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傅申的搜尋結果,共17

  • 洪荒之力太紅!《史記:傅園慧傳》必看

    洪荒之力太紅!《史記:傅園慧傳》必看

    大陸游泳女將傅園慧因為在賽後受訪時不知自己成績比想像中好,誇張表情讓她爆紅,加上記者問她是否有保留體力?傅園慧一句「沒有保留,我已經用了洪荒之力」,讓她瞬間成為「網紅」!沒想到現在她甚至有了《史記:傅園慧傳》,粉絲笑稱「今年必讀佳作」。 \n網路上有人將傅園慧在比賽後受訪的內容,改寫成史記文體,並命名為《史記:傅園慧傳》,將她兩次受訪的誇張表情與言詞,全以史記文體呈現;而後還有人將她先前在微博發文的內容一併改成史記文體,笑翻網友。 \n《史記:傅園慧傳》如下: \n傅園慧,杭州女,體長大,性詼諧,善遊者也,征戰世錦,嘗得志。 \n丙申歲,巴西奧運,園慧桃李年華,與之。8月8,預賽,園慧居伯仲之後,歷時58秒95。 \n左史問曰:“58秒95,如何?” \n園慧懵然,驚曰:“吾以為59秒矣,居然勝於此,疾速若此乎!吾足矣。”言時不能自勝,以手捧懷,長嘯,瞠目,搖首,大笑,若癡若狂。 \n左史問曰:“汝盡力乎?”園慧曰:“吾盡洪荒之力矣。” \n左史問曰:“君年來多傷,今日如此,大不易。” \n園慧答曰:“然哉,然哉,吾百日練兵,九死猶不足,鬼神實知之,吾足矣。” \n左史曰:“明日大戰,君能勝今日乎。” \n園慧曰:“莫道勝敗,吾足矣,吾足矣。” \n連曰吾足矣,絕塵去,笑聲動天下。 \n是日,洪荒說遍九州,刷屏。表情包盛行,雖巨星,亦效之。 \n園慧為人,多滑稽,能解頤,若射雕之頑童,全無機心,又語多機智。 \n世人或笑其不矜,無女子之範,園慧不然,為文曰: \n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 \n人在天地數十載,挫折傷心苦連連。 \n本該笑時卻裝逼,此種人生又何歡? \n管她淑女為何物,但願頑劣笑到翻。 \n園慧又自謂:吾快樂哲人也。   \n七夕,園慧奪銅,孫楊奪冠,左史問園慧曰:“君以百分一秒失伯仲之尊。” \n園慧笑曰:“惜哉手短。” \n左史問曰:“君為第三。” \n園慧笑曰:“吾第三乎?洪荒之力盡矣,妙哉。” \n嗟乎,園慧得金與否,不足喜憂也,憑此語,足以得金。 \n太史劉曰: \n巴西奧運,九州以秦楚之強,縱橫天下,多搴旗斬將獲金,此分內事也,國人熟睹,視之當然,然亦有尷尬事。 \n先是,孫楊預賽不利,又逢霍頓之辱,大哭,國人亦慟,水軍洶湧,欲伐澳洲,澳洲哂笑。百勝王師,居然悲若哀鴻。 \n天下視吾泳兒,多鄙意,雖得百冠,不能去其辱,幸有園慧,以頑童心,以頑童態,視榮辱若無物,譽不加勸,非不加沮,快乎吾心,遊乎逍遙,一時陰霾,大笑驅掃,一時沉屙,大笑愈之。 \n此女以天真心挽大辱於既倒,其洪荒之力,偉哉。 \n又有射擊兒郎,失利,左史問曰:君失意一時,他日當如何,發奮乎? \n此子笑曰:他日尋吾,吾或耕於鄉野乎? \n天下相率以偽,太史嘗憂少年,薰于故老舊習,多生固執成見,言必曰:不負朝廷,不負大人。 \n今日觀之,則無是憂也,今日之中國,少年不失真性情,則中國不失真性情,則中國為少年之中國也。勉哉,勉哉。

  • 當年曾是最紅女團成員 她被爆與團員不合現在...

    當年曾是最紅女團成員 她被爆與團員不合現在...

    2002年,香港一支樂團組合Cookies誕生,成員本來有9個,後來由於公司問題只縮減到4人。這4人分別是傅穎、鄧麗欣、吳雨霏、楊愛瑾,在當時的人氣團隊中不比twins差多少。 \n其中的傅穎(Theresa),當年在Cookies的時候,因為不善言語,與其他成員不合,在Cookies的年代並不開心。2005年Cookies解散後,傅穎的事業陷入谷底,她下定決心將頭髮染金,以全新日本妹形象亮相。推出寫真集、唱片、書籍等都大受歡迎,被譽為「嫩模始祖」,從而帶動香港嫩模的發展。 \n那個時期雖然辛苦,壓力也很大,但傅穎自認為是事業上最開心的日子,因為努力付出就有回報,並能得到別人的認可。但2009由於金牌人事變動,讓傅穎事業再次掉入谷底,壓力大得讓傅穎差點得憂鬱症。 \n後來傅穎決定進軍大陸,努力堅持了4年終於有些成功,現在大陸混得也算可以,除了工作之外,也有許多追她的富豪。而其實當年在Cookies還沒解散之前,傅穎曾被報導與同組合成員鄧麗欣結仇,她們除了工作要爭大姐大之外,據傳還有個原因就是當年方力申曾追求傅穎,但被拒絕,鄧麗欣一時想不開覺得丟臉就更恨傅穎,導致兩人仇恨,然後就事事排斥傅穎。 \n但現在什麼都成雲煙,傅穎表示鄧麗欣不是她朋友,也不是她敵人,不管過去怎樣,只記得美好。

