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債務總額的搜尋結果,共119

  • 低利環境 政府發債成本降

     全球持續低利環境,最大的受益者竟然是各國政府。標普全球評級主權辦公室表示,全世界政府的借款及至2020年將增至單年8.1兆美元,較五年前增加兩成,亞太區則估計在今年也會累積到近3兆美元,主要是大環境提供有利的融資條件,美國和日本政府是全世界排名冠、亞軍的借款者,占全球總額將近60%。

  • 未罹病但健康權受損 二軍獲賠23億破紀錄

    未罹病但健康權受損 二軍獲賠23億破紀錄

     相較「RCA員工關懷協會」一軍部分,在高院更一審只有24人獲賠5470萬元;RCA二軍1115名員工提告求償部分則是大獲全勝,台北地方法院去年底罕見採用「總額裁判制度」,並認定未發病但健康權受損,就可獲得賠償,判決RCA、湯姆笙等4家公司連帶賠償破紀錄的23億300萬元。

  • 惠譽:民營房企再融資風險上升

     新冠肺炎疫情替經濟增加不確定性,惠譽評級18日表示,疫情對該機構評等的166家陸企營運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由這些陸企發行、於今年2~6月到期的大陸境內債務及跨境債務,總額相當人民幣5,830億元。據惠譽最新評估,其中有7%(約12家)陸企到期債務面臨中等(溫和)到高的再融資風險;就產業來看,地產開發業居首。

  • 非洲恐被高外債拖垮

    非洲恐被高外債拖垮

     低利率助長非洲大量發債,但未來幾年將是債券到期高峰而引發外界憂慮。

  • 陸提前發地方債8,480億人民幣

     大陸官方為「穩增長」,財政部11日宣布再提前下發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人民幣(下同)8,480億元。加上先前已提前下達的1兆元,等於2020年提前下發的地方政府債額度已將近2兆元。

  • 離婚多年仍裝貴婦  騙700萬判刑2年半

    離婚多年仍裝貴婦 騙700萬判刑2年半

    陳姓婦人明知與有錢前夫離異逾10年,欠債累累,把前夫買給她的2輛賓士車典當,卻仍裝成貴婦,佯帶人參觀前夫豪宅,以赴歐洲旅遊、兒子有急用、挪用前夫資金等理由,詐騙700多萬元。台北地院依3個詐欺取財罪各判陳婦徒刑2年6月、6月,可上訴。

  • 陸恐掀債務風暴?遭爆政府要護士借錢籌資

    陸恐掀債務風暴?遭爆政府要護士借錢籌資

    大陸先前公布第3季GDP(國內生產毛額)較去年同季成長6%,遭遇「保6」危機,創下27年來最低,引發市場對大陸經濟前景的擔憂,美媒披露,大陸債務問題越來越嚴重,像是河南汝洲因為急需新建醫院,傳出當地政府要求醫護人員資助建設,若他們沒錢,政府則要求向銀行貸款,這類的借貸恐引爆新危機。 \n根據《紐約時報》報導,河南汝洲面臨的借貸問題是整個大陸的縮影,大陸經濟正面臨數兆美元的債務威脅,北京政府為了解決債務問題正在縮緊信貸,因此越來越多的城市正透過醫院、學校及其他機構進行募資,但隨著這類的借貸越來越多,這些債務可能無法償還。 \n報導進一步指出,汝洲當地官員長期以來透過巨額支出保持經濟成長,提出許多造價高昂卻不實用的計劃,包括1家由體育館改建而成的電子商務中心,如今卻幾乎無人使用淪為「蚊子館」,更加劇了當地的債務問題。 \n總部設在紐約的研究機構榮鼎諮詢集團(Rhodium Group)的分析師估算,大陸真實債務數據可能超過8兆美元(折合約245兆台幣),這些隱藏的債務對北京來說是個巨大的挑戰。 \n針對大陸經濟成長下滑問題,日媒先前也警告,2018年大陸家庭債務總額占收入總額的比例達到53%,此增加速度高居全球主要經濟體之冠,宛如198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時的景象,而大陸家庭負債比率高昂,主因在於房價過高,不可不慎。

