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光環舞集的搜尋結果,共14

  • 光環舞集金色年代 竹縣搶先首演

    光環舞集金色年代 竹縣搶先首演

    2017年推出全新舞作《金色年代》的「光環舞集」,為紀念創辦人劉紹爐,特別選擇其故鄉新竹縣作為今年首演地,舞作主題「練油場上的召喚」是現任4位舞者與團長劉紹爐之妻楊宛蓉共同創作,有興趣的民眾,可共同體驗嬰兒油舞蹈帶來的衝擊與火花。 \n \n 楊宛蓉表示,此次演出是繼承嬰兒油創作精神,並且延續劉紹爐在世時的心願,找尋客家精神,融入於舞蹈中。因此,她特地把客家老山歌的旋律用在創作,用聲音動作發展山歌之美,雖然她不是客家人,但身為客家媳婦,仍用心體會學習山歌,在過程中收獲滿滿。 \n \n 《金色年代—練油場上的召喚》,是光環舞集的首次嘗試,共分為囗、自由→←不自由、撞、圓,4個段落獨立又緊密相連,整體創作意象清新質樸,若劉紹爐的「嬰兒油上的現代舞」是「原創點」,這4個舞碼則為「出發」,奔放燦爛,映照出嬰兒油上的現代舞立足經典、展望創新的金色年代。 \n \n 另,光環舞集的駐館工作坊也預計於4月21日至5月20日的每周五、六於實驗劇場辦理,並於5月20日下午2點30分及晚上7點30分各舉辦1場成果展演。 \n \n 此次演出訂於4月8日晚間7點30分在新竹縣文化局演藝廳演出,節目票券即日起於文化局服務台開放索取。 \n \n 而光環舞集第5年度的駐館工作坊也全程免費,活動詳情及報名請上演藝廳官網查詢,或電洽03-5510201轉300。

  • 光環舞集2016舞碼聽舞觀聲 盼讓觀者看見聲音

    光環舞集2016舞碼聽舞觀聲 盼讓觀者看見聲音

    光環舞集2016年的舞碼「聽舞觀聲」,延續2年前過世的創辦人劉紹爐的風格,以嬰兒油作為媒介的創作基底,並邀請3位客座編舞家余承婕、蘇文琪和溫馬克等,用舞蹈演繹聲音,並融入客家山歌元素,沿襲並創新,這支舞蹈將在5月27日於新竹縣文化局演出,有興趣民眾可至文化局服務台免費索票。 \n \n 光環舞集今年邁入31年,團長楊宛蓉表示,今年舞碼要用聲音演繹舞蹈,希望能讓觀者「看見流動的聲音」。較特別的是,荷蘭籍的編舞家溫馬克(Mark van Tongeren)為客家女婿,他擅長泛音,今年也融入客家山歌、泛音等元素,透過舞碼,呈現宏觀的視野。 \n \n 今天多位舞者在新竹縣文化局實驗劇場演出,溫馬克及舞者們利用聲音共鳴,結合以嬰兒油為媒介的舞蹈動作,呈現豐富而多層次的創作,令人動容。 \n \n 文化局長蔡榮光表示,劉紹爐為竹東在地子弟,儘管藝術地位崇高,但也不拘表演場地,也曾在各種舞台演出,關懷並提攜在地的藝術視野。蔡榮光也指,在台灣欣賞現代舞的群眾,仍有待拓展,今年文化局也向文化部爭取,邀請光環舞集作為駐局藝術家,邀請大眾欣賞國際級的演出。 \n \n 光環舞集「聽舞觀聲」將於5月27日晚上7點半,於新竹縣文化局演藝廳演出,表演藝術科長郭秋燕表示,演藝廳座位有1千餘個,為免費入場,歡迎民眾至文化局服務台索票,支持由在地藝術家創辦的舞團,相關資訊可電洽文化局03-551-0201。

  • 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告別式 學生獻舞

    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告別式 學生獻舞

    因為腦瘤過世的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20日舉行追思告別式,現場許多親朋好友前來參加,而他的學生在現場獻上一支舞,用來感念他們親愛的老師。

