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健保補充保費的搜尋結果,共189

  • 楊志良歐吉桑形象深入民心

     二代健保在爭議聲中過關,衛生署長楊志良隨即閃電提辭呈走人,雖然因內閣改組在即,他同意看守到1月底,外界對二代健保規劃亦仍仁智互見,但他不戀棧的乾脆作風,卻贏得最多民眾的掌聲。 \n 衛生署職司健保、醫療改革、傳染病防疫、甚至國外農畜產品進口等主管業務,無一不與民眾健康有密切關係,背後卻又牽涉龐大利益糾葛。其中尤以健保最棘手,因台灣健保,已在世界打響名號,但始終無法擺脫財務黑洞陰影,過往衛署對漲保費,不是敬而遠之、就是低調避談,攸關健保財務改革的二代健保案,最後還是要由曾一手規劃健保制度的楊志良出面斡旋,才能在立院完成三讀。 \n 楊志良長期在公衛領域研究,當然瞭解健保沉痾,因此大力推動家戶總所得改革理念,甚至不惜賭上自己的官位。儘管直言不諱、不在乎官位作風,讓楊志良成為政院及立委眼中的頭痛人物。但有別於一般官員唯唯諾諾風格,也讓他在民間的聲望持續不墜。 \n 原本在他帶頭衝前鋒下,二代健保已露曙光,若非因「虛擬所得」規劃踩到社會同情弱勢族群痛腳,衛生署又過於自信未在第一時間說清楚,讓反對力量找到施力點,家戶總所得說不定已然過關。 \n 楊志良對此也頗懊惱,但並未因此被擊倒,立即改變戰略,以一代健保改革版繼續斡旋,力求讓「補充保費」過關,終使從富人身上多拔「鵝毛」的不可能任務實現,雖然能拔到多少還不確定,但起碼比一代健保公平性要高。 \n 過去,二代健保與衛生署原規劃已有一段距離是事實,再加上府院在二代健保攻防戰,在意的仍是對未來選舉的影響、未力挺其主張,事以至此,楊志良以掛冠求去表達對政策負責,面對媒體逼問,則以「你們就是要我說爛話」,輕鬆化解可能要被迫批評長官的尷尬。 \n 但外界對楊志良想說什麼,其實也了然於胸。也就是這種「合則來不合則去」的灑脫作風,讓許多在年終之際,被迫要為考績折腰的上班族「心嚮往之」,也讓楊志良一貫的歐吉桑形象更深入民心。

