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傳統織布的搜尋結果,共60

  • 外婆留下織布機 孫女重現原民嫁衣

    外婆留下織布機 孫女重現原民嫁衣

     泰雅族外婆過世,留給孫女Siwa Yumin一台傳統織布機,從來沒學過織布的她,向部落長輩自學,找尋記憶中外婆編織的身影,八年前遇上辭去公職、回部落重建泰雅工藝的尤瑪‧達陸,一頭栽入泰雅傳統編織世界,重現織工精美的新娘嫁衣,傳承幾乎消失的泰雅工藝。 \n 台中市葫蘆墩文化中心即日起展出一系列泰雅編織藝品館藏,並邀請製作電影《賽德克‧巴萊》戲服的苗栗縣象鼻部落野桐工坊,展現復原泰雅族傳統織布工藝廿年來的成果。 \n 捧著人人稱羨的公務鐵飯碗,工坊負責人尤瑪‧達陸卻為了重建泰雅工藝,毅然決然辭去公職,她說,相較於其他原住民部落,泰雅族工藝文化幾乎消失,原因是在日據時代,泰雅族為保衛領土,和日軍發生兩百多起戰役,耳熟能詳的霧社事件僅是其中一戰。 \n 戰役頻繁,進而影響泰雅部落工藝傳承,年僅廿九歲的尤瑪‧達陸決定找回失落的泰雅文化,並找尋自己的價值,耗費廿年時間,走訪國外蒐集、拼湊遺失的部落文化,更重返部落種植苧麻、取纖製線,學習祖先傳統織布手藝,同時傳承給年輕一代族人Siwa Yumin。

  • 鑫業導電不織布 最輕薄

    鑫業導電不織布 最輕薄

     創新研發為台爭光再添一例!國內防電磁波專業廠商鑫業光電經過多年的努力,以紙纖維融合傳統不織布纖維研發目前業界最輕薄的導電不織布,該產品目前不但已獲得知名數位相機採用,同時亦引起美商大廠前來合作,預計在今年第2季放大產能,今年營收也將呈現倍數成長。 \n 導電不織布為目前3C產品必備的元件之一,包含數位相機、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及生醫器材等都內建在裡頭,「商檢局」規定3C產品需通過BSMI電磁檢測才能上市銷售,除了避免電磁波雜訊干擾3C設備正常運作外,也能避免電磁波對人體的危害。 \n 尤其是現代人電腦、手機不離手,對於電磁波的防護更形重要。 \n 有鑑於此,鑫業公司結合了專精藥水製程研究和開發的懿辰有限公司,將其多年的經驗應用到導電布和導電不織布製程,利用無電解電鍍方法將織物表面金屬化(銅/鎳),形成極佳的導電性,使其兼具防電磁波干擾特性與柔軟可加工性及耐彎曲等特性,並將其目前0.02mm導電不織布產品朝向越輕薄趨勢方向進行。 \n 該公司董事長潘明忠表示,目前導電不織布多以國外廠商居多,包含3M佔15%、萊爾德佔20%,但都只能做到5mil,公司首創以紙纖維融入不織布纖維中研發出2mil及3mil為全球最薄,不但遮蔽效率極佳亦能降低生產成本,目前已透過大陸代理商出貨超過萬平方米。

  • 研究傳統編織 賽夏媳婦獲薪傳獎

    研究傳統編織 賽夏媳婦獲薪傳獎

     賽夏媳婦徐年枝十七年前參加原民傳統織布技藝訓練,回到苗栗南庄後開設「瓦祿工作坊」,傳承即將失傳的編織技法。徐年枝的技藝獲得許多設計獎,今年更獲原民會「原住民族工藝薪傳獎」肯定。她表示,會繼續傳承賽夏織法。 \n 原本是泰雅族人的徐年枝,十七歲從桃園縣復興鄉嫁到苗栗南庄,也開始學習賽夏族的語言和服飾;她說,在賽夏部落生活一開始什麼都聽不懂,平時丈夫到國小教書,她則負責打理家務。 \n 徐年枝說八十三年參加「山胞傳統織布技藝訓練」,她才開始學習織布,結訓後在當時省政府協助下,設立「瓦祿工作坊」開始從事賽夏傳統編織研究設計。 \n 徐年枝回憶,當時部落裡穿著賽夏傳統服裝的人甚少,而族裡的長者又不隨便讓別人拍攝,她花了近十年蒐集、研究即將失傳的編織技法,將代表賽夏族精神的紅、白、黑三色與三種圖騰,運用在各類衣飾與織品上,並開班授課。 \n 走進「瓦祿工作坊」,充滿濃濃的賽夏風,牆上則掛滿的獎狀和作品。 \n 今年七十歲的徐年枝體力不如從前,她說,目前慢慢的將先前訂購的傳統服飾「收尾」,無法再輕易接受訂單,但她仍希望將傳統賽夏織法傳承給年輕一代。

