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克里米亞的搜尋結果,共935

  • 俄羅斯「提醒」義大利軍艦別闖克里米亞領海

    俄羅斯「提醒」義大利軍艦別闖克里米亞領海

    俄羅斯國營媒體塔斯社(Tass)報導,俄羅斯黑海艦隊正密切關注進入黑海的義大利海軍「維吉尼歐-法桑號」( ITS Virginio Fasan F 591)飛彈巡防艦,警告他們不可闖入領海。先前,英國皇家海軍防衛者號(HMS Defenser)進入克里米亞領海區域,被俄國驅離,據說在驅逐過程中,還發射了實彈,子彈與炸彈都有。

  • 英機密文件驚現巴士站 俄諷誰還需駭客

    英機密文件驚現巴士站 俄諷誰還需駭客

     英國驅逐艦「捍衛者號」(HMS Defender)23日駛經黑海克里米亞海岸附近水域,遭俄羅斯黑海艦隊進行射擊警告,英方則稱當時軍艦正按國際法駛進烏克蘭海域,雙方因此引發一場口水戰。但英媒27日報導,英國有民眾在巴士站撿獲一份國防部機密文件,內容顯示捍衛者號該次航行係有備而來。對此,俄方則指責英國掩蓋其挑釁行為,並嘲諷在巴士站也會出現機密文件,「誰還需要俄國駭客?」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說,22日早上,有民眾在肯特郡一處公車站發現一批文件,知道其內容敏感便交給BBC。這批近50頁文件包括電郵及投影片,本屬於一名英國國防部高官,內容則是一些有關捍衛者號和英軍部署的機密。  文件顯示,捍衛者號23日通過現由俄羅斯控制的克里米亞水域前,已預期俄方可能會以激烈行動回應。此外它亦載有關於美國及北約自阿富汗撤軍後,英軍可能繼續留駐的計畫。  據BBC披露,文件中顯示英國防部準備了兩條航行路線,其中一條路線是從烏克蘭敖得薩港直接航向喬治亞巴統港,途中接近克里米亞西南端航道。英國防部形容此路線可「提供英國與烏克蘭政府接觸的機會…宣示英國承認該地區屬於烏克蘭領海」。國防部並設想了俄方可能作出的3種反應,由「安全而專業」到「既不安全又不專業」。  英國防機密文件驚現巴士站,意外揭露捍衛者號該次航行係有備而來,對此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在Telegram上嘲諷說,英國「007情報員已今非昔比了」,指責英方試圖用謊言掩蓋其挑釁行為。她還稱,在巴士站也會出現機密的文件,「誰還需要俄國駭客?」  28日,由美國和烏克蘭主導的「海上微風」聯合軍演又在黑海海域登場,將持續至7月10日。根據計畫,這將是該年度軍演20年來規模最大一次,約3000官兵參加,其中一半為烏克蘭軍人。參與國家則達32個,包括北約成員國的海軍艦機。莫斯科方面批評,北約軍隊在自家門前舉行軍演無疑是一種挑釁行為,並敦促美方放棄軍演計畫。

  • 不顧俄國抗議 烏克蘭與美國展開黑海軍演

    不顧俄國抗議 烏克蘭與美國展開黑海軍演

    不顧俄羅斯要求取消演習,烏克蘭與美國等30多個國家今天將在黑海(Black Sea)與烏克蘭南部,展開「海風-2021」(Sea Breeze 2021)軍演。 這次軍演時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與莫斯科的關係更趨緊張。 俄國上週表示,為了把一艘英國戰艦驅離克里米亞半島(Crimea)附近的黑海海域,俄方曾射擊警告,並在航道上投彈。但英國駁斥俄方對於這起事件的說法。 俄國2014年兼併克里米亞半島,並宣稱當地是俄國領土,但國際普遍認為克里米亞屬於烏克蘭。 俄羅斯駐華府大使館上週要求取消這次軍演。俄國國防部還說,如有必要會採取行動,以保護自身國安。 海風-2021演習將持續2週,北約及盟邦將派出大約5000名軍事人員、大約30艘艦艇和40架軍機參與。美國飛彈驅逐艦羅斯號(USS Ross)和陸戰隊都將投入演習。 烏克蘭方面則表示,演習主要目標為吸取跨國維和與維安行動的合作經驗。 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半島,並支持烏克蘭東部的分離主義叛軍,讓烏俄關係大為惡化。 今年俄國在靠近烏克蘭的邊境陳兵,令緊張局勢再度升溫。目前一些俄國軍隊和裝備還留在邊境。

  • 俄軍在黑海對英國軍艦開火警告 冷戰結束後首次

    俄軍在黑海對英國軍艦開火警告 冷戰結束後首次

    星期三,俄羅斯軍方對1艘接近克里米亞半島海域的英國軍艦鳴槍示警,戰機對它投放炸彈,迫使軍艦遠離克里米亞,這是冷戰結束以來,俄羅斯首次對北約成員國發射武器。反映俄羅斯與西歐的關係更為緊張,軍事衝突的風險越來越大。 俄羅斯國防部表示,由於英國飛彈驅逐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無視俄羅斯在無線電的「侵入領海通知」,因此俄羅斯軍艦對其鳴槍示警。隨後1架俄羅斯Su-24戰鬥轟炸機也在軍艦前方投下4枚炸彈,逼迫改變航向。據俄國官方說,幾分鐘後,這艘英國軍艦離開了俄羅斯水域。 隨後,俄羅斯國防部再發表聲明,表示已召見駐莫斯科的英國武官,以抗議英國驅逐艦在黑海的行動。 對此,英國國防部表示已得知這些報導,但沒有發表評論,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防衛者號是「 45 型」驅逐艦(Type 45),是英國海軍目前防空性能最好、戰力最完整的防空艦,原先的角色是英國航艦打擊群的守護者。然而,本月早些時候,該艦暫時脫離編隊,在黑海執行一系列任務。 俄羅斯於 2014 年吞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這一舉動並未得到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認可,因此北約軍艦三不五時會進入黑海,其中以美國神盾艦(伯克級與提康德羅加級)的次數最多。俄羅斯經常對北約軍艦在克里米亞附近的訪問感到惱火,不過很少會對其開火。 黑海邊有好幾個北約成員國,包括土耳其、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但美國、英國和其他北約盟國的軍艦也越來越頻繁地造訪,以表示對烏克蘭的支持。 就在事件發生前的星期三,俄羅斯參謀總長瓦列寧·格拉西莫夫將軍(Valery Gerasimov)嚴厲批評北約軍艦總是故意巡游在俄羅斯水域附近。 他說:「美國及其盟友的軍艦舉動顯然具有挑釁性。」 他舉例,英國驅逐艦「猛龍號」(D35HMS Dragon同為45型)於去年10月侵入克里米亞附近俄羅斯海域,而美國伯克級驅逐艦「馬侃號」(DDG-56 USS John McCain) 在去年11月在日本海侵犯俄羅斯邊境。

  • 台灣正陷入克里米亞難題?

