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兩名弟弟的搜尋結果,共16

  • 台東小兄妹花蓮掃墓 偕鄰戲水一童溺斃

    台東小兄妹花蓮掃墓 偕鄰戲水一童溺斃

    花蓮縣富里鄉永豐村鱉溪上游石厝溝,今下午發生孩童溺斃意外,3名就讀國小的范姓兄妹檔與鄰居兩名國小女童,相約到吉哈拉愛橋附近水域戲水,就讀小4的弟弟不明原因溺水,消防人員現場緊急急救,隨即送醫仍不幸喪命,小6的哥哥試圖救弟也被水倒嗆,直說噁心想吐,但意識清楚。

  • 長平稱陸警綁架家人 官方回應

    旅德的大陸時事評論者長平日前表示,自己在四川的家人被大陸警方「綁架」,懷疑事件與他批評中共當局有關。四川警方今天則說,長平家人涉嫌引起山林火災而被拘留。 \n 長平在臉書透露,日前在父親的壽宴上,家人被四川省西充縣多扶鎮派出所警察帶走。 \n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長平總共有7名家人被警方帶走,包括父親、2個弟弟、妹妹及他們的配偶。5人已獲釋,現在只剩他的2個弟弟被拘押。 \n 長平(本名張平)曾任大陸「南都週刊」副總編輯和香港「陽光時務週刊」主筆。他在19日在德國媒體德國之聲發表「賈葭失蹤,睜眼之罪」的文章,為先前失蹤、現已返家的媒體人賈葭抱不平,並批評大陸當局。 \n 長平28日在臉書上貼文,說弟弟張偉與他聯絡,轉達警方對他的3點要求:一、刪除他在網路上發表的內容;二、要求德國之聲撤回「賈葭失蹤,睜眼之罪」一文;三、不再發表任何批評中國政府言論。 \n 但是長平沒有答應。他說自己所作所為都和家人沒有關係,也決定長期甚至永遠不會再和家人發生聯繫。 \n 針對此事,四川省公安廳今天在官方微博發回應指,多家外媒「炒作」張平父親及兩名弟弟被公安機關拘留一事;經核查,張家十多人26日下午在燒香祭祖時,因擅自用火引發山林火災,火勢延燒約40畝。「西充縣公安局對張某及他的兩名兒子,依法展開進一步調查」。 \n 這則貼文引來數百則留言,有些人稱長平的「綁架說」沒有證據;有些網友暗諷大陸官方想像力豐富,連「祭祖焚山」的理由都用上了;也有網友說,「起火是一回事,有沒有要挾家人連繫他、讓他刪帖,是另一回事」。 \n BBC報導,長平對官方說法表示,在鄉下祭祖都是要放鞭炮,他的確沒有能力去調查這件事情,但他也說:「為什麼要一直找我要我刪文章呢……而且提出只有我刪了文章就可以放,這個不是綁架嗎?」 \n 外傳賈葭失蹤與一封要求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有關,長平雖然評論此事,但強調自己和公開信事件無關。1050329 \n

  • 高雄3歲童棄屍案 檢起訴3人

     去年8月發生的陳姓3歲男童疑遭哥哥悶死再被父親棄屍案,高雄地檢署今天偵結,依過失致死、遺棄屍體罪起訴陳父等3人。 \n 29歲的陳姓男子與前妻育有兩名兒子,後來陳男及兒子與林姓女友同居在高雄市左營區一處大樓。 \n 起訴書指出,民國101年8月7日陳男與女友因疲累而疏於注意,涉嫌放任兩名兒子在獨居臥室遊戲,導致哥哥於玩耍時不慎將身體及尿布壓在弟弟臉部,導致其窒息死亡。 \n 陳男與女友發現小兒子死亡,電邀住在雲林縣的林女胞弟林男到高雄,經3人討論後決定以浴巾包裹屍體裝入黑色大型塑膠袋,由林男和陳男開車運回林女家鄉雲林縣,埋在當地一處產業道路邊的農田。 \n 全案因陳男父親找孫心切,去年10月間向高雄市警察局左營分局報案尋人,在獲知3歲男童遭棄屍雲林後,通報雲林警方協助開挖,挖出腐爛的屍體,全案移送高雄地檢署偵辦。 \n 雄檢偵結,認定5歲哥哥不小心壓住3歲弟弟臉部導致窒息死亡,陳男、林女與林男涉嫌疏於照顧和協助棄屍,依過失致死、遺棄屍體等罪起訴。1020411 \n

