期國防總檢討(QDR)」,內容分為7章25節,而根據今天曝光的內容,未見民主進步黨大選前在國防藍皮書中主張成立的資電戰第四軍種。 \n 依法國防部應在新總統上任後10個月內公布的「4年期國防總檢討」(QDR),國防部將在16日向立法院報告QDR。 \n 民主進步黨在總統選舉前提出國防藍皮書,主張資電網路部隊獨立成為第四軍種,軍種司令位階比照三軍上將司令,防範與反制組織性駭客與恐怖分子網路攻擊。 \n 總統蔡英文上任首次的QDR分為7章25節,第一章戰略環境分為亞太安全環境、台海軍事情勢以及國防安全挑戰,第二章戰略指導分為國防戰略、軍事戰略、國防產業發展戰略。第三章戰力整建分為建軍規劃、戰力整合、精進武獲、財力規劃。 \n 第四章國防改革分為完備募兵制度、優化人力素質、提升軍人形象、照顧官兵福利、精實國防法制、推動業務簡化。第五章國防產業分為國防科技研發、武器自研自製、國防產業發展。第六章護民行動分為執行災害防救、確保海洋權益、支援緊急救援。第七章友盟合作分為國際軍事交流、國際人道救援、國際反恐合作。 \n 報告指出,兩岸軍力持續失衡,國軍無法在數量與中共軍備競賽,必須在素質上爭取優勢。因此在強化資通電戰力、革新武獲管理、精進戰備訓練、編設國防事務專員等改革措施,提升國防人力素質。 \n 報告提到,在戰略環境的亞太安全環境中,因美國亞太政策是否調整未確定,均牽動亞太安全及我國的生存發展。在台海軍事情勢上,中共持續挹注高額國防經費,加速國防與軍隊現代化,大幅提升兵力投射,已引起周邊國家疑慮,對亞太穩定造成不利影響,並威脅我國防安全。 \n 在國防安全挑戰上,近年來我國面對國防財力成長有限,兵力來源緊縮、先進武器籌獲不易、網路資安威脅嚴峻,國防意識趨淡及複合型災害興起等挑戰,需加以正視及審慎應對。 \n 報告指出,在軍事戰略上為防衛固守,確保國土安全:強化資通電作戰能力,確保作戰指管及關鍵基礎(資訊)設施安全,提升戰力保存成效,以增進聯合反制及防衛戰力,並結合全民防衛總體力量,利用海峽天塹,構築多層次防禦縱深,強化作戰持續力,以達「戰略持久」目標。 \n 國防部日前提出重層嚇阻概念,報告指出,為運用重層嚇阻手段,達成防衛固守之目的,以創新不對稱作戰思維,發揮聯合戰力,使敵陷入多重困境,嚇阻期不致輕啟戰端。倘敵仍執意進犯,則依「拒敵於彼岸、擊敵於海上、毀敵於水際、殲敵於灘岸」之用兵理念,對敵實施重層攔截及聯合火力打擊,逐次削弱敵作戰能力,瓦解其攻勢,以阻敵登島進犯。 \n 報告提到,建軍規劃為強化戰力保存及資電綜合戰力,規劃籌獲具垂直或短場起降等功能之新式戰機,提升防空飛彈能量,推動潛艦國造,啟動各型艦艇更新計劃,整建岸置機動飛彈、反空機降與無人飛行系統不對稱武器裝備。1060312 \n

