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全村的搜尋結果,共123

  • 8旬翁寫村歌 全村動員傳唱

    8旬翁寫村歌 全村動員傳唱

     佳冬8旬老翁寫村歌,凝聚村人向心力,生於音樂世家的賴慶智11年前寫下《萬建村村歌》(半徑庄庄歌),但卻無人知曉,直到今年他將歌譜拿給村長黃鳳凰後才為人所知,村人感動不已,全村總動員力推自己的歌。

  • 10歲女臉蛋皺巴巴 全村叫她阿嬤

    10歲女臉蛋皺巴巴 全村叫她阿嬤

    有的人從小臉蛋長得比較成熟,就會被稱作老在等,可是有些人卻因此無法正常生活!柬埔寨有一名10歲女童拉克欽(Bo Rakching)因為臉蛋長得像60歲,被村裡的小孩取笑,最令她難過的是,她的親生手足也稱她「阿嬤」;有僧侶和拉克欽溝通後,稱她前世業障未清,鼓勵她消業障就能變漂亮。

  • 穿越扮郎世寧 實驗新畫風

     「如果我扮演郎世寧,會是什麼狀態?」旅外多年,2009年返台後又重新認識台灣的藝術家盧昉自問,清宮廷畫因郎世寧而產生了不同的樣貌,如果東、西方的跨越,有著更多的郎世寧,會產生什麼新的樣貌? \n 浸淫於西畫多年,精準地重現文藝復興時期歐洲古畫對盧昉並非難事,但他自知骨子裡,從小就對水墨畫的表現手法、質感有著濃厚興趣,「去年回去大陸祖籍地,看到全村人都和我一樣姓盧,是很奇妙的經驗。」對應於自己的家族是全村唯一離鄉背景來到台灣的一支,觸動著盧昉思考另一平行時空會是什麼樣子。 \n 「何不將東、西方古畫湊在一起?」讓帶著西畫背景的自己,扮演如郎世寧的角色,想像著當年若卡拉瓦喬也造訪中國,會創作出什麼樣令世界改觀的作品?盧昉用西畫的手法試圖畫出中國畫的氣質,「光是要把油畫的生麻畫布,做出國畫絹布的質感,就實驗了很多次。」 \n 以「郎世寧的油彩實驗」為題進行一系列的想像與創作,盧昉特別找來18世紀荷蘭的靜物畫作為參照,讓看似很東方的畫面,細看卻有著西方靜物畫的光影與細節。盧昉打趣:「我想做的效果就像80年代好萊塢拍的中國片,怪怪的中式裝扮,開口卻講英文」這種「東湊西湊」的實驗,盧昉看來也是一種不斷觀看 \n 與對話、理解的過程。

  • 老爸姓代 兒女姓戴 陸全村改姓

    老爸姓代 兒女姓戴 陸全村改姓

     「37年了,認祖歸宗了!」日前89歲老翁戴興漢雙手微顫著,從民警手中接過新戶口本。山東濟寧市唐口街道韭菜姜村戴姓一族,37年前戶口統計時,有些工作人員為方便書寫,將部分戴姓寫成「代」,造成父子、兄弟間不同姓。近日派出所民警在5天內,一口氣為45名村民集體改姓,解決諸多的不便困擾。 \n 戴姓一族600年前由濟寧市金鄉縣卜集鎮戴樓村,遷至濟寧市唐口街道韭菜姜村,一脈相傳,繁衍迄今。戴興漢表示,祖祖輩輩都姓戴,1983年村裡進行一次人口統計,工作人員在手寫統計時,為求方便書寫將「戴」寫成「代」。「當時人們的文化程度普遍較低,那時候我都有孫子了,兒子、孫子,我們三輩人的姓都寫成了『代』。」 \n 89歲老人 終於認祖歸宗 \n 耿耿於懷的戴興漢指出,源於對傳統的認知,從他這一代開始居然改了姓,讓他很難接受。曾多次有意申請改正,但聽其他人表示處理起來「很麻煩」,只能默認且一直拖著。 \n 戴興漢一家現為五代同堂,最小的重孫7歲,此次家裡有5口人修改姓氏;對於能在89歲時,終於成功地把姓氏改正回來,讓他難掩激動興奮之情。 \n 「心裡很感激,錯了這麼多年,感謝民警,讓我們這家人終於認祖歸宗了。」此次更正姓氏的尚有村民戴紅偉,「原來的戶口本上,我姓『代』,女兒和兒子姓『戴』。」生於1977年的戴紅偉,在一次人口統計時被寫成「代」,2000年後出生的子女,雖沒有將錯就錯也姓「代」,但同樣為一家人帶來不便。 \n 戴紅偉強調,「女兒今年就要參加高考了,填家庭成員時,和我的姓不一樣,到哪兒出證明都很複雜,這樣會給孩子以後學習、工作帶來更多麻煩。」 \n 民警翻閱族譜 集體改正 \n 村裡幾位民眾也與戴紅偉具有同樣顧慮,眼看今年高考即將來臨,改正一錯幾十年的姓,不僅是為參加考試的子女著想,也讓祖上姓氏得以正確地傳承下去。日前韭菜姜村村委向唐口派出所提交申請,盼能為45名村民申請改姓。 \n 戶籍民警李娜收到申請後,隨即向上級反映,並成立小組走訪韭菜姜村,在翻閱大量檔案與參考《戴氏宗譜》後,決定為村民們集體改姓。一連5天,為45名村民更正姓氏,因辦理身分證需要時間,民警先為其辦理新戶口本、完成「認祖歸宗」。

