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保羅·克魯格曼的搜尋結果,共04

  • 黑暗曙光 美經濟學家看V型反彈 仍有機會

    黑暗曙光 美經濟學家看V型反彈 仍有機會

    美國目前的失業率為13%,預測未來可能會更糟,這讓人不禁與30年代的大蕭條列相比較提。但是專家們仍然對實現急劇的V型反彈抱有希望。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金融經濟學中心(Center for Financial Economics,CFE)週四表示,隨著裁員的持續進行,並使該國陷入自1930年代以來從未見過的勞動力市場動盪,該比率在未來六個月內可能飆升至20%。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上週五發布了迄今為止最不祥的預測之一。他認為CFE對20%失業率的時間表預測「非常樂觀」,並補充說「我們很可能會在兩週內到達。」 迄今為止,最令人震驚的估計來自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該機構稱失業率可能一路飆升至32%。那將遠遠超過歷史上最高的比率:在1933年大蕭條時期達到24.9%。 當前令人沮喪的預測並非沒有其基礎。週四發布的每週失業申請數據顯示,單週就有660萬美國人申請失業救濟,由于冠狀病毒使活動突然停止,兩週的失業人數增加至約1000萬。然後,美國勞工統計局週五透露,在截至3月14日的一個月中,非農就業人數減少了701,000。 3月下旬,由於各城市實行更嚴格的停業和社會隔離措施,失業率加速上升,大部分勞動力市場的損失不在周五的報告之列。失業申請也有望激增,各州將網站停機和電話線氾濫歸咎於潛在的低估。 然而,隨著經濟數據開始描繪出嚴重的經濟衰退,樂觀情緒依然存在。冠狀病毒引起的暴跌是罕見的特殊情況,一旦大流行消退,需求便會回升,這是經濟在大蕭條時期(1930年代的大部分時間)中有所不同的。其他人則指出,美國政府的迅速政策反應是使經濟恢復在線的關鍵支持。 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政策主管海蒂·希爾霍茲(Heidi Shierholz)表示,當前的經濟下滑與美國上次經濟下滑在影響支出行為上有重大不同。例如,在2008年金融危機和隨後的經濟衰退期間,美國人沒有花錢,因為8萬億美元的房地產市場崩潰了。 希爾霍茲說,由於人們一生中最大的投資立即失去了價值,人們「實際上比他們以前想像的要富有」。她補充說,冠狀病毒的大流行和隨之而來的停工對範圍需求施加了類似的壓力,但是消費能力並未以相同的方式降低。 希爾霍茲說:「在這種情況下,對很多人來說,那根本不是真的。我的需求已直線下降。對於餐館,它已降至零。對於旅行,這已變為零。」 「當經濟恢復正常時,我還是會去餐館和商店。」 Principal Global Investors的首席策略師Seema Shah在3月26日的部落格文章中寫道,政府2兆美元的救助計劃也提高了經濟迅速復甦的可能性。她補充說,立法者通過針對重災區的刺激措施,「有能力使這次衰退成為最短暫的衰退之一。」 希爾霍茲說,這種威脅「很容易解決」,因為「國會可以在10分鐘內製定立法來做到這一點。」他們的評論使人們相信了V形復甦的可能性。 Natixis Advisors的高級副總裁Jack Janasiewicz在接受《商業內幕》採訪時說,美國經濟飛速反彈的可能性很小,原因是該國「在測試案例方面還算晚一些」。 Janasiewicz說,如果沒有協調一致的收容計劃,該國也可能面臨W型複蘇。在最近幾周中,各個州,縣和市都在不同的時間表和不同的強度下發出了停工通知。Janasiewicz警告說,缺乏單一的關閉策略可能會加劇新的爆發和第二次經濟崩潰。 他說:「有些地區已經完成了完全隔離,而其他地區則在說'我不會強迫任何人呆在家裡,只需要謹慎行事。」 「這危險的想法,有可能讓這種疾病將成為更長時間的流行病。」

