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光生的搜尋結果,共02

  • 上海星雲文教館於12/21-22【塵盡光生】禪文化特展 舉辦【禪食的文學意境】活動

    上海星雲文教館於12/21-22【塵盡光生】禪文化特展 舉辦【禪食的文學意境】活動

    濛濛冬雨,塵盡光生 \n 「一微塵中入三昧,成就一切微塵定,而彼微塵亦不增,於一普現難思剎。」 - 華嚴經 \n 大地蒼茫,烏雲渾沌,攸來攸往,佇足回影。北風南下,滌境離塵,天青微露,顏色將來,偶然與巧合蟄伏,天地寂而無言。 \n塵盡光生特展,六塵對六識,創作恰如生命之影,與現實沿路撕殺。 \n楊鍵筆下的墨,欲言又止。時如夜曲,又似行雲,那是強烈自我執念的真誠,是濃得化不開的現實與理想。墨的濃淡,縫合了日常與精神的拉鋸,時戰時休,而心就在這絕對與坦然的縫隙,找到安頓的所在。 \n缽-楊鍵 \n一雙芒鞋,一隻陶缽,既凝重如山,又柔緩如絮,返虛入渾。留白、濃淡、乾濕、暈染,瀰漫的水氣是它的氣息,如山雨迷濛自成韻律,在通透與堆積間反復對話,離地三尺浮沉,是詩意,也是現實。 \n僧問云門禪師:「如何是塵塵三昧?」雲門曰:「缽裡飯,桶里水。」平常心是道,遠近高低各不同。 \n器之於何來香而言,是將傳統的文人自然觀轉換為回歸內心的旅行。用半透明的流動書寫,刻劃時間,充滿張力的出口,躍然出人與天地的寬闊之所,恰似冬夜拂過臉龐的風,難以言說。 \n汝窯 \n緇黑的陶缽,是火與土的愛戀,那妝容層層畳畳,脫落的殘酷與自在,萬像在旁。塵盡光生,非理性的生活和躁動,著實帶來內心真切的安靜,雨過天青之色是天空的微笑,眾生平等,那千古的跿音真真切切,自然中見恬淡,極簡見真章。 \n漆,是一道來自遠古的光,照亮娑婆世界的微塵,自顧自的在幽暗中隱隱生輝,等待時間 , 等待一個人。 \n漆-梁峰 \n漆對梁峰而言,是生命。八千年的迴盪,不管漆的面貌如何改變,那如舊識般的溫暖,讓每一次初見,都是久別重逢,總要隨之而去。 \n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漆的美,由內而外,自帶光華,無念也無想。 \n浮世如塵,心安塵定,光自生。 \n

  • 蔡導一句吃菜 李康生啃光生高麗菜

    蔡導一句吃菜 李康生啃光生高麗菜

     李康生從1992年《青少年哪吒》起,成為蔡明亮(蔡導)每一部電影的男主角與創作繆思。曾在《天邊一朵雲》中與西瓜演情慾戲的他,這次在新片《郊遊》挑戰生吃高麗菜,10分鐘長鏡頭一次OK。他接受《鳳凰網》專訪時說:「那場戲劇本只有『小康吃高麗菜』幾個字,我也不知高麗菜算是我的妻子還是什麼,就把它當作一個生命,把感情放進去共同完成這場戲。」 \n 他多年來已習慣被蔡導拍攝吃喝拉撒睡,但他拿到高麗菜時嚇到了,因那顆菜是他兒女的玩具,上面都是用口紅畫的眼睛、鼻子、嘴巴,而且他沒吃過生的高麗菜,就邊演邊想要怎麼把它吃掉,把它當成是拋棄了父子3人的老婆。另一場他吃雞腿便當的戲,蔡導叫他先不要吃飯,那場戲就是他的午餐,結果一次完成。 \n 拍戲水喝到吐 \n 他在片中小便,他說當時攝影機很遠,他上廁所的地方有草叢,心想應該拍不清楚,只能看到水柱,後來才知道露點。蔡導要求真實,他那天喝水喝到吐,吐的時候發現有尿意,劇組剛好有技術問題,他只好小便後又喝水,再等尿意。 \n 片尾一次完成 \n 他與蔡導默契深厚,蔡導劇本常只有幾個字,既不說戲也不排練,攝影機開了就讓他自由發揮。片尾他與陳湘琪佇立無語看畫,其實他站在背後看不到她的表演,不知道她在流淚,兩人沒排練就完成奇妙默契:「其實滿微妙的,因為那場戲也是導演的指令,就是要我們看畫而已,我就這樣子拍了,差不多也是一次OK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