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先進火箭的搜尋結果,共34

  • 陸認了 威懾印度 邊境部署長程火箭發射器

    陸認了 威懾印度 邊境部署長程火箭發射器

    解放軍已在喜馬拉雅山區部署了先進長程火箭發射器,據《解放軍報》和分析家說,這在於加強中方的邊界防禦,並威懾印度。 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19日報導,這是解放軍首度證實,中印在上周最新一輪軍長級談判未能達成完全撤軍協議後,在邊境部署了長程火箭系統。 《解放軍報》周一在頭版的報導中說,1支駐守在新疆軍區海拔5,200米的砲兵旅在全面備戰訓練中,加強了火箭系統演訓。然而,報導中並未詳述,相關武器的類型或射程,只說它2019年服役,能發射有精準打擊力的火箭砲。 事實上,去年7月時,印度媒體就報導,中方已在西北部戈壁沙漠,還有西南部的青藏高原等地邊境部署了射程為70—130公里的PHL-03多管自行火箭砲,還有PCL-181車載155毫米加榴炮等先進武器系統。 不過,專家說,PHL-03和PCL-181並非新型先進武器,而它們的射程太短,無法構成威脅。曾任第二炮兵工程學院教官的香港軍事評論員宋忠平指出,這新型武器系統應該是長程火箭發射器,能搭載多枚300毫米,或甚至更大的火箭砲,而它們的射程超過100公里。他強調,由於新德里也在加強邊境軍事部署,中方唯有靠長程多管火箭發射系統才夠強大,足以威懾印度。 而澳門軍事觀察家黃東說,《解放軍報》提及的長程多管火箭發射系統很可能是最先進的PHL-16,或是PCL-191。他指出,重42公噸的PHL-03對高海拔區來說太笨重,而先前有報導暗示,新型的PCL-191會成為解放軍的主力戰鬥火箭系統。 這神秘的PCL-191是在中共2019年10月1日建政70周年大閱兵中首度亮相,但並未公開名稱。直到幾個月後,軍方的《現代艦船》雜誌才報導,這款尖端武器名為PCL191。它一次能發射8枚射程達350公里的370毫米火箭彈,或是2枚射程為500公里的「火龍480」型750毫米戰術彈道飛彈。 目前還不清楚,中方打造了多少PCL-191,但據《解放軍報》說,有1支多管火箭砲兵旅與第72集團軍駐在浙江省湖州市。此外,解放軍消息人士透露,第2支PCL191火箭砲兵旅駐在湖州南方的福建省廈門市,也是中國大陸最靠近台灣的據點。他指出,萬一爆發軍事衝突,新型PCL191系統就能用來摧毀如機場,指揮中心和補給基地等戰略目標。 宋忠平說,所有的先進武器系統都需要測試,並部署到不同的地區,以確保在極端氣候下,都能發揮功能。

  • 大陸500噸重型運載火箭引擎 關鍵技術取得新突破

    大陸500噸重型運載火箭引擎 關鍵技術取得新突破

    大陸太空計劃再獲突破,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六院研製的500噸級液氧煤油火箭發動機全工況半系統試車取得成功,標誌著中國500噸級重型運載火箭發動機關鍵技術攻關取得重要突破,為後續重型運載火箭工程研製打下基礎。 據《中國航天報》報導,此次試驗為發動機除推力裝置外,組件配套完整的系統試車,也是該型發動機首次全工況試車。試車啟動、轉級、變工況與關機過程工作平穩,驗證了發動機設計、製造和試驗方案,為下一步進行發動機整機試車等研製工作奠定了基礎。 該發動機是目前世界上推力最大的雙管推力室發動機,採用全數字化設計與管理,相比120噸級液氧煤油高壓補燃發動機,推力增大了3倍,比衝提高了3 %,推質比提高了25%,發動機綜合性能指標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重型運載火箭是航天強國的標誌之一,目前中美俄均在研製這種類型的火箭。其中長征九號是中國研製的重型運載火箭,主要負責中國載人登月、載人登火等多種大運載高難度任務。中國探月工程首任總指揮欒恩杰此前透露,目前長征九號論證工作基本結束,一些關鍵技術預研也有了重大突破,為正式立項奠定基礎。

  • 美國務院批准售台3項先進武器 總額逾台幣540億

    美國務院批准售台3項先進武器 總額逾台幣540億

    美國國防安全合作局(DSCA)21日表示,國務院批准售台3項先進武器,包括遠程陸攻飛彈、海馬斯多管火箭系統,以及F-16新式偵照莢艙,總額18億8330萬美元(約新台幣540億1557萬元)。 綜合媒體報導,這3項先進武器,分別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生產的「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HIMARS)、波音公司生產的「增程型距外陸攻飛彈」(SLAM-ER),以及可將影像和數據自戰機即時傳回地面站台的F-16戰機外掛感應吊艙。 這3項軍售總額為18億8330萬美元(約台幣540億1557萬元),我國防部先前有先表示,在接到正式通知後,會適時對外公布。 路透上月就曾經披露,川普為了繼續給大陸壓力,美國將出售7項主要武器給台灣,並已經在進行出口程序,目前國務院已於21日批准售台3項先進武器。 DSCA指出,基於台灣有維持足以自衛的國防需求的評估,美國對台軍售有助改善區域穩定平衡,藉以台灣強化防衛與威懾能力。 國務院政軍局隨即在官方推特,推文宣告此事;這也是川普政府今年第3度對台軍售。不過之前外媒傳出的MQ-9無人機與岸置魚叉反艦飛彈(CDCM),並不在這次的軍售名單中。