  • 故宮藏假貨 古畫鑑定爭議多

    故宮藏假貨 古畫鑑定爭議多

     「別以為台北故宮裡的都是國寶,其中很多宋元時期作品,真的少、假的多。」知名的鑑定家、書畫家,曾任台北故宮研究員的傅申,日前在浙江大學藝術系的發言,在兩岸引起關注。學者指出,這樣的觀點其實凸顯的是古畫鑑定不易的課題,台北故宮也回應本報表示:「關於宋元繪畫的真偽論斷,學界向來有不同的意見,本院尊重傅申教授的意見。」 \n 不少學者或書畫鑑定家都曾說過,即使是過去皇家積累的國寶文物、字畫,也有很多假畫。傅申就以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為例,指出台北故宮藏有《子明卷》和《無用師卷》。即使是乾隆皇帝也錯把《子明卷》視為真跡,但後來學者多數認為《無用師卷》才是出於黃公望之筆。然而堅持贊成乾隆帝的當代學者亦不乏其人,還曾和傅申大打筆仗。 \n 《谿山行旅圖》題款爭議 \n 大陸南京博物院藝術研究所副研究員,國家文物局書畫專項責任鑒定員龐鷗也曾持同樣論調,他對范寬的《谿山行旅圖》提出質疑,這幅畫可說是台北故宮的「鎮院之寶」之一,被譽為是北宋山水畫的典範,但正因為一位當代學者在畫幅下找到了「范寬」二字,龐鷗指出,范寬,本名范中正,字中立,為人寬厚而被稱為「范寬」,但就像包拯不會在正式的文件上自稱為包青天或包黑子,范寬的題款反而使《谿山行旅圖》的真偽再添爭議。 \n 大師贗品總多於真跡 \n 台北故宮對於龐鷗的分析回應指出,雖有人質疑圖上的題款非范寬本人所寫,但這幅全景式的山水大軸,充分展現北方山水「峰巒渾厚、勢狀雄強」的特點,無論筆墨與構圖皆為北宋山水畫的典型,也符合宋著錄對於范寬畫風的描述,可以確信《谿山行旅圖》為范寬的存世鉅作。 \n 鑑賞家鎖定台北故宮的書畫藏品,其實想凸顯的是古畫真偽鑑定的困難度。書畫鑑定家徐小虎也曾提出:「在中國,大師留下的贗品總是多於真跡。」她在《被遺忘的真跡:吳鎮書畫重鑑》中更放言,在傳世的吳鎮50多幅畫作裡,只有3幅半作品為真跡,引發書畫鑑定新爭論。 \n 對於學界不同的意見,台北故宮指出:「本院所藏之宋元繪畫質量均優,為各界所肯定,且經常為學術界所引用,重要性不言而喻。」對於清宮舊藏的真偽互見,故宮也表示:「凡後期偽託之作,本院在說明卡或圖錄中皆加以敘明。」

  • 來台申設公司 傅盛抱怨限制多

     獵豹移動在年初時曾表示計畫在台灣設立研發中心,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14日在台灣大學表示,獵豹台灣子公司已經送件至經濟部投審會,目前還在審核中,主要是台灣法規上限制多,因此申請時間比預期久,但對於何時送件的確切時間點,傅盛不願透露,只表示台灣分公司將針對智能物件、家居產業。 \n 傅盛在14日於台灣大學進行青年創業演講,對媒體表示,台灣子公司的申請已送件,但目前審核尚未通過。 \n 他表示,過去在美國進行公司設立申請手續,2個星期就辦好了,而台灣相對來說法規上限制較多。 \n 對於為何選擇智能物件與智能家居產業為主,傅盛表示,除了符合台灣產業優勢外,也是認為在手機的風潮以後,下一波將以智能物件為核心,未來電腦價格應該更便宜,並有更多物件智慧化,智能物件有很多發展可能性,也將讓社會成本大幅降低。 \n 傅盛也提到,網路時代在海外設立研發中心的目的,和以前不同,以前企業是先本土化再國際化,因此設研發中心是為了本土市場,但網路時代中公司是先國際化再本土化,而台灣也是全世界的一部分。

  • 傅申談民國畫壇 受文革重創

    傅申談民國畫壇 受文革重創

     民國初期的中國藝壇百花齊放,多位藝壇大家包括張大千、溥心畬以及吳湖帆等人,作品至今在藝術拍賣市場上都炙手可熱。知名中國書畫鑑定家傅申表示,綜合上述名家的畫風來看,當時畫家對於色彩表現有一定程度的愛好。他也指出,藝術發展難與政經背景脫鉤,文化大革命對於近代中國藝術確實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 \n 台大藝術史研究所教授傅申分析民國初期的畫風指出,大陸由於文革時期施行「破四舊」,因此對於中國當時藝術的發展造成很大的傷害,許多文物也在此時遭受嚴重破壞,部分則流往海外。 \n 于右任 復興草書地位 \n 政治環境與藝術發展之間難脫鉤,傅申指出,中共執政以後,因為領導人毛澤東喜歡寫書法,讓書法在毛澤東執政時期的發展不至於被扼殺,但多數當時未隨國民黨遷台的藝術家與書法家,多半的時間都還是要去書寫在街上隨處可見的標語大字報,多少影響了他們的藝術生涯。 \n 以來台的于右任而言,傅申認為,喜歡寫字的于右任因本身學問好、才氣高,進而能在書法造詣上不斷進步,最終成為民初以來最知名的書法家之一,被譽為「當代草聖」、「近代書聖」。 \n 傅申指出,草書在歷經宋、元、明、清四朝的發展後,應已到了極限,但沒想到于右任除了突破清朝碑體的限制,在民初時期,還成功復興了草書的地位,而于右任甚至還極力推行「標準草書」,期望能將草書「普及化」。但在蔣中正執政時,反對「標準草書」的推行,最終使于右任的計畫無疾而終。 \n 留洋經驗豐富的張大千,除了能說出一口流利的英文外,從小他就展現極高的藝術天分,以潑墨山水畫享有盛名。 \n 傅申說,年輕時期的張大千甚至還喜歡畫美人畫;在他的作品中,很容易看到豪邁的大青大綠,豐富的顏色表現,也說明了民初時期的畫家對於色彩表現有一定程度的愛好。 \n 張大千 藝術風格豪邁 \n 對於自己的老師溥心畬,傅申回憶起以前上課時的情景,他說,溥心畬的作品風格典雅,但個性幽默、風趣,上課的時候,若心情不錯,興致一來,甚至還會唱京劇給同學們聽。 \n 傅申指出,從清代以來的書法家而言,出身清朝皇族的溥心畬,楷書表現堪稱一絕。除了在書法上擁有極高的造詣之外,寫生、詩詞、撰寫古文等各方面,溥心畬的能力均佳。 \n 傅申表示,想了解一位藝術家的個性,從作品中便能窺知一二。張大千的藝術風格豪邁,由此可推論他是一個擁有雄心壯志與野心的人;相較之下,喜歡畫「小畫」的溥心畬,個性也顯得較為含蓄。