  • 窮到點蠟燭 拾荒女不慎火燒厝

    窮到點蠟燭 拾荒女不慎火燒厝

     大溪三元二街一處兩樓透天厝,廿七日凌晨三時發生火警,警消半小時即控制火勢。抱著襁褓中女嬰逃過一劫的曹素珍,向警方供稱自己收入不佳,因積欠水電費,遭斷水斷電,為款待友人只能點蠟燭,卻不慎引發大火,幸好並無人員受傷。 \n 曹女(四十五歲)昨清晨和弟弟曹德榮(四十二歲),邀友人張勇男(廿四歲)到家中飲酒。但因繳不出電費,上月遭斷電,只能秉燭夜談。豈料,酒過三巡後,卻不慎打翻蠟燭。曹女以拾荒為業,家中堆滿雜物,大火一發不可收拾。曹女表示原想自行撲滅,恰巧上周又遭自來水公司斷水,情急下只能抱著五個月大的女嬰與弟弟及友人往外逃。 \n 調查發現,曹女家庭成員複雜,雖有兩名成年兒子,大兒子卻不務正業,到處惹事;襁褓中女嬰,則是兒子的女友所生,由曹女照料;五個月大女嬰與曹女到派出所製作筆錄時,全身散發惡臭,體重更五公斤不到,明顯營養不良,令員警於心不忍。 \n 曹女製作筆錄時自稱為低收入戶,經過社會局派社工人員調查發現,曹女弟弟雖有輕微弱智,但並未申請殘障手冊;曹女及兩個兒子都有工作能力,不符合補助資格。女嬰缺乏照料,社會局表示,已緊急聯絡女嬰的親生父母接回,社會局將持續觀察,若發現女嬰還是有不當照顧情形,將積極介入並協助安置。

  • 男童受虐求助 醉父嗆議員綁架

    男童受虐求助 醉父嗆議員綁架

     這次會被打死!小四男童被懷疑偷紅包及攝影機,連續五天遭酗酒的父親毒打,廿三日深夜,就讀國中的姊姊將他帶離家求救;經縣議員張雪如帶往驗傷、並通報社會處尋求安置。不料,酒後醒來的張父,竟反斥張雪如多事,揚言告她「綁架」。 \n 張小弟的父母離異,父親靠打零工維生,酗酒成性,因疏於管教,導致他不愛念書,卻喜歡泡網咖,課業更慘不忍睹;五個科目除英文十分,其他四科都是零分。尤其是他有偶爾偷零錢的習慣。 \n 十八日開學,張父發現裝有八百元的紅包及攝影機不翼而飛,直覺是兒子偷的,拿皮帶便是毒打一頓;但張小弟始終不承認,張父越打越火,直到廿三日已是遍體鱗傷。 \n 請救救我弟弟!廿三日深夜,張父改拿手掌粗的鋁框欲往張小弟身上砸,也曾挨打過的兩名姊姊相信弟弟是清白,且擔心弟弟會被打死,便與剛好到家造訪的三名女同學共謀,設法將弟弟掩護出家門後,先予藏身暗巷,再直奔張雪如服務處求救。 \n 五名小女生登門求救,張雪如認為事息嚴重,將張小弟帶到醫院驗傷;看到頭部以下是老舊瘀傷與新傷痕遍布,才決定通報社會處。只是張父並不領情,還勃然大怒,雙方鬧進警局互嗆,全案縣府社會處已介入調處。 \n \n★(未成年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開車不喝酒,安全有保障)

