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偏離航道的搜尋結果,共10

  • 長賜號拚脫困 3月28、29最佳時機

    長賜號拚脫困 3月28、29最佳時機

     長榮海運巨型貨櫃輪「長賜號」(Ever Given)23日意外在埃及蘇伊士運河擱淺,至今仍無法脫困。海上救援專家指出,28或29日潮位達到高峰時,是長賜輪的最佳脫困時機;若錯過這次機會,下次大潮要再等12至14天。  長賜號前日疑因強風吹襲,在蘇伊士運河偏離航道並擱淺,嚴重堵塞雙向交通,至少150艘貨船大排長龍。事發當時運河管理局(SCA)曾找來8艘拖船,嘗試將長賜號拖離岸邊,又派挖土機挖開岸邊泥土,但未能令長賜號脫困。一度傳出長賜號被移靠岸邊,局部脫淺,後來證實消息不實,該船仍無法動彈。運河管理局開始讓其他船隻改道,經舊航道通行,希望緩和擠塞情況。  南非籍海上救援專家史隆恩(Nick Sloane)表示,「這絕對不會是一起迅速的脫淺救援行動」。在天候許可下,當局25日將繼續嘗試協助長賜號脫淺,可能會使用額外的4至5艘拖船;若還是失敗,則會把長賜號的壓艙水和油料排出,進一步減輕船隻本身的重量。史隆恩指出,28或29日當地潮位達到高峰時,運河水位會上漲約45公分,大大提升救援行動的成功機會。  另外,曾參與2001年俄羅斯「庫斯克號」核潛艦(K-141)打撈工作的荷蘭「Smit Salvage」公司,接受協助長賜號脫困的委託,10人團隊已赴埃及。  「長賜號」是位在日本愛媛縣的正榮汽船株式會社所有。長榮以論時傭船(Time Charter)方式承租,正榮汽船及其保險公司,恐面臨SCA和其他受影響船隻的巨額索償。保險界人士指出,此規模的貨櫃船保險規模通常介乎1億至1.4億美元之間,據報長賜號已在日本市場投保。由於「長賜號」船東是日本人,責任歸屬是台灣或日本?王國材說船難救助是全世界一起處理。  長榮海運表示,經船東確認後,該船船員、船舶、貨物皆安全無虞,沒發生海洋汙染情形,該輪擱淺前無跳電狀況。蘇伊士運河管理局25日聲明,在長賜號危機未解除之前,運河將暫停航行作業。

  • 長榮貨輪癱瘓運河 油價應聲漲 恐打亂全球能源供應鏈

    長榮貨輪癱瘓運河 油價應聲漲 恐打亂全球能源供應鏈

     長榮海運公司超大型貨櫃輪「長賜號」(Ever Given)23日於蘇伊士運河朝北航行時,疑似遭遇瞬間強風吹襲,意外擱淺,造成運河雙向交通大堵塞。這條全球數一數二繁忙的貿易交通路線陷入癱瘓,國際油價應聲上漲。據報導,至當地時間24日下午貨櫃輪仍未脫困,運河若要恢復通行,至少需要2天時間。  尚未脫困 恢復通行至少2天  「長賜號」長約400公尺、寬59公尺,重達22萬噸,在巴拿馬註冊,可載送超過兩萬個20呎標準貨櫃,是全球最大型的貨櫃輪之一。「長賜號」此次載了大批貨櫃,從中國大陸深圳市出發,原本預定31日抵達荷蘭港口城市鹿特丹。孰料途中意外卡在狹窄的蘇伊士運河北向河道,動彈不得。  疑瞬間強風吹襲 致偏離航道  「長賜號」幾乎橫向堵住運河,導致其北方的河道至少30艘船隻「塞船」,南方的河道則有3艘,運河兩端入口則有數十艘等候進入,總計上百艘船隻大排長龍等待通行。對此,長榮海運24日表示,該貨櫃輪於埃及時間23日上午8時(台北時間同日14時)左右,從紅海北向進入蘇伊士運河時,在河口南端6海里處,疑似遭遇瞬間強風吹襲,造成船身偏離航道,意外觸底擱淺。  長榮強調,已敦促船東回報事故原因,並與運河管理局等相關單位研擬方案,設法利用潮差儘速協助該輪脫困。長榮表示,日後若有賠償問題,等調查報告出爐後,將釐清是人為或是天候因素,再與船東公司討論後續事宜。  歐亞間最短水路 最繁忙水道  日本媒體報導,「長賜號」是位在日本愛媛縣的正榮汽船公司所有。長榮以論時傭船(Time Charter)方式承租,船員由船東公司派遣,目前配置在遠東─歐洲航線。長賜號由日本「今治造船」旗下的丸龜造船廠製造,於2018年9月25日交付航商營運,載運量達20,388TEU(TEU為20呎標準貨櫃)。  跟在「長賜號」後方的美籍貨輪「馬士基丹佛號」(Maersk Denver)船上人員上傳了「長賜號」在河道擱淺的照片,並寫道:「恐怕要卡一陣子」。  連接地中海和紅海的蘇士運河總長約193公里,是歐洲與亞洲之間最短的水路,也是遠東至歐洲線貨櫃輪、油輪、散裝貨輪的必經航道。蘇伊士運河是世界最繁忙的水道,也是埃及的重要財源之一。全球貿易貨運量的10%到12%會經過這條運河。  中東石油經由此航道輸往歐洲與美國,若塞船狀況無法緩解,恐將打亂全球能源供應鏈,連帶影響國際油價和全球物流。由於歐洲多國新冠疫情反彈令市場承壓,國際油價近日大幅下跌。不過「長賜號」卡運河意外,引發投資人擔憂全球原油運輸受衝擊,紐約油價一度反彈1%。

