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億畝耕地的搜尋結果,共20

  • 陸國土部:十三五期間投6000億人幣整治農地

    大陸國務院日前發布《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加強耕地保護和改進占補平衡的意見》,是大陸自1997年後,20年以來首度再次發部耕地保護專文。 \n \n國土資源部部長姜大明受《新華社》專訪時指出,耕地是大陸最寶貴的資源,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一向緊守「兩個絕不能」,分別是已設定的耕地紅線絕不突破、已劃定的城市周邊永久基本農田不得隨意占用兩項。 \n \n他表示,十二五期間,大陸共投入約5900億元人民幣,建成高標準農田4.03億畝,如今十三五期間,預計將可再投入6000億元人民幣。 \n \n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委韓俊則表示,十三五期間除再建4億畝外,也將力爭建成6億畝的目標。 \n \n根據國務院發布的耕地保護意見,預計到2020年,大陸耕地保有量不少於18.65億畝,並力爭建成10億畝高標準農田。

  • 大陸耕地18.26億畝 超優良占27%

    中國大陸18.26億畝耕地品質等級由高到低依次劃分為1至10等,其中,評價為1至3等的耕地面積為4.98億畝,占耕地總面積的27.3%。專家表示,這部分耕地基礎地力較高,基本不存在障礙因素,應按照用養結合方式開展農業生產,以確保耕地品質。

  • 大陸二次國土調查 多出二億畝耕地

    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30日舉行新聞記者會,國土資源部副部長、國務院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王世元和國家統計局副局長張為民等人說明第2次全國土地調查主要資料成果,比上次調查多出2億畝耕地。 \n王士元說,大陸土地資源的基本國情沒有改變,必須毫不動搖堅持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和節約用地制度,必須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全國耕地調查資料雖有所增加,但實有耕地還是那麼多,必須繼續實行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二次調查耕地資料比一次調查資料逐年變更到2009年的耕地資料多出1358.7萬公頃(折合約2億畝)。

  • 土地調查多2億畝 官方:調查方法進步了

    土地調查,前後竟多達2億畝!今日上午,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主要資料成果發布會」,國土資源部副部長、國務院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王世元表示,雖然二次調查資料多了2億畝,但是並不是說我國實有耕地數量真的增加了。 \n王世元稱,耕地「憑空」生出2億畝的原因,是「調查的手段先進了,方法先進了,組織方式周密了,把原有的、實有的耕地調查出來。」

  • 大陸鬧旱災 農糧價格恐飆漲

     台灣缺水,大陸旱情更吃緊。中國大陸山西、湖北及西部省份入春以來久旱不雨,旱災日趨嚴重,外界擔憂,若旱情無法有效減緩,不僅將嚴重影響民生,也將造成糧食、甘蔗、茶葉、玉米等農作物歉收,進而讓相關商品出現暴漲行情的戲碼重演。 \n 據新華社等大陸媒體報導,中國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統計指出,至3月25日為止,全大陸耕地受旱面積已高達1.1億畝(約733萬公頃),其中作物受旱4,707萬畝,並造成575萬人飲水問題、377萬頭大牲畜飲水發生困難。 \n 在出現旱情的省區中,特別以西部地區最嚴重。報導指出,貴州省一些地區自去年10月以來滴雨未下,有農民必須前往離家7公里遠的供水站取水,才有辦法灌溉自家種植的玉米田。 \n 此外,甘肅省受旱面積已達2,283萬畝,其中作物受旱面積達598萬畝;而雲南受旱面積雖不如甘肅,但卻已有11座水庫、16座池塘及4條河川完全乾涸,2.4萬人及8,200多頭大牲畜飲水發生困難。 \n 華北地區的旱情也相當嚴重,山西省受旱面積超過甘肅、達2,500萬畝;四川、陝西、青海、湖北、重慶等省區市也都傳出程度不等的災情。 \n 由於旱情持久不退,受旱地區民眾已擔心會造成糧食、玉米、甘蔗、辣椒、茶葉等農作物歉收,並再次帶動這些作物在市場上被炒作,導致價格飆漲。 \n 這種想法並非杞人憂天!大陸西南地區貴州、雲南、重慶、廣西等省市,這幾年頻遭旱災所苦,以農業大省四川省為例,按照當地人士說法,自去年11月至今,「遭逢範圍最廣的乾旱」,和過去相比降雨量減少52%,為20年來最嚴重;雲南省則因旱情嚴重,導致春茶因減產而漲價,目前普洱茶漲價至少2成。 \n 至於何以西南地區近年旱象頻傳?大陸氣象研究員解釋說,大陸西南地區已連續4年發生嚴重旱情,原因是當地位處東亞季風和南亞季風交匯處,每年5至10月為雨季,其餘月份為乾季;但進入本世紀以來,南亞季風明顯減弱,水氣輸送條件不佳,這是導致乾旱持續出現的主要原因。