  • 全村五分之一是老人 獅子會捐醫療車送愛

    全村五分之一是老人 獅子會捐醫療車送愛

    台西鄉溪頂村老年人口比率偏高,全村有五分之一是老人家,為了提供老人家良好的樂齡生活,19日國際獅子會捐贈1輛多功能醫療車給溪頂社區,不僅方便老人家就醫,更可搭車到各地參加樂齡學習活動,打造溪頂村成為銀髮樂園。 \n \n 雲林沿海地區因就業機會不多,年輕人口外流,老年人口比率偏高,其中台西鄉溪頂村情況更為嚴重,全村1658人中65歲以上老人家有380人,比率高達22%,因此社區積極發展老人樂齡環境。 \n \n 國際獅子會300-D1區今年邀集雲林、嘉義與台南超過千名獅友募款,共集資800萬購買6輛醫療車送給偏鄉機關社團,出身溪頂村的國際獅子會虎尾分會主席林振順關心家鄉老人家,特別爭取1輛醫療車送給溪頂村。 \n \n 醫療車捐贈儀式19日由雲林縣長張麗善、溪頂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林繼文、溪頂村長林錠玉、林振順等人共同主持,希望藉由醫療車接送住在較偏遠的老人家到社區一起共餐、參加樂齡學習。 \n \n 張麗善表示,雲林縣目前老年人口約有12萬名,占全縣人口比例18%,高居全國第2,所以縣府積極推廣老人共餐長青食堂、長期照顧2.0、社區關懷據點等服務,就是希望打造雲林縣成為高齡長者的樂園。 \n \n 林振順、林繼文、林錠玉說,醫療車除了提供就醫健檢服務,另一層意義就是接送住在較偏遠地區的長輩到社區來共餐與學習,達成長輩在地健康老化的目標,讓溪頂村成為幸福快樂的銀髮示範村。

  • 200場酬神戲 演到全村封路

    200場酬神戲 演到全村封路

     尬戲!彰化縣溪州鄉坑厝村溪林路從農曆正月17日起每天都有2、30場酬神戲在上演,場面很壯觀。村長鄭萬長表示,當地南無阿彌陀佛碑很靈驗,每年佛誕信徒都會請歌仔戲或布袋戲演出還願,200多場次預計要連演20多天才有完結篇。 \n 鄭萬長說,相傳溪州鄉坑厝與溪厝村在百年前常有水患,有1年村民在溪林路、福德巷口發現1塊奇特的「漂流木」,走近一看原是刻有「南無阿彌陀佛」的石碑;村民認為是冥冥中的神蹟,決定立碑供奉起來。 \n 南無阿彌陀佛碑立於農曆正月17,信徒也將這一天定為佛祖的生日,慢慢地這裡成信仰中心之一;除膜拜許願,後來更因水患不再,佛碑的靈驗被傳開,信徒除本地人,更不乏有路過的遊客。每年佛誕還願的信徒是有增無減。 \n 戲棚發芽!鄭萬長說,每天2、30場次酬神戲上演,為顧及大家的安全所以要封路;令人回味的趣事是,4、50年前「戲棚」都是要現砍竹子來架設,結果曾因酬神戲連續演20多天,演到戲棚竹架發芽。

