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傳導機制的搜尋結果,共09

  • LPR新制今上路 人行:銀行利差趨降

     中國人民銀行20日將推出新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新機制,市場上普遍認為,此舉旨將引導貸款利率往下,可說變相降息舉措。

  • 馬駿:LPR新機制 銀行利差或降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表示,新的利率定價機制由商業銀行參考「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自主加點定價,有利於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但不能排除銀行利差有下降的可能性,短時間內難以進行量化。

  • 盛松成評LPR新機制 MLF作錨定基準或僅短期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17日公告表示,為提高利率傳導效率,推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決定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並從20日起實施,人行調查統計司前司長盛松成撰文指出,新形成機制選擇以中期借貸便利(MLF)作為LPR錨定基準利率,短期能引導貸款利率下行,但作為定價基準,MLF自身仍存在一些問題,這或只是短期權衡而非長期選擇。

  • 挺小微企業 五大行融資將年增3成

    挺小微企業 五大行融資將年增3成

     大陸國務院常務會議17日再聚焦小微企業融資難;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上直接強調,要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確保小微企業融資規模增加、成本下降等4方面要求;他更直接定調,要求「工農中建交」等國有五大行帶頭做起,今年必須達到小微企業貸款餘額增長30%以上。 \n 但小微貸款規模年增3成的高目標,也恐讓大陸銀行業「苦在心裡」。據路透對多家國有大行、股份行調查,銀行業普遍面臨考核壓力,加上經濟下行風險、小微企業生命週期短等情形,經營要達「保增量、穩利潤、控風險」的平衡,似乎已成「不可能三角」。 \n 除了融資規模提高,國常會中更要求,必須將小微企業的信貸綜合融資成本在去年基礎上再降低1個百分點,進而引導其他金融機構實質性的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n 此外,大陸中央財政也將繼續實施小微企業融資擔保降費的獎補政策,其中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年度支援小微企業2000億元人民幣擔保貸款、戶數10萬戶以上。 \n 觀察大陸國務院政策,《北京商報》引述CEI中國企業研究所秘書長唐大傑說,此次國常會明確從多方面要求,與4月初發布《關於促進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一脈相承,可看出中央對小微企業支持決心非常強。 \n 另從貨幣政策支持角度來看,北京大學經濟政策研究所副所長顏色認為,包含民營小微企業與製造業,面對當前貨幣政策的主要困境並非流動性不足,而是傳導機制不夠有效、資金難以流向實體經濟,這需透過官方運用更多政策工具來精準對接、疏通貨幣傳導機制。

  • 中國新視野-陸貨幣政策工具的選項

     5月資料顯示,中國經濟並未顯著回暖,物價水準回升的力度有限,尤其是弱通膨資料進一步提升了降息預期。同時,在總需求整體不足的情況下,資金滯留於金融體系,貨幣市場利率下行難以傳導至中長期債券和信貸市場,寬鬆政策應該強調定向,而非大水漫灌。 \n 5月,CPI年增1.2%,PPI年減4.6%,折射經濟轉型階段增長動力依然不足。有機構預計,即便下半年中國經濟能夠企穩甚至略為回升,回升力度也較弱。而大宗商品價格的反彈,以及豬週期的逐漸啟動,同樣受到低迷需求端的制約不會帶來太大的通膨壓力。再從匯率角度觀察,正在處於國際化關鍵階段的人民幣,出現趨勢性貶值的可能較小,下半年的通膨形勢仍然無須緊張。 \n 不過,相對樂觀的是,年初以來的一系列穩增長政策效果有所顯現,5月PMI繼續回升,連3月高於50,百城房價月比也由負轉正,成交量放大,房市有所回穩。隨基礎設施投資項目陸續審批開工,基建投資穩增長的作用也會進一步提升。 \n 專家判斷,CPI的持續低位運行將繼續確保政策的寬鬆空間,貨幣政策仍將維持穩健適度寬鬆的基調。從長週期角度觀察,降息週期可能還要持續1年至2年的時間,GDP的底部至少在第3、4季度。 \n 在這樣的資料背景之下,如何選擇貨幣政策工具?機構認為,仍會繼續走在適度寬鬆的道路之上,但會相對較少地使用常規工具,而相對較多地使用定向政策。「做寬鬆的事,但別釋放太寬鬆的信號」,這也可以理解為,決策層反復強調「不是大水漫灌」的用意。 \n 一方面,經過兩次「全面+定向」調降存準率,金融體系流動性寬鬆,商業銀行超額儲備增加;5月貿易順差擴大至近600億美元,外匯占款或將增加,擠壓進一步降准空間。 \n 另一方面,在某些角度而言,已經出現一些流動性陷阱的端倪,寬鬆政策的操作必須更加謹慎、精準。目前,宏觀經濟仍未擺脫下滑態勢,但連續降準降息後,短端利率已降至較低水準,卻無法傳導到長端利率和貸款利率之上。可見降準的邊際效應正在遞減。 \n 在「不大水漫灌」的前提之下,未來的常規政策工具如何選擇?目前,政策在引導貨幣市場利率下行方面效果明顯,但中長期債券利率和信貸利率方面下降有限,一方面反映出整體的總需求不足,資金滯留於金融體系,同時也反映出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還不完善。 \n 如何將資金趕出去,引導至實體經濟?有機構認為,決策層應該量價雙管齊下,採取定向的量化寬鬆政策,引導資金投向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可能的政策選擇包括,取消超額存款準備金利息、降準降息+定向降準、對商業銀行抵押再貸款+擴大抵押品範圍、扭曲操作收短放長、對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再貸款+收購銀行不良資產、注資政策性銀行+定向放貸,以切實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n 同時,在未來繼續採取降息手段的同時,決策層還應繼續加快利率市場化改革,著力完善shibor形成機制,以及商業銀行貸款定價機制,從而確保貨幣政策目標有效傳導。 \n (本文摘自經濟參考報)