    台灣正陷入克里米亞難題?

     中國大陸是美國總統拜登8天歐洲之行的「不在場的在場」者。北京沒有出席任何一場會議,但每場會議都無一例外地圍繞中國議題展開。  《新大西洋憲章》是英美穿新鞋走老路,以意識形態價值觀做為畫分敵我的歐洲之行開場。拜登隨即在布魯塞爾向歐盟、北約及七大工業國集團(G7)吹響了集結號,一場「美國聯盟vs.中國大陸」 的「合縱戰略」正式形成。最後美俄領導人在日內瓦的戰略對話,也是美國希望俄羅斯少挺北京,以方便美國全力遏制北京的戰略企圖。  在美國的要求下,北約第一次把矛頭對準了北京。在北約的《布魯塞爾峰會公報》中,中國大陸被定位為「系統性威脅」。  冷戰後,北約只有1990年代在鄰近的南斯拉夫內戰、科索沃獨立中表現突出。後來在阿富汗、利比亞、伊拉克等中東衝突地區,北約也只不過是扮演諮詢或協同美軍的角色而已。更使北約挫折的是,2014年俄羅斯拿下克里米亞時,包括美國在內的北約也只能動口而不敢回手。這樣的北約真的能遏制遠在亞洲,且日益強大的北京嗎?  北約配合美國演出的真正收穫,應是拜登應允不再從德國移出駐軍,不再要求北約國家提高分攤軍費,並主動願意提高共同預算的聯合資源。  G7表示要打造一個「重建美好世界」,但在德法等國的要求下,在聲明中也沒有明說這是對付北京「一帶一路」的方案。這個全球基建方案牽涉的是天文數字,財源如何籌措,哪些開發中國家應優先?歐洲傾向非洲優先,美國希望拉美與亞太優先,日本則希望印太優先。看來要落實這個方案,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美俄領導人的戰略對話,是否能符合美國抗中之意暫且不談,但是處於戰略前沿的烏克蘭應該已開始哭泣。這就是國際政治的無情,小國隨時有可能被出賣。  這次最故意給北京難堪的是,在G7與美國、歐盟的對話中,表達出西方國家對新疆與西藏人權、香港的自治與民主、台海和平、東海與南海應受國際海洋法規範的關切,歐盟希望建立一個「民主、和平、安全的世界」。  抗中立場鮮明的蔡英文政府自然是期待以美國為首的反中大聯盟成型,對西方國家公開聲明支持台海和平,也給予鼓掌歡迎。但從國際戰略的大格局來看,西方以意識形態或價值觀來圍堵中國大陸時,對處於戰略前沿的台灣,是好事嗎?  俄羅斯當年不惜進兵拿下克里米亞,為的就是不容許北約與歐盟進逼俄羅斯;中國歷史上,秦國以函谷關做為對抗六強合縱的最後防線與東出爭霸的前進基地。對於北京而言,新疆西藏的人權批評不足畏,香港早已不是問題,在南海與東海的衝突也不會傷筋動骨,只有台灣,會是北京絕對不可能退或讓的函谷關,也是在必要時用以立威的克里米亞。  西方遏制中國的聯盟愈趨形成,台灣的危機反而愈大,被出賣的可能性也愈高,這是弱勢依附強權的風險,台灣正陷入「克里米亞難題」的困境中。(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 時論廣場》台灣正陷入克里米亞難題?(張亞中)

    時論廣場》台灣正陷入克里米亞難題?(張亞中)

    中國大陸是美國總統拜登8天歐洲之行的「不在場的在場」者。北京沒有出席任何一場會議,但每場會議都無一例外地圍繞中國議題展開。  《新大西洋憲章》是英美穿新鞋走老路,以意識形態價值觀做為畫分敵我的歐洲之行開場。拜登隨即在布魯塞爾向歐盟、北約及七大工業國集團(G7)吹響了集結號,一場「美國聯盟vs.中國大陸」 的「合縱戰略」正式形成。最後美俄領導人在日內瓦的戰略對話,也是美國希望俄羅斯少挺北京,以方便美國全力遏制北京的戰略企圖。  在美國的要求下,北約第一次把矛頭對準了北京。在北約的《布魯塞爾峰會公報》中,中國大陸被定位為「系統性威脅」。公報稱:「中國的發展對北約各國及其國民帶來了多方面的威脅,及來自自信且專制的政權的系統性威脅,以及日益增長的安全挑戰」。  冷戰後,北約只有1990年代在鄰近的南斯拉夫內戰、科索沃獨立中表現突出。後來在阿富汗、利比亞、伊拉克等中東衝突地區,北約也只不過是扮演諮詢或協同美軍的角色而已。更使北約挫折的是,2014年俄羅斯拿下克里米亞時,包括美國在內的北約也只能動口而不敢回手。這樣的北約真的能遏制遠在亞洲,且日益強大的北京嗎?  北約配合美國演出的真正收穫,應是拜登應允不再從德國移出駐軍,不再要求北約國家提高分攤軍費,並主動願意提高共同預算的聯合資源。  G7表示要打造一個「重建美好世界」,但在德法等國的要求下,在聲明中也沒有明說這是對付北京「一帶一路」的方案。這個全球基建方案牽涉的是天文數字,財源如何籌措,哪些開發中國家應優先?歐洲傾向非洲優先,美國希望拉美與亞太優先,日本則希望印太優先。看來要落實這個方案,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美俄領導人的戰略對話,是否能符合美國抗中之意暫且不談,但是處於戰略前沿的烏克蘭應該已開始哭泣。這就是國際政治的無情,小國隨時有可能被出賣。  這次最故意給北京難堪的是,在G7與美國、歐盟的對話中,表達出西方國家對新疆與西藏人權、香港的自治與民主、台海和平、東海與南海應受國際海洋法規範的關切,歐盟希望建立一個「民主、和平、安全的世界」。  抗中立場鮮明的蔡英文政府自然是期待以美國為首的反中大聯盟成型,對西方國家公開聲明支持台海和平,也給予鼓掌歡迎。但從國際戰略的大格局來看,西方以意識形態或價值觀來圍堵中國大陸時,對處於戰略前沿的台灣,是好事嗎?  俄羅斯當年不惜進兵拿下克里米亞,為的就是不容許北約與歐盟進逼俄羅斯;中國歷史上,秦國以函谷關做為對抗六強合縱的最後防線與東出爭霸的前進基地。對於北京而言,新疆西藏的人權批評不足畏,香港早已不是問題,在南海與東海的衝突也不會傷筋動骨,只有台灣,會是北京絕對不可能退或讓的函谷關,也是在必要時用以立威的克里米亞。  西方遏制中國的聯盟愈趨形成,台灣的危機反而愈大,被出賣的可能性也愈高,這是弱勢依附強權的風險,台灣正陷入「克里米亞難題」的困境中。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 烏克蘭球衣浮現遭俄併吞領土 莫斯科抗議

