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假記者證的搜尋結果,共05

  • 台灣也卡陸客自由行? 業者細數入台證審核變嚴

    台灣也卡陸客自由行? 業者細數入台證審核變嚴

    自蔡政府上台以來,陸客觀光急凍,近日適逢大陸十一假期,台灣觀光業也榮景不再,業者多感慨陸客大量改往泰國、日本旅行,流失大量商機。不僅如此,旅遊業者也盤點今年以來,台灣對部分自由行陸客的「入台證」審核也越趨嚴格,讓業者感慨:「陸客市場根本已被人遺忘了!」 \n \n時常代辦陸客入台證的台灣旅行社業者指出,過去一年,移民署對陸客申請自由行入台證所須提供資料,要求越趨嚴格。如須提供訂房已付款證明(Hotel Voucher),讓業者大嘆實際執行上有困難。業者解釋,很多背包客其實不會預先付款,而且很多民宿是無法刷卡或微信支付的,也沒有加入跨境電商的平台。 \n \n另外,自由行入台證也新增陸客提出現職說明。業者解釋,移民署要求,若之前陸客曾經申請過入台證的職務,和再次申報單位、職務有變更,就會被要求提出說明。 \n \n但業者指出,入台證就已要求財力證明,如銀行或金融機構存滿人民幣5萬元以上達至少30天的存款證明;在當前工作單位工作已滿1年,3個月內所開立年工資所得相當於人民幣12.5萬元以上薪資證明文件;大陸銀行或金融機構金卡等級以上信用卡銀行證明文件。以上證明三擇一即可,卻還要現職說明,何須多此一舉? \n \n業者指出,最不合理的就是自由行竟要求填寫詳細行程表,「自由行就是沒固定行程呀,不然怎麼自由!」業者表示,自由行不走常規行程實屬正常,況且交通也是以成本考量,使用台灣好行巴士等,在網上預訂高鐵、台鐵也會發生無法在限期內取領車票,「詳細行程表根本是強人所難,逼人隨便編一個行程表而已。」 \n \n業者也質疑,是否因政策變了,所以上頭下指示,指責審件人員未有行程就核可下證,所以承辦人員轉而要求只要有空格就要合情合理地補齊,「但他們都忘了這是自由證耶!」 \n \n不僅如此,以往陸客填寫聯絡人填寫大陸旅行社經理即可,現在必須填寫大陸旅客本人親戚才能;業者也說,移民署電腦系統完成陸客來台排程到核可的時間也較以前緩慢。 \n \n入台證申請愈趨嚴格也在大陸衍生出代辦入台證服務,協助陸客免去諸多程序,陸客只需在淘寶網搜尋「入台證」就可找到代辦服務,每人每件收取150到250人民幣不等(新台幣685元至1142元)。 \n \n據十一假期間申請自由行入台證的陸客向記者指出,該代辦服務僅要求提供「大陸人民往來台灣通行證」及身分證的電子圖片,並填寫緊急聯絡人電話、手機號碼、年齡、住址及來往期間即可,不需填寫詳細行程及現職說明,若想免財力證明,則加碼費用至450元人民幣(新台幣2056元)即可。 \n \n以上種種皆令業者感慨,兩岸關係急凍,陸方以凍結陸客反制意料之中,但為何連我方一方面宣稱歡迎陸客來台,「卻在行政程序上多加關卡,連陸客也大呼不便,有卡陸客的嫌疑?兩岸互卡,何時方休!」

  • 陸破假證集團 一張記者證售8100元

    大陸警方偵破北京「5•24」特大製作銷售假記者證團夥案,是總隊自建隊以來破獲的最大一件製作販賣假記者證案。 \n \n澎湃新聞網報導,警方是在2015年11月接到民眾舉報,稱微信「網路大電影宣傳組」有個叫尹東波的人在網上銷售記者證,一張要1800元人民幣,約8100元新台幣。 \n \n警方經四個月調查,循線偵破此集團。在李姓嫌犯住處查獲假記者證半成品935冊、假印章25枚,以及已銷售的假記者證電子版圖片,8部電腦與手機9支等證物。