  • 學者:雙軌利率併軌為市場化

     隨著溫州老闆出逃之風愈演愈烈,民間借貸危機引發各界反思大陸當前金融政策。普遍認為,民間借貸盛行主要成因是大陸信貸體系的特有「雙軌制」造成,大陸財經學者巴曙松與王月香指出,當前市場環境下,二元的利率運行和調控機制對利率傳導機制的割裂影響越來越大,雙軌利率帶來的弊端愈加明顯,並呼籲積極創造條件,推動雙軌制利率的平穩併軌。 \n 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曙松及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研究生王月香表示,大陸的利率市場化進程自上個世紀90年代逐步啟動至今,逐步形成目前的雙軌制利率格局,貨幣市場、債券市場以及外幣存貸款市場已經基本實現市場化運作,人民幣存貸款利率則實行存款上限和貸款下限管理。 \n 市場出現轉向趨勢 \n 雙軌制體系下,大型壟斷企業享受低利率融資優勢,緊縮時期的中小企業融資問題變得尤為困難。巴曙松說,在利率市場化環境下,這種不對稱格局可以出現一定的改進,風險承受能力和定價能力高的銀行可以對中小企業的資金需求進行市場化定價,從而能夠對中小企業提供更多的資金支持,市場化的利率機制也有助於市場化的多種金融產品市場的發展。 \n 從宏觀政策角度看,存貸款利率的管制也給利率政策的傳導機制帶來障礙。巴曙松說,一方面,管制利率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儲蓄和投資行為,使得資金在經濟體系中未能實現有效分配。另一方面,管制利率對市場化利率有一定的引導作用,但市場化利率向管制利率的傳導機制並不敏感,這就加劇了利率體系的不平衡。 \n 巴曙松指出,金融市場已經出現不少轉向市場化利率機制的新趨勢,包括規模迅速擴大的市場化定價的金融工具,例如短期融資券等各種債務性融資工具,為利率雙軌制的平穩併軌提供更好的市場條件。 \n 完善基準利率體系 \n 巴曙松認為,大陸金融改革應重點從4個方面著手。首先應繼續加大利率市場化定價的債券市場等直接融資的規模,平穩減少管制的存貸款利率在整個金融市場上的比例,為未來平穩推進利率併軌提供平穩的市場環境。其次,選擇部分市場化程度較高、自我約束能力較強、適應利率市場化衝擊能力較高的商業銀行,進行利率市場化的試點。 \n 第三,在貨幣政策操作中更多運用利率等價格工具,重點完善市場化的利率體系,特別是要重點完善基準利率體系。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最終目標是建立成熟的利率體系,首先要求建立健全基準利率體系。完善的基準利率體系可以為商業銀行的資金自主定價提供基準,只有完善基準利率體系,才能保證在利率全面放開後,整個利率體系可以維持動態平衡連動。 \n 第四,建立與利率市場化機制平穩運行所需要的各種金融基礎設施,特別是市場退出機制、存款保險機制等。利率市場化運行後,必然會有一部分競爭力弱的商業銀行面臨顯著的市場衝擊。美國利率市場化過程中,85%的儲貸協會一度嚴重虧損,大量中小銀行倒閉破產,而美國的銀行破產法律制度保證了市場參與主體的及時退出。 \n 巴曙松強調,利率市場化並不能簡單地看作存貸款利率的市場化浮動,而應當看作金融領域的根本性變革措施,金融監管和貨幣政策操作也需要作出調整。 \n 小靈通 \n 利率雙軌制 \n 大陸的利率體系中,存在著受管制的存貸款利率(計畫利率)和已完全市場化的回購利率(市場利率)兩種利率體系,被稱為「利率雙軌制」。