  • 光環舞集竹縣駐點 注入新藝術之美

    光環舞集竹縣駐點 注入新藝術之美

    成立30年的光環舞集創辦人兼編舞家劉紹爐,5月17日起6月22日將在新竹縣文化局執行演藝團隊駐點計畫,每周末舉辦「愛舞.愛家.愛鄰居」舞道路上你和我—呼吸心跳與旋律節奏的身體聲音之美工作坊,為竹縣注入新的肢體與聲音的藝術之美。 \n \n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近年回到故鄉新竹縣竹東鎮郊的托盤山,建構讓編舞和舞者們可以交流、圓夢的「爐火之地」,並以此為據點與世界的舞蹈藝術接軌。 \n \n而光環更是連續兩年獲文化部與新竹縣文化局選定執行的媒合演藝團隊駐點計畫舞團,而6月22日下午2點30分、晚上7點30分更將於新竹縣文化局實驗劇場舉行工作坊成果展演,喜愛音樂舞蹈、探索身體和心靈潛能的朋友,絕對不能錯過。 \n \n詳情可電洽光環舞集02-28930061或新竹縣政府文化局官網http://www.hchcc.gov.tw/hchcc_active/index.asp?bull_id=71。成果展演免費索票則可至新竹縣文化局服務台索取。

  • 風中舞影 周末舞動竹塹城

    風中舞影 周末舞動竹塹城

     新竹市向文化部爭取經費,規畫以舞蹈為主的「2013風中舞影」系列活動,從12日起到30日將在文化局演藝廳及站前廣場展開14場活動。9日記者會由各舞團表演精采片短暖場造勢,邀各界民眾屆時一同舞動竹塹城。 \n 市府祕書長吳宗錤表示,「風中舞影」是以舞蹈文化為主軸的藝術饗宴,邀新古典舞團、光環舞集、台北首督芭蕾舞團、舞鈴劇場、舞次方舞蹈工坊、紅瓦民族舞蹈團及台灣體育動運大學等7支國內專業舞團演出經典作品,並與新竹在地舞團交流匯演,將有助新竹市舞蹈文化的提升。 \n 文化局長林榮洲說,新竹市有近40個風格多元的立案舞團,育賢國中和民富國小歷史悠久的舞蹈班,更是培育舞蹈種子的搖籃。活動規畫室內場、戶外秀、專題講座、工作坊與舞蹈市集等5大主題14場次,藉此拓展在地舞團創作視野,開發表演藝術欣賞人口。 \n 「風中舞影」有6場次舞作在文化局演藝廳演出,1場戶外演出在站前廣場,由紅瓦民族舞蹈團帶來以歌仔戲為主題的舞劇「戲班人生」,13日「舞蹈市集」將邀現場民眾一起律動。 \n 7場次舞作有2場次索票入票,4場次是售票,文化局為鼓勵民眾走進劇場欣賞,舉辦「持票根‧換文創」回饋活動,詳情可在文化局網站查詢。

  • 嬰兒油上奇想河圳 動感滑溜

    嬰兒油上奇想河圳 動感滑溜

     光環舞集編舞家劉紹爐,以兒時河圳嬉戲記憶為靈感,融入客家元素,推出「嬰兒油上的現代舞」新作《奇想河圳》,舞者在澆滿嬰兒油的滑溜舞台上,以滑動姿態表現激石流水、水中生物悠游,十五日將於龍潭客家文化館演出。 \n 獲國家文藝獎的六十二歲劉紹爐,是新竹竹東客家人,將童年在竹東大圳旁的田野、埤塘嬉戲記憶融入舞作。面對油亮的嬰兒油舞台,舞者於舞台上推、拉、翻、滾、滑,表現萬物的生命力。 \n 「桃園是千埤之鄉,龍潭大池更是很美的大埤塘!」劉紹爐說,舞作融入客家八音等客家元素,傳遞觀眾心中的河圳記憶,有些人認為舞者舞出蝌蚪、青蛙等河中生物形象,但這些是抽象表演,全憑觀眾自行想像,編舞家、舞者、觀眾三者的集體創作,才能激盪出最真、有靈魂的作品。 \n 舞者姚凱蕾說,穿著透膚的舞衣對舞者來說是種心靈突破,更突顯透過肢體,真實呈現舞作的靈魂、精神,是更接近「靈魂與肢體合一的境界」。 \n 桃縣客家事務局長賴俊宏表示,光環舞集舞團是世界聞名表演團體,國家級的表演一定能讓觀眾大飽眼福,是力與美最高的境界,觀眾一人一票索票免費入場,上班日可到客文館索取,詳洽:(○三)四○九六六八二。

