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信國社區的搜尋結果,共07

  • 橫山火車頭 藝磚一瓦說故事

    橫山火車頭 藝磚一瓦說故事

     橫山鄉的老故事怎麼說?在地青年劉威廷收集社區居民的故事,透過老師傅的手藝,利用橫山社區內磚廠生產的磚塊,在橫山車站復刻在地人的生活回憶,25日上午舉辦「磚藝火車─文化生活記憶」,邀請民眾一同走進橫山的老故事,也讓橫山車站成為台3線的新亮點。 \n 2017社區生活藝術行腳計畫─「磚藝火車─文化生活記憶」成果發表於橫山車站舉行,開場由橫山國小學童表演舞蹈「幸福的臉」,傳達幸福一棒接一棒的喜悅。縣長邱鏡淳表示,透過「社區生活藝術行腳」計畫,讓社區居民齊力合作砌磚,打造出一座有故事的社區藝術裝置,歡迎想認識新竹縣社區的生活文化大小朋友,來社區分享他們與藝術家共同協力完成的作品,一起重新發現城市與鄉村兼容的生活方式與質樸的美感。 \n 「磚藝火車─文化生活記憶」是由新竹在地青年劉威廷經聆聽與收集社區居民意見後設計,以橫山社區內磚廠生產的磚塊,復刻過去在橫山地區載運茶、木材、橫山梨等重要物產的CK124火車頭,後方車廂也設計為可以乘坐、休憩的樣式。經過來回修正操作可行性後,在社區砌磚師傅邱信國帶領下,跟居民逐步完成作品。 \n 文化局長張宜真表示,「磚藝火車─文化生活記憶」在橫山社區理事長陳重詒、總幹事陳華芳帶領下,社區居民參與了10堂豐富、多元的藝術課程,包含生活藝術講座、色彩學、藍染手作課程等,除了聆聽講師的分享之外,大家也在「社區藝術願景論壇」課程裡,說出希望改造的閒置公共空間、分享小時候在地的種種故事。

  • 滇緬民俗潑水節 祈福又消暑

    滇緬民俗潑水節 祈福又消暑

     民國50年滇緬義胞撤軍來台的軍眷,在台灣已繁衍第3代,屏東縣里港鄉信國社區就有4國、9族共同生活,社區為宣傳當地異國文化及美食,10日在高雄休閒農場舉辦文化季潑水節,吸引不少民眾到場同樂,一起潑水祈福兼具消暑。 \n 當地居民表示,里港鄉信國社區內有中、緬、寮、泰等4國人,還有傣、哈尼、拉祜、布朗等9個少數民族,剛開始是600多名軍眷一起生活,隨後逐漸與在地台灣人通婚,也有泰國新娘嫁入,現在繁衍到第三代,已經有上千人的規模。 \n 滇緬民俗文化協會理事長王朝申表示,在社區滇緬邊區反共救國軍及後裔,迄今仍保有傳統的民俗風情,大夥為了討生活,陸續開起雜貨店、小吃店,保留原汁原味的雲南美食。 \n 但王朝申不諱言,因為外界對於信國及定遠社區還很陌生,為了推廣當地文化及美食,帶動地方觀光,特地以潑水文化作為媒介,他強調,潑水是一種祈福的儀式,使用的水事前都透過長老進行加持,被潑到的人都能獲保平安。 \n 昨日上午氣候十分炎熱,大人小孩一等到祈福儀式進行完畢,隨即拿起水瓢、水槍互相潑水,這般景象,連旁人看了都覺得消暑。