  • 賈躍亭在美申請破產重組 債務淨額達20億美元

    樂視網創辦人賈躍亭2017年拋下陷入財務危機的樂視,遠走美國發展法拉第FF新能源車,但債務問題遲遲未解決。近日賈躍亭在美申請個人破產重組,並由「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處理其債務後續問題。該小組14日公布最新聲明,賈躍亭目前的債務淨額還有20億美元。 \n新浪財經報導,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14日公布「有關賈躍亭先生個人破產重組及成立債權人信託的聲明」稱,賈躍亭已於美國當地時間10月13日根據美國相關法律第11章(chapter 11)主動申請個人破產重組,這將成為解決賈躍亭個人餘下債務並保障債權人利益的最佳方案。 \n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表示,作為個人破產重組方案的一部分,由債權人組成的委員會和信託受託人控制和管理的債權人信託也將同時設立,美國法院認定的賈躍亭全部資產和相關收益也將會通過這種方式轉讓給債權人。該方案完成後,賈躍亭將不再持有任何Faraday Future(FF)的股權。 \n該小組並稱,賈躍亭90%以上的債務都是替公司擔保的債務,自從被某債權人超額凍結所有賈躍亭和樂視的資產及銀行經營帳戶,已直接導致公司無法正常運營,截至目前賈躍亭已替公司償還債務超30億美元,待償還債務總額約為36億美元,減去已凍結待處置國內資產以及可轉股的擔保債務,債務淨額約為20億美元。

  • 欠銀行十萬還一萬?網揭打折真相

    不還錢的最大?有網友透露,日前收到銀行的催繳通知,上頭寫明欠款總額為10萬9438元,為了讓客戶揮別沉重的債務負擔,銀行特別提供優惠清償方案,只要還1萬8466元就可以一筆勾消,讓他相當錯愕,直呼「第一次聽說…」。 \n原PO在臉書不公開社團《爆怨公社》PO文表示「第一次聽說…欠銀行錢,銀行會主動幫你打折耶!10萬元只要還1萬8…好棒!這年頭果然不還錢的最大!銀行都會降價求你還錢!」 \n畫面中可見,銀行催繳通知上頭清楚寫道「銀行為了讓您能夠揮別過去沉重的債務負擔,對於您在本行的債務,我們願意主動提供上揭優惠清償方案,協助您積極處理帳款,迎接輕鬆新生活」。 \n不過原PO接著又說,「重點是…我根本沒辦這間銀行的信用卡過,那來的欠款?」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網友熱議,不少人認為是詐騙,紛紛留言回應「銀行不是慈善事業,一看就知詐騙手法」、「詐騙集團亂槍打鳥總是會中獎一個」、「第一次聽說,會打折竟然是銀行方?」、「高級詐騙術,有多家卡債的人可能會上當」。 \n不過也有人提醒「寄錯而已吧!就多年前的卡債之亂,辦卡太容易,一堆人借了一堆錢,兩手一攤就是沒錢還,最後銀行跪著上法院,還幫忙出計畫,打一或兩折還分期還款,只想收點人事費用回來。當初超級無敵後悔沒去借的,一堆人借了幾十萬,利息一塊錢沒給,本金還幾萬塊就結案,銀行認賠」、「N年前卡債風暴時銀行會把債權賣給催收公司確實是可以打折,我看過打3折,那人立馬匯款還錢。但這個是署名花旗本身,手法應該是雷同,能打消呆帳就好」、「這個是真的喔!不是詐騙!但還是建議打去銀行的免付費客服查清楚比較保險!畢竟以前盜辦卡片很猖狂的啊」、「看起來是有打折,但是是優惠16%,那個金額是優惠給你的部分,不是最後清償金額」。

