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內湖裸屍案的搜尋結果,共10

  • 內湖裸屍案 呂介閔無罪 檢聲請再審改判無罪首例

     15年前發生的內湖公園女子裸屍命案,死者男友呂介閔判刑13年確定,入監服刑4年多後,台灣高檢署經家屬請求重新鑑定、比對DNA,發現與呂男不符,去年聲請再審,呂獲改判無罪後,高檢署依速審法規定,決定不上訴,呂獲無罪確定,創下檢方聲請再審改判無罪的首例。  這起被喻為台版「足利事件」的殺人案,發生在2000年間,當年未滿20歲的呂介閔,在加油站打工認識郭女,成為男女朋友。但呂劈腿,2000年7月21日凌晨,郭到呂住處談判,事後郭女卻被發現裸身陳屍內湖公園。  檢察官當時以郭女左乳下有呂的咬痕,依殺人罪起訴呂,一、二審都以罪證不足判無罪,但最高法院卻認定咬痕有爭議發回更審,高院更一審依法醫鑑定報告,認定郭左乳咬痕是呂在她「瀕死」時用力咬下,屬「仇恨性咬痕」,再加上呂也沒有否認,改判呂有罪。2010年最高法院駁回呂上訴,判他13年徒刑確定,同年11月呂入監服刑。  去年高檢署經呂男家屬要求,委託刑事局重新鑑定,發現郭女左乳採集到的DNA與呂不符,聲請再審。高院去年5月裁准再審、重啟調查,並將呂釋放。  高院再審認定,15年前郭女左胸部殘留的「微弱男性唾液」,經刑事局以新科技重新鑑定,已排除是呂所有,因此郭女左胸的仇恨性咬痕,即非呂所留下,凶手另有其人,去年12月30日改判呂無罪。  由於呂介閔一、二審及再審都判無罪,高檢署審視再審判決,認為依速審法規定,一、二審都判無罪,除非判決牴觸憲法或違背大法官解釋、判例,否則不得上訴三審。高檢認為本案沒有上訴三審空間及適法性,決定不上訴,呂因此獲無罪確定。

  • 內湖裸屍案 三審定讞13年 重驗DNA判無罪

    內湖裸屍案 三審定讞13年 重驗DNA判無罪

     2000年間發生的內湖公園郭姓女子裸屍命案,最高法院原本認定凶手是死者男友呂介閔,依殺人罪判他13年定讞,呂並入監服刑。原本塵埃落定的案件,因高檢署委託刑事局重新鑑定死者乳房上採集到的唾液,經DNA比對與呂男不符,聲請再審獲准。高院再審庭昨逆轉改判呂無罪,創下檢方提再審獲改判無罪的司法首例,但誰是凶手?留下謎團。  再審判無罪 司法首例  本案發生在2000年間,未滿20歲的呂介閔,在加油站打工認識郭女,成為男女朋友,但呂劈腿,郭和呂發生爭吵。檢方認定,2000年7月21日凌晨,郭到呂住處要談呂移情別戀一事,2人遂至5號公園談判,呂涉以鈍器將郭女重擊死亡,事後將她衣褲褪去,故布疑陣、偽裝遭性侵。  士檢檢察官以郭女左乳下有呂咬痕而依殺人罪起訴他,一、二審都以罪證不足判無罪,但最高法院卻認咬痕有爭議發回更審,更審依法醫石台平鑑定報告,認定郭女左乳的咬痕是呂在她「瀕死」時用力咬下,屬於「仇恨性咬痕」,再加上呂也沒有否認,因此將他改判有罪,2010年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判他13年徒刑定讞,呂在同年11月入監服刑。  今年初,經呂嫌家屬要求,高檢署委託刑事局重新鑑定,發現郭的左乳採集到的DNA與呂不同,經檢方聲請再審後,高院認定這項鑑定結果是新事實、新證據,裁准再審、重啟調查,並將呂釋放。  DNA鑑定 咬痕不是他  高院再審庭認定,15年前郭女左胸部殘留的「微弱男性唾液」,經刑事局以新科技重新鑑定,已排除是呂所有,因此郭女左胸的仇恨性咬痕,即非呂所留下,凶手另有其人,昨日改判呂無罪。  死者母親聆判後表示,呂男至今都沒向她道歉,之前的證據都指向是呂男殺死女兒,現在法院又說DNA檢驗出來不是他,請問誰是真凶?  郭母說,15年來她為本案奔波,堅信凶手一定是女兒親近的人,如果女兒有靈性,希望可以幫她一起找出凶手。  坐監4年餘的呂男,已在今年5月獲准再審時被釋放,由於呂介閔一、二審及再審都被判無罪,依速審法,檢方上訴三審機率極低,只有死者家屬有權上訴,因此獲判無罪定讞的可能性很高。  誰是真凶 15年無著落  呂介閔昨未到庭聆判,他的律師指出,郭女胸前唾液已排除是呂所有,證明他是清白的;至於呂男目前無業,將等官司告一段落後再找工作,要不要提國賠,將和呂商量。