    烏克蘭球衣浮現遭俄併吞領土 莫斯科抗議

    烏克蘭今天激怒俄羅斯,因為烏克蘭足球協會公布的2020年歐洲國家盃(Euro 2020)隊服,上面有遭到俄羅斯併吞的克里米亞輪廓及廣為流傳的的民族主義口號。 因為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而延後的2020 年歐洲國家盃,將在6月11日到7月11日在包括俄羅斯聖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在內的11個城市舉行。俄羅斯第2大城聖彼得堡將主辦7場比賽,包括一場8強賽事。 烏克蘭足球協會主席帕維爾科(Andriy Pavelko)在臉書上發表聲明表示,烏克蘭選手將穿著「特別制服」,並且張貼以烏克蘭國旗藍黃兩色為主的球衣照片。 球衣的特色是烏克蘭的輪廓,包括被俄羅斯吞併的克里米亞和遭到分離主義者控制的頓內茨(Donetsk)、盧甘斯克(Lugansk)地區,以及「榮耀歸於烏克蘭!榮耀歸於英雄!」的字樣。 帕維爾科說:「我們相信烏克蘭的輪廓將給予球員力量,因為他們將為整個烏克蘭而戰。」 「榮耀歸於烏克蘭」是愛國口號,後來變成烏克蘭抗議人士的集會口號,抗議人士在2014年起義中罷黜俄羅斯支持的領導人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 俄羅斯譴責這次起義是非法的,並引發兩國關係的危機。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並支持烏克蘭東部講俄語的叛亂分子。自2014年以來,這場衝突已經奪走1萬3000多條生命。

  • 國戰會論壇》台灣離島為何被爆「克里米亞化」?(蕭衡鍾)

    國戰會論壇》台灣離島為何被爆「克里米亞化」?(蕭衡鍾)

    連日以來台灣疫情發燒,連江縣(馬祖)和澎湖縣更是出現了確診案例,基於離島醫療能量不足,台灣本島五個機場和各港口往離島未展開全面快篩前,讓金門、馬祖、澎湖等三個離島打算進行自主防疫,公告所有入境旅客都要在當地機場接受肺炎病毒抗原快篩以確保當地民眾安全,並表示這是離島三縣經過溝通後達成的共識。 其中像是金門縣便公告,即日起抵達金門尚義機場的民眾將全面進行快篩,違者將處至少新台幣3000元罰款,澎湖縣則是公告若旅客拒絕在澎湖馬公機場接受快篩,將會統一強制送往隔離檢疫14天。對此,這些作法雖然受到當地多數民眾贊同,但卻遭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以違法為由撤銷公告。 離島三縣強制快篩的主客觀爭議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稱,值此疫情嚴峻時刻,對台灣內部跨縣市移動採取人員進出管制措施,或要求民眾強制篩檢等程序,均屬全台灣必要有一致性的重要政策,如此有違陳時中再三強調地方要與其「標準一致、說法一致、腳步一致」的防疫原則,為了避免造成地方縣市各自為政下,民眾容易產生混亂並影響整體防疫,所以不得不撤銷這些違法公告。 金門、馬祖、澎湖等三個離島縣會有如此打算,其實並不是刻意要與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唱反調」,而是基於保土安民、以當地為主的地方父母官職責所在,這意思其實就是以「對當地民眾最有利」的基礎來做出發的,並不是為了「唱反調」而「唱反調」。 這在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也有出現過類似意義的橋段,還姓為蕭峯的喬峯,貴為大遼主掌對大宋政軍行動的「南院大王」,為了避免自己所屬軍民的傷亡以及邊境生靈塗炭,便公然與其結義兄弟大遼皇帝耶律洪基「唱反調」,不只回絕了帶兵攻宋加官晉爵的機會,還逼著耶律洪基許下了終生永不攻宋的誓言,最後被迫自盡以成全與耶律洪基的君臣之義、兄弟之誼。 喬峯此舉,目的為的就是在於保土安民,這跟台灣現在離島三縣為了保障當地民眾安全,而跟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唱反調」、要求所有入境旅客都要在當地機場接受抗原快篩的出發點是一樣的,那就是「以民為本」,正所謂「人不親、土親」。 筆者本身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澎湖人,儘管已經在台灣本島生活了20多年,但仍保有澎湖縣的戶籍,可以理解離島三縣強制快篩做法的主觀迫切性,畢竟以澎湖為例,肺炎病毒就是從台灣本島傳染過去的,在台灣本島疫情已然將近全面失控的客觀情況下,疫情倘若在澎湖擴散開來,那麼恐將導致澎湖當地居民無路可退。 稱離島「克里米亞化」是以認同問題轉移焦點 在瞭解了離島三縣會想要採取入境旅客全面強制快篩的主觀與客觀因素後,按理來說在疫情嚴峻當下,應該是以如何落實與防堵破口為要務,但是近日卻因台灣離島三縣要爭取疫情自主權的爭議,而出現了離島是否會朝向「克里米亞化」的討論。 金門是福建外海的一個群島,距離台灣本島超過200公里,但是距離中國大陸福建省轄下的廈門最近僅約2公里,而比金門更北邊的馬祖也是群島,屬於連江縣,位於台灣海峽正北方,面臨閩江口及連江口,距大陸最近點約9.5公里而已。 金門與馬祖兩地由於地理位置與自然條件因素,和台灣距離遙遠、而跟大陸只有一水之隔,民生物資如果都由台灣運補,所耗時間及能源成本均高,由大陸來提供各項需求對於金門與馬祖的民生便利性幫助是全面性的,包括食、衣、住、行、育、樂在內,甚至是醫療服務等。 如果兩岸之間想要和平穩定又要有所交流,當然不能阻止離島三縣與大陸交流,因此金門、馬祖、澎湖等三個離島便共同倡議了「離島區域合作平台」,建議讓離島三縣成為自由貿易區先試行,還有讓大陸觀光客「免簽證」通關,加強雙方的交流,讓三個離島能實質受益。 因此在2001年台灣政府開始開放金門、馬祖與大陸通郵、通商、通航的「小三通」,以及2008年擴大實施「小三通」政策後,大陸方面更於2019年開始積極力推加強福建與金門、馬祖的「小四通」,包含有通水、通電、通氣、通橋等四項在內。另外,澎湖至今仍有缺水之苦,特別在旅遊旺季時,水庫與海水淡化廠的效能還是趕不上需求,但大幅興建海淡廠的成本效益卻又無法平衡。 近日在離島三縣要求入境旅客全面強制快篩的爭議下,出現了一份由台灣陸委會在2020年委託金門大學所提出的政策研究報告,以大陸推動金馬「小四通」相關措施對台灣的影響與因應建議為主題,當中提到通水、通電、通氣等屬於民生議題,但是在通橋部分由於涉及到兩岸政治融合的意涵,因此該份報告建議必須考量「國安」問題與島嶼的承載力,非經慎重考量與評估不可貿然實施。 該政策研究報告指出,儘管台灣外島與大陸地理位置接近、兩岸三通與金馬「小四通」如此密切,讓金馬基層與社會經濟結構受到大陸不少影響,但仍然認為金馬民眾的政治認同並未向大陸傾斜,同時主張雖然金馬兩地出現類似「脫烏入俄」的「克里米亞化」機率並不高,但是在「文化克里米亞化」的問題上確實需要長期關注。 然而,事實上台灣與大陸各項交流如此密切,包含筆者在內、許多台灣民眾都有在大陸求學、生活、就業、創業的經歷,以歷史文化、社會經濟與生活方式作為自我認同的反思來看,不只金馬民眾遊移與疏隔在兩岸之間「民族」和「國家」的認同矛盾裡面,也是目前台、澎、金、馬人民彼此在「國家認同」上存在爭議、又存有矛盾的源頭。 因為就文化與認同而言,不只是金門、馬祖,台灣絕大多數所謂的「漢人」,其先祖都是從大陸移居到台灣的,從血統、生活、語言、宗教、風俗等客觀要素來看都是中華民族與中華文化的一份子,單就文化層面本身便具有相當的共同性,因此其實並沒有什麼金馬「文化克里米亞化」的問題。 至於在認同層面上,則還是不脫台灣社會內部「我是台灣人」、「我是中國人」的老問題,這種主觀的自我認同包含有民族(nation)、民族歸屬(nationality)、民族主義(nationalism)、還有國族意識形態政治意義下的國家(state)等不同面向在內。這個時候爆出離島「克里米亞化」的問題與報告,目的就是以兩岸政治認同的老問題,來轉移台灣防疫治理上的民怨焦點。 (作者為國立聯合大學助理教授、國立台東專科學校助理教授,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俄極限施壓 衛星照顯示重兵在克里米亞非烏東