  • 游智彬》大陸債務問題 外媒杞人憂天

    游智彬》大陸債務問題 外媒杞人憂天

    《金融時報》報導大連銀行加大不良債務投資是一次豪賭,目的是在績效不彰的經營困境中走一步險旗,期盼賺取高回報,當然也承擔高風險。同時報導指出該筆投資與銀監的監管方向背道而馳。細數大連銀行公布了2019年的第一季度報告和2018年的年度報告,一季度營收為17.92億元(人民幣,下同),相較于上年同期微降了2.56%,但是淨利潤卻出現了大幅滑坡,同比跌0.59億元,遠遠低於去年同期的5.07億元。數據顯示大連銀行的利潤急劇下滑窄到加大不良債務投資的跡象,同時又有包商銀行因出現嚴重信用風險接管的前車之鑒,確實讓外媒有理有據的論證為大連銀行鋌而走險的經營路徑。 \n \n然而平心而論,中國大陸相對封閉的金融系統豈是兩三個事件便可以總結出以管窺天的驚人發現。首先我們來看看不良債務投資是不是一個高風險投資標的,以大連銀行的資產總額為4180億元人民幣(合590億美元),投資幾個億人民幣的不良資產僅僅占總資產規模的極小部分;同時在利差縮窄的銀行經營環境下,不良資產的投資回報比貸款來的高,風險並不一定比貸款高。對於大連銀行的加大不良債務投資而加大經營風險的憂慮,可能有點杞人憂天。其次,利潤下滑是大規模提列資產損失,主要是該行準備異地設立分行的監管要求,是大連銀行進軍一線城市的起手式、有別於將不良資產做為表外隱藏的規範經營行為。 \n \n不良資産投資回報高 \n再者,大連銀行的第一大股東東方資產便是做不良資產處置起家的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其任務是購買不良貸款。大連銀行的經營高層由東方資產管理公司派任,在經營許可範圍之內投資不良資產是他們的經營優勢,為何不多加利用。眾人皆知,大陸在金融高度管制的情況下,金融牌照的優勢是可以體現在經營的每一個環節,大連銀行在牌照許可範圍內的逐利行為也是可以理解的。 \n \n確實,大陸地區部分中小銀行的不良資產實際高到20至30%,以表外的形式將不良資產做隱藏來讓帳面看起來比較美觀是一個心照不宣的事實。銀保監會數據,截至2018年12月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達到2兆元,不良貸款率1.89%,當然這個數據不盡客觀,但也能顯示大部分的實際經營狀態。 \n \n中國大陸金融官員對於銀行業的健康發展時刻保持謹慎和畏懼,他們之中不乏學有專精且訓練有素的技術官僚。從過去處理不良資產的經驗而言,大陸確實有自己可行辦法。雖然引發一些爭議,但是他們平穩度過自己的風險。1999年4月,中國大陸第一家資產管理公司──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在北京掛牌成立,接收了中國建設銀行的3730億的不良貸款。隨後,華融、長城、東方3家資產管理公司相繼成立,與其他三大國有商業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和中國銀行相對應,分別接收了4077億,3458億,和2674億的不良貸款,4家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合計接收不良貸款達1.4兆。 \n \n2004年3月開始,四大AMC不僅僅向四大銀行,也開始向更多的金融機構如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等金融機構開展商業化收購不良資產。經過第二次大規模剝離,四大銀行的不良率有原先的25%普遍降到5%左右。債務畢竟就是債務,最終就是3個手段,企業核銷要靠利潤,財政核銷要靠納稅,央行核銷要靠通脹。從大陸四大資產公司的處置模式,共管帳戶的債實際上就是左手倒右手,引發了爭議聲,但很快就被經濟列車快速前進的轟隆隆聲所掩蓋。 \n與地方政府共生模式 \n筆者曾經到訪一個也為不良資產所困的地方銀行,可是他們卻完成了掛牌從信用社轉型成農商銀行,意味著他們不良率的指標通過了監管當局的檢驗。深入了解,原來是地方政府拿了一塊土地和他們的不良資產置換,讓這家地方銀行甩掉不良包袱輕裝上陣,重新開始。 \n \n進一步分析中小銀行與地方政府的共生模式,地方性中小銀行在當地的發展多多少少受到行政的干預。這種行政的干預通常也具兩刃性,銀行一方面可以取得財政存款的支持,同時也需要擔負一些政府指派的放款任務,有時候會成為不良資產發生的原因。過去金融體系做了一系列的防範措施,然而地方行政首長在高舉金融服務實體的大旗之下,很多地方性中小銀行還是胳膊扭不過大腿。當然不良的形成有一部分是配合政府發展經濟的歷史遺留問題,小弟有難,大哥出手相救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也可以說成是具有中國特色的銀行經營模式。 \n \n西方學者曾經這樣評論中國:中國研究是一所大學,但是我們一直在這所大學裡畢不了業。誠如西方媒體看中國大陸銀行投資不良資產發現的驚歎示警,我們到底是有驚人發現還是杞人憂天?當然中國大陸的銀行經營者也會淡定的和你說,我們有我們的辦法。