  • 二代健保 大戶股利所得 失血很嚴重

    二代健保 大戶股利所得 失血很嚴重

     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6日指出,健保採取就源扣繳方式、而非總歸戶,因此二代健保實施後,任何一筆股利,只要在上下限範圍內(暫訂2,000元到1,000萬元之間),就要扣2%的補充保費,因此股票大戶全年度補充保費,是有可能超過1,000萬元,但應只是少數人。 \n 衛生署表示,健保法明訂健保為強制社會保險,因此人人都要參加,若非經濟弱勢族群實在繳不起保費,健保局將會要求法院強制執行繳交保費。至於實施日期,衛生署長楊志良昨日在政院表示,明年元旦實施可行性很高。 \n 二代健保過關後,許多民眾都對新增的補充保費高度好奇,甚至有專家建議民眾,若不想因銀行定存利息增加補充保費,每家銀行的一年期定存存款金額就應該少於16.6萬元,一場「全民節費(補充保費)」的運動似已隱然展開。 \n 對此,曲同光回應,二代健保補充保費是針對利息收入課2%,而非存款本金課徵,如果民眾認為辛苦存個一、二十萬,就要繳補充保費太不值得,要分別存不同銀行,健保局會尊重民眾自由,目前也沒有「總歸戶」的計畫,更無意年度結算,自然也沒有「處罰」的問題。 \n 但他也認為,在銀行存款上千萬的民眾,不會因為要省一點點補充保費,就把存款切割成數10個不同帳戶,二代健保是希望高所得者「多出一點」,補助弱勢民眾,他相信高所得者也樂意承擔這樣的使命。 \n 至於部分股市大戶反應,每筆股利收入都要扣2%補充保費,全年扣下來總額可能會超過千萬元,違反補充保費千萬上限規定的問題。曲同光解釋,二代健保原本就不是採「財產總歸戶」概念,而是就源扣繳,因此每筆股利收入,只要在上下限範圍內,就要扣繳補充保費,以此法律精神推估,股票大戶每年補充保費超過千萬元,確實有可能,並沒有違反二代健保法的問題。 \n 另外,部分房仲、汽車、保險業務員反應,工作性質原本就屬於低底薪、高獎金一族,補充保費開徵後,健保費負擔將大幅增加,希望健保局能採分級費率課徵,讓真正有錢的頂級業務員負擔才比較多。 \n 曲同光則表示,分級收費並非目前健保法的精神,而是所得稅精神,如果要採用分級費率,必須要再度修健保法,短期內恐有困難。 \n 曲同光說,二代健保修法甫過關,民眾會從不同角度檢視公平性,是很自然的事,但健保僅能先「盡量」追求公平性,難免對某些人不公平。例如,許多人都問,為何獎金5,000萬元者與1,000萬元者,補充保費都是20萬?但健保局只是希望讓有錢者多繳些保費,適度發揮「財富重分配」的效果,並無意拖垮高所得民眾財務,因此不會調高千萬元上限,亦希望外界先讓二代健保上路,真的窒礙難行,屆時再改也不遲。

  • 二代健保執行業務一族 負擔加重

     二代健保補充保費新制可望在明年上路,除了高額獎金一族外,以「執行業務收入」報稅的高所得一族,補充保費也可能大幅增加,未來可能會出現,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與藝人林志玲一樣收入3,000萬元,但林志玲繳交的補充保費卻可能比張忠謀多的情況。 \n 包括三師、知名藝人、作家、甚至名嘴,常常是以「執行業務收入」報稅,二代健保實施後,補充保費採就源扣繳,不屬於薪資所得的「執行業務所得」收入,只要在2,000元到1,000萬元的範圍內,每筆收入都要扣2%的補充保費,換言之,執行業務收入如果是1,000萬元,就要繳交20萬元的補充保費。 \n 舉例而言,假設林志玲一年接拍了三支國際名牌彩妝廣告,每支廣告收入高達1,000萬元,每支廣告收入都要先被扣繳補充保費20萬元,全年度僅「執行業務收入」就繳交健保補充保費60萬元。 \n 如果張忠謀一年的台積電股利是3,000萬元,其補充保費卻僅20萬元,收入金額相同、確有不同待遇,確實可能引發「公平性」的討論。 \n 衛生署健保小組召集人曲同光指出,若上述例子,林志玲三支廣告的收入都以「執行業務所得」的名義報稅,那麼補充保費就有可能是60萬元,與張忠謀董事長1年股利收入3,000萬元的補充保費金額20萬元,確實有3倍的差距,張董薪資亦仍須按一般健保費率課徵保費。 \n 曲同光指出,知名藝人、「三師」的收入未必筆筆都會報執行業務收入,仍要視上述對象報稅時的身份,視「受雇者」還是「獨立執行業務」而定。例如律師如果受雇於律師事務所,報稅就適用薪資所得,二代健保則適用一般健保費率。但如果是律師獨立開業者則就要以「執行業務所得」報稅,就可能有補充保費的問題。

