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健保補充保費的搜尋結果,共189

  • 補充保費大超收!估今年底達300億元

    二代健保補充保費幫政府荷包賺滿滿,衛福部統計今年單單1到8月份,健保補充保費就收了超過248億元,一整年估計可以收到300億,明年可能暫時不用調整健保費率了。 \n民眾觀感差不是沒原因,許多補充保費金額很小,也還是要按月計算,針對單筆超過5000元的部分,收取2%補充保費,像是一般的獎金、業績收入、利息、股利和租金收入,不但徒增行政成本,也被質疑補充保費大超收,搶錢搶很兇。 \n其中健保補充保費當中的股利所得,短短八個月就有將近42億的進帳,其次是超過月投保金額四倍的高額獎金部分有24億4,連租金收入也擠進前三強。 \n只是今年補充保費替健保挹注財源,補充保費收的好,在收支連動之下,健保費率能凍漲多久,民眾眼睛盯著看。

  • 補充保費大超收 今年可達300億

     二代健保補充保費大超收!衛生福利部統計,今年光1至8月健保補充保費收取就逾248億元,全年估計金額可收到300億元,接近當初的中推估收取目標280億元,補充保費收取理想,衛福部表示,明年暫不調整健保費率。 \n 今年1到8月補充保費收取,以投保單位負擔占最大宗達138.2億元,其中民營雇主占108.76億元;另保險對象負擔總計收取109.9億元,股利所得貢獻最多達41.9億元,其次為獎金24.4億元、租金收入16.71億元、兼職薪資所得13.09億元、利息所得9.39億元、執行業務收入4.42億元。 \n 由於補充保費收取情形比預期中理想,今年健保累計節餘預估可達804億元。衛福部健保署副署長蔡魯說,考量二代健保實施未滿一年,健保會昨決議,明年維持現行健保費率,待明年再進行檢討。 \n 今年元月起民眾除一般保費外,單筆逾5000元的兼職薪資所得、執行業務收入、租金收入、股利所得、利息所得等收入將以費率2%收取補充保費;另超過當月投保金額4倍的獎金,也將收取補充保費。 \n 不過,補充保費採單次給付,民眾可能刻意拆單,除增加扣費成本且有違負擔公平;另5筆1千萬元和單筆5千萬元,金額相同,繳的補充保費卻不同;若是職業工會的執行業務所得免扣補充保費,仍存在許多執行面的問題。 \n 「財政部這個大混蛋!」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批評,當時修法家戶總所得規畫被推翻,改採「不三不四」的補充保費,健保應趕緊朝家戶總所得方向討論。 \n 「健保署可能對保費收取過度樂觀!」醫療改革基金會研發組長朱顯光說,醫療費用成長持續攀升,加上民眾找到規避補充保費巧門,補充保費收取可能越來越不理想,健保仍應回歸家戶總所得。 \n 衛生福利部社會福利司長曲同光回應,補充保費存在一些結構性問題,目前二代健保總檢討小組提出補充保費採年度結算的檢討方向,即將6項所得加總進行年度結算,但仍需提到全民健保會進行討論。

  • 視為租金收入要課稅

     二代健保補充保費上路,引發房東與房客租金爭議。不少房東為了規避補充保費,竟要求房客負擔補充保費,台北國稅局昨(14)日表示,即使房客代繳補充保費,其性質等同於房東的實質所得,仍應視為租金收入,對房東課徵所得稅。 \n 為補救健保財務大洞,健保局撒下天羅地網要課徵補充保費,包租公包租婆也被鎖定,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少房東千方百計想破解辦法,除了將租金由月租改為周租、日租外,要求房客替其負擔2%的補充保費,引發不少爭議。 \n 依據全民健保補充保費辦法規定,扣費義務人給付各類所得時,單次給付金額超過新台幣5千元者,必須依補充保險費率2%扣取補充保費。 \n 台北國稅局副局長王玠琛說,房東如果要求承租人負擔補充保費,在計算房東的租賃所得扣繳稅款時,承租人所繳的補充保費,也算是房東收取的租賃所得,必須依法課徵所得稅。 \n 他舉例,甲君向乙君承租房屋,雙方在簽訂租賃契約時,約定甲君每月給付乙君6萬元租金,另外雙方也約定,甲君必須負擔租金的扣繳稅款及補充保費的應繳金額。 \n 他說,甲君在計算扣繳稅款時,必須加計補充保費與扣繳稅款,作為扣繳基準。依據財政部的設算後,甲君扣繳乙君的租金所得稅為6,818元,補充保費則為1,363元,而房東每月應申報的租金收入應以68,181元為準。 \n 台北國稅局強調,承租人為履行契約而支付的稅款或補充保費,實質上是房東的租賃財產權利的代價,與支付現金租金的性質完全相同,因此承租人在辦理扣繳稅款時,應以包括扣繳稅款及其他代房東履行其他債務在內的給付總額,作為租賃所得的計算基礎。