    俄極限施壓 衛星照顯示重兵在克里米亞非烏東

    商用衛星攝得影像顯示,俄羅斯已將戰機調往克里米亞與鄰近烏克蘭的基地,集結兵力規模超越以往所觀察,逐步強化對烏克蘭政治恫嚇與軍事介入的能力。 「華爾街日報」取得4月16日的照片顯示,蘇愷-30 (Su-30)戰機於克里米亞一處空軍基地延跑道列隊,這批戰機3月底時還沒出現當地。其他出現於克里米亞的俄軍單位還包括空降部隊、摩托化步兵、裝甲部隊、攻擊直升機、噴煙器、無人偵察機、戰場阻絕設備、野戰醫院等。 一些現、前任官員表示,從當地部署情況與派駐蘇愷-34(Su-34)、蘇愷-30(Su-30)、蘇愷-27(Su-27 )、蘇愷-25(Su-25)、蘇愷24(Su-24)等多型戰機來看,莫斯科已加強籌碼壓迫烏克蘭。 俄國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時的北約歐洲盟軍最高統帥、美國空軍退役將領布里德羅佛(Philip Breedlove )說:「他們已部署相對稱的各種空中武力,可供奪取戰場空優與直接支援地面部隊之用。」 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勃恩斯(William Burns)上週在國會也提出類似評估,稱俄國的部署應是意圖脅迫烏克蘭政府,並向美國拜登政府釋出信號。 美方官員表示,拜登政府已在準備選項,包括致命與非致命手段等軍援烏克蘭,以因應俄軍攻擊。選項包括援助反戰車、反艦與防空系統,不過相關方案還沒提交給拜登決定,美方也考慮對俄國祭出更多經濟制裁。 美方官員估計,目前陳兵克里米亞與烏克蘭附近的俄軍已多達8萬人,約為4週前的近兩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則估計俄軍有10萬之譜,比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時部署的部隊還多,也遠高於目前陳兵烏克蘭東部的規模。 跑遍烏克蘭軍事前線的美國智庫「波多馬克基金會」(Potomac Foundation)主席卡伯(Philip Karber)說:「這不是在秀肌肉,而是在做發起重大攻勢的準備。我不是在預言俄軍將發動攻擊,但兩週內(攻擊)就可成為俄國斟酌選項。」

