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個人專機的搜尋結果,共12

  • 印度撤僑包機啟程 將接180名國人回家

    印度撤僑包機啟程 將接180名國人回家

    印度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宣布延長鎖國時間至5月3日,因應旅居印度與南亞國家民眾期盼回台的意願,外交部已經協調華航安排班機載運國人,中華航空公司4日派遣1架專機,起飛前往印度德里,接回180名國人,預計在5日凌晨抵達桃園機場。

  • 黃暐瀚:現在是對抗病毒 非病人

    黃暐瀚:現在是對抗病毒 非病人

    對於「武漢專機」議題,在網路上被罵「人渣」的政治評論家黃暐瀚,今(10)日在臉書一一回應爭議。 \n \n首先他說,有「三個如果」,如果都是真的,不要說網友怒,他也怒、也會開罵! \n這3個如果分別是: \n \n如果「武漢專機」,真的把血友病童排擠,拉下了名單,換不要緊的人上飛機。 \n如果「武漢專機」,裡頭只有5、60人符合優先要件,其餘都是混進來的。 \n如果「武漢專機」,被刻意偷塞了1位「確診病人」,要把病毒送來台灣,木馬屠城。 \n \n黃暐瀚分析: \n \n第1個如果:是否真的把血友病童排擠? \n \n黃暐瀚指出,這位血友病童,14歲,住高雄。 \n \n爸爸台灣人,媽媽湖北人,一月19跟著媽媽去湖北荊門探親(應該是見外公外婆),1月23武漢封城,1月24荊門管制,他的用藥只能用到2月8日,急著回來。 \n \n病童母親說,荊門到武漢需要申請(距離250公里),趕不上第一班專機,所以打算搭「第二班」,但後來第二班遲遲開不出,眼看藥快用完了,急得要命。 \n \n2月9日晚間,當地台商會長排除萬難,把藥品送到母親手上,暫時解決燃眉之急。 \n \n黃暐瀚質疑,這樣還能說,害血友病童「不能回台灣」是被第一波班機的247人排擠嗎?網路上說的好像他到機場候機,卻被特權取代登機一樣! \n \n第2個如果:「武漢專機」裡頭只有5、60個人符合優先要件,其餘都是混進來的。 \n \n黃暐瀚引陳亭妃臉書說,「傻眼至極!真的太誇張了!...首批回台的班機上,竟然有大概有180位左右,將近7成的乘客都是非屬老弱、慢性病需要醫療資源者及短期滯留的國人!」 \n \n黃暐瀚引述大陸網友的留言:「247名旅客中,未滿18歲的少年兒童61人,60歲以上老人24人,已知慢性病患者13人,這是國台辦公佈的資料」「所謂確診病例,國台辦也去電話詢問患者當事人,答覆是無任何症狀,無確診通知書」。 \n \n黃暐瀚認為,到底「臨時滯留」、「未滿18歲」跟「60歲以上」各自多少人?持中華民國護照幾人?陸配幾人?陸委會其實可以明說,這與「個資法」無關,說開了,才能明白。 \n \n最後,第3個如果,就是武漢班機上那一位確診病例,他到底是誰?還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人?所謂「被偷塞進來」、「名單外的人」到底實情如何?社會如果能清楚知道他的登機過程跟身份背景,紛爭爭吵,自然會減少。 \n \n黃暐瀚強調,現在是在對抗「病毒」,不是在對抗「病人」。