  • 海馬斯火箭、增程陸攻飛彈 可打大陸本土

    海馬斯火箭、增程陸攻飛彈 可打大陸本土

     路透報導美國白宮正推動出售台灣先進武器案,其中包括「海馬斯(HIMARS)」多管火箭系統、波音公司生產的「增程型距外陸攻飛彈(AGM-84 SLAM-ER)」,兩者皆可有效打擊大陸本土,至於裝置在F-16戰機上的外部傳感器吊艙,可將圖像和數據從戰機傳輸回地面指揮部。  「海馬斯」多管火箭系統射程最遠300公里,若在台灣西岸部署,打擊範圍可達大陸福建、浙江沿岸地區;若部署外島,射程可深入大陸內陸共軍軍事據點。  陸軍以編號「轟雷專案」編列150億4642萬餘元預算,爭取採購15套「海馬斯」多管火箭系統,最終售台數量將成壓制共軍關鍵。為避免敏感性,我將之定義「 跨區增援」裝備,先行小批量採購。  「增程型距外陸攻飛彈(AGM-84 SLAM-ER)」則更為敏感,是一款能實施「外科手術」般精準的空射精確打擊武器,可針對高價值的陸地目標或海上船艦鎖定攻擊。  據台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梅復興的介紹,SLAM-ER射程長達270公里,巡航速度約0.7馬赫。導引系統具有GPS/慣性測量儀以提供高精度中途導航,又有「數位影像區域匹對」與自動目標辨識系統以執行終端自主尋標。  此外該彈還因裝有「先進武器資料鏈」可提供雙向鏈結,具有「人在迴路中導控」模式,可讓戰機上的人員檢視分析從飛彈的光電尋標器所回傳的影像,精準射擊。

  • BAE導向火箭  步兵也能精準打擊

    BAE導向火箭 步兵也能精準打擊

    英國BAE系統公司與美國阿諾德防衛公司(Arnold Defense),成功研製了(先進精確殺傷武器系統」(APKWS),這是一種以雷射導引的戰術火箭,現在已可從地面車輛裝備,比如悍馬車。這樣的武器可使陸上步兵也有不錯的陸攻打擊火力,不一定要呼叫後方的砲擊,或是天上飛機的支援轟炸。 新阿特拉斯(New Atlas)報導,APKWS的原型,是歷史悠久的「火蛇70」(Hydra70)多管火箭,它的口徑2.75吋(約7公尺),全長73.8英寸(1.87 m),重32磅(15千克),它的最大速度為2,425英尺/秒(739 m / s),有效範圍達5公里。 「火蛇70」在1944年就已問世,過去經常是對地攻擊機,以及武裝直升機的裝備。由於最初的設計是提供大範圍廣面積的瞬間火力覆蓋,所以它是叢集發射,通常安裝在7管/19管火箭發射器裡,發射就是全部的火箭傾瀉而出,甚是壯觀。 不過,隨著電子技術的進步,尋標器實現小型化目標,就連火蛇70這種火箭也能安裝精準尋標器,使它更像是一種飛彈,彈首具備半主動雷射尋標器,可追蹤雷射標定的目標攻擊。 APKWS 已經成為F/A-18大黃蜂戰機,以及AH-64阿帕契戰鬥直升機的武裝。 目前美國步兵在作戰遭到阻礙時,都是呼叫空襲以消滅敵對目標,但是,事事無常,有時空中部隊無法提供及時的支援,這時如果地面部隊自己就有不錯的轟炸武器就很重要了。這就是陸用型的APKWS。 目前的開發工作,是APKWS與「佛萊徹」(FLETCHER)搭配,「佛萊徹」是地面車輛專用的雷射導引火箭發射器,能安裝在由戰術輕型車JLTV、悍馬車、史崔克輪行裝甲車等等。 BAE表示,美國陸軍尤馬試驗場與美國海軍,已經完成初步的武器概念測試,證明APKWS火箭,具有為地面部隊提供精確打擊的能力。

  • 攬月上九天 陸航空工程圓夢

    攬月上九天 陸航空工程圓夢

     從火箭到客機,再從客機到運輸機,已成為大陸科技發展新的代表作。攻克一個又一個難關的成果,不但為大陸科技打開新的視野,也將許多夢想化為現實,尤其是長征五號火箭和C919大型客機,最具有代表性。  2019年12月27日晚,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南海之濱的大陸航太城海南省文昌市,巨型火箭長征五號高高矗立在發射塔架上。這是大陸最大推力的新型運載火箭長征五號在第二次發射時失利後進行的首次飛行,不僅直接決定搭載的實踐二十號衛星的命運,而且檢測該型火箭技術的穩定性和成熟度,關係到大陸太空站計畫、嫦娥工程和火星探測計畫的實施節奏。  長征五號 創新無汙染  當天20時45分,隨著發射倒計時讀秒結束,點火口令下達,長征五號龐大的身軀在噴射推力的驅動下,雷霆萬鈞、直上九天。飛天2000多秒後,實踐二十號衛星即被精準送入了預定軌道,發射飛行試驗取得圓滿成功。  長征五號是名副其實的大塊頭,採用全新5公尺芯級直徑箭體結構,捆綁4個3.35公尺直徑助推器,總長57公尺,起飛重量約870噸,近地軌道運載能力25噸級,地球同步轉移軌道14噸級,地月轉移軌道運載能力8噸級,整體性能和總體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準。作為大陸首型大推力無毒無汙染液體火箭,創新難點多、技術跨度大、複雜程度高,凝聚了數代航太科技人員的心血和智慧。  C919客機 挑戰波音  2020年1月2日,山東東營勝利機場,C919大型客機102架機在這裡圓滿完成了試飛科目。在此之前數天,106架機在上海浦東機場順利完成其首次飛行任務。目前,C919大型客機6架試飛飛機在4地密集展開各項飛行試驗,向最終的商業化運行目標推進。  對於C919試飛進展,英國路透社給予高度評價,其近日發表的評論稱,測試完成是大陸大型客機的一個里程碑,距離與空客、波音「三足鼎立」的局面又近了一步。