  • 豐收!補充保費全年估破300億

    二代健保上路近一年,補充保費收到多少?中央健保署統計1月到8月共收到248億元,分析當中股民貢獻最多,預估今年一整年可突破300億元,高出原來預估,按照目前保費收取情況,明年的健保費率將不調動。 \n二代健保今年元旦施行,最大的變革就是包含執行業務收入、股利所得、利息所得等正職收入外單筆超過五千元,要收2%的補充保費,可是新制上路前夕,外界最擔心補充保費看的到、收不到,不過中央健保署22號公布二代健保收支情況, 結果遠超過衛福部先前最保守、最低估的180億元。 \n衛福部社會保險司司長曲同光說:「事實上跟高推估來講,趨勢是一致,只是當初是用中推估,所以比原來推估好一點,截止八月底來看的話,是按照統計數字有兩百四十八億,如果以這個趨勢,大概今年年底應該有機會收到三百億以上,這樣保費收取的狀況,明年應該不用有調整費率的考慮。」 \n分析6大類補充保費中,以「股利所得」收到近42億元最多,其次是「高額獎金」的24.4億元、「租金收入」16.71億元。由於今年補充保費為健保挹注財源,到了年底預估累計有超過800億元的結餘,到了103年底應該可以備足健保法規定的安全準備金。日前健保會審議,健保費率暫時不需要調整。

  • 馬總統:二代健保財務現盈餘 未來5年不倒

    二代健保上路後,健保財務獲得顯著改善,馬總統今天表示,二代健保增加補充保費之後,健保財務甚至已經出現盈餘,未來的五年內,都不至於發生財務問題。  \n二代健保上路後,健保財務獲得改善,馬總統18日表示,二代健保上路後,健保的財務甚至出現盈餘,因此五年內不會發生財務問題。馬總統說:『今年1月推動的健保改革、二代健保,增加了補充保費之後,健保的財務已上軌道,有一些盈餘,未來5年之內,我們健保不會有問題,請大家放心。』 \n馬總統周五參加耕莘醫院45周年院慶感恩大會及園遊會活動,他指出,根據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今年公布的全球競爭力評比,台灣的醫療衛生基礎建設排名高居全球第6;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也將中華民國、瑞士與英國列為全世界醫療保險最成功的國家。 \n馬總統並指出,根據衛福部的調查,台灣的民辦非營利醫院已取代公立醫院成為醫療機構的主體,病床比例占整體46%,醫療服務量更達到56%,顯示民間的力量愈來愈龐大。馬總統並肯定耕莘醫院的服務範圍已遍及亞洲、非洲與拉丁美洲,真正扮演了人道援助提供者的角色。

  • 二代健保實施半年 近8成滿意

    二代健保上路前爭議不小,實施半年後,中央健保署調查顯示,近八成民眾對健保感到滿意,與去年同期相當,顯示民眾越來越熟悉政策、了解影響性較小,但在不滿意的意見中,仍以認為保費負擔過重為大宗。 \n從補充保費、到是否照顧弱勢,二代健保在今年元旦實施前,爭議不斷飽受批評,二代健保上路半年後,健保署分別在3月、5月、7月都進行民調,結果顯示,除5月滿意度低於7成外,其他兩次滿意度都超過7成。 \n中央健保署科長王復中指出,新制上路初期,民意多少都有些變化,特別是二代健保新增收取補充保費,民眾約3、4月份被收款,可能因此5月份民意滿意度較低,但是經過半年適應,七月份民調回升達78.6%,已經與過去結果七、八成相近,顯示新制上路,社會需要時間瞭解、適應。 \n「從歷年趨勢,幾次比較重要制度實施的時候,或許會比較下降,但是後期會回歸,可能初期民眾有所擔憂,可是慢慢、慢慢現在已經過了半年,現在多數人越來越都清楚對個人影響是比較小的。」 \n王復中表示,至於不滿意的民意中,最主要是認為保費負擔過高,約佔半數,和過往相當,其餘則是醫療浪費等較為零星的理由,統計二代健保截至十月初,補充保費收到約兩百廿億元,比起先前預估的兩百億元高。

  • 二代健保 立院預算中心提警訊

     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今天指出,二代健保累計短絀恐在民國106年達新台幣100餘億元,健保署應及早擬解決方案。 \n 二代健保自今年元旦開始實施,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截至6月底,保費實際收入是2645億元(包括補充保險費150億元);但補充保險費的收取有季節之分,全年度實際收取狀況仍需等年度終才能得知。 \n 報告指出,根據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提供的二代健保財務收支概估數據,二代健保到105年度仍有累計賸餘;但立法院預算中心估計,106年度二代健保的當期短絀恐達400億元,累計短絀初估將達100餘億元,恐再度面臨收支失衡,發生累計短絀現象。 \n 報告表示,在維持現行費率4.91%情形下,二代健保至多僅維持3、4年榮景,未來仍有調整費率或檢討支出的必要,健保署應及早妥擬解決方案。 \n 立法院預算中心建議,健保制度收費標準既然以「所得」為收繳基準,應不分所得來源及身分類別,同一所得收取相同金額健保費;此外,補充保險費費率與一般保險費不同,也造成不公平。 \n 因此,保險費應以家戶總所得乘以費率為收繳基礎,才能達到真正的公平。 \n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林德福說,二代健保已經實施一段時間,如今預算中心也已提出警訊,政府應該未雨綢繆,主動研擬因應改善方式;畢竟「健保不能倒」,如果大家認為家戶總所得比較合理,取得共識後改變收費計算方式也無妨。 \n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田秋堇則表示,當初修法大轉彎,在野黨已點出補充保費的各種問題;現在聽到健保106年會出問題,一點都不驚訝,希望儘速在106年前修法,改正目前補充保費這個畸形制度。1020919 \n