  • 深圳航空飛機曾偏離港航道 惹驚恐

    香港民航處證實,中國大陸深圳航空公司的一架班機於26日上午曾偏離香港的復飛航道,並一度逼近地面引起民眾驚恐。 綜合香港明報等港媒今天報導,有民眾於26日上午目睹一架飛機在大嶼山低空飛行,距離地面約只有3000英尺(914.4公尺),十分接近天壇大佛,引起驚恐。 報導指出,當地的最低安全飛行高度(MSA)為4300英尺。 香港民航處上午證實有關消息指出,26日上午9時52分,涉事航機準備降落香港國際機場跑道時,向塔台表示需要復飛,期間偏離正常復飛航道。 香港民航處表示,當航機偏離復飛航道時,空管人員即時發出指示,把航機帶回正確航道。事發時,涉事航機沒有與其他航機出現飛行間距不足的情況,其他航機沒有受到影響。 此外,香港民航處已要求深航提交報告,並會繼續跟進事件。1050629

  • 大馬交長:馬航客機未偏離航道

     馬來西亞交通部長廖中萊今天說,馬航MH17班機在墜落前的航路,是1條繁忙而重要的「空中公路」;並說,這架客機並未偏離航道而誤入禁制空域。  廖中萊召開記者會說,他擔心墜機地點並無適當維護措施,以致現場證據並未受到保全。  他說,「我們必須確保正義伸張」;並說,他認為客機是遭到擊落。  廖中萊強調,阻止調查人員前往墜機地點,是不人道作法;他並呼籲各方,維護現場完整。1030719

  • 馬航疑人為偏離航道 飛安達曼

    馬航疑人為偏離航道 飛安達曼

     參與馬航失聯MH370航班調查的知情人士稱,失聯航班可能於8日凌晨飛往安達曼群島;而美國調查人員也發現,失聯客機的2條通信系統非同時關閉,客機在失聯後也曾連續發送「脈衝信號」,應與人為有關。  中新網引述英國路透報導,2名知情人士對路透表示,調查人員相信出現在馬來西亞軍用雷達上的不明飛行物正是MH370客機,而且這架飛機是沿著空中導航路標之間的路徑飛行,證明駕駛飛機的人接受過航空訓練;目前調查方向開始傾向於,是會駕駛飛機的人「有意識地」讓航班偏離航道,向安達曼群島的方向飛去,劫機的可能性仍未排除。  系統疑遭人為干預  據報導,馬來西亞軍用雷達最後顯示的不明飛機路線,是往印度安達曼群島(位於孟加拉灣與安達曼海交界處)飛去;但印度海軍對此卻認為不太可能,因為若有不明飛機進入安達曼,印度雷達會偵測到。  此外,馬航MH370的資料報告系統是在8日凌晨1時07分關閉,而應答機則是在凌晨1時21分被關閉,2條系統屬於「系統性關閉」;美國調查團隊據此相信,失聯或許是源於人為干預,而非事故或者災難性故障。  航班曾與衛星聯絡  報導還指出,馬航失聯客機在與地面控制失去聯繫後,通信衛星曾接收到馬航MH370航班的電子脈衝信號,但信號沒有顯示航班航向或技術狀況。報導稱,脈衝信號的出現說明,該客機的故障排除系統已經打開並準備好與衛星聯絡,這顯示該航班在與空管失去聯繫之後,仍具備聯絡能力;而飛機系統傳輸該類信號的頻率約1個小時1次,通信衛星一共接收到了5~6次信號,但單憑該類信號也無法證明該飛機是在空中還是在陸地上。  馬來西亞交通部長於14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MH370搜索工作已擴大至印度洋,並不排除劫機的可能,也正在調查機組成員參與的可能性,但對「有人蓄意改變航路飛向印度安達曼群島」此說不予置評;這是馬方第一次沒有全盤否定外界的說法。

