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儒學的搜尋結果,共50

  • 山東惠台56條 著重儒學與醫療

    山東惠台56條 著重儒學與醫療

     山東省於2018年8月15日宣布《關於促進魯台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惠台56條》)當地台商列舉,其中對赴魯工作、生活的相關保障規定,包含可在當地參加醫師考照、購買商品房,以及就醫時危急重症綠色通道,認為這三項帶來顯著影響。此外,作為孔子故鄉,也鼓勵台灣儒學研究高端人才到山東開展儒學研究和傳播工作。

  • 魯推孔子大學 打造世界儒學中心

    魯推孔子大學 打造世界儒學中心

     2018中國(曲阜)國際孔子文化節暨第五屆尼山世界文明論壇,26日在山東曲阜尼山聖境大學堂隆重開幕,山東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劉家義致詞時透露,山東將實施「儒學大家」計畫,積極推動創建「孔子大學」,打造出具有全球引領力的「世界儒學中心」,成為聯繫全球華人的精神樞紐。 \n 由大陸文化和旅遊部、教育部及山東省政府主辦的2018中國(曲阜)國際孔子文化節暨第五屆尼山世界文明論壇,26日起在尼山聖境大學堂一連舉行兩天,吸引來自25國的263名專家學者與會,圍繞「同命同運‧相融相通:文明的相融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論壇主題展開交流,共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中國智慧。 \n 傳統文化進校園 \n 應邀於開幕式上致詞的劉家義指出,山東身為孔子故鄉,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發祥地,將率先在基礎教育階段,全面推動優秀傳統文化進校園、進課堂;致力於「美德山東、文明山東、誠信山東」建設,讓傳統美德融入現代生活,讓齊魯大地呈現「郁郁乎文哉」的美好氣象。 \n 劉家義並表示,今年大陸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孔子研究院院長楊朝明曾提出《關於在曲阜建設孔子大學的建議》、《關於在曲阜打造「世界儒學中心」的建議》兩項提案。擁有孔子故里曲阜獨特的文化優勢,建設一所特色鮮明的「孔子大學」,不僅可弘揚傳統、掌握儒學話語權,並在世界儒學傳播中居於主動地位。 \n 楊朝明認為,「孔子大學」將可扮演聯繫全球華人的精神樞紐,未來並可作為海外華僑子女的傳統文化學習中心,以孔子儒學為特色的教學研究高地。大陸現今的社會治理,需要一所足以堅定文化自信的「孔子大學」;並建議在管理體制方面,由大陸教育部、文化部及山東省共建,並由山東省政府具體執行管理。 \n 保有儒學話語權 \n 楊朝明並建議,應將「世界儒學中心」確立為大陸的國家文化戰略,且列為曲阜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示範區建設的核心內容。透過籌建「世界儒學中心」,未來成為儒家文化的國際交流合作基地,進而引領全球的儒學研究方向;讓大陸在世界儒學傳播和研究中,持續保有充分話語權、並始終居於主動地位。

  • 嘉藥儒學所 舉辦儒學與文化研討會

    嘉藥儒學所 舉辦儒學與文化研討會

     嘉南藥理大學日前舉辦一年一度的「儒學與文化兩岸研究生學術研討會」,吸引來自中國大陸、香港、臺灣,共計20篇論文參與發表,主題涵括修養、思想、經典用語考究、社會文化、歷史人物、婦女成長等,是兩岸儒學研究年輕新生代的盛會。 \n 該校表示,嘉藥儒學研究所為促進兩岸青年學術交流與文化互動,從2014年開始以「儒學與文化」為會議主題,連續五年舉辦「兩岸研究生學術研討會」。當時國內尚缺乏以兩岸研究生為對話主角的交流平台,舉辦學術會議有如搭起一座友善的橋樑,讓兩岸學生得以面對面的討論儒學、以文會友,現在「儒學與文化兩岸研究生學術研討會」已成為儒學所每年的盛事。 \n 中華民國孔孟學會嘉南地區推廣中心主任陳海雄表示,目前全球雖然科技極為先進,但社會卻時見失序,人常出現虛無、失德的現象,而儒家孔孟先聖先賢的學思正好可以處理當代這些問題。研討會區分6場次,共20篇論文發表,來自大陸、香港7篇,台灣研究生13篇;論文內容涵蓋六大面向:一、儒家內聖修養;二、經學思想研究;三、經典用語考據;四、社會文化探索;五、歷史人物析論;六、關懷女性議題。另外,儒學所也邀請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所周大興研究員兼副所長以「列子與道家」為題演講。

  • 重傳統文化 習多次引用儒學經典

    重傳統文化 習多次引用儒學經典

     「中國共產黨人始終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忠實繼承者和弘揚者。從孔子到孫中山,我們都注意汲取其中積極的養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多次在講話中強調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視,並經常引用儒學經典,陸媒曾梳理其用典可知,背後的情懷是「治世」。 \n 重視中國傳統文化,尤其關注儒學是習近平上任後所展現的執政風格,梳理《習近平用典》可發現,在他所有講話中,引用次數最多的是儒學經典名言,引用《論語》11次,《禮記》6次,《孟子》4次,《荀子》3次,《尚書》、《二程集》等儒學經典著作也多次被引用。 \n 習近平展現對儒學的關切,自2013年參觀曲阜孔府時便對《孔子家語通解》和《論語詮解》表示感興趣,2014年又參加了紀念孔子誕辰2565年國際學術研討會。他曾在講話中強調:「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等,可以為人們認識和改造世界提供有益啟迪,可以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也可以為道德建設提供有益啟發。」 \n 外界分析,習近平欲從儒家經典中尋找解決現實難題的辦法,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汲取治國理政的養分,是他重視儒家經典的原因。他也經常引用古代名人金句,而引用最多的是蘇軾,包括「天下之患,最不可為者,名為治平無事,而其實有不測之憂。坐觀其變而不為之所,則恐至於不可救。」他對蘇軾的青睞,也大有借古人政績,呼喚以民為本,以廉為首的官員人格。

  • 周遊列國玩紙藝 北市孔廟體驗親子趣

    想要周遊列國,感受紙藝千變萬化的親子樂趣,來台北市孔廟就對了!民政局籌畫的「紙有我最行-周遊列國闖關趣」文化季系列活動,將於10月21日正式起跑,透過大型紙藝DIY互動式活動,讓市民們穿越時空,進入文化的異想世界。 \n \n民政局表示,活動當天上午10點至12點,以及下午2點至4點,各有1場活動,運用深入淺出的DIY體驗攤位,結合孔廟珍貴的文化資產,將孔子六藝、釋奠典禮及傳統建築工藝內涵,透過簡易手作及親子闖關活動,讓市民能夠在輕鬆的活動中瞭解文化資產知識,親近孔廟。 \n \n其中,「紙有我最行-周遊列國闖關趣」活動,設有數道育樂教學關卡,包含「正衣冠」推出可愛縮小版紙樂生帽及狀元帽,讓民眾可以戴著自己親手做的帽子,以孔廟古蹟為背景拍照留念;「興禮樂」傳授訣竅,把普通的紙,變成魄力十足的紙炮;「行御樂」則做出紙彈珠馬車的意象,讓小朋友用紙馬車參加奔馳障礙賽,體驗古代孔子周遊列國的旅程。 \n \n此外,還有「進饌品」項目,透過趣味套圈圈遊戲方式來認識釋奠典禮中所陳設的祭品意涵,活動完全免費,歡迎民眾闔家大小一同來參加。 \n \n主辦單位同時也準備闖關集點卡增加活動亮點,民眾只要完成一道關卡,即可蒐集對應的活動印章,蒐集到4個印章可以至活動櫃台向工作人員兌換精美小禮物,還能參加現場抽獎,有機會得到限量圖書禮劵,更多活動詳情歡迎到臉書「台北市孔廟儒學粉絲團」查詢最新訊息。