  • 大陸長征系列運載火箭300發 邁向航天強國的里程碑

    大陸長征系列運載火箭300發 邁向航天強國的里程碑

    大陸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10日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點火起飛,成功將「中星6C」衛星送入太空,讓大陸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的發射次數正式刷新為「300」。上海《澎湃新聞》報導,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吳燕生表示,「這是中國航天事業由量變向質變發展的新起點,是中國從航天大國向航天強國邁進的重要里程碑。」 《澎湃新聞》報導指出,此次發射的「中星6C」衛星是中國廣電專用傳輸衛星,採用東方紅四號衛星平台,主要負責提供C頻段廣播電視節目的傳輸服務,是繼中星6A、中星6B、中星9號和中星9A之後,又一顆滿足廣播電視信息傳輸要求,確保廣電業務安全播出的高質量衛星。 報導稱,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自主研製,是大陸航天的主力運載火箭,承擔96.4%的發射任務。從1970年首飛至今,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先後有17型基礎級火箭和5型上面級投入使用,成功將506個航天器送入預定軌道。運載能力和入軌精度均處於世界先進水平,已成為大陸第一、世界知名、在國際高科技產業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品牌。 報導統計,長征火箭首實現第100次發射,用時37年;實現第2個100次發射,用時約7.5年;實現第3個100次發射,用時約4年。並稱每個100次發射時間間隔的縮短,不僅表明長征火箭高密度發射已實現常態化,而且反映出大陸航天的高速發展和大陸科技水平、綜合國力的快速提升。 報導指出,在第三個100次發射中,長征火箭共將225顆航天器送入預定軌道,發射成功率高達97%,居世界領先地位。特別是2018年,長征火箭年發射連續成功次數達到37次,首次獨居世界航天發射次數年度第一位,在近20年世界各國航天發射史中,是連續成功發射次數最高的一年,創造了世界航天發射的新紀錄。

  • 陸研固液結合運載火箭 2020首飛

    陸研固液結合運載火箭 2020首飛

     央視報導,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八院宣布,中國首枚「固液結合」新一代運載火箭長征六號改良型「長征六號甲」運載火箭正在研製,預計於2020年底首飛。  大陸的運載火箭以液體燃料動力為主,在大陸新一代運載火箭家族中,固液結合尚無先例。長征六號甲運載火箭將充分利用固體動力推力大、時間短,液體動力推力穩、比衝高的優點,使固液體動力實現「跨界合作」。可執行多種軌道(包括太陽同步軌道、低軌、中軌等)發射任務,支持單星發射、多星發射,及星座的組網和補網發射。  長征六號甲運載火箭是在長征六號運載火箭首飛成功的基礎上,採用兩級半構型,由液體芯級捆綁四枚固體助推器,形成運載能力合理、性價比較高的運載火箭系列。當火箭飛行到一定高度後,其四個固體助推器將與芯級實施分離,分離後助推器在大氣層燃燒的殘骸將進入預先計算好的落地區域。長征六號甲運載火箭的落點範圍相比傳統火箭可縮小75%,可極大降低對落點區域的要求,安全、增效。  長征六號全箭長29.3公尺,為三級構型,起飛質量約103噸,700公里太陽同步軌道運載能力為1噸,支持單星發射、多星發射和搭載發射。通過水平整體測試、水平整體星箭對接、水平整體運輸的「三平」測發模式,可完成各類航天器的快速發射任務。此前分別於2015年9月和2017年11月,以一箭20星和一箭3星的方式圓滿完成兩次飛行試驗。  長征六號甲「固液結合」火箭符合目前國際主流運載火箭發展趨勢,對標外國主流先進的「固液混合」推進劑運載火箭,具有較強競爭力。長征六號可為衛星配套多種標準化、通用化、產品化和系列化的星箭分離裝置,可為國內外商業用戶提供「專車、拼車、順風車」等多種靈活的服務模式,如航天科技集團所屬長城公司與阿根廷Satellogic公司在不久前簽署了多發發射服務合同,將用長征六號與長征二號丁共同為其發射共計90顆衛星。

  • 太空豬竹市府前升空體驗科技互動

    太空豬竹市府前升空體驗科技互動

    新竹市政府喜迎新年,1日起至20日於府前廣場推出超萌飛碟《飛吧,太空豬!》互動裝置,透過人體偵測讓民眾化身飛天豬,盡全力跑步、跳躍就能帶小豬飛上天。 同時,初一到初五「走春限定」的《豬年大聲公》,只要大聲喊出「新年快樂」祝福,就可獲贈可愛的太空豬氣球,昨天試營運,就有超過1000人次體驗,讓民眾透過科技互動熱鬧過新年。 副市長沈慧虹表示,竹塹古城不僅座落科學園區,更藏著最先進的國家太空基地及打造火箭的ARRC前瞻火箭(AdvancedRocketResearchCenter)團隊,打造衛星及火箭,此次新竹過好年無論是藝術燈、互動裝置都以太空為主題,盼透過藝術互動帶給孩子不一樣的科普教育。

