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兩岸關係定位的搜尋結果,共341

  • 趙春山建議小英 以黨主席身分回應

    趙春山建議小英 以黨主席身分回應

     習近平日前以中共總書記名義對台鐵事故表達慰問,淡江大學教授趙春山和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7日表示,習近平以黨領導人名義釋出善意有很特別的意義,這是兩岸降低緊張情勢的重要契機,呼籲蔡英文以黨主席身分的同等規格隔空互動,以開啟兩岸新局。不過大陸涉台學者朱松嶺認為,只要民進黨的「台獨黨綱」仍存在,民共兩黨就不可能明確互動。

  • 社評/習近平釋善意 兩岸破冰三步走

    社評/習近平釋善意 兩岸破冰三步走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考察福建,如預期般發表涉台談話,他期許福建要「在探索海峽兩岸融合發展新路上邁出更大步伐」,要求福建「以通促融、以惠促融、以情促融」。這是習近平時隔2年再度談兩岸關係,傳遞的訊息非常重要,應可以用「謹慎樂觀」加以解讀。

  • 旺報社評》習近平釋善意 兩岸破冰三步走

    旺報社評》習近平釋善意 兩岸破冰三步走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考察福建,如預期般發表涉台談話,他期許福建要「在探索海峽兩岸融合發展新路上邁出更大步伐」,要求福建「以通促融、以惠促融、以情促融」。這是習近平時隔2年再度談兩岸關係,傳遞的訊息非常重要,應可以用「謹慎樂觀」加以解讀。

  • 呂秀蓮:二二共識取代九二共識

    呂秀蓮:二二共識取代九二共識

     兩岸關係緊繃,前副總統呂秀蓮昨天表示, 她將積極尋求在今年底前召開民間國是會議,針對國家定位、兩岸關係形成共識後,再由蔡英文總統層級召集國是會議,透過兩岸之間的溝通和努力,明年以「二二共識」取代「九二共識」,一起做好兩岸關係。

  • 非國與國關係 始能重啟兩岸交流

    非國與國關係 始能重啟兩岸交流

     陸委會主委邱太三18日向大陸提出「建設性模糊」,以期兩岸重啟對話。前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19日表示,邱的說法其實就是想盡最大力量形容「沒有九二共識的九二共識」,希望能與對岸重啟對話。立意雖是良好,但只要沒提出「兩岸非國與國關係」的論述,那就不可能重啟對話,建議陸委會進一步將兩岸定位說清楚。

  • 蔡總統該為「良制一國」努力

    蔡總統該為「良制一國」努力

     美國及台灣在川普卸任後均設法調整與大陸之關係,只是做法有別。拜登與習近平在同為兩強副手時便有交往,正如拜登所說:「我跟習近平相處的時間,可能比任何世界領袖都還多,因為我擔任副總統時,曾與他有過24至25小時的私人會談,跟他旅行1萬7000英里。我很了解他。」;兩人於上月長達2小時電話會談後,拜登更說:「習近平很聰明,也很強硬,他骨子裡並沒有民主。……我這麼說並不是批評的意思,只是敘述事實。」、「我一直都對他說,我們並不需要衝突。」均可看出美國已做足準備,積極促成美陸和解。

  • 【史話】九二共識、一國兩制 風馬牛不相及──海陸兩會30年 設立秘辛(四)

    【史話】九二共識、一國兩制 風馬牛不相及──海陸兩會30年 設立秘辛(四)

    1992年8月李登輝總統主持的國家統一委員會討論,依據《中華民國憲法》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界定了兩岸關係的定位。而海基、海協的協商卡在一個中國原則一年多,雙方約定1992年10月下旬在香港續談,當時雙方各提出五種表述方法,然而互不接受,後來我方又提出三案,對方不置可否就返回北京,隔了幾天對方來電說明願接受我方的一案,並於11月16日正式來文附上我方提案,表示「尊重與接受」,由於表述的內容長達84字,媒體及各界依據其精神,歸納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或「一個中國各說各話」,其中以前者廣為使用,其後並再簡化為「一中各表」,此一說法前半段是陸方所要的,而後半段則是我方的訴求,雙方各有台階可下,這是陸海兩會成立後,最大的一個成果,也成為兩岸協商的基礎,於是後來雙方同意1993年4月在新加坡正式舉行兩岸1949年分離後,第一次正式官方授權談判。 \n而這一個我方提出,對方接受並有正式文件的說法,後來又再包裝成「九二共識」,把一個中國的講法淡化,應該是對我方有利的。然而有人故意扭曲,說九二共識是賣台,但事實上1992迄今30年,中華民國依然屹立不搖,而且還能自主的進行民主總統的選舉,期間一共七次大選,民進黨候選人還當選了4次,如果台灣已賣,何能自主舉辦總統大選。 \n \n2019年1月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時發表「習五點」,其中有提到探索兩制的台灣方案,這又被人惡意扭曲成「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事實上九二共識是統一前協商的基礎,而一國兩制是統一後的制度安排,兩者風馬牛不相及,台灣朝野其實都反對香港式的一國兩制,無庸置疑。 \n \n自陸海兩會成立30年來,兩岸關係經歷了曲折起伏、大致上說來國民黨執政時期兩岸關係較為平順,但民進黨執政時期,兩岸關係轉為緊張,甚至兩岸聯繫管道亦告中斷,海基會的去函,對方是已讀不回,而2000年至2008年陳水扁執政期間,種種趨獨的動作,諸如一邊一國,公投制憲等等,不僅造成兩岸緊張,陸方甚至因此於2005年訂定「反分裂國家法」,明定對台動武條件,另一方面亦同時造成台美關係的緊張,陳水扁後來自己也說台獨辦不到就是辦不到,陳時期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2020年10月也說碰到這條紅線,只能踩下煞車。 \n \n2008年馬英九上台,兩岸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恢復協商,一共簽了23項協議,對於兩岸和平發展及兩岸經貿合作互利互惠均有貢獻。 \n \n \n功能僅剩十分之一 \n可惜的是2016年起兩岸關係又陷入谷底。海基會主要的三項任務:協商、交流、服務;協商是完全中斷了,過去協議所建立主管機關,例如:經濟部與商務部、金融主管機關等的直接聯繫管道,也都停擺,交流因為兩岸沒有往來,也無法推動,服務的功能只剩下文書驗證而已,對於台商的服務,去函對方是「已讀不回」沒有回音,簡言之,現在海基會的功能大概只剩下過去馬英九執政時期的十分之一。至於陸委會功能也不大,只有新冠疫情期間,有意開放「小明」回台,卻被衛福部否決而沒能繼續爭取國人權益,其他方面也是限制重重,例如對陸資的認定,從過去的最後一層,改為逐層認定,再者就是對大陸的政策發言批評指責,有人說這是兩岸關係的惡性螺旋,「時間」究竟站在哪一邊,值得大家好好深思。(系列完)(作者為前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 \n