  • 路透:馬航客機蓄意偏離航道

     路透社14日發出快訊,指稱消息人士透露,從雷達追蹤顯示,馬航MH370班機蓄意偏離航道,經人為操作,飛往印度安達曼群島。1030314

  • 義郵輪觸礁翻覆5死 13台客平安

    義郵輪觸礁翻覆5死 13台客平安

     義大利郵輪「歌詩達協和號」(Costa Concordia,前譯和諧海洋號)十三日晚在義國中西部外海吉廖島水域觸礁翻覆後,搜救人員十五日又在船上發現兩具屍體,死亡人數也由三人增加至五人。船上的十三名台灣旅客平安無事,預定十六日返台。  歌詩達協和號載有三千二百名乘客與一千名船員,絕大部分已獲救,但截至十五日仍有十五人失蹤。先前已知喪生的三人,分別是兩名法國籍乘客與一名祕魯籍船員。  台灣鳳凰旅行社表示,十三名來自台灣的旅客都安然無恙,其中十一人是參加該公司地中海郵輪之旅團體旅遊,另兩名是自由行旅客。鳳凰旅行社未來會協助旅客向郵輪公司求償。  救難人員十五日進入沒於水面的下層客艙搜救時,在三○三號房發現一對高聲呼救的廿九歲南韓夫妻,並順利救出;此行係兩人平生首次郵輪之旅。後來救難人員又發現一名受傷的船員,呼叫直升機將他送往岸上醫院。  歌詩達協和號船長斯凱蒂諾與大副安柏若西歐,則因郵輪偏離常規航道而駛近吉廖島並觸礁,且在救援行動展開後離開工作崗位、怠忽職守並涉嫌「過失殺人」,已遭格羅塞托檢方羈押。斯凱蒂諾服務歌詩達郵輪公司十一年,他辯稱協和號未偏離航道,而觸及的暗礁海圖也未標示。  協和號出事時海面平靜,近三千二百名乘客多在享用晚餐,觸礁後,郵輪隨之停電,底部撞出一個五十公尺長的大洞,船身急遽進水,隨後傾斜,終至翻覆。  協和號開始傾覆後,船長斯凱蒂諾向義大利海岸防衛隊求救,艦隻與直升機隨即抵達現場。但據生還乘客說,船長一直隱瞞真相,甚至用五、六種語言要求眾人「不要驚慌」,各自返回客艙,耽誤了疏散時間;而船上近一千名船員大多不知如何指導乘客逃生,也不會操作救生艇與救生筏。  船難發生後,整個場景宛如當年鐵達尼號撞擊冰山,乘客紛由甲板跳海逃生,並爭奪救生衣。六十五歲老婦桑托里說:「我以為死定了,我們在救生艇上漂流兩小時,抱著痛哭。」

  • 佳冬戰備跑道 首次軍演

    佳冬戰備跑道 首次軍演

     佳冬戰備跑道十七日上午將進行全台首次的平面戰備道軍事演習,當天會有八架各式戰機及直升機現場降落,為了慎重起見,軍方昨日在跑道上空進行勘查地形的衝場演練,但因雲層過低、影響視線,戰機稍稍偏離航道;軍方表示,會在預演後立刻進行修正。  民國七十六年興建的佳冬戰備跑道是全台五處戰備道中唯一一處的平面道路,其餘都是高速公路,這次配合「長青一二號」演習的旅對抗,預設陸戰隊在佳冬附近奪取地形後,將由戰機及直升機進行油、彈料的補給。  空軍昨日上午八點許在跑道上空一千六百英尺進行衝場、認識地標的演練,分別各由兩架F十六、幻象二千及IDF等主力戰機率先通過,接著再由一架E-二K空中預警機收尾完成預演。  但昨日跑道上空能見度不高,軍方坦承戰機稍稍偏離航道,會與飛行員進行修正;對此任務,空軍四三九聯隊政戰主任譚誌銘表示,困難點在於平面道路附近貓、狗等動物多,管制難度較高,為此,軍方已在道路旁架設圍網。  十七日預計將有三架主力戰機、一架空中預警機及四架直升機參與,政戰副主任徐永昌說,軍演本是不對外開放,但因為是佳冬戰備道首次有飛機降落,民眾詢問度高,軍方目前規劃佳冬睦鄰公園預定地的疏導區及媒體採訪區後方平台,可供民眾觀賞。