  • 揮灑流行的原織原味

     看到胡秀蘭的作品會讓人眼睛一亮,明明是很 「原住民」的紋飾和色彩,卻巧妙的和流行的手提包、髮飾、手飾相結合,「原織原味」的低調奢華,讓她的作品很受都會區上班族和年輕人的喜愛。 \n 領有歌星證的胡秀蘭,家族經營演唱事業,身為主唱的她,和家人經常到國內外登台作秀,接觸不同的文化,成為她日後創作的泉源。 \n 胡秀蘭說,相較於站在五光十色的舞台上,其實她更喜歡手工藝術創作,為了配合家族事業也為了兼顧自己的興趣,她開出條件:要她登台可以,但也要讓她學習自己想學的技藝。就這樣,胡秀蘭在日本學習了傳統的手工編織,之後在台北待了4年,晚上作秀,白天就學習手工藝技術。 \n 她說,早期原住民「織布就是織布,文創就是文創,兩者很難搭得上」,但胡秀蘭從16歲就開始跟著老一輩的族人學織布,又在日本和台北學習較具時尚流行感的編織和手工藝技術,讓她很自然的將這些元素結合在一起。 \n 只是要把創作的概念轉為商品,還是歷經艱難。由於原住民傳統的織布手法和日本不同,兩者如何融合,胡秀蘭剛開始也有一番掙扎,「後來日本的老師提醒我,如果可以抓住屬於原住民的紋路和色彩,不一定要運用同樣的織布技巧,也能運用流行的手法,創作出具有原住民味道的作品」。就這樣,胡秀蘭在日本編織手法中灌入原住民「祖先的元素」,成為兼具時尚與傳統的商品。 \n 只是有了作品還不夠,行銷才是真正的問題,胡秀蘭回憶,她從演唱事業轉從事文創工作時,全省跑透透,經常得睡在「汽車旅館」─把汽車當旅館,四處到各地擺攤販售。 \n 之後透過比賽,接觸到其他工作室,相互觀摩,也被政府部門肯定並獲獎,才慢慢打出名號,並打開行銷通路。 \n 對政府提供的資源,胡秀蘭抱持肯定,她說,「公部門所謂的輔導,並不是給你錢,而是提供窗口給你,讓你有機會去看、去學,還不時舉辦展覽讓你去曝光,這對資源有限的原民創作者來說非常重要」。 \n 為了投入喜愛文創工作,10多年來,胡秀蘭曾經賠掉1棟房子,還有她先生400多萬元的退休金,但是她堅持走下去。成為花蓮太魯閣族首位工藝師的她,現在不僅從事教學,協助族人共同打開藝術的大門,成立的那都蘭工作室也透過網路和實體通路打開知名度。 \n 因為太搶手,有時貨源還不夠賣,即使如此「我要求只要設計出來,技術一定要到位,而且提供售後服務」,擁有原住民的熱情和創造力,但在產品行銷上,胡秀蘭卻有著日本技師一般對完美的堅持。

  • 老阿嬤的手 重現泰雅織布技術

    老阿嬤的手 重現泰雅織布技術

     電影「賽德克‧巴萊」即將上映,引發對原住民文化歷史的探索。復興鄉一群文史工作者五日舉辦一場「重現失傳的手」泰雅文化講座,活動中藉由泰雅族傳統織布技術及文字探索,重現泰雅族的傳統文化,期許成立基金會來達到傳承效果。 \n 復興鄉是泰雅族人聚集的鄉鎮之一,但境內泰雅族的傳統文化卻逐漸消逝殆盡,八十歲的老婦碧穗‧熙蘭是目前少數還保有傳統織布技術的泰雅族人,從種植苧麻、刮麻、捻線、紡線、理線、煮麻、沖洗、曬線、染線到織成布塊等十多個步驟完全難不倒她,不過這項傳統織布技術卻將出現斷層。次女蘿木依‧達利發現這個問題。 \n 蘿木依表示,自己原本是上班族,偶而幫家人織布,直到卅二歲那年失業,在姐姐的鼓勵下,她才逐漸體會到泰雅文化的精神,認為應該將母親的手工織布技術傳承下去,十八年來,織布也讓她獲得不少成就。蘿木依笑說,雖然沒有女兒可以傳承,不過會要求兒子一定要生個女兒給她,好將傳統織布技術傳承下去。 \n 議員李柏坊希望藉由這個活動喚起族人的記憶,未來也將協助他們成立基金會,保存泰雅族的傳統技藝。

  • 南六不織布 兩岸收割

    南六不織布 兩岸收割

     興櫃公司、不織布大廠南六企業(6504),創立30餘年來,專注不織布本業經營,產品品質與技術能力,受到日本、美國諸多國際大廠的肯定,是華人世界中排名前三大的不織布業者。在大陸平湖廠今年轉虧為盈產品供不應求、台灣及大陸兩地進行擴大投資等因素,未來深具成長動能。 \n 南六企業於1978年由董事長黃清山創立於高雄縣橋頭鄉,在黃清山的領導下,從傳統不織布做起,之後產品的技術層級與附加價值不斷提升,現已是高科技不織布產品(如衛材的手術衣、醫療床單、手術隔巾、藥膏用布、高端無塵靜電擦拭布等)主力供應廠商,並將水針不織布與生物科技結合,成功發展面膜、卸妝棉等保養系列產品。目前水針布產量居台灣第一、柔溼紙巾品質優良深受歡迎,詩柔系列為美容保養品更是郵局最受女性朋友喜愛的人氣商品。 \n 南六企業長期堅持根留台灣,不斷投資設備、投入研究發展。而後,方為因應全球商機的動能與位移,計畫性的將台灣成功經驗複製到中國,才於2005年正式赴大陸投資,於浙江平湖廠設立120畝新廠,設有水刺無紡布生產線,投資歐洲4.8M最大機器幅寬的水刺設備,擁有GMP的生產環境與管理,採用醫療等級EDI超純水設備,供應原有的衛生材料外並積極開發手術防護衣、醫療床單、無塵高端擦拭布,熱壓、熱風不織布生產線提供紙尿褲、衛生棉表面材,已陸續接到國際大廠訂單,大陸廠漸入佳境已開始轉虧為盈。 \n 該公司近年營運持續成長,並維持盈餘,合併台灣及大陸營收,去年為29.5億元,今年預估為37億元左右,以大陸現有設備尚有約3億發揮的空間,若加上未來幾年內於台灣、大陸兩地擴廠進入量產後,營業成長動能將更有想像空間,同時預計今明兩年再投資8億元擴充產能,以應付供不應求的訂單,此外,未來亦將於東南亞、印度設立新廠。 \n 黃清山表示,「給最好的品質、給最好的價格、給最好的服務」,是南六企業對待客戶一貫堅持的信念,也可以說是南六擁有高度競爭力的關鍵所在。他說,永續經營是南六的企業願景,亦希望成為百年企業,因此南六仍將持續進行企業創新與轉型,並期盼在善的循環、利潤分享的原則下,達成客戶、員工、股東、社會大眾等四贏境界。