  • 回應邱太三 國台辦:解鈴還需繫鈴人

    回應邱太三 國台辦:解鈴還需繫鈴人

     在新任陸委會主委邱太三拋出恢復兩岸對話的重要訊號後,大陸方面24日立即做出善意回應。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24日以「東風」和「雨露」做比喻,希望回到九二共識的兩岸共同政治基礎,呼籲民進黨政府「解鈴還需繫鈴人」。 \n 邱太三23日接任陸委會主委時表示,在後疫情時代及全球新情勢下,兩岸交流一定要恢復,將對此作好因應跟準備。 \n 但邱太三強調,對岸已對「九二共識」作了新的加註,台灣民眾無法接受。對於邱太三提及兩岸重啟對話,馬曉光24日表示,既然提出了所謂「心願」,那就應該知道滿足心願的路徑和條件在哪裡。造成當前兩岸關係複雜嚴峻、緊張對抗局面的原因眾所周知。解鈴還需繫鈴人,期待春天就要拿出播種春天的務實態度和實際行動來。 \n 馬曉光表示,兩岸關係曾經有過「春暖花開」,春暖需要有東風,花開需要有雨露,東風、雨露就是「九二共識」,如果「台灣的先生們」有這樣的期待,願意順從兩岸同胞的意願,那就回到堅持「九二共識」的共同政治基礎上來。 \n 在馬曉光發言後,陸委會24日表示,對岸要為兩岸良性互動作出相對的努力與承擔,在相互尊重、善意理解的態度下,正視台灣人民對其倡議「一國兩制」、「九二共識」等矮化台灣之政治框架及負面作為的反對與質疑,真正務實思考良善舉措,才有助於逐步化解雙方對立與分歧。 \n 針對兩岸近日的隔空喊話,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王信賢認為,北京今年建黨百年、明年將舉行「二十」大等,因此希望周邊擁有和緩的環境,不希望有差池,包括中美、兩岸關係,因此略做戰術上的調整,緩和是為穩定周邊環境的手段而不是目的,但大戰略沒有改變,從馬曉光說法看來,陸方的底線思維仍踩得非常緊,東風、雨露就是「九二共識」。 \n 王信賢認為,在此大背景下,兩岸關係或會慢慢和緩,但恢復交流的速度沒有那麼快,仍會面臨政治定位上的問題,雙方仍處於試探階段。