  • 傅申學藝展 獨家商品熱賣中

    傅申學藝展 獨家商品熱賣中

    國立歷史博物館即日起至8月17日止舉辦「傅申學藝展」,展出其書法、繪畫、陶瓷書刻等50餘件典藏作品。 \n傅申為臺灣知名藝術史學家、書畫鑒評家,師承國畫大師黃君壁、溥儒、王壯為等名家,鑽研書畫篆刻,學術研習之路上旅居各國,任職、獲獎無數,儘管潛心於學術工作,傅申對於藝術創作的熱情始終不減,致力以藝術宣揚中國文化、為國家爭光。 \n傅申的作品背後,潛藏著在藝術史和書畫鑒定層面的學術成就。「傅申學藝展」的繪畫作品,一類為臨仿之作,有多幅挑戰古人的大長卷;一類則是古法記憶寫生或古法創作,描繪現今名勝印象。欣賞其作,縱橫灑脫,可以感受豐沛的生命力,顯見個人情性流露其中,獨樹一格。 \n「傅申學藝展」各項衍生商品於史博正館1樓文創商店、YAHOO!超級商城【拾藝術文創館】獨家販售中。 \n

  • 看盡故宮名畫 傅申臨仿精妙

    看盡故宮名畫 傅申臨仿精妙

     台灣美術史學界地位尊崇的傅申,也是天才型創作家,他年少時師承黃君璧、溥心畬、王壯為等名家,研習書畫篆刻,就讀師大美術系期間便獲得國畫、篆刻、書法3項藝術展第一名,後因轉向學術工作而擱下創作,現才在台舉辦首次個展「傅申學藝展」,即日起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 \n 現場展出傅申早年至今的書法、繪畫、陶瓷書刻等50組件作品,昨天開幕式上,學界老中青三代齊聚,包括中央社社長黃天才、前史博館館長黃光男、故宮院長馮明珠、師大國文系教授杜忠誥等人都推崇他的創作成就,大批學生宛如粉絲簇擁他合照,氣氛熱鬧。 \n 現年79歲的傅申是書畫鑑定領域的「一代宗師」,但他最早是以畫家為職志,小學畢業後隨父母來台,他回憶當時住在父親任職的師範學校教師宿舍,看著宿舍裡的美術老師周末時教畫,便萌生習畫念頭,還不顧父親反對,考上了師大美術系。 \n 傅申不到30歲就展現驚人天分,畢業後曾獲台灣省美術展覽國畫一等獎,1965年他受葉公超、陳雪屏推薦進入故宮,「在故宮看了這麼多名畫,覺得自己無法再畫也無法超過,便轉向研究。」3年後他赴美進修,取得普林斯頓大學中國藝術史博士,1994年回台任教台大藝術史研究所,桃李滿天下。 \n 2013年傅申在北京國家博物館舉辦生平首次個展,同時在大陸出版《傅申學藝錄》圖冊,外界才得以一覽他學術成就之外的書畫創作精華。本次展出的繪畫作品,一類為臨仿之作,有多幅挑戰古人的大長卷,如大學時代所臨的《夏圭溪山清遠圖》、《王石谷江山縱覽圖》,筆墨精妙,維妙維肖;另一類為古法記憶寫生與創作。 \n 相對於早年便放棄畫筆,傅申持續書法與篆刻創作,並熱中於刻瓷,展覽中多件刻瓷作品,就展現他駕馭揮灑、刀筆合一的氣度。

  • 曾親炙張大千 天公再寫大師

    曾親炙張大千 天公再寫大師

     「已仙逝30年的張大千,作品在市面上竟愈來愈多!」國策顧問黃光男的一席話,證明張大千作品在其生前身後均奇貨可居。 \n 海內外曾與張大千交往密切者幾稀,資深媒體人黃天才新作《張大千的後半生》也就彌足珍貴。 \n 人稱「天公」的黃天才以90高齡再寫張大千,2日的新書發表會也是他的慶生會,包括102歲的水墨畫名家張光賓、老友傅申、收藏家林木和等人均到場祝賀,天公感動地直說:「這不是我第一本書,也不會是最後一本!」曾任《中央日報》駐日本特派員24年,期間得以親炙張大千,並建立起深厚交情,黃天才有感於曾目睹、耳聞張大千事蹟幾乎已無他人,故起意趁自己記憶未衰,將張大千海外奮鬥的過程及成就記錄下來。 \n 考證 近乎偵探辦案 \n 10多年前曾發表《五百年來一大千》,天公這次寫張大千的後半生,著重在張大千海外藝術活動及重要創作。知名藝術史學者傅申指出,「張大千曾說,天公若學考證鑑定也會是一把好手,這書就有近乎偵探辦案的精神。」對於一些史料上未曾出現的內情,黃天才均以記者的敏銳視角挖掘出來,讓傅申直說:「生動有趣得像在看偵探小說。」而天公自己也強調,「論張大千的藝術成就,很多人比我內行,我是新聞記者,我講故事,寫個大時代的人物。」 \n 詳述《溪岸圖》淵源 \n 張大千對古畫的鑑賞及臨摹能力,在收藏界為人稱道至今,在天公的書中也特別詳述張大千與董源《溪岸圖》的一段淵源。當年徐悲鴻在陽朔購得此畫,而後讓給張大千,他將此圖珍藏了30年。部分學者認為《溪岸圖》是張大千偽造董源署款的古畫而欺世,卻也因此讓這幅畫在國際舞台聲名大噪,最後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動用最新科技檢驗,確認此圖為古畫。事實上天公在早年已聽過張大千「表態」,他認為故宮所藏的董源《龍宿郊民圖》、《瀟湘圖》是假,《溪岸圖》是董源唯一親筆! \n 《張大千的後半生》由羲之堂出版,典藏藝術發行。典藏社長簡秀枝指出,透過此書可以看出張大千心繫中華文化的胸襟,也可看出他是投資理財的高手,作為文化人絲毫沒有酸氣,一切靠自己的精神足為今人表率。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指出,明年將策畫張大千巡展,除台灣之外,另將到大陸多省。