  • 女兒「起乩治病」 綑綁踹死老母

     台南市傳出一起天倫悲劇!卅六歲的林姓女子「起乩」替母親治療心臟病,卻以膠帶綑綁老母,抬腳猛踹她的胸口,竟把六十五歲老母活活踹死;事後林女相信母親會甦醒,不准家人報案,過了十二小時「退駕」後,才同意弟弟報警,但警消趕到時母親已四肢僵硬氣絕多時。 \n 檢警據報相驗,發現林母兩側肋骨斷裂,頭部及胸部挫傷,初步認定因大量內出血死亡,已將林女送醫鑑定精神狀況,經判定疑有精神分裂症,除將她強制治療,也將進一步剖驗,以查明真正的死因。 \n 家人指出,未婚與家人同住的林女,一直從事美髮業,過去並沒有精神病史。但兩周前突然開始「起乩」,自稱神明附身,還在家中幫人作法治病。家人曾經試圖阻止她,惟「起乩」後不僅力氣大增,更有暴力傾向,兩個弟弟都曾被打傷,其中一人還因頭部被毆正住院治療中。 \n 警方調查,林女的父親已過世多年,林母長期支撐家計,十分辛苦。林家共有三男一女,都已成年;林女排行老二,與兩名弟弟及母親一起住台南市的老家,大哥雖已另立門戶,但仍經常回家照顧母親及弟妹們。 \n 廿二日凌晨零點多,平日都靠吃藥控制心臟病的林母,突然覺得胸口很不舒服,林女於是將母親帶到二樓自己房間內,準備作法治病;大約半個多小時後,林女弟弟發現母親竟被姊姊以膠帶綑綁雙手,還以腳踹踢胸口五、六下,更持湯匙刮母親的下體,導致老母昏死過去不省人事。 \n 弟弟原擬立即報警,卻被姊姊阻止,並聲稱母親等一下就會醒過來,由於前一天才剛被姊姊打傷,老弟根本不敢違逆老姊的指示,直到下午二點多林女「退駕」後,才同意弟弟通知一一九調派救護車前來處理。 \n 當救護人員抵達時,林母卻已四肢僵硬,氣絕多時,經送醫急救仍告不治。警方將在場的林女送醫鑑定精神狀態後,目前正將她強制治療中。

  • 三兄弟內訌 新地良好企業形象崩盤

     香港市值最大的房地產發展商新鴻基地產,過去一直以良好的企業公民示人,但又有誰會想到,新地家族三兄弟的內訌,卻會讓家族內部的矛盾暴露人前,並揭發良好企業公民形象的背後,也離不開透過金錢利誘政府高官,換取內幕資訊協助公司業務發展。 \n 香港的廉政公署周五正式落案起訴新地聯席主席郭炳江及郭炳聯兩兄弟,以及港府前政務司長許仕仁,以及另外兩名人士。當中外界焦點落在郭氏兄弟與許仕仁的關係上。控罪指出,郭氏兄弟為了取得政府內部的機密資訊,自2000年起便跟許搭上,透過提供住宿及金錢,以換取「快人一步」的政府內部信息,以便為業務作部署。 \n 這些事情,由許仕仁退任公務員起開始,及後擔任香港的強制性公職金管理局行政總裁,至2005年他受前特首曾蔭權邀請重出江湖擔任政務司長,原來一直都在秘密進行,當時許更被揭發住在新地旗下的物業,外界便開始質疑郭與許的關係非比尋常。事實上,當公司團結一致集中經營業務的時候,這些問題自然不會被揭發。但直到2008年2月,新地創辦人郭得勝的長子,時任新地主席的郭炳湘,突然被董事會要求休假後,一切便要改變。身為長兄的郭炳湘, 因為重用紅顏知己唐錦馨而跟兩名弟弟鬧翻。郭炳湘便先後向弟弟及一眾新地董事提出民事控告,指控他們在多宗交易上操守有虧,又控告兩弟誹謗。 \n 不過,這些行動沒法為郭炳湘保住他新地主席的職務,在被休假一段時間後,更被指健康狀況不宜擔任公司主席一職,而在5月27日被罷免主席,被貶為非執行董事,郭母郭鄺肖卿繼任主席一職。其後,郭炳湘更被剔出家族基金受益人的名單上,令郭炳湘跟兩名弟弟關係勢成水火。 \n 外界揣測,許仕仁跟郭炳江及郭炳聯合謀,要把郭炳湘踢出新地董事局,原因除了女人之外,更有指2008年年1月郭炳聯與郭炳湘會面時,指郭炳湘患上躁狂抑鬱症,不適合繼續職務,勸郭炳湘休假,因而導致三兄弟鬧翻,是許的主意。因此郭炳湘便從許入手以為紓自己的鳥氣。 \n 擔任新地主席多年的郭炳湘,一直在密謀部署反擊兩名弟弟,因此,他在掌握確實證據後,便向廉政公署舉報了兩名弟弟及許仕仁涉利益輸送。今年3月底,郭氏兄弟及許仕仁同日被廉政公署拘捕,揭開了這宗涉及港府最高階官員,以及香港市值最大的房產商的貪汙案的第一幕。外界質疑郭炳湘擔任主席多年,沒可能對向許氏行賄一事不知情。他在今年5月初說,許仕仁在新地任職顧問期間,是由他兩名弟弟聘用,他本人對許的工作並無頭緒,強調自己不涉及許仕仁涉嫌貪汙案,務求與被捕3人劃清界線。不過及後郭炳湘稍後亦被廉署拘捕,但暫時並沒有被起訴。 \n 在周五,郭炳聯在法庭門外,堅信自己清白。他對在場傳媒說:「我相信自己沒做錯事,香港司法制度是非常公正,將全力就指控辯護,目標要還我清白。」案件已押後至今年10月再提堂,且看香港的司法制度,能否還郭炳江及炳聯清白了。