  • 活化土地 農、工礦用地醞釀釋出

     大陸土地政策可能會有大改變,為活化土地資源,包括農地和工礦存量地有機會向市場釋出,除可達增加土地供給、降低房價效果外,也可籌措農民進入城鎮生活的資金來源。 \n 北京新浪網報導,大陸國土資源部正在北京、上海等多地調研,醞釀新的土地供應政策,其中工礦企業存量用地入市和農村集體用地局部有條件入市,被重點調研。 \n 報導引述數據,大陸各地工業用地規模龐大,占國有建設用地供應量的40%至50%,歐美等國則僅占20%到30%;同時,這些土地閒置情況相當嚴重。 \n 農地情況也很類似,報導指出,大陸現行土地政策是農民集體用地先被徵用,轉為國有用地後才能入市;未來修法方向則為繞過「徵用」程序,使農民成為農地交易主體,釋放農村閒置宅基地進入建設用地。 \n 但據了解,並非所有閒置農地都能進入市場,僅限中心城區附近或產業集中區,偏遠農村仍可能採徵地制度;另外,農地變更住宅用地情況也不能踩到所謂「18億畝耕地紅線」。 \n 為確保涉及國安的糧食自主性,大陸2006年「十一五」綱要提出18億畝耕地下限為具有法律效力的約束性指標,是國土利用不可逾越的一道紅線,「十二五」時更提高至18.18億畝。 \n 國土資源部昨日發布去年土地變更調查數據,2011年大陸耕地保有量為18.2476億畝,其中耕地減少49萬畝,建設用地淨增945.1萬畝。 \n 報導說,土地招標方式也在國土部此波改革之列,為防炒作,屏棄「價高者得」為基本方向。

  • 投書-輕農思想氾濫 加劇中國農業落後

     5月13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報告稱,中國農業經濟水平比美國落後約100年。據分析,美國農業生產率是中國的90多倍,日本和法國為中國的100多倍。 \n 中國是農業大國,中國大約用7%的耕地,養活著22%的世界人口。就此而言,中國農業和中國農民已經相當地了不起。需要承認的是,中國農業現代化起步的確比美國等國家晚,但若追溯起來,從火刀耕火種的原始社會算起,中國農業的起步至少已經有了8000到10000年的歷史。 \n 那麼中國農業何以就比美國落後100年呢?分析其中原因,不難發現,答案無非是近現代以來,與一些發達國家重視農業現代化的發展戰略相比,中國出現了重工而輕農的思潮和行為。 \n 近現代中國的重工輕農、重城輕鄉的發展之路,進一步加劇了中國農業的落後。改革開放之後,輕農思想更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氾濫。從花錢買城鎮戶口的80年代,到大量農民離開土地進城務工的90年代,再到如今的城市化進程的盲目推進,讓18億畝的耕地紅線受到挑戰。大陸從根本上,就沒有做好對農業的重視。 \n 農業需要現代化的技術等外在生產力,但農業更需要的,是國家和執政者的重視意識、投入力度,是土地不被城鎮化侵蝕,是城鄉經濟的平衡發展,是農業人口不必感歎著「種地一年不如打工一月」從而紛紛離開土地!