  • 社評/國安鐵三角莫成大外宣空包彈

    社評/國安鐵三角莫成大外宣空包彈

     陳明通轉任國安局長,邱太三執掌陸委會,邱國正履新國防部,蔡政府此次國安高層的異動應是因應美中關係趨緩的風險管理,也象徵兩岸事務在蔡總統政策議程中的重要性和優先性提高。過去幾年蔡政府以台美關係為主導的國安戰略,進入「再平衡」階段。 \n 「親美穩中」取代「聯美抗中」 \n 儘管人事異動後的國安團隊並未出現「新面孔」,幾乎都是蔡總統高度信任和倚重的老臣,但從蔡總統在人事任命後首次提出三個「鐵三角」概念可以看出,蔡政府的國安思維已做出重要調整。一是「親美穩中」取代「聯美抗中」,二是「務實溝通」取代「隔空喊話」。 \n 李大維以總統府祕書長的庶務之責兼處理外交事務,同時蕭美琴扮演直通華府的橋梁,獨派色彩濃厚的吳釗燮大權旁落,今後台灣對美關係料不會反過來衝擊台海和平紅線。而兩岸「鐵三角」中的陳明通和邱太三,曾多次赴北京交流溝通,在綠營中比較了解大陸。更值得注意的是沉穩低調、跨越藍綠政府的資深兩岸經濟幕僚詹志宏,首次站上台前,蔡政府能否提出更接近「九二共識」的兩岸論述,充滿想像空間。 \n 新國安團隊亦有順應台灣主流民意之意。經過去年川普政府極具聳動效果的對台政策,以及大陸軍方層層進逼的台海實力格局,台灣大多數民眾早已對「抗中」無感,更是對台灣捲入戰火充滿擔憂,有人把目前主流民意總結為「避戰謀和」四個字,確是恰如其分。 \n 「避戰」是為了讓老百姓平安過好日子,民進黨何必要藉疫情對大陸口出惡言或冷眼相待,以至於激起整個大陸官民的反感?蔡政府何必要為了虛名與美國鷹派勾肩搭背,令共軍對台施壓師出有名?「謀和」是為了真正找到兩岸共處之道、和解之方,以一中憲法、《兩岸關係條例》定位兩岸關係本來就不是問題,為何5年來蔡政府始終在外面打轉?如果不是蔡政府在憲法清晰界定的兩岸關係前猶豫彷徨,獨派有本事裹挾反中民粹提出刪除「國家統一前」等修憲正名案嗎? \n 面對國力與軍力日漸強盛、愛國情緒高漲的大陸,台灣沒有挑釁的能力,更沒有玩兩手遊戲的本錢。大陸軍媒日前播出中印邊界地區兩軍衝突的影片,並公開戰死官兵的訊息,再度挑動起億萬民眾的愛國熱情,一位犧牲的年輕士兵的微信頭像,就是「小粉紅」推崇的愛國漫畫形象「那兔」,這說明「為國犧牲」精神在大陸年輕一代有很強的穿透力。我們相信國軍也有保家衛國的決心與實力,更有民眾的支持,但台灣有必要高調挑釁嗎?「抗中」有出路嗎?台獨有可能嗎?2300萬人的福祉怎麼可以被少數人的政治利益所綁架呢? \n 蔡總統自己人掌控國安核心 \n 慶幸去年兩岸關係緊張,但未出現擦槍走火、流血傷亡的失控局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2008年到2016年兩岸關係的和平架構已經搭建起來,並且贏得包括美方在內的國際社會的正面肯定。儘管時過境遷,美中關係今非昔比,北京對香港的處理方式也折損了外界對其能否和平處理台海政治議題的信心,但此時此刻主動權反而回到了蔡政府手中,這就需要新的國安團隊客觀務實研判情勢,一方面要在新兩岸論述上體現更多彈性和善意,另一方面要約束和抵制執政黨內部各種威脅台海和平、謀求法理台獨的動作和聲音。 \n 若能做到這一點,蔡總統口中作為「棋手」的台灣才能真正實現。更何況外界也認為,國安團隊三個鐵三角的最終到位,象徵著蔡總統「自己人」徹底掌控國安核心大權。 \n 去年蔡政府的國安及兩岸政策充滿各種自相矛盾,蓋因外有川普政府的壓力,內有行政院長蘇貞昌等人利用疫情的牽制,始終放不開手腳,且在內外複雜環境的干擾下,與北京的溝通管道也全部斷絕。今年美中關係可望趨緩,疫情也逐漸受控,希望國安團隊的重整是蔡總統積極作為的契機,而不是大外宣的空包彈。

  • 以「事務性協商」啟動兩岸對話

    以「事務性協商」啟動兩岸對話

     蔡英文總統擬邀請七大工商團體研商疫後經濟策略。據聞,屆時業者將呼籲政府提出足以承接「九二共識」,且對岸可以接受的新論述,讓兩岸能恢復對話。 \n 防疫及振興經濟是目前世界各國共同面臨的問題,台灣當然無法置身事外。談台灣經濟,總脫離不了兩岸關係。僅管處在疫情嚴峻和兩岸關係緊張的狀態下,台灣去年對中國大陸及香港出口仍達1514.5億美元,大幅成長14.6%。陸、港兩地占我整體出口比重達43.9%,攀升至歷史新高。台灣對大陸的經濟依賴,業者心知肚明。所謂和氣生財,大家都希望兩岸維持好的關係。 \n 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中共因蔡英文總統不接受「九二共識」,片面關閉兩岸協商大門。兩岸只靠隔空喊話傳遞訊息,不免出現錯估和誤判,亦使兩岸關係每況愈下。不僅台灣工商界期盼恢復兩岸對話,拜登政府最近也釋出同樣的訊息。美國為她自己的利益,不願捲入兩岸爭議;兩岸則是各有堅持,不惜犧牲共同的利益。 \n 我認為兩岸若在「九二共識」的爭議中打轉,恢復對話的可能性幾近於零;要民進黨政府找到「九二共識」的同義詞、提出對岸可接受的新論述,也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其實,蔡英文總統早在2016年的就職演說中,就已藉《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一中」和「兩岸同屬一中」做了間接表述;但對岸的回應卻是先肯定、後否定。我判斷,對岸認為這是蔡的「自我定位」,並沒有定位兩岸關係,至少沒有像馬總統提出「不會把『一中』表述成『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台獨』」那樣的說法。 \n 兩岸能否恢復對話,關鍵在雙方主政者的意願。「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意願,就有可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而辦法就深藏在歷史經驗當中。 \n 首先,在國民黨執政下,形成「九二共識」的「九二會談」,就是為了處理兩岸民間交流衍生的公權力問題。目前由民進黨執政,兩岸也可從事務性協商起步。由於時空環境不同,兩岸交流需要解決的問題更多,但說不定民、共雙方能經由今年的「2021會談」,形成更為與時俱進的「2021共識」。 \n 其次,民共過往也有交手的經驗,並未受到「九二共識」的制約。陳水扁2000年執政,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就順利推動「小三通」,並於2003年1月26日,完成兩岸「包機直航」的佳作。 \n 再次,兩岸「海基會」、「海協會」的組成,就是當初為了避開官方接觸而設立的「白手套」,故不應落至目前「已讀不回」的下場。兩會的功能是「為人民服務」,應該讓它們動起來! \n 最後,兩岸智庫經過數十年的交往,早已建立了深厚的公誼私交,不應受政治因素影響,而有動輒得咎之感。即使智庫背後帶有官方色彩,那又何妨?這樣不是更能夠提供建言,更有落實為政策的可能性嗎? \n 從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以來,兩岸政治敵對已造成兩岸民意對撞的惡性循環,網路上充斥打殺謾罵之聲。但調查顯示,在世界多處瀰漫「反中」的氣氛下,台灣民眾反而是對中國大陸最友善的。如果文化落實於日常生活當中,則台灣對中國傳統文化的保留,絕不少於中國大陸。這不是任何「去中國化」的意圖所能辦到的。 \n 我一直相信,兩岸的問題自己無力解決,要聽別人「說三道四」,那是兩岸執政者的恥辱;兩岸非要兵戎相見才能解決問題,那是兩岸人民的悲哀。我要再次提醒,對蔡總統而言,今年(2021)是與對岸展開對話的唯一機會;否則明年(2022)台灣進入選季後,她任內的大陸政策將會是一張「傷痕累累」的成績單。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而言,他或許有較多的選擇空間,在對台政策的成績單上補白,但將面對一個不介入卻也不會袖手旁觀的美國。 \n 兩岸執政當局目前最大的共識是交流。台灣推動交流是求生存,中國大陸推動交流是為發展。我希望,對岸基於民族利益的考量,視台灣生存有利於大陸的發展;台灣基於民之所欲的考量,視大陸發展有利於台灣的生存。(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 兩岸和解 小英先行