  • 新聞分析-政府搶錢 理字也要顧

    新聞分析-政府搶錢 理字也要顧

     可扣抵稅額課徵補充保費引發反彈,再度讓補充保費是否合理的老話題浮出檯面,儘管衛福部強調,收費標準事前曾與財政部溝通,但財政部顯然背書得也有點心不甘、情不願。補充保費「狂收」雖暫解健保財務危機燃眉之急,但若無法合情合理,只怕引發更多民怨。 \n 兩稅合一制下的可扣抵稅額是否算是收入?學界、業者看法並不一致,雖然兩稅合一爭議不斷,前副總統蕭萬長日前也語重心長的建議「應廢除兩稅合一」,但在兩稅合一沒有廢除前,就是合法稅制,可扣抵稅額究竟能否可視為收入,當然應由財政部說了算,這也是為何企業主頻頻抱怨,但衛福部還是堅持以財政部背書做擋箭牌、強調「沒有問題」的原因。 \n 但據了解,財政部雖先前與衛生署溝通此事時,認為「可扣抵稅額」廣義上可視為收入,但也建議衛生署應參酌企業界聲音「寬容以對」,但可能因當時健保財務已瀕臨山窮水盡,沒有多餘迴旋空間,衛生署仍堅持開徵。企業界雖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照章辦事。 \n 補充保費開徵雖替健保帶來額外收入、有效延緩健保財務惡化速度,根據衛福部粗估,起碼撐到105年應無太大問題,但羊毛出在羊身上,雇主健保負擔越來越沈重,只好繼續放緩薪資成長幅度,成為壓垮台灣勞工薪資難以大幅成長的眾多「稻草」之一。 \n 更值得注意的是,健保財務惡化速度雖放慢,並不代表健保財務已經改善,民眾高度關切的健保品質是否能提升,仍是大問號。 \n 舉例而言,健保給付造成市場割喉戰下,許多醫療院所採購藥品改按折扣高低、而非品質高低,民眾在不知情下吃了不少折扣高、未通過PIC/S GMP(國際醫藥品稽查協約組織標準)認證藥廠生產的藥品,更遑論PIC/S GMP還只是起碼低標,還不一定就是高品質保證。試問,若民眾繳了更多保費,但健保陳年老問題仍原地踏步,當政府說未來要繼續再推健保新改革,還會有人相信嗎?可能得到支持嗎?

  • 健保緩漲 部分負擔調整喊卡

    健保緩漲 部分負擔調整喊卡

     衛生福利部廿三日掛牌上路,便擬提高急診、高診次就醫等五項健保部分負擔,但因影響人數高達上千萬人,昨全民健保委員會委員發言熱烈,多持保留或反對意見,最後決定五案全部緩議,暫不調整,擇時再議。 \n 高診次加收費用 五案緩議 \n 健保署提出的部分負擔調整方案,包含慢性病連續處方箋,若藥費一○一元,加收廿元到二百元部分負擔;七歲到六十四歲一年門診看病逾卅一次,或六十五歲以上看病逾六十一次,醫療費用及藥費加收二成部分負擔。 \n 進行中醫針灸、脫臼整復及西醫復健,同一療程從第二次起需加收五十元,等於六次治療要加收二五○元。另急診部分負擔也將全面調漲,醫學中心由四五○元調至七百元;區域醫院由三百元調至四百;地區醫院由一五○元調至二百元。 \n 健保會主委鄭守夏表示,小病急診、拿藥不吃是最常見的浪費,健保會付費者代表認為,調漲部分負擔方案等於將抑制醫療浪費責任完全落在民眾端,但醫療浪費除了民眾,健保制度面、醫院也都應一併檢討。 \n 健保會:漲的時間點不對 \n 健保署的說帖無法被付費者代表委員所接受,健保會委員認為,健保署若要再提方案,應清楚說明每項方案能為健保節省多少錢、減少多少醫療浪費,再進行討論。 \n 健保會委員之一、消基會名譽董事長謝天仁表示,健保署提出調漲方案,健保會付費者及勞工代表是一面倒的反對,健保署能透過收支連動進行財務平衡,不能理解在這時間點提出調漲健保部分負擔的用意。 \n 前衛生署長葉金川認為,健保資源有限,大家都同意要抑制醫療浪費,但調漲部分負擔是最後手段,高診次或頻繁拿藥者也可能是真的有醫療需求,調高部分負擔等於懲罰到有需求或沒有浪費的人。 \n 何時再審? 委員仍無共識 \n 調漲方案擇日再審時間點,有委員認為應待二代健保上路、補充保費實施滿一年後;另有委員認為,十一月討論健保收支連動時再進行討論,最後仍無共識。

  • 補充保費收111億 健保可撐到105年

    補充保費到底能不能成功徵收,中央健保局公布一到五月補充保費收入,已經超過111億元;原預定一年可收到206億元,今年還過不到一半,補充保費收入已達預期的五成。 \n今年一月及二月,超過當月投保金額四倍部分獎金的保費,加起來就已近七億元。健保局分析,這是因為有年終獎金入袋的原因。 健保局長黃三桂說,「不敢說樂觀」,只能說健保撐到一百零五年沒問題。