  • 社評-70億的挑戰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羅倫斯.史密斯今年初在《2050人類大遷徙》一書中,曾經大膽預言到了2050年,全球總人口數將突破九十二億,糧食與水資源短缺,全球暖化加劇、天災肆虐、海平面上升,而由於北極蘊藏地球最高且未開採的天然能源,北極海冰融解將開通西北航道,重新改寫全球貿易版圖,成為「新北國」,環北極海國家如加拿大、俄國、丹麥、美國及挪威即將成為世界的商業與政治中心。 \n 這樣的預言看似遙不可及,但自1950年代起,全球人口快速增長的步伐就一直沒停過,在基數不斷膨脹的效應下,過去30年間,人口增長速度驚人,從1960年的30億到1999年的60億,39年增加30億人,昨天聯合國宣布,世界人口達到70億,12年又增加10億。聯合國人口基金發布公告表示,世界人口即將達到70億,且第70億個嬰兒最可能出生在亞太地區。史密斯教授的預言,已愈來愈有成真的可能性。全球人口持續增加,但地球資源有限,嚴峻的資源分配問題,對兩岸都是沉重的挑戰,政府必須及早規畫因應。 \n 民以食為天,人口增加,第一個面臨的問題是糧食不足。依據世界銀行統計,2010年,全世界遭受飢餓的人口仍有9億2千500萬人。此外,根據糧農組織提供的數據,近年世界主要糧食價格不斷飆漲,達到近30年來的最高水平。糧價暴漲、民生艱困,導致20多個國家爆發動亂,北非與中東今年發生的「茉莉花革命」浪潮,推翻了一些威權政體,也與糧食價格飛漲有關。可見全球的糧荒已經危機重重。 \n 以大陸而言,由於人口龐大,近年大陸總理溫家寶曾經多次強調,大陸18億畝耕地是「生命線」。但這個「生命線」的保護卻極為困難。如同台灣的工業化進程中,耕地大量減少,大陸目前也正處在工業化的階段,耕地資源日益受到工業和城市土地利用的經濟競爭,耕地非農化利用的趨勢不可逆轉,近來耕地每年減少數十萬公頃,糧食無法全面自給,必須依賴進口。而糧食綜合自給率僅32%的台灣,斷糧風險更高,尤其台灣長年的休耕政策早已使農民轉業、農村文化流失,台灣對進口糧食的依賴,勢將成為隱憂。兩岸在全球人口增加的壓力之下,應該重新檢視農業政策,一方面加強環境保育,提高糧食自給率;一方面應建立穩定的國際合作機制,確保長期進口糧食來源無虞,以免日後必須付出更高的代價,造成國安危機。 \n 其次,人口增加必然造成全球資源需求增加、供應緊縮現象,反向帶來調節人口生育的壓力;但吊詭的是,為了在資源競爭中爭取較佳的位置,各國卻又必須有更充足的新生勞動人口。根據《新華社》報導,未來30年內,60 歲以上高齡人口將占全大陸人口三分之一。相較對岸,台灣的人口老化問題更為嚴重,根據美國最新統計顯示,台灣總生育率為全球最低。另外,經建會也推估,在2025年時,台灣的人口老化程度將超越日本,未來平均1個年輕人就要照顧2.5個老人。 \n 今年大陸兩會召開之際,許多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紛紛提案建議開放「第二胎」。台灣政府也不斷提出各項政策「催生」。 \n 但我們必須指出,兩岸除了以鼓勵生育方式改善人口結構外,更應及早規畫因應高齡化社會的相關政策。包括消極性的老人安養社福政策與積極性的增進國民健康、讓老人能夠繼續貢獻生產力的相關公共政策。均應受到重視。事實上,進入21世紀,全球化及網路化兩大現象已經改變人類的工作型態,如今「創新與服務」才是經濟價值最主要的動能。當知識與創新力創造的價值比體力更高時,健康的老人延緩退休,有助於勞動力的補充並減輕社福負擔。除了全面檢討勞動條件政策,放寬強迫退休條件、提出終生學習教育政策,政府尤其應該提出增進國民健康的法令,例如獎勵國人養成運動習慣、懲罰危害國民健康的不健康食品、以及加強慢性病的防治等。 \n 北極,是否會成為人類的新樂園,尚屬未知。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全球人口已經到達地球資源的極限,未來不論食物、能源、醫療、空間,小至個人大至國家,都將面臨更嚴酷的生存競爭。在世界的大潮流中,兩岸互相依存的命運更加突顯。面對70億的挑戰,兩岸更應該攜手合作,互相借鏡,以求在這場人口戰爭中,立於不敗之地。