  • 劉紹爐奇想河圳 舞出生命體悟

     經過兩年多前的一場大手術,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儘管右半邊身體無力,走路必須勉力維持平衡,卻絕不放棄最愛的舞蹈。八月份他將推出「嬰兒油上的現代舞」系列新作《奇想河圳》,以他兒時遊憩玩耍的河圳為靈感,呈現水中生物、川流的波動,劉紹爐並將親自上陣演出。 \n 「嬰兒油上的現代舞」是劉紹爐一九九二年起發展的舞作系列,特色是全身塗滿嬰兒油的舞者在澆滿嬰兒油的舞台上跳舞。透過油的黏稠滑溜,展現肢體的推、拉、滾、滑、摔的舞姿,是劉紹爐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累計有《奧林匹克》、《油畫》、《草履蟲之歌》、《斷層》、《朝聖者之歌》等多部。 \n 二○○九年年底,劉紹爐因左腦額葉鈣化接受腦部手術與放射線治療,造成語言、記憶與行動不便等後遺症,但他出院後仍堅持進排練場工作,也堅持自己跳舞與編舞,近兩年發展了《身音》與《陂塘》兩部舞作,《奇想河圳》是第三部。 \n 目前,劉紹爐仍須接受一周一次的復健治療。他的妻子楊宛蓉說,「醫生看他這麼堅持跳舞,也認為跳舞對他是好事,是精神意志上的鼓勵。」 \n 過去曾有人評論「嬰兒油上的現代舞」系列發展過度,但每次面對油亮香氣的嬰兒油舞台,劉紹爐仍是一臉滿足陶醉,加上鬼門關走了一遭,今年六十三歲的他不再在意外界的說法。他說:「這是我最喜歡的形式,在裡頭有一種夢境感,像在母親的肚子裡、像在小時候我最愛的河圳旁,身體力量的使用與一般舞台太不一樣。」 \n 《奇想河圳》中,劉紹爐將兒時在河圳裡游泳、在河圳旁發呆觀察的記憶轉化。藉著雙人、三人的舞者合作,以各種肢體的起伏變化,象徵生命循環的體悟。比起過去嬰兒油系列強調的炫技與力量展現,這部作品展現了劉紹爐對於生命的領略,又帶有童趣與溫馨。 \n 《奇想河圳》將於八月三日至五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嬰兒油舞台 光環舞集演陂塘

    嬰兒油舞台 光環舞集演陂塘

     自創「嬰兒油上的現代舞」,曾獲國家文藝獎殊榮的光環舞集舞團,將於十六日晚間,在新莊文化藝術中心演出。舞蹈將重現農村生活中,大人灌溉洗衣,小孩戲水抓魚的「陂塘」,透過肢體律動,讓觀眾進入創新又懷舊的世界。 \n 這次演出舞碼為「二○一一組曲:陂塘」,共分成十一個段落,男舞者穿上丁字褲,女生則是膚色緊身衣,在抹上大量嬰兒油的特製舞台上,透過不斷翻滾、糾纏、掙扎,配合身體舞動,喊出「嗚」、「啊」,初聽似無意義,卻奇妙的表達出舞者的情緒,讓觀眾隨之心情起伏。 \n 創辦人兼編舞者劉紹爐表示,舞碼取材自小時候,月光下閃著波光的陂塘,有熱鬧滾滾,也有孤獨寧靜的時候,透過獨舞與團體舞蹈,加上用嬰兒油降低阻力,來表現陂塘的各種樣貌,「每次看,舞者的動作都不一樣!」 \n 光環舞集將於十六日晚間七時卅分,在新莊文化藝術中心演藝廳演出,採免費索票入場,欲欣賞民眾可於九日上午起,至新北市新莊文化藝術中心索票,送完為止,謝絕七歲以下,或身高未滿一百一十公分幼童入場。詳情可洽(○二)二二七六○一八二轉一○一。