  • 都會掃描-美人認養兄弟 返台

    台中:九年前小華(化名)兩兄弟家庭發生變故,緊急安置家扶中心寄養家庭,當時弟弟才五個月大,哥哥六歲,身體都非常瘦弱,轉介到鄒顯亮寄養家庭,直到兩年多前由美國人柏瑞、金妮夫婦收養,昨天小兄弟返台迎接再增加收養的新弟弟,也撫平台灣父母的思念。

  • 貧男病逝 好心警集資善後

     家住北部的盧姓男子隻身到麥寮工作,日前在租屋處病逝,員警翁昌助好不容易找到盧男胞兄,沒想到其兄竟表示「經濟不佳無力安葬弟弟」,翁昌助好人做到底,與兩名友人集資十萬元幫盧男處理後事,傳為美談。 \n 台西警分局麥寮分駐所日前接獲民眾報案,指稱他的房客盧先生多日未踏出房門,敲門時均無人回應且有異味傳出,唯恐發生不測請求警方協助,警員翁昌助與房東、村長來到租屋處打開房門,赫然發現盧男陳屍屋內。 \n 員警翁昌助根據盧男的資料尋找他的家人欲通知死訊,但其親人均已搬遷失聯,後來查出其兄是列管的毒品人口,透過清查其兄最近的素行,並打電話到其他縣市警察局查詢,經過多日尋找,終於找到其兄並告知死訊。 \n 不料盧男胞兄到麥寮認屍後,向警方表示自己經濟不佳,無力負擔弟弟後事,請警方設法協助,隨後一走了之,讓在場員警傻眼,翁昌助不忍盧男病死又沒錢下葬,決定想辦法送盧男最後一程。 \n 最後翁昌助與兩名友人共同集資十萬元,幫盧男做法事並進納骨塔,翁昌助表示,可能是老天爺要他行善,才會接辦這個案子,人在公門好修行。

  • PO童吸弟弟影片 噁男被逮

     家住新店的廿八歲男子陳仲億,九日晚間在臉書PO上兩段影片,片中竟出現一名男童吸吮另名男童的生殖器,新北市刑警大隊昨日循線逮獲陳嫌;他供稱,兩名男童先有口交動作,他才與友人在一旁鼓譟、拍攝。 \n 臉書網站九日晚間流傳兩段影片,標題分別是「太誇張了啦弟弟在哭鬧哥哥瞎安慰他好瞎哦」、「噁到爆」,影片中兩名男童出現類似口交動作,第一段是弟弟全身赤裸站在沙發上,哥哥蹲著吸吮弟弟生殖器;另段影片則是一名大人抱著下半身赤裸的弟弟,同樣做出類似口交動作,影片中還聽到兩名男子在旁鼓譟。 \n 這兩段影片也引起網友熱烈討論及撻伐,還發動人肉搜索,要找出拍攝影片的惡男。 \n 新北市刑大昨日循線逮獲PO上該影片的男子陳仲億,他供稱,九日晚間到友人家拜訪,恰巧遇到屋主友人將五歲及三歲的兄弟託友人照顧,他遂好玩拿手機拍下這兩段影片。 \n 陳嫌表示,由於網友發動人肉搜索,妻子獲悉後警告他,他要刪除影片時,疑因網管已封鎖而來不及刪,事後友人也驚覺事態嚴重,已主動告知男童父母。