  • 全村共舞 南昌「板凳龍」場面壯觀

    全村共舞 南昌「板凳龍」場面壯觀

    近日,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李渡鎮桂橋村舞起了板凳龍。舞板凳龍作為村裡的傳統民俗,每年正月初二,村裡每家每戶都要出一條板凳,加入板凳龍隊伍,在全村巡遊。家家戶戶放鞭炮、燃煙火迎接板凳龍,成為當地一道獨具特色的春節文化大餐。

  • 一元看病 老村醫守護鄉親半世紀

    一元看病 老村醫守護鄉親半世紀

     一塊錢能做什麼?浙江建德市73歲的村醫吳光潮從醫超過半世紀,從1983年就在乾潭鎮梅塘村的衛生室立下老規矩,為村民看病只收1元(人民幣,下同),至今36年來從未漲價。他說,「我有退休工資,為村子服務,是盡自己的一點力量」。 \n 吳光潮1966年在半農半醫學習班畢業後,持續在鄉村衛生所服務至今。50多年來,他每天凌晨5、6時就在衛生所準備看病。「村裡面現在基本上是老年人,患者常常6、7點就到衛生室了。」他說,冬天時是凌晨6時開始看診;夏天則提早到凌晨5時。 \n 看診費 都是1元硬幣 \n 吳光潮的看診費都收在一個鐵盒,裡頭裝滿了1元硬幣。他表示,在1960、1970年代他看病是收5毛或1毛錢,從1983年開始收1元,一直堅持至今,「衛生室(所)費用有政府的補助,即使不夠的話村裡也會支持」。 \n 乾潭鎮衛生院統計,梅塘村近3年來,每年超過4000人就診。龐大的醫療費除了政府資助外,吳光潮每年還從自己薪水拿出數千元補貼。建德市中共紀委紀檢員閻洪偉指出,吳光潮雖然只是基層的鄉醫,但有著清廉的醫德與醫風,為村民健康盡心盡職,他的堅持令人敬佩。 \n 為了讓村民少花錢,吳光潮還經常上山採藥,再將草藥分給家境困難的村民,在山勢險峻的地方採藥十分危險,幾次發生意外還差點丟了性命。有次他在村中送藥時,冒雨騎車不慎摔倒,診斷為腦震盪,住院20多天,引發村裡的「探望潮」,上百名村民不惜走上5、6公里去探望他。 \n 吳光潮家附近還住著一戶低收入戶,有位80多歲的老母親和2名智能障礙的兒子,只要對方遇到病痛,他就會主動看診,還時常送上日用品,甚至幫忙申請低收入戶的相關補助。 \n 全村人病歷 都在心裡 \n 吳光潮多年來治療的村民達上萬人,利用中草藥、拔罐、電針療法等解決農村常見病痛。 \n 「村裡有不到600人,大概有什麼病我都知道,全村人的病歷都在我的心裡。」吳光潮說,能夠被鄉親信任跟尊重,就是他最看重的事情,「只要村民需要我,我想一直在衛生室幹下去,直到幹不動為止」。