  • 重層嚇阻 馮世寬:中共若攻台不再是守勢

    國軍戰略指導方向調整為重層嚇阻,國防部長馮世寬今天表示,重層嚇阻不是防衛,是一層層消滅,有不同手段拒阻敵方;若中共對台發起攻擊,台灣不再是守勢,重層嚇阻就會實現。 \n 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今天邀請馮世寬進行業務報告,國防部行之多年的「防衛固守,有效嚇阻」的戰略指導方向,調整成為「防衛固守,重層嚇阻」。 \n 朝野立委質詢時關心到底何謂重層嚇阻?國防部參謀本部作戰次長姜振中在面對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蔡適應質詢時表示,調整是依據歷年來漢光演習推演結論,邀集三軍和國防大學按照中共作戰進程兵棋推演的結果,之前是有效嚇阻,重層比較務實。 \n 蔡適應質疑,重層嚇阻和有效嚇阻差在哪裡?難道有效嚇阻比較不務實?姜振中說,重層嚇阻是建構式三軍平衡戰力,著眼不只在戰力保存也著眼戰力發揮。 \n 馮世寬在面對中國國民黨籍立委馬文君質詢時表示,衡量一個戰爭,台灣要付出多少代價,是不是划得來?是不是符合國家整體利益?這就是為何要設定重層嚇阻。 \n 馮世寬說,重層嚇阻這戰略指導,字面上來說要具備多重、多方、多能力戰備,重層除了擊敵一半渡、灘岸決戰、陣地防守,還有最重要是讓敵方海空兵力不能順利達到登陸目的。 \n 馬文君質疑,重層本來就包括陸海空,馮世寬說,當國軍設定重層嚇阻,代表戰力比去年強,有多方面作戰能力,把愛國者飛彈部署到東部去,就是重層嚇阻手段之一;馬文君說,重層就是一層層防衛,馮世寬說:「不是,是一層層消滅,有不同手段拒阻敵方,這就是消滅。」 \n 馮世寬面對民進黨立委劉世芳質詢時說,飛彈指揮部移到空軍轄下,符合重層嚇阻戰略要求,飛指部4個階段隸屬不同單位,戰力不斷增強,現在是指揮統一、事權統一,可在第一時間爭取時效,空軍作戰指揮部有這權責。 \n 馮世寬說,假如中共對台發起攻擊,台灣不會再是守勢,重層嚇阻就會實現,將會轉積極防禦和防衛,保衛國家安全。 \n 此外,馮世寬表示他不贊成台灣引進薩德系統,整體國家安全來說,台灣最重要是自己防衛自己安全,不要涉入戰爭,兩個大國戰爭一定有替代性,台灣不能在這種狀況下做無謂犧牲,保衛自己國家、主權而戰,絕對不是幫其他國家作戰。 \n 民進黨立委羅致政詢問要如何翻譯重層嚇阻以向國際解釋,馮世寬一開始說他不清楚,後來表示同仁向他打小報告是「multiple dilemmas」,常務次長柏鴻輝說,目前還沒有確定英文名詞,但他個人看法是「multiple dilemmas on enemy」,羅致政則建議翻成「Deterrence by forcing multiple dilemmas on enemy」。1060302 \n

  • 馬祖256條戰備坑道 機甲戰隊警戒

    馬祖256條戰備坑道 機甲戰隊警戒

    馬祖防衛指揮部日前操演部署坑道內的機甲戰隊,從戰備坑道內登上甲車,機動壓制佔領機場敵軍狀況;馬祖有256條戰備坑道,密度為世界之冠,儘管有些坑道已轉為觀光用途,不過軍方保留不少戰備坑道,作為全島防衛作戰和戰力保存之用。 \n \n馬防部指揮官莫又銘中將說,在遭受敵人包括砲擊、導彈攻擊等第一擊前,所有人員裝備與油彈物資,就會提前進入戰備坑道實施戰力保存。 \n \n馬防部日前展示甲車戰鬥訓練,模擬部隊在隱避的坑道中接獲戰鬥命令後,蒙面的戰甲部隊立即整裝,迅速登上CM-21甲車,甲車從戰術坑道中衝出,給予敵人迎頭痛擊。