  • 新興國債務壓力 節節高升

     據國際金融協會(IIF)最新數據顯示,新興市場國家的主權債務水平高漲、如今占比接近於國內生產毛額(GDP)的50%,此為歷史首見,而隨著債務利息支出上升,市場擔憂新興經濟體的債務壓力恐升高。 \n 雖然已開發國家過去亦深受債務暴增困擾,但此問題近年來已有改善。IIF數據顯示,已開發國家公債占GDP的占比,在2016年達到高峰、接近113%,但此占比不斷下降、如今低於108%,原因在於撙節政策發揮部分成效。 \n 相比之下,新興經濟體主權債務佔GDP的占比,則從2008年的不到34%,一路升至2018年底的49.7%,其中以阿根廷、巴西與奈及利亞近年來情況最為嚴重。 \n 據統計,新興市場國家債務總額如今高達15兆美元,與2002年先前高點2.9兆美元高出不少,當時公債約占GDP的46%。 \n 部分人士指出,新興市場國家的主權債務目前連先進國家的一半都不到。但市場擔憂的是,新興國家以外幣計價的債務利率平均約達5%、當地債券利率則超過6%,遠高於先進國家平均須支付約1.37%利率。 \n IIF全球政策計畫副主管蒂夫蒂克(Emre Tiftik)表示:「過去10年來,政府公債不斷攀高,導致部分國家利率支出暴增,連帶使得未來年輕一代納稅負擔加重,同時也壓縮到政府投資支出。」 \n 舉例來說,過去10年來,巴西債務利息支出占GDP的比例從5.1%升至6.5%,埃及從3.6%躍升至8.7%,而黎巴嫩則從10.5%升至11.3%。 \n 蒂夫蒂克指出,官方公布的債務數據並未將退休金、公私部門合作案計算在內,若統統涵蓋的話,這些國家的債務水平恐怕會更加嚇人。蒂夫蒂克表示:「這是個重要議題,可能導致新興國家的財政緊張。」

  • 陸貸款占0.6% 菲駁中國債務陷阱論

    陸貸款占0.6% 菲駁中國債務陷阱論

     大陸近年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加強與沿線國家合作,但也飽受增加被援助國債務的批評。大陸觀察者網引述菲媒報導稱,菲律賓財政部長多明計斯日前反駁「中國債務陷阱」的質疑,稱「菲律賓絕不會被中國債務淹沒」,因為截至2018年底,菲國從中國獲得的貸款總額僅占菲債務的0.6%,而日本的這一數值是9%;他並反問「為何大家不說菲律賓會溺亡在日本的債務中?」 \n 3月31日,多明計斯在會上敦促公眾閱讀菲律賓和大陸以及其他國家的貸款協議;他表示,所有的貸款條款均公布在財政部網站上,「每個人都可以閱讀」;並再次用陸日對比的資料來反駁稱,截至2018年底,菲從大陸獲得的貸款總額僅占菲債務的0.6%,而日本的這一數值是9%。 \n 知道如何避免 \n 《菲律賓每日詢問報》1日報導,菲總統杜特蒂提出的總值8兆比索(約4.8兆新台幣)的「大建特建」基礎設施建設計畫,引發了人們該國對陷入債務陷阱,損害經濟和主權的擔憂。 \n 報導稱,多明計斯日前也再次向公眾保證,任何貸款協議中都沒有條款讓中國或其他債權國在違約情況下攫取菲律賓財產;他說,菲方感謝人們提醒所謂的「中國債務陷阱」,但「我們當然知道如何避免」。 \n 他強調,到了2022年,大建特建專案的大部分資金到位後,菲從中國獲得的貸款額也僅占菲債務的4.5%左右,而日本則是中國的兩倍,占菲債務的9.5%。 \n 未曾拖欠貸款 \n 與此同時,多明計斯當天在會上還表示,菲律賓債務違約的風險極低,首先菲律賓從未拖欠過貸款,即便是在最糟糕的時期,菲律賓沒錢時也沒拖欠過貸款。 \n 多明計斯直言,菲律賓沒有拖欠貸款的歷史,為什麼人們會拿拖欠說事,「他們是對菲律賓沒有信心?」