  • 推廣滇緬美食文化 屏東里港信國社區辦潑水節

    推廣滇緬美食文化 屏東里港信國社區辦潑水節

    民國50年滇緬義胞撤軍來台的軍眷,在台灣已繁衍第3代,屏東縣里港鄉信國社區就有4國、9族共同生活,社區為宣傳當地異國文化及美食,10日在高雄休閒農場舉辦文化季潑水節,吸引不少民眾到場同樂,一起潑水祈福兼具消暑。 \n \n 當地居民表示,里港鄉信國社區內有中、緬、寮、泰等4國人,還有傣、哈尼、拉祜、布朗等9個少數民族,剛開始是600多名軍眷一起生活,隨後逐漸與在地台灣人通婚,也有泰國新娘嫁入,現在繁衍到第三代,已經有上千人的規模。 \n \n 滇緬民俗文化協會理事長王朝申表示,在社區滇緬邊區反共救國軍及後裔,迄今仍保有傳統的民俗風情,大夥為了討生活,陸續開起雜貨店、小吃店,保留原汁原味的雲南美食。 \n \n 但王朝申不諱言,因為外界對於信國及定遠社區還很陌生,為了推廣當地文化及美食,帶動地方觀光,特地以潑水文化作為媒介,他強調,潑水是一種祈福的儀式,使用的水事前都透過長老進行加持,被潑到的人都能獲保平安。 \n \n 上午氣候炎熱,大人小孩待祈福儀式進行完畢,隨即拿起水瓢、水槍互相潑水,這般景象連旁人看了都覺得消暑。

  • 南商資訊志工隊協助白河大竹社區推出文創環保商品

    南商資訊志工隊協助白河大竹社區推出文創環保商品

    台南高商資訊志工隊深耕白河大竹社區2年,領隊黃素芳老師每周六在大竹社區辦理環保手作文創商品活動,吸引眾多社區民眾參與,還成功研發編織文創商品、環保菜瓜布、蜂蠟手染保鮮布,邀請社區媽媽加入手作行列。這項公益編織活動成品,協會將於每周假日在林初埤木棉花道設攤義賣販售,所得回饋大竹社區發展協會推展社區事務,歡迎遊客前來指定購買。 \n \n 黃素芳帶領的南商學生,推廣減塑環保與手作結合日常生活,開發文創商品,每周六前往大竹社區與社區志工隊長徐嘉娸,共同帶領社區婦女,培力編織與手染技術,開發文創商品,提昇社區經濟效益。如今的大竹社區已為每個窗戶換上新裝,讓陽光穿透充滿大地風情、紅花新意的手染窗簾,映照在社區長輩笑盈盈的臉龐上。 \n \n 黃素芳說,每到周六,大竹社區熱鬧滾滾,從來都不會拿棒針的志工媽媽,現在已能於1小時內鉤出1至2片菜瓜布;他們也培養在地志工李昱翰、蔡有程、賴淳信等國、高中生,利用假期時間主動來到社區做志工。其中,平日喜好打棒球鍛鍊強壯體魄的李昱翰,在大竹社區的婦女培力課程中,向黃素芳學習棒針編織,輕鬆學會,現在已是社區媽媽心中的好「棒棒」志工。他還將在社區做志工獲得的成就,感寫在自己的臉書中,並歡迎大家下周日到林初埤木棉花道來,他要以年輕的在地人視野,向大家介紹美麗的白河家鄉。 \n \n 南商資訊志工隊與白河大竹社區合作,於4月5日、4月12日辦理「2017白河迎夏の初體驗文創小旅行」,除帶領民眾懷抱美的初心暢遊林初埤木棉花道外,台南市農村再生營造協會理事長吳長庚也將於4月12日在木棉花道提供專業導覽,指導南商資訊志工隊學生如何推廣社區景觀、開發農鄉觀光、尋覓白河社區美麗花蹤;另於3月19日、3月25至26日還將安排將軍山食農教育體驗、烤披薩、賞木棉、木棉花下餐桌特色活動,為遊客帶來台南白河文創旅行深度體驗,歡迎民眾向「稻荷咖工作坊粉絲專頁」報名。