  • 二代健保補充保費 實施後進帳收入就要扣

     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昨(5)日指出,二代健保未來實施之日起,凡民眾新增一筆「符合補充保費項目」且「在補充保費上下限範圍內」的收入,核發收入的單位就要先扣除2%的補充保費,而不論該筆收入是在二代健保實施前或後發生。 \n 至於外界關切二代健保費率、補充保費上下限、項目的問題,曲同光說,補充保費上限1千萬不會更動,但下限是否為2,000元還要再討論。一般健保費率是否為4.91%,以及確實上路時間都需由政院拍版。 \n 二代健保何時實施,曲同光表示,衛生署需要至少1年制訂細則、系統調整及宣導工作,確定實施時間,由政院決定。 \n 曲同光並表示,工商界及民眾仍有很多疑慮,衛生署將在二代健保施行細則中明確規範,細則至少要半年後才能出爐。健保局長戴桂英則表示,未來訂定細則時,還會再評估是否要納入紅利等項目,以求周全。 \n 根據初步規劃,從二代健保確定實施之日起,每一筆符合補充保費徵收標準的收入,只要超過下限的部分,核發收入的單位就要先扣下2%的補充保費,上繳健保局,而不論該筆收入實際發生的時間。 \n 換言之,假設二代健保在101年6月實施,該年6月15日,銀行核發給民眾一筆在101年5月計息的利息收入,雖利息發生時二代健保還未上路,但只要收入進帳是在二代健保實施後,而且金額在補充保費上下限內,該筆收入就要先被扣掉補充保費。 \n 同理,銀行若在年底又針對同筆存款核發利息,該筆利息金額只要在上下限內,一樣仍要列入補充保費計費範圍內。 \n 另外,針對稿費等林林總總的收入是否要列入「執行業務收入」、扣繳補充保費的問題,曲同光解釋,要視該筆收入報稅的方式而定。例如,如果是媒體記者稿費,報社以「薪資」報所得稅,那麼就以一般健保費課徵方式計算,但若屬知名作家的著作,稿費就會被列入執行業務所得,超過下限就必須課徵補充保費。 \n 此外,房仲、汽車銷售員、保險業務員抱怨「低薪低、獎金高」,獎金卻還要被扣補充保費「不公平」,曲同光回應,獎金部分課徵補充保費標準是以「年度」為單位,凡全年度獎金金額累計超過投保薪資4個月的部分才要被課徵,因此,不論是「低薪資、高獎金」,或者是「高薪資、低獎金」,都要超過一定所得標準,補充保費才會發生。 \n 至於租金收入課徵補充保費的部分,目前僅能鎖定出租給公司行號等法人、有申報營利事業所得稅的包租公包租婆。 \n記者薛孟杰/台北報導 \n二代健保新增的補充保費,外傳可能每年將新增企業界100億支出,引發企業界關切。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說明,補充保費上路後,雇主雖然每年新增百億元支出,但一般保費的部分卻可以減少60幾億支出,折抵後僅多支出30幾億,還可以視為成本折抵稅捐,雇主增加負擔並不如外傳的多。