    兩岸和解 小英先行

     蔡總統在春節前夕召開國安高層會議,會後除了公開向對岸人民祝賀新春安康,還向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喊話,重複「兩岸和平的關鍵鑰匙在中國手中」老調,只是大陸國台辦仍以「回到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來軟性回應,顯見雙方歧見依然存在。 \n 今年蔡總統難得向大陸人民表達年節祝福,似乎有意藉由降低綠營過去1年多來炒作的「仇中」激情,爭取對岸民心。同時,她放低身段,向陸方重申「願意在符合對等尊嚴的原則下,共同促成有意義的對話」,也期待能讓兩岸人民在疫情受控的時候恢復正常有序的交流。 \n 從蔡英文談話中可看出,她預見一旦各國普遍施打疫苗後,將陸續開放邊境管制,希望盡早恢復跨國活動,屆時台灣將難再以疫情為由,拒絕兩岸民間往來。更重要的是,蔡英文其實早已體會到中共從未說出口的善意,因為若非大陸未中斷不織布的供應,哪來綠營大肆吹捧的「口罩國家隊」!因此,正當拜登政府重新調整對中政策之際,蔡政府也希望借此東風,主動向北京當局釋出善意。 \n 大陸機艦持續騷擾台灣周邊是兩岸關係無法回歸正軌的關鍵之一。若大陸能把握美中關係重開機的時刻,負責任地扮演好區域大國的角色,同時降低對台灣的武力脅迫,豈非兩全其美。 \n 但解鈴還需繫鈴人,蔡英文光是向對方喊話,甚至還想藉兩岸歧見牟取黨派私利,自己卻從不主動遞出橄欖枝,還放縱民進黨恣意對大陸惡言相向,又怎能取信於對方?蔡英文從未公開追求台灣法理獨立的絲毫意圖,但其政策主張卻表露無遺,從「這個國家」到「中華民國台灣」,毫不正視中華民國憲法對兩岸關係之定位。如此作為,何來善意? \n 誠如馬英九前總統所言,蔡英文此番談話似乎是把改善兩岸關係的責任都丟給大陸,這「恐怕不符合事實」,呼籲「她應先伸出手」,藉此引領大陸共同努力改善兩岸關係。 \n 蔡英文並非不知道,民進黨的台獨主張一直是兩岸關係的最大障礙,趙少康也一針見血指出台獨根本是假議題,因為陳水扁跟蔡英文都不敢正式宣布。既然如此,蔡英文何不順水推舟,一舉移開這塊大石頭,讓台灣以《中華民國憲法》正面迎戰大陸呢? \n 美國力挺民主台灣,但從未承諾支持台獨。民進黨習慣把美國對台灣的支持扭曲成對大陸勢力擴張的反制,卻刻意忽略美方對兩岸應接觸的要求,不然也不會對川普敗選如此驚慌失措,否則蔡總統此次又何需向國人保證台美關係未變呢? \n 拜登政府正在找尋與中國大陸合拍的對話契機,代表著兩強互動將有新發展,夾在中間的台灣難道不該順勢而為嗎?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蔡總統該動起來了。(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李正修》兩岸和解 小英先行