  • 俄薩爾馬特可穿越南北極進攻 美若攔截需500枚導彈

    俄薩爾馬特可穿越南北極進攻 美若攔截需500枚導彈

    俄羅斯戰略導彈部隊司令謝爾蓋•卡拉卡耶夫(Sergei Karakaev)上將表示,號稱無法防禦的俄羅斯新型洲際彈道導彈「薩爾馬特」(Sarmat)將於近期進行飛行測試。而薩爾馬特洲際導彈列裝部隊的時間可能會由原先的2021年提前至2020年,此型彈道導彈將可穿過南極或北極對目標進行攻擊,如果要進行攔截,至少要發射500枚以上的反導導彈才有可能。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指出,卡拉卡耶夫接受俄羅斯軍方機關報《紅星報》採訪時說,普列謝茨克航太發射場(Plesetsk Cosmodrome)正在為飛行試驗積極建造基礎設施。試驗將於近期啟動,若試驗成功將對其部件進行量產。該發射場又稱第1國家測試發射場,地點將在莫斯科北方約800公里。 報導說,新型導彈將能克服反導系統經南極和北極對目標發起攻擊。俄羅斯聯邦委員會國防與安全委員會主席邦達列夫(Viktor Bondarev)此前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表示,攔截薩爾馬特彈道導彈至少需要500枚美國反導導彈才有可能奏效。 俄羅斯總統普丁今年3月1日向聯邦會議發表國情諮文時稱,薩爾馬特新型洲際彈道導彈(RS-28)已進入積極試驗階段。該導彈將取代世界上最重的「部隊長官」( Voyevoda)戰略導彈(北約代號SS-18「撒旦」)。據悉,導彈由馬克耶夫火箭設計局(Makeyev Rocket Design Bureau)於2011年開始研製,目前已完成投放試驗,它應會比原先計劃的2021年更提早一年開始列裝部隊。 卡拉卡耶夫還表示,美國退出《中導條約》(INF Treaty)的後果,將是下一步美國在歐洲部署中程導彈,也會給俄羅斯的安全帶來新威脅。毫無疑問,俄羅斯在考慮規劃戰略火箭軍的戰鬥使用。 他表示,俄羅斯戰略火箭軍已制定一系列軍事技術措施,可降低美國駐歐洲先進反導系統的有效性。首先將建立配備現代反導工具、具有更高的耐久性的導彈系統。 此外,俄羅斯戰略火箭軍還在繼續發展關於洲際導彈的彈道性能變化科學技術儲備,還將繼續針對導彈防禦系統資訊偵察、控制和打擊工具製造火力殺傷和功能損害武器。

  • 成功工商火箭營 領同學夢想起飛

    成功工商火箭營 領同學夢想起飛

    桃園龜山成功工商連續2年與國立成功大學舉辦「成功試箭─實驗火箭設計與製作研習」,16日共有60餘位各國高中師生報名參加。成功大學航太系景鴻鑫教授親自講授火箭理論課程概述,並帶領同學實作試射,儘管戶外天候飄雨寒冷,仍澆不熄大夥對火箭升空興奮熱情。 5、4、3、2、1,發射!參與火箭營團隊的60餘位學員,經過近5小時的火箭實體製作,帶著興奮心情來到成功工商操場。儘管戶外體感氣溫逼近10度,天空又降下細雨,在火箭升空剎那,現場仍揚起歡呼尖叫聲。 景鴻鑫教授說,規畫實驗火箭研習活動,是希望能把航太科技下授到國內中學環境,以高級物理實驗概念出發,運用最基本的理論及簡單可取得的器材,啟發同學對科普知識的興趣。 成功工商校長鄒紹騰除感謝成功大學團隊用心,也勉勵同學未來能結合興趣與實務,為台灣先進火箭發展貢獻心力。馬來西亞教育參訪團16日也至成功工商參訪,並參與火箭營授課及實作課程,對成功工商多元教學與設備留下深刻印象。(楊宗灝)

  • 中大先進電離層探測儀 福衛五號最晚動最快交的科學酬載

    中大先進電離層探測儀 福衛五號最晚動最快交的科學酬載

    搭載著中央大學自製研發「先進電離層探測儀」之福爾摩沙衛星五號於8月25日順利發射升空,非但是國人的驕傲,更是中大科學發展的重要里程!中大太空科學所所長趙吉光表示,這是福衛五號所有次系統中最晚啟動,卻是最早完成的,參與團隊都是中大一手培養的學生,最終一共完成了65篇技術報告,展現驚人的研發實力! 中大團隊從福衛一號開始,近廿年來的根據儀器探測資料所做出的研究與分析,已貢獻超過百篇以上論文,使我國從過去的資料使用者,轉換成為「資料供應者」,不但具自製儀器和培養人才兩大關鍵競爭力,更對全世界的太空科學研究做出重大貢獻。 為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中大祭出鐵的紀律,從2012年1月13日接手計畫以來,每兩個月按表操課向目標邁進,先後完成任務定義、系統設計、初步設計、關鍵設計、遞交模擬器等重要設計與驗證審查,於2013年10月8日完成飛行體允收審查與遞交。雖然較原計畫時間晚了些,但卻是第一個完成飛行體遞交的科學團隊。 為確保「先進電離層探測儀」在福衛五號計畫任務成功,中大團隊特別將探測器安裝於探空九號火箭,最後成功通過飛試驗證。8月25日發射升空的那一刻,非但寫下了歷史,更證明中大自製的先進電離層探測儀從「火箭級」,一躍為「衛星級」。 「先進電離層探測儀」外型為邊長10公分的立方體,重量僅有4公斤,因形似「魔術方塊」,因此被暱稱為「太空魔方」。除了外型迷你輕巧之外,解析度也是世界一流。另一特色就是可全方位蒐集資料,藉由各種不同參數的分析,可更進一步解讀背後的物理現象,進一步去探索人類所關心的太空天氣和地震前兆的科學議題。 趙吉光表示,參與此次科學酬載任務的團隊,都是中大一手培養的學生,先後大約廿位,從大氣系太空組學生,乃至太空所碩博士都有,過程從無到有,在摸索中成長。但學生投入的程度,連老師都動容,這些經驗都是課堂上學不到,非常寶貴。尤其要在嚴苛的太空環境運作,學生對環境限制的敏感度,必須有過人之處。 除了科學研究外,中央大學在國家太空中心支持下,以及桃園市教育局和桃竹苗區域教學資源中心協助下,從早期「高中生參與探空火箭任務」,進一步推動「高中生參與人造衛星任務」,邀請桃園地區對太空科學有興趣的高中生,共同參與福衛五號科學酬載任務。結訓時遴選出8位表現優異的高中生,在中大和大園國際高中鍾鼎國校長率領下,前往美國衛星發射現場實際參與發射任務,感受臨場的震撼力,都留下終身難忘的印象。