  • 光環舞集苗栗公演

    光環舞集苗栗公演

     舞蹈創作以「嬰兒油現代舞」揚名國際的光環舞集,廿八日將在苗栗演出新作「身音‧body sound」。舞團創辦人劉紹爐說「這是真實的客家舞蹈」,提供苗栗縣民半價購票優惠。 \n 劉紹爐指出,身體能夠自然發出聲音,呼吸會因肢體活動的快慢、強弱,透過聲帶而自然地發聲。他將聲音與動作合一來舞動肢體,由丹田啟動發聲,舞出各種泛音。 \n 新竹縣竹東籍的劉紹爐,除了以獨特引入人聲的編舞手法,營造出身心合一的舞蹈動作,更從沒忘記發揚客家精神文化,他昨天在宣傳記者會中,與數名舞者穿著簑衣,拿著木棍、包袱,一邊跳、一邊唱著熟悉的山歌仔,無需額外配樂,純樸而真實的和聲,就讓人體會早期客家先民遷徙度日,喜愛和平的生活。 \n 劉紹爐說,客家族群向來「有歌沒有舞」,在沒電力年代,傳唱的山歌多從工作中引發靈感,他把年幼時客家農村生活記憶,及客家人正月廿日紀念節日「天穿日」與民族遷徙等故事編入舞蹈作品中,配合舞者天然聲音舞出「身音」。整齣舞碼有七個片段,「是真實的客家舞蹈,能夠看出客家族群生命的歷練和喜怒哀樂」。

  • 新北投71園區化身國際藝術村

     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將北投義方國小舊校區轉型成藝文團體聚點「新北投71園區」,日前掛牌,除了是台北市舊校舍區重生再利用首例,該處也將成為全亞洲舞團密度最高的藝術園區。 \n 台北市文化局副局長陳冠甫表示,為活化閒置校園,同時解決北市藝文團隊排練空間不足的困擾,北市府從民國94年起推動媒合藝文團隊進駐台北市的閒置空間,推動「藝響空間網」政策,讓藝文團隊在台北市有個安穩發展的活動地點。 \n 「新北投71園區」可供12個團體使用,目前已有光環舞集、古名伸舞蹈團、體相舞蹈團等六個團體進駐。這個舞蹈園區是新北投義方國小舊址,經整修後,有新的辦公室、排練場;由於附近有復興高中舞蹈實驗班、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加上緊臨住宅區,屬屋頂挑高較高的建物,初期規畫開放給排練聲響較少的舞蹈團隊使用。 \n 光環舞集創辦人楊宛蓉說,為了經費奔波會導致舞團發展受限。另一位創辦人劉紹爐則表示,「我等這天等太久了,光環舞集成立27年,一共搬了8次家,每個月房租就要5萬元。搬來這裡只要付水電費五千塊,我終於可以大膽跟學生說,畢業後就去申請舞團,為自己的理想打拚!」 \n 台北市文化局長謝小韞則說,政府有必要為藝術團隊找到「家」,第一步就是讓閒置空間再利用。但礙於園區建物老舊,文化局將從公共空間美化、活化再利用著手,讓園區硬體能朝藝術村層級看齊。 \n 對此,曾多次到法國、美國等地駐村的8213舞蹈劇場團長孫梲泰說,國外藝術村外觀設計都有一定的藝術性,目前71園區外觀仍和一般校舍一樣,要複製國外藝術村的模式,還有改善空間。