    李正修》兩岸和解 小英先行

    蔡英文總統在春節前夕召開國安高層會議,並做出4點指示,包括台美關係未受美國政權更替而影響、兩岸關係已是區域安全範疇、政府有信心面對依舊險峻的新冠肺炎疫情,並將針對新一波的立百病毒超前部署。此外,她除了跟對岸人民祝賀新春安康,還向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喊話,重複兩岸和平的「關鍵鑰匙在中國手中」老調,只是大陸國台辦仍以「回到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來軟性回應,顯見雙方歧見依然存在。 \n 今年蔡總統難得向大陸人民表達年節祝福,似乎有意藉由降低綠營過去1年多來炒作的「仇中」激情,爭取對岸民心。同時,她放低身段,重申「願意在符合對等尊嚴的原則下,共同促成有意義的對話」,也期待能讓兩岸人民在疫情受控的時候恢復正常有序的交流。 \n 從蔡英文談話中可看出,她預見一旦各國普遍施打疫苗後,將陸續開放邊境管制,希望盡早恢復跨國活動,屆時台灣難再以疫情為由,拒絕兩岸民間往來。更重要的是,蔡英文其實早已體會到大陸從未說出口的善意,因為若非大陸未中斷不織布的供應,哪來綠營大肆吹捧的「口罩國家隊」!因此,正當拜登政府重新調整對中政策之際,蔡政府也希望借此東風,主動向北京當局釋出善意。 \n 不可否認,大陸機艦持續騷擾台灣周邊是兩岸關係無法回歸正軌的關鍵之一。若大陸能把握美中關係重開機的時刻,負責任地扮演好區域大國的角色,同時降低對台灣的武力脅迫,豈非兩全其美。 \n 要知道,解鈴還需繫鈴人,蔡英文光是向對方喊話,甚至還想藉兩岸歧見牟取黨派私利,自己卻從不主動遞出橄欖枝,還放縱民進黨恣意對大陸惡言相向,又怎能取信於對方?蔡英文從未公開追求台灣法理獨立的絲毫意圖,但其政策主張卻表露無遺,從「這個國家」到「中華民國台灣」,毫不正視中華民國憲法對兩岸關係之定位。如此作為,何來善意? \n 誠如馬英九前總統所言,蔡英文此番談話似乎是把改善兩岸關係的責任都丟給大陸,好像台灣什麼事情都不必做,「恐怕不符合事實」,呼籲「她應先伸出手」,藉此引領大陸共同努力改善兩岸關係。 \n 蔡英文並非不知道,民進黨的台獨主張一直是兩岸關係未能推進到和平相處階段的最大障礙,否則英系不會在幾年前帶起是否應刪除民進黨黨綱中台獨條款的討論。趙少康的評論更是一針見血,他指出台獨根本是假議題,因為陳水扁跟蔡英文不敢正式宣布。既然如此,大權在握的蔡英文,為何不順水推舟,一舉移開這塊大石頭,讓台灣以中華民國憲法正面迎戰大陸呢? \n 美國力挺民主台灣,也不容大陸以武力威脅東亞區域安全,但從未承諾支持台獨。民進黨習慣把美國對台灣的支持扭曲成對大陸勢力擴張的反制,卻刻意忽略美方對兩岸應接觸的要求,不然也不會對川普敗選如此驚慌失措,否則蔡總統此次又何需向國人保證台美關係未變呢? \n 拜登政府正在找尋與中國大陸合拍的對話契機,代表著兩強互動將有新發展,夾在中間的台灣難道不該順勢而為嗎?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蔡總統該動起來了。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維持台海和平穩定 蔡習共同交集

    維持台海和平穩定 蔡習共同交集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和蔡英文總統,一前一後發表新年講話,可看出雙方都想維持穩定,習近平將一中原則與九二共識分開,看出發言基調較和緩;蔡英文談話「穩中有原則」,並將兩岸關係及兩岸事務拆開來看,兩岸僵局的壓力還是持續在,但雙方都想維持穩定。 \n 蔡英文總統元旦講話在兩岸部分相對和緩,這有一段鋪陳,從外長吳釗燮講明美台不建交、蔡總統雙十國慶談話釋出許多細微善意、邱義仁的「瘋子才會搞台獨」言論等,都是往和緩方向走,但也穩中有原則。 \n 蔡總統元旦講話的兩岸部分,分成四段,依序是台灣在全球的戰略定位、中共對台灣的威脅、兩岸關係的政治定位態度、兩岸交流該如何推進。看出將兩岸關係與兩岸事務做區隔,原則清楚,偏向和緩,也展現復談意願,認為有對話才能消除誤解。 \n 再看習近平,習去年12月31日的全國政協茶話會提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堅決維護台海和平穩定」。只有短短兩句話,但是他將一中原則和九二共識分開,可以說當大陸要展現對台強硬時,就會用「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當基調較和緩時,就是「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這也可視為區分國際和兩岸,在國際上強調一中原則,在兩岸關係則用九二共識。 \n 去年10月下旬中共舉行紀念台灣光復75周年活動,大陸全國政協主席汪洋雖然提到「歷史上統一多靠武力,大陸會做到仁至義盡」,不過新華社的正式官方文稿並沒有寫進此強硬句,反而強調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而後10月底的五中全會基調也是如此。習近平的新年講話,就延續五中全會的穩定基調,保持內外部穩定環境,既是為中共建黨百年(2021年)鋪路,也是習在為中共20大(2022年)邁入第三任期做準備。 \n 因此從蔡習新年講話可看出,維持台海和平穩定是雙方的共同交集。 \n 另外,習近平還提到2021年將紀念辛亥革命110周年,這對中華民國而言就是110周年國慶。這部分我覺得比較遺憾,從2016年11月中共高規格紀念孫中山誕辰150周年、2020年10月紀念台灣光復75周年,到2021年紀念辛亥革命110周年,都可看出中共在爭奪歷史的詮釋權。這些本來是台灣對大陸民眾展示歷史態度和台灣的制度及生活方式的一個機會,但在民進黨執政下,反而拱手讓人,從長遠的戰略來看,十分可惜。

  • 短評/蔡英文的牌有毒

    短評/蔡英文的牌有毒

     蔡總統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總統?進入第二任期,這個問題非常重要。 \n 歷經4位民選總統,李登輝總統高瞻遠矚,謀略甚深,有清晰的國家發展方向與步驟,可惜安排接班人最後一役馬失前蹄,因而歷史定位不明。陳水扁是一個「頭過身就過」、沒有遠見的政客,歷史定位百分之百負面。馬英九心存良善,但自我意識太強,未能知人善任,最後以「失能」歷史定位下台。 \n 蔡英文第一任期是失敗的,她對兩岸關係非常謹慎,並未失控,但內政不修,導致2018選戰崩盤,為了挽救連任之戰,她打了兩張牌,一是任命蘇貞昌為閣揆,二是以大陸為敵,藉「外患」打擊藍營、團結綠營。 \n 這兩張牌有效,但都有毒,蔡英文連任後不久,民進黨內部、整體台灣果然都中毒,台海情勢動盪不安,朝野對立更尖銳,今年秋鬥結合反美豬、食安、反中天關台3議題,創下近年秋鬥聲勢最浩大的新紀錄,敏感的媒體開始炒作蘇貞昌何時下台的議題。 \n 蔡英文未必如李登輝天縱英明,但政治警覺度很高,趁議題未及發酵,就果斷宣示目前無意換閣揆。蘇內閣立刻恢復安定,專心處理開放美國萊豬進口的種種衝擊。不能否認蔡總統的政治手腕比馬英九高明太多。 \n 但「手腕」不代表「高度」,總統的歷史地位不由政治手腕決定,要由治理國家的氣度、遠見和高度決定。到目前為止,不撤換閣揆,兩岸關係不會改善;蘇貞昌有意更上層樓競逐總統大位,留在分配資源的閣揆位置,只會讓民進黨派系內鬥更兇,兩者都不利民進黨2024大選。 \n 隨著2022地方選舉逐漸接近,民進黨各派系、有志大位的各諸侯動作會更大,手段會更激烈,一些人會更貪婪濫權,蔡總統卻只想打安全牌,不思成就歷史地位的超前部署,難道她只想安全下莊?

