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入作協的搜尋結果,共05

  • 貿協首場招商會 在北京舉行

    貿協首場招商會 在北京舉行

     30日下午3點,當中國機電商會台北辦事處舉行開幕式,同一時間,貿協北京代表處也舉辦了貿協在大陸的首場招商活動,邀請20多位大陸媒體及機電等公協會代表到台北參加電子展,而對大陸業者抱怨來台參展手續繁瑣,貿協北京首代吳政典允諾一年內解決。 \n 台北電子產業科技展是亞洲最大的電子展之一,與日本及韓國的電子展相比,各有特色,更是香港電子展無法相比。因此,去年有60家大陸企業及30多個公協會的170多位代表到台北參展,租用的攤位也由2011年的23個增加到72個。大陸業者已經成為台北電子產業科技展最大的買主,大陸策展單位事後調查也發現,90%參展者滿意會展效果,但對赴台手續卻感到繁瑣。 \n 大陸策展方表示,申請入台許可證,首先要由貿協出具邀請函並作擔保,然後,由參展業者戶口所在地的台辦報省台辦,再報國台辦;國台辦批准後,業者還要拿著批文到戶口所在地的公安局辦出境手續。

  • 陳映真、瓊瑤 獲薦任作協主席

    陳映真、瓊瑤 獲薦任作協主席

     台灣作家陳映真上個月受聘為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這是繼去年吸納金庸後,港澳台又一作家擔任名譽副主席。上月底,知名青年作家閻延文在《南方都市報》著文表示《台灣作家陳映真應擔任作協主席》,其後新華網評論員王若谷則發文推薦瓊瑤擔任作協主席。兩人的理由都是「讓兩岸文化得以趨同」。 \n 金庸去年加入作協並獲得名譽副主席之銜,引發爭議。許多人譏以「臨老入花叢」,認為以其「武林盟主」的地位無須進入任何門派,並批其「晚節不保」。今年6月,台灣作家陳永善(陳映真)、朱秀娟及曾舜旺(莫那能,原住民)等3人經陝西作家推薦入會,成為中國作協成立61年來首度吸收入會的台灣作家。 \n 和金庸遭遇迥異 \n 和金庸所受爭議相比,陳映真等人入會顯得平靜無波,激不起討論漣漪。不僅如此,陳映真以其文名與金庸一般承接名譽副主席一職,仍有人認為他不當只冠以此等華而不實的頭銜,應坐攬作協主席之職。 \n 閻延文在文中指出,「在當代文學大師時代已經結束,文壇缺乏重量級人物領袖群倫的時候,要想真正促進兩岸統一,有利於中國文學的繁榮發展,陳映真就不應只擔任海市蜃樓般的中國作協榮譽副主席,而應該正式擔任中國作協主席。」他也質疑,如果中國作協不執行切實的文化體制改革,只是靠給港台和海外某些著名作家「發英雄帖」、「加頭銜」、「贈封號」來提高知名度和尋求存在的合理性,對當代中國文學的發展有實質性助益嗎? \n 根據閻延文的看法,台灣文學是中國文學的一部分,若能由台灣本土作家擔任中國作協正主席,必能給台灣文學應有的中國定位,而陳映真的文學成就華人共賭,自然有資格獲此重任。但最重要的原因恐怕是陳映真平民作家的身分,讓他看淡名利、不重級別待遇,「由陳映真擔任中國作協正主席,才能最有效地促進中國作協去官僚化、去行政化的文化體制改革。」他認為如此一來,才能使作協真正回歸到文學本位,回歸到「為作家服務」的職能中,促進當前正在全國深入開展的文化體制改革。 \n 作協如古代養士 \n 作家王若谷則推薦瓊瑤為主席,他認為瓊瑤的通俗文學征服了華人世界,讓兩岸文化趨同,「由瓊瑤擔任中國作協主席,必將加強兩岸在文化領域的交流合作,共同增進兩岸民眾的瞭解、友誼與親情,共同促進中華文化的復興,擴大中華文化在全世界的影響力。」 \n 中國作協是向蘇聯學來的組織,其特色為國家按照計畫體制的原則,將作家分配到各級作協、出版社或其他文藝團體,供給他們吃穿和「深入生活」的特權,以便他們按時寫出諛詞和頌歌,類似古代養士制度。在作協一統天下的時代,中國作家若不入作協,就被邊緣化了,似乎不加入作協,就不配稱為作家。所以在當代中國,作協對作家還是很有吸引力的。曾經炮轟「作協一直是可笑的存在」的青年作家韓寒過去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絕不加入作協,打死我也不幹。 」 \n 向港澳台發英雄帖 \n 作協發言人陳崎嶸坦言,陳映真加入中國作協和擔任名譽副主席一事,固然是他本人需要作協,但作協更需要他。在中國作協的地位受到挑戰的今天,這個全國性的龐大組織,急切需要藉著知名作家,特別是港澳台作家的加入,並擔任名譽職位,來證明自己仍有吸引力。 \n 目前中國作協正廣發「英雄帖」,邀請更多港澳台地區優秀作家加入作協,「我們真誠地邀請和歡迎,無論是何種文學流派或文學主張的作家都是歡迎的。」據聞有不少港澳台作家向作協遞交了入會申請,陳琦嶸表示,不會搞特權開大門,「一切都要嚴格按照中國作協的會員標準來篩選」。