  • 傅建中華府看天下-成絕響的美國外交官

     1949年中國變色時的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Leighton Stuart,1876-1962),是出生在中國的傳教士之子,他的雙親畢生在中國傳教,死後葬於杭州。曾被毛澤東謾罵、極盡揶揄能事(見其〈別了,司徒雷登〉一文)的司徒雷登,其遺骨終於在2008年歸葬杭州,伴其父母長眠於中國大地。不過司徒雷登不是職業外交家,而是由馬歇爾推薦給杜魯門總統的政治任命。 \n 本文要談的是美國在華傳教士生在中國的兒子們,後來成為國務院的職業外交官,而且是頂尖的中國通。上世紀30、40年代有兩位派駐中國傳教士之子的美國外交官,分別是戴維斯(John Paton Davies, 1908-1999)和謝偉思(John S. Service, 1909-1999),前者生於江蘇嘉定,後者生於四川成都,國民黨和美國的右派認為他們要為「丟掉中國」負責,50年代麥加錫參議員對國務院親共外交官狂追猛打時,這兩人都被國務卿炒了魷魚。 \n 由於麥加錫主義肆虐,國務院的中國通凋零殆盡,幸好此時屆齡的在華傳教士之子們進入國務院,繼承了面臨滅絕的中國通的香火。其中兩位在70、80年代成為國務院中國事務專家的佼佼者,一位是雷根政府的駐華大使恆安石(Arthur W. Hummel, Jr., 1920-2001),「八一七公報」是他和中共談判的;另一位是卡特政府駐南韓的大使來天惠 (William H. Glysteen, Jr., 1926-2002)。 \n 恆安石的爸爸恆慕義早年在山西傳教(1927年後擔任美國國會圖書館東方部主任),所以恆安石生在山西汾陽;來天惠的父親來儀庭,是長老教會牧師,在北京傳教,來天惠出生於北京。這兩人和台灣的關係很深,先後在台北美國大使館當過副館長,他們已歸道山,目前碩果僅存的在華傳教士之子外交官是芮孝儉(Stapleton Roy, 1935-,美中建交是他襄助伍考克談判成功的),其父芮陶菴(Andrew Tod Roy, 1903-2004)原在南京傳教,兼在金陵大學擔任教授,1951年遭中共公審後驅逐出境。芮孝儉是李潔明之後的美駐北京大使,也是1949年見過司徒雷登並握過手的國務院中國通後起之秀,目前是華府威爾遜中心季辛吉研究所的主任。 \n 但芮孝儉亦已從國務院退休,且後繼無人,因為1949年以後沒有美國傳教士能進入中國,只要中共政權繼續存在,美國教會想恢復在中國傳教的傳統,絕無可能,所以美國傳教士的兒子們在國務院中國領域內獨領風騷的日子,實已成為絕響。 \n 中英雙語作家和美語大師高克毅(筆名喬志高,1912-2008)生前和我多次談過美國在華傳教士之子們,說他們都有一種complex(錯綜複雜的人格特質)。 \n 在中國,他們一出生就養尊處優,由中國阿媽和僕人帶大,但基本上生活在美國人的圈子內,念的是在中國的美國學校,對貧窮、落後戰亂頻仍的中國,先天上有種優越感,可是回到美國,卻被自己的同胞們視為異類,牧師們收入有限,所以英文裡有個成語是as poor as a church mouse(窮得像教堂裡的老鼠;一貧如洗),但他們望子成龍心切,節衣縮食,拚命要把兒子送進長春藤盟校,可是那裡的學生絕大多數來自富有家庭,讓這些傳教士之子們產生強烈的自卑感,因此他們的complex是在中國人面前有優越感,在美國人面前卻有自卑感,與人相處多少有種不適應症。 \n 溫哈熊(已故的中華民國聯勤總司令)告訴過我,他和恆安石很熟,但恆與溫的交往總是忽冷忽熱,冷時形同陌路,熱時難以消受,這大概就是與人相處的不適應症吧。 \n 至於來天惠,生前有兩大憾事,儘管他被視為國務院中國通的教父,竟然沒能當上駐華大使,反而是在中國的賣油郎之子李潔明雀屏中選(李的父親是美孚石油公司駐華代表),讓來天惠感到憤憤不平。 \n 另一憾事是在駐南韓大使任內發生婚變(前妻是1949年美國駐北京總領事柯樂博之女),第二次婚姻娶了夏威夷的華裔女子Marylyn Wong(原台大教授傅申之妻),而他故世後追悼會的節目則引用莊子喪妻鼓盆而歌的歌詞,說死亡「偃然寢於巨室」,不必「噭噭然哭之」。自中國觀點視之,來氏生命的最後階段,可謂反璞歸真,仍回到與生俱來的華夏文明。 \n 高克毅本有意根據他第一手的觀察和親身的經歷,寫一傳教士之子人格complex的文章(他在「美國之音」的上司艾爾斯William Ayers,二戰後與他合作密切的《三民主義》及《中國之命運》的英譯者畢範宇(Frank Price),都是生在中國的傳教士之子),惜終其一生沒能執筆,如今也成絕響。