  • 快評》蔡英文的牌有毒

    快評》蔡英文的牌有毒

     蔡總統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總統?進入第二任期,這個問題非常重要。 \n 歷經4位民選總統,李登輝總統高瞻遠矚,謀略甚深,有清晰的國家發展方向與步驟,可惜安排接班人最後一役馬失前蹄,因而歷史定位不明。陳水扁是一個「頭過身就過」、沒有遠見的政客,歷史定位百分之百負面。馬英九心存良善,但自我意識太強,未能知人善任,最後以「失能」歷史定位下台。 \n 蔡英文第一任期是失敗的,她對兩岸關係非常謹慎,並未失控,但內政不修,導致2018選戰崩盤,為了挽救連任之戰,她打了兩張牌,一是任命蘇貞昌為閣揆,二是以大陸為敵,藉「外患」打擊藍營、團結綠營。 \n 這兩張牌有效,但都有毒,蔡英文連任後不久,民進黨內部、整體台灣果然都中毒,台海情勢動盪不安,朝野對立更尖銳,今年秋鬥結合反美豬、食安、反中天關台3議題,創下近年秋鬥聲勢最浩大的新紀錄,敏感的媒體開始炒作蘇貞昌何時下台的議題。 \n 蔡英文未必如李登輝天縱英明,但政治警覺度很高,趁議題未及發酵,就果斷宣示目前無意換閣揆。蘇內閣立刻恢復安定,專心處理開放美國萊豬進口的種種衝擊。不能否認蔡總統的政治手腕比馬英九高明太多。 \n 但「手腕」不代表「高度」,總統的歷史地位不由政治手腕決定,要由治理國家的氣度、遠見和高度決定。到目前為止,不撤換閣揆,兩岸關係不會改善;蘇貞昌有意更上層樓競逐總統大位,留在分配資源的閣揆位置,只會讓民進黨派系內鬥更兇,兩者都不利民進黨2024大選。 \n 隨著2022地方選舉逐漸接近,民進黨各派系、有志大位的各諸侯動作會更大,手段會更激烈,一些人會更貪婪濫權,蔡總統卻只想打安全牌,不思成就歷史地位的超前部署,難道她只想安全下莊? \n

  • 拜登勝出 兩岸暫喘口氣

    拜登勝出 兩岸暫喘口氣

     無論川普是否曾讓台北充滿憧憬、為北京帶來警醒,他的甘心離任將讓兩岸都能喘口氣。川普執政向世界證明,總統的民主素養和政治品格的必要性;領導人對內對外若僅嗜施壓鬥爭而輕斡旋共識,對國運盛衰和國際聲望的影響甚鉅。川普留在華府的遺產是促成美國朝野共同確認,對華政策主軸從交往到抗衡的典範轉移,也深刻影響了兩岸關係。 \n 執此,拜登初掌政的重心將是重新取信於美國人民和盟邦:前者是緩解社會對立、應對疫情和經濟,持中庸任全美總統;後者是重建霸權聲譽,恢復各國對山姆大叔的信任。因此拜登的外交政策將更傾向於「鬥智不鬥氣」:不採極限施壓、重拾政策穩定性及可預見性;「圍毆不單挑」:重回多邊場域,和盟邦共同制約中、俄和北韓;「逞凶不鬥狠」:對北京抗衡壓制的思路不變,但在區分核心或非核心的政經利益及價值領域上,維持競合和脫勾間的平衡和估量。 \n 在美中台三邊互動上,川普讓美國變成兩岸摩擦的助燃劑而非安全閥,拜登的華府會從攪動兩岸關係的「變數」回到「常數」,維持戰略模糊的基調、堅守台海和平的底線,避免前任政府頻頻製造讓兩岸緊張情勢升高的言行,兩岸擦槍走火的風險驟減。 \n 當然,台灣依舊是「刻在華府心底的棋子」,但可預期拜登對台海政策將更平衡而敏感;打台灣牌亦更謹慎而細緻。一中政策的持續、對台軍售的檢視,有助於對岸武統聲浪暫歇和兩岸軍事緊張趨緩。 \n 兩岸能否把握此一正向氛圍而休罵止嚇,甚至重塑思路,就考驗雙方的智慧。循此,今後兩岸關係的發展或可透過下述面向持續觀察。 \n 一、各表在不在:陸方近來似在提醒台灣朝野,有九二共識在,兩岸和平才是常態;另亦重新解讀「中華民國」在對台戰略上的紐帶作用。然而陸方亦須體察,一中各表是客觀陳述兩岸法理現狀的現在式;共謀統一是直觀勾勒兩岸發展方向的未來式,北京是否重新默認各表的空間,將決定「中華民國」在台灣是兩岸連結點、反統擋箭牌,還是反獨護身符。 \n 二、法理改不改:執政黨對外尋求台美法理關係提升的力道恐弱化,故對內彰顯主權獨立的法制化需求將增加。特別是立法院啟動修憲議程,各方基於政治展演需要的提案,是否觸及憲法關於主權疆域及政治符號,蔡政府的收放將成為兩岸的風險。 \n 三、交流通不通:兩岸當局是否持續強化對兩岸主張的言論和交流管道的箝制;是否強化己方民眾對彼方的異己和敵對意識。 \n 四、心念轉不轉:若台海情勢趨緩,亦為蔡政府調整「親美、仇中、反統」的路線提供務實省思的契機。其實執政黨早已陷入不願徹底轉化法理台獨、不能徹底虛化百年民國的泥沼。在習近平連任後及蔡總統任期屆滿前,兩岸或有共同回顧「共同認知」的機會之窗。前者可視為對台工作的成效,後者可為繼任者留下較和緩的兩岸氛圍。蔡總統更可創造破冰的敲門磚:維護「統一」在台灣做為前途選項的權利;宣示兩岸關係定位的基礎是中華民國現行憲法。 \n 然而若雙方無法排除內外雜音,機會將稍縱即逝,兩岸上空飄浮著風險就將成為2024年後的新常態。(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 重新評價馬習會