  • 從異域到台灣 4國9族一家親

    從異域到台灣 4國9族一家親

     五十年前滇緬義胞撤軍來台的軍眷,在台灣業已繁衍第三代,屏東縣里港鄉信國社區就有四國九族共同生活;經過半個世紀,大夥早已族群大融和,跳著雲南少數民族的舞蹈,吃著各自家鄉特色餐飲。在這裡,他們是滇緬九族文化村。 \n 里港鄉信國社區有中、緬、寮、泰等四國人,還有傣、哈尼、拉祜、布朗、傈僳、景頗、苗、佤、瑤等九個少數民族,剛開始是六百多名軍眷一起生活,隨後逐漸與在地台灣人通婚,也有泰國新娘嫁入,現在繁衍到第三代,已有上千人,連他們自己都說,「這裡沒有純種的少數民族了」。 \n 四十一歲的譚春香,父親是雲南人、母親是傣族,他在信國社區出生,身為舞蹈老師的她,為了把雲南的傳統文化帶進台灣,還特地去雲南取經,學會雲南「嘎咉舞」,在信國社區教婆婆媽媽跳這種舞蹈。 \n 大陸河南省的段麗英嫁到台灣後,才跟婆婆莊美秀一起接觸到雲南舞蹈;廣西柳州羅玉香的媽媽是傣族人,學了一手家鄉菜,利用特有香料烹煮風味美食,在社區形成特色。 \n 里港信國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梁宏才說,五十年前滇緬撤軍來台,信國社區分配給軍官退伍的家庭,南投清境是三口以下軍官,在高雄的精忠、成功社區,分別安置單身軍官及遺眷;在這裡,他們走過異域擁抱台灣五十年,「大家都是台灣人了」。 \n 在社區的滇緬邊區反共救國軍及其後裔,迄今仍保有傳統的民俗風情,尤其原汁原味的雲南美食,居民組成的里港鄉滇緬民俗文化協會計畫加以推廣,要打造成台灣第一的滇緬美食文化村。

  • 圖解雲南18怪 梁宏才不忘本

     屏東縣里港鄉土庫村信國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梁宏才,十一歲跟隨加入反共救國軍的父親來台,卻在在台灣肩負起傳承滇緬文化使命;他收集舊照片,發展少數民族民俗、服飾、歌舞及飲食,還把「雲南十八怪」漆畫在矮牆上,期待後代子孫了解雲南特殊的文化特色。 \n 梁宏才的父親梁榮是廣西人,在二次大戰後,隨部隊移防到雲南娶了傣族女子,在他三、四個月大時,國共內戰爆發,部隊敗走金三角;他父親當時是反共救國軍第四軍第五師副師長,四十九年部隊遭襲擊、眷屬被俘,在雲南關了一個多月後,被送到緬甸猛馬;當時父親身在泰國,想盡辦法將全家人接到泰國。 \n 五十年間在政府安排下,軍眷們撤到台灣。梁宏才說,轉眼來台已經五十年,位於荖濃溪北岸的信國社區,住著從滇緬邊荒金三角遷移來台的國軍部隊及眷屬;當年開荒墾地的血汗故事,隨著第一代凋零逐漸被遺忘,但當地仍保留諸多異域的風俗民情,他不願歷史就這樣消失,正積極拼湊這段文化拼圖供後代瀏覽。 \n 梁宏才把雲南十八種奇怪的生活習俗、俚語,用圖畫表現出來,成為社區最醒目的妝扮,如「雞蛋用草串著賣」、「螞蚱能做下酒菜」、「袖珍小馬有能耐」、「三隻蚊子炒盤菜」等,這些俚語民俗,都是他小時候深印在腦海中的話語,在老一輩的口述傳承下,成為社區獨有的文化印記。 \n 梁宏才說,「三隻蚊子炒盤菜」並不是真拿蚊子來做菜,而是形容雲南當地的蚊子真大,大到什麼程度,三隻就夠炒盤菜,但究竟多大?就自己想像囉!