  • 兩度偏離航道 8分鐘就失事

    兩度偏離航道 8分鐘就失事

     空軍兩架F5型軍機前晚不幸在東澳撞山墜毀,據空軍調閱航跡圖顯示,兩機起飛後約四分鐘就因不明原因提早向左偏離航道,一分鐘後雖拉回正常航向,但隨後又向左偏離,從花蓮基地起飛到失事僅短短飛行八分鐘時間。  空軍督察長柏關忠少將坦言,兩架戰機雖航向和高度都正常,但看來有近四分鐘時間確實稍微偏離航道約兩浬,如果在正常航線上就不會失事。至於為何偏離航道,原因可能有千百種。  柏關忠指出,兩架失事軍機當時是進行夜間戰術偵照訓練,任務飛行航線是從花蓮機場到蘇澳港、龜山島、三貂角,預定航路都是在海上飛行,並沒有要轉往陸地或外傳跨山飛行等科目。據現場勘查顯示兩機也未在空中擦撞,為何會偏離航道往陸地的東澳飛行,空軍也感到困惑。  空軍在前晚事發後第一時間發布的訊息,指兩架戰機飛行了十三分鐘,但是,昨天已更正為只有八分鐘。  據空軍航跡圖顯示,兩架戰機是在前晚七點三十九分起飛,到七點四十一分時前航向航道都還正常,不過在起飛三分多鐘後,卻比原定航路提早向左飛,而在七點四十四分時,航路角度也偏左,最後關鍵三分鐘也未拉回原訂海上航道,結果就直衝東澳山壁。  柏關忠拿出空軍氣象資料圖說,兩架戰機飛行時的天候狀況,是飛行訓練「最好的天氣」,飛行高度也都一直維持在兩千呎上下。  期間在七點四十四分十二秒時,雖然一度降到一千六百呎,但隨後又拉升到兩千呎,顯示戰機應無機械故障問題,最後撞山時也是在兩千一百尺的高度。  他指出,失事的RF-5E,五月二十一日才完成週檢,飛行時數四千四百四十五小時;另一架F-5F,七月二十八日也完成週檢,飛行時數六千六百卅七小時,兩架戰機的發動機近半年檢查紀錄都很正常,因此目前並未發現有疑似機械故障因素。  此外,雖然這次飛行訓練時的長機是RF-5E飛官蕭文民上尉,但已具有兩機領導資格,僚機F-5F上的常建國中校,也具備夜間後座資格,包括另一名王鴻祥少校在內三人,在飛行資格上都沒問題。

  • 金門觀測站-無頭龍舟競賽 金門宜記取教訓

     「守時」是一項美德,也是軍管時與整潔、禮貌、守法並列的四大金門精神之一。  今年雙鯉湖龍舟競渡,原定八時卅分祭祀湖畔「雙鯉古地」關聖帝君的儀式,因為議長王再生遲到十餘分鐘,讓八時就到場慰勉選手,唯恐耽誤「吉時」的李沃士縣長和縣府官員苦等,教育局長李再杭更是急如熱鍋上螞蟻。  結果,祭拜和龍舟開光點睛儀式、鳴槍下水全都順延,讓首度應邀跨海共襄盛舉的廈門大學、廈門市集美區代表隊開了眼界,也讓被炎陽曬昏頭的鄉親和選手譙翻了。  進入運動員宣誓程序時,任憑女司儀喊破喉嚨,多次廣播就是不見人影,主辦單位只差沒貼出「尋人啟事」,好不容易才找到人出列,再讓主事的官員急得哇哇叫。  下午決賽,又發生偏離水道的龍舟迴轉時,「龍頭」撞到湖畔樹枝掉落,最後幾場只好兩艘龍舟都取下龍頭,進行無頭龍舟競渡,再讓觀眾又「新鮮」一下。  金門龍舟競賽今年才第三屆,不能苛求事事完美,但態度十分重要,至少可以做到「大官」不遲到,主辦的縣府、議會和承辦的金門大學、縣立體育場都做好分工合作,而不是「掛名」好聽,實際上辦得七零八落,把預算花光就算了。  金門只有兩艘龍舟,光是起、終點來來去去,就花了大半以上時間,廈門集美區領隊陳吉順建議增購幾艘,並改善選手上下龍舟的活動平台,以及加強航道標示,減少龍舟偏離情形,這些都是務實的看法。希望動輒開會檢討的縣府,這回真的拿出針對性辦法,讓明年的比賽更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