  • 美加碼對台軍售 涵蓋先進火箭

    美加碼對台軍售 涵蓋先進火箭

     英媒報導,川普政府正起草一項對台大型軍售案,內容包括先進火箭系統及反艦飛彈等。戰略學者18日研判,新型戰機和潛艦確實是國軍戰力所需;川普政府雖不至於會出售如F-35匿蹤戰機等高端武器,但比起歐巴馬時代,軍售內容會更有選擇性,就看台灣口袋夠不夠深。  路透18日報導援引美方官員說法指出,這起軍售案規模料將明顯大於歐巴馬政府卸任前叫停的軍售案。由於該名官員選在美國國務卿提勒森訪問中國前夕透露,也為美中台關係投下變數。  料以防禦性武器為主  該官員指出,川普政府希望繼續進行這項軍售,但是預料將花費數月時間或可能延續至明年,因為白宮需克服許多障礙,尤其正值川普政府安排國安人事之際,這項軍售案可能以緩慢速度進行。  報導稱,據台北知情人士消息,川普政府已和台灣就此展開討論。對此,白宮拒絕評論。  針對川普首件對台軍售案內容,國際戰略學者林穎佑受訪指出,過去美方在對台軍售上都會有一定的底限,大多以防禦性武器為大宗,近年比較受爭議的是阿帕契戰鬥直升機軍售案。  林穎佑坦言,綜觀國軍戰力,F-35和潛艦採購確實有迫切性,國軍戰機數量雖多,一旦解放軍攻擊台灣各機場,F-35的垂直起降將不受此限,況且F-35還具備匿蹤(隱形)性能;至於潛艦,國軍目前所擁有的潛艦過於老舊,採購新型潛艦也可提升對解放軍的箝制力。  比歐巴馬時代更有料  林穎佑研判,考量到中美關係發展,川普政府雖不至於會出售如F-35等高端武器,但比起歐巴馬時代,軍售內容會更有選擇性,且看台灣口袋夠不夠深,財政是否得以負擔。

  • 陸成功發射「天鯤一號」衛星

    中新社3日報導,中國航太科工集團公司於3月3日7時53分利用開拓運載火箭,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了新技術試驗衛星「天鯤一號」,衛星準確進入預定軌道。 「天鯤一號」由中國航太科工集團公司抓總研製。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航太科工集團公司二院副院長馬傑表示,該衛星主要用於遙感、通信和高功能密度通用衛星平臺技術驗證試驗。 馬傑說,「天鯤一號」衛星採用模組化設計,承載可見光、紅外線、微波等多種遙感和通信有效載荷,可以觀測空間碎片,還可快速獲取多源遙感資訊並在軌處理、分發及應用。 開拓運載火箭是由中國航太科工集團第四研究院研製的一型先進通用固體運載火箭。火箭在太陽同步軌道700公里的運載能力爲250公斤,近地軌道運載能力爲350公斤。 大陸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航太科工集團公司副總經理魏毅寅表示,航太科工已具備獨立自主研製各類典型空間飛行器及平臺的能力。成功發射「天鯤一號」衛星,爲航太科工推進實施以虹雲工程爲代表的商業航太計劃奠定了技術基礎。 爲加快商業航太産業發展,航太科工目前正以武漢國家航太産業基地爲依託,持續推動飛雲、快雲、行雲、虹雲、騰雲五大商業航太專案。例如2017年1月用「快舟一號」甲通用型固體運載火箭實現「一箭三星」發射,就採用商業發射合同組織形式,按市場行爲運作。

  • 太貴 朱瓦特一砲耗費2,600萬 美縮手

    太貴 朱瓦特一砲耗費2,600萬 美縮手

    美國第一艘隱形驅逐艦朱瓦特號(USS Zumwalt,DDG-1000)服役還不到兩星期,裝著飛彈射程可遠達80英里(近130公里)的兩門大砲,看來氣勢驚人,不過,據《防務新聞》(Defense News)報導,由於每射一次,起碼就可能要耗費80萬美元(約2,600萬台幣),美國海軍將取消「長程陸攻火箭砲」(Long Range Land-Attack Projectile,LRLAP)。 而朱瓦特號要執行岸轟任務,長程陸攻火箭砲正是不可或缺的關鍵。據承包商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說,這款精確導引武器能在造成最小附帶損害的狀況下,摧毀沿岸城市的目標。 「長程陸攻火箭砲」是唯一針對朱瓦特號「先進艦炮系統」(Advanced Gun System,AGS)設計的軍火。3艘朱瓦特級驅逐艦都將武裝兩門155毫米/ 62口徑的大砲,而整個系統都有自動化彈倉與操作系統。 由於美國海軍原本計畫打造28艘這型驅逐艦,接著砍到7艘,最後又砍成3艘,以量制價的方式行不通,「長程陸攻火箭砲」的單價也節節上揚。 「我們要採購數以千計這類砲彈,」一名熟知專案的美國海軍官員說,「但艦隻數量使砲彈難以負擔。」 這名軍官說,就目前所知,無論是朱瓦特聞名的「先進艦炮系統」,或是「長程陸攻火箭砲」都沒聽說出問題,但價格實在是太昂貴。 五角大廈在跑「2018計畫目標備忘錄」(Program Objective Memorandum 2018,POM18)年度預算審核流程時,將要對取消「長程陸攻火箭砲」做出定奪。美國海軍不願直接對取消計畫發表評論,而採購部發言人莰特(Thurraya Kent)4日透過電郵表示,為了因應千變萬化的威脅,還有任務需求,他們正針對朱瓦特的部署時程,評估包括傳統與超高速砲彈在內的替代解決方案。 據悉目前納入考慮的,有雷神(Raytheon)的「聖劍」(Excalibur)導引炮彈,還有美國海軍研究室(Office of Naval Research,ONR)與英國航太系統(BAE Systems)攜手研發的超高速砲彈(Hyper Velocity Projectile,HVP)。 消息人士說,有數家承包商正在研究針對現有的「先進艦炮系統」,來提供替代砲彈,以壓低價格的對策。雖然朱瓦特已於10月15日服役,不過要完成戰鬥系統安裝,還需要18個月。而在它執行作戰任務時,很可能還沒有「長程陸攻火箭砲」的替代品出現。

  • 「好奇號」拍攝火星表面狀況 竟拍下奇特異物?