  • 社論-別再讓健保議題 變成署長絞肉機

     二代健保修法過關,根據衛生署估算,這次調整保費費率及費基範圍後,可保五年健保財務平衡,不會再談費率調整。綜觀立法院通過的法案內容,最主要的精神是保費計算更趨公平,既可補健保財務大洞,也更符合社會公平原則,算是一次差強人意的修法結果。 \n 只不過,一如預告,衛生署長楊志良下台走人,再一次的,健保費率調整變成了衛生署長絞肉機,也為台灣政治生態霸凌專業再添一例。 \n 為了替健保找財源,二代健保一大變革是費基從單軌變雙軌;現制只就月投保薪資計算保費(一般保費),新制把股利、利息、執行業務所得等也計入(補充保費),費基擴大,一年可以因此多收到二百億保費。根據衛生署試算,雙軌制因此可以使健保在五年內不必再調整保費費率,而領高額獎金的業務員、股市大戶、億萬身價的大老板,還有高所得的藝人與名嘴則因為補充保費的設計而要多繳保費,符合社會公平的呼聲。 \n 除了補充保費,二代健保還有多項改革。例如,目前海外僑民平常不繳保費,但一年專程回來一次,幾天內辦好加保、繳了一個月的保費,馬上就可以和你我享受完全一樣的健保待遇。新制則要求,僑胞回國要經過六個月等待期,之後才可以加保看病,以此減少「占便宜」式的健保資源消耗。對於弱勢家庭、家暴受害者等經濟弱勢對象,二代健保有不鎖卡的規定,以免他們因繳不起保費或遲繳而有病沒法醫。 \n 雖然,從楊志良和部分醫界人士的理想來看,二代健保未能取消六類十四目投保人身分分類、改從「家戶總所得」的概念計算保費,仍是一大敗筆。但因為補充保費的制定,適用廣大受薪及勞工階級的健保費率反而由現行五.一七%降低為四.九一%,約有八三%的投保人保費會降低,這個結果應該是健保財務與民眾負擔二者間最大的公約數,也是奮鬥多時的衛生署長楊志良的大功一件。遺憾的是,他竟然還是辭職下台了。 \n 回顧國內的健保歷程,每一任署長都知道,當年健保開辦,國內沒有經驗,儘管經過各種精算,費率、眷屬、費基等重大項目仍很粗率,必須調整、調高。但沒有人敢碰,一碰,立法院就罵、行政院就龜縮。民國九十一年,唯一調漲健保費率的衛生署長李明亮也是法案一通過就下台,加上楊志良,健保費率調整與衛生署長下台成了同義詞! \n 然而,楊志良下台最令人感到荒謬的是,他並非因反對黨或社會壓力而下台,他之所以走人,絕大部分因素是執政黨行政、立法部門的掣肘或打擊,才讓這位內閣人氣最高的政務官大唱驪歌。去年三月,現行健保費率調漲,因五都選舉考量,行政院長吳敦義硬是要求楊志良降低調漲幅度;同年十一月,二代健保草案在立法院闖關,竟然是國民黨立委封殺草案。但這兩天又是國民黨立委出面哽咽慰留楊志良,前後嘴臉令人作嘔。 \n 李明亮替楊志良叫屈,他說,當年他提出健保雙漲,輿論大譁,各種民間團體、工會走上街頭,壓力之大,難以想像,但他至少還有總統府和行政院的支持。這次調漲,來自社會力量的反彈相對輕微的多,但因執政黨的愚昧畏縮及反對黨的刻意扭曲操作,楊志良只能孤軍奮戰、腹背受敵,不走人,是自取其辱! \n 楊志良請辭獲准,是他求仁得仁,民眾也看到一個敢於堅持理想、替政策辯護的政務官。而馬政府二年多來,已經消耗了三任衛生署長,從林芳郁到葉金川到楊志良,都是醫界風評不錯,也有相當能力的專業人士,但他們平均任期不到一年,下台原因也並非醫療政策有重大錯誤─葉金川甚至是啣命辭官參選卻敗選!反映了衛生署長驚人的消耗率。 \n 楊志良走人,反映了當下馬政府治國團隊中的一個殘酷邏輯,一路堅持理念、任事負責、達成政策目標並獲民意肯定的閣員,最終還是「不如歸去」,如何不令人喟嘆!