  • 遭批人渣 黃暐瀚回應「3個如果」

    遭批人渣 黃暐瀚回應「3個如果」

    對於「武漢專機」議題,在網路上被罵「人渣」的政治評論家黃暐瀚,今(10)日在臉書一一回應爭議。 \n \n首先他說,有「三個如果」,如果都是真的,不要說網友怒,他也怒、也會開罵! \n這3個如果分別是: \n \n如果「武漢專機」,真的把血友病童排擠,拉下了名單,換不要緊的人上飛機。 \n如果「武漢專機」,裡頭只有5、60人符合優先要件,其餘都是混進來的。 \n如果「武漢專機」,被刻意偷塞了1位「確診病人」,要把病毒送來台灣,木馬屠城。 \n \n黃暐瀚分析: \n \n第1個如果:是否真的把血友病童排擠? \n \n黃暐瀚指出,這位血友病童,14歲,住高雄。 \n \n爸爸台灣人,媽媽湖北人,一月19跟著媽媽去湖北荊門探親(應該是見外公外婆),1月23武漢封城,1月24荊門管制,他的用藥只能用到2月8日,急著回來。 \n \n病童母親說,荊門到武漢需要申請(距離250公里),趕不上第一班專機,所以打算搭「第二班」,但後來第二班遲遲開不出,眼看藥快用完了,急得要命。 \n \n2月9日晚間,當地台商會長排除萬難,把藥品送到母親手上,暫時解決燃眉之急。 \n \n黃暐瀚質疑,這樣還能說,害血友病童「不能回台灣」是被第一波班機的247人排擠嗎?網路上說的好像他到機場候機,卻被特權取代登機一樣! \n \n第2個如果:「武漢專機」裡頭只有5、60個人符合優先要件,其餘都是混進來的。 \n \n黃暐瀚引陳亭妃臉書說,「傻眼至極!真的太誇張了!...首批回台的班機上,竟然有大概有180位左右,將近7成的乘客都是非屬老弱、慢性病需要醫療資源者及短期滯留的國人!」 \n \n黃暐瀚引述大陸網友的留言:「247名旅客中,未滿18歲的少年兒童61人,60歲以上老人24人,已知慢性病患者13人,這是國台辦公佈的資料」「所謂確診病例,國台辦也去電話詢問患者當事人,答覆是無任何症狀,無確診通知書」。 \n \n黃暐瀚認為,到底「臨時滯留」、「未滿18歲」跟「60歲以上」各自多少人?持中華民國護照幾人?陸配幾人?陸委會其實可以明說,這與「個資法」無關,說開了,才能明白。 \n \n最後,第3個如果,就是武漢班機上那一位確診病例,他到底是誰?還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人?所謂「被偷塞進來」、「名單外的人」到底實情如何?社會如果能清楚知道他的登機過程跟身份背景,紛爭爭吵,自然會減少。 \n \n黃暐瀚強調,現在是在對抗「病毒」,不是在對抗「病人」。

  • 臉書執行長祖克伯去年安全支出逼近900萬美元

    臉書執行長祖克伯2017年只領取象徵性1美元年薪,但保護祖克伯個人安全和使用私人專機等支出年增逾50%,逼近900萬美元。 \n \n 據臉書呈交主管機關的文件顯示,祖克伯去年的「其他薪酬」年增53%,由2016年的580萬美元增加至890萬美元。祖克伯去年只支領1美元年薪,沒有紅利或是股票獎勵。他握有價值約660億美元的臉書股票。 \n \n 祖克伯2017年的其他薪酬包含730萬美元的維護個人安全支出,涵蓋在家和旅行安全,金額高於2016年的480萬美元。還有一筆150萬美元「個人使用私人專機相關成本」,金額較2016年激增75%。