  • 陳映真、朱秀娟、莫那能入中作協

    陳映真、朱秀娟、莫那能入中作協

     中國作家協會昨天正式公告《2010年第1號公報》,列出新入會的378名會員名單。備受關注的台灣地區3位作家陳永善(陳映真)、朱秀娟、曾瞬旺(莫那能)均名列其中,成為第1批加入中國作協的台灣作家,後續效應值得觀察。 \n 中國作協是中國官方等級最高的文學組織,儘管近年它的功能和角色頗受質疑,但強烈的「欽定」色彩還是讓作協成員享有「國家認證」的光環。作協會員身分不是人人可得,而是由個人提出申請,經過團體會員推薦或者獲得2位個人會員連署。作協書記處徵詢各方意見後,再舉行審查會議。獲得批准者列入擬發展名單再行公告,如果沒有被舉發抄襲等不良行徑,則獲准入會,成為正式會員。依照往年經驗,有半數左右的申請者會被作協拒於門外,入會門檻相當高。 \n 去年中國作協首度吸收港澳作家,其中武俠大師金庸(查良鏞)赫然榜上有名,引起輿論一陣譁然,不少人抨擊金庸被作協「收買」、「晚節不保」,還被許多媒體列入去年十大文化新聞事件之一。日前,陳映真、朱秀娟、莫那能3位台灣作家名字出現在作協「擬發展名單」時即引起討論,因為按照作協規定,陳映真等3人就算不是主動報名,也頗有加入作協的意願。莫那能更成為第1個加入中國作協的台灣原住民作家。包括陳映真等3人,這回中國作協共吸收378位新會員,使得中國作協會員總數突破9000人。