  • 兩岸史話-宋慶齡的革命人生 對儒學問題極感興趣(八)

    兩岸史話-宋慶齡的革命人生 對儒學問題極感興趣(八)

     孫中山得以順利地進行這些綱領性的著述,是與宋慶齡的幫助分不開的。 \n 樓上有藏書室、兼辦公用的讀書室、臥室、浴室和一兩間招待客人臨時住宿的房間,所有這些,組成為「一個最安適而不華貴的住宅」,適合於孫中山與宋慶齡簡樸的生活。這是當年(1919年)孫中山的美國摯友林百克先生拜訪孫中山夫婦時,對住宅留下的印象。 \n 還有一位菲律賓友人當年拜訪孫中山夫婦後,也寫下這樣的觀感:「……家中陳設半為中式,半為西式,惟出於孫夫人(宋慶齡)之美術的布置,頗覺中西折中,幽美可觀。客廳中置一鋼琴,蓋示其家主婦之雅好音樂也。孫夫人……能操英語,尤較其夫為純熟。」可以看到,宋慶齡既有作為領袖助手的卓越才能,又有作為妻子與家庭主婦的優雅品質。兩者結合起來,真是相得益彰。 \n 生活清苦安貧樂道 \n 林百克說,孫中山夫婦過著簡樸的生活,確是實情。當時他們把籌集到的每一分錢,都用於反對軍閥的革命鬥爭,所以生活安排得盡量儉樸,有時甚至處於窘困狀態。他們家中平日有好幾個人用膳,但每天菜金不超過二元。有一次唐紹儀來訪,暢談之下不覺已至中午。 \n 孫中山留他吃午飯,吩咐馬湘去「趣樂居」買了一隻滷水肥雞來待客。唐紹儀很快就把雞吃完後還以為有其他肴饌。孫中山見他還在等待上菜,便說:「簡慢得很,沒有什麼好的菜款待。」又問馬湘還有什麼菜,馬湘說廚房裡只有鹹魚。孫中山便叫拿上來。 \n 唐紹儀一邊用鹹魚下飯,一邊說:「我大吃慣了。一隻肥燒雞,我一餐可以食完,因此家裡雖只有幾個人,每餐菜錢便要十元啊!」每天菜金不超過二元和每餐菜錢便要十元,兩家對比何等懸殊!馬湘回憶有一次孫中山與宋慶齡偕同他去上海書市棋盤街的舊書店買書,選購了一大堆各種書籍。由於書籍太重,只好同意馬湘提議雇了一輛馬車。可是,孫中山帶的錢已經買書用完了,宋慶齡身上也沒有錢,最後只得借用馬湘僅有的四角錢付了車費。 \n 孫中山與宋慶齡的日常生活很有規律。清晨起床後經常在花園裡打網球,鍛煉身體,早餐後就開始工作。他們常常和朱執信、廖仲愷、陳少白等研討革命的理論,有時也喜歡與章太炎等研究學術方面如孔子與儒學等問題。 \n 宋慶齡雖然接受的是系統的西方教育,但對中國儒學也很有興趣,她後來曾發表過一些在這方面頗有見解的文章,《儒教與現代中國》就是其中著名的一篇。晚餐後,多是讀書、看報,或寫作,每每工作至深夜十二時才就寢。 \n 孫中山好學不倦,特別喜愛讀書,他曾對日本友人說:「余一生嗜好,除革命外惟讀書而已。余一日不讀書,即不能生活。」他的讀書本領也確能做到「手不釋卷,融會貫通,能得要領」。宋慶齡對此知之甚深,她追憶說:當時孫中山「訂閱了一種英國出版的《航運年鑒》,知道很多關於船隻的噸位、吃水等這一類的事情。有一次他乘巡洋艦視察海寧時,告訴大副,航道水淺,把船靠外行駛。但這位元大副自以為他更熟悉情況,結果船擱了淺」。 \n 後來宋慶齡曾向身邊的工作人員追憶過同孫中山婚後的生活情景,同他們居住在莫里哀路時的生活也是相似的。她說:「我的丈夫有許多書,他的室內四壁掛滿了各種地圖。 \n 每晚,他最喜愛的事,是鋪開巨幅中國山水、運河圖,彎腰勾出管道、港口、鐵路等等。而我給他讀馬克思、恩格斯,還有著名科學家如漢道科.埃利斯、危普頓.辛克萊等寫的書。」 \n 孫中山在這一段時期,深居簡出,在住所發憤讀書,日夜進行寫作。他除指派廖仲愷、朱執信和戴季陶等創辦《建設》雜誌及《星期評論》(附於上海《民國日報》)兩種刊物,作為宣傳民主革命理論的陣地,並親自撰寫文章外,著重完成了《孫文學說》(即《知難行易的學說》)和《實業計畫》這兩本重要著作。 \n 它們與孫中山1917年在上海寫成的《民權初步》合起來,就是《建國方略》這部巨著的3個組成部分。在這部著作裡,匯總了孫中山在與共產黨合作以前大半生革命活動的經驗教訓和對中國革命與建設前途的展望,表現了對中國民主化和工業化的強烈願望,及其不斷追求真理的革命精神與對國家光明前途的樂觀情緒。孫中山得以順利地進行這些綱領性的著述,是與宋慶齡的幫助分不開的。 \n 共同探討革命理論 \n 撰寫這部巨著時,不僅需要參閱大量中外圖書及資料,還必須繪製各種有關的地圖和統計圖表。為此,宋慶齡多次陪孫中山跑到北四川路購買需要的中外文書籍、地圖和繪圖器具等。 \n 此外,宋慶齡還說明孫中山查閱資料,謄寫文稿,共同探討有關革命理論的各種問題,甚至研究哪裡應該築鐵路,哪裡應該築公路,哪條河流應該怎樣改良和怎樣利用,哪裡有什麼礦藏,哪裡應該修建什麼商港和軍港等等,然後,孫中山就在「書房裡把大地圖鋪在地上,手裡拿著深色鉛筆和橡皮,在上面標繪出鐵路、河道、海港等等」。(待續)

  • 宋慶齡的革命人生--對儒學問題極感興趣(八)