  • 男當車手 臨櫃提款遭逮

     嘉義市傅姓男子因向地下錢莊借錢,無力償還,竟當起詐騙集團車手,但臨櫃提款時,被眼尖的行員發現有異,報警逮獲。 \n 警方今天表示,傅姓男子申設的某銀行帳戶,已被列為警示帳戶,他日前臨櫃準備提領剛從新北市新莊區電匯過來的新台幣95萬元匯款,被眼尖的行員發現,暗中報警。 \n 警方到場後,詢問傅姓男子匯款來源,傅姓男子辯稱是阿姨電匯的。但是,警方以電話查證傅姓男子口中的「廖阿姨」,才知「廖阿姨」是被害者。 \n 原來,傅姓男子最近因需錢孔急,向地下錢莊借了5萬元,後來無力償還月息30分的高利,因此遭地下錢莊人員逼債。 \n 地下錢莊人員告訴他,只要他提供金融帳號,在接獲「上頭」指令後,到銀行提款,就可以抵償債務,另可賺取詐騙金額的1%佣金。 \n 傅姓男子為了還錢,只好充當車手,並以假檢察官名義向被害人行騙。 \n 警方隨後前往傅姓男子住處,查獲仿冒的台中地檢署「監管科」識別證,全案依詐欺等罪嫌移送法辦。1020613 \n

  • 學書畫鑑定 先學美術史

    學書畫鑑定 先學美術史

     國際知名的書畫鑑定家、台北故宮專業審查委員暨顧問傅申昨日在世界華人收藏家大會的專題論壇上,發表研究,重現被歷史遺忘的清初名家陸遠的作品。他建議,想學習書畫鑑定的人,應該學習美術史,從時代風格、個人風格作系統地比較,才能準確判定真偽。 \n 傅申對中國書畫的鑑定和研究,不僅在學術上受重視,在拍賣市場上也是舉足輕重。他表示,想判定書畫的真假就應該學習美術史,從時代風格、個人風格來作系統地比較,了解書畫家從年輕到年老時畫風的演變。 \n 他指出,想學鑑定只看圖錄是不夠的,圖錄的彩色圖片可比喻成婚紗照,容易失真。就像他日前在大學裡遇到一位女學生,學生向他問好,他卻記不起是何人,學生說:「老師您昨天才參加我的婚禮呢!」 \n 他昨日的講題為:從「傳高克恭」的《林巒煙雨圖》,談一位被遺忘的清初名家陸遠。 \n 一般使用「傳」,就表示非此人的真品。高克恭是西域回回族的漢化書畫家,1996年博申在台北故宮研究院藏的高克恭十餘幅立軸畫,認為《雲橫秀嶺》最可靠,其他的以偽作居多。其中一幅《林巒煙雨圖》品質不差,他判斷是清初風格,但當時不知出於何人。1980年他在華府佛利爾美術館工作,發現館藏徐賁名下的《溪山無盡》卷,與故宮院藏陸遠名下同名畫卷實出一手,其實是將陸遠原作偽加徐賁款而成;在擴大研究陸遠的畫跡後,他也確認《林巒煙雨圖》為陸遠所作。 \n 後來他又發現台北故宮博物院藏李成卷、波士頓博物館的永瑢軸和私人藏的王時敏軸,均為陸遠原作,都是被畫商偽改的。透過傅申的研究,彰顯了陸遠的繪畫成就及畫路的寬廣。

  • 書畫鑑賞 傅申練眼也練筆

     傅申是國際知名的書畫鑑賞家,更是張大千書畫鑑賞的權威。他以多年學術鑑定的經驗指出,收藏者若想收藏某個書畫家的作品,在收藏之前,要先下工夫研究;在鑑定上,要先掌握時代風格,然後確認個人風格的幅度和進展,再以題跋、印章、著錄、收藏史來佐證真偽。 \n 傅申在中國書法、繪畫史以及書畫鑑定方面有很深的造詣,著述甚豐,幾乎囊括各時期主要的書畫家及作品,尤其對愛仿古畫的張大千,研究更是透徹。曾被其他專家形容「眼睛很毒」的傅申認為,先要學會鑑賞優劣,才能鑑別真偽。大學時代就是繪畫、書法、篆刻的「三冠王」,傅申在書畫鑑定上自然高人一等;因為鑑定時需要很多的線索,他也看了不少偵探小說,訓練自己的思考方式,加上特殊的機緣,終於成就他卓越的書畫鑑賞家地位。 \n 以下是專訪內容: \n 問:你是從何時開始收藏的呢? \n 答:我在大學時代買了第一件收藏品,用我打掃教堂打工賺的錢買的。那時我看到一幅知名書法家的作品,打工的錢剛好付得起,就買下來了。過了幾年,眼力增長了,才發現是假的。 \n 我收藏的作品,除了自己喜歡之外,有的是作研究用的。而且我自己平常也寫書法,買古人的作品可以學習。 \n 1977年之後,我較有機會赴大陸,有時也會到文物商店買些近代的作品。博物館一般不買近現代的作品,所以並不與工作衝突。我收藏少數明、清及數十件近現代的書法及繪畫作品。 \n 其實在博物館工作的人最好不要收藏。因為個人收藏和博物館的收藏會有一些抵觸。我在美國博物館做事時,偶而會遇到一些好作品,但因博物館礙於一些規定無法隨時購買;或有時小型拍賣會上有好東西,但博物館的程序來不及參加拍賣,如果剛好也在我能力許可的範圍內,我就會買來收藏。1980年代我在華盛頓時,曾在當地一個小拍賣會上買下一位明朝畫家的作品,這種機會很少見。 \n 鑑定真偽 不以最佳標準論 \n 問:黃庭堅的《砥柱銘》曾創下中國藝術品拍賣的世界紀錄,價格高達4.3億人民幣。你對這件作品的鑑定是相當經典的案例,請說明研究的過程? \n 答:在1973到1975年之間,我在美國的博士論文已提到當年在日本的黃庭堅的《砥柱銘》,但當年真假問題還無法解決,我心中還有些疑點,但也沒有判作偽跡。這件作品不是開門見山,一看就能清楚判定是黃庭堅的作品。 \n 到了2010年,《砥柱銘》易手到了台北,引起眾多關注,我剛好有時間,又得到逼真的全卷複印本,就重溫舊題,細心地爬梳了相關資料,花了快三個月研究包括卷後的10多個題跋及印章之後,才確定此卷為山谷書風轉變期以及使用較瘦勁毛筆書寫的真跡。這也是我研究單件作品花最多時間的一次。 \n 衡量一個人的書法作品時,你不能拿他最好的作品去作標準,這就像一位運動員最佳的跳高記錄是兩米三,如果他沒有跳到這個高度,你就說這不是他跳的,這是說不通的,因為最高的記錄只有一次;又譬如說,拿你現在和五年或十年前的照片擺一起,叫你朋友認出哪個是你,他可能也認不出來。所以一個人一生的作品一定 \n (文轉B5版)