  • 10大文化事件-金庸被收編 作協像圍城風波不斷

    2009年的作協風波不斷。武俠作家金庸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引來爭議,而知名童話作家鄭淵潔自認受到排擠,宣布退會,名演員劉曉慶也因作協會員身分曝光,飽受質疑。作協的存在也飽受批評。無論如何這些爭議都讓作協備受注意,作家的作品如何,也就不是重點了。 \n至年中為止,共有千餘人申請加入作協,但只有408人通過,其中以金庸最受人矚目,許多人以「臨老入花叢」嘲笑金庸,認為以他「武林盟主」的地位,並不需要進入任何門派,並批其「晚節不保」。金庸因其文學地位,加入作協後立刻成為名譽副主席。 \n金庸臨老入花叢? \n曾經炮轟「作協一直是可笑的存在」的青年作家韓寒表示:「或許金庸是香港人,不太了解中國的情況,他不知道作協是這樣一個情況。」韓寒過去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絕不加入作協,打死我也不幹。我認為,真正的藝術家應該永遠獨立,絕不能被組織左右。 」 \n香港知名文化評論人馬家輝則有不同意見,他認為,金庸加入中國作協,可以看做是武俠小說被制度承認的漫長過程的其中一步。星島網評論也指出,金庸的通俗武俠小說,在過去是被認為不登大雅之堂的,因此難以進入作協,況且他是香港人,「現在形勢已經變化,作協甚至對網路作家也伸出了橄欖枝。金庸最終加入作協,或許可被視為通俗文學的勝利。」 \n但多數人仍然認為,或許作協需要金庸的加入,以穩固其權威,但以金庸的地位,並不需要藉著加入作協才能得到肯定,這就像武林第一高手行走江湖多年,突然想皈依於一個門派般怪異。 \n鄭淵潔認被排擠 宣布退出 \n而童書作家鄭淵潔在金庸入會後,宣布退出北京作協,但聲稱不會退出中國作協。他在博客上書寫了退出的理由:「我明顯感覺受到排擠。」鄭淵潔表示,北京作協間接剝奪他參加作協開會的權利,而他不想為其增添麻煩,所以宣布退出。 \n《新京報》以「作協像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人想出來」為題,同時討論了金庸入會與鄭淵潔退會。評論家王曉漁認為,一個組織必然有人進有人退,都在情理之中,但加入和退出都成了新聞,只說明作協是個封閉性的機制:「像金庸進作協,是統戰工作的一部分,它跟寫作沒什麼關係。」評論家張閎則表示,鄭淵潔退出作協事件說明,作協還是一個官僚機構,「八○年代的作協是很活躍的,年輕人都喜歡往那邊去交流的,現在它的地位也衰落,它的派頭卻是有點往上漲。」 \n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新聞發言人陳崎嶸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應,「韓寒說,金庸加入作協肯定是不了解中國作協的情況,那麼我可以說,韓寒先生也未必了解中國作協是個什麼情況。」他同時表示,作家有入會和退會的自由,一進一出是很正常,都是作家自己的選擇。「中國作協的體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架構的組成部分。中國是不是需要一個組織把方方面面的作家團結起來?答案是肯定的。不然很容易變成一盤散沙。」 \n作協師法蘇聯組織 \n中國作協是向蘇聯學來的組織。作家狄馬在〈作協制度與表達自由〉中指出,一般說的「不自由撰稿人」就是指「體制內的作家」,其肇始於蘇聯的「拉普」協會(俄羅斯無產階級作家聯合會),後來為1949年的紅色政權所仿效。具體而言,就是國家按照計畫體制的原則,將作家分配到各級作協、出版社或其他文藝團體,供給他們吃穿和「深入生活」的特權,以便他們按時寫出諛詞和頌歌。狄馬表示,作家因此成了有「單位」的人,而且每個「單位」都遵循著準軍事化的管制,比如寫什麼、怎麼寫、能不能出版,都有一整套嚴格的審查制度,「這其實是一種現代養士制。即國家根據自己的意志將生存和著作的權力集中於帳下,然後逼迫天下英雄上套」。 \n作家李鐘琴也表示,作家大都是有思想的人,不能由著他們胡說八道,必須將他們管起來,所以便打著「團結作家」的旗號,成立個組織,來行「管理作家」之實。在作協一統天下的時代,你不入作協,就被邊緣化了,似乎不加入作協,就不配稱為作家。所以在當代中國,作協對作家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n狄馬表示,作協呆板,僵硬,不合時宜到連前文化部長王蒙也諷刺說這是一個「機械化養雞場」──而雞的本性卻是合群的、恭順的、眼睛只盯著眼前的米,直到農夫扭斷了它的脖子,它都認為敵人是旁邊的那隻雞。 \n韓寒也有類似的說法,「中國作協成功將一批野狗馴化成家狗不算,還成了走狗。本來作家都應是閑雲野鶴,結果全成了閒人野鴨。雖然現在作協在政治方面的作用和管理因素被淡化了,但還一直保留著馴化功能。」莫怪前年韓寒會說了句:「我若當上作協主席,下一秒便解散作協」。 \n金庸加入作協,或許是其失分,作協得分,成為一個難堪的「謝幕」方式。不過若要論「晚節不保」,當金庸修改《鹿鼎記》重新出版時,恐怕就已讓金庸大俠的武林聲譽大受影響,足以隱退了。