  • 花蓮佳山基地 強化防空保存戰力

    花蓮佳山基地 強化防空保存戰力

     中央山脈的花東縣境內,有至今不為外人所悉的軍方重大軍事設施。花蓮「建安三號」俗稱「佳山計畫」,其戰略目標是挖空山腹存放戰機,一方面強化防空武力,同時也保存戰力。 \n 該工程體量龐大、氣勢雄渾,包含828工程(花蓮佳山)及737工程(台東志航)。第一個地下機庫工程在1984年動工,1992年完成,耗資400多億元新台幣,是郝柏村在參謀總長任內主導規畫。 \n 根據記者向曾經在花蓮828工程實際參與建造的軍方退伍人員掌握的訊息,花蓮的佳山基地,是把花崗岩的山脈挖成保障嚴密的機庫,可以抵禦傳統飛彈直接命中。 \n 基地除了主體工程,也有自己的跑道,長度約為2400公尺;並且有隱密的滑行道與鄰近的花蓮空軍基地相連接。過去曾有傳言,佳山基地裡的戰機是可以「直接由坑道內起飛」。但事實不然,在坑道裡,戰機除了進行戰備儲存之外,就是隨時待命執行任務,而執行任務的戰機就藏在坑道口的巨大鐵門之後,只要一接到出擊命令,重達8噸的鐵門可以在60秒內打開,讓戰機直接滑到跑道頭升空應戰。 \n 大約在1981年左右,由國防部、空總、聯勤總部和榮工處派了一組7人小組,以80天考察奧地利、瑞士和瑞典等國,採取新式「新奧工法」,讓佳山基地即使在花蓮鬆軟不穩的地質中,也能承受7級強震。 \n 花蓮佳山基地內部可停放各型戰鬥、攻擊機200架以上,及完整的指揮管制、通信和情報系統,甚至可進駐地面部隊,包括裝甲車、醫院、水廠、電廠、油彈食糧倉庫等戰備設施,能經得起敵人核生化攻擊。

  • 年年被打槍 美拒我新機意向書

     美國白宮對眾議員柯寧發出信函,表示注意到兩岸戰鬥機數量不成比例問題,承諾會透過與台灣軍方合作解決此一問題。軍方官員私下透露,美方去年即要求軍方不要再送交F-16C/D型戰機的採購意向書和報價資料需求信函(LOR);官員認為,白宮對柯寧的這封信函,屬禮貌性質,美方目前暫不出售F-16C/D給我方的態度與政策,並未改變。 \n 一位高層官員表示,我對美要求的戰機與潛艦購案,美方雖都未答應,但兩者不同處在於,潛艦案畢竟是美方主動同意的軍售案,所以我方提出正式採購需求,而戰機購案是我方在軍售會議要求,美方並未正式允諾;因此,我方年年希望提出需求,都被美方打回票,根本拒收,去年更直接表明「不要再送了」,所以直到今天,美國政府的辦公桌上,並沒有我採購新戰機的正式申請文件。 \n 這位官員解釋,站在美國政府立場,既然沒有看到台灣申 \n 請採購新戰機的申請文件,就無所謂是否同意的問題;如果 \n 那一天,國防部五角大廈同意收取我方的意向書,就代表採 \n 購新戰機有眉目了,但目前還看不出有這種跡象。 \n 軍系立委陳鎮湘表示,如果美國真的要賣新戰機,那現在正在執行的F-16A/B戰機性能提升案,軍方就要斟酌還要不要做,因為又要買新機,又要做性能提升,對預算負擔相當重。 \n 陳鎮湘表示,美國如果肯賣新戰機給台灣,提升我戰力,強化空防,當然非常歡迎,更是我國防所需要的,但現階段,國軍需要更新的更好戰機,最好是能夠具短場、垂直起降的性能,因為這種新型戰有利戰力保存,對防衛台灣相當重要。 \n 軍方官員表示,美方去年九月同意的F-16A/B型戰機性能提升案,「給的裝備相當大方」,甚至超乎預期,除了雷達若干極先進的技術做出一些限制外,其他裝備給的都是最好的,部分系統甚至已超越現役F-16C/D等級,「只是價錢貴了些」。 \n 因此,空軍現役F-16戰機經性能提升後,預估將可達C/D型百分之八十左右的戰力。這位官員認為,美國如果今年決定賣新戰機給台灣,就不會於去年九月先同意性能提升案。