  • 胡錦濤:最嚴格3制度管理土地

     大陸房地產問題一直都是官方關切的焦點,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日前宣示,要採取「最嚴格的土地管理制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最嚴格的節約用地制度」,3個「最嚴格」強調土地管理制度;不僅如此,大陸銀監會也跟著要求銀行業落實差別化房貸政策、嚴控資產價格泡沫化。 \n 人均耕地嚴重不足 \n 中共中央政治局23日就完善大陸土地管理制度問題研究進行第31次集體學習,胡錦濤是在主持學習發表講話時作出這番表述。 \n 大陸在2006年通過的十一五規畫,確定18億畝耕地不可逾越的約束性指標;至2010年底,大陸耕地總數不足18.26億畝,已接近紅線,人均耕地不足0.1公頃,不到世界平均水準的一半;可見大陸土地管理形勢十分嚴峻。 \n 胡錦濤強調,要進一步完善符合大陸國情的最嚴格土地管理制度,堅持各類建設少占地、不占或少占耕地,以較少的土地資源消耗支撐更大規模的經濟增長。 \n 降低消耗土地資源 \n 胡錦濤指出,今後要重點抓好「確實堅持和完善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確實實行最嚴格的節約用地制度、確實維護群眾土地合法權益、確實推進土地管理制度改革」4方面工作。 \n 胡錦濤要求,把劃定永久基本農田作為確保國家糧食安全的基礎,強化耕地保護責任制度,健全耕地保護補償機制,從嚴控制各類建設占用耕地,完善耕地占補平衡制度,加快農村土地整理複墾,大規模建設旱澇保收高標準農田。 \n 他還要求,強化土地利用總體規畫的整體管控作用,合理確定新增建設用地規模、結構、時序,降低經濟增長對土地資源的過度消耗,走集約式城鎮化道路,確保保障性安居工程用地供應,嚴格執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完善土地使用標準。 \n 銀監會宣示嚴打房 \n 胡錦濤宣誓強化土地管理制度後,銀監會也緊跟著要求銀行業落實差別化房貸政策、嚴控資產價格泡沫化;禁止信貸資金進入股市;禁止銀行為企業債券提供擔保;禁止銀政、銀農(農村信用社)、銀信(信託)、銀擔間不當合作。 \n 大陸銀監會主席劉明康在23日舉行的銀監會系統2011年新入會人員培訓班做出上述宣示。 \n 他要求加強事前監管,強化銀行體系與非銀行體系間控股和防火牆建設;管控銀行跨業併購、定期評比、建立退場機制、禁止信貸資金進入股市、禁止銀行為企業債券提供擔保。 \n 劉明康也要求加強信貸前瞻性管理,落實貸前調查、貸時審查、貸後檢查;建立銀行國別風險管理制度,推動銀行業金融機構把國別風險納入全面風險管理體系,以降低風險。 \n 在信貸方面,他也要求銀行業確保三農與小企業信貸成長率不低於同期各項貸款平均成長率;落實差別化房貸政策,嚴控資產價格泡沫。

  • 緊縮地根!22城審批權歸中央

     除了緊縮銀根,大陸官方開始「緊縮地根」,經濟觀察網報導,大陸國土部日前下發通知,增加「需報國務院批准建設用地」的城市範圍,收緊22個城市在農地轉建設用地、土地徵收的審批權,顯示土地政策也將「宏觀調控」。 \n 二三線城市 漲勢兇 \n 除了原本須報國務院批准用地的84個城市外,這次新增的22個城市為:秦皇島、鎮江、南通、揚州、泰州、嘉興、紹興、台州、溫州、馬鞍山、德州、東營、威海、南陽、江門、惠州、珠海、佛山、中山、東莞、桂林以及三亞,大多是近來地價漲勢兇猛的二三線城市。 \n 據大陸《土地管理法》規定,土地利用總體規畫實行分級審批,原本建設用地須報國務院批准的城市範圍包括各直轄市,計畫單列市,省、自治區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城市,人口在50萬以上的城市,以及國務院指定的城市。 \n 原本這項規定是為了「特殊保護」耕地,限制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這次為了守住被譽為「大陸糧食安全的生命線」18億畝耕地紅線,大陸「土地」也開始實行嚴格行政管理體系,讓國務院有權力通過增加或減少土地供應,來調整宏觀經濟。大陸國土資源部部長徐紹史先前也表示,「地根不能鬆」。 \n 新疆使用率 達7成 \n 其實早在2007年,建設用地審批權開始「下放」,原本由國務院分批次審批的城市農用地轉用和土地徵收,調整為每年由省級政府彙整後一次申報,讓省政府對城市建設用地負責。 \n 這次收回權限,可看出大陸官方擔心土地價格和規畫的「失控」,大陸國土土地副總督察甘藏春表示,土地政策參與宏觀調控,是大陸特有現象,在地方強勢主導經濟現狀下,僅靠貨幣、財政政策,難以完全發揮宏觀調控作用。 \n 土地一直都是地方政府在區域競爭中的關鍵性資源,大陸國土資源部數據顯示,從2006年到2010年,新增建設用地為3300多萬畝,出讓價款高達7兆元人民幣。 \n 在前不久出爐的全大陸土地供應調研顯示,土地供應仍然緊張,今年各省用地需求總計達到1616萬畝,遠遠大於年度計畫指標670萬畝,部分省分的使用率已超過3成,其中河南達到5成、新疆甚至已經達到了7成。