  • 全村網購都靠她 7旬婆成達人

    全村網購都靠她 7旬婆成達人

     住在四川省德陽市中江縣南華鎮石牆村的70歲老太太游克珍,小時候只讀過3年小學,就因家貧輟學,識字不多。在石牆村經營小賣部的她堅信活到老學到老,趁電商在她的店面建服務站的機會,自學電腦,現在已是當地網購達人,幫大家解決購物問題,還會使用微信支付,讓村中年輕人嚇一跳。 \n 石牆村是座偏僻的小山村,屬於大陸官方「脫貧攻堅」的重點村落,住在當地的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年輕人大多外出念書、工作,對新科技所知不多;自從游婆婆學會電腦及網購後,村民的生活也變得更輕鬆了。 \n 1個多月學會操作技能 \n 游婆婆的網購生涯從2015年展開。當時有電商平台的工作人員到石牆村找地點設服務站,由於游婆婆的小賣店是村人經常往來的地方,就想在她的店面建立服務站。游婆婆表示不會用電腦,也不懂什麼網購,但電商願意免費提供電腦、電視等設備,並派人負責教學。 \n 家人認為游婆婆年事已高,學電腦有困難,不看好此事,但游婆婆很有信心:「只要自己肯鑽研,沒有辦不了的事……」加上還有年輕人幫她一對一上課,有人陪她說話,一點不寂寞,所以游婆婆點頭同意。 \n 沒想到才1個多月,游婆婆就掌握網上代買、代賣的操作技能,成為電商服務站站長。她表示:「免費幫村民代購,代購滿1萬元,平台會給她600元(人民幣,下同),對家庭經濟不無小補。」 \n 3年完成5200多筆訂單 \n 很多人不相信這位曾祖母輩的七旬老婆婆會網購,村人大多對網購沒有概念,幾乎沒人願嘗試。游婆婆先上網買了件200多元的紅棉襖,穿著在村裡走動,村民覺得衣服很不錯,價格又平實,開始找婆婆幫忙網購。 \n 隨著上門的人多了,游婆婆的名氣越來越大,村民委託購買的東西、種類越來越多,大到電視、洗衣機、空調等生活家電,到衣服、鞋墊、襪子等生活用品,成為當地網購達人,3年網購5200多筆訂單,讓這個小小的村級電商服務站生意超好,一度躍升中江縣全縣第3名。 \n 學會電腦後,游婆婆除了網購,還學會用電腦追劇,學壩壩舞(一種廣場舞)。對新科技很感興趣的游婆婆還學會微信掃碼支付,村裡有年輕人返鄉或遊玩,到小賣部購物時,也常被她拿手機要求微信支付的方式給嚇到,發現自己小看了這位高齡70歲的老太太。

  • 影》台中彩虹村躍BBC 96歲爺一支畫筆救全村

    影》台中彩虹村躍BBC 96歲爺一支畫筆救全村

    你還沒去過台中的彩虹村嗎?這座色彩繽紛的小村落去年10月才被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選為全球值得探訪的景點之一,如今又登上英國廣播公司(BBC)新聞版面,訴說他用一支畫筆救了全村的故事。 \n \nBBC近日直奔台中彩虹村,專訪彩虹村靈魂人物-高齡96歲、有彩虹爺爺之稱的黃永阜,該影片也在16日上線。影片中黃永阜表示自2011年起開始在彩虹村作畫,當時政府宣布要拆除村子,他突發奇想,拿起刷子、沾上油漆,開始在村落牆上、地上作畫,一共畫了11戶,由於畫風相當強烈、色彩鮮豔、充滿童趣,廣受喜愛,經過相關人士奔走努力下,這11戶才得以保存下來。 \n \n彩虹村其實範圍不大,位在台中市南屯區,鄰近嶺東科技大學,是一條約50公尺長的巷道,如今小村落蛻變為觀光景點,牆上滿滿的人像、動物圖像,色彩相當飽和,黃永阜說他從未接受過正規畫畫訓練,3歲時第一次拿起畫筆,還是爸爸教的。 \n \n現在彩虹村有來自香港、新加坡、日本等超過20家媒體相繼報導,黃永阜說從未想過自己的畫作會受到歡迎,他到現在仍是每天清晨三點起床畫畫,他說以後要繼續畫下去,也許畫到100歲。 \n

  • 最貴臨演?土豪為父出殯召全村送行…結束每人下山領千元紅包!

    最貴臨演?土豪為父出殯召全村送行…結束每人下山領千元紅包!

    大陸浙江紹興近日有一名億萬富豪為了給父親出殯,講究排場的他,竟然決定發給所有前來送行的村民每人300元人民幣紅包(約新台幣1350元),據悉當天竟湧入1500位村民參與,畫面相當壯觀。 \n綜合陸媒報導,昨(17)日大陸網路上瘋傳一段影片,只見畫面中滿滿的人龍往前移動,一個不小心還以為是村民正在參與遊行、繞境活動。沒想到竟然是為了幫村裡的一名富豪的父親送行。據了解,該名富翁是位建築老闆,資產相當雄厚。為了講究送葬的盛大排場,富豪曾開價每位前來送葬的人都能領有500元紅包(約新台幣2200元)不過後來因為來的人數太多,才改為人民幣300元。 \n據了解,當時吸引了將近1500人前來參與,還有人特別為此上班請假。不過也有村民表示,其實該名死者平常就對村子很好,所以很多人是自發性地想去替老翁送行,並不是單單只為了領錢、領紅包而已。 \n對此,網友們看了紛紛留言表示「記得我小時候是發10塊,當時還小想去賺零用錢,被媽媽攔下,我當場哭得比家屬還慘」、「情願一回事,不情願,這錢就晦氣」、「對村民好,還要花錢送行?」、「就是請臨演而已」、「45萬…一台奧迪阿!」、「穿紅色的也太不走辛了吧」、「富豪賺了面子,村民賺了錢,雙贏!」、「父親沒了!錢也沒了!這就是有錢人幹的事」、「最貴臨演」 \n