  • 書畫鑑賞 傅申練眼也練筆

     (文接B4版) \n 有好有壞,有老有嫩,如果你拿他最有名的作品去作比較,就一定會產生疑問了。 \n 《砥柱銘》的風格雖然和黃庭堅晚年的幾件基準作品略異,但現在我已可肯定這是黃庭堅的作品。 \n 問:你的書畫鑑定能力是如何培養的? \n 答:學術史的鑑定和古董行的鑑定並不一樣。學術鑑定的專家一定要是美術史專家才行,要不然鑑定結果往往不夠精確。 \n 但想要成為鑑定專家,不能只有學術理論,一定要多看。我年輕時也買過假貨,那時看題款很像一位名家的作品,等我後來研究這位書法家之後,回頭看作品才發現是假的。因為這位書法家平常寫隸書,但我買的那幅是行書,我對他的行書了解不夠,就買錯了。所以人要不斷學習,這樣眼力才會進步。 \n 而且很多作品要經過反覆的思考才能判斷真假。同一張畫,有時因為個人的經驗累積,後來會有不同的看法,所以有時候原畫作還是要重看,一再地看。 \n 現在的印刷品越來越好,對於鑑定有很大的幫助,但看畫冊和看真實作品的感覺仍會差很多,尤其是大型畫作。而且從印刷品看不出作品紙張或絹的質地、新舊程度,所以還是要多看原作。 \n 另外,我自己也畫畫,寫書法,刻印章,這些經驗對於分辨書畫好壞、難度高低比較有幫助。假如沒有足夠的書畫創作經驗,判斷上會比較困難和不準確。 \n 紙絹破舊 不一定是真品 \n 問:對於想收藏的人,在鑑定方面你有什麼建議? \n 答:收藏的要點是真、精、稀,「真」排在第一位。所以如果你喜歡或想收藏某個書畫家的作品,在收藏之前就要先下工夫,盡量收集資料、了解他的作品、風格、個性、生活和演變。在鑑定上,要先掌握時代風格,然後確認個人風格的幅度和進展,再以題跋、印章、著錄、收藏史來佐證真偽,紙絹的時代也需要檢視。 \n 收藏古畫的人,應該要了解每個時代主要的畫家、他們主要的風格、特殊的筆法等等。譬如我們看不同時代的人物照片,不論年齡大小,一看就可以知道大約是什麼年代的;看畫也一樣,明朝的畫會有明朝的樣子。 \n 在個人風格方面,字和畫應該一起鑑定,可以將作者不同年份的作品來排比核對,但如果他的作品少,這方法就比較難。印章的鑑定可作參考,但比較其次,因為在張大千之後,偽作者開始使用照相仿製印章,所以判定越來越困難。 \n 不少人的迷思認為「紙絹破舊就是真品」,其實這不盡然。譬如張大千的仿作,他作畫的紙絹是故意弄舊的,跟時間久了自然變舊的紙絹不同。反而像故宮收藏的宋徽宗的字畫,因為一直在宮廷裡被保存得很好,有的紙絹到現在還很白淨。 \n (本文摘錄自《世界華人收藏家大會2012大會採訪錄》)