  • 范國振捍衛家園 抗爭10年

    當住家環境產生劇變、治安急遽敗壞時,大多數人只會消極地不聽、不看、不批評或甚至搬家。但已退休的深圳市民范國振,卻是默默地聯合10多位鄰居,開始寫信給市長、書記、相關主管機關要求改善,更不畏強權,以10年的歲月,與物業管理單位抗爭、寫訴願書、打了20場官司,終於還給1140戶居民一個乾淨、安全的生活。 \n還沒退休前,范國振在德國KARCHER(深圳)公司任職經理、高級工程師,也是當地有名的國際機電招標採購專家。南天一花園小區開始興建時,因為是位於市中心的純住宅區,有綠地、7000多平方公尺開放空間,還有物業管理公司負責社區管理,生活機能不錯,所以他才買下一幢兩層樓的複合式公寓。 \n但好景不常,由於開發商與物業管理公司同屬深圳城建集團,管理強勢而混亂。據《南方都市報》報導,當時物業管理公司將社區開放空間規畫為商業店舖、倉庫,西北側3000平方公尺的綠化預定地也被侵占,用作餐飲、停車;社區規畫的2棟公用管理辦公室,則被開發商改造後,對外出租,出入分子複雜,還有色情行業入住,環境變得髒亂不堪、治安也亮起紅燈,甚至還有住戶管理委員會的成員被打,警告大家不准多事,讓范國振再也無法沉默,以實際行動維護自己與所有住戶的權益。 \n物業惡搞 環境劣化 \n范國振回憶說,「10年前,物業公司把公共區域改為108個小店面,每個店面租金3000多元(人民幣,下同),光是色情髮廊就有28家,以每家平均5個女孩子駐店來算,就有100多個女孩每天化著濃妝、像鬼一樣在這裡遊蕩,社區門戶大開,香港人和台灣人紛紛聞風而來買春。預定的公園綠化用地,則成了一條小吃街,每天炊煙滾滾、老鼠遍地跑。」也因為門戶大開,歹徒隨之入侵,有住戶即因為家中遭竊,失望地舉家遷離。 \n當時已63歲的范國振,住在當地11年,從來沒有抱怨什麼,直到2000年開發商變本加厲,打算在綠化用地上進一步興建新的綜合大樓,實現「利潤最大化」的想法時,妻兒已經移民美國、獨居的他終於打破沉默,寫了一封信給當時的深圳市長于幼軍、書記張高麗,提出恢復規畫綠化用地的訴求,然後就搬了一張桌子坐在社區裡,邀請其他住戶在信上 簽名連署。 \n官方回應 住戶覺醒 \n因為范國振平時獨來獨往,不太與鄰居打交道,加上民眾還沒有維護權益的概念,所以對他的請願行動沒反應,1140戶住戶中,只有數十人簽名。 \n令人意外的是,由范國振起草的聯名信很快得到市政府的批復,深圳市國土局立刻要求開發商城建集團中止興建綜合大樓的計畫,並將綠化用地恢復原有用途;然而城建集團沒有立刻執行國土局的函令,而是採取「拖」字訣,不理會。 \n經過這件事,住戶開始覺醒,發現「行動就會改變,團結就是力量」,於是集合起來,對抗城建集團與物業管理公司的違法行為。財大勢大的建設公司當然無法容忍小住戶們的行為,採取各種阻擾行動,從要求保安人員阻止住戶開會、發傳單,到毆打住戶委員會成員、把范國振家的鑰匙孔塞住,讓他進不了家門等;但這些行為卻反而激起范國振的鬥志,他辭去高薪工作,專心推動綠化用地的恢復和業主委員會的成立。 \n遠在美國的范太太得到這個消息後,打越洋電話給他,劈頭就罵:「老頭,你犯神經病!」但他沒因此放棄,反而在2000年11月成立南天一花園業委會,並被推舉為首屆主任,後來更連任4屆, \n堅持理性 建商低頭 \n在范國振與建商抗爭,向政府訴願的10年間,他據理力爭,卻使用「因勢利導」的理性策略,從不使用激烈的動作,甚至連標語都不曾貼過。 \n例如要回南天一花園的公共空間與配套公用管理用房時,他提出「私有產權合法權益應得到保護」的觀念,2002年趁著中央官員視察深圳、市政府大力取締違建的機會,組織住戶提起行政訴訟,依循法律途徑追討產權,還聯絡當地媒體介入調查,輿論與法律雙管齊下,2002年11月,國土部門終於拆除南天一花園的「毒瘤」店舖。 \n但在更換物業管理公司時,負責人把社區109萬元維修基金捲走,范國振又開始追討基金的漫長訴訟,直至2008年才有結果,不過2間公用辦公室的產權和多年出租所得,迄今仍未追回。 \n挖清毒瘤 房價翻倍 \n現在的南天一花園與10年前早已不同,曾經因為不滿環境與治安而搬走的住戶又搬回來了,令住戶們更開心的是,當年房價不斷下跌的情況已經改觀,反而翻漲數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