  • 陸瑜伽第一村 全村都在比軟Q

    陸瑜伽第一村 全村都在比軟Q

     河北省張家口市張北縣玉狗梁村村民每天上午6時與下午5時都會集合,來到村中廣場做瑜伽。玉狗梁村其實是大陸國家級貧困村,但在村書記盧文震推廣下,不管是村裡大媽或田中勞動的男人都勤練瑜伽,因此聲名大噪登上《紐約時報》,去年還被大陸國家體育總局授予「中國瑜伽第一村」的稱號。 \n 陸媒報導,玉狗梁村是人口不足100人的小村子,位於張家口張北草原,地處偏僻,距離最近的車站就需要2小時車程。該村人口嚴重老化,村民平均年齡為65歲,當地主要產業以放牧、農業為生,有67戶村民是登記在案的貧困戶,是大陸600多個國家級貧困村之一。 \n 村民:好幾年沒生病 \n 玉狗梁村的草原風光相當明媚,不過其實也很荒涼。該村的民生用水需自山腳下引來,蓄水池也與其他村子共用,常常無水可用;而農業用水也是一樣困窘,全村空有140畝地,但卻沒水可灌溉。村民形容,「水井打到百米深,一滴水也見不到。」 \n 「除了老弱病殘,根本沒人留在村子。」82歲的村民秦有表示,他3個孩子都在外地工作,自己則留在村子種田與放牧,村子裡沒什麼休閒,以前在農田幹完活,只能回家看電視,偶爾會到鄰居家串門子。 \n 村上沒有條件發展產業,也吸引不到投資,出於無奈下,村書記盧文震於2年前開始鼓勵村民做瑜伽,不只讓民眾活得更健康,也為玉狗梁村的發展注入活力。 \n 張喜英是村上最早參與瑜伽運動的7人之一,至今已2年時間。「我幾年沒生病了,瑜伽真好。」張喜英說道,在她的鼓勵下,她的丈夫與幾名親戚朋友都被拉入這項全村運動。 \n 集體練習 盼健康脫貧 \n 張喜英表示,當初做瑜伽時,只是練習調節呼吸,或做些交叉雙腿等動作,但隨著村書記的技術逐漸成熟,學到的動作也越來越複雜;一開始是在村書記的指導下,在家中練習,人多之後,最後演變為每天早上6時與下午5時的「瑜伽集會」。 \n 村書記不只透過瑜伽讓村民心靈更富足,也經由網路,逐漸改善當地生活。藜麥是村中的主要作物,在盧文震的推廣下,賣到北京市的有機市場,在電商的價格可達每公斤80至100元(人民幣,下同),此前的價格僅有6到8元。 \n 秦有說,有盧文震這樣愛民的村書記,「大家的心氣明顯不一樣了。」張喜英的女兒說,聽說2020年國家要實現全面脫貧,無論到時候村子是不是真的富起來,村民都希望盧書記能夠留任到那時。

  • 《新聞龍捲風》食物滿桌全村集體失蹤 香港鎖羅盆神秘一夜滅村!

    《新聞龍捲風》食物滿桌全村集體失蹤 香港鎖羅盆神秘一夜滅村!

    香港曾出現滅村案,有兩人到鎖羅盆參加祭典,一進村就覺得不對勁,整個村像是空城,進屋裡一看,家具整齊、祭品準備妥當、禽畜無恙,唯獨村民全部消失不見,該地特殊磁場也會令指南針失效,所以鎖羅盆又被稱鎖羅盤。