  • 健保法規-8成大專院校 未替兼任教師投健保

    健保法規-8成大專院校 未替兼任教師投健保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抗議兼任教師、助理因和校方雇傭關係無法認定,必須繳納高額健保費,昨連同十數名兼任教師及助理赴衛生署抗議,要求衛生署立即對學校開罰。 \n 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回應,專任、兼任認定的牽涉層面很廣,衛生署須對所有身分做出整體考量,高教工會心聲衛生署聽到了,將進行討論,讓兼職教師、助理依適當身分投保。 \n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調查發現,全國高達8成大專院校校方未替兼任教師投保健保,調查過程更發現衛生署民國84年函釋「每周工時需達12小時,雇主才有投保健保義務」,成為許多大專院校未幫兼任教師、助理投保健保的依據。 \n 秘書長陳正亮批評,學生暑期打工,雇主依法都要幫學生投保勞健保,但為何兼任教師、助理卻無法在學校納保?雇傭關係不該因工時長短有別,衛生署明顯違反健保母法精神,要求衛生署撤回這項函釋。 \n 交通大學兼任教師徐文路指出,自己在5所大學任教,平均月薪4萬5000多元,自己在區公所投保,每月要繳700多元的健保費,二代健保上路後,每筆兼職薪水還要繳交補充保費,等於薪資被剝兩層皮。 \n 中正大學博士班學生劉侑學表示,兼任助理月薪僅8000元,在區公所投保,每個月繳的健保費高達749元,幾乎等同月薪5萬多元受雇勞工繳的費用,但若改由學校投保只需繳277元,相差近500元。 \n 出席聲援抗議的台大工會副秘書長楊品妏指出,台大先前欲成立工會被打回票,透過訴願,勞委會日前發函認定兼任助理和學校具雇傭關係,衛生署應負起責任,出來面對。

  • 非自願未領取股利 健保局:研擬排除課補充保費

     股民抱怨,歷年未領股利在今年領取,卻被課徵補充保費,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說明,健保法規定,只要給付股利就要被扣繳補充保費,即使二代健保實施前未領取股利,只要在今年元旦以後領取,均須課補充保費。 \n 但曲同光透露,健保局正研議,包括繼承糾紛或訴訟等特殊狀況下,二代健保法上路以前的未領取股利,可望排除在補充保費收費之列。 \n 隨著股東會旺季來臨,股利要被課二代健保補充保費的規定備受關切,股民尤其質疑,多年未領取股利,或先人多年未領之股利、家屬今年辦理領取,都要被課補充保費,有違法律不溯及既往的規定。 \n 曲同光指出,根據全民健康保險法第31條規定,有股利所得就要扣取補充保費,且在給付股利時,由股務代理人主動替投資人申報扣繳,二代健保補充保費今年元旦上路,前幾年未領取的股利,或先人遺留的未領股利,親屬在先人過世後才得知、辦理繼承領取,只要在今年給付,仍要扣2%補充保費。 \n 曲同光表示,衛生署之前針對補充保費規定進行內部討論時,曾有學者專家建議,如果當事人未領取股利並非自願,而是被迫無法領取,應另行處理,因此衛生署正在研議,今年元旦之前的未領取股利,若因股東有繼承糾紛或者訴訟,導致股利訴訟結束前無法分配給股東,被迫今年以後才能領取,未來有機會排除在補充保費的課徵範圍外。 \n 曲同光指出,民眾或股務代理人若對補充保費規定有疑問,可向衛生署提出解釋要求,衛生署討論後,若認定可循其他作法辦理,將發出「函釋」。

  • 股海變紅海 股民再被剝層皮

     今年才實施的二代健保補充保險費爭議再度浮上檯面!投資人近期紛紛投訴,102年之前未提領的現金、股票股利,因健保局追溯既往認定,須全數納入二代健保補充費的課徵範圍,且不論本人或遺產繼承人均難逃補課噩運,投資人大喊,「政府搶錢」。 \n 投訴本報的投資人指出,健保補充費今年才實施,應該不溯既往,不能連以往年度股利都不放過,政府稅源不足,只瞄準股民「開刀」,對股票市場是一大傷害。 \n 根據健保局回覆多數投資人領取去年前未領股利時均表示,根據全民健康保險法第31條規定,凡扣費義務人於「給付時扣取」補充保費,將於給付日之次月底前向保險人繳納,換言之,凡是今年起領取的股利,無論是否為102年的股利所得,都須課徵補充保費。 \n 換言之,健保補充保費雖然今年才實施,但今年以前現金、股票股利,不論繼承、未領現金股票、未過戶累積股利,凡是今年後才辦理繼承或領取,都要課徵補充保費。 \n 此外,更嚴重的是,除了現金股利採就源扣繳,股票股利申報補充保費時,並沒有註明地址欄位,未來均統一採戶籍地址送達繳費單,一旦繳費人戶籍地址與住宅住址不同,投資人可能面臨收不到繳費單或是未於限定時間內繳費的情況,亦難逃強制執行的命運。 \n 近期南京東路某券商,出現陳投資人去年過世,但繼承人眾多,在協議繼承完成後,所有遺產過戶延至今年第1季底才辦理繼承,因持有多檔股票,且於100年以前未領取現金、股票股利(採面額)合計超過1,000萬元,部份個股因股務代理要求,提前凍結健保補充費20萬元,但也有部份持股,則因股務代理不同,無需凍結健保補充費,此「一國兩制」亂象,造成股務市場大亂,投資人無所適從。 \n 該名投資人指出,軍公教課稅於民國101年起實施,但100年前的薪資所得延遲入帳,全未溯既往,但二代健保補充費卻一毛都不放過,不但違反法令不溯既往的原則,投資人除面對8,500點將課徵的證所稅,及現有證交稅、二代健保補充費,連未開徵前的未領取股利也不放過,投資人1頭牛剝4層皮,「租稅公平何在!」