  • 旱動CPI陸6月恐升息

    大陸長江中下游遭遇空前旱災,億畝耕地受旱,市場擔憂糧食減產,部分地區菜價大幅反彈。多家法人預測,大陸5月CPI年增率可能升至5.5%,創今年新高。由於通膨「高燒不退」,人行可能在端午節前後再次升息。相關新聞刊A3-A4

  • 長江五省乾旱 耕地缺水破億畝

     大陸南方多省旱災持續延燒,據大陸防汛機關統計,截至本月廿九日,大陸耕地受旱面積破一億畝,長江中下游的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五省旱情最為嚴峻,進一步推高通膨壓力,五月份CPI恐創卅四個月以來新高,達五‧四%。 \n 據了解,長江中下游曾在一九七八、八一、八六、九四、兩千年時,發生過嚴重春旱,但今年旱情較以往持續時間長、範圍廣、影響程度大。以鄱陽、洞庭兩大淡水湖為例,河床不僅乾涸裸露,現部分區域甚成一片大草原;湖南岳陽君山風景區經營快艇的船家也不禁抱怨,「洞庭湖大旱,快艇生意慘淡,再不漲水,飯都沒得吃了。」 \n 除此,早該進入主汛期的洞庭湖區,如今因旱象使湖灘裸露時間長,導致田鼠繁殖數量大增。專家認為,若六月水位上漲仍慢,屆時恐爆發鼠害,對農業生長進一步造成影響。數年前洞庭湖區就因鼠害導致農地嚴重受損。 \n 只是,養活近半數大陸人口、長江中下游的「魚米之鄉」,何以出現慘重旱情?大陸防汛抗旱辦公室相關負責人分析,一來是因降水嚴重偏少,較往年同期減少四至六成;二是因江河來水嚴重不足,水位嚴重偏低,長江中下游主要江河累計來水量較常年同期偏少一至七成。 \n 嚴重旱情,也引發專家對生態安全擔憂。大陸四大植物園之一的中科院武漢植物園研究員劉貴華認為,「乾旱對溼地生態,尤其水生動物影響非常大;如果乾旱再持續一段時間,洪湖水生植物的種質資源可能出現滅絕性消失。」另外,以魚為食的淡水哺乳動物長江江豚也面臨食物短缺,導致生存危機出現。

  • 半月談-中國地耗之痛低價搶地造荒城

     ▼▼ 中國人多地少,工業化發展使得建設用地缺口越來越大,引發強徵農地情況,到2010年底,農業耕地不足已經接近紅線,但工業園區開發卻出現大量閒置。 \n 工業開發,農用地變為建設用地,2010年底,中國耕地總數不足18.26億畝,已接近18億畝的紅線:人均耕地不足0.1公頃,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2、發達國家的1/4;中國GDP每增長1%,占用土地量約為日本的8倍。 \n 宜居地僅占國土2成 \n 地耗表示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所消耗的土地資源(主要指從農用地變為建設用地)。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地理所前所長陸大道表示,目前中國大中城市人均綜合用地已超過120平方米,對照國際大都市,東京人均綜合用地僅78平方米,香港才37平方米。10年前,當時每單位工業用地所產生的工業增加值計算,北京只相當於東京的1/20。 \n 中國社科院農村所研究員黨國英指出,從1980年到2005年,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時期,經濟每增長1%,會占用農地30萬畝左右。與日本的快速發展時期相較,中國GDP每增長1%,對土地占用量差不多是日本的8倍。 \n 國土資源部部長徐紹史曾提及,農村居民點用地達2兆4798萬畝,把7.13億農村人口和1.5億進城務工人口加在一起,人均農村居民點用地達214平方米,遠超150平方米的國標上限。 \n 陸大道說,有人認為中國現階段存在土地紅利,「現在土地便宜,要趕快用,用得越多,賺得越多。」這種思想推動著大量徵地,嚴重浪費。實際上,中國宜居面積僅占國土面積20%,談何土地紅利? \n 徐紹史表示,「十一五」以來,中國每年建設用地需求1200萬畝以上,每年新增建設用地指標只有600萬畝左右,缺口逾50%。「十二五」時期,隨著工業化、城鎮化加快推進,建設用地供求矛盾將進一步加大。 \n 便宜徵地揮霍用地 \n 許多地方用老辦法解決矛盾:未批先占、少批多占、以租代徵。去年全年,中國違法用地計5.3萬件。從農民手中強制低價拿地,卻在建設中大肆揮霍用地:林林總總的新城區、遍地開花的工業園、為數不少的高爾夫球場、方圓數里的大學校園。 \n 陸大道沈痛地說,中國在利用土地尤其是耕地資源上,沒有資格跟美國比。溫總理說過,任何大的數字被13億人一除,都變得很小,在資源利用上應該向日本、韓國、台灣地區學習。 \n 4年前,中部地區某鄉鎮借新農村建設之名大肆擴張。該鎮新區的居住區、工業區和集貿金融區,規畫總面積達1025畝,其中未批先占良田700多畝。但整個新區冷冷清清,寬大菜市場內只有少數農戶擺攤,原來規畫的工業區和集貿金融區因招商未果都已停頓。 \n 重慶東南某縣工業園區提出「栽下梧桐樹、引來金鳳凰」開發理念,徵占大面積土地搞園區建設,1月上旬,拓展區內除了停放6、7輛工程車和挖掘機之外,並無建設。2008年開徵近300畝土地荒廢至今。 \n 中部地區某縣在2000多畝的農田和山地上建豪華辦公樓和占地千畝的文化廣場,希望吸引百姓搬遷,但地處偏遠,新城區房地產滯銷空置,造成土地和資源嚴重浪費。 \n 企業搶地等增值 \n 陸大道指出,改革開放前後,大中城市的人均綜合占地,包括道路、廣場、工廠在內,大概70、80平方米,重慶、上海等大城市只有60多平方米;近幾年,大中城市人均綜合占地擴展到120平方米以上。這裏面出現了大馬路、大廣場、大草坪、大立交。 \n 為集約節約利用土地,重慶市曾下達「硬指標」:重慶主城9區工業園區投資強度每平方公里不得低於50億元(人民幣,下同)、產出不得低於100億元;渝東北、渝東南貧困地區投資強度不得低於20億元,產出不得低於30億元。 \n 目前重慶43個市級以上工業園區中,約一半未達規定。在經濟發展較為滯後的三峽庫區某些區縣,其工業園區投資強度僅8億至10億元/平方公里,不到規定標準的一半。 \n 重慶廣生製藥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林仁偉透露,目前一些企業大手筆拿地也不在乎土地浪費,歸根結底在於土地便宜,企業看中的是土地升值收益。 \n 西部某縣國土資源局局長說,該縣經濟開發區主要承接從珠三角轉移過來的電子、食品企業,買地企業以1畝8萬至12萬元購買工業用地,相對房地產用地每畝300萬元的價格低了幾十倍。但為了追求GDP,須以較低的成本吸引東部企業過來。(文轉C3版)