  • 專家傳真-不要看衰二代健保

     假如二代健保的修法可以重新來過。不要一開始就期望絕對的公平:納入家戶總所得的做法,大家對修出來的成果,或許會覺得相當滿意。 \n 原版二代健保採家戶總所得,是架構於綜合所得稅之基礎上,有扣繳及結算程序繁複、行政成本龐大、結算時點延宕、家戶狀況變動頻繁、財源較不穩定等缺失。修法過程,還有人主張納入現在執行面都還充滿困難的海外所得。財政背景的學者或是稅捐機構的從業人員一定覺得不可行。 \n 現在是在一代基礎下,加收補充保費,執行難度會大大減小。如果說原版二代健保採家戶總所得是「最佳理論」,現在通過的修正案,至少是符合現實,可行的「次佳理論」。 \n 新的健保方案,是依擴大費基、提升公平性之精神,在保費計收部分採「雙軌制」,除維持現有財源基礎及保險費計收方式外,並將外界普遍認為應納入計算保險對象保險費之高額獎金(超過4個月薪資的獎金)、執行業務收入、股利所得、利息所得、租金收入及兼職所得等,增列為計費基礎,收取補充保險費。這完全符合公平公正的原則。 \n 實施新的健保後,雇主(投保單位)將針對其每月所支付薪資總額與其受雇者每月投保金額總額間之差額,增列為計費基礎,收取補充保險費,不但可達到平衡雇主負擔整體保險經費比率之目的,亦可以讓過去採低底薪、高獎金之投保單位,更公平合理地負擔雇主應負擔之保險費。 \n 更重要的是,以往健保最被詬病「高收入、低保費」的現象,這次的修正案已大幅解決。例如,有些演藝人員年收入逾千萬;或有人無固定職業,卻縱橫股市;也有政論名嘴每場上電視的車馬費動輒萬元,但在健保保險對象歸類中,他們都是第六類地區人口的納保人,每個月保費僅600多元,甚至有醫師娘、會計師太太買一塊農地,就成為農會會員,每月繳交保費僅310元等,這些情形在新的健保實施後都可望獲得改善。 \n 這次修法,媒體都把焦點重點放在費基、費率與保費計算上面。其實,這次修法中還有很多重大改革,且和民眾就醫權益密切相關。例如,將全民健康保險監理會與全民健康保險醫療費用協定委員會合一為全民健康保險會(簡稱健保會),建構收支連動機制;對於健保會等全民健保重要會議之相關會議資訊、醫事服務機構之病床資訊、財務資訊、品質資訊及違規情形,充分落實透明、公開;強化弱勢民眾之權益保障措施,主動協助經濟困難者,且僅針對有能力但拒不繳納保險費之保險對象暫行拒絕給付;矯正機關收容人納保等。 \n 另外,由於台灣健保俗擱大碗,每年許多海外人士未繳保費,只要回台後加保、繳了1個月的保費,就可享受健保。新法還嚴格控制境外人士回台加保資格,必須近2年內曾有參加保險紀錄,或是參加保險前6個月持續在國內設有戶籍,才能夠加保享受健保資源,以防堵僑民專程返台使用健保資源的漏洞。 \n 尤有甚者,健保局每年還得提出如何減少無效醫療的方案,增列拒絕無效醫療的相關條文,對於無效的藥物及急救等耗用健保資源情形,健保須擬定改善方案,甚至不給付;規劃以民眾健康為導向的論人計酬制度,讓醫師樂於將預防保健做得愈來愈好,民眾更健康,都是這次法案特別之處。 \n 現行健保制度實施了15年,提供了民眾適當品質的醫療服務,自91年7月起全面實施總額支付制度,全民健保醫療費用年成長率亦已管控在5%範圍內,99年的成長率更只有3.317%,遠低於多數國家(加拿大、英國、美國及荷蘭約在7%至8%之間),成功地將成本控制在一定的範圍,這是衛生署與全民共同努力的成果,但其中仍有許多值得檢討改進的地方,包括負擔不公、缺乏財務平衡機制等。因此法案通過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n 未來,隨著稅制改革,全民健保之保險費計收,仍將持續朝向更公平之方向改革。納入誘因機制,提高自付比率,杜絕健保資源的浪費。考慮糾舉防弊的措施,嚴加查緝健保資源的不當耗用,強化各項已採行之節制醫療支出措施。才能改善醫療服務品質,讓健保資源使用更具效率,否則投入再多資源也會造成更大的浪費。

  • 熱門話題-二代健保 妥協的產物

     二代健保過關日,楊志良辭官時。楊署長去意甚堅,還發表了「乘願而來,隨心自在」辭職聲明,的確很灑脫! \n 只是二代健保基本上根本不是健保改革的原本藍圖,完全是政治妥協下的產物,它創造了補充保費,但是樹立了另一種不公平,五年內打平健保財務缺口,可是再怎麼精算下來,還是補不平。因為不是全盤的而是片面的調整,看起來這個二代健保的壽命真的也不過是五至十年,完了之後還是會因為財務不良與其他問題而面臨要再修法調整。 \n 我相信楊志良比誰都清楚健保真正所需要的不只是財務、藥品還是制度與心態上的改革,可是從馬政府到立法院,重視的還是政治上的角力與妥協,不是全面性地改革,即使通過,也只能說是代表政黨意志的執行,卻不見得是老百姓的最終心聲。 \n 楊志良留不留?馬團隊沒有尊重專業,也沒讓真正關心與了解的監督團體意見納入,光靠立委的想法與作法就決定一切,最後還要全民承擔後果。