  • 內湖裸屍案回到原點 郭母問天:誰殺了我女兒

    內湖裸屍案回到原點 郭母問天:誰殺了我女兒

     內湖公園裸屍命案發生迄今已超過15年,原本被認定是凶手的死者男友呂介閔,昨日獲判無罪,命案如今成為懸案。郭女沉冤未雪,郭母不禁要問蒼天,是誰殺了我的女兒?  重驗唾液 打臉法醫  本案當年因未查獲凶器,也沒有監視器畫面,及無法判別的「微弱男性唾液」,在沒有直接證據下,只能以咬痕鑑定結果將呂介閔定罪,但刑事局今年重新檢驗死者身上採集到的唾液DNA,排除是呂所為,因為「無唾液何來咬痕」,讓之前鑑定的法醫們被狠狠打臉,這也是全案逆轉的關鍵。  還原現場,2000年7月21日凌晨2點,郭女被發現陳屍在北市內湖5號公園,檢警除了在屍體左胸發現咬痕及微弱的男性唾液外,沒有其他任何證據;最後,檢警懷疑住在命案現場附近的郭女男友呂介閔,因與郭女吵架失手殺死她,於是將呂逮捕後聲押。  詭異的是,呂男涉及殺人重罪,法官沒有收押卻讓他30萬元交保;士林地檢將呂起訴後,士院認為,呂男承認在兩人發生性行為時,輕咬郭女胸部留下咬痕,但這不足以認定他殺人,判呂無罪,高院維持此見解,檢不服提上訴。  最高法院認為,呂男坦承曾在郭女身上留下咬痕,應與郭的死亡有關連性,以事實有待調查,將案件發回高院更審;更一審採信了法醫石台平的證詞,認定咬痕是在郭女瀕臨死亡時,遭凶手所留下,由於法醫鑑定報告及呂男自認,咬痕是他所留下,因此推斷他是凶手。  科學鑑識 逆轉關鍵  DNA鑑定是全世界公認最精準的犯罪鑑定,但是,由於當時刑事局的科技無法檢驗出郭女左胸的唾液類別,判定是誰的DNA,在沒有其他方法的情況下,更一審到更三審法官們,都採用了可信度有問題的咬痕鑑定結果,最後也獲得終審法院支持。  呂介閔有罪鐵證,因為刑事局最新技術「DNA-STR型別鑑定方法」而摧毀,郭女左胸咬痕所留下的唾液,經重新檢驗確定非呂男所有,法醫們對於咬痕的判定,就不被法官採信,當有罪證據被推翻後,法官只能作成無罪推定,至於真凶是誰?檢警只得以科學鑑識方法繼續追緝。

  • 內湖裸屍DNA翻案 警重啟冷案偵查

    發生逾15年的內湖裸屍命案翻案,原涉案人呂姓男子改判無罪,北市警局將成立專案小組重啟調查,全力追緝真凶。 呂姓男子遭指控與郭姓女友在自家樓下5號公園爭吵,盛怒下持鈍器打破郭女頭骨致死,呂男為求脫罪,掀開郭女上衣、脫掉褲子,偽裝成遭他人性侵殺害後棄屍公園。 案發之後,因當時尚無DNA鑑定技術,郭女左胸的唾液DNA無法鑑定係屬何人,故更一審到更三審法官,均採用郭女胸部咬痕鑑定結果,認定呂姓男子犯罪,並於2000年由最高法院判處13年有期徒刑定讞,呂男入獄服刑。 事後呂男與家屬數度向最高法院檢察署陳情,獲准重啟調查。案經刑事警察局採用最新技術「男性Y染色體DNA-STR型別鑑定方法」,檢出郭女左乳房殘留「微弱的唾液DNA」非屬呂男所有,案情逆轉,經高等法院審酌郭女左乳房唾液DNA、咬痕均非呂男所為,在無直接證據情況下,昨(30)日改判呂男無罪,兇手恐另有其人。 台北市警察局局長邱豐光表示,本案發生迄今已逾15年,案發當時鑑識技術尚無DNA鑑定,故以咬痕鑑定作為判決基礎,並循美國「無辜者方案」(Innocence Project)模式,重新檢驗涉案DNA,進而翻案,確定呂嫌並非犯嫌。為追緝真兇、維護被害人及家屬權益,已經交由刑警大隊及內湖分局,重新組成專案小組,以冷案(cold case)偵查模式,重新偵查本案相關物證、偵查資料、過程,期以早日偵破本案。