  • 保衛戰啟動 護18億畝耕地紅線

     中國目前耕地面積為18.26億畝,每人平均耕地只有1.38畝,不到世界平均水準的40%。全國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表示,在農業科技沒有重大突破的情況下,糧食單產難度持續提高,保護耕地成為當務之急。專家憂心,中國人口高峰尚未到來,糧食危機將成為新挑戰。 \n 據新華社報導,大陸全國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近日審議《發展改革委關于落實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國家糧食安全工作情況報告審議意見的報告》時指出,近一時期,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土地資源的稀缺性逐步顯現。會中透露,目前,中國耕地面積約為18.26億畝,比1997年的19.49億畝減少1.23億畝,保護耕地的壓力不斷增大。 \n 當前,大陸各地普遍發生農民無地可耕的現況。如安徽淮北市有兩大礦業集團,全市因採煤塌陷而破壞的土地超過24萬畝,超過25萬名農民無地可種。 \n 人均耕地面積 降到1.38畝 \n 全國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在審議中指出,「目前,中國人均耕地面積由10多年前的1.58畝減少到1.38畝,僅為世界平均水準的40%」,道出了中國嚴格保護耕地的極端重要性。 \n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王小映指出,中國人口高峰還未到來,糧食總量的需求將繼續擴大。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必須保有一定數量的耕地。他認為,保護耕地主要面臨的挑戰來自於「城市和小城鎮的快速膨脹」和「農村建設用地的擴張」。此外,土地利用粗放浪費、違法違規用地也十分普遍。 \n 鑒於耕地保護的嚴峻形勢,中共17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堅持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堅決守住18億畝耕地紅線。畫定永久基本農田,建立保護補償機制,確保基本農田總量不減少、用途不改變、質量有提高。」 \n 「各級政府對當前耕地保護問題必須引起高度重視。」全國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在審議中發出呼籲,並提出了進一步嚴格保護耕地的意見: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和最嚴格的節約用地制度,完善農村土地管理制度,守住18億畝耕地紅線;加強對土地「占補平衡」的管理,耕地實行先補後占,不得跨省區市進行占補平衡等措施。