  • 馬英九15日訪問馬國 去回搭華航

    前總統馬英九辦公室今天表示,馬英九明天應邀前往馬來西亞發表專題演講,主辦單位原邀請馬英九搭乘其私人專機前往,但因專機準備不及,馬英九去回都是搭乘中華航空公司班機。 \n 媒體報導,馬英九原本將搭乘華航班機前往馬來西亞,但為示禮遇,主辦單位將派專機來台接待馬英九訪問團一行。 \n 馬英九辦公室中午發布新聞稿指出,馬英九訪問團原本即規劃搭乘華航班機來回,但主辦單位、「世界華人經濟峰會」創始人李金友於8日來台拜會馬英九時,邀請馬英九搭乘其私人專機前往馬國,以示個人及「世界華人經濟峰會」對中華民國卸任元首的禮遇和尊重。馬英九認為這是對中華民國的禮遇和重視,因此同意搭乘專機前往。 \n 不過,馬英九辦公室表示,昨晚李金友方面通知,因專機準備不及,為免影響行程,訪問團仍按原定計畫,搭乘華航班機前往馬來西亞。李金友方面也為此特向馬英九及訪問團表示歉意。 \n 馬英九辦公室指出,馬英九抵達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後,將前往新山南方大學學院演講,16日前往檳城參訪國父孫中山先生的相關歷史足跡地點,傍晚再前往麻六甲準備出席17日的峰會演講,18日一早返台。 \n 馬英九辦公室說,由於馬國幅員遼闊,李金友仍會提供其私人專機接送馬英九訪問團在馬國境內行程,以示其個人對中華民國卸任元首訪問團的禮遇。 \n 馬英九辦公室表示,馬英九此行以中華民國卸任元首身分前往馬來西亞訪問,一方面宣揚中華文化,一方面說明中華民國政府力推的新南向政策,向總統府提出境申請時皆已說明,與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政策無關,請若干媒體不要錯誤解讀。1051114 \n

  • 威脅總統專機有炸彈 華航空少遭判3月徒刑緩刑2年

    華航空少黃致豪6月間為表達力挺工會罷工,在總統蔡英文出訪前夕,透過公用電話向新北市警局勤務中心謊報「總統專機上面有炸彈!」新北地院因黃男並沒有判決有罪確定前科,今依《民用航空法》散布危害飛航安全不實訊息罪判黃男3月徒刑,得易科罰金9萬元,緩刑2年,但須支付公庫10萬元。 \n \n判決指出,43歲的黃致豪為支持華航空服員罷工,表達個人對華航抗議立場,6月24日在總統蔡英文搭乘華航專機出訪友邦起飛前夕,在上午8點多駕駛賓士轎車到新莊區某超商購買電話卡後,再用超商外的公用電話打110報案,並謊稱「總統專機上面有炸彈!」後隨即掛上電話。 \n \n新北市警局勤務指揮中心獲報後立刻通報國安單位,國安人員、華航也檢查總統專機並證實是假消息後,總統專機也準時起飛出訪。檢警循線逮獲黃男。 \n \n黃致豪到案後坦承犯行,供稱只是想要表達空服員很辛苦,才惡作劇謊報總統專機有炸彈。 \n \n承審法官認為,黃男身為空服員,應對飛航安全要求比一般民眾更高,卻偏激散布危害飛航安全訊息來表達不滿,影響機場、飛機安全及秩序,造成搭機乘客無形恐懼,但考量他並無判決有罪確定前科且已認罪,因此給予2年緩刑。