    樓上有藏書室、兼辦公用的讀書室、臥室、浴室和一兩間招待客人臨時住宿的房間,所有這些,組成為「一個最安適而不華貴的住宅」,適合於孫中山與宋慶齡簡樸的生活。這是當年(1919年)孫中山的美國摯友林百克先生拜訪孫中山夫婦時,對住宅留下的印象。 \n還有一位菲律賓友人當年拜訪孫中山夫婦後,也寫下這樣的觀感:「……家中陳設半為中式,半為西式,惟出於孫夫人(宋慶齡)之美術的布置,頗覺中西折中,幽美可觀。客廳中置一鋼琴,蓋示其家主婦之雅好音樂也。孫夫人……能操英語,尤較其夫為純熟。」可以看到,宋慶齡既有作為領袖助手的卓越才能,又有作為妻子與家庭主婦的優雅品質。兩者結合起來,真是相得益彰。 \n \n生活清苦安貧樂道 \n \n林百克說,孫中山夫婦過著簡樸的生活,確是實情。當時他們把籌集到的每一分錢,都用於反對軍閥的革命鬥爭,所以生活安排得盡量儉樸,有時甚至處於窘困狀態。他們家中平日有好幾個人用膳,但每天菜金不超過二元。有一次唐紹儀來訪,暢談之下不覺已至中午。 \n孫中山留他吃午飯,吩咐馬湘去「趣樂居」買了一隻滷水肥雞來待客。唐紹儀很快就把雞吃完後還以為有其他肴饌。孫中山見他還在等待上菜,便說:「簡慢得很,沒有什麼好的菜款待。」又問馬湘還有什麼菜,馬湘說廚房裡只有鹹魚。孫中山便叫拿上來。 \n唐紹儀一邊用鹹魚下飯,一邊說:「我大吃慣了。一隻肥燒雞,我一餐可以食完,因此家裡雖只有幾個人,每餐菜錢便要十元啊!」每天菜金不超過二元和每餐菜錢便要十元,兩家對比何等懸殊!馬湘回憶有一次孫中山與宋慶齡偕同他去上海書市棋盤街的舊書店買書,選購了一大堆各種書籍。由於書籍太重,只好同意馬湘提議雇了一輛馬車。可是,孫中山帶的錢已經買書用完了,宋慶齡身上也沒有錢,最後只得借用馬湘僅有的四角錢付了車費。 \n孫中山與宋慶齡的日常生活很有規律。清晨起床後經常在花園裡打網球,鍛煉身體,早餐後就開始工作。他們常常和朱執信、廖仲愷、陳少白等研討革命的理論,有時也喜歡與章太炎等研究學術方面如孔子與儒學等問題。 \n宋慶齡雖然接受的是系統的西方教育,但對中國儒學也很有興趣,她後來曾發表過一些在這方面頗有見解的文章,《儒教與現代中國》就是其中著名的一篇。晚餐後,多是讀書、看報,或寫作,每每工作至深夜十二時才就寢。 \n孫中山好學不倦,特別喜愛讀書,他曾對日本友人說:「余一生嗜好,除革命外惟讀書而已。余一日不讀書,即不能生活。」他的讀書本領也確能做到「手不釋卷,融會貫通,能得要領」。宋慶齡對此知之甚深,她追憶說:當時孫中山「訂閱了一種英國出版的《航運年鑒》,知道很多關於船隻的噸位、吃水等這一類的事情。有一次他乘巡洋艦視察海寧時,告訴大副,航道水淺,把船靠外行駛。但這位元大副自以為他更熟悉情況,結果船擱了淺」。 \n後來宋慶齡曾向身邊的工作人員追憶過同孫中山婚後的生活情景,同他們居住在莫里哀路時的生活也是相似的。她說:「我的丈夫有許多書,他的室內四壁掛滿了各種地圖。 \n每晚,他最喜愛的事,是鋪開巨幅中國山水、運河圖,彎腰勾出管道、港口、鐵路等等。而我給他讀馬克思、恩格斯,還有著名科學家如漢道科.埃利斯、危普頓.辛克萊等寫的書。」 \n孫中山在這一段時期,深居簡出,在住所發憤讀書,日夜進行寫作。他除指派廖仲愷、朱執信和戴季陶等創辦《建設》雜誌及《星期評論》(附於上海《民國日報》)兩種刊物,作為宣傳民主革命理論的陣地,並親自撰寫文章外,著重完成了《孫文學說》(即《知難行易的學說》)和《實業計畫》這兩本重要著作。 \n它們與孫中山1917年在上海寫成的《民權初步》合起來,就是《建國方略》這部巨著的3個組成部分。在這部著作裡,匯總了孫中山在與共產黨合作以前大半生革命活動的經驗教訓和對中國革命與建設前途的展望,表現了對中國民主化和工業化的強烈願望,及其不斷追求真理的革命精神與對國家光明前途的樂觀情緒。孫中山得以順利地進行這些綱領性的著述,是與宋慶齡的幫助分不開的。 \n \n共同探討革命理論 \n \n撰寫這部巨著時,不僅需要參閱大量中外圖書及資料,還必須繪製各種有關的地圖和統計圖表。為此,宋慶齡多次陪孫中山跑到北四川路購買需要的中外文書籍、地圖和繪圖器具等。 \n此外,宋慶齡還說明孫中山查閱資料,謄寫文稿,共同探討有關革命理論的各種問題,甚至研究哪裡應該築鐵路,哪裡應該築公路,哪條河流應該怎樣改良和怎樣利用,哪裡有什麼礦藏,哪裡應該修建什麼商港和軍港等等,然後,孫中山就在「書房裡把大地圖鋪在地上,手裡拿著深色鉛筆和橡皮,在上面標繪出鐵路、河道、海港等等」。(待續) \n

  • 總統:承繼先人努力 豐富台灣文化

    總統蔡英文今天贈匾「德侔道昌」給全台首學台南孔廟;蔡總統希望未來大家要承繼前輩先人的努力,透過自主生命的實踐,豐富台灣這塊土地的文化。 \n 蔡總統今天贈匾台南孔廟,懸掛在面向大成殿大門的右上方,這是大成殿自清朝康熙以來,第十五面帝王、總統的贈匾。 \n 蔡總統指出,環顧東亞文明,儒學是最重要的文化成分之一,一切的價值文化思想,一直是東亞各國共同擁有的珍貴文化資產之一;孔子開啟儒學之後,整個東亞區域因受到儒學影響,有了自己對孔子及儒家思想的理解詮釋。 \n 蔡總統表示,全台首學台南孔廟創建於1665年,已有351年,台灣也發展出儒家漢學的傳統,也出了很多優秀的漢學、儒學者;台南先人、被稱亦儒、亦商、亦風流的前輩詩人陳逢源,漢學私塾出身,後來接受西式教育,陳逢源不只會做生意及寫詩,對東西洋哲學也都有見解,當年讀的第一公學校,就是借用台南孔廟當校舍。 \n 蔡總統說,台南是文化古都,文風鼎盛,台南之所以有深厚的人文領域,豐富的風俗民情,都和台南市是本土儒學發源地有很大的關連;希望未來大家要承繼前輩先人的努力,透過自主生命的實踐,豐富台灣這塊土地的文化;她除了要勉勵國人,也期許自己,德治禮化,昌明濟世,讓台灣社會更進步、繁榮、理想、詳和。1051105 \n