  • 頂大未依規定保健保 兼任雇員22日將赴衛生署抗議

    有鑑於包括師大、台科大等台灣多所大學未依健保法規定替兼任教師與助理加保,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發起活動,本月22日上午10點將赴衛生署抗議。高教工會調查顯示,若學校未盡責任替兼職雇員加保,等於一年A走雇員至少6千塊健保費;同時,根據調查,有80多所大學院校都未依規定加保,其中不乏財源充裕的公立大學與頂尖大學。 \n高教工會表示,依目前「全民健康保險法」規定,學校做為雇主有幫兼任教師與助理投保健保的法定義務,但不少學校卻未依規定加保。「學校保」和「受雇者自己保」差別主要在於,前者由學校做為雇主負擔6成保費,勞方負擔3成(約每月277元);後者則得要勞方承擔所有保費約每月749元,一來一往,每年校方省了將近6千元。 \n高教工會強調,大學校方為節省人力成本,拒絕承擔雇主依法應支付的健保費用,等於通通轉嫁由弱勢的兼任受雇者一肩承擔。 \n而今年上路的「二代健保」使情形雪上加霜,若學校未依法承擔投保責任,兼任教師或沒有學生身分的助理們還要被剝第二層皮,扣2%薪資為補充保費。導致月收入僅3萬2千元的兼任教師,要繳交的健保費(區公所投保749元+補充保費640元,共1,389元)竟超過月薪92,100元的一般受雇者的健保費用(1,357元),相當不公平。 \n高教工會從今年2月展開為期近2個月調查顯示,全台各地有80餘間拒絕替兼任教師或助理投保健保的大學名單,包括師大、台科大、陽明、長庚、輔大、文化、開南等。其中除了多間國立大學,更不乏領取教育部五年五百億的頂尖大學。 \n抗議活動將於4月22日上午10:00開始,高教工會將偕同兼任教師與助理赴衛生署進行公開集體檢舉行動。

  • 都會時評-二代健保 不利弱勢

     二代健保上路之後,對許多弱勢打工階級打擊相當大,勞工團體批評為「惡」代健保,因為相同的收入,在計算補充保費後,打工兼差越多,要繳的保費也越多,政府相關單位應檢討修正補充保費衍生各種不公平現象,避免造成民怨。 \n 二代健保「補充保費」爭議不斷,例如一名辦公室幹部月薪六萬元,健保費繳交九百元;另名勞工月薪四萬元,為要掙錢養家拚命兼差打工,每月額外收入二萬元,原本只要繳交六百元保費,現在因補充保費需多繳四百元,總共繳二代健保一千元,變成兼職勞工要比正職領薪水幹部多繳了一百元。 \n 同樣的月薪,打工兼職、兼差越多,保費負擔越多,不合理現象逐一浮現,衛生署在上月中旬,不得不放寬研究生兼職補充保費下限比照大專生。 \n 二代健保政策上路至今才十幾天,即政策大轉彎,顯示結構性有問題。但在研究生之外,還有五十萬失業民眾、四十多萬助學貸款畢業生一樣要繳補充保費。 \n 平心而論,人民會兼職打工多因月薪不夠用,但二代健保卻要讓這些人多繳保費出現所得「逆分配」,健保制度應回歸「家戶總所得」制度,還給國人一個公正、公平、照顧弱勢的制度。

  • 熱門話題-二代健保 擴大貧富差距?

     昨日貴報報導「勞健保新費率,觸動餐飲新漲風」,因今年五月間油電雙漲已造成物價巨幅波動,未來一○二年勞健保新費率上路,擬增加二代健保補充保費,全民(包括雇主與員工)均將被課徵二%補充保險費率,此一新制勢必導致業者將營運成本轉嫁予消費者。筆者力勸政府應考慮暫停施行二代健保,避免造成更大幅度的物價漲風,造成社會貧富差距更形擴大。 \n 以二代健保為例,目前創業的年輕人實屬少數,多為受僱於公司或企業之受薪員工,觀察現行一般受僱者之薪資結構,部分人月薪幾乎不到二萬元,為了生活,晚上不得不兼差打工。政府對於這樣努力奮鬥的年輕人,不但沒有鼓勵,甚至擬對兼職者課徵二代健保之補充保費,這對大企業與小市民而言,無疑是劫貧濟富的不當制度,將造成貧富間更為懸殊之差距對比。 \n 筆者希望政府考量整體社會的物價變動,暫停二代健保制度之執行。讓肯認真打拚的年輕人能在這經濟不景氣的年代中,少點負擔、多些衝勁,與國家社會共同奮鬥。