  • 陸客自由行Travel-走過 滄桑

    陸客自由行Travel-走過 滄桑

     男人要打獵,碰布就不是男人,我們族人以前面對日本人什麼都不怕……。 \n 第2次霧社事件」後,日本為防範霧社地區各族間的仇恨持續擴大,造成治理上難題,再加上便於集中管理,昭和6年(1931年)5月6日,日人將霧社事件298名生還者,強制移居到北港溪和眉原溪交會處的川中島。 \n 但,悲慘的事尚未因此畫下句點。來到此地的抗日遺族,陸續因疾病和水土不服死亡;有的因思念親人無法自已而上吊自縊;還有39名抗日分子先後被日人殺死或逼死,但,剩下的人咬著牙,走了過來,就是現在的清流部落。 \n 跨越了修橋中的北港溪,來到清流部落,男女族人們,穿著鮮紅布紋的傳統服裝,用迎賓舞迎接初來的客人。年近七旬的女族人,坐在地上,以傳統方式告訴參觀者如何織布。 \n 女人織布男人打獵 \n 「織布是女人家的事,男人家不可以碰。」女人邊拉緊手中的木梭,穿入下一層彩紅的細繩,然後用力將繩壓緊,透過空心木器,傳來「咚咚」聲。「很好聽吼?我們以前在家織布時,隔壁家也都會傳來咚咚的聲音,大家都在咚咚咚。」 \n 為什麼男人不可以碰?好奇的遊客問。「男人要打獵,碰布就不是男人,我們族人以前面對日本人,什麼都不怕……」女族人邊織布邊說,似乎將歷史帶出川中島,尋著北港溪逆流而上,來到以前的老家霧社。 \n 走過歷史保留傳統 \n 對於族人們來說,走過的歷史,既像流過的溪水,再也不回頭;但又像太陽,每天都重覆的來,再度照耀在這塊歷史和血淚堆積成的土地上。因為,就在部落裡,有座「餘生紀念館」,記錄了霧社事件始末;每個家裡,也依循傳統,繼續用小米和香蕉包出小米粽;瓶子裡裝的是用米醃的生豬肉;還有綠色和淡褐色的小豆子。對於族人們來說,歷史過去了,卻是先人的根,不能忘記,在歷史之後,他們還有未來,要繼續走下去。「以前來到這裡,只有200多人,現在有500多人。」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邱宏水說:「他們(日本人)想讓我們自生自滅,可是我們活了過來。」另名族人說:「我們的命比北港溪裡的石頭還要硬。」 \n 馬告樹豆料理絕佳 \n 從事件發生的1930年到現在,整整過了80個年頭,族人們現在很少打獵,但在偶爾的機會裡,也會三五人聚在一起,地上鋪上大片青綠的香蕉葉,葉子上是糯米飯和山豬排骨,還要用有著斜削口的青竹筒喝酒,就和以前出獵前一樣。 \n 來到這裡,別忘了向他們買一些馬告「山胡椒」和樹豆,這全是他們營生最天然的農作。馬告曬乾後磨成粉,是很好的沾料;也可以抓上幾粒炒豬肉片,有種濃郁的山林香。樹豆可以蒸排骨,都是山間天然美味。如果喜歡,更可以帶著手工織的傳統服飾回家,既是給自己的紀念品,更是對這些遺族的尊崇。

  • 泰雅織布技藝 都市孩童開眼界

    泰雅織布技藝 都市孩童開眼界

     「這樣就能織布?好神奇!」南投縣仁愛鄉的迷你小學發祥國小,帶著二台泰雅族傳統手工織布機,廿六日到新北市米倉國小進行文化交流。發祥學童俐落地表演織布手藝,讓這群在都市中長大的米倉孩子大開眼界。 \n 發祥國小全校一到六年級僅廿四人,都是泰雅族,昨由校長周詠菡帶隊,參訪米倉。因深知原住民文化流失嚴重,校方大力推動織布教學,買下四台坐在地上編織的地機和二台桌上機,指導老師陳麗娟說:「趁Yaki(泰雅語祖母)還在時,趕快學起來」,以免古老文化從此絕跡。 \n 周詠菡說,他們在校外闢一塊地種苧麻,老師帶著孩子採收,經過去皮取絲、蒸煮、曬乾、染色到編織,每一步驟都遵循古法,回歸天然,全台罕見。 \n 周詠菡笑說,織布傳承了泰雅族技藝和文化,因泰雅人相信,織布考驗女子的耐心、智慧和勤奮。 \n 就讀發祥五年級的王昀曦學織布五年,她向米倉師生示範,讓許多第一次見到傳統織布機的都市孩子驚奇不已,理線時不時搞錯方向,讓孩子大呼「不簡單!」 \n 而發祥師生示範的「Pala」,意即「生命之布」,陳麗娟解釋,泰雅族人用「Pala」做嬰兒襁褓、出嫁嫁妝及過世後包裹身軀之用,是承載生命的一塊布,織一塊至少花三到五天。雖然昨天織不完,但發祥師生說要帶回山上繼續織,完成後繡上兩校圖騰,象徵友誼不斷延續。

  • 「魔獸阿嬤」加持 武塔國小辦展

    「魔獸阿嬤」加持 武塔國小辦展

     南澳鄉武塔國小近年致力於傳承泰雅族的傳統編織技藝,此次由網路爆紅的「魔獸阿嬤」洪梅香領軍,擔任編織藝師教導學童,讓武塔國小師生第一次走出校園舉辦展覽,期待藉此讓更多人看見泰雅族傳統的編織與串珠技藝。 \n 武塔國小校長曹天民表示,因為學區內許多小孩都是泰雅族後代,所以希望將泰雅族的傳統編織與串珠技藝教學精緻化,並推動泰雅族傳統技藝走出校園,讓大家看得見。同是泰雅族人,在網路上聲名大噪的「魔獸阿嬤」洪梅香也自願擔任編織教練,期望將傳統技藝傳承下去。 \n 此次展出的作品,包括洪梅香教導學生製作的織布、手提包與手機包,以及師生所做的串珠鑰匙圈、串珠項鍊與手鍊,並有運用泰雅族編織圖案為基礎的學生畫作,校方另外請部落提供三套泰雅族傳統服飾參展,共展出百餘件作品。 \n 這場名為「戀戀武塔、話說TMINUN」武塔國小師生聯展,即日起在博愛醫院文化走廊展出至二月廿八日,民眾可前往觀賞原住民傳統藝術之美。