  • 儒學研究大師楊儒賓開講 分析中華文化內涵

    儒學研究大師楊儒賓開講 分析中華文化內涵

    國立臺南大學人文與社會學院大師講堂,本學年度以「提升人文素養與落實在地文化」為基礎,共邀請六位大師級學者、在地知名劇團團長到校進行豐富精彩的講座。第一場於10月20日晚間登場,特邀國立清華大學講座教授楊儒賓擔任演講嘉賓,以「南渡事件的省思—依中華文化的觀點」為題,揭開序幕,吸引百位師生到場聆聽,坐無虛席。 \n \n楊儒賓講座教授曾任國立韓國外國語大學講師、清華大學教授,曾為日本東京大學、九州大學及美國威斯康辛大學訪問學者,於2011年11月成立臺灣中文學會,並擔任理事長,現任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講座教授。 \n \n楊講座教授學術研究以「中國思想」為主,更是臺灣著名的儒學研究學者之一,著有《1949禮讚》、《儒門內的莊子》等名著。他曾於 2013年與賴錫三、何乏筆(Fabian Heubel)及蔡英文總統於鹿港鎮公所主辨的「鹿耕論壇:在台灣談中華文化問題」舉行對談,獲得極大的迴響。 \n \n演講中,楊講座教授除以國史上的三大南渡事件論述保種與保文化的功能,以及文化中心的移轉外,更以歷史時刻的概念以及新本土文化的形成,對中華民國與本土文化做一重新解讀。 \n \n楊講座教授提到新本土文化是建立在第二共和基礎上的理念,而過程中初步完成了台灣四百年民間漢文化,由地方至核心的轉化功能、漢族未完成的中國現代性使命、民國建國的民主與科學初步歷史目標,以及辯證而有意義地整合兩岸分歧的中華文化。 \n \n楊講座教授與南大師生分享中華文化與儒道精神,精闢分析中華文化內涵。透過他精彩的演講,師生更能體會中華文化與儒道思想不愧為中國歷代君王治國之核心思想。

  • 國圖儒學古籍展 珍稀典籍走出庫房

    國家圖書館「金聲玉振:儒家古籍文獻展」今天開幕,將多部珍稀典籍請出庫房,呈現在世人面前,展期至10月30日。 \n 「金聲玉振:儒家古籍文獻展」包括國家圖書館館藏,以及泛太平洋集團總裁潘思源私藏的80多件文獻。國圖館藏是宋代以來的「善本」,在戰亂中搶救來台,至今仍是國際漢學研究的重要依據。 \n 這次特展展品包括南宋建刊本「伊川先生點校附音周易」、清文瀾閣四庫全書「儀禮集編」、清「詩經圖譜慧解」、南宋建刊本「新編婚禮備用月老新書」等。 \n 另外包括潘思源私藏文獻,如清武英殿刻滿漢合璧本「御製繙譯四書」、明內府刊本「五倫書」等。 \n 除了上述大部頭的經典,國圖也展出科舉殿試試卷,以及作弊專用袖珍迷你書「四書全註」。現場還有古代服裝、投壺、七巧板、活字印刷供參觀民眾體驗。相關資訊可參考國家圖書館網站。1051004 \n

  • 狄培理為東西文化搭橋 終化身為橋

    20世紀初,一個美國青年隻身抵達中國大陸,國學大師錢穆大筆一揮,為其起了個寓意深遠的名字。他無愧於名,用一輩子的時間鑽研儒學,搭起東西文化橋梁,最終自己也化身為橋。 \n 第二屆唐獎漢學獎得主,現年97歲的狄培理(William Theodore de Bary),華文學界有一個更熟悉的名字—「狄百瑞」。 \n 1948年,狄培理拿到燕京大學(北京大學前身)獎學金,渡過大洋抵達中國大陸。這位美國青年對儒學特別有興趣,尤其是明末黃宗羲的「明夷待訪錄」。 \n 在狄培理寫給母親的家書中,有這麼一段故事。當時國共內戰正打的不可開交,狄培理和幾位瑞士傳教士一同登上長城,壯闊景致和戰爭對峙的緊張氣氛,讓傳教士唱出一首激動人心的瑞士山歌;音符跨越了國界和族群,附近的中國老兵,也跟著哼出高亢的中國歌謠。 \n 或許這個場景,一直縈繞在狄培理心中,接下來的研究生涯中,他致力分析東西文化的異同。例如著作「中國的自由傳統」便指出,中國缺乏西方意義下的「自由主義」,但並非不重視自由,尤其在明代理學中,保存了許多自由傾向(liberal tendencies)的價值。 \n 狄培理相信,不同文化中仍可能具有相同的價值,因此透過文明間的對話,可以解決世界的各種危機。 \n 中央研究院院士林毓生日前受訪指出,狄培理發展出文明對話的比較研究,認為東西文化可以互相截長補短。例如西方個人主義造成的缺陷,可用帶有強烈「社群主義」的儒家思想作為補充。「東方文化不只是被動,也可對西方主流文化有積極、創造性的回應。」 \n 今天第二屆唐獎得獎人演講上,鄭義靜(Rachel E. Chung)代替恩師上台。她形容狄培理不只是東西文化的「搭橋者」,自己也已化身為橋(having become a Bridge more than just a Bridge-Builder betweenthe East and West)。 \n 鄭義靜說,狄培理將儒學推向國際,不同文明的人都可透過狄培理的著作,瞭解儒學的精義。他的貢獻放到今日尤其重要,因為世界正在翹首觀望,看著中華文化如何成為全球文化的一部分。1050924 \n

  • 至善高中夏令營 戲說儒學

     大溪至善高中與台灣藝術大學合辦戲劇夏令營,由台藝大戲劇系副教授朱之祥規畫課程,聘請台北曲藝團演員陳慶昇及張瀞文進行3天課程,學生們將改編孔孟儒家故事,並融入校園生活,學習表演藝術外,還了解儒家文化。 \n 陳慶昇表示,希望讓學生即興演出、集體創作,並跳脫以往孔孟較嚴肅的教條式故事,讓學生自由發揮。他說,以大禹治水為例,學生表演不拘泥於故事本身,而是學習大禹為了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精神。 \n 學生黃玫瑄參與組別採用論語中「損者三友」一詞,並以校園霸凌的故事呈現,她說,除了學到論語內容,自己表演的情緒轉換,也受益很多。另名學生蔡東益則說,藉由專家表演,對於舞台上的演出、詮釋比以前更好。 \n 校方表示,17日是夏令營最後一天,夏令營讓全校學生自由報名,希望學生可以學到課堂外的知識,此次也和中華儒道研究協會合作,由協會提供故事劇本,將來也希望營隊能向各級學校開放,一起體驗表演的藝術。