  • 勞團抗議「惡」代健保 變相加稅

     「反對『惡』代健保」、「健保局搶錢」大高雄總工會、團結工聯等多個勞工團體,率領基層勞工,昨赴衛生署抗議「惡」代健保壓榨勞工,變相增加勞工稅負、圖利財團,要求限期解決藥價黑洞、取消補充保費、及全民健康保險會委員應有逾半數的勞工代表,否則不排除再來抗議。 \n 對此健保局回應,全民健康保險會委員組成比例法已明定,另自民國八十八年起已先後辦理七次藥價調整,共調降四百多億元藥費,二代健保雖對六大收入計收補充保費,因一般保費費率調降為四.九一%,單純領經常性薪資的勞工保費可望減少。 \n 二代健保明年元月實施,各縣市工會團體昨赴衛生署抗議,基層勞工紛紛穿上「幹」、「悲」、「恨」、「怨」,反對由全體勞工掏腰包負擔健保虧損,勞工代表不僅披麻戴孝哭訴政府不顧勞工心聲,更一度衝撞衛生署,現場火藥味十足。 \n 「政府是啃老百姓的骨、吸老百姓的血!」大高雄總工會理事長陳志銘痛罵,健保迄今實施十八年,每年藥價黑洞卻高達六百億元,藥價黑洞根本是圖利財團的結果。 \n 「政府混蛋!台灣完蛋!」桃園縣產業總工會理事長毛振飛也痛批,政府連一顆雞蛋的基本工資調漲都不願給,卻不斷從勞工朋友身上拿走雞蛋,他批評二代健保實施就是災難的開始,政府完全不照顧勞工根本是混蛋政府。 \n 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蔣萬金說,勞工只求有工作可做、有三餐可吃,但從油電雙漲、基本工資不調、勞保傳出破產到明年二代健保上路,政府完全向財團傾斜,才逼得勞工必須站出來。 \n 民進黨籍立委田秋堇也到場聲援。她表示,民進黨及台聯黨近來不斷提案要求補充保費暫緩實施,但未能通過;補充保費上路後只會天下大亂,呼籲衛生署回頭是岸。 \n 抗議尾聲由衛生署副署長戴桂英接下勞團陳情書,但勞團放話若健保局再不改革,明年就要抬棺材來抗議。

  • 補充保費 聰明節費7撇步

     二代健保的補充保費將於明年元月1日起開徵,想要不被課到補充保費,還是有不少撇步,例如企業可提前在今年年底前先發放年終獎金;兼職收入及執行業務收入,最好改以分期、分時或分單請領;租給企業戶的房東,也可以和承租人協商,商訂可節費的租賃契約。 \n 二代健保「補充保費」即將在明年元月1日上路,人民不能抗法抗費,但想想如何有效又合法地節費,以保住荷包,還是有必要的。 \n 想要省下補充保費,首先應了解二代健保補充保費的徵收項目。依「全民健康保險法」第31條規定,受薪勞工與全體國民只要有以下6種所得,並單次所得或獲利超過5000元(含)以上至1000萬元以內都要繳納2% 的「補充保費」予健保局。這6大項所得包括: \n ﹝1﹞全年累計逾當月投保金額4倍部分之獎金 \n ﹝2﹞其他兼職收入 \n ﹝3﹞執行業務收入 \n ﹝4﹞股利所得 \n ﹝5﹞利息所得 \n ﹝6﹞租金收入 \n 這6大項所得來源之中,影響受薪勞工最劇的就是第一項的規定,亦即受僱勞工所獲自雇主的獎金。不論是屬獎勵性或恩勉性之獎金,只要全年累計薪資總額超過月投保金額的4倍(除了所得稅外),都要再繳交2%的「補充保費」。 \n 勞工獎金就源扣繳充保費 \n 發放勞工獎金的金額並沒有上下限的寬容規定,也就是說,雇主無論發給勞工多少獎金是都要先自行繳納2%之「補充保費」,而受薪勞工則是在獲得雇主給予之獎金在5000元(含)以上才要依照規定繳交2%「補充保費」。 \n 這是政府因健保局不堪虧損,為擴大財源,責成事業單位於發放勞工各項獎金的同時,即應依「就源扣繳」方式為勞工預扣繳2%之「補充保費」。而一旦只要超過5000元的發放金額,政府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從事業單位(雇主)與勞工雙方徵得共合計4%的「補充保費」收益。 \n 依筆者多年從事勞務管理的經驗,在分析二代健保「補充保費」的規定後,建議民眾可以循以下7個撇步,進行有效合法的節稅。相關的建議如下: \n ■撇步1 \n 由於新法之規定,勞工薪資全年累計逾當月投保金額4倍部分之獎金,須要繳交2%「補充保費」,故前半年發放勞工各項獎金或津貼時,若未逾當月投保金額4倍時,應可以暫時先不要為勞工扣繳2%,等合計後有超過4倍的月投保金額再來繳納還不遲。否則按月繳了去,於年底得知全年薪資所得並未超過4倍的月投保金額時,健保局於年後恐怕也不會退給你。 \n 目前國內景氣復甦遲滯,勞工薪資負成長,而其實很多公司已不發他項獎金,也難有4個月以上的年終獎金了。 \n ■撇步2 \n 公司若有2個寶號,則企業的正常薪資於A公司發放,若有計畫給予勞工屬獎勵性或恩勉性之獎金及津貼可改以B公司發給,且控制在4999元以下,讓勞工可免繳交補充保費2%。(見圖) \n ■撇步3 \n 由於按規定,企業發給勞工之各項獎金,企業與勞工均得各自繳交補充保費2%。於此,筆者認為於職場上企業以調整薪資政策及修訂發放辦法來因應,藉以協助勞工節約稅費,並改採補助性之津貼或代金發放,如交通補助費、汽油燃料補助費、住屋補助費、子女教育補助費、其他各項代金等等。 \n ■撇步4 \n 有關其他兼職收入及執行業務收入,受領勞工或民眾可改以分期、分時、或分單請領,且每筆在4999元以下。 \n 分拆節費每筆4999元以下 \n ■撇步5 \n 房屋租給企業使用,得商議承租人拆分租賃契約。承租人若有多家公司寶號則可以多家名義簽立租賃契約,並每筆按月收取之租金,得規劃在4999元以下。 \n ■撇步6 \n 由於二代健保「補充保費」是於明年1月1日起開徵,又適逢農曆新年,企業若已有既定規劃發放勞工年終獎金者,則可調整於今年年底前發放,以享受新規定實施前的免稅費假期。若來不及作業應可開立員工支票因應。 \n ■撇步7 \n 按筆者的觀察,另有一項來自勞工「加班費」之科目,明顯獨漏於補充保費之外。因按勞基法之規定,勞工之加班費於每月加班46小時內為免稅所得,而於全民健康保險法之規定,勞工加班費亦不計算列入勞工月投保金額,另於雇主給予之實質給付上自然亦不屬獎金性質,是否應無「補充保費」之徵收問題,值得開徵後持續觀察。