  • 倍賞美津子腿開開 睡遍全村男人

    倍賞美津子腿開開 睡遍全村男人

    影史經典《楢山節考:4K修復版》,35年前拍攝大手筆斥資5億日圓打造片中村落,規格更勝《健忘村》!為捕捉四季變化,電影拍攝時間長達一整年。片中除極具爭議性的「棄老傳統」外,大膽赤裸的性愛場面比原著故事更多了人性的寫實! \n \n導演今村昌平為力求場景的真實與自然四季的溫柔與無情,劇組在日本長野縣選一處深山裡的廢棄村莊搭建場景,耗時整整一年在此進行拍攝,此片在當年更是花費超越5億日圓的預算,以35年前來說,可說是相當大手筆! \n \n曾說過「我將書寫蛆蟲,至死方休!」擅於從生死性愛等基本層面挖掘人性的今村昌平,總能深刻描繪出底層的小人物,在大時代下如何與生活搏鬥抑或妥協。他導演的《楢山節考:4K修復版》不單只講述因為貧窮和生存衍生出的「棄老傳統」,同時也運用許多鏡頭描述「性」,呈現人性中最赤裸的一面。片中一幕,年輕氣盛的年輕人在野地偷情,在山林裡如泰山般盪著樹藤享受魚水之歡的場景,演員們大膽的在大自然景致中實地拍攝,還原在原始粗糙文化下野味十足的的荒地性愛鏡頭。導演今村昌平表示:「我關心的是人的下半身及社會底層。」這正是他創作的核心。 \n \n電影中隱藏的另一嬌點,是曾演出日本人氣電視劇《半澤直樹》的倍賞美津子,在電影中為讓家族後代能夠免除噩運詛咒,倍賞美津子遵從亡夫遺願,和村裡所有男性睡一夜,貢獻自己的身體,以求神明庇佑。每晚可見她抬起玉腿,讓不同的男人拜見和服下的春光。在「一刀未剪版」預告中不但可見倍賞美津子年輕時的美貌,也保留了正片裡裸露兩點畫面。 \n \n而男主角辰平,則由日本影帝緒形拳所飾演。縱橫影壇半個世紀的緒形拳,在有「日本奧斯卡」之稱的日本電影學院獎曾獲十餘次提名,並三次成功捧得影帝稱號,地位可比日本影壇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而緒形拳和倍賞美津子也多次在今村昌平導演的電影中合作,成為他電影生涯裡,合作最多的導演與女演員。電影18日在台上映。

  • 新故鄉願景》社造4推手 為1頭水牛翻轉全村

    新故鄉願景》社造4推手 為1頭水牛翻轉全村

     土溝的故事得從2002年說起,當時還是台南縣市合併前的土溝村,儘管農業是多數居民賴以維生的經濟來源,當地卻僅存1頭水牛,居民以水牛作為精神象徵,展開社區營造工作,也因為幫這最後一頭水牛重蓋牛舍,讓土溝從此變得不一樣。 \n 2005年,時任南藝大建築藝術研究所所長曾旭正(現為國發會副主委)帶著研究生到土溝蹲點,每年研究生來來去去,多數人在取得學位後即揮別土溝,呂耀中、黃鼎堯、陳昱良、張龍吉,卻在退伍後選擇到土溝生活、創業。 \n 談起跟著老師曾旭正到土溝的感想,4人異口同聲說:「我們共同的因子就是坐不住,能到社區總比坐在教室裡面好。」他們從幫土溝最後1頭水牛重蓋土埆厝的牛舍開始,社區環境的改造除了提出設計案,得一次次與居民溝通搏感情,「因為住下來了,能夠以居民的視角做設計,漸漸的,我們就成了土溝的一份子。」 \n 初到土溝時,4人是青春正盛的研究生,10幾年過去,他們已成家立業、成為公司負責人,呂耀中及張龍吉除了經營設計公司,還分別是崑山科大及正修科大的兼任講師,帶著學生到土溝實習,有學生就跟他們當年一樣,來了就不想離開,成為公司員工。 \n 至於黃鼎堯與陳昱良,從早期的社區營造、推動土溝農村美術館、接外地社區的規畫案,仍維持一貫的駐村創作型態,面對面與居民「交陪」,聽居民的意見,闡述自己的創作理念,讓居民參與其中,甚至成為主角,「土溝的經驗不見得適合別的社區,但用心傾聽這個互動模式,到哪兒都不會變!」 \n 即便土溝從平凡農村搖身一變成為知名社造模範生,還因為農村美術館轟動一時,仍有居民不認同他們「你們又不是土溝人,為何干涉土溝居民的生活」的質疑聲音從沒少過,4人不假思索地說:「他鄉和故鄉的距離有多遠?如果是戶籍地址在土溝才叫土溝人,那很簡單,遷戶口不就好了,沒有情感的連結,故鄉也會變他鄉啊!」