    重新評價馬習會

     2015年11月7日兩岸領導人在新加坡會面,即將屆滿5周年,大陸將在6日舉辦「紀念習馬會五周年學術研討會」,馬英九基金會也將在7日舉辦研討會,民進黨則認為「歷史已經翻過去了」,不值得再談,台灣社會似乎也遺忘了這段曾經轟動全球的新聞事件,這一頁歷史真會船過水無痕嗎? \n 答案應該是否定的,大陸高調紀念「馬習會」,諭示大陸不會讓這段歷史消失,或者說大陸仍希望在「馬習會」基礎上繼續發展兩岸關係。大陸將釋放什麼信號?意圖為何?目前無從判斷,但無論藍綠、朝野,無論希望兩岸和平發展或對抗,都應該重視大陸的訊號。 \n 馬習會最大的意義在兩岸擁有「九二共識」這個共同政治基礎,並在這個基礎上展現追求和平的意圖與決心,換言之,沒有九二共識就沒有對話的基礎,就沒有馬習會,更沒有可能與大陸尊嚴平等互動。馬習會中,新加坡平等接待雙方,國際媒體以台灣總統與中國國家主席稱呼雙方領導人,無損國格;會面過程中除展示中華民國國家符號外,馬前總統也多次提及《中華民國憲法》,重申中華民國在兩岸關係的法理基礎,習近平也接受馬英九的表述與新加坡地主的所有安排,使「各表」達到極致。 \n 馬習會隱含了「兩岸互不否認」、乃至「兩岸事實承認」的分治內涵,大陸對台灣做出重大讓步,必須予以肯定。馬前總統自知兩岸領袖會面的敏感性,加上執政後期較低的滿意度,甚至拖累國民黨的選情,馬習會絕對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在馬習會上馬前總統提出「維繫兩岸和平繁榮現狀」五點主張,包括「鞏固九二共識,維持和平現狀」、「降低敵對狀態,和平處理爭端」、「擴大兩岸交流,增進互利雙贏」、「設置兩岸熱線,處理急要問題」、「兩岸共同合作,致力振興中華」等等,其中部分主張無分藍綠都無法否認對台灣的重要性。 \n 馬習會主動方是大陸,選在馬前總統第二任期結束前夕跛腳狀態下舉行,顯示大陸希望在國民黨下台前,創造兩岸和平發展的另一次高峰,希望九二共識的對話基礎能延續下去,遺憾的是,九二共識非但沒有成為兩岸關係的依賴路徑,反而在民進黨選舉策略下一再被汙名化。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對國家定位又模糊不清,提不出各方所能接受的兩岸關係定位,只能任由兩岸交流停擺,社會不斷內耗。這5年來兩岸關係不但陷入停滯,更嚴重的隨著國際局勢發展,台灣被捲入中美大國競爭,台灣成為美國遏制中國大陸發展的一環,兩岸情勢更複雜而嚴峻。 \n 也將出席馬習會五周年研討會的全國政協主席汪洋日前聲稱:台灣議題只要有一線和平解決的可能,我們都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在這個問題上做到「仁至義盡」。我們不希望大陸紀念馬習會只是「仁至義盡」的一場戲,而是展現自信,自信兩岸關係的主導權操之在己。 \n 這樣的自信來自經濟上的持續發展、內部治理的穩定以及對國際局勢的控制,這樣的自信其實是對台海安全的一種保障,當大陸越發自信,相信時間站在他們一邊,對兩岸問題的解決更有耐心,願意等待,就會對台灣釋放更多的善意與包容,這是我們在5年前的馬習會上就已經見識到的。因此回到九二共識不應被打為投降主義,美國大選結束百廢待興,外力干擾因素可稍緩,兩岸應該回到共創和平發展正途上。 \n 美國東亞研究的權威學者傅高義接受媒體訪問,他以中日關係為例,指出改善雙邊關係要有搭橋者和管理橋的人。橋搭好後,領導人更要做好管理的工作,充分溝通、減少敵意,了解彼此、理解對方,和平之橋才能可長可久。其實兩岸和平之橋早在5年前搭建好了,只是這5年來一直缺乏管理。兩岸大多數人民都是不忍見到兵戎相見、生靈塗炭的。 \n 蔡英文總統已經進入第二屆總統任期,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宣誓的國家領袖,作為負責任的執政者,應該重新評價馬習會,從馬習會兩位領導人建立的共同基礎上出發,處理好兩岸關係,歷史才會真正翻到新的一頁。