  • 搶救傳統工藝 棄公職返鄉 尤瑪樂當織女20年

    搶救傳統工藝 棄公職返鄉 尤瑪樂當織女20年

     「我希望能用五十年完成夢想!」尤瑪.達陸曾是部落少數有高學歷的女孩,卻放棄公務員的鐵飯碗,返回部落傳承泰雅族染織工藝,成立野桐工坊,帶領一群「織女」編織夢想,發展社區產業。一個女人的二十年青春歲月,每天穿梭在經緯交錯的織線中,沒有停止,「我停不下來,因為工作都做不完啊。」 \n 尤瑪是當前泰雅族染織工藝的重要傳承者之一,她來自於原漢通婚的家庭,父親是湖南人,母親是泰雅族女子。母親原本期待她大學畢業後,在都市找份穩定工作,沒想到,她卻選擇返鄉傳承泰雅族織布。這段堅持返鄉的過程,還鬧了一場家庭革命,尤瑪說:「母親當時氣了整整一年,都不跟我講話,也不去參加親友喜宴,怕女兒丟人現眼。儘管過了二十年,到現在還是反對,只要她接到邀請我演講的電話,她都會很生氣。」 \n 為織布鬧革命 母親至今都反對 \n 織布對於泰雅族女人而言,其實就是一輩子的生命連結,從出生到死亡,永遠纏繞著一片布。泰雅族傳說中,女子必須具備織布技巧,才能在臉上紋面,死後才能通過彩虹橋,進入祖靈應許的安息地。 \n 「泰雅女子一出生,身上包著襁褓布,到了十三、四歲的少女時期,就開始織裙子;十七、八歲時長大成人,必須學會編織高級新娘服裝。」尤瑪說,泰雅族女人直到結婚,有了家庭,都還要勞碌一家大小的衣服,手腳要夠勤快,才能編織一家人所需。「女人老了,累了,走向死亡時,最後還得開始編織自己的裹屍布,完成泰雅女人一生的編織生命史。」 \n 一片布纏一生 泰雅族女人宿命 \n 尤瑪一邊述說,一邊餵奶,語調輕柔如同哼唱一首傳唱已久的搖籃曲,襁褓中的小女兒,此刻安詳地睡在母親的懷抱。她的傳承工作,其實就是為了下一代。從小就離開部落求學,尤瑪在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後,曾經任職於台中縣立文化中心地方編織館,擁有令人稱羨的鐵飯碗工作,但盤旋在尤瑪心中的,卻不是安穩優渥的工作,她想找到更有價值的人生。 \n 因為策畫「編織技藝重現」活動,尤瑪的生命出現轉彎。她意外發現,自己的外婆還保有快要失傳的泰雅族織染技藝,讓她見識到泰雅編織的文化之美。一九九一年,二十九歲的尤瑪毅然決然辭掉公職,之後和一群年輕人籌組文化協會,因為是唯一的女性,就分派調查記錄泰雅族的編織文化。「我當時也很不願意,我從小就不會織布,這個工作太娘了,我連求學時的家政作品都找母親代勞,不過,愈研究卻愈發現樂趣。」個性直爽的尤瑪笑談這段意外的選擇。 \n 籌組文化協會 愈鑽研愈有樂趣 \n 泰雅族的編織技法是不傳之秘,尤瑪和丈夫弗耐.瓦旦花了三年,調查與保存泰雅族八大支系、兩百多個部落的編織記憶。為了更加精進,尤瑪還念了輔大織品服飾研究所,結合染織的理論與實務。 \n 尤瑪在摸索中跌跌撞撞,有一天,外婆告訴她,「你們沒有種苧麻,根本不算是真正的織布。」就此,尤瑪開始尋找傳說中的「紅苧麻」,因為從日治時期以降,日本人推廣改種青苧麻。泰雅族傳統的紅苧麻品種快消失了,最後,才在新竹縣五峰鄉看到了一處紅苧麻園。 \n 八十幾歲的老阿嬤,一生守著紅苧麻園,早年還有客家村落的老人買來做麻繩,後來連買麻纖的老人都過世了,但老阿嬤還是不捨荒廢田園,直到尤瑪找上她,「老人家跟我說,她願意給我,只要我答應繼續種下去。」 \n 喜見紅苧麻園 重現傳統織布風 \n 在象鼻部落的野桐工坊旁,如今依舊種著紅苧麻,守著對老阿嬤的承諾。工坊的婦女們從耕種、採收、抽絲、染色到織布,「泰雅族的染織並非只是工藝,或是藝術創作,這是文化的載體,承載源流不斷的文化生命與故事。」 \n 尤瑪說,織布的人必須瞭解,苧麻的生長時節與服飾形式的關係,瞭解祖先選擇材料的依據,這些背後隱含著傳統的生態智慧與無形規範。她以泰雅族傳統的圖騰為例,人類學家口中的「菱形紋」,對泰雅族人則是代表「有角的太陽」,這是源於射日的傳說故事。「泰雅族沒有文字,老人家把神話故事,織在自己的衣服身上,不斷傳承給下一代。」 \n 想建編織學校 終將點滴匯成河 \n 尤瑪在部落的前十年工作,著重田野調查,搶救即將消失的染織記憶與技法;第二個十年,成立工坊,培養人才,尤其遇到中部的九二一大地震,她也開始組織社區婦女,發展泰雅染織的社區產業,工坊最高曾有二十人,目前還有十五人,多是弱勢家庭婦女。 \n 至於未來的三十年,尤瑪許下另一個願望,希望能帶著她們繼續築夢,建立台灣首座泰雅族編織學校。尤瑪始終不氣餒,她說:「我一直都在部落,我相信可以一點一滴匯流成河。這是我的家,是我的夢想,也是我的生活。」