  • 烏克蘭的弱國命運

    烏克蘭的弱國命運

     俄羅斯陳兵烏克蘭東部邊界,明斯克停火協議未見和平曙光,烏東戰火一觸即發,烏東就在戰爭與和平之間拉扯,烏克蘭依舊糾葛在「脫俄入歐」或「脫歐入俄」的矛盾。  烏東地區籠罩在戰爭迷霧中,絕非是孤立的事件,而是俄烏之間地緣政治上的矛盾,以及俄羅斯領土擴張戰略的一部分。普丁圖謀控制烏克蘭的野心,以影武者的角色介入烏東。普丁意圖染指烏克蘭除了地緣經濟利益外,最重要的是通過具體行動,實踐杜金的俄羅斯「歐亞主義」,將所有俄語地區以至前蘇聯領土,重新併入俄羅斯聯邦,藉以抗衡美國霸權與北約東擴。  面對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半島,西方國家制裁方案各有政治盤算,基輔當局又無力抗衡,俄羅斯與歐美的地緣政治角力已先勝一籌。普丁放話循克里米亞分離主義運動先例,保護烏東俄語區,勢將在烏東地區重演克里米亞的劇本。以保護俄裔之名出兵,將烏克蘭澤倫斯基政府的勢力,局限在第聶伯河以西,造成烏克蘭分裂的事實。美國雖有調派艦艇進入黑海,但仍對普丁投鼠忌器,貿然回擊俄羅斯解放烏東的軍事行動,恐再點燃歐洲戰火。  莫斯科繼兼併克里米亞後,轉而虎視同屬俄語區的盧甘斯克、蘇梅、頓內次克、奧德薩、哈爾科夫等州。俄羅斯重兵壓境,屯兵烏克蘭邊界,東部城鎮的俄裔在克里米亞公投鼓舞下起而效尤,主張公投脫烏,擺脫基輔中央政府,甚至演變成暴動,成為普丁揮軍侵烏的藉口。頓內次克等城市的占領行動只是前奏,接下來俄語人口多數的城市,都有可能如法炮製。  俄羅斯支援烏東叛軍攻擊馬里烏坡,則有更深層的戰略考量。莫斯科要防衛克里米亞,就必須利用口袋戰術,藉由叛軍的攻擊力道與基輔當局周旋。莫斯科已做好隨時發動全面攻擊,進占烏東地區的準備。除非美國和歐洲盟國採取更果斷的軍事行動,否則,頓內次克與盧甘斯克將漸次依循克里米亞模式脫離烏克蘭。  普丁對烏克蘭的短程目標採取兩手策略模式,一方面要求雙方協議停火,卻又支持分離主義運動反亂,以確保能完全控制頓內次克、盧甘斯克兩個省;中程目標則是經由扎波羅熱和赫爾松省,控制頓、盧兩省的哈爾科夫,建立連通馬里烏波爾到克里米亞半島的「大陸橋」;長程目標則指向莫爾達瓦,通過奧德薩挺進到德涅斯特,最終建立「新俄羅斯」。一旦達成這3個目標,烏克蘭只剩下重返俄羅斯聯邦政治版圖的選項。  普丁的野心未減,持續增兵烏東邊界、烏東分離主義武裝力量搧風點火、烏克蘭未納入北約集體安全機制、以及美國軍力鞭長莫及,烏東戰火紛飛下,烏克蘭國土難以完整。烏克蘭的戰爭與和平,以及弱國的命運取決於大國政治角力的戲碼不斷在歷史重演。(作者為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 情勢趨緩?俄羅斯下令自烏俄邊境撤軍

    情勢趨緩?俄羅斯下令自烏俄邊境撤軍

     視察完在俄羅斯與烏克蘭南部邊境演習的俄軍後,俄國國防部長蕭依古(Sergei Shoigu)22日宣布,當地俄軍將在5月1日前返回基地,但仍會隨時對北約的「歐洲捍衛者21」(Defender Europe 21)大型實兵演習保持警戒。  俄國國防部發布聲明,稱蕭依古認為先前演習的目的已達成,成功對外證明俄軍「能夠提供可靠的防禦能力」,對該國邊境發生的任何事態做出「適當的反應」,因此下令部隊返回永久駐地。但蕭依古強調,俄軍仍會持續監控北約「歐洲捍衛者21」大型演習,以便應對任何「負面」發展。  不過「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指出,俄國國防部聲明僅提及烏俄南部邊境、靠近黑海一帶的俄軍,不確定該命令是否包括所有集結於烏俄邊境的俄軍單位。俄國國防部先前表示,在黑海地區的演習共有逾萬名官兵參演;但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先前警告,俄國在烏俄邊境和克里米亞集結的兵力超過15萬人,規模前所未見。  「歐洲捍衛者21」是由美軍主導的大型實兵演習,自3月至4月期間,數千名美軍和大量戰甲車等重型裝備,會從美國本土運送至歐陸,驗證於歐戰爆發時的快速部署能力;5月起則夥同超過20個北約盟友,在歐陸12個國家逾30個訓練區域進行實兵演習,總兵力預計達2.8萬人;而6月除指揮所演習之外,北約也預計在「歐洲捍衛者21」框架下,進一步演練對突尼西亞、摩洛哥、塞內加爾等北非和西非國家的支援。

  • 時論廣場》烏克蘭的弱國命運(陳清泉)

    時論廣場》烏克蘭的弱國命運(陳清泉)

    俄羅斯陳兵烏克蘭東部邊界,明斯克停火協議未見和平曙光,烏東戰火一觸即發,烏東就在戰爭與和平之間拉扯,烏克蘭依舊糾葛在「脫俄入歐」或「脫歐入俄」的矛盾。  烏東地區籠罩在戰爭迷霧中,絕非是孤立的事件,而是俄烏之間地緣政治上的矛盾,以及俄羅斯領土擴張戰略的一部分。普丁圖謀控制烏克蘭的野心,以影武者的角色介入烏東。普丁意圖染指烏克蘭除了地緣經濟利益外,最重要的是通過具體行動,實踐杜金的俄羅斯「歐亞主義」,將所有俄語地區以至前蘇聯領土,重新併入俄羅斯聯邦,藉以抗衡美國霸權與北約東擴。  面對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半島,西方國家制裁方案各有政治盤算,基輔當局又無力抗衡,俄羅斯與歐美的地緣政治角力已先勝一籌。普丁放話循克里米亞分離主義運動先例,保護烏東俄語區,勢將在烏東地區重演克里米亞的劇本。以保護俄裔之名出兵,將烏克蘭澤倫斯基政府的勢力,局限在第聶伯河以西,造成烏克蘭分裂的事實。美國雖有調派艦艇進入黑海,但仍對普丁投鼠忌器,貿然回擊俄羅斯解放烏東的軍事行動,恐再點燃歐洲戰火。  莫斯科繼兼併克里米亞後,轉而虎視同屬俄語區的盧甘斯克、蘇梅、頓內次克、奧德薩、哈爾科夫等州。俄羅斯重兵壓境,屯兵烏克蘭邊界,東部城鎮的俄裔在克里米亞公投鼓舞下起而效尤,主張公投脫烏,擺脫基輔中央政府,甚至演變成暴動,成為普丁揮軍侵烏的藉口。頓內次克等城市的占領行動只是前奏,接下來俄語人口多數的城市,都有可能如法炮製。  俄羅斯支援烏東叛軍攻擊馬里烏坡,則有更深層的戰略考量。莫斯科要防衛克里米亞,就必須利用口袋戰術,藉由叛軍的攻擊力道與基輔當局周旋。莫斯科已做好隨時發動全面攻擊,進占烏東地區的準備。除非美國和歐洲盟國採取更果斷的軍事行動,否則,頓內次克與盧甘斯克將漸次依循克里米亞模式脫離烏克蘭。  普丁對烏克蘭的短程目標採取兩手策略模式,一方面要求雙方協議停火,卻又支持分離主義運動反亂,以確保能完全控制頓內次克、盧甘斯克兩個省;中程目標則是經由扎波羅熱和赫爾松省,控制頓、盧兩省的哈爾科夫,建立連通馬里烏波爾到克里米亞半島的「大陸橋」;長程目標則指向莫爾達瓦,通過奧德薩挺進到德涅斯特,最終建立「新俄羅斯」。一旦達成這3個目標,烏克蘭只剩下重返俄羅斯聯邦政治版圖的選項。  普丁的野心未減,持續增兵烏東邊界、烏東分離主義武裝力量搧風點火、烏克蘭未納入北約集體安全機制、以及美國軍力鞭長莫及,烏東戰火紛飛下,烏克蘭國土難以完整。烏克蘭的戰爭與和平,以及弱國的命運取決於大國政治角力的戲碼不斷在歷史重演。 (作者為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 俄擬局部封鎖黑海 美:無端促使情勢升溫