  • 滿妹豬腳爭產 兄無罪2弟弟判刑

     深受遊客喜愛的鳳林「滿妹豬腳」,在創辦人劉滿妹過世後,爆發三子爭產風波,大哥告兩名弟弟阻止營業涉及強制罪,弟弟則聯手反控大哥想獨吞涉背信與侵占。花蓮地院法官日前宣判大哥無罪,弟弟則依強制罪判三到四個月徒刑,可易科罰金。 \n 劉滿妹苦心經營的廿年老店,在她九十六年病逝後,卻成了三名兒子兄弟鬩牆的導火線。老媽死後一年,三兄弟即水火不容,演變成走上法院對簿公堂的局面。 \n 花蓮地院審理發現,滿妹阿嬤過世留下三百八十四萬遺產,三名兒子協議遷址,購地建屋繼續經營,並由大哥經營一年,盈虧自負,每月須支付二弟與么弟各五萬元,到九十八年一月終止,再重新協議後續經營模式。 \n 九十八年三月過了約定期限,馬二弟要求大哥協商遭拒,找來么弟一起到店裡,宣稱以大股東的身分開除大哥,恫嚇員工離開,不准他們工作。二弟心生不滿說,當初三兄弟說好,各分三分之一遺產,由大哥經營一年,不料,期限屆滿,他卻拒絕協商,還把原店名「滿妹豬腳店」變更營利事業登記與印鑑章成「滿妹婆婆豬腳店」,想要獨吞。 \n 法官認為,大哥以支付五萬元,用租賃對價關係向弟弟取得經營權,營業地上物,也有契約,變更營業登記,也無從判斷大哥有獨占之意,至於二名弟弟限制員工工作與顧客消費的自由證據明確,所以,判大哥的部分無罪,二弟、么弟則依強制罪各判三月及四月徒刑,得易科罰金。

  • 阿嬤叫不醒 小六孫向老師求救

    阿嬤叫不醒 小六孫向老師求救

     五十七歲吳阿嬤七年來與兩名外孫相依為命,十日清晨就讀國小六年級的孫子準備上學,發現阿嬤「叫不醒」,打電話給學校老師求救,但阿嬤已回天乏術,兩個孩子難過地說「媽媽不要我們,阿嬤也離開了」。孩子的媽只生不養,最後一次回家是兩年前來拿消費券。 \n 住在北港鎮的吳阿嬤,丈夫離家不歸,自己養育一女一男,小兒子是輕度身心障礙者,大女兒婚姻情況不穩定,生下兩子後離婚,七年前女兒把兩名外孫交給她照顧,便很少回家,吳足這幾年靠著資源回收與親友的資助將兩名外孫養大。 \n 十日清晨七點,就讀國小五、六年級的兩名外孫要上學,卻發現阿嬤沒有起床,兩個孩子卻一直「叫不醒」阿嬤,哥哥於是打電話向老師求救「老師,阿嬤好像死掉了」,老師請里長協助,里長吳水木通知醫師到場急救,阿嬤早已無生命跡象。 \n 里長表示,死亡證明書上吳阿嬤的死因為急性心肌梗塞,可能是這幾天天氣太冷造成。他幫吳家處理後事時,發現吳阿嬤三本存款簿只剩兩千餘元,先自掏腰包處理善後,日後再設法申請各項補助。目前兩名孩童暫由姨婆照顧,六十餘歲的姨婆表示,孩子的媽媽只生不養,把孩子丟在娘家,只有缺錢時才會回來,最後一次回來是兩年前的事,竟是為了要拿消費券,孩子不懂事,大人則氣的說不出話來。 \n 兩名小朋友對於外婆去世很難過,姨婆問他們希不希望媽媽回來,孩子相當遲疑,哥哥說「不要」,弟弟則說「都可以」,兩個小朋友說,若要去寄養家庭,希望可以在一起。社會處表示,目前以妥善安置兩名小朋友為優先工作,考慮安置在寄養家庭或交付親屬,再請警方協尋其母親,日後再追究是否涉及遺棄。

