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偽麻黃鹼的搜尋結果,共05

  • 走私1.6億偽麻黃鹼 台毒鴛鴦澳洲被逮

     台灣真成「毒品轉運中心」?澳洲媒體報導,台灣籍黃姓夫妻7日企圖走私7.7公斤、市價700萬澳幣(約1.6億新台幣)的「偽麻黃鹼」(pseudoephedrine),在澳洲雪梨機場遭逮。目前刑事局正透過管道了解案情,另外交部已指示駐雪梨辦事處提供必要協助。 \n 警方說,去年12月,檢調才查獲緯達國際公司負責人葉哲瑋4人,涉嫌以進口「大型車用鉛酸電池」為掩護,走私毒品案,順利攔阻203公斤古柯鹼、50多公斤安毒到澳洲。本月2日航警局也查獲2高中生夾帶價值6000萬的安非他命,欲闖關赴紐西蘭,又傳出國人走私毒品案,警方已深入了解。 \n 澳洲雪梨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報導,澳洲警方7日在雪梨國際機場攔查一對夫妻,分別是台灣籍51歲黃姓男子與大陸籍39歲女子。 \n 澳洲邊境警察檢查這對夫妻的行李後,發現有5包奶粉以及2只熱敷包,2只熱敷包內含有粉紅或是橘色粉末,經檢驗後證實是「偽麻黃鹼」(pseudoephedrine),共有7.7公斤,估計市值700萬澳幣,約1.6億新台幣,足以製造75000劑冰毒。這對夫婦隨後被以進口毒品原料罪送辦,2人被裁定不得交保。 \n 據報導,「偽麻黃鹼」常見於感冒藥,可作為冰毒(甲基安非他命)的前驅劑。依據澳洲法令,2人可處5年徒刑及罰款18萬澳幣、約400萬新台幣。 \n 外交部表示,根據外館回報,台灣籍黃姓男子與其大陸籍配偶前天自越南搭機入境雪梨機場時,疑似因持有含管制藥品成份之中藥材,遭澳警方逮捕。駐處接獲訊息已第一時間與涉案國人取得聯繫,本案現已進入司法程序,駐處將持續留意本案發展並隨時提供必要協助。

  • 台籍夫妻走私製毒原料 遭澳洲警方逮捕

    一對來自台灣的夫妻因為企圖走私價值7百萬澳幣的「偽麻黃鹼」而被澳洲警方逮捕。 \n根據澳洲雪梨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的報導,警方在雪梨國際機場攔查一對夫妻,分別是51歲男子與39歲女子。 \n澳洲邊境警察檢查這對夫妻的行李後發現有5包奶粉以及2只熱敷包,2只熱敷包內含有粉紅或是橘色粉末,經檢驗後證實是「偽麻黃鹼」(pseudoephedrine),共有7.7公斤,市值700萬澳幣(約1.6億新台幣),足以製造75,000劑冰毒。 \n據報導,這對夫妻國籍為台灣,被帶至警局後以進口毒品原料罪起訴,且不得交保。 \n「偽麻黃鹼」常見於感冒藥,可作為冰毒(甲基安非他命)的前驅劑。 \n

  • 列違禁品 赴瓜國勿攜含偽麻黃鹼成藥

    外交部今天提醒,欲前往瓜地馬拉的民眾請勿攜帶含偽麻黃鹼(Pseudoefedrina)成藥,違者恐面臨2年徒刑。 \n 外交部表示,瓜國軍警與美國合作,共同查緝毒品走私,因此在瓜國販賣走私或吸食毒品均有嚴厲刑罰。曾有國人因托運行李攜帶含偽麻黃鹼感冒藥,一度遭瓜國國際機場警政及法務機關留置,後續入境瓜國時面臨調查及刑事審判。 \n 依據瓜國行政法令及反毒品走私政策,任何含偽麻黃鹼等可提煉為毒品化學成分,在瓜國均屬嚴重違禁品;在當地持有、攜帶、消費、製造、販售等將遭嚴厲刑責,後果嚴重。 \n 外交部強調,偽麻黃鹼在台灣並未列入管制,因此可合法購買,但一旦攜帶含有這項成分的藥品進入瓜國遭查獲,瓜國法律視同毒品,觸法者必須受瓜國刑事審判,最高可處2年有期徒刑,提醒國人注意。1051130 \n

  • 實名制啟動 北京買感冒藥要登錄

     自9月1日開始,在北京的藥局購買感冒藥,全得要「實名制」了。北京市藥監局9月1日緊急下發通知:即日起民眾須憑身分證購買含麻黃鹼類複方製劑,且一次不得超過5盒。 \n 上個月,浙江省率先宣布從9月10日起,民眾購買感冒藥需登記姓名、住址等訊息。 \n 隨後,大陸國家食藥監局也跟進辦理,發布通知要求各大藥局,對麻黃鹼類複方製劑進行實名制購買。據稱,此舉是為了遏制麻黃鹼類複方製劑流入非法管道,被有心人士用作提取毒品。 \n 接著,北京市藥監局也發布通知稱,從9月1日起,北京民眾須憑身分證購買含麻黃鹼類複方製劑。北京市將啟動藥品類易製毒化學品專項整治行動,保障首都市民藥品安全。 \n 藥店須登記購買者身分證,嚴格執行含麻黃鹼類複方製劑單次零售數量限制的要求,嚴禁開架銷售含麻黃鹼類複方製劑,發現一人多次購買等異常情況應及時報告。 \n 此外,醫療機構和藥品零售企業如使用或經營麻黃飲片的,應從北京市飲片生產企業或批發經營企業採購。 \n 據陸媒報導稱,一些在大陸藥局常見的感冒藥,竟被不法人士利用來製作毒品。一盒新康泰克感冒藥(10粒/盒)可提取偽麻黃鹼約0.9克,一瓶100毫升的夫麻滴鼻液,可提取0.1克麻黃鹼。若有較高的工藝,1克麻黃鹼就能提煉0.75克的安非他命。