  • 以病人身體拚醫療經濟 健保危矣

     我住信義路,與捷運工地為伍十年。施工期間的尊民措施讓我們看得到,所以沒有抱怨,完工的願景也讓我們願意共體時艱。我們與健保為伍十七年,最近卻怨氣叢生,因為健保沒有尊民(不健康的醫療體系、違法的醫療給付),沒有愛民(不合理的就醫環境),只討好民眾(讓國人吃六倍於美國人的藥),等著健保破產。二代健保大工程不面對浪費,還吃行政院的豆腐,乘著稅改的風頭從人民身上剝皮。補充保費即使增加,可以預見公共資源照樣浪費,醫師照樣出走,護士照樣血汗,病人照樣奔波,醫院照樣像賣場,解決了甚麼?看不到願景,讓我們生氣。 \n 台灣以集合式醫療體系為主,醫院以藥養醫,處方釋出率極低(○.四%),病人處於集中風險、多重及過度用藥的情境之中。再者,各行各業的宅經濟正在台灣蓬勃發展,只有賣場式醫療集中病人,用人民身體拚經濟,與宅經濟背道而馳,令人汗顏。醫療資源不患寡而患不均,造成會讀身體的藥師在醫院服務藥品,不會讀身體的非藥師在服務人民的身體(促銷健康食品),這種流行病學造成的藥食安全缺口,也已成為健保的包袱。 \n 賣場式醫療是健保給付制度所使然,導正健保給付之遊戲規則才能防止以藥養醫。十年來,本人做健保用藥分析,曾以「規範健保藥品給付之遊戲規則以導向合理用藥及防止浪費」提出三個並行方案:一、智慧財產權過期藥,依等效學名藥(BE)藥價給付,可年省七十三億;二、醫院向健保局依買藥價格申報(以統一發票精神),健保依HPW公式給付,可年省二五○億;三、健保規範藥事人員每日合理調劑量,讓處方釋出,導向醫療宅經濟,可解決人口老化的社會問題。問題是,衛生署知道甚麼是對的,就是不做。 \n 第一個方案學名藥政策,美國已落實二十七年,日本二十四年,韓國也已十二年。我國早在一九八八年公告BE學名藥與原廠藥等效,二○○五年也已公告以智財權規範學名藥;健保卻違背智慧財產保護法與公平交易法,以「逾專利保護藥」類別保護原廠藥當永遠的長子,享受高高在上的藥價,以「高單價X高市占率」的加乘效果讓健保多花冤枉錢。 \n 第二個方案,健保局理應做藥價遊戲規則的制定者(pricing),而不是違背自由市場經濟,一個一個藥訂價(fixed price)。十年前筆者曾建議健保局,同成分同品質只訂藥價基準,給付之藥費則以HPW公式計算:藥費=藥品採購價+a%×採購價+b%×議價差-c%×(採購價-議價差)。該公式具有胡蘿蔔功能(b%×議價差),鼓勵醫院議價,讓藥價回歸自由市場;也具有棒子功能(-c%×(採購價-議價差)),醫院拿病人身體拚經濟的話,將三分傷人七分傷己。假設健保將a/b/c參數設為十%/二十%/十%,健保最高給付額的前一百個藥品計算下來,二○○二年可省一三○億(藥品給付總額之十四%)。筆者以二○一一年的資料精算,推估可年省三百億(藥品給付總額之二五%)。導向合理用藥之後,為再次就醫所節省的健保費用將更為可觀。 \n 第三個方案可導向醫療的宅經濟。一九八八年,日本二代健保為消彌醫院以藥養醫,制定藥師合理調劑量之給付(四十張/天),為消彌門前藥局吃健保,規定藥局來自同一醫院所之處方籤每天不得大於七○%。醫院因無利潤,乾脆釋出處方。二十四年來,釋出處方率五十七%,成功建立藥事照護的宅經濟,成為OECD國家每千人口藥師數最高的國家(一.三五藥師),成為迎接老人化社會分散服務分散風險的標竿。反觀台灣,醫院處方釋出率只有○.四一%,藥師每天調劑數百張處方,醫療品質遠遠落後於經濟體系出了問題的西班牙、日本。 \n 政府粗暴的用行政力量強迫徵收補充健保費,但以病人身體拚醫療經濟的態勢將依舊。民眾乖乖交保費,被迫到醫院才拿得到藥的態勢也將依舊。筆者認為健保不只是財務議題,背後的人權(用病人身體拚經濟)、生存權(藥品取得障礙)及公平交易(知識不對等的交易中保障病人安全的程序正義),更是大家要關注的議題。(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教授暨消基會健保委員)