  • 《狂人金正日》3歲就溺死弟弟

     公視今天晚間十點將播出由法國獨立製片製作的《狂人金正日》,內容透露了這位北韓獨裁者許多不為人知的祕辛,包括三歲時就把弟弟溺死,還曾命令四名姬妾赤裸與高官共舞。 \n 該影片為全球首部完整記載金正日背景的記錄片,片中描述,金正日七歲時母親即因難產而去世,因此沒有人對他管教指導。 \n 曾有兩名北韓叛逃者陳述,金正日年才三歲就知曉權力鬥爭,當時死於溺斃意外的弟弟,其實是金正日在水裡抓著弟弟的頭迫使溺水,同時臉上還帶著笑意。 \n 該片指出,年輕的金正日對電影有強烈的熱情,透過拍電影,他可以接近全國最美的女子,這位矮小又有心理障礙的繼承人,成為玩弄女人的浪子。 \n 在首爾遭金正日綁架的南韓女演員崔銀姬表示,金正日因看出她的害怕而與她開起玩笑:「崔演員你不覺得我像個侏儒嗎?」 \n 金正日擁有過情婦,也生下私生子,更有秘密婚姻,直至一九七五年遇見了一名年輕舞者高英姬,成為他的正式伴侶,八○年代她為這名獨裁者生下兩個兒子。 \n 看似嚴謹的金正日,私下其實喜好女色,曾擔任金正日御廚的藤本健二於本片中透露,金正日有四名年輕女伴,是一支滿足他個人歡娛的娘子軍。 \n 在某場餐宴上,金正日命令她們全身赤裸與高官們共舞。前舞者申英姬陳述當時:「他是我們的偉大領袖,我和他跳舞共餐,這麼靠近他令我不知所措。」似乎不覺羞辱,反而自覺榮幸。

  • 北平都一處爆爭產 兩弟告輸姊姊

     知名老字號餐廳「北平都一處」,爆發姊弟鬩牆爭產風波。兩名弟弟認為大姊利用母親不識字,以借名登記將母親買的三處房地產登記在自己名下,並加以霸佔,訴請姊姊交出房地產。台北地院審理後,法官認定兩名弟弟舉證不足,判決敗訴。 \n 有五十多年歷史,位在北市國父紀念館附近的「北平都一處」餐廳,爆發姊弟爭產風波。創辦餐廳的父親徐翰湘,在民國八十六年起和母親楊梅座分居,二人簽下協議書,聲明餐廳經營權交由楊梅座負責。 \n 徐家兄弟徐國棟、徐國樑指稱,媽媽在前年三月間過世後,餐廳就改由他們經營,但姊姊徐萍萍當初利用母親不識字,在母親生前,以「借名登記」的方式,將母親購買的餐廳二樓兩間房屋,及北市光復南路的地下室停車位,登記成姊姊所有。 \n 兩兄弟還說,餐廳二樓的兩筆房地,簽約及過戶程序,都由姊姊代處理,實際上是用來當作餐廳倉庫和員工休息室使用,水電費也都是餐廳在支付,姊姊根本沒使用過。另光復南路地下停車位購買時,姊姊還在求學或工作不穩定階段,沒有能力購買,也只是借姊姊名登記而已。 \n 對於弟弟們的說法,徐萍萍反駁表示,她在大學階段,就熱衷打工賺錢,出國留學前已存下上百萬元;回國後也因工作有豐厚收入,在八十四年至八十七年,就已經有一千萬元的存款,並非沒資力買房屋和停車位,也不是如弟弟所說,由母親借她的名義登記為所有權人。 \n 法官審理後認為,徐母雖然不識字,但是實際上,她的財產仍然可以自行管理,並未交由徐姊代為處理;且徐家兄弟無法拿出明確證據,證明姊姊與母親間有借名登記狀況,駁回徐家兄弟的主張。全案還可上訴。