  • 上帝之手-馬拉度納是天使也是魔鬼

    上帝之手-馬拉度納是天使也是魔鬼

     ●出生地: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 \n ●位置:前鋒 \n ●重要經歷:阿根廷青年隊、阿根廷博卡隊、 西班牙巴塞隆納隊、義大利拿坡里隊、西班牙塞維里亞隊、阿根廷紐維爾舊生隊、阿根廷博卡青年隊、阿根廷國家代表隊 \n ●個人榮耀:在1986年世界杯上演上帝之手, 2009年國際足協評為「20世紀最佳球員」 \n 1994年美國世界盃,在波士頓於對希臘之戰中,剛攻入一球的那個男人的臉:那雙眼睛無比狂野,帶著些許深不可測,晦澀難解的憤怒。他正注視著、瞪著、挑釁著這個否定他天分的世界。他的嘴放聲大叫。4天後,在阿根廷第2場對奈及利亞的賽後,他被選中進行賽後藥檢。又過了4天,分析報告出爐:「麻黃素、去甲基類麻黃鹼(列管藥物);硫酸偽麻黃鹼、鹽酸去甲偽麻黃鹼(非列管藥物,但其化學成分與生物反應與麻黃素和去甲基類麻黃鹼類似,可能為代謝物)……」於是,那場2比1戰勝奈及利亞的比賽是馬拉度納在世界盃的第21場出賽,也是最後一場。 \n 這個男人會連帶使防守他的人出名。否則會有多少人記得詹提爾和高伊柯西亞?1982年6月29日,義大利鐵衛詹提爾擔起在世界盃第二輪限制馬拉度納活動的大任,他90分鐘如影隨形,跟著他全場飛奔,貼得比包覆三明治的薄膜還緊。海伊在為那屆賽事官方影片撰寫的腳本中,對耐心等待終場鳴笛、和對手交換球衣的詹提爾創造了一段廣為後人引用的話。那個義大利人極盡抓、推、拉、鏟、踢之能事。馬拉度納躲著,扭著,轉著,擺動著,但始終無法逃脫。阿根廷以1比2落敗,義大利繼續過關斬將贏得冠軍。 \n 一年多後,1983年9月24日,巴斯克人高伊柯西亞在巴塞隆納和畢爾包競技的比賽中弄斷馬拉度納的腳踝。那才是馬拉度納在新球場Camp Nou第2季的開頭,當他正欲前往中圈撿一顆無人掌控的球之前,巴隊以3比0領先。他碰到球的瞬間,防守者的左腳從後頭伸來,勾住了他。馬拉度納說他聽到一陣像是木頭斷裂的聲音。得動手術,他將離開球場3個月。他在1月歸隊,而季末巴塞隆納和畢爾包再次於國王盃決賽碰頭,卡洛斯國王蒞臨觀戰。馬拉度納說,高伊柯西亞似乎很想完成他在9月展開的計畫。那場比賽墮落成一場徹徹底底的肉搏戰,球員整場都以踢中彼此的腰部為目標。那場比賽醜惡至極,甚至更甚於60年代晚期,英國和阿根廷的球隊在世界球會冠軍盃的那幾場遺臭萬年的鬥毆。當他用膝蓋和畢爾包門將的臉做了強勁有力的接觸,馬拉度納昭告世人他也有這方面的天分。 \n 用手把球打入球門 \n 兩本與馬拉度納有關的著作,柏恩斯(Jimmy Burns)1996年的描繪和他於2000年出版的自傳,封面都是他跪在地上,雙手合十,仰望上蒼祈禱的照片。但這名男子在場上最為人熟知的時刻,卻包含世界級錦標賽史上最露骨─起碼可說毫無悔意─的作弊案例。他的球員生涯因古柯鹼的毒癮而折損,連命都差點丟了;他與拿坡里幫派的牽扯成為眾所揣測的話題;他一直不肯承認有個私生子,就算DNA檢驗已證明兩人的父子關係。你或許會說,怪不得馬拉度納會祈禱了。但他在祈禱什麼?他認為上帝是怎麼看待他的? \n 我們猜想,他是在用他的足球生命挖掘絲絲毫毫的輕蔑和污辱,探它供應的燃料,它點燃的憤怒。在特殊文化生長的馬拉度納相信,熱情是這份藝術的要素,重要性不下於他精湛的技術。因此當阿根廷在1986年世界盃半準決賽遭遇英格蘭,他終於一吐祖國長年來的積怨─20年前,蘭姆西以「動物」形容他的國人;宣洩了他對於17年前曼聯和普拉達大學生隊那場暴力交鋒,以及幾年前南大西洋那場血淋淋戰事的反感。將領、政客和外交官皆難辭其咎的事實無關緊要:他就像貝爾格蘭諾號巡洋艦上面的男孩,在英國媒體的歡呼聲中燒毀、沉沒。《太陽報》大聲吆喝:「打中你了!」那也是他的反擊之道─他舉起拳頭狠狠搥下球,席爾頓跳起來為時已晚。         (摘自本書第7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