  • 新聞辭典-搶救傳統工藝

     「傳統工藝」(traditional crafts)是傳統社會中滿足庶民生活所需的手工製品技藝,不同於當代或通俗的流行藝品,以及社會菁英的創作品,具有社會傳承、地方色彩和民俗意象等特色,呈現豐富的常民文化,也可稱為「民藝」或「民間工藝」。 \n 傳統工藝強調手工生產,用地方風土材料製作,結合地方文化特色,包括織布、神像雕刻、手製家具、石雕、彩繪等。有些地區也發展成「產業工藝」,如三義木雕、苑裡草編帽蓆與鶯歌陶瓷等。 \n 過去因生活中常使用,傳統工藝不致於快速更替,但因為時代更迭,及全球化貿易商品交流,不僅傳承技藝斷層,人才凋零,也出現文化流失的危機,不少地方性的工藝品受到抄襲,破壞傳統工藝與庶民生活的連結,因此出現全球性的搶救傳藝行動。

  • 原藝˙原創-慕伊‧阿道工作坊

     慕伊‧阿道工作坊,位於台中縣和平鄉的雙崎部落,主人藍惠珍女士多年來致力於推動泰雅編織文化的傳承,工作室也以女兒及兒子的泰雅名字命名,期待泰雅族文化能代代傳承。成立工作坊目的是將泰雅族的傳統編織、拼布等技藝流傳下來,藍惠珍以身作則,平常在教客、上課、以及工作之餘,也花了很多時間教導孩子,為傳承泰雅族傳統編織文化盡一份心力。 \n 傳統泰雅文化,織布技巧是泰雅族女性,在部落地位評價的一個價值指標,倘若一個泰雅族女性不會織布,代表著她無法成家。在兩性分工的涵義之下,織布被歸類為女性專屬工作,男性是不得碰觸關於織布的任何器具。成立這個工作坊目的是將泰雅族的傳統編織、拼布等技藝流傳下來。

  • 文面臉譜照 十三行博物館特展

    文面臉譜照 十三行博物館特展

     原住民文面傳統一九三九年終結後,目前文面長者幾近絕跡,只剩下不到十人。十三行博物館即日起到十一月廿一日推出「彩虹的約定-台灣文面民族特展」,展出文面長者的相片臉譜,還有傳統文面用工具,講述文面背後的故事。 \n 文面是台灣原住民過去普遍的風俗文化,如泰雅族人就相信,人死後會通過一座彩虹橋,在橋的另一端會有祖先等候。文面的原因之一,就是要讓祖先可以辨識自己的後代族人。文面同時也是成人重要的標記,不過女生要會織布,男生則要學會打獵,才能得到文面的資格。 \n 一九一二年,當時治台的日本政府頒布文面禁制令,強迫泰雅族人禁止文面。為了延續傳統,族人與當局展開長期抗爭。但一九卅九年最後一名婦女完成文面後,文面的傳統就被迫終結。 \n 這次展覽由原住民文史工作者馬騰嶽提供近卅幅原住民文面臉譜照,每一幅背後都是一段故事,可惜當事者多已不在人世,全台僅存的文面國寶不到十人。 \n 館方指出,其中一位相片主角頗有時代意義,日治時期已禁止文面,但當時仍是少女的主角認為文面很美,私下背著父母文面。由於文面風險高,常常引發皮膚壞死,愛美少女不怕疼痛,寧願文面後一個月不出門,因為臉腫不能受風吹,只能喝流質食物。顯示無論何種時空環境,女性的愛美天性都是一樣的。 \n 現場還展示有兩百年歷史的文面工具,以及象徵成年的傳統織布機及獵刀,帶領民眾探索文面這項逐漸失落的原住民傳統,背後所代表的意涵。

  • 人瑞彭玉梅過生日 想回佳暮村

    人瑞彭玉梅過生日 想回佳暮村

     住在三地門青葉村、全屏東最年長原住民人瑞彭玉梅,八月七日歡度一○八歲生日,子孫五代超過五十人吟唱生日快樂歌慶祝,由於去年莫拉克風災沖毀故鄉霧台佳暮村,這輩子可能無法回到出生地探訪,讓她臉上遺憾之情表露無遺。 \n 生於一九○三年的彭玉梅,是部落國寶級原住民織布大師,村內織布工作者幾乎全傳承她手藝,育有二子、四女,五代同堂超過八十人,最小玄孫年僅一歲大,年齡足足相差一個世紀以上。 \n 彭玉梅出生在霧台鄉佳暮村,日據時代隨著大弟潘武勇遷村至現在的青葉部落,孫子輩退休教官楊智明表示,「該努」(魯凱族祖母意思)始終認為那才是她的家鄉,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回佳暮看看,直至去年八八風災佳暮被認定為危險區域遭強迫遷村,讓她再也無法回去。 \n 透過魯凱族母語,「該努」難過得說,這輩子活那麼長,過得都很幸福,但去年風災讓故鄉變得殘破不堪,是此生最遺憾的事;風災後,曾經要求子孫帶她回去走走,但大夥總以山路難行,加上老人家年事已高婉拒,讓她心中徒留不捨。 \n 楊智明說,「該努」觀念傳統,常叮嚀晚輩外出要穿正式原服,也要多說母語,避免原民文化式微。平常還會練習傳統織布,看到後輩織錯也會糾正,受訪時也總是有問必答,特地透過孫女轉達說:「自己老了,有問題就盡管問,把它用文字記錄下來,不然哪天走了,就沒得問了」,在在顯示她對原民文化消失的掛念。