  • 美儒學大師狄百瑞 獲唐獎漢學獎

    美儒學大師狄百瑞 獲唐獎漢學獎

     第二屆唐獎教育基金會昨天頒發漢學獎得主,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榮退教授狄百瑞(William Theodore de Bary)獲得,主要為表彰他從中國文化內涵出發,對儒家思想的長年學術成果,闡述更不乏批評反思言論,在超過70年學術生涯中編寫近30本著作,許多具有突破性的貢獻,並對國際儒學的研究、推廣做出重大幫助,可稱為一代漢學巨擘。 \n 在研究方向上,中研院士、哈佛大學講座教授王德威指出,狄百瑞從1950年代初期,就針對晚明知識分子如黃宗羲等人的政治思想,重新體認儒家意義;並從程朱道學、清朝儒學等做出批判性思考,研究範圍中除對忠孝、仁愛、禮義的重新思考外,也對儒家思想中何謂個人、自由等前瞻性議題提出見解。 \n 王德威指出,近代漢學研究在二戰之後,最初主軸大多被放在中國與區域研究,狄百瑞則是另一派思想的領軍人物,他主張漢學研究不能簡化為國際關係和區域地理,應深入到內部文化思想著手,提醒我們「把簡單的事情,還原到複雜的歷史脈絡裡。」 \n 唐獎教育基金會也指出,近年來狄百瑞專注於東西文化的交流互補,認為僅以西方觀點看待世界,已不符多元文化主義,儒家、印度傳統都有自己的活力,不同文化傳統間也需溝通對話、異中求同,儒學精神也可彌補西方主流價值不足之處。 \n 中研院院士林毓生也說,狄百瑞最大的貢獻是「方法論」,提出許多研究對話的關鍵問題,且他的對話溝通不是一句口號,而是真材實學的產生世界不同文化互動對話的方法論。

  • 唐獎漢學獎 國際儒學先驅狄百瑞

    唐獎漢學系列報導1第二屆唐獎漢學獎頒給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退休教授狄百瑞,他是國際儒學先驅,關注中國傳統思想中的自由、民主觀念,對儒學有闡揚之功,也不乏誠懇的批評。 \n 現年97歲的狄百瑞(William Theodore de Bary),於1953年開始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中國思想,一生出版30多本專書,他參與編撰的教材,至今仍是歐美大專生認識儒家文化所必讀。 \n 20世紀,華人社會在五四運動、文化大革命的浪潮下,努力擁抱西方價值,摒棄儒學文化的守舊、保守。狄百瑞卻獨排眾議,主張儒學絕非現代化的阻礙,反而是東亞地區珍貴的文化資本。 \n 在「中國的自由傳統」著作中,狄百瑞指出,中國缺乏西方意義下的「自由主義」,但並非不重視自由,尤其在明代理學中,保存了許多自由傾向(liberal tendencies)的價值。 \n 狄百瑞指出,儒學傳統使許多知識份子以「君子」自居,並以「先知的聲音(prophetic voice)」反抗濫用政治力量。 \n 除了自由,中國也曾燃起民主的火苗。狄百瑞特別關注理學家黃宗羲的「明夷待訪錄」,其中主張提高宰相權力以制衡君主,並廣設學校作為公論的管道,具備現代民主元素。 \n 然而狄百瑞也批判,儒學傳統並未將自由等概念轉化為法律制度,保護基本的公民權益。儒家君子不像西方的先知,沒有上帝賦予的感召力,儒學也未具備西方教會般的權力。除此之外,最關鍵的還是「君子」與人民脫節,著重與君王傳達先知的訊息,社會影響有限。 \n 另外,狄百瑞也指出,儒家思想中的民主元素,和西方代議制度仍有根本的不同。黃宗羲提倡「相權」,宰相卻是由君王選派;「公論」也非人民的聲音,而僅是士大夫之見。在儒家觀念中,人民的角色有限,各項作法並沒具備民主的契約特性。 \n 狄百瑞的漢學研究,是西方學子認識儒學的窗口,他所出版的「Sources of Chinese Tradition」影響久遠,陸續增訂數次。狄百瑞還主持了哥倫比亞大學東方經典翻譯計畫,翻譯了150本以上的典籍。 \n 狄百瑞主張透過不同文明的對話,解決世界的各種危機和亂局。唐獎基金會肯定他「對儒學思想每有同情的理解與闡揚,也不乏誠懇的批評,功在國際儒學研究,可謂一代漢學巨擘。」1050620 \n

  • 唐獎漢學獎狄百瑞 把儒學推到國際

    第二屆唐獎「漢學獎」今天頒給美國學者狄百瑞,他將中國儒學介紹到西方,帶領學者翻譯大量經典,並主張東西文化互相借鏡,儒學精神可彌補西方主流價值的不足。 \n 唐獎基金會公布的得獎理由是,「表彰他為儒家思想的研究所作的貢獻。狄百瑞(William Theodore de Bary)將近70年的學術生涯中,編寫過將近30冊書,其中有許多部具有突破性的貢獻和影響。對儒家思想每有同情的理解與闡揚,也不乏誠懇的批評,功在國際儒學的研究,可謂一代漢學巨擘。」1050620 \n

  • 第二屆唐獎漢學獎 美儒學泰斗狄百瑞獲得

    第二屆唐獎漢學獎 美儒學泰斗狄百瑞獲得

    第二屆唐獎「漢學獎」頒予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榮譽教授、中國思想史泰斗狄百瑞(William Theodore de Bary)教授,表彰其為儒家思想研究所作的貢獻與影響,他對儒家思想每有同情的理解與闡掦,也不乏誠懇的批評,功在國際儒學的研究,引領東、西方學術的焦點和潮流,誠為當世儒家與世界的橋樑。 \n \n狄百瑞教授曾兼任哥倫比亞大學副校長和東方語文系主任、國防語言及地區研究中心的首位主任,是西方儒學的開創性人物,對舉世儒學有卓著貢獻,著作宏富,近七十年的學術生涯中,編寫近三十冊書,其中有許多部具有突破性的貢獻。 \n \n狄百瑞教授也投身許多相關的學術事務,例如編譯各種書籍。上個世紀60年代以來,許多學生與學者都受惠於狄百瑞教授出版的《Sources of Chinese Tradition》一書,他在其中既翻譯又解釋中國傳統經典和文獻,將中國文明基本的圖象完整呈現於英語世界的讀者前,此書擴大增訂版在1999、2000、2004陸續出版,可見其影響之久遠。雖年近百歲,狄百瑞教授仍勤著不輟,繼續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 \n \n狄百瑞教授主張儒學絶非現代化的阻礙,反而是東亞地區的文化資本。他強調中國雖缺乏西方意義下的「自由主義」,但並非不重視「自由」。他認為明代理學尤其保存「自由傾向」(liberal tendencies)的各種價值,驅使眾多儒家與新儒家的「君子」在史上以所謂「先知的聲音」(prophetic voice)反抗濫用政治力量。 \n \n他認為僅以西方觀點看待或引導世界文明的走向,已不符多元文化主義流行的今日。並指出儒家和印度傳統除了各自所具有的活力外,也抱持開放而多元的文化主義,認為不同文化傳統間需溝通對話,努力於異中求同,方能彰顯人權和公民社會的價值,解決世界上的各種危機。「克己復禮」、「理一分殊」的儒家教誨,在今日依然適用。解決世界亂局,狄教授認為捨此別無良方,而這也是他為學的目標與理想。

