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全民直選的搜尋結果,共12

  • 2020跟2016的國民黨差在哪?網神回慘打臉蔡

    2020跟2016的國民黨差在哪?網神回慘打臉蔡

    2016年總統大選,共有三組人馬參選,最終由民進黨推派的蔡英文以及副手陳建仁以689萬4744票勝出,國民黨提名的朱立倫與王如玄則獲得381萬3365票。有網友問及,國民黨面對即將到來的2020年總統大選,與2016年差在哪?有網友認為,韓被批講幹話,總比蔡英文真的把台灣搞得亂七八糟好多了。

  • 全民直選理事長恐破局 體總決議各體協自由選擇

    全民直選理事長恐破局 體總決議各體協自由選擇

    體育署長林德福日前喊出「改革一次到位」的口號,希望國內各單項運動協會以直選方式決定理事長,但這個口號可能要跳票了。全國體總今天召開臨時會員代表大會,決議各協會改選可自由選擇直選或間接選舉,不必照體育署主張的「會員直選」。 \n \n至於體育署喊出「會員直選」的口號,並代各協會招收個人會員,並將招收會員網站掛設在體總網站之下。由於各協會仍有權利審查會員資格,為了怕未來民眾申請入會卻沒通過,讓體總成為代罪羔羊,今也決議於撤下相關網頁。 \n \n「今、明兩天都放假,我想最快禮拜一才會關閉網站。」體總會長張朝國表示,今天的決議就是讓各單項協會,可依照自己的獨特性,獨立做出判斷與選擇,找出對自己最適合方式進行改選。 \n \n「國民體育法」於9月20日頒布修正案,要求各運動單項協會依新法規範訂定章程,於半年內完成改選(明年3月20日)。不過法條中並無情治規定改選一定得採個人會員直選理事長的方式,也讓多個協會龍頭炮聲隆隆,認為體育署逾越分際,要求協會採取直選,已違背《人民體育法》由協會自主、自治的精神。 \n \n在這次國體法改革的角力中,有人把目前各單項協會形容為藍營人士在抗拒改革,偏偏今天參與臨時大會的前體委會副主委朱壽騫,就是綠營人士,更是林德福當年擔任主委時的副手,今卻表態不挺昔日長官。 \n \n「我是民進黨黨員,也是行政院政務顧問,也是民進黨中央黨部的智庫,體育不該跟政治劃在一起,」朱壽騫說:「大家都是體育人,我是覺得體育署真的是吃飽沒事幹,這次真的是多此一舉。」

  • 農田水利會淪為派系樁腳 牽動地方選情

     這屆農田水利會會長任期將在明年屆滿,中央之前傳出要將目前會長直選改為官派的聲音,獲得部分地方水利系統人士支持,並積極推動;但有會員質疑,台灣已是民主國家,連總統都直選了,再走回官派的路子,根本是開民主倒車。 \n 台灣目前有17個農田水利會,管理38萬公頃的農地水道,除了每年有農委會補助會費外,有的水利會坐擁多筆房舍土地,1年可收到上億租金,部分金錢流向不透明,加上選舉時因綿密組織動員系統,常淪為派系樁腳,牽動地方選情。 \n 立法院長蘇嘉全去年在小英總統上任後不久便指出,為落實轉型正義,將修法把農田水利會目前屬公法人的人民團體改為公務機關,會長由直選改為官派,讓資源全民共享,也獲得不少人支持,並積極推動。 \n 屏東農田水利會員沈商嶽指出,農田水利會會長早年由政府官派,曾一度改為遴選,民進黨2000年執政後提案改由會員直選,2002年舉行首屆農田水利會選舉,迄今已實施4屆直選,若再改回官派,在現在總統都直選的年代,根本是民主倒退。 \n 他說,目前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裡有4個是民進黨籍會長,若改回官派,是不是會讓外界有民進黨想「整碗捧去」的觀感,不是就和威權時代的國民黨一樣?這會讓小英總統所謂的「轉型正義」變成「不公不義」。 \n 農委會農田水利處表示,去年的確有改回官派的聲音,當時曾針對此議題進行意見調查,但後來覺得不妥暫時擱下,迄今仍未送出「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法提案,農委會目前也沒有相關修法的準備。