  • 燒鍋

     (文接B8版) \n 加是陰溝的污水,入口不爽,而傅家燒鍋的燒酒,則是久旱的甘霖,滋潤心田的喜雨。他們甚至說,秦八碗有神功,引來了天河之水,釀造出的酒才會如此醇厚甘冽。 \n 有了傅家甸人的擁戴,傅家燒鍋門楣上插著的明黃色酒旗,從來沒有落敗過。它門首的由傅百川親擬的黑地金字酒聯:「迷三山山山啼春,醉八仙仙仙扶雲」,被傅家甸男人編進了行酒令,廣為傳唱:「倆好呀,迷三山;四喜呀,五魁首;六六六呀,七巧雲;醉八仙呀,九龍壁;十個鼠呀,一鍋米!」 \n 傅百川眼見著顧維慈的祥義號醬油坊,被加藤信夫的日本醬油給擠得市場萎縮;眼見著傳統的蛤蟆菸,被波蘭籍猶太人老巴奪兄弟製造的「大白杆」香菸所取代;眼見著一家家小型火磨作坊,被俄國人開的大型製粉廠所吞併;眼見著曾經興旺的糖廠和肥皂廠,一天天地走向窮途末路。他想,自己經營的生意中,什麼都可以倒,唯獨燒鍋不能倒。 \n 如果有一天傅家燒鍋被俄國的伏特加和日本的清酒所取代了,那麼傅家甸男人就會患上貧血症,成了軟骨頭。不過,傅百川並不反對與洋人做生意,譬如他就很欣賞開創了「同記」的武百祥,他與自己一樣,靠雜貨鋪起家,後來看準了英式皮帽的良好市場,購進縫紉機,批量加工,終於將生意做大做強。相反,在與日本醬油競爭中呈現頹敗之勢的顧維慈,卻讓傅百川同情不起來。因為顧維慈除了發牢騷和拒絕參加商會組織的赴日考察團,對怎麼打敗對手,束手無策。 \n 傅百川在生意場上風光無限,在個人情感上卻是落寞淒涼。他不像其他有錢人,既有正房,又立側室,他只有一個小腳女人蘇秀蘭。她因為瘋癲,而牢牢綁住了他。 \n 蘇秀蘭本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因為生母死得早,繼母不容她,她十六歲時,就被逐出家門,許配給了傅百川。蘇秀蘭嬌小玲瓏,容貌秀麗,但因為受繼母的氣落下了愛哭的毛病,面上總有一絲陰鬱之氣。她跟著傅百川初來傅家甸時,最怕的就是過冬。也許身上沒有火力的緣故吧,她離不開火爐,一到雪天就咋舌,在屋也要抄著手。一個害冷的女人,最愛把男人的懷抱當成火爐,蘇秀蘭喜歡依偎在傅百川懷裡,不捨得出來。 \n 憐香惜玉的傅百川,對她自然是百般疼愛。兩個人纏綿的結果,是每隔兩年,都要添一個孩子。因而他們成親後的第六年,也就有了兩子一女。傅百川依照孩子出生的季節,分別為他們取名為傅夏、傅秋和傅冬。蘇秀蘭是個有心人,她想只差一個春天出生的孩子,就可以圓了生育的四季夢,所以每年的六七月份,她格外戀傅百川的懷,希望能孕育出春天出生的孩子。天遂人願,傅春果然來了。傅秋傅冬是男孩,傅夏傅春是女孩,家裡有了春夏秋冬,蘇秀蘭心滿意足了。她從不過問傅百川生意上的事情,偶爾去去漿洗房和中藥鋪,也都是因為家人,給孩子洗衣或是為傅百川揀幾樣貴細藥材做補品。她最喜歡的,就是坐在炕頭,一邊哄孩子,一邊做繡花鞋。 \n 她為自己的小腳,做了半櫃子繡花鞋,單的棉的,尖頭的圓口的,平底的坡跟的,純色的花格的,樣式多樣,五顏六色,簡直可以開個鞋鋪了。傅春出生後,蘇秀蘭大約覺得作為女人的使命完成了,在床笫間不那麼熱情了,受了冷落的傅百川,動了納妾的念頭。 \n 蘇秀蘭察覺後,嘴上說願意他再娶一個,可行動上卻是抗議。她的抗議不是大哭大鬧,而是不吃不喝往炕上一倒,眼睛直直地望著房梁,說是自己活夠了,沒多少日子了,讓傅百川準備棺材和壽衣,把孩子們嚇得哇哇直哭。傅百川怕出人命,只能安於現狀。久而久之,他們的關係也就淡漠了。 \n 蘇秀蘭的悲劇,源自傅春。傅春六歲時,有一天在街巷中戲耍,被受驚的馬車給撞死了。沒了傅春,等於四季缺了最重要的一角,蘇秀蘭承受不了。她責備自己,不該讓傅春自己出去玩,她該跟著的,悔得直用拳頭砸自己的額頭,滿面悲涼,神思恍惚,不出一年就瘋癲了。她分不清傅夏傅秋和傅冬,常把他們搞混。她看著傅百川,叫出的卻是閻王爺。她還不分白天黑夜,白天時說是天怎麼這麼黑,而到了黑夜,卻說天可算是亮了。傅百川請遍了哈爾濱的名醫,中醫洋醫都試過,也沒使她的病有起色。她精神失常後,不認得人,卻認得路。 \n 一到雨雪天氣,她就喜歡從櫃子裡取出一雙繡花鞋穿上,冬天也許穿上了單鞋,而夏天卻穿上了棉鞋,然後美滋滋地去傅家燒鍋,說是要接傅春回家。 \n 夥計為了應付她,就說傅春出去玩了,蘇秀蘭嗔怪道:「這麼晚了還玩,也不知娘惦記著。」便出去尋找。她通常會跑到後院的井台,彎腰朝井裡一聲聲地呼喚著:「春兒-春兒-」,令燒鍋作坊的人心驚肉跳。要知道,這口清冽甘甜的井,在傅家甸可是獨一無二的。當初打這口專門用來釀酒的井時,井水噴湧的一刻,恰逢雨後初晴,彩虹出現,所以傅家燒鍋的師傅們都叫它「七彩井」。傅家甸人私下說,傅家燒鍋之所以好,除了秦八碗會使酒麴子,還因為這口七彩井的水好。所以蘇秀蘭來燒鍋,夥計會及時通告秦八碗,他得寸步不離地跟著,惟恐她失足跌進井裡,燒酒就沒有好血脈了。 \n 傅百川為了蘇秀蘭,決計不討女人了。不然蘇秀蘭再受一次刺激,恐怕性命難保。傅家甸的女人,都敬佩傅百川,說是他儀表堂堂,腰纏萬貫,蘇秀蘭瘋癲了,而他從不眠花宿柳,忠誠於老婆,實在了不起。女人們因了這,給男人買酒,要去傅家燒鍋;灶上需要的豆油,去傅家榨油坊買;家人生病要抓藥,一定去傅百川開的中藥鋪;過年要做新衣了,去他開的綢緞莊。這些女人,有意無意的,成了支撐傅百川生意的半壁江山。而只有王春申清楚,傅百川並不是傅家甸女人想像的那麼潔身自好,因為他夜晚在埠頭區昏暗的街區,不止一次撞見傅百川進了俄國人或是日本人開的妓館。王春申心想,傅百川尋歡,有意避開傅家甸,是不想讓熟人知道吧。他也不出去為他宣揚,因為自己的情感遭遇與傅百川相像,他能夠體諒他。(本文摘錄自聯經出版《白雪烏鴉》一書)