  • 銀監局促將監管納宏調工具箱

     上海銀監局局長閻慶民日前在《財經》雜誌撰文指出,為提高宏觀調控有效性,2011年應將監管政策納入宏觀調控政策的「工具箱」。 \n 閻慶民建議採納的監管政策中,包括對銀行信貸投向實施「硬約束」,實施動態資本補充機制、提高撥備覆蓋率、強化存貸比考核等措施。 \n 他表示,當前僅依賴利率、存款準備金率等「軟約束」調控工具,對降低地方政府投資衝動、加快經濟結構調整很難短期見效。 \n 閻慶民認為,「在當前很多國家維持低利率、甚至負利率情況下,透過提高利率調節經濟,會加速套利資金流入,加劇傳導機制扭曲,並造成政策效力遞減。」

  • 系列之三-投資關注 匯率中性化的產業

     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改革將推動新一代主導行業,如消費升級行業、高科技產品行業、資訊與傳媒行業等的快速發展,促進原有主導行業,如金融業的業務提升,並催生更多的全球化企業。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應將注意力集中於「匯率中性化」相關的產業和上市公司。 \n 6月19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將進一步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引起關於人民幣升值的諸多遐想。但央行聲明中的一句「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又使得人民幣未來波動的方向充滿了不確定性。實際上,從中長期來看,對於中國內地經濟這樣一個處於快速發展和結構調整過程之中的大型經濟體而言,也許「匯率中性」才是其發展的趨勢。 \n 人民幣升值 兩類行業受益 \n 從短期來看,人民幣升值對於不同行業各有利弊。相對受益的主要有兩類行業,一是對進口能源、原材料依賴性較強的行業,如航空、造紙等,人民幣升值能夠降低其進口成本;二是資產性行業,如房地產、銀行、保險等,人民幣升值預期能夠提升其資產的期望價值。央行重啟匯率機制改革聲明發佈的下一個交易日,A股市場中上述行業指數漲幅均超越市場指數。而相對受損的行業則集中於出口導向型行業,如電子、紡織、化工、機械設備中的部分子行業等。有一種觀點認為,此次重啟匯率機制改革是政治博弈的結果,我不同意這種觀點。實際上,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是中國內地經濟結構調整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更是人民幣通往國際化貨幣的必經之道,因為對於一種國際化貨幣,在其發行國內部,儘管可能存在匯率敏感的行業(即某些行業將得益於本幣的升值,而另一些行業則可能得益於本幣的貶值),但從整體上而言,該國的經濟對於本幣的匯率應當基本保持中性,這樣才能在最大限度上保證該國貨幣的穩定和可信度。 \n 持有一國的貨幣,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就是持有該國實體經濟中各個產業的一個投資組合,我們無法想像,一個嚴重依賴於出口的經濟體,其貨幣能夠長期穩定地充當國際化貨幣,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上述投資組合將嚴重傾向於出口行業,從而大大提高投資風險。人民幣要成為一種被廣泛接受的國際化貨幣當然需要許多條件,但其所依託的經濟體從整體而言,對本幣匯率「中性」則是其中一條非常重要的前提條件。 \n 「匯率中性化」可以依據不同的視角,例如宏觀--微觀視角,或者靜態--動態視角等。從宏觀層面上來看,匯率中性化指的是本幣匯率波動對整體經濟不具有顯著的影響(或者說,匯率波動對不同行業的正面和負面影響從整體上可以互相抵消),從微觀上來看,匯率中性化是指企業通過提升產品附加值、供應鏈多元化、匯率風險管理等方法使得其產品銷售及盈利能力不因本幣匯率的波動而發生重大變化。 \n 匯改可促進 產業結構優化 \n 實際上,促進產業結構優化也是政府部門重啟匯率機制改革最重要的目標之一,在6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新聞發言人答記者問的新聞稿中,其第五部分(進一步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是否與我有利?)用三個「有利於」闡明了此次重啟匯率改革的目標,其中第一條就是「促進結構調整和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 \n 因此,在宏觀產業政策層面,一方面發展必需消費品和消費升級產業(如醫療服務、高速鐵路等)以提升內需對於驅動經濟增長的作用,並降低出口依賴程度;另一方面發展既可用於滿足內需,又有利於提升出口產品層次的「內外兼顧」型產業,將是調整經濟結構、逐步實現整體經濟「匯率中性化」的核心步驟(見表)。另一方面,在企業層面,那些能夠及時調整其採購及生產體系,逐步實現供應鏈全球化的企業將會在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逐步靈活化之後得益匪淺。 \n 金融服務業 可望轉型發展 \n 「匯率中性化」過程中另一個重要產業就是金融服務業。首先,匯率形成機制的逐步市場化使得企業通過金融產品(如外匯遠期)對沖匯率風險的需求上升;其次,企業供應鏈的全球化將促使內地金融機構更加積極地參與全球金融活動;最後,逐步市場化的匯率形成機制還會在內地資本市場和全球金融市場之間產生傳導作用,加快內地資本市場的國際化進程。上述三方面的變化將促使金融機構逐步從目前的存貸業務為主體向資金管理和風險管理業務為主體過渡。 \n 因此從長遠來看,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改革與中國內地經濟結構的調整是一致的,更加靈活的人民幣匯率將推動新一代主導行業,如消費升級行業、高科技產品行業、資訊與傳媒行業等的快速發展,促進原有主導行業,如金融業的業務提升,並催生更多的全球化企業。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與其猜測人民幣未來匯率的走向,還不如順應經濟結構的調整進程,將注意力更多地集中於「匯率中性化」相關的產業和上市公司。