  • 村民合力湊錢幫葬母 7歲孤兒寒冬中磕頭跪謝全村

    村民合力湊錢幫葬母 7歲孤兒寒冬中磕頭跪謝全村

    山西省忻州市五台縣潘家峪村不久前舉辦了一場葬禮,7歲的孤兒鄭瑞昌接受村民幫助,總算湊足了錢來下葬母親。遺體下葬前,他手捧母親的遺像,在寒冬中披麻戴孝,跪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向全村老少磕頭答謝,讓在場村民都看了鼻酸。 \n \n綜合大陸媒體報導,鄭瑞昌的父親在打工時因煤氣中毒身亡,媽媽為料理後事,花光家中積蓄,還欠下不少債,不過,她很能吃苦,拼命工作讓家裡的債務一天天减少,正當生活逐漸步入正軌時。沒想到日前媽媽也突然去世,鄭瑞昌頓時成了孤兒,家中窮得連下葬的錢都沒有。 \n \n鄭瑞昌悲慘的遭遇不僅在村里很快傳開,連許多遠在他鄉的村民也聽到消息且專程趕回來幫忙,雖然鄉親們並不富裕,但還是東湊西湊,盡自己所能捐錢讓孩子下葬母親,甚至連102歲的老人也捐了人民幣50元,最後全村總算湊集了1萬4千元人民幣(約新台幣6萬3千元)。 \n \n出殯當天早上,全村的村民都來了,鄭家門口的花圈一個接著一個送來,全都是村民自個兒湊錢買的,就為了讓他媽媽能走的風光。當棺材被抬走時,他在大伯的指引下跪倒在地上,向在場的全村村民磕頭,謝謝大家的幫助,這一舉動讓鄉親們在寒風中红了雙眼,最後把長跪不起的鄭瑞昌扶了起來。 \n

  • 卸下全村最胖頭銜 陳子威9個月狂瘦61公斤

    卸下全村最胖頭銜 陳子威9個月狂瘦61公斤

    因為愛吃、少運動,20歲男大生從小就與「胖」字脫離不了關係,今年3月更以141公斤被封為「全村最胖」,於是下定決心開始減重,從少吃澱粉、晚餐不吃,加上一周運動3次、每次超過1小時,短短9個月時間,成功減重61公斤,體重來到80,套上之前褲子,身材明顯小了一號。 \n \n 來自來義原鄉的陳子威,從小食量就很大,「一餐可以吃2、3個便當」、早餐主食一定是3樣以上,烤肉一人份就要吃掉3、400元,親友見狀都不禁搖頭,直呼「也太會吃了吧」,這也讓他高一體重就超過100公斤,之後再也沒有瘦下來過。 \n \n 今年大學入學前,他下定決心要有不一樣的生活,在媽媽陪伴下決定開始減重,聽從鄉內衛生所護理師建議,從戒含糖飲料開始,接著不吃晚餐,澱粉類食物也盡量不碰,第一個月就減重14公斤,明顯看到成效。 \n \n 除了飲食節制,也搭配運動,減重期間朋友邀約聚餐都予以婉拒,碰到撞牆期時,就與母親相互勉勵,最終在母子共同努力下,連媽媽都從原本的74公斤減到56公斤。 \n \n 陳子威笑著說,以前褲子很難買,最胖的時候更要買到7XL,現在穿L的尺寸就綽綽有餘,他建議想要減重的民眾,要先從控制飲食開始,再循序漸進加入運動輔助,這樣就不用一次到位,減得那麼辛苦。

  • 全村簽賭大槓龜 吉穴被封害的

    全村簽賭大槓龜 吉穴被封害的

     雲林縣北港樹腳里埤塘被視為「鯉魚穴」,池前土地公廟原是村民求大家樂明牌所在,20多年前封填,不料全村因此大槓龜;12年前重挖闢,鎮代蕭順心搶救的1棵茄苳樹苗,如今成蔭,還呈「V」字成長,村運趨吉,居民咸認是鯉魚穴得蔭,成為奇談。 \n 居民17日清理以埤塘為中心的「福德園」,80歲的許姓耆老指出,已百年的小土地公廟前原有一水池,20多年前因農地重劃封填,致雜草叢生,當年村民瘋大家樂,老逼明牌簽賭,一次出了「53」,全村下注,結果大槓龜。 \n 「如今聽到『53』還心有餘悸」,許老說,很多人因摃龜食不下嚥,輾轉難眠,也有人「跑路」,村運衰弱被認為可能與被視為「鯉魚穴」的埤塘遭封填有關,加上該村無休閒空間,因而倡儀重闢池塘。 \n 蕭順心奔走爭取重現水塘,整地時發現草叢中1株茄苳樹苗差點被砍除,他將樹苗移植到土地公廟後,沒想到12年就成蔭,當年曾槓龜的多位爺奶一起清理公園,強調有了休閒去處不再簽賭,村運因而好轉。 \n 堪輿師林春文表示,堪輿學中所謂「前有照、後有靠」是好地理,而照中有泡、即水池為佳,象徵明亮寬敞的財庫,一旦被封或破壞,財運就破,恢復水池,加上廟後小樹長大成蔭「後有靠」,就能平安好運。