  • 日「足利事件」翻版 一再說你有罪 無辜者也可能認罪

     承審台版「足利事件」的高院法官梁耀鑌感嘆地說,「有證據證明你是犯人,無辜者也可能輕易自白」,一份可信度有問題的咬痕鑑定報告,竟讓呂介閔認罪了,因此被判有罪確定;呂涉案時未滿20歲,昨日獲得平反已35歲,幽幽歲月15載含冤受辱,令人不勝唏噓。  梁耀鑌是法官學院32期結業的農家子弟,有20年審判經驗,3年前他審理力霸案,寫下厚達3000多頁的判決,創下司法紀錄;今年初他擔任洪仲丘案受命法官,案件審結時,他痛批軍方的螺絲鬆了,以荒唐態度處理致洪枉死,將涉案軍官何江忠等5人加重改判,重懲失職軍官。  此次推翻了更一審到更三審及最高法院,共14名法官對呂介閔的有罪認定,梁耀鑌坦承,這確實需要相當大的道德勇氣,他寫下「善未易明、理未易察」、「斷案,惟恐不得其情,所當競競者,明善察理」自勉。他說,當可證明無罪的新事證擺在眼前,就算定讞判決也要推翻它。  梁耀鑌舉出日本知名的足利事件為例,被害人的內衣附著體液與菅家先生一致,經警提示鑑定報告後,他就自白犯罪,但後來以更先進的技術鑑定,發現這些體液根本與菅家先生不同,他因此聲請再審,最後獲得平反。  而台版的「足利事件」主角呂介閔,涉案時未滿20歲,他原本稱與被害人郭女一起在家中看完影片人肉叉燒包,有撫摸及輕咬對方胸部,但不致於留下傷痕,否認郭的胸部咬痕是他咬的,但後來因偵訊單位陸續提示鑑定報告,其中法醫研究報告認定99.99%是他所為,呂也未否認。  由於法醫認為這個咬痕是仇恨咬痕,會讓人痛徹心扉,被咬的人會有非常淒厲嘶吼聲,痛到無法形容,那個聲音可以傳好幾公里,但整個案件調查過程中,沒有人聽到這樣聲音,所以可以推論郭女被咬時已經沒有氣息,呂介閔不否認是他咬的,就被認定是凶手。  梁耀鑌說,呂介閔案如同日本足利事件,當鑑定報告指向他時,他認為沒有什麼好否認,於是自白犯罪。梁耀鑌表示,法官本於「罪證有疑,利於被告原則」,應落實無罪推定的心證,就算面對被告錯誤的自白,及可信度有問題的鑑定報告,絕不能全盤採納。

  • 司法首例 內湖裸屍案再審逆轉判無罪

    司法首例 內湖裸屍案再審逆轉判無罪

    (12:57 更新內文) 15年前北市內湖公園郭姓女子裸屍命案,最高法院根據死者左乳房咬痕,認定凶手為死者男友呂介閔,依殺人罪判刑13年確定,但高檢署委託刑事局重新鑑定,發現左乳房採獲的DNA並非呂男,聲請再審獲准,高院再審後今日逆轉改判呂無罪,本件也是檢方提再審獲准改判無罪的司法首例。 已入監4年的呂男已在今年5月獲得釋放,由於呂介閔一、二審及再審都被判無罪,依刑事妥速審判法規定,除非判決違反憲法、判例、司法院解釋,否則檢方不能上訴三審,呂將因此無罪定讞,至於殺死郭女的真凶是誰?目前真相未明。 死者母親聆判後表示,之前的證據都指向是呂男殺死女兒,現在又說DNA檢驗出來不是他,司法有還女兒公道嗎?那誰是真凶?希望司法幫忙找出真凶,這15年來她為本案奔波,凶手一定是女兒親近的人,呂男也被關4年,呂男至今都沒有向她道歉過,如果女兒有靈性,也希望幫她一起找出凶手。 呂介閔未到庭,他的律師指出,郭女胸前的唾液在15年前只驗出男性DNA但無法判定是誰的,現在科技驗出已排除是呂介閔;對於死者家屬一直以來無法諒解,他說對郭女死亡表示哀悼,希望死者家屬尊重判決,後續是否提國賠,會跟呂男商量。 35歲的呂介閔,在加油站打工時認識郭女,成為男女朋友,但呂後來劈腿,郭為此曾和呂發生爭吵。2000年7月21日凌晨,郭到呂住處 要談呂移情別戀一事,2人遂至附近的5號公園談判,呂被控以鈍器將郭女重擊死亡,事後將她衣褲褪去,故布疑陣、偽裝遭性侵。 檢方調查後認定呂男行凶殺人,將他起訴,一、二審都判處無罪,但遭最高法院撤銷發回,更一審到更三審依法醫研究所鑑定報告,認定郭女左乳的咬痕是呂所為的機率為99.99%,再加上呂也沒有否認這份鑑定報告,將呂改判有罪,2010年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判處呂13年徒刑定讞,呂發監執行。