  • 凸顯華航罷工 小英專機 空少放「詐」彈

    凸顯華航罷工 小英專機 空少放「詐」彈

     華航資深空少黃致豪,24日在蔡英文總統出訪專機起飛前半小時,撥打110謊稱「總統專機有炸彈」,國安局人員加強安檢確認沒有爆裂物,才讓總統登機。檢警25日下午逮捕黃致豪,他坦承電話是他打的,要「表達空服員很辛苦」。新北地檢署訊後以無羈押、交保必要,諭令限制住居。 \n 資深空少 傷害前科 \n 42歲,有傷害、妨害自由前科的華航空少黃致豪。24日早上從新北市新莊住處開賓士車至化成路,停車後步行到100公尺外的超商購買電話卡。早上8時25分、總統專機起飛前約半小時,他在超商外的公用電話撥打110報案。 \n 黃男在電話中稱:「總統專機有放炸彈」,警方問他是從何得知這項消息,他立刻掛上電話後離開。 \n 新北市警方據報馬上通報國安單位,雖然國安局在出訪前即做好安檢,但仍不敢大意,調派大批人馬登機檢查,確認無任何爆裂物後,才讓總統登機。 \n 警方根據通聯紀錄,先找到發送「詐彈」的公共電話,然後調閱沿途監視器,發現一名身高約180公分,頭戴鴨舌帽、口罩,穿著黑衣、黑褲、黑色夾腳拖的男子,案發時曾撥打電話。 \n 次日逮捕 檢警偵辦 \n 警方根據車籍資料,查出車主為華航空少黃致豪,聲請拘票於25日下午在黃男住家樓下將他逮捕,並在他的賓士車裡起出作案時穿戴的黑色帽子、口罩及電話卡等證物。 \n 黃男落網後,警訊時保持沉默拒絕配合,警方依公共危險、民用航空法移送新北地檢署偵辦,到地檢署後,黃男才承認「電話就是我打的」,說到激動處還眼眶泛紅,供稱犯案動機是為凸顯華航罷工問題,想要表達空服員很辛苦,事後感到後悔。檢察官諭令他限制住居。 \n 工會成員 個人行為 \n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詐彈客在前一天先向媒體爆料,國安單位隨即掌握訊息,由於專機全程有人輪守,檢查後,很快就確認安全沒有問題,仍照既定行程起飛,總統也知道這件事。 \n 針對黃致豪案,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祕書長林佳瑋提3點說明,一、工會不鼓勵這樣的行為;二、罷工宣言有提及讓總統專機平安飛出去;三、這是會員個人行為跟工會無關。 \n 林佳瑋表示,黃致豪是工會成員,對會務運作相當熱心,常主動參加並幫忙會務活動,但因罷工時並未點名,故難確認黃是否在罷工行列中。也有工會成員對黃致豪印象特別,因為他在工會活動期間,發言 內容比較「另類」。

  • 會員涉恐嚇專機 華航空服員工會澄清

    黃姓男子疑涉恐嚇總統專機遭逮捕,以中華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空服員為主的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林佳瑋今天說,黃姓男子雖為會員,但工會不知也不鼓勵他做這件事。 \n 黃姓男子涉嫌在新北市新莊區一家超商旁,使用公用電話卡向警方報案,指稱總統專機有炸彈後即掛電話。警方循線逮捕,進一步偵辦動機。 \n 林佳瑋晚間受訪表示,不知道也不鼓勵黃姓男子做這件事,這違背空服員專業,且工會絕對沒有要擋總統專機的意思,更不會叫會員做這件事。 \n 林佳瑋說,黃姓男子打恐嚇電話是個人行為,和工會無關,工會也不知道有這件事,且罷工宣言中曾強調,會讓總統專機平安飛出。1050629 \n

  • 前拳王梅威瑟專機旅遊炫富

    愛出風頭的前拳王梅威瑟又在炫富了!他在個人社交網站上表示,與20位好友專機出遊,不但包了一台專機放行李外,還住在一晚2萬美元的高檔飯店。有錢人真好! \n \n梅威瑟去年9月以職業生涯49戰全勝的姿態退休,總計賺進超過10億美元,他曾誇出豪語說即便每天躺著睡覺,每個月都有幾百萬美元收入。 \n \n此次梅威瑟和多位好友搭乘他自己的飛機出遊,前後飛到巴黎、杜拜,目前正在馬爾地夫曬太陽。梅威瑟表示,早上起床就能看到海灘,眼前的景象都是真的,但這是每晚2萬美元換來的。