  • 農田水利會長改官派?會員批開民主倒車

    農田水利會長改官派?會員批開民主倒車

    這屆的農田水利會會長任期將在明年屆滿,中央之前傳出要將目前會長直選改為官派的聲音,獲得部分地方水利系統人士支持,並積極推動。但有會員質疑,台灣已是民主國家,連總統都直選了,再走回官派的路子,根本是開民主倒車。 \n \n台灣目前有17個農田水利會,管理38萬公頃的農地水道,除了每年有農委會補助會費外,有的水利會坐擁多筆房舍土地,一年可收到上億租金,部分金錢流向不透明,加上選舉時因綿密組織動員系統,常淪為派系樁腳,牽動地方選情。 \n \n立法院長蘇嘉全去年在小英總統上任後不久便指出,為落實轉型正義,將修法把目前屬公法人人民團體的農田水利會改為公務機關,會長由直選改為官派,讓資源全民共享,也獲得不少支持,並積極推動。 \n \n屏東農田水利會員沈商嶽指出,農田水利會會長早年由政府官派,曾一度改為遴選,民進黨2000年執政後提案改由會員直選,2002年舉行首屆農田水利會選舉,迄今已實施4屆直選,若再改回官派,在現在總統都直選的年代,根本是民主倒退。 \n \n他說,目前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裡有4個是民進黨籍會長,若改回官派,是不是會讓外界有民進黨想「整碗捧去」的觀感,不是就和威權時代的國民黨一樣?這會讓小英總統所謂的「轉型正義」變成「不公不義」。 \n \n農委會農田水利處表示,去年的確有改回官派的聲音,當時曾針對此議題進行意見調查,但後來覺得不妥暫時擱下,迄今仍未送出「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法提案,農委會目前也沒有相關修法的準備。

  • 保守派回歸挺自家人 韓大選安哲秀落後文在寅幅度加大

    韓聯社首爾4月30日報導指出,據南韓民調機構Realmeter30日發布的最新南韓總統大選民意調查結果,在野的共同民主黨前黨魁文在寅穩居支持度榜首,且進一步拉大與國民之黨安哲秀的差距。文在寅支援率比安哲秀高出約1倍。 \n \nRealmeter受《NOCUT NEWS》委託,於4月27-29日面向1523名成年人進行了這項民調。結果顯示,文在寅以42.6%的支持率穩居第一,安哲秀支持率持續下滑,以20.9%位居第二,兩者支持率相差進一步拉大。 \n \n值得注意的是,執政的自由韓國黨候選人洪准杓支持率較前一次上升3.7個百分點,達16.7%,與安哲秀的支持率差距縮小至誤差範圍之內。另外,正義黨沈相奵爲7.6%,正黨劉承旼爲5.2%。 \n \n南韓政壇分為親美的保守派,與主張和北韓改進關係的自由派。自從1987年南韓總統首度由全民直選以來,過往六屆前兩名均分屬保守派與自由派人士,但這屆大選,受剛被趕下台的保守派總統朴槿惠醜聞影響,保守派聲勢低迷,民調前兩名文在寅與安哲秀均屬自由派。之前安哲秀與文在寅民調接近時,曾有媒體分析保守派為了阻止立場最激進的自由派候選人文在寅當選,在自家人洪准杓與劉承旼當選無望之下,會有部分保守派選擇投給立場較溫和的自由派人士安哲秀。但從本次選舉民調,安哲秀下滑,洪准杓上升來看,保守派選民有回流自家人的跡象。