  • 西安囂張「假記者」 登警局指揮辦案

    西安警方近日破獲一行徑猖獗的「假記者集團」,膽子大到在太歲頭上動土。4名能言善道的騙徒假扮成雜誌社記者,拿偽造的記者證、政府公函、還戴「領導專用」金錶,登門到陜西西安蓮湖分局詐騙,稱要「監督辦案」,當場形跡敗露被逮個正著。 \n \n西安市警局蓮湖分局18日通報,近日破獲一假扮記者、檢察官及警察的詐騙集團,平時四處招搖撞騙,靠著插手經濟糾紛獲利,涉案金額逾台幣40萬。 \n \n破案關鍵始自幾名「假記者」今年1月親自拜訪警局,稱要監督辦案。兩名自稱是雜誌社記者的男子,拿出蓋有印章的工作證,並出示蓋印的政府公函,「指揮」警方將一宗非法拘禁案的證據退還當事人,還要警方將處理結果回覆他們。 \n \n假記者稱,該案涉及千萬人民幣的工程款項,十分複雜,若警方照指示作就不會讓報導曝光。假記者在與警方溝通的過程中,一度大發脾氣、高聲斥喝一旁警察「不要插嘴!」囂張行徑可見一斑。 \n \n兩名假記者甚至吹噓自己與中央領導極為熟識,不時炫耀所戴的「編號0003」金錶,稱是某中央委員在位時製作,錶面上還刻有「中共中央辦公廳」字樣。 \n \n種種吹噓之詞和假證件,當場被警方錄音取證,最終當面揭穿謊言。該「假記者集團」還不死心,在第一批假記者露出馬腳後,竟又另派出兩名假記者上門,稱是雜誌社工作站站長和副站長,要求警方停止對「同事」的調查,並立即釋放兩人。分局警方遂將此二人一同逮捕。

  • 陸媒新視界-一紙證件的威力與無奈

     大陸《經濟觀察報》記者仇子明因報導上市公司內幕遭公安系統全國通緝,而隨後的千龍網記者阿良,因發表針對一家私營企業的批評報導遭山東萊陽警方追蹤調查。姑且不論這些記者在調查性報導中的作為與操守如何,他們首先遭遇的一個困境是,其記者身分都在被質疑。 \n 某報副總編寫了一篇博客,題目很是觸目驚心:《「被通緝」的仇子明沒有合法新聞記者身分》,因為他在新聞出版總署記者證查詢系統中查詢仇子明的記者證信息,結果是「查無此證」。 \n 記者證到底是何物,這麼重要卻又這麼稀缺? \n 記者證竟影響生死 \n 中國記者職業資格准入制度自2003年開始實行,2005年1月新聞出版署頒布《新聞記者證管理辦法》,2009年8月修訂,其中明確規定新聞採編活動為持有記者證的新聞記者所專有。 \n 對於在新聞機構裡工作的人來說,記者證的有無不僅是採訪報導權的合法保護問題,有時攸關生死。2007年1月10日,《中國貿易報》記者蘭成長在山西大同渾源縣一煤礦採訪,被礦主發現其所持記者證並非新聞出版總署核發,於是判斷其為假記者,將其打死。蘭成長被打死後,當地最急著做的事情不是破案追兇、不是慰問家屬,而是迫不及待出台《打擊假報假刊假記者專項行動通告》,通告稱,「凡不持有新聞出版總署核發的《新聞記者證》,從事採訪活動的人員均為假記者。假記者的新聞採訪系非法活動。」一個正式的地方政府通告,把沒有記者證的記者稱為假記者,而且宣布他們的採訪活動為非法,並要專項打擊,堪稱中國新聞史上的奇聞。 \n 為什麼奇聞在中國不奇?因為中國的假記者非常猖獗,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傑甚至說過這樣的話:什麼時候發現假報刊、假記者,就在什麼時候打;哪裡有假報刊、假記者,就在哪裡打。按此說法,山西大同的嚴打實在有據。問題是,如果沒有記者證,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進行群毆或是通緝麼? \n 假記者猖獗的很大一個原因,是中國的新聞媒體歸屬於官方,新聞媒體自身便需接受審批登記註冊,並接受黨的領導。與此相關,記者證要由國家簽發,體現了國家對記者資格的嚴格限制,記者證變成稀缺資源,也使記者染上了特權色彩。中國媒體的官方性質,導致了中國的許多百姓相信記者的解決問題能力。加上很多事情在中國名義上有正式解決的渠道,實際卻難以走通,在絕望的情況下,人們只能尋找媒體,希望通過媒體曝光來引起高層領導或社會關注,問題就此得以解決。凡此種種,有證的記者常常被目為神明,也就難免有人以假充真,以期牟利。 \n 公民記者受到壓制 \n 可是,隨著新媒體的迅速發展,報導或評論還要分資格的做法,越來越顯得荒腔走板。比如,一個沒有記者證的人目擊了一個事件,他能不能到網上發布消息?在中國特殊的媒體環境下,常常有人不是全職的新聞記者,只是一個有照相機和博客的公民,但他/她卻恰恰在傳統媒體都被噤聲的時候,參與了一個有著重大影響的事件。這個時候,一張紙片到底有什麼意義?繼續沿襲以前的嚴格准入制,大陸的公民記者永遠都處於非法地位。 \n 再有,在2009年《新聞記者證管理辦法》修訂實施後,新聞出版總署新聞報刊司負責人答記者問時再次強調商業網站沒有新聞採訪權,因為商業網站不是新聞單位,沒有批准合法採訪和首發新聞的資質,所以不可以採訪新聞,所謂「網路記者」也大都是非法的,被採訪者可以拒訪,也可以舉報查處。這樣看來,山東萊陽警方追蹤千龍網記者也是師出有名。 \n 所以,在大陸,你是不是記者,你自己說了不算,甚至你的單位說了也不算,國家說了算。 \n (作者為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大陸最早從事網路與新媒體研究的學者之一)