  • 墨國選總統 鉅額現鈔滿天飛

     墨西哥總統選舉進入熱身階段,聯邦警察日前在一架州政府專機抄出來路不明且目的成謎的鉅額現金,掀起大選年最新獻金風波。 \n 托魯卡市機場聯邦警察上月廿九日對一架由韋拉克魯茲州飛抵的公務專機進行例行檢查,從兩名公務員的公文箱和背包中抄出二千五百萬比索(約一百九十萬美元)捆紮整齊的現款。由於兩人無法交代鉅款來源及用途而被短暫拘留,鉅款則被沒收。 \n 韋拉克魯茲州財務長魯易茲解釋,這筆錢用於支付「聖燭節」及嘉年華會活動的承包商,由於時間急迫因此以現金支付,但無法解釋為何選擇遠比電匯慢的專機運送,愈描愈黑。 \n 聯邦公共信息和個人資訊研究所(INFODF)顧問格雷羅指出,這只是眾多官方不透明交易的一個例子,鉅款來源無法排除貪腐嫌疑。由於本案發生在總統大選熱身之際,而韋拉克魯茲州更是毒梟主要地盤,從而引發各界揣測和政黨口水戰。 \n 執政黨「國家行動黨」和在野的「民主革命黨」指出,專機在托魯卡市降落,該地正是民調遙遙領先的「革命憲政黨」總統候選人培尼亞總部所在,因此懷疑該筆鉅款被用來支付培尼亞的競選文宣。