  • 美儒學先驅 97高齡狄百瑞獲唐獎肯定

    美國儒學開創性代表人物、高齡97歲的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狄百瑞畢生致力史學研究,引領東、西方學術潮流,搭起儒家與當代世界的橋樑,榮獲第二屆唐獎漢學獎。 \n 狄百瑞(William Theodore de Bary)迄今獲獎無數,2014年剛獲得美國國家人文獎章(National Humanities Medal),在白宮接受美國總統歐巴馬接見,表彰其對人文學術研究的傑出貢獻。 \n 他認為,受到國家級的唐獎肯定,是對他個人的「至高榮譽」,重要性等同國家人文獎章,也是對哥大以及與他共同協力研究的學者們,努力推動研究亞洲傳統漢學、史學的高度肯定。「如果說他對漢學有什麼貢獻,可能就是把儒家及宋明理學介紹給美國,讓美國瞭解亞洲史學及文化的重要性」。 \n 狄百瑞同時深信其學術工作的重要部分,是「讓亞洲價值及其傳統自己發聲」,使全球瞭解,同時協助將亞洲古典文化融入哥大學程。 \n 他期盼這次獲獎,能鼓舞其他高等學府也能引進或發展類似哥大的漢學研究課程。 \n 高齡97歲、已從哥大退休多年的狄百瑞,是美國中國儒家思想史研究巨擘。1953年獲哥大博士學位後,就留校教授中國思想,並從事儒家研究,著作等身,迄今撰寫或編輯專書達30本以上,堪稱美儒學開創性代表人物,對全球儒學研究貢獻卓著。 \n 狄百瑞開玩笑說,自己退而不休,從來沒有真正退休,只是「半退休」。 \n 他幾乎天天都到哥大東亞系Kent Hall大樓5樓專屬研究室,維持閱讀習慣,同時熱愛教學,協助學生做研究;2013年,他甚至還推出「偉大文明的對話」(The Great Civilized Conversation: Education for a World Community)一書,顯見其對學術的尊重與熱情。 \n 畢生研究中國儒家史學,尤其專注宋明理學的研究,並對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之一的黃宗羲,研究頗深,晚近從狄百瑞的著作更可看出他對人類文明前景的關注。 \n 他專注中西文明的比較和互補,2004年出版的「高貴與文明」( Nobility and Civility : Asian Ideals of Leadership and the Common Good),強調僅以西方觀點看待或引導世界文明走向,已不符多元文化主義流行的今日。 \n 提到中西文化差異,狄百瑞相信儘管背景不同,彼此絕對有「共通性」或相同的價值。他早在1990年出版的「為己之學」(Learning for One's Self: Essays on the Individual in Neo-Confucian Thought)中,就試著在儒家人格修養和西方個人主義間找到彼此可以共通之處。 \n 他也引述首屆唐獎漢學獎得主普林斯頓大學史學泰斗余英時教授的主張,余英時曾力倡中國傳統歷史與文化以其獨特性不應套用西方文化模式,但也提及漢學應避免陷入「大中國主義」(Sinocentrism)的危險,強調東西融合的重要性。 \n 狄百瑞鼓勵後輩除了瞭解自身文化背景外,還要研讀世界其他文化與史學精典,發展深度對話,進而透過不同文化的獨特性,學習跨越與共享文化價值,這將是未來公民社會的主要基礎。 \n 狄百瑞相信亞洲有各自源遠流長的獨立傳統,不會走上西方希望的道路。除了儒家和印度傳統具有的活力外,也抱持開放而多元的文化主義,不同文化傳統間需要溝通、對話,努力在異中求同,才能彰顯人權和公民社會的價值,解決世界上各種危機。1050620 \n

  • 兩岸史話-1949後兩岸三地儒學

    兩岸史話-1949後兩岸三地儒學

     「克己復禮」的爭辯是需要仔細爬梳的,它的內涵其實就是有關人的「社會自由」如何可能的爭辯。 \n 但不管如何老掉牙,事實就是事實,最近伊斯蘭國的血腥政治,居然還可吸引一大批歐美國家的憤怒青年,投身於其狂熾的宗教報仇之火焰。由此瘋狂也可見出,當代民主社會崩潰的徵兆。如何面對孤立無感的主體,這已不是蛋頭學者在書房沉思的議題,也不是個人面對自我或上帝的修行問題,而是嚴肅的社會問題。如果借霍耐特(Axel Honneth)在最新一部著作《自由的權利》的提法,即是除了消極的自由、反思的自由外,我們是否還有社會的自由? \n 倫理確立人的本質 \n 筆者相信:有!儒家提供了極豐富的社會自由的資源,不但理論上如此,而且這個精神工程正在進行中。 \n 如前所言:1949年後的台灣知識社群與台灣社會有種獨特的組合,此即自由主義文化與儒家價值的互滲,這樣的組合,在大時代背景的驅力推動下,不以人的意志為依歸,它們形構了今日的台灣。 \n 千年來,主導儒家的主體範式,無疑地帶有濃厚的縱貫式之道德主體模式,陽明式的良知、康德式的道德主體,很容易在華人社會生根。 \n 然而,同樣無可否認地,一種講究「相偶性」的倫理學,它或透過太極──陰陽氣化的本體論解說,主張相偶乃是內在於萬物的本質,有陰即有陽,有左即有右;或透過凡是人即當為人倫之人,即當於相偶中顯現主體,有父即有子,有男即有女,這是社會本體論的解說。 \n 相偶性倫理主張「之間」、「關係」的優先性,主張人的本質只有透過倫理關係才可確立。不用懷疑,這種相偶性倫理學也是深根於千年來儒學的系統的。不管理學或反理學,他們對相偶性的解釋容有出入,但同樣肯定其本真的價值則是一致的。 \n 儒家的主體性不但重視人的相偶性,也重視人的世界性。同樣眾所共知,儒學的傳統中,仁與禮的關係一向極密切,密切到這兩個概念根本無從分割。 \n 禮作為總體性的文化價值體系概念,具有獨特的意義。禮者,體也,它先於個人的主體而存在,主體事實上是在禮的浸潤中成長、脫離、再和諧的,主體總是世界性的。 \n 在前幾年有關「克己復禮」的爭辯中,史家何炳棣先生透過史料的爬梳,對新儒家的仁說提出強烈的批判。何先生的考辨當然有助於重建孔子與傳統的價值體系之關連,但我們有很強的理由說:「克己復禮」的「禮」已不再是原初的文化傳統之體系,而是精神化以後更進一步的融合。 \n 亦即主體經由世界化的歷程後,其主體既是主體的,但也是世界的,它與世界共感共榮,「禮」已被「仁」所滲透而深化。「克己復禮」的爭辯是需要仔細爬梳的,它的內涵其實就是有關人的「社會自由」如何可能的爭辯。 \n 徐復觀說:「民主政治的自身,就是在政治方面一種偉大倫理道德的實現。」徐復觀的說法也是儒家的悲願。這種悲願的完成,需要提供「社會自由」的條件,儒家恰好有這種條件:紮根於本體的道德主體概念、依附陰陽氣化而成的氣質性概念、相偶性的人性論、仁禮相化的人格論,這些概念在儒學內部都是存在的,而且都是很顯目的。 \n 儒家的主體概念,和一種孤孑的單子論主體南轅北轍。在多元化的社會中,一種不具備可處理人與人之間關係的道德,一種不具備可回應世界的主體,這些都是很難想像的。儒家的主體概念,使得人的個體性、社會性與超越性同時具足,相互支援。在民主政治普遍面臨危機的時代,儒家這種主體概念,應該可以在沉寂多年之後,應運而生。 \n 如果儒家倫理在後民主社會可以勝出的話,新台灣的表現是否真的那麼稱職呢?就現實論,我不能不汗顏地同意:真的是問題重重。但我們如從1949年之後的歷史實驗場域的觀點立論,「儒家的民主生活」應該就是新台灣的理念。理念當然與現實有距離,但理念就是要體現於歷史行程中的社會總體。 \n 禮樂文化體現民主 \n 原則上,新台灣的內容,就當是在民主制度內,個人的氣性可以充分發揮,一種精神化的主體,可以承擔起責任的倫理,而這種主體同時又具備相偶性的仁、與在世性的禮於一身。這是個與世共感的主體,它在本體論意義上的「開出」,乃是現實實踐論上「銜接」的結果,但它的「銜接」又使得「開出」的主體,更可以充分地體現「原初」的精神內涵。 \n 退一步想,即使新台灣的成績距離理想遠甚,談不上儒家與自由主義的融合。代新中國計,或「新新中國」計,如果一個包容性更強、精神內涵更豐富的「新中國」或「新新中國」還有意義的話,它不可能跳過新台灣的實踐而不顧,它只能更充分地完善其未盡之志。 \n 程明道在900年前說過:「堯舜知他幾千年,其心至今在。」堯舜之心即是民主體制的建立,即是禮樂文化之社會自由的體現,即是個體、性體、群體的有機融合,我相信程明道復生,他會贊成我對他這句話的現代解讀的─即使堯舜本人復生,應該也會。(全文完)