  • 伊朗下月大選 保守派前總統內賈德未獲提名

    伊朗下月大選 保守派前總統內賈德未獲提名

    即將於下個月19號舉行新一屆總統大選的伊朗,日前由國家電視台公告6位獲提名的候選人,讓外界意外的是,被視為保守派「反美鬥士」的前總統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並未入選,由包含現任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第一副總統賈汗吉裏(Eshaq Jahangiri)和首都德黑蘭(Tehran)市長卡利巴夫(Mohammad Bagher Qalibaf)等6人爭奪大位。 \n \n據美國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將在下個月19日改選總統的伊朗,近日由官方宣布正式候選人,包含現任總統羅哈尼在內,共有6位獲得提名資格。但令外界意外的是,本月初宣布參選的前總統內賈德,竟未獲憲法監護委員會認可,遭排除於候選人名單之外。伊朗在伊斯蘭革命後,宗教等大權交由終身職的最高領袖(Supreme Leader of Iran)管理,國家政策則由每四年一任的總統負責,總統由全民直選產生,可連任一次,有意參選人必須經過官方審核後才能列名候選,這點也成為歐美世界詬病之處。 \n \n現任總統羅哈尼,於2013年選舉中取得過半當選。現年68歲的他,過去曾擔任國會議員和伊朗首席核談判代表的職務,精通英語、德語、法語、俄語、阿拉伯語。羅哈尼雖畢業於伊斯蘭法學專業,但普遍被外界視為溫和改革派,上任後不久,與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進行電話會談,甚至最終以限縮核子發展,達成美方中止對伊朗的禁運和貿易制裁政策,讓伊朗的石油、天然氣與商業貿易發展前景提高展望。 \n \n但隨著美國新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對於伊朗的制裁和不友善再次回到高點,讓其國內風向恐轉往極端保守。熟知伊朗政治的專家指出,內賈德未獲提名後,本屆大選應在羅哈尼和保守派的司法副部長伊伯拉希姆·萊希(Ebrahim Raisi)之間決定。現年56歲的萊希,被視為首任最高領袖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的繼承人,過去兩屆專家會議(Assembly of Experts)大選都已極高票當選,除了其保守派立場外,多年來被指控為1988年政治犯屠殺的四位兇手之一,也成為他從政生涯中一大污點。 \n

  • 景為快評》馬英九兩次贏的3百萬票 蔡英文一次要了回來

    景為快評》馬英九兩次贏的3百萬票 蔡英文一次要了回來

    這次2016年的總統大選,是我國自1996年實施總統全民直選以來的第六次,早在選前一年,民進黨與蔡英文便以空前的聲勢,不斷營造出將會高票勝選的氛圍;果不其然,結果揭曉,蔡英文不但以超高票贏得總統大選,帶領民進黨重返執政,而且超越史上得票率的巔峰,差點再創兩項總統大選的新紀錄。 \n \n 蔡英文這次一舉打破了前五屆中由【馬蕭配】締造的58.45%得票率記錄,還逼近了史上最高的【李連配】1996年破350萬票的歷史記錄。 \n \n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馬英九以國民黨救世主之姿,帶領國民黨勢如破竹奪回政權,當時不少媒體以馬英九「狂勝」做標題來形容。如今,蔡英文這次簡直是以摧枯拉朽擊潰國民黨,不知又該如何形容?而且算起來,馬英九在08、12兩次總統大選合計贏了民進黨300萬票,這次等於是一次全吐了回去! \n \n 基本上,總統大選的「勝利指標」有兩項,一個是勝選差距票數,另一個是勝選者的得票率。前者,是指勝選者贏第二名多少票﹝絕對值﹞,後者,是指勝選者得票的比例多少﹝相對值﹞。這兩項指標都有觀察意義。 \n \n 前五屆總統大選,勝選票數差距最大的是在1996年,【李登輝&連戰】這組贏了第二高票的【彭明敏&謝長廷】3,539,113票之多;票數差距最接近的是2004年,連任成功的【陳呂配】只險勝了【連宋配】29518票,那一屆也是史上有名的「兩顆子彈」傳奇。 \n \n 至於勝選率最高的則是2008年的【馬蕭配】的58.45%。前述勝選差距最大的1996年【李連配】,則是因為該年有四組實力不弱的參選組合,因此以54%未列史上第二高得票率。 \n \n 因此,分別看勝選差距和得票率,蔡英文這次都真的是贏得了徹底的、空前的大勝;如果再加上一項女性當選國家元首,那真的是創下了台灣選舉史上的「大三元」! \n \n \n