    美國宇航局「好奇號」火箭使用先進的遠程相機拍攝,竟拍到火星表面上有奇特景象發生,影片中可看見,在火星表面上發現了一塊金屬隕石,美國宇航局科學家稱它為「卵狀岩石」,這發現也帶給宇航局很大的驚喜。 這塊金屬隕石是在火星夏普山峰發現的,隕石表面非常光滑,且遍布較深的溝槽,專家推測是在火星極端氣候下被拋光磨損的。由於火星大氣層缺少氧氣和水分,火星上的隕石可存在於數百萬年,因此科學家認為這塊奇特的金屬隕石已存在很長時間,但無法得知正確時間是多久。 美國宇航局「好奇號」火箭於2011年11月發射,多年來它透過拍照和採集土壤樣本,對火星進行深入勘測,測試火星有無生物的可能性。

  • 印度成功發射可自行呼吸火箭 全球第4

    印度太空研究組織(ISRO)昨天成功發射超音速燃燒衝壓發動機火箭升空,成為全球第4個成功發射這類新技術火箭的國家。 專家聲稱,超音速燃燒衝壓發動機(Supersonic combustion Ramjet,Scramjet)技術可改變未來太空旅行的模式。 一位ISRO高階人士告訴「印度人報」(The Hindu),超音速燃料衝壓發動機是使用「空中自行呼吸」(air breathing)概念設計的推進系統,ISRO設計火箭升空後在空中使用大氣中的氫作為燃料,用氧作為氧化劑。 專家說,這將大幅減少火箭攜帶的燃料和氧化劑,大幅降低成本,而且相當於減少「幾十年距離」的燃料量,是ISRO太空火箭研發的重大里程碑。 印度這次試射超音速燃燒衝壓發動機火箭,是在斯利哈里柯塔(Sriharikota)島達萬太空中心(Satish Dhawan Space Center)進行。 為了讓這款超音速太空火箭能夠升空,ISRO使用先進技術車(Advanced Technology Vehicle,ATV),ATV和超音速燃燒衝壓發動機總重量達3277公斤。 薩拉貝太空中心(Vikram Sarabhai Space Centre)主任席萬(K Sivan)說,這款火箭升空雖然只是一小步,但對印度來說卻是對未來非常重要的一大步。 根據維基百科,成功發射超音速燃料衝壓發動機火箭的國家有美國、俄國和中國大陸,印度是第4個成功的國家;此外,包括歐盟、德國和巴西也都正在積極研發這款新技術發動機火箭。1050829

  • 陸媒 越南沙火箭砲不堪一擊

    陸媒 越南沙火箭砲不堪一擊

    越南在南沙島礁上部署遠端火箭砲的消息讓南海地區的緊張局勢更加複雜。中國軍事分析人士稱,幾門火砲,根本不具備威懾力。 微信「環球網軍事」說,越南部署的是從以色列引進的EXTRA火箭砲。該火箭彈長4.4米,彈徑306毫米,射程為20-150公里,屬於標準的大口徑遠端火箭砲。 由於常規火箭砲在遠射程上會出現嚴重的偏差,EXTRA火箭砲特意採用GPS系統提供精確制導,命中精度可達10米。按照日本《外交學者》網站10日的報導,越南將這種火箭砲搬運到該國控制的南沙島礁,意味著可以將125公斤重的高爆彈頭投送到附近中國控制的永暑、渚碧和美濟三座島礁上的機場和軍事設施上。 越南選擇在南沙島礁部署這種火箭砲,還在於它的維護簡單。畢竟南沙島礁處於高溫高濕高鹽環境,精密設備尤其易受腐蝕。EXTRA火箭砲採用密封的一體化發射箱,簡化了維護難度。它的部署方式更為靈活,既可以裝在專用發射車上野外機動,也能裝在普通卡車上隨打隨走,甚至能在簡單的固定發射架上發射。 一名中國專家表示,在體系化作戰時代,任何單一武器都不可能打遍天下,更不用說EXTRA這樣並不算先進的裝備。 首先,對於遠端火箭砲而言,由於打擊物件在目視範圍外,必須依靠其他平臺提供精確的目標參數,這就為對付EXTRA火箭砲提供了機會。無論是電子干擾還是摧毀通訊指揮車,只要預先破壞了它的外部偵察資料獲取,EXTRA火箭砲就無法對付遠方的移動目標。 不過對於周邊島礁上的機場或其他固定目標,EXTRA火箭砲仍可以根據事先測量的目標參數進行射擊。但在相對漫長的飛行過程中,火箭彈需要根據GPS信號不斷修正航向。由於非美國核心盟友無法使用GPS軍碼接收機,越南的EXTRA火箭砲只能依靠容易被干擾的GPS民碼信號提供引導。如果GPS信號受到干擾,火箭彈只靠普通慣性制導的話,其誤差可能會以公里計,基本失去了精確制導武器的意義。 更糟糕的是,與通常採用密集發射、謀求面殺傷的122毫米火箭砲不同,EXTRA火箭砲屬於精確打擊武器,受限於部署方式,每次齊射的數量有限,這也為攔截系統提供了良好的機會。 目前各國專用的反火箭彈攔截系統日趨成熟,最著名的當屬以色列「鐵穹」系統,它能在火箭彈發射數秒後確定其軌跡,然後自動發射攔截導彈將其擊毀。具備攔截超音速導彈能力的中國「陸盾-2000」等近防系統足以應對少數漏網之魚。 此外,利用高能鐳射遠距離擊毀來襲火箭彈也是各國研究的重點,美國、以色列都在研製戰術雷射反火箭彈系統。中國已研製出可攔截無人機的萬瓦級「低空衛士」雷射系統,而更高功率的雷射系統也在研製中。 除了各種攔截手段外,由於南沙島礁面積有限,部署其上的EXTRA火箭砲缺乏藏身之地,很容易遭受攻擊,因此它的戰時生存能力堪憂。 越南將EXTRA火箭砲部署到南沙,可能標誌著南海軍事化進入到一個新階段。如果中國採用對等方式,同樣將遠端火箭砲部署到南沙島礁,越南更是明顯居於劣勢。畢竟中國擁有多型當今世界射程最遠的火箭砲:大量裝備解放軍的國產PHL-03式300毫米遠端火箭砲射程達150公里,出口多國的「衛士」系列遠端火箭砲射程更遠達300-400公里。如果越南執意在南海地區通過部署進攻性武器挑起軍備競賽,是不可能獲得西方所謂的「不對稱軍事優勢」的。