    俄擬局部封鎖黑海 美:無端促使情勢升溫

    俄羅斯最近在烏克蘭邊界集結兵力,還打算局部封鎖黑海,不讓外國船艦通行。美國國務院今天批評俄羅斯「無端促使情勢升溫」,還說俄羅斯在烏克蘭邊界陳兵規模已超過2014年。 俄羅斯國營媒體報導,莫斯科計劃局部封鎖黑海,禁止外國軍艦和其他官方船隻通行,為期6個月,這類舉措可能影響到亞速海(Sea of Azov)的烏克蘭港口往來交通。 亞速海是一個陸間海,透過克里米亞半島(Crimean peninsula)東端的克赤海峽(Kerch Strait)與黑海相連。克里米亞2014年遭俄羅斯併吞。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在聲明中表示:「這代表莫斯科再次無端促使情勢升溫,企圖暗中顛覆和破壞烏克蘭穩定。」 他還說:「此一事態發展尤其令人不安,有可靠報告指俄羅斯在併吞的克里米亞和烏克蘭邊界附近集結大批兵力,規模為2014年入侵克里米亞以來未見。」 烏克蘭政府軍與親俄分離主義分子在烏克蘭東部交戰,戰事近幾週趨於激烈,俄羅斯與西方國家關係也開始惡化。俄方在烏克蘭的北部、東部邊境和克里米亞半島陳兵數萬,北約已就此提出警告。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今天在烏克蘭外交部長向歐盟外長通報情況後表示,俄羅斯已在烏克蘭邊境和克里米亞集結超過15 萬大軍。 波瑞爾說,「在烏克蘭邊境和克里米亞集結的俄軍已超過15萬人,情勢進一步升溫的風險顯而易見」,但他拒絕透露消息來源。 他說,儘管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陳兵規模為歷來最大,目前仍無對俄羅斯外交官祭出新經濟制裁或驅逐的計畫。 美國國防部說,俄羅斯在烏克蘭邊界集結兵力,已經超過2014年入侵克里米亞時的規模,也還不清楚俄方此舉是否出於訓練目的。 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敦促歐盟對俄羅斯祭出新制裁。 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AA)今天表示,由於可能有飛行安全風險,航空業者班機飛到烏克蘭與俄羅斯邊界附近時須「極度謹慎」。

  • 烏克蘭邊境俄軍人數達2014年以來最高峰 美艦將部署黑海

    烏克蘭邊境俄軍人數達2014年以來最高峰 美艦將部署黑海

    白宮新聞秘書莎琪(Jen Psaki)8日警告,隨著俄國不斷增兵烏克蘭東部邊境,目前烏東邊境的俄軍人數,已達2014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並支持分離主義奪取領土以來最高峰。美國除對俄國「與日俱增的侵略表示擔憂外」,更將與北約盟國商討如何因應。另一方面,美國國防官員同日也宣布,美軍正考慮在接下來幾週內部署軍艦至黑海,以表達對烏克蘭的支持。 五角大廈官員證實,美軍正考慮部署軍艦至黑海,以回應俄軍人數不斷膨脹;過去美國海軍雖然也常常走訪黑海,但實際部署軍艦卻傳遞明確而具體的訊號,即美軍正密切關注俄國行動。 不過,根據1936年簽署的條約,美國有義務在14天前通知土耳其,美軍計畫進入黑海。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分析,條約賦予土耳其控制各國船隻由海峽進入黑海的權利,目前仍不清楚美方是否已提出請求。 五角大廈官員強調,海軍也會持續拍出偵察機前往黑海國際空域,以監控俄國海軍部隊與克里米亞任何部隊的行動。美國7日才派出2架B-1轟炸機,前往愛琴海執行任務。 五角大廈官員認為,美軍仍不認為俄軍調動部隊是準備採取進攻行動的前奏;但他重申如果情勢一有變化,美軍會立即回應。目前美方評估,俄國集結識為了訓練與演習,而情報人員也沒收到俄軍會有進一步行動的軍事命令;但是,美軍已意識到情是隨時可能發生變化。 莎琪則表示,俄國近日在烏克蘭東部的侵略行動,有逐漸升級之勢;包括俄國軍隊調動至烏克蘭邊界等事,美國的關切與日俱增。甚至,俄國在烏東邊境的部隊人數,已達2014年以來的最高峰,過去1週內更有5名烏克蘭士兵遇害。 她透露對俄國政府行動的審查,在最近幾週便會完成審查,而非數個月內;不過,本週不會對莫斯科祭出任何新制裁。 《路透社》報導指出,雖沒有具體指出部署於烏克蘭邊境的俄軍具體人數,但這是拜登政府首次披露俄軍集結規模。2014年3月,因應烏克蘭東部衝突的升級,西方估計俄國部署在烏克蘭邊境的正規軍、民兵與特戰部隊人數,已由2.5萬人上漲至3萬人。 報導分析,俄國在烏克蘭東邊邊疆軍事人員數量的膨脹,已成為華府與莫斯科冷若冰霜的關係中,又一新摩擦點;更讓美俄在軍備控制、人權等議題的糾結更形難解。 最近幾週,美國總統拜登、國務卿布林肯、防長奧斯汀、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Mark Milley)與國安顧問蘇利文,都分別與烏克蘭官員進行談話。五角大廈更發表聲明,呼籲各方遵守《明斯克協議》,並尊重烏克蘭領土與主權完整。 不過,對於西方國家的指控,克里姆林宮則駁斥完全是烏克蘭採取挑釁行動,俄軍才有所回應。俄軍部署的部隊沒有威脅,完全是基於防禦目的而部署。只要克里姆林認為有需要,俄軍就會持續留在烏克蘭東部邊疆一帶。