  • 短評-看懂修憲巧門

    短評-看懂修憲巧門

     台灣民主化過程中,中共最在意的是總統直選和全民公投。1996年台灣首次總統直選,中共試射飛彈干擾,至今台灣已舉行5次總統直選,大家都習以為常,中共也適應了。阿扁在2004年和2008年的兩次總統大選都一併舉行公投,中共跳腳,藍營發起拒領公投票反制,成為鬧劇。公投至今還是很敏感。 \n 台灣未有過一次成功的全民公投,除了門檻很高外,忌憚中共的壓力也是原因,現在立法院修憲案卻提供了一個巧門。朝野政黨已對修憲達成共識,未來交付公投時,就都沒有立場發動拒領公投票,換言之,只要立院通過修憲案,台灣就可以舉辦首次沒有政黨反制的公投,通過可能性大增。 \n 未來,只要立院啟動修憲列車,形同啟動公投列車,立院修憲一次,就要公投一次,立院若採多階段修憲,那就要舉辦行多次公投,而且師出有名,冠冕堂皇,中共不能跳腳。 \n 可以預期綠營一定採切香腸式多階段修憲,讓間隔兩年的總統立委二合一選舉及地方九合一選舉,每次都一併舉辦公投。每兩年一次公投將讓公投常態化,民眾習以為常,中共不能反彈。 \n 這就是修憲巧妙所在,多階段修憲啟動公投列車,幾次下來讓公投名正言順,大家都能接受也享受公投的經驗,這樣的效應比通過哪些修憲內容更有意義。到時再配合修公投法,讓公投正常化、普遍化,也就水到渠成。 \n 未來中共若要統一台灣,就得過全民公投這一關,這恐怕才是綠營發動修憲列車最終想開往的方向。

  • 名家-大陸選舉可學香港

     香港立法會進行了新一屆的選舉,這次選舉制度有所改變,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兩年前香港民主黨和中央聯絡辦達成妥協方案,修改了香港立法會選舉的規定。這次香港立法會議員由60名增加為70名,新增加的成員中,包括選區直選的5名和功能組別的5名。並規定新增加的功能組別的議員是由區議會功能組別產生,由不參加功能組別的香港選民直接投票,所以稱之為超級區議員。 \n 有利特首直選 \n 這擴大了直選的範圍,不僅包括地區直選增加的5名議員,而且更有由香港全體選民投票的超級區議員。香港直選範圍的擴大,有利於在2017年推動香港特首的直接選舉,也有利於2020年推動全體香港立法會議員的直接選舉。 \n 從這次選舉結果來看,泛民主派方面共得立法會席位27名。其中包括地區直選18名,超級區議員3名,功能組別6名。從總體上講,建制派控制了二分之一強,而泛民主派掌握了立法會三分之一多一些。建制派和泛民派在立法會的分野和上屆基本持平。從直選的結果來看,泛民只得了18名,而建制派得了17名,在直選的選票中,泛民得了不到54%,而建制派達到46%,泛民有所減少。但是泛民仍然在超級區議會選舉中得到了3席。因此總體上看,建制派取得勝利,其中民建聯在直選中得9席,加上其他議員席位,共得13席,成為香港議會中最大政黨。在泛民這一邊,龍頭民主黨失去2個席位,只有6席,和公民黨一樣。但民主黨值得慶幸的是這6席中有兩席是從5名超級區議員選舉中拿到的。儘管如此,選舉結束以後,民主黨主席宣布辭職。 \n 在這次選舉中,由於選舉制度的改變,使得香港大選區比例代表制度增加了代表的數量,但是選區沒有變動,選民也沒有增加,因而議員當選的得票數有所降低。這樣的選舉制度就更有利小黨生存,而不容易形成大的政黨。選舉中,黨與黨之間的競爭更加激烈,合作更加困難,但帶有激進政綱的小黨就比較容易得到席位。民建聯在直選中拿到9席成為最大黨,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資源雄厚,可以在內部成功配票,保證他們名單成功上壘,而其他政黨無論是泛民還是建制,都難互相協調,內部配票也難於成功,選票也浪費很多。激進的「人民力量」最終取得3席議員席位,據統計此次選舉中當選席位的最低得票率只有6.7%。 \n 建立過渡選制 \n 香港這次選舉中,出現了學生因為反對國民教育科而舉行的示威活動,並形成了絕食活動,得到不少學生和市民的支持,最高潮時有13萬人參加。這個活動應該講對選舉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最終逼著香港政府在選舉前夜改變了政策,試圖減緩這個活動對於選舉產生的影響。 \n 香港的選舉,從表面上來看和大陸毫無關係:香港在逐步擴大直選的範圍,但是大陸卻在壓縮直選的範圍,兩者的道路是相反的。香港的選制走逐漸演變的過程。往全體選民直選的方向走,無論是特首的選舉還是立法會的選舉都有這樣的傾向,大陸社會想但是卻無法做到。大陸社會大量獨立候選人在基層人大代表中出現,大陸政府卻害怕直選,極力躲避選舉。大陸的選舉早晚要被突破,香港選舉制度可以作為大陸推動直選的參考。 \n 大陸未來的選舉開放可以採用香港的辦法,一部分人大代表可以由選民在選區直接選舉產生,另外一部分代表,用香港功能組別的辦法,或者大陸政協的界別的辦法,在內部先實行小圈子的選舉。直選和小圈子選舉形成過渡期。政府不至於被直接選舉所衝擊而害怕選舉,逐步過渡到全民直選。 \n (作者為大陸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