  • 高額獎金 納健保費基

     國民黨黨、政平台16日取得共識,修正版二代健保費基將納入高額獎金,凡比投保薪資高4倍以上的獎金,都要納入計算保費,雖有藍委主張高額獎金費基,不必設上限,但國民黨團書記長林滄敏擔心不符比例原則,主張單筆獎金1,000萬元以上部分免徵,將在17日黨團大會中討論。 \n 此外,租賃所得可能納入費基,至於股利、利息、執行業務所得、高額獎金、租賃所得等新增項目,都稱為補充財源。 \n 相關官員說,若現行健保費率5.17%不動,加上補充性財源就源扣繳2%,健保可撐久一點,不必一、二年即面臨調漲費率壓力;若將補充財源反映至現行5.17%費基中計算,調降現行健保費率,則可能健保有常常調漲壓力。衛生署對這兩種方案都將試算。 \n 吳揆昨日邀請衛環委員會立委鄭汝芬、林鴻池、侯彩鳳等人與衛署署長楊志良、財長李述德溝通,副院長陳冲也在座。 \n 鄭汝芬會後指出,黨政平台初步確定股利、利息、執行業務所得、租賃所得,以及高額獎金,都將納入健保費基。未來不論業務獎金、年終獎金或其他名義獎金,只要超過健保投保薪資4倍的部分,都要納入保費計算。 \n 例如,若領5個月年終獎金,第5個月的獎金就要納入健保保費計算範圍。 \n 此外,包括股利、利息等補充保費,在二代健保實施的第一年,衛署主張1%到2%,黨團暫訂為2%,並從實施後第2年起,依照保險費率的成長率調整。 \n 楊志良在立院答詢表示,利息納入健保費基部分,可能會設下限,因為未來「補充保費」都採「就源扣繳」,領到錢時就已先被扣除健保費,考量利息收入如果太少、例如幾百元,還要求銀行代扣行政成本太高,有可能就不納入費基,細節則需再討論。

  • 二代健保費率 低於5%

     衛生署長楊志良昨晚表示,二代健保費率應會低於5%,此外,行政院方面初步同意,健保費基除了個人薪資外,還將列入股利、紅利、利息所得、執行業務所得,徵收1-2%的補充保費。上班族領到的高額獎金,亦將納入健保費基內。 \n 楊志良14日傍晚向行政院副院長陳冲簡報修正後的二代健保方案,他在簡報後透露,行政院方面初步同意個人股利、紅利、利息所得、執行業務所得納入二代健保費基。與會者有共識,只要費基擴大後,可以解決財務問題,證交稅就不必列入。 \n 另外,不論是年終獎金或者業務獎金,只要個人獎金的金額為健保投保薪資數倍,亦將被納入費基中,換言之,包括高科技一族、或今年表現不錯的營建業,都可能因為領到數月以上的年終獎金,未來健保費都要多負擔一些,至於詳細標準則須討論。 \n 楊志良表示,除了上述幾項費基擴大項目外,包括土增稅、證交稅、煙捐等,衛署目前暫時無意納入費基,不過,究竟哪些項目還會放入二代健保費基中,將尊重政院與立委的最後決定。吳揆今日中午亦將再度邀集國民黨立委與衛署協商,屆時細節就會更清楚。 \n 楊志良說明,修正後的二代健保還是比一代健保進步,包括取消鎖卡措施,促進醫院資訊透明公開,及朝野立委之前已通過數十條沒有爭議的修正案條文,都是健保改革的一部份,二代健保不是只有「費基」而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