  • 記者村折射官場痼疾

    中國大陸幅員遼闊,在改革30年發展歷程中,湧現出不少畸形的村落產業。譬如,福建安溪魁斗鎮有不少的短信詐騙村,利用自製短信群發器騙取錢財;甘肅省岷縣小寨村則是著名的「中國第一乞丐村」,專門靠乞討致富;廣西天等縣上映鄉,成為深圳等地「砍手黨」的最大出產地,那些流落都市的農民弟子以殘忍的搶劫方式名噪一時。 \n如今,在山西產煤大市忻州又湧現出好幾個「記者村」。那些大字不識幾個的農民,印有自製的記者證,上面是大頭照,標明某某報、某某網、某某頻道的站長、主任之類的頭銜,下面還煞有介事的列個編號,有的甚至自稱是「處級調研員」──這級別可不小,和縣長同一級別。他們的工作很簡單,就是去一些不規範的小煤礦「採訪」,以負面報導相要脅,從怕事的礦主那裡詐取錢財。據報導,最初每個「記者」可以拿到1000元(人民幣,下同)「車馬費」,但後來因「記者」 越來越多,行情下跌到只有3、5百元。 \n官商勾結的黑暗地帶 \n「記者村」經由媒體曝光後,引起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注意,相關調查也展開。3月25日一天,忻州就查處假新聞採訪車牌24副,假新聞工作證、採訪證、記者證件10件,也有假記者因此被行政拘留。 \n「記者村」出現在山西忻州,和當地存在大量非法開採的小煤礦有關。山西是中國第一產煤大省,也是礦難最頻繁之地,數年前,中央開始整頓小煤礦,但那些礦主常常能在整肅風暴過後再度照常營業。小煤礦之所以能夠在灰色地帶重生,是因為背後有罩著他們的黨政官員。通常,這些官員在小煤礦中持有乾股──即不需注入資金就可分紅。 \n這樣的官商交易,當然只能在黑暗中進行,無法見光。記者的採訪報導,無疑對他們具有相當大的殺傷力。所以,花錢買災成為現實選擇。有時候,在煤礦主和「記者」就「車馬費」數額協商無果的情況下,還有地方政府官員出面擺平。 \n記者真偽分辨難度高 \n中國大陸幾年前已經強制性地由國家新聞出版署統一發放記者證,任何媒體都沒有權力自行印製記者證,但煤礦主並不完全知曉這一點。擁有記者證的部分媒體記者並不安心做報導,反而想盡辦法利用記者身分謀取不義之財。而且,因為沒有媒體敢監督國家新聞出版署,所以這個腐敗機構對記者證的發放堪稱蝸牛速度,我的很多同事甚至工作3、4年都拿不到一本記者證──亦即,真記者有時也沒有貨真價實的記者證。這給煤礦主辨認真偽記者增加難度,更何況有些假記者背後可能還有真記者撐腰。 \n這樣的混亂局面,成為「記者村」濫觴的現實土壤。對這些發煤礦財的真假記者,打擊當然不要手軟,但「記者村」折射出的官商勾結痼疾,是不是也應借此機會整肅一番?(作者為北京資深媒體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