  • BBC:台灣為華人圈的民主典範

     台灣總統大選勝負結果揭曉後,英國BBC中文網昨日刊出評論文章指稱,大選的競選過程,可說是熱鬧十足,卻未過度激情。歷經多次的選舉訓練後,台灣民眾因而養成了獨步華人世界的政治素養,成為華人圈的民主試驗場。 \n 依法的民主學習之路 \n 該評論文章讚揚,台灣所形成的民主現象,透過目前無遠弗界的網路傳播分享,隱然在全球的華人社會形成典範。 \n 儘管台灣激情的競選活動,或許造成社會的撕裂及示威抗爭,但最後也能平和收場,並以法治途徑解決,從未因此而引發恐怖的內戰。 \n 該文指出,或許民主制度絕非完美,其當然亦有缺失,但在權衡考量後,仍是目前最佳選擇;具代議政治基礎的選舉制度,當然在可更完整表達民意的依歸下,脫穎而出。 \n 至於常有好事者,以台灣一路走來,並非全部順遂的民主學習之路,來告誡其他華人圈:「民主選舉制度是西方人的玩意,不適合中國人」。 \n 但在經歷台灣大選後,若台灣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同為華人社會的香港、新加坡或中國,為何不能? \n 評港徒有自由無民主 \n 評論指出,在人口僅有700萬的香港,至今仍未能實行全民直選。造成香港社會徒有自由卻無民主現況的原因,不僅是港民多年來遭英國殖民統治時,被埋沒的參與政治事務的主動意識,其實中國政府對港人治港的民主意識,才是關鍵。 \n 中國政府限制港人的政治權利,在長久累積後,勢將讓其對北京中央政府最後的依存感,均消失殆盡。 \n 文章也直指,常有人以中國人口眾多,及民眾素質不一為理由,認為中國不適合實行民主選舉,這可是倒果為因;事實上,只有在民主的實踐中,民眾的民主素質才有機會提高。

  • 短 評-全民總統

     二千年政黨輪替,前總統陳水扁得票不過半,當選後就強調要當個「全民總統」。遺憾的是,這個吸引人的名詞在扁八年執政期間並未落實。他把自己做成了討好獨派的民進黨總統,致富全家的扁家總統;做到聲名全毀。 \n 但是,陳水扁做不到,不表示「全民總統」有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由台灣二千三百萬選民直選產生的總統就是全民總統,他必須照顧支持他和反對他的全體國民,全民的福祉就是他的責任。 \n 馬英九總統大贏二百五十多票當選迄今,從沒侈言全民總統。但是,只要他心在全民,他就是全民總統。 \n 前監察院長錢復認為,馬太想當全民總統,以致選情告急。錢復的邏輯是,泛藍佔百分之五十五、泛綠佔百分之四十五,如果馬英九能夠有一個舉動,讓所有藍的都覺得對了就會贏。 \n 但是,在政治算計上,錢復沒看到中間選民扮演的角色;沒看到在民主常規中,憲法賦予總統的權責。如果透過選舉產生的政治領袖,都只看到致勝的選票,看不到國家人民,只會陷全民於藍綠鬥爭的惡性循環,改善不了民主的品質。 \n 總統,顧名思義就是總而統之,統而領之,基本上就是全民領袖;即使非民選的蔣經國,同樣心念在全民。藍營大老必然關心選情,卻大可不必在全民總統上做文章。