  • 張慧英專欄-要健保還是「殺手險」?

    張慧英專欄-要健保還是「殺手險」?

     有次想到看護費很貴,為老來著想,是不是該加買個看護險。結果一看說明,條件非常苛,要癱在床上不能自主吃喝拉撒行走的才給付,我立刻浮起一個念頭:「有沒有殺手險哪?」 \n 真的,耳重聽、目不明、走不動甚至癱瘓無意識,再有豐富的人生智慧,被封閉在無能為力的軀體裡,還奢談什麼享受人生?要是有「殺手險」,真落入那種狀況,請保險公司直接派個殺手來把我幹掉算了。如果是像布萊德彼特那麼帥的殺手(見左圖,摘自網路),大概也算是浪漫的死法。 \n 有人也許覺得這些話很殘忍,但遙想將來的老而病之,我們都很無力不安。沒人知道老天爺在未來為你安排了什麼,但確定有足夠資源應付任何狀況的人,真的只占社會上的極少數,人生落幕的過程是否痛苦狼狽,就像朵黑雲一樣懸在許多中年過後的人心頭。 \n 現代人壽命愈來愈長,不過如果沒錢沒健康,活得久未必是福。其實老來身體一定會退化,橫豎總有病會犯著,而且多半不只一樣,因此價格合理的醫療照顧格外重要,否則真會想找個殺手。說起來,台灣的全民健保真的是個寶,不但收費低廉,而且醫院多,醫療水準和服務態度都不錯。對尋常百姓來說,健保提供了很價廉物美的醫療,是大家健康保障的一個重要依靠。 \n 和其他國家比起來,台灣的健保走到世界上絕對可以抬頭挺胸。英國雖然有全球第一個全民健保系統「NHS」,但其實效率比不上台灣,排一個手術常常超過一、二個月,曾經有位衛生大臣自己的老媽要動手術,也只好偷偷花大錢找私人診所。 \n 至於美國,則是先進國家裡唯一沒有全民健保的,醫療保險由幾家大型保險公司把持,以致於保費對一般人造成極大負擔。普通的一個中產階級,保費可以占到收入的二成,單身的一個月保費可以到兩萬台幣,一個家庭一年保費可以超過六十萬台幣。再要加些保障,保費動輒一年破百萬台幣。而且保險公司超會算,很多項目不給付也就罷了,只要多添了什麼病或出了意外,保費馬上調高。 \n 美國政府對於弱勢者有兩種健保服務,給六十五歲以上老人的是「Medicare」,給低收入的是「Medicaid」,其他的人只能隨人顧性命。也因為保費太貴,很多人根本負擔不起,只好拿命來賭,全美有六分之一人口、四千七百萬人沒有健保,這也是為什麼歐巴馬總統把推動健保列為重要政策。而把美國和台灣的健保費與服務品質比一比,難怪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曼要大讚台灣好。 \n 台灣在全民健保開辦之前,只有勞保、公保等依職業的保險,像小孩、主婦、老人這種沒工作的人,或吝嗇雇主不肯加勞保的,生病真的很花錢。尤其是早產兒,加護病房保溫箱養到足月可以耗費上百萬元,多少父母只好在心如刀割中放棄孩子的生命。但從全民健保開辦後,我們不必再犧牲任何早產兒,這些年救下來的這些生命,難道不值得我們讓健保好好繼續辦下去? \n 台灣健保保費真的很低,老美聽到一個月保費不到三十美元,就可以有那麼多醫院隨你看,真是羨慕到一個不行。但台灣健保也因此入不敷出,眼看著快倒了,想提高保費卻遭遇強烈抗拒,從民眾、民代到媒體罵聲一片,於是政府想出拐著彎找錢的補充保費,搞得民眾也連忙拐著彎藏錢。 \n 我不懂,健保對台灣社會這麼重要,為什麼大家既要使用,又不肯付出?平常慈善捐款都在捐了,為什麼每個月為健保多付個一、二百塊卻不肯?健保入不敷出,根本之道就是調高保費、增加自付額。弱勢者如果無力支付,那就應該提供社福補助。但其他付得出來的人,不應該也跟著加減唉。 \n 雖然現在景氣差,但健保是大家的資產,你不用,有需要的人可以用,而且讓下一代也有得用。國家是需要大家一起來承擔的,沒有人願意付出,怎麼能為自己留下好的東西?要漲健保費,我願意付,但我更希望看到的是,我的國家的人民願意為公眾事務承擔起責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