  • 兩岸史話-中共建政後的千古疑案

     一向主張「宜將剩勇追窮寇」的毛澤東為何刻意放林彪一馬呢? \n 據吳法憲回憶指出,256號專機強行起飛後,周恩來交待他注意專機的航向及降落地點,都要及時報告,周恩來準備去和林彪談話。吳法憲在西郊機場的雷達幕前密切注意專機的動向,並隨時向周恩來報告。吳法憲指出,專機一開始向西飛,然後慢慢轉彎向北飛去。關於專機航向的變化,吳法憲與康庭梓兩人的說法不謀而合。當時,吳法憲下令胡萍不停地向專機喊話,命令潘景寅飛回北京,然潘景寅均未回答。這些情況,吳法憲均及時報告周恩來。 \n 當專機飛到內蒙古赤峰附近時,此地附近駐有殲擊機部隊,吳法憲請示周恩來是否將專機攔截回來,周恩來表示要請示毛澤東。此一期間,周恩來已趕到毛澤東在中南海的住處,據汪東興的回憶,周恩來、張耀祠和他才向毛澤東報告林彪出走一事。汪東興所言並非事實,本文前述分析已指出,從北戴河出現異狀,張耀祠、汪東興,甚至周恩來獲報後,不可能不報告毛澤東,並請示毛澤東。 \n 為何放林彪一馬 \n 事實上,周恩來趕往中南海面報毛澤東後,毛澤東即祕密轉移到人民大會堂東側的118室。吳法憲打電話請示周恩來時,毛已在人民大會堂。值得注意的是,吳法憲請示是否要派殲擊機攔截專機時,周恩來請示毛澤東的結果是不同意。試問毛澤東為何不下令吳法憲派殲擊機攔截,迫使專機降落在大陸境內的機場呢?事後不久,周恩來在廣州軍區報告時,針對他當時沒有下令打掉林彪座機時說:「林彪是黨中央副主席、軍隊的副統帥,我僅是一個政治局常委,在軍隊中又沒有掛職,怎能命令部隊打掉黨章規定的接班人?如果命令部隊把林彪打下來,怎麼向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交待呢?」周恩來的話似是而非,當時吳法憲僅請示是否要派殲擊機攔截,他並未主張下令殲擊機或地空導彈擊落專機,並不存在「打下來」問題。 \n 關鍵在於毛澤東的態度,毛當時說:「林彪還是我們黨中央的副主席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要阻攔,讓他飛吧。」一向主張「宜將剩勇追窮寇」的毛澤東為何刻意放林彪一馬呢?難道說林彪搭機出走正中毛澤東的下懷嗎?9月13日凌晨1時50分,在沒有任何殲擊機的攔截下,專機飛入外蒙古。吳法憲的回憶指出,當時專機飛行高度是3000米左右。近30年後,來自外蒙古的消息也證實這架專機係採取低空飛行的方式,飛越中蒙邊界。由於這架專機強行起飛後,均採低空飛行,耗油量每小時5噸,在飛入外蒙古境內後,剩餘油量根本無法飛到西伯利亞的伊爾庫茨克,這架專機如無法在外蒙古境內找到機場降落的話,只有緊急迫降在月黑風高的荒漠,在專機缺乏副駕駛員、領航員及通訊員的情況下,已註定悲劇性的結局。 \n 256號專機飛越中蒙邊界上空後,吳法憲隨即報告周恩來。不久,周恩來來電話指示吳法憲:「絕不准有任何飛機到北京,如果有飛機飛到北京來,你我都要掉腦袋。」吳法憲立刻下令北京軍區空軍司令員李際泰,傳達了周恩來的命令,同時又當面向時念堂作了交待。周恩來又下達了全國的禁航令,命令全國的飛機一律不准起飛,如果要起飛,必須要有毛澤東、周恩來、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五人的聯合命令。 \n 墜機事件之疑點 \n 不久,周恩來指派8431部隊政委楊德中(1923-)趕到西郊機場,吳法憲知道這是不信任他的安排。凌晨3時多,時念堂又接到沙河機場203團團長劉景祥的電話,有幾個人要飛機,時念堂立刻指示不准飛機起飛,然1架編號3685號直升機已起飛往西北方向飛去。時念堂隨即報告吳法憲,當時吳法憲氣急敗壞,罵聲連天。吳法憲立即報告周恩來,並下令張家口的殲擊機起飛攔截,一旦這架直升機外逃時,就加以擊落。在這架直升機上有林立果的死黨──周宇馳、于新野及李偉信,然直升機駕駛員陳修文(?-1971)發覺情況有異,機警地將這架直升機轉向飛回,但被周宇馳識破而遭到槍殺,直升機迫降在懷柔縣,周宇馳、于新野開槍自殺,李偉信則被擒獲。 \n 至於256號專機在飛入外蒙古境內後,於凌晨2時30分前後在溫都爾汗附近失事墜毀,機上9個人全部身亡。256號專機自山海關機場強行起飛時,油箱內僅存餘油12噸半,每小時耗油量至多5噸,經過2個小時的飛行後,還有2噸半油。 \n 康庭梓研判,由於256號專機飛行的高度及速度均不穩定,潘景寅在無副駕駛員的協同操作下,已無法準確估算出準確的油量消耗數據。再加上,專機上的4個油表的指示數據,可能也無法顯示出確切的剩油數量,一旦總油量少到一定的程度時,提示油量過少的警示燈就會開始閃亮。在油量即將告罄,且無領航員、通訊員的情況下,潘景寅根本無法瞭解本身的方位,也無法聯繫地面機場,他唯有孤軍奮戰,利用僅存的一點油量,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可以迫降的場地。 \n 康庭梓認為,256號專機迫降在蘇布拉嘎盆地,應是出自潘景寅刻意的選擇。此一盆地的蒙古語就是「梯形」的意思,這是一塊不太規則的長方形丘陵間盆地,南北長3000多米,東西寬約800米,地勢比較平坦。潘景寅選擇由北向南降落,這個方向剛好與蘇布拉嘎盆地的南北走向是一致的。那麼,256號專機係由南向北飛,為何改變航向由北向南迫降呢?康庭梓分析,9月13日是陰曆23號,後半夜的天空應該可以看到彎彎的月亮,微弱的月光對夜間觀察地形是有利的。 \n 潘景寅由南向北飛的同時,利用前方的天地相連的交界線,再加上採取低空飛行,應可看到一些地貌。當潘景寅選擇蘇布拉嘎盆地迫降時,已不可能採取由南向北的方向迫降,潘景寅唯有進行兩個轉彎的動作,將256號專機調整到由北向南的方向,對準盆地的中心進行目測著陸。當時在迫降場外3公里左右有1位蒙古大娘曾親眼目睹這架冒著大火的飛機,自西南方向飛過來,飛得相當低,飛機繞過一大圈以後,聲音越來越大,大概不到20分鐘即告墜毀。康庭梓認為,這位大娘看到飛機上的大火,不是真正的飛機失火,而是飛機上的兩個800瓦功率著陸燈的燈光。 \n 康庭梓指出,飛機帶著大火在空中飛行20分鐘後,又按照場外迫降的程序進行降落是不可能的。因此接下來潘景寅操縱256號專機進行緊急迫降前,除了用較長的時間將迫降場地看得更清楚外,也趁機將飛機上的剩油盡量消耗掉,以提高迫降的安全度。不過,在沒有副駕駛員、領航員及通訊員的情況下,深夜在大漠草原試圖緊急迫降1架中型噴氣式客機,在航空史上罕有成功的先例。(待續)