  • 面對中俄 烏國攜手美日強化國防

    面對中俄 烏國攜手美日強化國防

     最近,烏克蘭法院凍結了被中國投資人收購的馬達西奇(Motor Sich)公司的全部股權和不動產,中烏關係惡化。另一方面,面對俄羅斯及中國,烏克蘭與日本則開始更密切攜手,尤其在國防安全和軍事科技領域。  3月11日,烏克蘭政府宣布,決定把飛機引擎製造企業馬達西奇收回變為國有公司,力阻中國企業收購這家公司。19日,烏克蘭首都基輔市一家法院還下令,凍結馬達西奇公司100%的股權和公司旗下全部房地產,被凍結的股權交由烏克蘭一個政府部門管理。  在馬達西奇收購案引發風波之際,中烏關係又添加了克里米亞因素。中國商務代表團日前造訪克里米亞,烏克蘭副外長葉寧3月15日特別為此召見了中國駐當地大使,表達烏方的不滿。葉寧稱,類似的舉動是不友好行為,中國則保證在克里米亞問題上的立場不變,仍然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  上月正值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7周年,烏克蘭決定採取更主動和高調的行動,包括最近推出歸還克里米亞的國家戰略,在8月下旬還將召開克里米亞平台國際會議等。俄羅斯亦不甘示弱,採取了一系列反制措施。  另一方面,面對俄羅斯及中國,烏克蘭與日本開始更密切攜手。3月中旬,烏克蘭國防部長塔蘭首次訪日,會晤了日本防衛大臣和外務大臣,雙方決定今年秋季舉行防長和外長參加的「2+2」戰略安全對話,還將在軍事科技和軍事工業領域更密切合作。烏克蘭並邀請日本參加克里米亞平台國際會議。  塔蘭說,日本將參加今年在烏克蘭境內所舉行的兩場重要軍演,也就是「海風-2021」和「共同努力-2021」軍演。兩場軍演都有美國及其他北約成員國(NATO)參加。對日本來說,除了可藉此在接近實戰的軍演中加強與NATO成員國合作外,也是對俄羅斯在日俄有爭議領土上擴軍和軍演的回應。

  • 頭條揭密》外媒盛傳中俄峰會將進行台灣與克里米亞秘密交易

    頭條揭密》外媒盛傳中俄峰會將進行台灣與克里米亞秘密交易

    美國與中俄關係在拜登政府上任後並未如外界預期轉趨緩和,反而有更加緊繃的趨勢。外媒甚至傳出俄中兩國即將籌備一場高峰會議,就兩國與美國的關係進行「戰略互動」,除了協調共同應對美國之外,還可能就台灣問題與克里米亞問題進行秘密交易,意指中國將以支持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來交換俄羅斯支持中國武力統一台灣。 中俄之間可能就台灣與克里米亞問題進行秘密交易的傳聞,從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後就不斷在以美國為主的西方世界流傳。當時烏克蘭政治原就有「親歐」與「親俄」兩派纏鬥不休,導致俄裔人口佔6成的克里米亞以公投方式通過脫離烏克蘭並加入俄羅斯聯邦,俄亦派兵進駐,但未獲西方國家的承認,不久在美歐領導下,聯合國也通過大會決議,以武力佔領克里米亞為由對俄羅斯進行制裁。 在俄成功併吞克里米亞並成為事實後,美國擔憂這件事可能對中國有鼓舞作用,認為此事會激勵中國以武力統一台灣,亞洲國家也因為台海戰事擴大而深感憂慮。美共和黨資深國會議員聲稱:「美國的信譽因克里米亞危機而受到威脅,因為克里米亞問題與台灣問題具有驚人的可比性。」當時的日本首相安倍在海牙7國集峰會上警告,克里米亞發生的事可能會在亞洲上演,此事可能誘使中國試圖以武力改變東海、南海與台灣的現狀。 不過,在克里米亞的問題上,中國並未對俄羅斯表態支持。在克里米亞公投前夕,聯合國安理會表決美國提交的烏克蘭克里米亞公投問題決議草案,身為常任理事國的中國投了棄權票,並未以否決權來表態支持俄羅斯。當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說法是「領土與主權問題是一國的內政,中國一向不會干涉」,「中國不能表示支持或不支持,相信普丁也是能夠理解的」。 中國之所以對此事持保留態度,主要是克里米亞以公投方式來改變領土與主權狀態,而中國也有著台灣、香港或甚至新疆、西藏等潛在分離主義威脅,一旦支持克里米亞的主權公投,將造成前後政策不一致與國內外宣傳上的困局。至於俄國,雖然對於北京的態度雖然理解,但亦傳出許多不滿的聲音。 最近美國總統拜登公開批評普丁是個「殺手」,兩國關係急轉直下,中國與美國的外交會談上又爆出激烈對嗆,美國還聯合歐盟與英國、加拿大同時對大陸進行制裁,美中關係也降至冰點。此時俄羅斯外長訪中,雙方進行戰略互動、安排領首人峰會當然是針對美國而來,兩國必須共同來面對從川普惡夢中醒來、卻更加強勢的美國。 美媒指出,目前台灣海峽局勢不斷繃緊,國際社會關注北京針對台灣可能的動作。而俄羅斯與烏克蘭的緊張關係最近同樣大幅升級,俄國輿論與知名政治人物甚至公開呼籲攻擊或轟炸烏克蘭首都基輔等城市及大型基礎設施,克里米亞問題又再次被西方拿出來討論。 而就在俄中外長會晤之際,再次傳出俄中兩國正在進行秘密交易,烏克蘭媒體聲稱,如果莫斯科配合北京對台灣動武,中國將投桃報李,作為回報將承認克里米亞是俄羅斯的一部分。而此事如果發生,將對國際秩序、尤其是歐洲的秩序再一次造成嚴重破壞。 烏克蘭拿出這個7年前西方政治人物的看法進行猜測,不僅昧於時勢,也不理解北京的對內對外政策。北京哪裡會關心俄羅斯是否控制克里米亞?而且武力統一台灣真正的障礙也不是俄羅斯是否支持,拿這種不理解中國的美國右派人士理論來解讀複雜國際局勢,也的確夠讓美國的盟友們擔心,到底美國會在重大問題上做出什麼奇怪的政策來。