  • 反駁「中國債務陷阱論」 菲財長:陸貸款僅占0.6%

    大陸近年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加強沿線國家合作,也飽受增加對象國債務的批評。大陸觀察者網引述菲媒報導稱,菲律賓財政部長多明計斯日前反駁「中國債務陷阱」的質疑,稱「菲律賓絕不會被中國債務淹沒」,截至2018年底,菲從大陸獲得的貸款總額僅占菲債務的0.6%,而日本的這一數值是9%。並反問「為何大家不說菲律賓會溺亡在日本的債務中?」 \n \n 大陸觀察者網報導指出,3月31日,多明計斯在會上敦促公眾閱讀菲律賓和大陸以及其他國家的貸款協議。他表示,所有的貸款條款均公佈在財政部網站上,「每個人都可以閱讀」。並再次用陸日對比的資料來進行反駁,稱截至2018年底,菲從大陸獲得的貸款總額僅占菲債務的0.6%,而日本的這一數值是9%。 \n \n 《菲律賓每日詢問報》1日報導,菲總統杜特蒂提出的總值8兆比索(約合4.8兆新台幣)的「大建特建」基礎設施建設計畫,引發了人們該國對陷入債務陷阱,損害經濟和主權的擔憂。 \n \n 報導稱,多明計斯日前也再次向公眾保證,任何貸款協議中都沒有條款讓大陸或其他債權國在違約情況下攫取菲律賓財產。他說,菲方感謝人們提醒所謂的「中國債務陷阱」,但「我們當然知道如何避免」。 \n \n 他強調,「到了2022年,大建特建專案的大部分資金到位後,菲從中國獲得的貸款額也僅占菲債務的4.5%左右,而日本則是中國的兩倍,占菲債務的9.5%」。 \n \n 與此同時,多明計斯當天在會上還表示,菲律賓債務違約的風險極低,「首先菲律賓從未拖欠過貸款,即便是在最糟糕的時期,菲律賓沒錢的時候也沒有拖欠過貸款」。 \n \n 多明計斯直言,菲律賓沒有拖欠貸款的歷史,為什麼人們會拿拖欠說事,「他們是對菲律賓沒有信心?」

  • 周小川:須從失落的十年學教訓

    周小川:須從失落的十年學教訓

     大陸在面臨中美貿易戰壓力的同時,其經濟增長也日漸趨緩。對於近年來下行的經濟增速和持續上升的債務水準,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表示,大陸應從日本「失落的十年」中吸取教訓,控制未來債務水平。 \n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12日在英國智庫查塔姆社(Chatham House)演講時稱,日本曾因經濟快速發展而遭遇「失落的十年」,即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歷經長時間的經濟衰退。而如今中國的債務水平過高,可能也有類似的負債問題出現。他表示,大陸需要從歷史中吸取經驗教訓。 \n 大陸曾在經濟高速增長的時段間,追求GDP數值的增長,但如今卻身處借貸浪潮之中。新浪財經指出,大陸債務總額約為人民幣(下同)200兆元,人均負債達13.34萬元。2018年大陸的債務總額達GDP的250%,而國際貨幣基金(IMF)早前發出警告,若沒有有效的政策應對,預計到2022年,大陸的非金融部門債務總額將達GDP的290%。 \n 大陸財政部於今年「兩會」中提出多項應對措施,大陸財政部部長劉昆表示,將於2019年減稅降費2兆元,並將財政赤字率提高至2.8%,以刺激經濟再度增長。 \n 雖然大陸官方已於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今年積極財政政策,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但大陸公司債務違約率仍令人堪憂。據金融數據供應商萬得資訊(Wind)統計,2018年大陸企業債券違約事件增至119件,是2017年的3倍以上。而國際評級機構標普在1月發佈的報告中預計,今年大陸企業的違約率將「溫和上漲」。