  • 藝術體驗-傳統織布 織出一道彩虹

    藝術體驗-傳統織布 織出一道彩虹

     依照泰雅族傳統,女生要先學會編織,才有資格紋面,然後才能嫁人,好在現代女生只要來烏來,就可以買到漂亮的泰雅編織,小錢包、手提包等手工藝品,實用又好看。 \n 烏來鄉原住民編織協會游秋蘭表示,泰雅圖騰以菱形為主,代表祖靈眼睛,大多用紅、黑、白3種顏色,日治時代之後加入其他色彩,去年底協會推出「彩虹的故鄉」系列,把族人最愛的彩虹放上編織包上,是烏來的新伴手禮。 \n 想體驗泰雅傳統織布的遊客可到協會學習,學費150元,學成後可帶回價值150元的商品。

  • 〈原鄉文創〉-九二一重生尋回泰雅編織夢

    〈原鄉文創〉-九二一重生尋回泰雅編織夢

     她原本只是一個公務員,卻因為接觸編織,從中發現自己一生的使命,就是要將已經失落的泰雅傳統編織藝術再找回來,從自己學習傳統編織,到建立染織文化園區,提供部落就業機會,這樣的故事,真實地發生在尤瑪‧達陸身上。 \n 尤瑪‧達陸從1989年開始接觸原住民織品後,發現當時幾乎所有的織品古法都已消失,便興起找回泰雅族編織的念頭。她說:「就是真的是你因為已經失去了,已經從你的生活、從你的族群的生命消失掉了,所以你才會知道它的重要性跟它的珍貴。」在外婆以及部落中其他年長女性的教導下,重新將幾乎失傳的泰雅編織找尋回來。 \n 編織技藝在部落重生, \n 創造文化核心價值 \n 在這10年當中,主要是做文化的追尋與發掘,從各國不同的博物館、國外部落、國內收藏家,尋找已經失落的傳統服裝與織品,並且重新整理與學習傳統編織與技法。 \n 在921地震的重創下,接下來的10年,尤瑪想的是「可不可以用文化給族人重新站起來的力量?」因此訓練與培育人才,是最主要的工作。她積極推動部落教室,推廣織品研究與教育,將這些織品技藝用書面方式紀錄下來,並且於2002年在苗栗縣泰安鄉成立「野桐工坊」、「泰雅染織文化園區」,成為保存與推動部落文化創意產業的實踐園地。 \n 尤瑪認為傳統編織必須從種苧麻、製麻線、染色、編織等流程,全部用古法手工完成,一步步重新營造一個「泰雅的」織布環境。她說「必須長期與土地生活在一起,傳統的東西才會流回我們的生命」,也因為這樣的堅持,使幾乎消失的泰雅編織技藝,重新在部落復活,也讓族群重新找回自己最美好的根源。 \n 在這10年中,尤瑪除了在編織技術上將傳統技法概念與西方技術和藝術相結合,來做原住民傳統織品,更將編織藝術做成大型公共藝術,於台東史前館、高雄捷運、與工研院展出,讓編織成為一種藝術品,也讓一般大眾能夠欣賞編織藝術。 \n 在文化創意產業上,尤瑪走的是極端路線,她不走一般流行趨勢,而是走兩個極端,一個是傳統,一個是藝術,從中發展出一套文化核心價值的概念,讓傳統與藝術達到一個最完美的結合。 \n 設計生態環保產品, \n 了解原住民傳統與藝術 \n 在這一次的「2010南島民族國際會議」圓桌論壇中,尤瑪將以影片介紹最新創作作品,是與設計師一同設計有關生態環保概念的產品,強調循環再利用,重點是要「將傳統的創新放到生活當中,將複雜的傳統簡化」,並且重新思考其內涵,藉由產品來傳達意念,讓一般大眾更容易了解原住民的傳統與藝術。 \n 在未來的10年中,尤瑪希望回歸到文化面,替自己的族群培養人才,她走遍各國,看到其他國家如何培養人才,思考如何藉由工坊與學校的密切結合,將理論與實做相結合,讓文化創意能夠傳承下去,她強調「腳踏實地去做,大刀闊斧投入」,物色可繼承傳統的下一代,希望將這個傳統傳承下去。 \n 現在尤瑪除了保存泰雅編織傳統,也思考泰雅編織的創新,她讓泰雅圖紋不僅在傳統服飾上發揮,也能夠融合在現代服飾用品上,成為現代生活美學的一部分,希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以不同的面貌展現泰雅的傳統與故事。 \n 她說她還有很多計畫,會一直做下去,1個10年、2個10年、3個10年…,因為這是值得花一輩子去做的事情。 \n (本文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 苗族節慶服飾文化 傳藝中心展出

    少數民族的傳統技藝,往往能展現歷久彌新的設計美學,直至今日看來都令人嘖嘖稱奇。即日起在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展出的「苗族節慶服飾文化特展」,具體呈現中國西南地區苗族婦女的技藝與巧思。她們以自然為師,用感情與生命的動力,創造出獨特的衣飾文化,而這些精湛的織繡技藝來自於代代相傳及與生俱來的美感,從織布、染色到各種織繡,用傳說與自然的元素,在服飾上大膽用色、活潑構圖,今日觀之,竟猶如藝術大師的手法,亮麗而前衛。 \n展覽中一襲來自貴州省東南、台江縣革一鎮苗族女子的彩綢百摺裙,以黑色棉質土布為底的裙身,貼飾紅、藍、綠等色相間的長條狀彩色綢布,下方則繡出細微花朵、人物等,裙擺綴以橫條紋的織布滾邊,整體造型、色彩饒富變化,堪稱是少數民族傳統技藝與設計美學的完美呈現。這件作品雖已歷經兩代傳承,但從現代眼光來看,不論造型或配色都充滿民族風融合時尚的現代感。另外,展場中還有橋港地區的超短裙,裙腰加褶長僅20至25公分長,穿著時數條疊穿,有如芭蕾舞裙。 \n苗族婦女畢生傾其心力製作足以傳世的「經典款」,讓傳統服飾因此呈現出超越時空限制的價值。本展自即日起至5月23日,於傳統藝術中心展示館展出,愛好設計時尚、也對傳統文化有興趣的觀眾們不妨把握機會,前往現場領略少數民族的傳統藝術之美。