  • 學者評論-中國經濟運行良好 股市何以大跌

     5月11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4月分統計數據顯示,前4個月中國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儘管有所回落,但仍屬高位運行;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繼續平穩較快增長;外貿進入恢復性增長軌道,進出口平衡狀況有所改善。也就是說,驅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不僅動力增強,而且更加趨於協調。 \n 另一方面,4月分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2.8%,工業品出廠價格(PPI)同比上漲6.8%;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7.8%;人民幣信貸增長7740億元。這些數據表明國民經濟正處於平穩發展階段。 \n 不過,股市的理解則不同,A股及H股在全球股市大力反彈的大勢下則全面下跌,特別是上海綜合指數下跌到了一年來新低。我想原因在以下幾個方面。 \n 一是儘管整個國民經濟運行基本處於向好的態勢,但是最近國際媒體及一些著名經濟學者都對中國經濟增長表示十分質疑,對中國經濟的否定與擔心又成了國際上的時髦。 \n 中國經濟是有問題,其運行的風險也很高,但如果政府能夠處理一些城市的房地產泡沫,讓房市回歸居住的功能或以消費為主導的市場,那麼中國城市化進程將有30年的發展,住房發展仍然會成為未來幾十年經濟增長的動力。 \n 最近關於房地產宏觀調控的「國十條」出台,其方向是正確的,也把握到問題的要害,只要踏踏實實去做,不斷完善與調整,那麼房地產泡沫這個毒瘤一定會被切除,中國經濟豈能不重新步上經濟增長快車道? \n 二是從公布的數據來看,市場還擔心的是目前已接近政策緊縮預期的最嚴厲時刻,央行貨幣政策將在利率及人民幣升值兩個方面全面緊縮。特別是當4月分CPI、PPI同比上漲8%時,市場更是擔心央行利率即將上調。 \n 應該看到,在中國當前的CPI體系下,它主要是以食品價格變化來決定通膨變化的速度,當月CPI上行仍然與全國自然災害有很大關係。當全國氣候條件好轉,菜價回落也是自然。根本就不用擔心今年的CPI會上升到多高的水準上。 \n 還有,PPI快速上升,並高於CPI這樣多,市場擔心PPI作為CPI先行的指標,很快就會傳導到CPI上來。但實際上也是過慮。因為,當前的通貨膨脹形成機制已經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在經濟和金融全球化、及中國這種特殊的價格統計指標體系下,PPI要傳導到CPI上還得有十分長的傳導鏈。 \n 就當前的情況來看,過高的PPI更多的是傳導到房價上去了。如果全國的房價調整,過高PPI的傳導可能就在房價上結束。 \n 如果CPI在當前這樣的水準上,儘管市場的通膨預期較高,但央行動用價格工具或上調利率的機率比較小。至於人民幣匯率,央行仍然是會以靜制動,特別是當前國際金融形勢動盪不安的情況下,升值機率更是會謹慎。今年整個貨幣政策走向更多的是動用數量工具,特別是會在優化銀行信貸規模的結構做文章。因此,市場不用過度解讀央行的貨幣政策會出現全面緊縮,但是同樣也不會出現2009年銀行信貸極端過度。 \n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 \n易憲容 \n 5月11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4月分統計數據顯示,前4個月中國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儘管有所回落,但仍屬高位運行;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繼續平穩較快增長;外貿進入恢復性增長軌道,進出口平衡狀況有所改善。也就是說,驅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不僅動力增強,而且更加趨於協調。 \n 另一方面,4月分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2.8%,工業品出廠價格(PPI)同比上漲6.8%;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7.8%;人民幣信貸增長7740億元。這些數據表明國民經濟正處於平穩發展階段。 \n 不過,股市的理解則不同,A股及H股在全球股市大力反彈的大勢下則全面下跌,特別是上海綜合指數下跌到了一年來新低。我想原因在以下幾個方面。 \n 一是儘管整個國民經濟運行基本處於向好的態勢,但是最近國際媒體及一些著名經濟學者都對中國經濟增長表示十分質疑,對中國經濟的否定與擔心又成了國際上的時髦。 \n 中國經濟是有問題,其運行的風險也很高,但如果政府能夠處理一些城市的房地產泡沫,讓房市回歸居住的功能或以消費為主導的市場,那麼中國城市化進程將有30年的發展,住房發展仍然會成為未來幾十年經濟增長的動力。 \n 最近關於房地產宏觀調控的「國十條」出台,其方向是正確的,也把握到問題的要害,只要踏踏實實去做,不斷完善與調整,那麼房地產泡沫這個毒瘤一定會被切除,中國經濟豈能不重新步上經濟增長快車道? \n 二是從公布的數據來看,市場還擔心的是目前已接近政策緊縮預期的最嚴厲時刻,央行貨幣政策將在利率及人民幣升值兩個方面全面緊縮。特別是當4月分CPI、PPI同比上漲8%時,市場更是擔心央行利率即將上調。 \n 應該看到,在中國當前的CPI體系下,它主要是以食品價格變化來決定通膨變化的速度,當月CPI上行仍然與全國自然災害有很大關係。當全國氣候條件好轉,菜價回落也是自然。根本就不用擔心今年的CPI會上升到多高的水準上。 \n 還有,PPI快速上升,並高於CPI這樣多,市場擔心PPI作為CPI先行的指標,很快就會傳導到CPI上來。但實際上也是過慮。因為,當前的通貨膨脹形成機制已經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在經濟和金融全球化、及中國這種特殊的價格統計指標體系下,PPI要傳導到CPI上還得有十分長的傳導鏈。 \n 就當前的情況來看,過高的PPI更多的是傳導到房價上去了。如果全國的房價調整,過高PPI的傳導可能就在房價上結束。 \n 如果CPI在當前這樣的水準上,儘管市場的通膨預期較高,但央行動用價格工具或上調利率的機率比較小。至於人民幣匯率,央行仍然是會以靜制動,特別是當前國際金融形勢動盪不安的情況下,升值機率更是會謹慎。今年整個貨幣政策走向更多的是動用數量工具,特別是會在優化銀行信貸規模的結構做文章。因此,市場不用過度解讀央行的貨幣政策會出現全面緊縮,但是同樣也不會出現2009年銀行信貸極端過度。 \n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