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倉鴞的搜尋結果,共04

  • 公倉鴞突下蛋低頭猛盯懷疑鳥生 保育員也嚇到關門冷靜

    公倉鴞突下蛋低頭猛盯懷疑鳥生 保育員也嚇到關門冷靜

    日本動物園有一隻漂亮的倉鴞,去年園方透過血液檢查判定牠為「雄性」,然而日前這隻公倉鴞卻突然下了一顆蛋,讓巡房檢查的保育員嚇了一大跳,立刻關上門冷靜,懷疑是自己看錯了,而「當事鳥」對於眼前的景象似乎也非常不解,猛盯著自己下的蛋,整張臉都寫滿了問號。

  • 軟萌貓頭鷹一摸頭「瞬間回彈」激似甜點舒芙蕾

    軟萌貓頭鷹一摸頭「瞬間回彈」激似甜點舒芙蕾

    貓頭鷹經常在動畫中以聰明學者的形象出現,在小說《哈利波特》裡面,更是擔任使命必達的傳信者,但現實生活中的貓頭鷹真的有這麼聰明嗎?日本一名網友日前分享了貓頭鷹倉鴞的軟萌影片,沒想到手指輕觸牠的頭部,毛髮竟然隨之下陷又瞬間回彈,蓬鬆柔軟的模樣讓網友驚呼「倉鴞的頭根本就是起司蛋糕舒芙蕾!」 \n日本網友日前在推特帳號「@_ukai_」分享輕觸倉鴞頭部的觸感,畫面中可見,當原PO的手指輕觸倉鴞頭部時,倉鴞的羽毛立刻下陷,待手指抬起來後,倉鴞頭部上的羽毛也立刻回彈,蓬鬆柔軟的模樣出乎眾人意料,畫面流出後短短5天就吸引逾165萬國內外網友關注。 \n不少網友紛紛留言直呼「蓬鬆可愛+1」、「原來是舒芙蕾啊!還以為是貓頭鷹呢」、「這是一個間諜杯子蛋糕」、「其實是假扮貓頭鷹的草菇」、「可惡!突然想吃起司蛋糕了」、「在看到腳之前,我認真以為,這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大的烤棉花糖」。

  • 這個大眼生物是外星人嗎?

    這個大眼生物是外星人嗎?

    在Twitter上曾流傳一個短片,有人在廢棄倉庫的天花板上發現兩個有著一對長腿、全身白、睜著一對大眼的生物,它們站立的樣子有點像人型,他們是幽靈?還是外星人? \n \n大眾科學(Popular Mechanics)報導,這兩隻生物確實是地球的,牠們是有「暗夜飛行精靈」的貓頭鷹,只是還沒有長大,處在青少年階段的貓頭鷹。 \n \n這段影片最早是2017年在網上流傳的,來源據說是印度東南部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首府維沙卡帕特南(Visakhapatnam)的一個地點,建築工人在整修縠倉時偶然發現了兩隻貓頭鷹,由於牠們不怕人,所以就拿手機來拍攝了,並且在網路流傳,稍微惡作劇的下了一個標題「這是外星人嗎」,因而引發各種討論。 \n \n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鳥類學實驗室的鳥類學家凱文·麥高文(Kevin McGowan)表示,這兩隻未成熟的穀倉貓頭鷹(倉鴞),看起來確實是地球上最怪異的生物,但是當牠們長大了,一切就不同了。 \n \n但是,是什麼原因讓這些小貓頭鷹看起來那麼古怪? 麥高文解釋說,其實只因為我們很少看到貓頭鷹的小時候。 \n \n首先,是它們身上的絨毛,成熟的貓頭鷹身上是我們常見的羽毛,而且毛色多權,然而這些小貓頭鷹身上只有絨毛,使它們看起來很白。鳥類小時候主要先成長肌肉與身體的其他部分,此時的體毛只負責保暖,成長到一定階段,才投入精力來形成眾所周知的羽毛輪廓。 \n \n另外牠們的臉也很怪異,貓頭鷹與多數鳥類最大的不同就是臉,多數鳥類的雙眼是長在側邊,但是但貓頭鷹的眼睛幾乎都是朝前的,使它們的臉部看起來相當特別,也是它們被稱為貓頭鷹原因。 \n \n貓頭鷹的眼睛也講述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進化故事,貓頭鷹為了增加夜間視覺的立體感,所以眼睛朝前演化,但它們也維持其他方向的偵測,因此牠們的脖子可以轉270度,直接轉向後方,以查覺後方的可能危險。 \n \n另外容易令人警訝的是大長腿,使牠們看起來身型比例很修長,如同類人生物。麥高文:「貓頭鷹的腿確實很長,只是當貓頭鷹棲息在樹枝上,我們不容易看出來而已。」 \n \n \n麥高文說,有證據表明,我們最早的幽靈故事,可能真的是受到倉鴞這種「沉默的飛行者」的啟發。眾所周知,有著明亮白色肚子的穀倉貓頭鷹,擅長在空中默默地騰飛,它們拍打翅膀飛行,卻幾乎沒有聲音。想像一下,看到他們的大眼睛和寬廣的白色羽毛,從漆黑的穀倉或墓地中飛出時,有些人被嚇到心理是什麼感覺了。 \n \n倉鴞是全世界分布最廣的貓頭鷹,在七大洲中,有六大洲都有分布,牠們喜歡躲藏在穀倉和其他廢棄建築物中,通常補獵老鼠和其他囓齒動物,對生態相當有益,不過叫叫聲相當刺耳,所以有些人嫌吵,會選擇趕走牠們。 \n \n但是牠們不是外星人,也不是幽靈,牠們是我們的朋友。

  • 瀕絕動物 誤吃毒鼠 慘遭滅門

     電影《哈利波特》裡頭會送信的貓頭鷹,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台灣也有一種特殊的貓頭鷹,牠不住在樹上,喜歡待在丘陵草生地築巢,牠的名字叫草鴞,全台僅存不到五十隻,亟待政府積極保育。 \n 高雄市野鳥學會總幹事林昆海表示,近年因為棲地破壞,及全國滅鼠周的推廣,導致草鴞誤食毒鼠身亡,也深受鳥網、捕獸夾等陷阱威脅,草鴞數量越來越稀少;五年前,農委會林務局修訂《野生動物保育法》,將草鴞提升至一級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 \n 林昆海指出,草鴞主食以鼠類為主,根據學者研究,草鴞的繁殖期從每年十月至十一月開始,剛好跟每年全國滅鼠周「同步」,農民在田間施撒老鼠藥,間接導致草鴞吃了毒鼠「中毒身亡」,全家慘遭滅門。 \n 前高雄鳥會理事長林世忠說,兩年前林務局舉辦「草鴞保育論壇」,決議保育草鴞必須從改善滅鼠藥政策下手,也和農委會防檢局及高雄市農業局達成共識,公有地暫不投藥。 \n 環保署同意發送滅鼠藥時,將避開草鴞的繁殖期,高雄市農業局也允諾減少老鼠藥施放量。高雄鳥會更希望政府借鏡國外飼養倉鴞來捕鼠的生態防治法,取代滅鼠藥的發放。 \n 既然草鴞瀕危,為什麼不把中寮山草鴞巢區列為野生動物保護區?林昆海說,中寮山多為私有地,若要畫設成為保護區有一定的難度。當地人表示,已有財團建商看上這塊土地,想打造成旗山新市鎮;鳥會相當擔憂,若開發成住宅區,草鴞棲息地勢必遭到嚴重破壞,不僅十年來保育心血付之一炬,草鴞恐步上台灣雲豹滅絕的後塵。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