  • 內湖裸屍案再審 鑑識專家法庭交鋒

    高院今日開庭審理內湖裸屍再審案,傳喚法醫石台平、刑事局鑑識專家,法庭內坐滿國內頂尖鑑識人員,庭訊內容仿佛電視劇CSI;石台平證稱死者郭姓女子是在「瀕死」,被呂男以「恨意」咬左乳,但呂的律師則駁斥,石台平的論述完全沒有科學根據。 當初對呂介閔測謊的刑事局鑑識警官、現任新北市鑑識主任林故廷,則是證實呂介閔在郭女死亡時不在場,呂的供述通過測謊沒有不實在;刑事局鑑識人員劉素彣在主任程曉桂的陪同下出庭,她表示經前年引進的「23組基因位鑑定試劑」檢測,死者左乳採集到的DNA與呂不同。

  • 內湖公園裸屍案再審 法官將傳兩法醫作證

    發生在15年前的內湖公園裸屍命案,被認定為凶手的呂介閔遭判刑13年定讞後,2個月前因重新鑑定的DNA報告結果,獲准再審並出獄。高院今日開庭,由於檢方提出希望傳喚當初判定呂男在死者瀕死留下咬痕的法醫石台平作證,但呂的律師則要求讓意見相左的蕭開平法醫作證,為了釐清事實,合議庭擬同時傳訊兩法醫到法庭擔任鑑定人。

  • 內湖裸屍案 死者母疑凶手有共犯

     發生在15年前的內湖公園裸屍命案,被認定為凶手的呂介閔遭判刑13年定讞後,上月因重新鑑定的DNA報告結果,獲准再審並出獄。高院昨日開庭,呂男稱與女友感情很好,不可能殺她,但死者母親仍認為呂是凶手且有共犯,希望司法還她公道。  在監所服刑4年多的呂介閔,今年母親節前夕獲釋,趕回家中與母親團聚,他昨天一身白衣、頭戴白帽前往高院應訊,媒體問他是不是認為真凶另有其人,檢警應將凶手逮捕歸案,呂介閔不斷點頭稱「是」,但不願再多說。  死者郭女的母親在法庭外則表示,這起案件經過15年了,現在法院竟稱關鍵證據有問題,「不是太荒唐了嗎?」她說,女兒慘死後,男友呂介閔卻不聞不問,她至今還是認定凶手就是呂男。  34歲的呂介閔在加油站打工時認識郭女,成為男女朋友,呂後來劈腿,郭為此曾和呂發生爭吵。2000年7月21日凌晨,呂被控和郭女到住家附近的5號公園談判移情別戀一事,以鈍器將郭女重擊死亡,事後將她衣褲褪去,故布疑陣、偽裝遭性侵。  高檢署今年初將案發當時的DNA委託刑事局重新鑑定,發現死者左乳房採獲的DNA並非呂男,高院據此裁定全案再審,昨首次開庭。  呂介閔向法官表示,案發那天他睡著了,根本沒有下樓,證人稱有看到一名男子頭戴安全帽、穿著拖鞋,騎著沙灘型機車在棄屍現場出現,但他家沒有這款車、安全帽及拖鞋,他有不在場的證據。  他感性地說,案發前,他還帶著郭女吃宵夜,幫她修理電腦,2人感情不差,不可能會殺她,這起案件不是他做的,希望法官可以找出真凶。  呂的律師也質疑法醫石台平的鑑定報告,指郭女的左乳咬痕,是呂在陷入郭昏迷瀕臨死亡時,以逾10公斤的力道所咬,但這鑑定結果與蕭開平法醫不同,聲請對咬痕的時間點重行鑑定,證明不是呂在殺郭女時所咬傷。

  • 15年前內湖裸屍案 死者母親盼司法還公道

    15年前內湖裸屍案 死者母親盼司法還公道

    (16:50更新內文)15年前北市內湖五號公園裸屍命案,高檢署委託刑事局重新鑑定,發現左乳房採獲的DNA並非原認定之兇嫌呂介閔,高院據此裁定全案再審,22日高院針對此案首次開庭,呂男出庭問訊。 高院今日開庭,呂男稱與死者感情很好,不可能殺她,但死者母親仍認為呂是凶手且有共犯,希望司法可以還她公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