  • 兩岸史話-1949後兩岸三地儒學 儒教與資本主義(五之四)

    兩岸史話-1949後兩岸三地儒學 儒教與資本主義(五之四)

     我們文明母型的堯舜大憲章〈堯典〉,如何介入東亞近世歷史行程?論述如何轉化以適應新時代? \n 民主制度在全球各地的命運所以大不相同,在伊斯蘭文化區域,幾乎帶來了滅頂的災難,相當大的程度,筆者相信和內、外因素沒有完成銜接的工程有關。 \n 政治社會學的議題 \n 在全球各區域,東亞各國在戰後形成的民主轉型應當是較成功的一個板塊。在論資本主義模式時,亞洲四小龍的例子曾被提升到足以抗衡歐美模式的另一個模式。猶記30年前,「儒教資本主義」之說蔚為一時的文化議題,Peter Berger、溝口雄三、蕭新煌、杜維明諸先生皆曾反覆論述之。今日反思其事,其義可以更為透顯。 \n 我們如果將戰後的亞洲四小龍,往下連接到爾後中國實施開放政策後的「中國崛起」,再往上連結到戰前明治維新後的日本模式,這條歷史之鏈長達150年。東亞資本主義模式似乎足以成型,因而足以成說。這裡是漢字文化區、也是儒教文化區,儒教與資本主義的關係曾是一個、也應該會繼續成為有意義政治社會學的議題。 \n 經濟專業議題留給專業人士解釋,身為儒家的同情者,更有理由關心:我們文明母型的堯舜大憲章〈堯典〉,如何介入東亞近世歷史行程?論述如何轉化以適應新時代?進一步論,它又如何能夠豐富現代民主生活? \n 民主政治很難不和個人價值結合在一起,民主政治基本上是以「個人」為單位設計政體,從選票設計到法律規範,都是以「個人」作為根本計算單位。當前時局中,由於民主政治運作出了問題,「個人主義」一詞幾乎成了代罪羔羊,語感相當不好。然而,澡盆潑水不能連小孩都一起潑掉了。「個人主義」一詞淪為私欲中心主義,淪為脫情境、脫倫理的自我中心主義傾向,確實可鄙,而且確實已成為當代民主政治的惡瘤。 \n 然而,在民主社會中,精神的展現是以個體的面貌出現的,不管是英國消極自由傳統下所重視的法律意義下之個人,或是德國積極自由傳統下所重視的精神性之人格,個體都是凝聚點。羅素當然很重視個體的關鍵性地位,但康德、黑格爾和羅素等人的觀點,不必然矛盾。 \n 儒家在歐美社會,長期以來一直被視為群體主義,缺少精神內涵。黑格爾批判中國文明缺少精神性、批判中國政治只有一人是自由的、揶揄挖苦中國社會之普遍平等──皆因同樣沒有精神性之自由,在君王面前同樣卑微──可謂集大成。 \n 然而,誠如林毓生諸同情自由主義的當代學者,都提到的另一種選擇,中國可以有自己的民主脈絡:孟子的性善說、或王陽明的良知說,都顯示中國政治可以將其運作的法則,建立在人人平等、人人尊貴的性善理論上,性善論因此可從人格的平等主義,演化成為政治主體的平等主義。清末改革派如梁啟超、或革命派如熊十力等人的思想中,孟子的性善論都占有重要地位,其原因當與孟子學的「政治轉折」之解讀有關。 \n 「個人」作為政治領域最基礎的單位,除了康德式的、孟子式的那種人格概念外,我們不免想到:當代的民主生活之所以是可欲的,乃在它大概是所有制度中,最可以經由法令的保障,而且在基本上不妨礙他人的權利下,每位政治主體都可以充分地發揮自己獨特的潛能。 \n 然而,正如波蘭尼(M. Polanyi)一再指出的,這種法令式的自由所保障的個體性,如果沒有傳統、社會的權威等因素加以節制的話,很容易淪為自我中心,其人與世界不再有共感的能力。尤有甚者,沒有「形式」介入的自由,將會導致社會的無政府主義化,綱常解紐,自由社會也終必失去自由。 \n 如何使個體充分發展天賦的特殊性,而此特殊又能保有與社會共感的能力,而不會淪為孤孑的城堡之個人。想來想去,筆者想到最符合此兩難標準的人性論當是中國傳統所說的氣質之性。 \n 同具特殊普遍兩義 \n 氣質之性一方面顯示人格的構造乃因氣所成,所以它具有氣所特有的那種特殊的精微之變化,剎那生生,而且人人不同。但氣質之性也因氣之流通於身軀內外,它又具有先驗的與世界共感的能力,人人相通。 \n 如不嫌犯有我族中心主義之嫌的話,我們有理由認為:「氣性」恰好不是畢來德、朱利安(于連)這些漢學家所擔憂的:它會帶來內在一元性的後果,使得中國社會永遠處在同一的軌道上面,無法突破。相反地,中國傳統的氣質之性,因同具「特殊」與「普遍」兩義,它可以發揮「個人」之義至極精微的層次。東方文化特色顯著的平淡美學、幽玄美學或可從氣性一路尋得其發展出的軌跡。 \n 如果依民主制度過民主生活,已是這一代無可迴避的現實,我們不能不面對儒家在新台灣社會,也可以說在爾後的華人社會,它到底可以提供什麼樣的貢獻之質疑?當代民主社會的異化情況極嚴重,從佛洛姆的《逃避自由》到黎士曼等撰的《寂寞的群眾》,單單看書名,就可略窺一二,當代社會的異化情況早已是小說、電影一再重複的老朽議題。(待續)