  • 普丁將向陸推銷火箭發動機

    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俄羅斯總統普京將於6月25日對中國進行國是訪問。據了解,普丁將會向中國推銷武器,尤其是RD-180火箭發動機。 《新聞周刊》對普丁訪問中國期間可能與北京磋商的議題進行了預測,認為普京會向北京推銷RD-180。大陸環球網說,普丁此次訪中帶著若干使命,首先就是向中國推銷俄製先進武器裝備。 稍早,俄羅斯《消息報》透露,中國建議用電子元器件交換俄羅斯火箭發動機。即中國準備與俄羅斯分享生產航天器使用的抗輻射電子元器件技術,以此換取俄液態火箭發動機生產技術。 事實上,考慮中國長征火箭進度,中國需要俄製RD-180。據了解,2015年8月,俄羅斯官方宣布,中國提出了購買俄製RD-180火箭發動機的請求。 RD-180火箭發動機是由位於莫斯科郊區的動力機械科研生產聯合體研製的一款雙燃燒室、雙噴嘴的火箭發動機。該發動機過去曾出口美國,美國藉助它啟動了月球、火星、冥王星和木星探測任務。 美國是俄羅斯RD-180發動機的唯一用戶,由於烏克蘭危機,美對俄實施制裁,俄羅斯停止了向美國供應RD-180火箭發動機。 為何中國需要RD-180發動機,新浪網分析,近年中國先後發射神州試驗飛船和天宮目標飛行器,實施探月工程。重返月球,開發月球資源,建立月球基地已成為世界航太大國的必然趨勢和競爭熱點。中國還計劃於2022年建成大型空間站。 目前中國火箭各種型號比較齊全,自身的能力也不差,如果能得到RD-180這種大推力的火箭發動機,將對中國探索宇宙起到很大的推動作用,尤其是向太空運送大型空間軌道艙。