  • 債清條例放寬 助卡債族重生

     立法院昨三讀通過《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修法,司法院表示,修法後放寬對於卡債族的更生規定,債務人與其扶養親屬必要生活費用都可列入計算,且只要清償達一定成數就視為「盡力清償」,全台逾21萬的卡債族將因此受惠。 \n 為解決卡債族或向銀行信用貸款等清理欠債問題,2008年施行消債條例,歷經多次修法後,司法院去年9月再次修正相關條文,會銜行政院送請立法院審議,讓卡債族因無法償還銀行卡費時,可以向法院聲請更生。 \n 這次修法大幅度放寬聲請更生門檻,以往聲請上限為1200萬元、6年為期,計算標準是本金加計利息、滯納金、違約金等,但修法後限縮到只有本金加上利息,違約金不列計負債總額限制。 \n 為減輕卡債族還債壓力,修法後明確定義「盡力清償」的標準,債務人財產可處分所得,扣除必要生活費用的9成都用於償債就算是「盡力清償」,清還債務時可以向法院聲請保留必要與其扶養親屬必要的生活費用。 \n 此外,債務人就不可歸責於債權人未申報的更生債務,在更生方案履行期間屆滿後,如果一次履行有困難者,可聲請法院裁定延長履行期限,但延長期限不得超過2年,同時也降低卡債族聲請裁定免責的最低清償額度。

  • 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三讀過關 想「更生」變容易了

    立法院院會30日上午三讀通過《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修法目的是為了提高債務人還款重生之機會,降低聲請「更生」的門檻。 \n \n「更生」是指負債但無力按時足額清償給付者,聲請經法院裁定認可後,在6年內(至多延長為8年)扣除必要生活支出後,盡力償還一筆金額,期滿後剩餘的債務就免除不用還了。原本法條規定,債務人無擔保或無優先權之債務總額未逾新臺幣1200萬元者,才可以聲請更生,但1200萬指的是本金,修法後變成以本金和利息加總計算,降低聲請門檻。 \n \n另外修法後,新增第64之1條,明確定義「盡力清償」的標準,債務人財產可處分所得,扣除必要生活費用的9成都用於償債,就被視為「盡力清償」,無財產者標準則為8成。還債過程中,需保留必要生活費用,生活費用定義比照強制執行法,以該地方政府公布的最低生活標準乘上1.2倍為計算基準,並且為了債務人的生活需求,在法條中定有提高或降低的彈性。

  • 106年還債王 台北市蟬聯

     財政部國庫署昨(29)日公告去(106)年各級政府債務概況,台北市蟬聯各級縣市政府的「還債王」,單年償還約130億元1年以上長期債務,而短期債務自93年後仍為零。 \n 在長期債務占前3年度GDP平均數比率部分,我國各縣市政府的負債王仍為苗栗縣(67.62%)、宜蘭縣則以52.06%居亞軍,新竹縣以48.88%居第三。 \n 目前我國債務分成短期(1年以下公共債務未償餘額)與長期債務,長期債務占比是以占前3年度該級政府GDP平均數比率為基準(六都另計),而短期債務則是以當年度總預算及特別預算歲出總額為比較標準。國庫署副署長顏春蘭表示,在計算債務時,多以長期債務較為精準,因為短期債務若當年有較多支出自然比重就會減少、節省支出反而增加其比率。 \n 顏春蘭指出,去年各級政府長期債務合計6兆2,134億元,整體而言仍低於我國公共債務法前3年度GDP平均數(16兆6,782億元)的法定債限50%。而106年中央政府長期債務為5兆3,598億元,債務比率為32.14%,低於法定債限40.6%。 \n 各縣市部分,六都長期債務合計6,975億元,債務比率4.18%,低於法定債限7.65%。整體縣市政府長期債務合計1,557億元,債務比率為0.93%,仍低於法定債限1.63%。 \n 顏春蘭表示,以平均數據來看各級政府皆低於法定債限,但若以單一縣市而言,截至今年10月底,苗栗縣長期債務還是高於法定標準,而宜蘭則是在近8年間償還33.97億元,今年可提前脫離債務超限50%名單(原先宜蘭還債計畫110年才脫離名單)。 \n 而新竹縣、南投縣、雲林縣、嘉義縣與屏東縣等在103年因債務比率逼近50%,也被列在強度管理名單中。不過,在各地方政府量入為出下,債務比率有所改善。截至106年底,除新竹縣長期債務比率仍在預警標準(45%)以上,其餘4縣已提前降至預警標準以下、脫離名單。 \n 顏春蘭進一步指出,雖然九合一選舉後不少縣市變天,但地方財政仍為重要項目,她也希冀各縣市新執政者可恪遵公共債務法規定、維護財政紀律。