  • 觀念平台-未能超越民粹 讓台灣民主深化一路曲折

     二十年前盛夏一場重要會議影響了近二十年台灣政治發展。一九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到七月四日舉行的國是會議,確立了李登輝時代修憲的進程,也為了之後二十年台灣政治設定重要議程。 \n 國是會議的舉行,是因應國民黨「草山政爭」引發的三月野百合學運與全民對國會改革的壓力。來自民間的壓力啟動了台灣民主憲政改革,卻也成了李登輝開創政治生涯「黃金十年」的本錢。國是會議達成了幾項重要共識:總統直接民選、國會提前改選,以及牽涉上述議題的修憲工程。不過,在總統直接民選議題上還存著兩派不同主張:以馬英九為代表的「選舉人團委任直選」,以及民進黨主張的「公民直接票選」。 \n 當時李登輝對公民直接票選還心存猶豫,國民黨整個憲改策略也是朝向「委任直選」方向思考。不過,李登輝靈敏的政治嗅覺,讓他愈對自己通過公民直選的考驗有信心。他瞭解到,若能通過這項考驗,「直接民選總統」這個無敵盾甲,將可以輕易地阻擋住任何對他政治主張與作為的批判挑戰─包括射自對岸的利箭。 \n 這場盛夏的國是會議,讓李登輝顯露出擅於操作民粹政治的特質。透過體制外朝野協商,讓自己將提出的政治議題獲得全民加持,黨內無人能抗衡。即使還沒有通過全民直選認証,他已透過體制外的手段成了「民之所好」的代理人。 \n 最近出版的一本檢視台灣二十年來社經政治歷程的新書《秩序繽紛的年代》(左岸出版)中,資深媒體人王健壯指出,李登輝執政十二年間是「是威權與民粹互有消長的混合式政治文化」,而十二年六次修憲是這種交錯運用的最佳範例。六次修憲內容既是社會的多數共識,但「亦有李登輝個人意志凌駕社會共識甚至超越憲政客觀法則的痕跡。」而李登輝「左手威權,右手民粹」的策略卻為台灣民主政治帶來正面貢獻,「透過六次非革命性的憲法改造程序,一步步將威權政體的結構拆解,並且重建出一個以選舉民主為主體的新的憲政體制。」 \n 二十年來,台灣民主政治的民粹成份從李登輝、陳水扁延續到馬英九。要操縱民粹政治的領導人,必須具備有鮮明的個人魅力和煽動性的政治人格,同時能製造敵我、創造衝突情境。馬英九不具備上述件,但依然選擇走民粹之路─「政策民粹路線」,其代表就是吳敦義喊出的「庶民經濟」。而在ECFA簽署過程的朝野攻防中,相對於民進黨高喊的「公投」,馬英九對ECFA的訴求其實也是一種「政策民粹路線」,用簡化的語言訴諸眾對經濟發展的期望, \n 王健壯認為,由於馬英九不具備民粹領導人的條件,不熟悉民粹操作,也無法解除民眾對他以及政府的信任危機,導致馬英九的政策民粹變成「無效的民粹」,卻「只證明他是一個『民主無能,民粹無膽』的冒牌民粹主義者。」 \n 二十年前那場國是會議開啟了台灣民粹政治之路。李登輝以民粹終結威權;陳水扁嘗試以民粹掙脫少數執政困境;而馬英九欲藉民粹轉移治理失能。民粹就像古羅馬的雙面神,可朝完全相反的方向發展,而政治領導人未能超越民粹式民主動員陷阱,也讓台灣民主深化與鞏固至今一路曲折,仍受到多方牽絆。 (作者為專欄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