  • 台版鋼鐵人團隊 MIT火箭上太空

    -創客風潮來了專題之二十「老師常說,未來是年輕人的天下,想像一下,徹頭徹尾的『MIT』火箭上太空,帶著台灣品牌一起飛上天。我們真的相信台灣有能力發展太空產業,而且可以達到頂尖。」這群7、8年級生還以「台版鋼鐵人馬斯克」形容團隊。 「自製火箭最難的部分,就是系統整合,不同領域的人跨界整合,不僅僅只有技術問題,還要克服不同理解方式與不同邏輯的溝通和妥協。我們一旦成功了,就可以把不同產業領域的人都拉進來,讓火箭產業成為台灣產業的領頭羊。」造火箭的8年級生陳庭維這麼說。 一群台灣數所大學、不同科系的學生過去7、8年來,跟著一群瘋狂科學家,從無到有,研發、設計、製造火箭系統,親手做出一枚枚火箭,足跡踏遍全台灣各地,架設發射架,體驗無數次失敗後,成功發射火箭。 這支「MIT(Made in Taiwan)」團隊2012年在交通大學成立「前瞻火箭研究中心」(ARRC),成員包括交大機械系教授吳宗信、陳宗麟、台北科技大學電子工程學系教授林信標、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教授何明字、屏東科技大學車輛工程學系教授胡惠文等人及他們所帶領的學生。 「火箭大叔」的太空夢早在美國讀博士班就已萌芽,回台後共同參與國家太空中心一項計畫,由於大家專業涵蓋火箭結構、火箭構型、航電、感測、通訊、回收、燃燒推進等系統,這次合作竟開啟至今長達8年的跨界合作自製台灣火箭大戲的序幕。 他們所做出長6.35公尺、直徑0.4公尺,重300公斤的「HTTP-3S」探空火箭2014年發射成功,這是台灣學術界至今做出的最大型混合型探空火箭。而且「ARRC研發自製的混合式火箭推進系統,目前在世界的領先群裡。」吳宗信這麼說。 就在締造世界紀錄的同時,研究經費卻也同時斷炊。寧願揹債的火箭大叔「打死不退」,要繼續熱血追夢,啟動群眾募資,目標是今年挑戰可飛行100公里、重達600公斤的大型兩節式探空火箭。 火箭大叔「絕對不放棄」的背後有著對台灣產業藍圖想像及未來極大的期許。 「看到火箭升空的那一刻,可以解放人類對科技的想像,而且火箭科技的研發,未來可以應用在汽車、通訊、無人機等產業,更重要是可以開展不同產業的想像。」林信標說。 吳宗信說,「發射火箭的下一步,想像一下,未來台灣發射低空衛星群的景象。台灣有能在微衛星領域發展自己的利基市場,而且應用面涵蓋環保、農業、國防各方面。」 火箭大叔一心一意要帶著台灣飛向太空,那麼,ARRC團隊的年輕學生呢? 大學或碩士班畢業,面對台積電等高科技產業的百萬年薪,會怎麼抉擇呢?還要繼續留在學校,當個苦哈哈的「火箭黑手」嗎? 「碩士班畢業的時候,因為必須負擔家計,所以要不要繼續留在學校,當研究助理,對比外面的薪水後,說真的,那時候真的超級掙扎。」目前在屏東科大擔任研究助理,也是ARRC元老級學生成員的陳庭維說。 陳庭維說,「這7、8年來,ARRC團隊來來去去的學生很多,多半因為工作或家庭因素。」 「做火箭必須很耐得住孤獨,日以繼夜在實驗室埋頭苦幹」,來自單親家庭的陳庭維說,母親一開始也無法理解,還焦慮台灣沒有航太工作機會,直至火箭成功發射升空後,他把錄影畫面拿給母親看,媽媽才說,「原來真的有在做噢!原來真的會飛上天!」 靠著一股「應該拚更大規模的火箭,而且相信台灣絕對有能力做出世界一流的火箭」的信念,陳庭維選擇留在學校當研究助理,希望與ARRC團隊一起圓夢。 交大博士生魏世昕當年碩士班畢業後,也在極度掙扎後,放棄百萬年薪工作,選擇留在ARRC團隊。他說,「當個只負責維護設備的工程師,成長有限,留在團隊裡,可以一直學習,研發出世界最先進的新設備。」 ARRC團隊的信念就是「相信台灣絕對做得到」,不只火箭從由裡到外,就連發射架、測試基台等,幾乎清一色「MIT」。 陳庭維說,發射架是委託一家小型鐵工廠打造,團隊因經費不足,經常殺價,老闆不僅賠錢做,還參與組裝測試工作,親眼見證火箭發射那一刻的感動。測試基台則是一家小公司工程師一邊看youtube影片,一邊寫軟體,就這麼「從無到有」,自行開發出來。 除了發射自製火箭外,大叔與科技宅男下一步目標還想挑戰研製衛星,讓台灣未來能躋身成為全球有能力發射衛星的領先國家群裡,目前這個領先群有十多個國家。 因此,魏世昕說,「老師常常講『鋼鐵人馬斯克』與ARRC團隊很像,當初馬斯克創辦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也是很不受到許多政府預算支持的航太公司看好。」 馬斯克(Elon Musk)近年在美國被譽為「創新狂人」,他同時也經營特斯拉(Tesla)電動車,當年曾創辦PayPal。由於好萊塢賣座片「鋼鐵人」主角是以他為藍本而創作,他因而被冠上「鋼鐵人」的稱號。 2002年,馬斯克創辦SpaceX時,公司只有14名員工;2008年,SpaceX成為首家發射自家火箭進入太空的私人太空公司。2012年,開始嘗試回收已發射火箭。近年更獲得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的訂單,最快2017年負責送幾名太空人往返國際太空站。 這些顛覆太空產業驚人創新都源於1971年出生的馬斯克從小的太空夢,他從一開始就尋找「充滿熱情、從小就喜歡製造東西的人」,組成SpaceX團隊。 他曾帶領一群20幾歲的工程師,4年間僅耗資3億美元就設計出天龍號太空船,是其他公司計畫造價的1/10至1/30,因為幾乎所有物件都在SpaceX廠房製造。年輕的工程師如今已被磨練到能夠在3天內製造出1台火箭引擎,還被要求精通軟體,挑戰跨學科任務。 無可否認,馬斯克想發展低成本商業火箭與衛星的夢想與ARRC團隊夢想很相近,而且SpaceX善用年輕工程師跨界挑戰以激發創新潛能,也與ARRC團隊大叔帶領年輕學生跨領域合作一模一樣。 「火箭系統的整合,是最困難的,一開始,我們各個學校分頭研製,最後,整個系統就是兜不起來。這很像台灣的產業,很多中小企業非常厲害,但大多單打獨鬥,很難抵擋美日韓企業『打群架』的攻勢。」陳庭維形容ARRC團隊初期跨界整合的難辛。 「一旦我們成功了,就可以把不同產業與領域的人拉進來,不只可以發展台灣自有品牌,擺脫代工窘境,還可以成為台灣產業的火車頭,還可證明台灣有能力達到頂尖。我們就是一個role model(好榜樣),證明可以用我們的方式,改變台灣。」魏世昕和陳庭維都有這種相同的看法。 這支當年被許多人視為「雜牌軍」、「小孩玩大車」的團隊,一次次體驗學習失敗,再從失敗中站起來,然後在火箭成功升空那一刻激動流淚,看著自己親手做、「MIT」的火箭噴射出白煙,飛向蔚藍天空。 火箭升空那一刻,最是激勵人心,去年爆紅的日劇「下町火箭」就曾呈現出最觸動人心的一幕。成功發射的背後更有引領未來產業創新的意涵,例如近年來很夯的燃料電池、3D列印、太陽能板等,其實都可追溯自美國1960年的阿波羅計畫。所以總統蔡英文也曾以「下町火箭」一劇來闡述產業創新的重要性。 「自己動手做」的maker(創客或自造者)運動,被譽為第三波工業革命,各國政府都想藉由這股能量,振興產業。其中,由火箭maker所引領的太空產業創新無疑地將最具前瞻性。 正如ARRC團隊這7、8年來自己動手做,做出許多獨步全球的設計,包括原創內裝電子線路高動態飛行導航電腦系統、原創碳纖維儲氣瓶纏繞技術、減壓系統,以及一整套火箭系統整合等創舉。 台版的「鋼鐵人團隊」由中年熱血追夢的台灣大叔與寧願放棄百萬年薪的新生代宅男們所組成,決定「5年內要進入太空」,要把厲害小公司「兜起來」,帶著台灣品牌一起飛上天,「而且相信台灣絕對做得到」。 台版鋼鐵人團隊勇於追夢,已悄悄引領台灣迎向太空經濟時代。1050617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