  • 大陸「空軍一號」 閒閒時給民用

     據最新一期《鳳凰周刊》披露,經常搭乘「專機」出國訪問的大陸領導人,至今並沒有真正意義的專屬「空軍一號」。其實飛機是有,只是領導人不用時,就提供民用。究其原因,是一架波音七四七停飛一天的損失及折舊等財務費用需要四萬美元,在成本上並不划算。 \n 美國總統以「空軍一號」專機凸顯的派頭,羨煞其他國家領導人。目前美國總統配有兩架專機,一旦美國總統上機搭乘,該機的編號即上升為「空軍一號」,象徵第一優先的專機。 \n 以大陸目前的經濟實力和國際地位,經常出訪的國家領導人,理應配有專屬、專用的飛機,但實情並不是如此。按現有規定,大陸領導人出國訪問的專機任務,是由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國航)的「專機辦」負責,國內考察的專機派遣,則由空軍承擔,兩者都不是個人專機。 \n 據指出,一九八○年代,大陸曾有打造自己「空軍一號」的念頭,當時規畫的飛機是大陸自產的「運十」,但三度提案、三度下馬。 \n 一九九○年代末,大陸的國際地位提高,國家領導人出訪次數增多,而中國當時大飛機數量仍有限,難以確保專機任務,大陸有關部門因此萌發了購買波音七六七─三○○ER的設想。但非常不巧,那時剛好發生一起「專機竊聽事件」,中國「空軍一號」再次難產。 \n 但隨著二○○七年中國「大飛機」專案再次上馬之後,將大陸自製的C九一九製成中國領導人公務專機,打造中國自己「空軍一號」的呼聲又漸漸響起。對於大陸國家領導人為何至今沒有專屬「空軍一號」的問題,負責此一專機出訪任務的國航公司解釋說,這在成本上並不划算。 \n 但也有外國媒體引據資料分析說,部分大陸領導人使用的飛機,事實上已經納入中國的空軍編制,並有相應的軍事代號。公開資料顯示,胡錦濤目前至少使用兩架波音七四七飛機,代號分別為CCA○○一、CCA○○二。「CCA」是國航的代碼之一,另一為「CA」。 \n 大陸國航源自一九五五年的「中國民航」。中國民航在一九八八年被切割成六家公司,其中之一的國航原先只負責國際航線,現在也擁有大陸國內航線。而「中國民航」最早隸屬於空軍,這是國航承擔大陸國家領導人出訪專機任務的原因。 \n 除了沒有專屬、專用飛機,在領導人出訪專機的安排上,大陸則與美、俄一致,也採用「雙機備份」的慣例,也就是一架飛機執行出訪任務,另一架飛機同時暫停民航任務,在機場待命,以確保專機任務完成。只是領導人出訪任務完成,大陸領導人這些「專機」,就又回歸專機─民航通用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