  • 下一次金融危機將引爆? 高盛:Fed升息是關鍵

    下一次金融危機將引爆? 高盛:Fed升息是關鍵

    2008年9月15日,華爾街券商雷曼兄弟宣布破產,揭開美國金融海嘯序幕,迄今屆滿10年,如今還會不會發生金融危機,也引發各方爭論。有部分分析師認為,全球債務水位上升,恐成為金融危機的催化劑,美國聯準會(Fed)若宣布升息,更有可能誘發企業崩潰。 \n \n美國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指出,美國企業未來幾年將面臨大量債務到期的窘境,2020 年,美國有超過1.3 兆美元非金融企業債務到期,占未償還債務總額20%;2023 年,到期的企業債務達3 兆美元。根據高盛最新報告指出,罪有可能誘發企業崩潰的就是升息,未來幾年利率上升的情況若未改變,這些企業將無法借新還舊,就會因此出現企業債務違約潮。 \n \n報告指出,在過去低利率時代,總利息增加主要是因為債務規模整體膨脹所致,隨著利率調升,債務到期的企業不可能已低利率借新還舊,加上針對背負浮動利率債務的企業,槓桿貸款發行量激增,平均利息支出不斷提高,對於這樣的變化,風險最高的公司將首先遭殃。

  • 全球債務恐是下次金融危機引爆點

    華爾街券商雷曼兄弟倒閉迄今屆滿10年,是否有下一場金融危機正在醞釀,成了各方關切焦點。儘管部分分析師點出中國負債問題是不定時炸彈;但另有一派認為,全球債務水位上升,恐怕才是下場危機的引爆點。 \n \n 美國財經媒體CNBC報導,據國際金融協會(IIF)7月間發布的報告,今年第1季全球債務總額升至創新高的247兆美元,占國內生產毛額 (GDP)的比例也飆破318%。此外股價不切實際及新興經濟體,也被點名恐會引燃下一場金融危機。 \n \n 不過富國證券全球經濟學家布萊森(Jay Bryson)上CNBC節目《Squawk Box Europe》受訪指出:「我想即便再次發生金融危機,也不會像上回一樣,這是基於現今全球的槓桿借貸規模有別於10年前。」他說:「中國會是下一個雷曼兄弟?我可不這麼認為。中國債務大多集中在自家國內,與10年前抵押貸款證券是全球持有的情況不一樣。」 \n \n 霸菱銀行執行長芬克(Tom Finke)接受《Squawk Box Europe》訪問則提到:「萬一再次爆發危機,如果不是金融業系統性問題所引發,那可能和無法預料事件的關聯較大,例如網路安全或電力系統出包,這麼一來大家會領不到錢。」

  • IMF示警 全球債務達164兆美元 創歷史高峰

    IMF示警 全球債務達164兆美元 創歷史高峰

     國際貨幣基金(IMF)最新公布的半年度財政監督報告指出,目前全球債務總額高達164兆美元,占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25%,創歷史高峰。大陸是推升全球債務上漲的主因,其私人債務自金融危機以來累計大增約75%。 \n 另外,IMF副總裁張濤警告最近令市場憂慮的貿易衝突,只是全球面對3大挑戰的其中一個而已。 \n 美國和日本合計債務甚至占全球總債務一半以上。尤其美國目前實施的財政振興措施,讓未來3年財政赤字逾1兆美元,相當於美國GDP的5%。 \n IMF表示在川普減稅和擴大財政支出下,美國的債務與GDP比率在未來5年內,將成為唯一會增加的已開發國家。 \n IMF呼籲美國應重新調整其財政政策,以確保其債務與GDP比率在未來3到5年內下降。 \n CNBC報導,同時擔任人民銀行副行長的張濤認為,全球債務高於金融危機時水準的情況,正在為大家敲響警報。 \n 對於全球經濟前景的展望,他是以太陽仍照常升起,但陰霾可能繼續籠罩大地來形容。 \n 他強調全球經濟正面臨的3大挑戰為貿易關係緊張、財政與金融風險、和經濟要有包容性增長仍存在困難度。 \n 近期中美貿易紛爭只是3大挑戰之一而已,全球經濟還有更多問題有待解決。 \n 雖然不少專家與機構以各種經濟模型來試圖評估中美間潛在貿易戰的影響,和可能緩和這些影響的措施的效果,但張濤坦承實際狀況可能較各種模型預測來得更複雜。他認為只有透過合作方式才能解決貿易紛爭,並且強調任何令緊張的貿易關係惡化,不管會有怎樣的結果,最終都會造成全球經濟的損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