  • 陸農田 力求保持15.6億畝

     在日前舉辦的大陸國土資源工作會議上,國土部部長、國家土地總督察徐紹史表示,要明確「十二五」國土資源管理目標任務,扎實做好2011年重點工作 。 \n 據悉,大陸「十二五」國土資源管理的主要目標,是耕地面積不減少、品質有提高。基本農田穩定在15.6億畝以上,嚴格落實耕地占補平衡,建設占用和災毀足額補充,通過農田整治、村莊整治、工礦廢棄地復墾和宜農未利用地適度開發,共增加耕地2800萬畝。 \n 另外,還要優先保障民生用地供應,保障住房用地,做到應保盡保,嚴格落實被徵地農民的補償政策,全面建立地質災害調查評價、監測預警、防治和應急體系,防災減災能力明顯提高。 \n 並且要全面落實節約優先戰略,實現單位GDP建設用地消耗降低30%以上,礦產資源總回收率提高3%到5%。

  • 大陸用地政策恐逆轉

    歲末年終,大陸樓市依然炙手可熱,銀監會主席劉明康也表示,資金仍繼續流入房市。經濟型態改變,農業自給自足的土地使用政策,可能逆轉。《華爾街日報》報導,陸領導人似乎開始思考土地管理方式,18億畝耕地的底線備受挑戰。新聞刊A6-A7

  • 美媒:陸土地使用政策可能逆轉

     因應經濟發展,大陸長久以來的農業自給自足土地使用政策,可能出現逆轉。近日,一名大陸土地政策高級顧問在雜誌為文指出,中國不應該在管理土地資源時,再採取嚴格的城鄉平等交換原則。 \n 《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國領導人似乎開始重新思考土地的管理方式了,像重慶一樣迅速擴張的大城市,正挑戰著中國政府以農業上自給自足來平衡城市化的努力。以往,規定增長中城市的所有可耕種土地,都必須以其他地方的復墾農田的形式來補充。 \n 政策出現重大妥協 \n 報導指出,現在,這個想法似乎出現鬆動。近日,大陸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陳錫文在雜誌發表一篇社論,十分引人矚目。他寫道,適當增加必要性建設用地,也許比機械地追求當年耕地的占補平衡更為理性。 \n 渣打銀行分析師王志浩(Stephen Green)認為,這種說法顯示大陸對土地的「重大政策妥協」,他稱這是北京準備承認短期內城市的擴張速度,會比收回耕地的速度更快。 \n 目前,大陸正大力開發中西部農村地區。中西部城鎮化進程被視為北京方面推動持續經濟成長中的關鍵組成部分。在整個城鎮化過程中,有關部門始終嚴守維持18億畝耕地底線,中國目前的目標要求糧食自給率為95%。陳錫文的投書顯然有甩掉該要求的意思。 \n 但王志浩指出,如果確實需要犧牲某些耕地,那麼對糧食進口的需求會增長,中國也許仍會借助調整某些資料統計的方式,以實現其自給自足的目標。例如,非食用用途的玉米很有可能不被列為自給自足目標的範圍內,從而為進口更多玉米提供更多理由。 \n 無力制止非法城市化 \n 王志浩還將中國土地使用政策的轉向,歸因於中國政府開始承認,土地改革將可在農業生產效率提高和城市擴容之間找到平衡點,同時承認,目前還存在非法的城市化擴張行為,但有關部門應對不力。 \n 近年,中國農民的抗議行為呈上升趨勢,多因地方政府強行徵地所引起。農民對拆遷感到十分憤怒,而中央政府又似乎無力制止地方政府,中央領導人認為這是威脅中國社會穩定的最大因素之一,並且會殃及統治。 \n 王志浩指出,雖然陳錫文在城市化問題上有所讓步,但基本上,他還是支持新農村建設計畫,儘管有些領導人批評說,這是資源浪費。陳錫文認為,即使年輕一代農民會到城市地區工作,但仍約有4.5億年齡較大的農民需要新農村計畫所提供的設施和服務。 \n 至於中國政府是否有能力或意願來實現這樣一個目標,仍有待進一步觀察。