  • 酒駕撞傷兩騎士 他旅館輕生

     謝姓男子廿九日上午酒駕,五分鐘內連續在兩路口撞倒兩名機車騎士,卅一日晚間被人發現口吐白沫,疑似自殺死於汽車旅館內;謝的遺書表示,自己死亡後,屍體不要送回家、不要通知任何人,懇求旅館業者「請照我的意思做好嗎?」因人命關天,緊急報警處理。 \n 警方調查,謝姓男子日前酒駕投案時,十分沉默,仍非常關心兩名遭撞的騎士傷勢,似乎對自己酒駕很內疚。謝胞弟表示,哥哥沒有輕生念頭,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想不開,唯一讓他心煩的,就是日前發生的酒駕肇事,猜測死因可能與此有關。 \n 員警指出,謝姓男子廿九日在豐原市安和路、成功路口及成功路、西勢路口,分別撞倒兩名正在停紅燈的騎士;當時醉茫茫的他一時緊張,並未下車查看,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撞傷人。 \n 謝男在撞傷人後,直接回家後越想越不對,原希望弟弟和他回到現場查看,中途卻又不勝酒力,只好先回家睡覺;直到弟弟帶著警察回家,才知道自己撞傷人,所幸當時車速不快,兩名騎士只受到輕傷。 \n 死者的遺書中寫道,人生很無奈,往生後遺體不要送回家,不需要任何儀式,也不需要通知任何人,只求盡速火化。死者胞弟也不懂為何哥哥會選擇走上黃泉路。

  • 犀利哥與家人重聚 將返江西老家

    近日持續在大陸網路受到高度關注,並被台灣、日本、歐美等地媒體報導的犀利哥,真實身分終於獲得確認,他的名字叫程國榮、江西鄱陽人,今年卅四歲,妻子去年因車禍喪生,遺留兩名孩子由弟弟代為照顧,坎坷經歷難怪眼神會充滿憂鬱。 \n據犀利哥的弟弟程國聖表示,犀利哥於二○○○年和老鄉一起到寧波打工,原本前兩年還有和家裡聯絡,但之後就斷了音訊,家人曾多次來寧波找他,卻一直沒有結果。去年六月,犀利哥的妻子在一場車禍喪生,之後就由程國聖打工撫養他的兩個孩子。 \n儘管犀利哥因爆紅後受到眾人圍觀而感到畏懼不安,卻也讓他的照片傳播得愈來愈廣。一位和程國聖同村的學生在網路上看到報導後,打電話給程國聖說犀利哥很像他哥哥。從來沒上過網的程國聖馬上跑到鎮上一家網吧,請老闆幫忙找出有關「犀利哥」的影像資料,看了之後就立刻決定和母親走一趟寧波。 \n與此同時,犀利哥在網友的協助下前往救助站,隨即被送往醫院接受診察,並請公安單位查詢他的戶籍資料。據救助站業務科科長黃鴻鷹透露,犀利哥自己的真實姓名和老家住址等身分資料,其實都是他自己告訴醫生的。 \n在初步確認犀利哥身分後,程國聖和母親來到寧波的精神病院與犀利哥碰面,當犀利哥用老家方言喊出「媽媽、弟弟」幾個字時,老母親更是泣不成聲。 \n目前院方認為犀利哥精神異常,但程國聖和母親還是決定帶犀利哥回家。程國聖表示,「可能哥哥在短時間內沒有工作能力,但這沒關係,我可以苦點累點,只要我們能一家團聚就好了。」 \n儘管犀利哥已經家人團聚,但大陸網路上仍然繼續流傳著好幾張把他和電影海報合成起來的「創意海報」,甚至還有人聲稱在湖北潛江找出比犀利哥更「潮」的「雪碧哥」(拿著一瓶雪碧汽水的街友)。一些看不過去的網友站出來呼籲,別再拿乞丐來消遣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