  • 三少四壯集-西陣織與三宅一生

    三少四壯集-西陣織與三宅一生

    從傳統和服、腰帶布,到上海世博日本館「紫蠶島」外觀使用的銀白色高效導光薄膜,以及可以回收再利用的工作人員制服。日本的先進紡織工藝,是時尚設計師,堅強的後盾實力。日本更多的頂尖設計師,靠得其實是像西陣織,不厭其煩的手工活師傅,一代傳一代,小型、傳統,散佈在隱密角落的工坊達人。 \n我是那種,外出旅行,只要坐上遊覽車,不論被帶到哪裡的「土產店」,都會忽然變得多疑起來,「這裏該不會是……」。 \n前不久,我在京都「西陣織會館」,又遇上同樣心情。 \n照說,西陣織是一種古老織染,傳了一千多年,曾經是京都城裡貴族、富商穿佩的服裝階級標緻。為了營造買氣,樓下展示舞台上,輪番上場的和服美女,確是色彩變化,極盡華美。 \n可是,放在貨架上,貼了標價的零錢包、手提袋、領帶、浴衣、京扇子……,款式千篇一律,實在讓人感受不到傳統織品的魅力。 \n然而,日本設計師能在國際市場打下一片天,眼前為了觀光客,盤腿坐在織布機前,看似「樣板」的紡織藝匠,手下穿梭拉線、表情肅穆,卻功不可沒。 \n從傳統和服、腰帶布,到上海世博日本館「紫蠶島」外觀使用的銀白色高效導光薄膜,以及可以回收再利用的工作人員制服。日本的先進紡織工藝,是時尚設計師,堅強的後盾實力。 \n三宅一生的作品,有著濃郁的日本傳統印痕。早期他採用五世紀古墳時代日本農民處理布料的特殊工藝,又用遮雨油布加上聚脂纖維,創造新的針織布料,讓他的衣服,看起來有一種武士的移動感。 \n他的專賣店,放著像羽毛一樣輕的套頭衫、外套,或是可以當成游泳衣扭曲、折疊的晚禮服,更像是一間紡織科技展覽館。 \n感覺上,幾乎沒有什麼布料,是日本紡織商人拿不出來的。 \n一位早年與川久保玲合作的布商說:「在她推出新系列的4或6個月前,她會打電話告訴我她需要什麼樣的布料。通常對話都很抽象,有時候她只是說出一個詞,可能是她當時的情緒,或什麼地方得到的一種感覺。」 \n靠著這樣模糊的溝通,布商卻總能達成任務,製造出設計師心裡一抹,那些奇奇怪怪,幾乎和「第二層皮膚」一樣,既具體又抽象的夢幻材質。 \n起先,我以為日本設計師,多半得依靠大商社,結合貿易、金融力量,譬如從賣麻布起家的伊藤忠商事,手上代理的國際品牌至少超過180個,是亞洲最大的品牌代理商,也是世界最大的紡織銷售商。 \n但是,日本更多的頂尖設計師,靠得其實是像西陣織,不厭其煩的手工活師傅,一代傳一代,小型、傳統,散佈在隱密角落的工坊達人。 \n例如沖繩「宮古島」染成深藍色的上等麻布,用的是蕁麻纖維絲,和從前「忍者」爬牆、綁人的繩子,同一種材質。拉扯下,四百年傳下來的質地,一樣結實。

  • 民國99台灣久久-紋面、刺青 文化與藝術印記

    民國99台灣久久-紋面、刺青 文化與藝術印記

    早年台灣原住民有紋面習俗,百年後青少年以刺青標新立異,演藝人員則流行以刺青貼紙展現個性美。從國際紅星安潔莉娜裘莉、足球金童貝克漢到港台藝人杜德偉、林曉培、范曉萱、小S等人都愛刺青,連以氣質見長的張鈞甯都愛上了香奈兒刺青貼紙,讓刺青與紋身的身體藝術更受矚目。 \n傳統紋面圖騰 象徵族群榮耀 \n「泰雅、太魯閣族人的紋面,是生命禮俗與文化的象徵,相傳有千百年歷史。」長期投入泰雅紋面文化研究的文史工作者田貴實指出,傳統紋面圖騰是族群榮耀的象徵,男子會狩獵,女子會織布,才有資格受紋刺,它更具有族群認同、成年禮、美觀、女子貞節、男子英勇、避邪及通往祖靈的識別等多重意涵。「現代為追求時髦的刺青,不能與傳統紋面文化相提並論。」 \n一九一三年日本人以野蠻為由,全面禁止紋面,甚至有已紋面者還被除紋。十五年前全台仍有三百位紋面老人,如今國寶級紋面老人不到十位,他們的消逝像風一樣快。 \n花蓮年紀最大的紋面老人為九十四歲的方阿妹,獨居在秀林村老家,每天仍上山種菜,碰到老朋友來訪,還會吟唱太魯閣族的歡迎歌。田貴實憂心紋面長者逐漸凋零,文化活資產消失,民國八十四年起跑遍各部落、紀錄口述歷史,十餘年來已拍攝近百人、留下珍貴照片三百多張,他還收藏了一套近兩百年歷史的紋面工具。 \n「傳承文化」 年輕夫妻紋面 \n「我們決定紋面,讓下一代了解祖先的文化傳統。」兩年前,桃園縣復興鄉的莎韻.否度來到花蓮紋面,與先生達利.伊洛成為泰雅族第一對紋面夫妻。部落耆老說,夫妻都有紋面,象徵「白頭偕老,永不分離。」 \n紋身與刺青真正熱門是近廿年的事,想要紋身者各有不同理由。例如偶像明星陳喬恩曾要求將一段東巴祈禱文紋在腰際身後,此後演藝事業亨通。從事美髮的羅文杰愛上同樣做美髮的張春鳳,兩人結婚三年,生下兩個寶寶,兩夫妻為了證明永結同心,決定把兩個寶寶的照片紋在先生的手臂上。 \n「小麗」(化名)曾被搶,遭兩名歹徒持西瓜刀在她背後砍了六刀、縫了一百廿針,長長疤痕彷彿魔鬼烙印,跟著她十年揮之不去;她最後找到紋身師陳世勇,經過四個多小時,難看的刀疤變成美麗的七彩蝴蝶與花朵,讓小麗走出陰霾,展開新生。 \n背上蝴蝶刺青 掩蓋難看刀疤 \n新竹市民趙穎俊,只有廿五歲,卻因遺傳有掉髮禿頭困擾,新年伊始他發下狠心,把頭髮全部剃光,找了陳世勇在他的頭上紋上「異形」三D立體圖案,改頭換面示人。老媽看到兒子造型,嚇得說不出話來,但許多友人卻大為驚嘆,佩服他的勇氣。 \n兩千年代表國家奪得世界杯巧固球冠軍的湖口人羅如斌,為了走出情傷,花了一年時間,拜託陳世勇在後背全身紋了「敦煌飛仙女」圖,希望逝去的這段感情,有如仙女一般飛到天際。 \n曾在國內外紋身比賽獲得多次大獎的陳世勇說,很多紋身紋壞者沮喪進入他的店中,最後帶著滿臉笑意離開,讓他更珍惜目前的工作。 \n原住民社會象徵生命禮俗與文化深意的紋面,如今成為年輕一代展現個性美的表徵。不過,對於許多原住民而言,如何將這項古老文化傳承下去,是更重要的任務。