  • 校舍變排練場 六舞團定居71園區

    校舍變排練場 六舞團定居71園區

     全亞洲舞團密度最高的藝術園區即將出現!北投義方國小舊校舍去年整修成舞蹈排練場,取名「新北投71園區」,昨日舉行掛牌儀式。園區可供十二個團體使用,目前已有光環舞集、古名伸舞蹈團、體相舞蹈團等六個團體進駐。 \n 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表示,「我等這天等太久了,光環舞集成立廿七年,一共搬了八次家,每個月房租就要五萬元。搬來這裡只要付水電費五千塊,我終於可以大膽跟學生說,畢業後就去申請舞團,為自己的理想打拚吧!」 \n 古名伸舞蹈團朱星朗表示,過去舞團一直為房租問題苦惱,舞團先在外「流浪」一年,現在終於等到這個可以安定的地方。 \n 台北市文化局長謝小韞表示,政府有必要為藝術團隊找到「家」,第一步就是讓閒置空間再利用。但礙於園區建物老舊,文化局將從公共空間美化、活化再利用著手,讓園區硬體能朝藝術村層級看齊。 \n 71園區是目前面積最廣的基地,操場還有一棵文化局列管的台灣朴樹,雖然離捷運站有廿分鐘路程,也讓舞者多了一段自我沉澱的哲學步道,體相舞蹈劇場團長李名正鼓勵團員在這段路上思考,拋開喧囂再來排練。 \n 園區外觀仍和一般校舍一樣,曾多次到法國、美國等地駐村的8213舞蹈劇場團長孫梲泰說,國外藝術村外觀設計都有一定的藝術性,71園區的環境規畫不能不及早作準備。 \n 文化局第三科表示,針對藝想空間屋況老舊問題,已提撥修繕專款供各園區申請使用,未來公共空間美化或建物翻新拉皮部分,將徵取藝術團體的意見,以專案方式處理。

  • 顫動之中 蘇文琪舞出巨大能量

    顫動之中 蘇文琪舞出巨大能量

     長年在比利時靛體舞團(Kobalt Works)工作的編舞家暨舞者蘇文琪,以形式特殊的獨舞《迷幻英雌》獲得台新藝術獎的評審團特別獎。這支舞蹈強調「舞者雙腳不動,身體卻沒有停頓」,希望有限度的框架中呈現最大的自由,展現的張力、衝突、斷裂,如同一位女性奮力衝破框架的努力過程,也彷彿她追求舞蹈生涯中的力度一樣強烈。 \n 這些年在國外,蘇文琪開拓了視野,一改過去在台灣的舞蹈方式與創作思維,她也開始調整過去一個人主導的編舞過程,與其他人分享想法。今年六月蘇文琪將在牯嶺街小劇場推出新作《Remove Me》,透過數位媒體與身體互動,探究感官刺激與內在感受的相應。 \n 今年卅三歲的蘇文琪曾是光環舞集舞者,目前她為比利時靛體舞團工作,也同時就讀於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蘇文琪從小就在媽媽開設的韻律教室活動,中學一路唸了舞蹈班,卻在考大學那年成了舞蹈逃兵,改念法文。 \n 「一路接受科班訓練上來,我問自己,舞蹈真的只能那樣了嗎?」另外,蘇文琪最討厭「被期望」。「我小時候父親希望我能上台參加演講比賽、成為領導人物,老師們希望我能考舞蹈科系,這些期望讓我很不舒服,我的作法是放棄!」 \n 於是,蘇文琪到了大學主修法文,大學前三年,完全沒跳舞。但因高中舞蹈老師劉紹爐的關係,蘇文琪不時都會到劉紹爐主持的光環舞集幫忙。一開始只是幫忙貼地板、做雜事,但劉紹爐不時還是會問她要不要繼續練舞。大三下學期,她抱持「再去動一動身體」的心態重拾舞蹈。 \n 一開始她被團內其他優秀舞者的肢體嚴重地打擊自信,她不斷加重自己的練習分量,逐漸成了可以上台演出的舞者。「當時只是想,一邊念法語又一邊跳舞…特別酷啊我!」 \n 蘇文琪在大學畢業後進入光環舞集,參與《草履蟲之歌》、《黑潮》、《斷層》等演出。二○○一年她隨著光環到新加坡巡演時,遇見了比利時靛體舞團總監倫茲(Arco Renz),後來成了她的男友,《迷幻英雌》也是兩人二○○五年的共同創作。 \n 雙腳定住,然而從指尖、手臂到軀體卻不停地顫動,蘇文琪最特殊的地方,在於觀眾可以從她最細微的動作中,哪怕只是指尖的顫抖,也能感受到隨時要爆發出來的能量。 \n 蘇文琪表示,那時兩人剛在一起,她剛開始學著適應比利時的生活。「不熟悉的兩人卻得面對生活與工作的緊密,從權力分配、相信、矛盾到衝突,這作品完整詮釋了彼此想說的話,也如實反映了我這些年的舞者生活。」 \n 她說:「很冷的作品,卻是很自己的、很重要的。」