  • 兩岸史話-1949後兩岸三地儒學 效法堯舜承接民主(之三)

    兩岸史話-1949後兩岸三地儒學 效法堯舜承接民主(之三)

     我們不但沒有善加運用我們的新台灣經驗,我們還亂揮霍,任意作踐自己。 \n 新台灣的文化發展,以儒家的體用論消納了民主制度的建立,在理論上完成了兩者的整合,其意義不僅可放在千年來中國現代性的脈絡下定位。也可以拉得更遠、挖得更深,有理由說:儒家的堯舜傳統也要在民主制度的建立中,才初步得到朗現。 \n 《書經.堯典》是這部偉大儒家政治經典開宗明義第一篇,帝堯是以禪讓的政治形式、克明峻德的道德主體、禮樂倫常的社會生活體制,作為人類生活的大本大宗。 \n 期待後聖天下為公 \n 「堯舜傳統」是中國文明的原型,是禮樂文化的大憲章,是主導歷史行程的理之力、範之本。孔、孟、荀都「祖述堯舜」,《論語》、《公羊傳》、《荀子》最後一篇都以堯舜傳統終結。 \n 《公羊傳》是中國兩千年來政治漩渦的渦心,最後一節〈西狩獲麟〉提到:「堯舜之知君子也,制春秋之義,以俟後聖,以君子之為,亦有樂乎此也。」這段話也是全書結尾。《公羊傳》帶有濃厚的祕傳訊息,〈西狩獲麟〉一節尤有啟示錄的風味,「宣尼悲獲麟,西狩泣孔丘。」(劉琨〈重贈盧諶〉詩)是中國歷史最大的謎團之一。 \n 然而,《公羊傳》結尾這段話卻是既晦而顯,既澀也白。此書認為春秋大義在期待「後聖」能行堯舜之道,不是昭昭然清楚得很嗎?歷史的目的要「後聖」出來行堯舜之道,而堯舜之道的主要內涵見於《尚書》開宗明義篇顯示的禪讓政治,圖像不是一樣很清楚嗎? \n 清代學者如徐繼畬讚美華盛頓,能天下為公,有如今之堯舜,其說不正是《公羊傳》的意思嗎?天下為公是《禮記.禮運》篇對堯舜之治所下的定語,一定永定。東亞近世的漢學家如白鳥庫吉、如《古史辨》諸君子,不斷地解構堯舜,不斷地「考證」堯舜,考來證去,中國最重要的文化象徵,卻被考進了歷史的灰燼裡,這是標準的見輿薪不見泰山。「拋棄自家無盡藏,沿門托缽效貧兒。」殺雞取屎,顛倒荒謬,莫此為甚! \n 歷史的終點即是歷史的起點,歷史的想像即是歷史的動力,「堯舜」的真實,乃是超越歷史真實的真實。退一步想,「堯舜」縱然有可能只是理念,理念從來不是抽象的概念,它有血有肉地乃是歷代政權都要面臨的最大反對勢力。 \n 由於三代以下的政權都是家天下,家天下的政權不符合「天下為公」的理念,政權正當性的問題因此就不可能不出現,就不可能不是個問題,「政權如何正當性」一直是攪動歷代儒者內在生命最激情的因素。這種激情在歷代的黨錮、士禍中不斷冒出,它的衝撞永不停止,因為歷史沒有提供恰當的疏通管道,用以規範化這股無名的幽暗之力。 \n 只有找到恰當的政權產生方式後,政治理性化了,其沸騰的鮮血才會冷靜下來。新台灣發展出的民主制度雖然仍是青澀未化,但格局已具體而微,它卑之無甚高論,卻是至今為止,唯一可以處理政權和平轉移的機制。5千年堯舜傳統的第一步就是要走到這一步來,很弔詭地,新堯舜傳統的初階不需堯天舜日,不需誠意正心,它只要在體制上讓政治的主體回歸尋常百姓家即可─這是第一步。 \n 然而,如果新台灣的新儒家與自由主義的結盟,只僅於代議政治的建立,格局仍不夠大,一種新形式的堯天舜日、誠意正心還是需要的,「民主」的內涵不能僅於代議政治的制度。 \n 「自由主義」一詞在目前輿論(如「新自由主義」經濟)、或某些文明(如阿拉伯文明)之所以淪為貶詞,不會沒有理由。在全球各種顏色革命陸續發生後,民主制度並沒有更鞏固,相反地,可以說搖晃得更厲害。即使連歐美這個胎生自由主義的母體,民主的價值也因新的經濟模式,或因大有問題的價值理念,而日益腐蝕。 \n 我們不得不慚愧地承認:即使中華民國這個幾乎是唯一擁有民主體制的華人國家,它也面臨和歐美國家類似的窘境。新台灣的實驗所以沒有獲得應有的評價,其因多端,但反求諸己,最大的因素應當還是我們的實驗並沒升級,我們不但沒有善加運用我們的新台灣經驗,我們還亂揮霍,任意作踐自己。不管於己,甚至於民主理念,幾千年儒家經驗都值得珍惜,我們事實上還有更多的資源可用,需要回到文明源頭的〈堯典〉去汲取初民開天闢地時之洞見。 \n 民主要紮根接地氣 \n 民主所以可貴,或者說:民主實踐所以有的地區成功,有的失敗,絕不可能只是制度即可了事。就人文科學而言,凡是可形式化加以複製的模式通常比較容易達到,但通常也不穩固。一個會牽動到主體的建構因素、以及社會的建制因素的大變動,我們很難相信:這樣的工程不需要更氣魄宏觀地定位、而且更精緻微觀地處理,更簡單地說,民主要深刻,它不能沒有在地的文化風格,它不能不在文化的與個人主體的內在生命之發展與歷史的機遇之間,完成銜接的工程。民主如果一直被視為非關傳統的「外部」因素,或說到浮濫的所謂的「普世價值」這種抽象的因素,它很難土著化,沒土著化的理念就沒辦法在地生根。(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