  • 諾獎得主:按現在速度 一個月內半數美國人染疫

    諾獎得主:按現在速度 一個月內半數美國人染疫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著名《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撰文指出,幾乎可以肯定美國疫情會愈來愈糟,這比義大利疫情大流行階段還糟糕,確診病例3天翻一番。而按照這速度,一個月後確診病例將增加一千倍,亦即有半數美國人將被感染。 克魯格曼在專欄中寫道,3周前白宮和福克斯新聞(Fox News)的官方說法還是這個新冠病毒沒什麼大不了的,與此相反的說辭都是居心不良的政治謊言,是想讓川普下台的人在搞鬼。現在,紐約全面爆發衛生危機,所有的跡象都表明,很多城市將很快地陷入同樣的境地。 文章說,我們希望這種情況不要發生,現在許多州已經處於封鎖狀態,可望減緩病毒傳播速度。但是,當國家的噩夢觸底之前,必須退後幾步問一問:為什麼美國的應對如此之爛? 克魯格曼明確地指出,最高領導人的昏庸,顯然是一個重要因素。數以千計的美國人正在死去,而總統還在炫耀他的收視率。否認科學數據造成不必要的死亡,不是此次新冠病毒所獨有,美國一直都是發達國家中的「否認與死亡之國」,只是現在呈現速度更加驚人。 在「否認」科學上,流行病學家的工作迅速被政治化,遭抹黑為傷害川普、宣傳社會主義或者其他目的。這種反應不令人意外,因為氣候科學家多年來面臨著同樣的指控,否認氣候變化是一種全球性的現象,但中心顯然在美國:共和黨是世界上唯一否認氣候變化的主要政黨。 在「死亡」議題上,有些人堅信美國人預期壽命是全世界最高的,畢竟美國不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嗎?但事實上,美國人預期壽命是發達國家中最低的,而且與其他發達國家的差距幾十年來一直擴大。原因很多,包括缺乏全民健康保險,以及美國獨有的「絕望之死」──因毒品、酒精和自殺導致的死亡,但所有的分析都被認為是對政府的敵意,與這次對疫情的分析有同樣的下場。 一種可能的說法是,美國的政治格局賦予了反科學的宗教右翼以特殊權力,儘管美國是一個擁有光輝歷史的偉大國家,但強硬右派的崛起,正在把美國變成一座「否認與死亡之國」。這種轉變過去幾十年裡已逐漸出現,只是現在它發展得更快罷了。

  • 諾獎得主:川普將病毒政治化 比病毒更可怕

    諾獎得主:川普將病毒政治化 比病毒更可怕

    諾貝爾獎2008年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指出,美國總統川普與右派專家及媒體,這與美國保守派政治人物否認氣候變遷現象的做法如出一轍。川普不願承認病毒危機,是因為它會傷害到川普心愛的股票市場,執政黨把正常的批評當作政治陰謀,感染到這種偏執妄想比任何病毒都更可怕。 克魯格曼在他於《紐約時報》的專欄中指出,美國現在還不知道新冠病毒會造成多大的損害,對此擔憂當然是合情合理的。畢竟,它傳播能力很強,致命性也高於普通流感。 不過,美國右派專家和新聞機構說不用擔心:「這一切都是騙局,是自由派媒體為了使川普難堪的陰謀論。」川普與其政府官員都附和此一說法。這種說法很瘋狂,現在韓國到義大利都出現重大疫情,他們的媒體難道也參與反川普的陰謀?這種瘋狂想法對右派來說完全可以預見,因為他們不願相信的客觀事實。 克魯格曼說,保守派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否認氣候變遷的事實,堅持認為那是一場被科學陰謀論影響的巨大騙局。即便澳大利亞大火與加州乾旱的氣候災難不斷增加,美國共和黨對氣候變化的否認卻越來越堅決。在2018年期中選舉前的調查發現,73%的共和黨參議員否認人類的行為導致氣候變遷。 很多右派曾預測歐巴馬任內將發生惡性通脹,結果沒有發生,右派沒有承認錯誤,他們堅持數據被動了手腳,有這種說法的人不是無關緊要的小人物,而是保守派所認為的著名知識份子。這些懷疑論者一旦和掌握權力的人聯手,可以造成實實在在、且很可能是致命的傷害,在氣候變遷問題上尤為明顯。 克魯格曼認為,右派的偏執妄想是否妨礙了美國對新冠疫情的措施並不很明確,美國遏制病毒傳播的作為遠遠落後於其他國家,主要原因還是川普不願相信它是個危機。畢竟,承認病毒問題的嚴重性,可能會傷害到他心愛的股票市場。 這種將市場危險降至最小的願望,干擾了整個政府的疫情應對。對於目前而言,許多分析之所以認為新冠病毒不構成威脅,部分原因是他們認為相關證據都是自由派媒體炮製的騙局。以致於到現在川普政府都沒有認真對待新冠病毒,在提出額外預算來抗擊病毒時,其數目少得讓人覺得荒唐。 克魯格曼指出,川普的盟友已經在譴責批評者將疫情「政治化」。川普的長子小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 Jr.)指責民主黨是想看到數百萬人死亡。但是實際上,川普對危險的輕描淡寫,才是在將病毒政治化。 克魯格曼最後強調,這就是政治上的妄想症:你把最正常不過的批評當作是邪惡陰謀的一部分。而且美國的執政黨已感染了這種偏執妄想症,這比任何病毒都可怕。

  • 諾獎得主批美關稅政策:不負責任的行為

    大陸媒體報導,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3日撰文批評美國關稅政策,認為美國揮舞關稅大棒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報導引述《紐約時報》網站當天刊發的這篇文章說,美國關稅政策明顯違背了國際規則,將摧毀許多製造業工作崗位,傷害美國農民利益,令美國民眾生活水準下降。 克魯格曼表示,人們期待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強國能夠樹立可靠和負責任的形象。然而,隨著使用關稅手段對其交易夥伴施壓,美國已經拋棄了這份責任感。 克魯格曼還說,歷史上,美國每每以保護自身利益為由對外國商品加徵關稅,到頭來反而傷及自身利益。20世紀30年代,美國政府就曾承諾加徵關稅能推動經濟繁榮,但現實並非如此。如今,美國政府再次肆意威脅多國加徵關稅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