  • 全村簽賭大摃龜 原來是「吉穴」遭破

    全村簽賭大摃龜 原來是「吉穴」遭破

    北港樹腳里埤塘被視為「鯉魚穴」,池前土地公廟原是村民求大家樂明牌所在,20多年前封填,不料全村因此大摃龜,12年前重挖闢,鎮代蕭順心搶救一棵茄苳樹苗,如今成蔭,還呈「V」字成長,村運趨吉,居民咸認是鯉魚穴得蔭,成為奇談。 \n \n 居民清理以埤塘為中心的「福德園」,80歲的許姓耆老指出,已百年的小地公廟前原有一水池,20多年前因農地重畫封填,致雜草叢生,當年村民瘋大家樂,老逼明牌簽賭,一次出了「53」,全村下注,結果大摃龜。 \n \n 「如今聽到『53』還心有餘悸」,許老說,很多人因摃龜食不下嚥,輾轉難眠,也有人「跑路」,村運衰弱被認為可能與被視為「鯉魚穴」的埤塘遭封填有關,加上該村無休閒空間,因而倡儀重闢池塘。 \n \n 蕭順心奔走爭取重現水塘,整地時發現草叢中一株茄苳樹苗差點被砍除,他將樹苗移植到土地公廟後,沒想到12年就成蔭,當年曾摃龜的多位爺奶一起清理公園,強調有了休閒去處不再簽賭,村運因而好轉。 \n \n 堪輿師林春文表示,堪輿學中所謂「前有照、後有靠」是好地理,而照中有泡、即水池為佳,象徵明亮寬敞的財庫,一旦被封或破壞,財運就破,恢復水池,加上廟後小樹長大成蔭「後有靠」,就能平安好運。

  • 15歲少女被40村民輪流硬上 全村向警求情:我們兒子很無辜

    15歲少女被40村民輪流硬上 全村向警求情:我們兒子很無辜

    日前泰國攀牙府(Phang Nga Province)一名15歲少女在8個月內遭同村的40名男子輪流性侵,事後少女的母親向警方報案,這幾十名性侵犯的家屬竟跑到警局抗議,還有人要求警方不要公開此事,聲稱都是為了保住村莊的名譽。 \n \n據外媒報導,一名男子在去年5月某天凌晨偷偷潛入一名14歲少女的家並性侵得逞。幾天後,男子又帶著多名朋友一起到少女家再次性侵,並威脅她不可以說出去,不然就將殺光她的家人,讓少女嚇得隱忍了6次輪流性侵的遭遇。 \n \n少女的媽媽說,自己與丈夫在橡膠園工作,每天都是半夜出門、天亮回家,所以會留下女兒單獨在家中,沒想到女兒乖乖在家竟還會遭受危險,「我們是看她臉色很差,追問多次才知道,這些人非常過分,到處呼朋引伴,每次至少都有5人一起性侵,最多的一次還有11人。」 \n \n事後少女和母親報警,經調查後確定了其中11名性侵犯的身份,但嫌疑犯的家屬竟「集體」跑到警局前求情,表示「自己家的孩子是無辜的」,還有村民向警方要求不要向媒體公開此事,「想想村子裡的其他孩子吧,如果爸爸被懷疑是性侵犯的話,他們壓力都會很大的!」但事實上整個村子也才僅180人,而少女指控的人數多達40名男子,所以幾乎每戶人家裡都有一名性侵犯。 \n \n事件曝光後,因嫌疑犯的涉及人數很廣,少女一家人也被村民們排擠,後來無奈之下也決定要搬家,遠離這個可怕的村莊。 \n編輯推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