  • 侵占耕地頻傳 陸約談地方官

     為了堅守18億畝耕地的紅線,最近大陸國土資源部開班授課,對150名地方首長展開「柔性勸說」,希望避免有更多的農地一夕淪為工業開發地和建築用地。不過國土部部長徐紹史坦言,第2、3季後進入施工建設的高峰期,違法情形恐更多。 \n 為了拚經濟,大陸地方政府常用強制徵收手段,侵占農民耕地;加上官商勾結頻繁,許多農地一夕淪為工業開發地和建築用地,造成民怨四起。 \n 限制用地 地方反彈 \n 為端正此歪風,大陸國土資源部本月8日在天津舉行為期6天的「國土資源管理市長專題研究班」,共150名地方首長、官員參加,包括天津、長沙等地市長。研究班宗旨是「土地督察制度的執行與落實」。 \n 除開班授課「柔性勸說」外,國土部從08年起還約談違法用地嚴重地區的官員,並逐漸成為常態化。根據統計,今年首季違法占用土地的面積攀升23%,有123人受處分。國土部部長徐紹史坦言,第2、3季後進入施工建設高峰,違法情形恐更多;而且嚴格限制用地,「地方反彈的壓力很大!」 \n 一名學員表示,這次參與培訓的,多半是工業、製造業和經濟發展較快的城市,因為用地需求都很龐大。 \n 據了解,研究班的培訓內容,就是教導官員重視「18億畝耕地」的意義,及如何降低違法侵占土地的情形;授課講師,當然由國土部官員擔任。至於在天津開課,乃因國土部認為天津是經濟發展和土地運用最「平衡」的城市;所以,課程中安排受訓官員參觀天津濱海新區,了解如何兼顧「拚經濟」和「保耕地」。 \n 18億畝耕地 要堅守 \n 大陸國家土地副總督察甘藏春在研究班上向地方官員喊話說,要堅守18億畝耕地紅線,搞好土地管理,「各級國土資源部門責無旁貸!」 \n 根據大陸現行法規,全國耕地不得低於18億畝,以維護農民權益。不過,大陸全國工商聯商會理事陳寶存警告,18億畝的耕地大關已快失守。據相關統計顯示,2007年大陸耕地面積為18.26億畝,確實遊走在紅線邊緣。

  • 耕地縮水 逼近警戒線

    城市化是大陸當局力推的政策之一,但伴隨而至的是耕地遭徵收侵犯。大陸農業部副部長危朝安昨日坦承,去年大陸耕地總數是18.26億畝,已經逼近18億畝的警戒線。他表示,城市化要健康、平穩的推進,未來會嚴格守住這條紅線。

  • 讀者投書-高爾夫衝擊糧食安全紅線

    6年前的2003年重慶只有一座高爾夫球場,現在,重慶18洞球場已達6家,數量在西南僅次於雲南,高居西部城市之首。「十一黃金周」很多外地客人飛到重慶打高爾夫,全市日均流量達到1500人次,主要是來自新加坡、韓國、香港和北京、廣東、成都、貴陽等境內外高爾夫迷。 \n多次明文禁建高球場 \n大陸國務院早在2004年專門發布通知明確要求暫停新高爾夫球場建設,並清理在建球場項目,並要求各省級人民政府上報清理檢查和處理的結果。國土資源部、發改委聯合發布的《禁止用地項目目錄》也明令禁止高爾夫球場項目。 \n隨著土地資源的稀缺性越來越明顯,高爾夫球場的土地面積卻反向出現快速膨脹。對於類似的案件,國土資源部及地方國土部門屢屢表示要「整改到位」。不過,各地高爾夫項目仍在國家政策的高壓嚴管下,經過包裝依然悄然興建,實在發人深省。 \n勿庸諱言,土地價格上漲的利益誘惑,發酵了一些官員的「財富意識」和「權力尋租」,共同的「利益取向」使開發商與腐敗官員結合,一方利用權力架空法律和政策,一方通過行賄換取土地使用權。重慶高爾夫異軍突起不是個案,違法用地也只是冰山一角。 \n18億畝耕地保糧食安全 \n溫家寶總理曾經指出:「在土地問題上,我們絕不能犯不可改正的歷史性錯誤,遺禍子孫後代。一定要守住全國耕地不少於18億畝這條『紅線』,以確保糧食安全。」但是,對於土地主管部門來說,難題不少。正如國土部執法監察局副局長張璞所言,「土地執法面臨嚴峻挑戰,地方違規、違法用地可能反彈,衝擊18億畝耕地紅線的壓力很大。」 \n在筆者看來,一些地方違反建設用地的法律和政策規定,與職能部門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出要禁止的風聲有很大的關係,監管部門不厭其煩的「諄諄教誨」只會讓違規者看不到法律,這絕非危言聳聽。 \n此外,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抑制一些地方政府盲目發展經濟的衝動,不能從土地管理和審批制度上堵塞土地「未批先用」的漏洞,不能切實貫徹土地保護領導責任制和問責制,姑息遷就凌駕於法律之上的特權,違法佔用耕地的事件還會不斷發生,高爾夫項目在其他地方也會異軍突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