  • 光環舞集新作 「無言」老莊味兒

    沒有劇情、對白,只有身著白色舞衣的舞者在樂聲中舒展肢體,這是「光環舞集」成立廿六年來的全新力作「無言Silent Dance」,編舞家劉紹爐將芭蕾舞、現代舞、太極串成九段舞蹈,透過身體訴說老莊的「無為哲學」。 \n「無言」本周起將展開全台巡迴演出,十三日晚間七點將在新莊文藝中心演藝廳首演,這也是全台唯一免費入場的場次。 \n光環舞集編舞家劉紹爐曾獲頒國家文藝獎、德國路德維藝術中心表演藝術創新獎,他的作品多以「氣、身、心」為主軸,去年特別邀請音樂家盧炎、李子聲合作編創「無言」。每有新作,劉紹爐總是親自演出,但因去年突生重病,劉紹爐強忍病痛,結束年度最後一場公演後,立刻入院開刀,因此今年觀眾無法在「無言」中看到劉紹爐的精湛舞藝。 \n儘管少了靈魂人物,舞者們仍盡力舞出劉紹爐傳達的意境,長達近二小時演出中,沒有絲毫對白或劇情,甚至白色以外的色彩,只用肢體呈現老莊思想的空無。 \n舞者廖家興說,為了除去牽掛和雜念,所有男舞者入團後便要剃光頭髮,修剪眉毛和鬍鬚;許多舞者也改吃素。

  • 光環舞集25年 劉紹爐舞出無言

    「能讓這個搬過八次家的舞團活到第廿五年,非常不容易,但我始終相信,只要一直跳,就會出現東西!」今年六十歲的光環舞集創辦人劉紹爐,以新作《無言2009》證實他的信念,透過身體旋轉、肢體舞動的交叉運行,搭配快慢節奏的交錯,展現出太極的意象。 \n劉紹爐眼中的舞蹈,無關形式、無關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它就是身體,是很單純的讓舞動的肢體融合呼吸與意念,表現身體最簡單、自然的姿態。」 \n劉紹爐讓平日接受太極導引與武術訓練的舞者展現安靜、放鬆與冷靜,所有動作,都隨著現場伴奏的鋼琴與大提琴起伏、踩踏和轉扭身軀。他笑說:「你不覺得這樣安靜的舞很不一樣嗎?身體就是要先放鬆再跳舞。」 \n《無言2009》由九段舞蹈串連,沒有故事背景烘托、也沒有炫麗的布景燈光,透過純粹的舞蹈讓觀眾以眼睛看見旋律,同時讓身體與音樂統合為一體。其中,劉紹爐選用已逝作曲家盧炎的《歌》與《鋼琴前奏曲》,特地選在盧炎逝世周年當日舉行首演。 \n創團廿五年以來,經歷水災、租金調漲等因素,光環舞集前後搬了八次家,今年,預計搬入第九個家。談及舞團經營的坎坷,劉紹爐苦笑:「希望未來不要再搬了,年紀大了,快搬不動囉。」《無言2009》即日起一連四天,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