  • 兩岸史話-大局逆轉之關鍵

     鄧晉康即四川軍閥鄧錫侯。川人都說鄧是水晶猴,喻其投機取巧也。我於1943年曾在成都見過鄧錫侯與潘文華。潘沉默寡言,鄧則滔滔不絕,甚易得人好感。 \n 1947年3月27日 \n 蔣公判斷中共計畫於半年內使國軍損失過半,是正確的。蓋一年半以來,雙方在邊談邊打中,國軍有生力量的損失已很嚴重,而共軍有生力量不但未遭重大損失,從新八軍高樹勛在平漢路投共後,國軍計有整三師在魯西定陶、第一師在晉南、整二十六師在魯南向城、整五十一師在棗莊、整六十九師在蘇北宿遷、七十三軍與整四十六師在萊蕪,概估約七個整編師精銳部隊被殲,將級將領陣亡或被俘共8人,至少20萬人的裝備,尤其是重武器,被共軍虜獲。此際,國共實力由1945年10月的五比一,而到三比二的境地,應是國軍徹底檢討戰略的時候。尤其是如何保存戰力,對共避免決戰的思考。 \n 蔣公認為國共戰力相等後,中共會提出和談妄想,則待商榷。除1946年1月第一次停戰,中共實際並未協議第二次、第三次停戰,政府僅是片面宣布停戰,以應馬歇爾要求。而在1946年6月第二次停戰令,中共即以回復1946年1月13日的軍事態勢為條件。而今國軍雖占領延安,但雙方戰力消長,國軍更不利,故毛澤東不會再要和談,因他在和談中以和逼戰目標已達成,今後是求戰而非避戰。而蔣公以戰逼和策略,由於軍事失利,亦根本失敗。故中共不會再提和談,而馬歇爾既離華,政府亦無從發起和談,而陷入和戰兩難之局。 \n 進剿以來,國軍根本之弱點: \n 一、將領不明共軍在其控制區,掌握了戰爭面,以黨政掩護軍隊,軍隊可機動。軍隊撤退,黨政依舊控制戰場,使國軍進入既找不到敵人,但亦處處是敵人。國軍在明處,共軍在暗處,以明擊暗難,以暗擊明易。 \n 二、國軍初期自恃裝備優勢,輕敵冒進,且恃空優,不習夜間作戰。一天24小時,將夜間12小時的行動自由為共軍取得。 \n 三、國民黨的黨政機構,軍在則在,軍退則退,根本不能在戰地基層社會扎根。 \n 四、國軍一旦遭受挫敗,其士氣影響非如抗戰時期。蓋抗戰以民族大義之號召力,其精神潛力無窮,而內戰則不然。尤其士兵都來自農村,說服剿共的理由,無法用民族大義激勵。 \n 中共以游擊起家,游擊的基礎在控制社會面。故國軍不僅不能在共區,以游擊打游擊,即在國軍原控制區,亦不能以游擊打游擊。 \n 由於經濟情勢瀕危,蔣公想到先建設江南,惜已浪費了兩年之時間。 \n 基本上,此際似已思考如何保存戰力,確保大半壁江山從事建設,而放棄武力滅共的想法。如馬歇爾仍在華時,是可能實現的唯一時機。 \n 四月失利北方戰況急 \n 1947年4月19日 \n 四十九旅旅長李守正為第二快速縱隊,直屬陸軍總司令鄭州指揮所。顧祝同赴徐州後,統一指揮,鄭州指揮所由范漢傑中將負責。 \n 1947年4月,共軍圍攻豫北湯陰,四十九旅奉命由淇縣北進解圍未果,轉進至後崗,被劉伯承部第三縱隊(三個師)所圍,旅長負傷被俘,全旅覆沒。 \n 1947年4月28日 \n 此際,蔣公的戰略思維尚不完整,雖有縮短戰線之意,但仍有分區逐次攻勢殲滅之思維,但始終未檢討(包括參謀本部及軍官團之教育)共軍的機動,尤以夜間的奔襲與圍攻,而國軍機動力不能與共軍比。機動力弱的軍隊,永遠抓不到機動力強的主力而行決戰,這是根本原因所在。故蔣公本日日記,乃示其主觀願望而已。 \n 1947年4月29日 \n 為應剿共軍事,舉辦軍官訓練團,檢討剿共戰略戰術。日記未明示召訓層級,而現在第一線戰況正緊,主要作戰部隊似亦無派員受訓。綜觀我一向的感受,蔣公向來注重幹部教育,課程大都出自個人的思維,如無整體健全幕僚的策劃,僅憑蔣公個人訓話,很難貫徹到基層。而此際第一線部隊每日行軍作戰,根本亦無整訓時間,故軍訓團效果並不彰顯。 \n 1947年4月30日 \n 薛岳由徐州綏署撤換;黃紹雄原任浙江省主席,被陳儀取代;黃振球則由聯勤總司令撤換,但蔣公仍為安置他們費心,領袖總是要照顧幹部的。 \n 鄧晉康即四川軍閥鄧錫侯。川人都說鄧是水晶猴,喻其投機取巧也。我於1943年曾在成都見過鄧錫侯與潘文華。潘沉默寡言,鄧則滔滔不絕,甚易得人好感。1949年12月,蔣公到成都再召見他,他就拒絕見面了。 \n 整七十四師師長張靈甫、整二十五師長黃百韜,時在第一兵團(右兵團)湯恩伯的序列,由魯南發起攻勢,已占領臨沂、蒙陰,原擬繼續向北攻勢,以孟良崮之坦埠為目標。由於左兵團整七十二師在泰安失敗,故右兵團(第一兵團)暫緩攻坦埠,調整七十四師及二十五師部署。此是否為參謀本部及徐州司令部共識?抑蔣公個人指示?則無從判斷。但大軍會戰計畫既定,不宜因進展未如預期而變更原計畫。(待續)