  • 民國99台灣久久-衣脈相傳 穿出原民文化史

    民國99台灣久久-衣脈相傳 穿出原民文化史

    「能夠呈現族群認同的衣服,就是最美麗的衣服。」長期從事原住民社會田野調查的部落達人根誌優說,原住民身上所穿就是一部文化變遷歷史。 \n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館長呂理政指出,原住民各族中以泰雅、雅美族較擅長織布,後者以藍、白色為主,織法細密。原住民服飾可分為短衣與長衣,由兩片織布接起來,受到漢化影響才加上袖子、領子。擅長打獵布農族則以鹿皮與漢人交換布匹。 \n樹皮衣 阿美族不忘本 \n原住民十四族服飾各有特色,形式五花八門。根誌優說,原住民早期都是就地取材,包括樹皮衣、獸皮衣或苧麻衣等,許多阿美族部落老人家仍會利用豐年祭時,穿著樹皮衣,傳承傳統服飾文化。 \n部落早期的織布,苧麻、香蕉絲都是材料,染色則使用植物染法,例如薯榔常用以充作暗紅色染料,木炭則用來染黑。阿美族人黃儀芳回憶阿嬤的年代在馬太鞍部落,「把織好的布埋到濕地爛泥中,可以出現暗咖啡色的衣服。」 \n短上衣 排灣族染歐風 \n根誌優說,「屏東一帶的排灣族、魯凱族短掛上衣或半片褲,相傳是受到歐洲人影響,可能是源於古代商船在南台灣傳入。」 \n他舉例,「過去台東一帶阿美族部落並沒有霞帔形式,一位瑞士籍天主教修女參考漢人霞帔,利用塑膠珠子、亮片、絨球等亮麗飾品縫綴在布面上,教導部落婦女裁製成光鮮耀眼、五彩繽紛的舞衣。」 \n來自賽夏族的根誌優一度很羨慕別族的衣服鮮豔亮麗,賽夏族卻只有紅、白為主,後來他才發現自己服飾的意義與美麗。 \n「賽夏紅其實和祭典巴斯達隘(矮靈祭)有關,」根誌優說,過去祖先的血染在白布上,豎起大旗,希望召喚「達隘」(矮人)重回到土地上,尋求彼此和解,化解昔日誤殺「達隘」的誤會,後來衍生成賽夏族服飾的基本顏色。賽夏族常見的織布圖騰,包括閃電紋、菱形紋等,來自各姓氏家族所有,他如今身為自己家族的長老,也感嘆年輕人越來越淡忘這些故事。 \n紅白配 賽夏族喚矮靈 \n民國八十二年,一場大火燒毀了烏來山胞公司,許多原住民婦女因緣際會投身公部門開辦的傳統織布課程,憑藉著精湛手工藝、強烈使命感,日治時代逐漸沒落的泰雅族傳統織布文化,就此開闢出一條生路。 \n烏來目前有十二家編織工坊,高林美鳳在富米有溫泉館附近設立「達卡編織工坊」,作品織工細緻繁複、色彩鮮豔華麗,吸引許多觀光客購買,並多次在烏來博物館、順益博物館展示。面對市場上出現眾多的機器編織商品,曾讓高林美鳳想放棄。她說,最後是「使命感的驅使」讓她堅持傳承泰雅族傳統編織藝術。近來她更積極研究歷史文獻,以現代織法重現老祖宗的智慧。並在新店崇光社區大學開設編織染繪繡課程,讓泰雅手藝不失傳。 \n在烏來老街開設「渼潞工坊」的沈美露,為泰雅傳統編織手藝賦予創新精神。她擷取泰雅圖騰印製在牛仔布上,把傳統手工包包做成霹靂包,車縫拉鍊技巧形成多層次口袋,不失泰雅族原味、兼具實用性。這幾年來,她也遠赴各大專院校原住民社團授課傳承手藝。 \n使命感 泰雅族誓傳薪 \n然而,烏來編織協會元老級成員高秋梅老師坦言,目前烏來編織手藝的婦女不到十人,十二個編織工坊光靠編織手藝也無法維生,但大家有著極大向心力,憑著使命感,一定會努力下去。 \n原住民的族群認同,就這樣透過一代又一代的編織手藝而生生不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