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偵查主體的搜尋結果,共04

  • 李復甸》犯罪偵查不是偵探小說

    近來發生數件極為殘酷的殺人事件,社會轟動。刑警在辦案過程中,舉行記者會,開放媒體直播,報導尤其精彩。刑警詳細描述犯罪過程如同在場目睹,言必稱被告供稱,講得如同「福爾摩斯探案」一般,非但洩漏偵查祕密,更是流布傳聞證據。連續數日,像電視連續劇般,從保護母親基於義憤殺父,到母親包庇兒子,再到買凶殺父,劇情高潮迭起。目前,人犯尚未全部到案,豈非可能為羈押禁見的犯罪嫌疑人公開串供?

  • 檢察官違偵查不公開 立委提案加重刑責

    日前女模案案情翻轉引發民眾質疑檢警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民進黨立委李俊俋提案,檢察官如果洩漏偵查程序執行職務知悉的事項,犯洩密罪時,加重其刑1/2。

  • 偵查制度 該大檢修了

     在《竊聽風暴》一片中,身為祕密警察的主角對課堂上的學生說:犯人如果無罪,在偵訊過程中,會越來越沉不住氣,他會咆嘯、暴怒,因為他受到不公平對待;相反的,犯人如果有罪,他會沉默、鎮靜或是痛哭流涕,因為他知道他在這被訊問的原因為何。他的結論是:要獲得事實的真相,就要透過連續不斷地重複訊問,然後觀察犯人的反應。電影中的訊問方法,是早年東德祕密警察的經驗法則。而在江國慶案中,我們發現當年的偵訊人員也用了一套經驗法則來進行訊問,他們將江國慶關禁閉、戴眼罩、播放受害人解剖錄影帶、裝神弄鬼,最終成功「突破心防」,使江國慶「自白」。

  • 熱門話題-檢察官辦案差 應追究責任

    日前,林姓女童遭竹竿插下體凌虐案的被告經台中高分院更七審宣判無罪,承審法官指檢警辦案草率,未蒐集微物證據,全憑被害人指認及被告自白,「很難判得下去」,宛如蘇建和案的翻版,若最後被告獲判無罪確定,依法官的邏輯,兇嫌應該另有其人,但事隔多年,要如何另起爐灶,找到真正的兇手?在這種情況下,有關單位是否應該追究本案檢察官的責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