  • 2009年度十大網友說了算

    2010年到來,在迎新送舊之際,許多回顧、盤點2009年各種現象的年終「十大」榜單紛紛出爐。除了官方以及知名媒體的「十大」之外,向來有話直說的網友們也有他們的「十大」… \n十大文化人物 余秋雨、金庸都落榜 \n繼日前的網友公布的「華語世界文盲」排行榜之後,根據中新網的報導,最近又新出爐了一份同樣由網友票選的「2009十大文化人物」榜;令人意外的是,兩位文化界的話題人物──余秋雨和金庸竟然都沒獲選入榜。 \n85歲高齡的著名武俠作家金庸加入中國作協並當選名譽副主席,明星學者余秋雨身陷「詐捐門」和「關博門」,應該都可稱作是2009年的中國文壇大事件,因此對於金庸和余秋雨的落選,許多人紛紛表示難以理解,並對這一民間評選結果的客觀性提出質疑。 \n不過要知道網民性格本就難以捉摸,往往愈是新奇、能挑起話題,甚至是帶著點無厘頭特色的事件,愈是能成為網友熱議的焦點。以金庸為例,他被質疑「被作協收編」、「晚節不保」,不過或許是因為作協原本就風波不斷,而金庸大師的鋒頭也不及「拳頭」,後來被更會博版面、號稱要以暴力手段來彰顯作協弊病的的作家張揚給搶了過去。 \n至於之日前獲網友選為「華語世界第一文盲」的余秋雨,也因此把自己博客內容全都下架,遁入了所謂的「關博門」,而不知是網友們覺得余秋雨話題已經失去了新鮮感,不想再炒冷飯,最後竟然連十大人物都沒讓他沾上邊。有位資深網友「不是我不明白」指出,金庸和余秋雨「渾身上下都充滿著一股銅臭味,漸已喪失掉一個文化人應有的追求和理想,已算不得是嚴格意義上的文化人。」 \n話雖如此,仔細瞧瞧這「十大文化人物」的名單和入選理由,卻也不難發現網友們自相矛盾之處,畢竟這「十大人物」多半也並非因為德高望重或創下什麼文化功績,反倒不少是因所擁有的可議之處而入選。然而讀者們不妨一讀,至少可以藉此回顧2009年不可不知的重要文化事件。 \n「2009中國十大文化人物」入選理由: \n釋永信:少林高僧頻頻出鏡,儼然成「少林文化推廣大使」。 \n文懷沙:「國學大師」身份備受質疑,有「晚節不保」之嫌。 \n張一一:著作《炒作學》為炒作「正名」,揚言超越《厚黑學》。 \n賈平凹:16年後《廢都》終解禁,可算該年度文壇大事件。 \n季羨林:「國寶」級學者與世長辭而相關風波始終卻未息。 \n鄭淵潔:這位「2009作家富豪榜」首富可從來都沒有閒著。 \n沈浩波:民營出版業的「龍頭老大哥」這一年有5億入賬。 \n張ˉ揚:「老人打壞人」與「男人打女人」幾乎成年度關鍵詞。 \n周藝文:著作《冒險小王子》一舉躋身「60年最具影響力圖書」。 \n鐵ˉ凝:中國作協史上第一位女主席,一直以來都備受矚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