  • 聯合國通過決議 促俄羅斯停止暫時占領克里米亞

    聯合國大會今天通過決議,敦促俄羅斯「即刻」停止「暫時性占領」克里米亞。 法新社報導,這項關於克里米亞半島、港市塞凡堡(Sevastopol)、黑海與亞速海(Sea of Azov)部分地區軍事化的決議案,是在63國投贊成票下通過,有17 國投反對票、62國棄權。 這項決議不具約束力,但具有政治意義,是由40國提出,包括英國、法國、德國與波羅的海國家,還有美國、澳洲、加拿大與土耳其。 這項決議「敦促占領國俄羅斯聯邦立即、完全且無條件地從克里米亞撤出軍事部隊,並即刻停止對這片烏克蘭領土的暫時性占領」。 「俄羅斯聯邦將先進武器系統運至克里米亞,包括可攜帶核武的飛機以及飛彈、武器、彈藥和軍事人員,讓這片烏克蘭領土持續陷入不穩定」,這項決議呼籲俄羅斯「即刻」停止所有這類武器運送行動。 2014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烏克蘭東部親俄部隊也起身反抗基輔當局,烏克蘭部隊與親俄部隊間的戰火,自那之後已造成超過1萬3000人喪命。 俄羅斯與西方國家因烏東衝突而起的緊張情勢,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上仍可明顯感受出,俄羅斯上週針對2015年與烏克蘭簽署明斯克(Minsk)協議舉行的非正式會議也傳出煙硝味。 歐洲國家稱這場會議是在為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s)的分離主義分子提供國際平台,其中有些人是受莫斯科邀請發言,德國與法國抵制會議惹怒了俄羅斯。

  • 德美再度分歧:德拒絕川普邀俄羅斯重返G7提議

    德美再度分歧:德拒絕川普邀俄羅斯重返G7提議

    德國外長拒絕川普邀請讓俄羅斯重新加入7國集團(G7)的提議,稱莫斯科應該先在解決烏克蘭問題上做出進展。 據德國之聲報導,德國外交部長海科·馬斯(Heiko Maas)周一(7月27日)在一則採訪中稱德國拒絕美國總統川普提出讓俄羅斯重返G7的提議。馬斯稱,「俄羅斯遭踢出G7是因併吞克里米亞和介入烏克蘭東部,只要沒有解決(烏克蘭問題)的方法,就看不到俄羅斯有重返G7的機會。」 此外,馬斯說G7「不需要」新的成員,俄羅斯仍可以通過G20來參與工業大國峰會。 但是,馬斯強調俄羅斯依然是G7重要的夥伴,在解決敘利亞、利比亞、烏克蘭問題上仍然需要俄羅斯的合作。 川普上個月(6月)提出邀請俄羅斯重返G7,要擴大已經「過時」了的組織。 俄羅斯2014年因入侵烏克蘭併吞克里米亞遭從當時8國集團(G8)踢出。

  • 俄國新造兩棲突擊艦  預計5月安龍骨

    俄國新造兩棲突擊艦 預計5月安龍骨

    俄羅斯國防部和扎里夫造船廠( Zaliv shipyard),將在二月份簽署建造2艘兩棲突擊艦的合約,這將是20多年來,俄國造船廠首次建造接近2萬噸的大型軍艦。 防衛世界(Defense World)報導,兩棲攻擊艦將能夠攜帶直升機、部隊和裝甲車,俄羅斯海軍很早就評估過,兩棲攻擊艦的戰區影響力比航空母艦來的重要,因此在2011年時,已經託法國,來建造2艘西北風級(Classe Mistral),然而就在即將交貨的前夕,發生與烏克蘭的克里米亞爭端,隨後法國決定,拒絕交貨這2艘兩棲攻擊艦,交易取消後,巴黎退還了莫斯科約12億歐元。之後廉價賣給埃及。 兩棲突擊艦是俄羅斯國營船舶設計局所設備,排水量大約在25000噸以上,艦長大約220公尺,預計可搭載20多架重型直升機,船後方有進出閘門,可攜帶2個強化海軍陸戰隊營,總兵力為900人。 比較大的難題是,俄羅斯的已經很多年沒有造過這麼大噸位的軍艦了,所幸位在黑海的紮利夫造船廠仍具備建造更大噸位油輪的實力。扎里夫造船廠在克里米亞半島東側的刻赤。 塔斯社援引業內人士的話說:「首艘突擊艦將可在五月初安放龍骨,正好可慶祝衛國戰爭勝利75週年(俄國擊敗納粹紀念日)。」 暫定艦名為塞瓦斯托波爾號(位在克里米亞,為重要軍港)和符拉沃斯托克號(俄國遠東重要軍港,中文名海參崴)。

  • 俄烏交換戰俘 以結束5年戰爭

    俄烏交換戰俘 以結束5年戰爭

    烏克蘭部隊和俄羅斯所支持的烏克蘭東部叛軍在周日開始交換戰俘,以結束長達5年的烏克蘭戰爭。此事是本月初,由烏克蘭、俄羅斯、德國和法國的高層領導人峰會上,所達成的停戰協議一部分。 美聯社報導,烏克蘭官員與烏東分離政府確認,雙方的換俘工作已經開始,在烏克蘭東部霍利夫卡(Horlivka)附近的一個檢查站,將會交換142名戰俘,其中烏東分離軍釋放了55名,烏克蘭釋放了87名。前一次,雙方的換俘工作是發生在2017年12月,當時烏克蘭釋於233名烏東分離分子,交換73名烏克蘭人。 自2014年以來,烏克蘭東部、克里米亞接連爆發脫離烏克蘭的分離運動,隨後俄國就進佔了克里米亞,同時烏克蘭東部的頓內次、盧干斯克也自稱獨立,爆發烏東內戰,戰爭持續5年,已造成14,000多人喪生。 轉變發生在烏克蘭新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在春季贏得大選,他的主訴求就是結束衝突,而他也表態願意與俄羅斯就結束戰爭進行談判。 但是,人們對是否允許舉行地方選舉,以確保叛亂地區具有更大的自治權,還有烏克蘭在叛亂地區能拿回多少控制權,仍然困擾著和平前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