  • 古書畫鑑定家 徐邦達今告別式

     一代古書畫鑑定名家徐邦達上周於北京病逝,享年101歲,其80多年生涯為北京故宮書畫館奠定基礎。 \n 今日由北京故宮院長單霽翔率領的治喪小組舉行徐老告別式。台灣書畫鑑定專家傅申與他有多年友誼,稱徐邦達專業為中國頂尖代表。 \n 徐邦達早年從事美術創作,1950年調北京國家文物局,主要從事古書畫鑑定工作,獨具慧眼的鑑定功力為他贏得「徐半尺」美名。1953年以各地徵集和收購到的3500幅珍貴書畫作品為基礎,重建故宮博物院書畫館。他與謝稚柳、啟功並稱中國書畫鑑定三大家。傅申表示,與徐邦達相識超過30年,相較於其他語帶保留的大陸學者,飯局上只有徐氏知無不言。

  • 兩岸傳統與實驗書藝雙年展 展新意

    兩岸傳統與實驗書藝雙年展 展新意

     傅申、徐永進、杜忠誥、蕭一凡等4位台灣當代書法家昨日在《2011兩岸傳統與實驗書藝雙年展》展前記者會上率先露一手!徐永進在液晶電視螢幕上以草書揮毫,卻發生了一件意外小插曲。由於大師運筆力道過猛,不慎「潑」及到正好站在一旁觀看的傅申,導致傅申的西裝褲上沾染了數點搶眼的「黃金潑墨」,惹來現場人士不斷打趣。 \n 傅申表示,書法必須在深厚傳統根基上創新,生活在當今社會,一定要表現出當代意識及風格。「今天的新到了明天就變成舊的,故以『實驗』一詞代替『新』,才是書法的長久正道。」 他也分析了兩岸書法特色之別:大陸偏流行取向、風格活潑,相較之下台灣仍保有書法傳統。 \n 既然以傳統與實驗為名,大展中部分書法家捨棄毛筆,改用板擦、粉撲、牙刷甚至襪子等物件做為工具,書寫內容則包括流行語、自作詩詞、新詩、信札、社會時事等。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主任研究員吳國豪表示,未來希望此展每年能輪流在兩岸巡迴。《2011兩岸傳統與實驗書藝雙年展》推出兩岸96位知名書法家共192幅作品,除了上述4位名家,台灣尚包括張光賓、何懷碩、薛平南等人,大陸則有王鏞、孫曉雲、黃惇等。大展9月22日至10月16日於國父紀念館中山畫廊登場。

  • 不愛強出頭的總經理李漢申

     兩年前,台電主管業務範圍的副總經理職位出現空缺,台電原本向經濟部建議的人選,只有一個,也就是李漢申,但是行政院核定下來的名字,卻是有兩個人,李漢申與當時的台北北區處長黃傅源。 \n 一個業務副總卻出現兩個人選,這讓台電董事長陳貴明相當不認同,也因為這樣,陳貴明曾經當面向陳瑞隆表達強烈反對立場,更是不惜把整體人事案檯面化,引發社會關注。 \n 副總人事案風波,身為「新聞主角」的李漢申,卻從頭到尾沒有對此事公開發表任何看法。台電資深員工轉述,有一次黃傅源在電視上說,自己才是真正的副總,李漢申只是配角。當時是台電業務處長的李漢申,看完後,只說了一句話「隨他吧」,講完,又埋頭在公文中。 \n 在陳貴明的力保與行政院的讓步之下,業務副總由李漢申出任,當時的他,已經60歲,他原本以為自己會做到副總退休為止,沒想到,才做了逾1年,陳貴明就徵詢他升任總經理一職的意願。 \n 而這次擔任總經理,他依舊保持一貫低調態度,對於媒體的要求訪問,一概以「不便回答」應對。 \n 身為台電老員工的李漢申,民國59年進入台電,從最基層的台電高雄區管理處實習員做起,一路慢慢爬升,民國68年爆發第二次能源危機,由於國際油價連番漲,台電負荷不了發電成本高漲,因此政府決定反映電價,當時身為台電業務處股長的他,必須要計算國際油價漲幅,並進一步精算如何調漲電價,這些工作相當繁瑣,但是他都能精準掌握,同時,向各級長官簡報時,也能有條理、邏輯性作說明,讓當時的長官相當賞識他。 \n 也因為他論事說理能力相當強,能源危機之後,不久就借調到行政院擔任第五組的管理師。 \n 由於進入台電就是從處理業務做起,喜歡學習新知的他,在民國89年升任為台電企劃處長,當時政府在探討電業是否需要開放民營化,政策規劃等幕僚業務重擔就落在他身上。 \n 台電員工說,那時候要蒐集各國電業概況及開放民營化後的變化,並進一步比對利弊之處,常常讓他加班趕工,最後提出適合台灣的版本,提供給當局者做決策,才有如今台灣電業,是國家電業與民營電業並存樣貌。 \n 與李漢申認識逾30年的台電資深員工回想起,過去和他相處的點滴,令人相當意外的是,大部分只知道公事上的李漢申,對於私底下的李漢申,了解程度甚少,只知道生活恬淡,卻相當熱中於運動。 \n 主要是因為業務繁忙,每天早上7點多就進台電辦公,光開會就幾乎把每天工作時間都占滿,所以往往要把公文帶回家繼續加班,也因為如此,李漢申最佳紓壓方式就是運動。 \n 李漢申每天都會與太太相約去學校慢跑,透過運動讓新陳代謝增加,藉此也讓思路更加清晰,此外,他也相當喜好接近大自然,與好友一同爬山,台電員工說,要跟李總爬山,「最好要有三兩三,才能上梁山」,因為他都是挑選具有挑戰性的百岳,也因為這樣,年紀已逾60歲的他,體力耐力都不輸給年輕人。 \n 如今接任台電總經理,他期許在自己任內可以讓核四商轉,同時改善舊有電廠,盡力把與民生息息相關的電力事業提供更好的服務品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