  • 李貴發:台需飛彈為主體的不對稱戰力

     漢光演習年年舉行,究竟有多少效果?能否因應未來中共威脅?空軍前副司令李貴發的答案,讓人捏一把冷汗。就他的觀察,近年的漢光演習沒多大實質意義,老舊的思維完全無法因應新局。他認為,台灣不需要採購F-16C/D戰機和潛艦,台灣需要的是建構一支以飛彈為主體的不對稱戰力。 \n 李貴發回憶某年的漢光演習,開打不久我方空軍機場跑道被中共飛彈摧毀,不料卅分鐘後,統裁部裁定跑道修好,下令空軍起飛,支援海軍和反登陸作戰,李貴發當場傻眼,「卅分鐘怎麼可能修復跑道?」這還不包括處理未爆彈。就這樣,空軍按「政策指示」起飛,問題是,這種不符實情的兵推有多大意義,如今這種思路仍沿襲不變。 \n 假設中共犯台,首波攻擊的目標必然是空軍基地和指揮所,前者攸關制空權,後者旨在摧毀我方指揮管制。中共用飛彈攻擊,我方難以防範,空軍為保存戰力,只好進洞隱蔽,中共必然摧毀洞口,飛機出不去,何來戰力可言,再多的飛機也沒用。這是李貴發「大義滅親」的原因,除F-35短場起降飛機,其他飛機多買無益。 \n 潛艦的問題亦然。現任中華經略國防協會榮譽監事長的李貴發說,中共有六十多艘潛艦,我方買八艘,改變不了數量上的絕對劣勢,是「硬碰硬」的建軍思路,何況潛艦在平均水深六十公尺的台灣海峽容易曝光,單艦金額又比他國貴五倍;開戰時潛艦疏泊到東岸,又威脅不到中共的登陸船團,李貴發不懂,潛艦如此離譜昂貴,戰力難以發揮,為何非買不可。 \n 除了建軍思路(軍購)的問題,李貴發對國軍目前的用兵原則(聯合作戰)也不敢恭維。我方是守勢作戰,按漢光演習作業,兩岸開打時,我空軍進洞、海軍疏泊、陸軍疏散,既然三軍各自保存戰力,何來聯合作戰?誰也支援不了誰,初戰真正能反擊的是防空部隊,李貴發說,此時拿什麼防空,飛彈顯然是最佳利器,是對方難以防禦的不對稱戰力。 \n 飛機和潛艦的採購金額高達四千五百億元台幣,取其部分或更少資源,全新打造一支以飛彈為主體的不對稱戰力(包括資電能力),就李貴發的估算綽綽有餘,而且飛彈部件能自立生產,國防獨立自主,以量大質精的飛彈,讓對岸打不勝打,防不勝防,才是台灣需要的國防力量。 \n 李貴發認為,空軍建軍今後應強化防空能力,防空飛彈比飛機重要,量質並重之外,採機動式和隱蔽式部署;在制海能力方面,反艦飛彈比船艦重要,亦採機動和隱蔽部署。對於飛彈的射程,李貴發說,應以「中共對台攻擊武器的射距為準」,假設中共對台飛彈(發射源)射程三百公里,我方即以三百公里為準,依此類推。 \n 陸軍方面,李貴發指出,對台灣最適合的陸軍發展方向,應以建立一支反空降、反特工和反登陸的機械化快速反應部隊為主,而直升機在喪失空優的條件下最為脆弱,不應採購;陸軍部隊憑藉火箭和重炮向縱深部署,防禦不必侷限於海岸線。李貴發說,他的不對稱建軍方案,必然引發各方挑戰,「真理愈辯愈明」,有何不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