  • 親美也親中 呂秀蓮籲兩岸統合

    親美也親中 呂秀蓮籲兩岸統合

     川普自稱贏得選舉,但國安會前祕書長金溥聰認為,民主黨鼓勵通訊投票,目前很多票尚未開出來,拜登仍有很大機會翻盤。前副總統呂秀蓮則表示,美國大選後,兩岸關係可以重新思考,建議大陸把「一個中國」改為「一個中華」,「兩岸統一」改為「兩岸統合」,讓雙方做更多交流溝通。 \n 政論節目「少康戰情室」昨邀金溥聰與呂秀蓮分析美國大選選後情勢,儘管川普自稱當選,但金溥聰指出,搖擺州例如賓州等郵寄選票非常多,這些郵寄選票可能多數支持拜登。民主黨最初認為部分搖擺州可以大勝,開票結果卻不符預期,但現在還有很多郵寄選票沒開出來,拜登仍很有可能翻盤。 \n 對外界擔心中共可能趁機對台灣採取不利舉動?金溥聰認為,民主黨或共和黨對中共的政治立場基本上不會差距太大,只是方式不同且各有利弊,像川普這樣硬幹,對台灣不見得是壞事,但也別太高興,要考慮兩岸關係惡化等後遺症。 \n 呂秀蓮則希望,美國總統若換人做,能夠影響北京重新思考,不要把美台關係解釋成台灣「以疫謀獨」去升高軍事行動。中國大陸現在境內有疫情、水災、糧荒,人民生活應該很苦,若兩岸關係鬆弛一點,不要增加敵意,對兩岸人民都好。 \n 她說,她將發表一本書提倡「雙兩岸關係」,過去提到「親美」就是「反中」,「親中」就是「反美」,她覺得這樣不對」;兩岸關係要化解歧異,希望兩岸當權者和民間能思考「遠親近鄰」四個字,重新定位雙方關係,這樣很多策略、很多事都可以改變。她也建議大陸把「一個中國」改為「一個中華」,「兩岸統一」改為「兩岸統合」,讓雙方可有更多檢討、交流和溝通,來討論未來兩岸如何統合。 \n 呂秀蓮也主張「親美也親中」,並倡議台灣跟日本、南韓,加上美國、加拿大等太平洋周邊合作成立「民主太平洋聯盟」,彼此統合發揮優勢。

  • 修憲畫紅線 兩岸安全

    修憲畫紅線 兩岸安全

     《中國時報》9月29日社論〈蔡英文「新四不一沒有」的超音波〉提到,蔡政府5月以來的一連串言行清晰地向大陸釋出了有關兩岸關係、台灣定位的「新四不一沒有」。第一個「不」,是指蔡政府不會推動或同意變更憲法中「國家統一前」的表述;第二個「不」,是指蔡政府不會推動或同意具有台獨意涵的公投。 \n 日前立法院朝野黨團經協商決議成立修憲委員會,目前朝野相關修憲提案,主要包括:18歲公民權、廢除考試與監察兩院、降低修憲門檻、基本人權入憲等議題。除此之外,雖傳出由立法院長游錫堃所扮演主導的正國會系統,已準備提出「國家領土」修憲案,但由於此案的政治爭議太大,研判蔡政府應會「畫紅線」,不會通過。 \n 台灣解嚴後,由前總統李登輝開啟憲政改革,自1991年4月至2005年6月期間,政府共進行了7次的修憲工作。未來是否有機會在蔡英文總統的第二任期內,成功完成第8次修憲,為台灣打造更完善運作的民主憲政體系,除了朝野政黨要有修憲共識與高度決心外,蔡政府亦必須同時考量未來的修憲過程與結果不能再為「兩岸關係」帶來任何的變數。 \n 過去兩岸關係發展的一個緊繃原因,就在於民進黨曾有意制定新憲法並建立新國家所導致。例如,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期曾不顧美國與中國大陸的意見,執意推動正名制憲、一邊一國、入聯公投等涉及「台灣獨立」的憲改言論及活動有關。也因為如此,中國大陸才會於2005年3月不顧國際社會的反對,堅持制定內容包括「非和平手段」的《反分裂國家法》,目的就是在壓制台灣的修憲工作與各種獨立運動。 \n 後來,也因為陳水扁所推動的一系列法理台獨活動,得不到美國政府的支持,並被認為是「麻煩的製造者」,亦被北京政府認為是挑戰台海兩岸現狀的嚴重行為;因此,當時不論是台美關係、美中關係或兩岸關係都處於極度的不穩定狀態,最後正名制憲與一邊一國等運動,也只能告終、沒有任何結果。 \n 修憲與公投雖是一般民主國家的自主性作為,但由於中華民國的國情與國際地位特殊,因此欲進行重大憲改工程時,就不能不將「兩岸關係」這個因素考慮在內。未來蔡政府所推動的修憲工作,如果只是「賦予18歲的公民有投票權」等單純議題,相信台海安全不會有任何變數。相反地,如果修憲是觸及到「國號、領土、主權」等敏感議題,即不是台灣單方面可自行處理的問題,而是必須考慮台美雙邊關係,以及北京政府的態度反應。(作者為宏國德霖科技大學講座教授)

  • 張淑中》修憲畫紅線 兩岸安全

    張淑中》修憲畫紅線 兩岸安全

    《中國時報》9月29日社論〈蔡英文「新四不一沒有」的超音波〉,內容提到,蔡政府今年5月以來的一連串言行,清晰地向大陸釋出了有關兩岸關係、台灣定位的「新四不一沒有」。第一個「不」,是指蔡政府不會推動或同意變更憲法中「國家統一前」的表述;第二個「不」,是指蔡政府不會推動或同意具有台獨意涵的公投。 \n 日前立法院朝野黨團經協商決議成立修憲委員會,目前朝野相關修憲提案,主要包括:18歲公民權、廢除考試與監察兩院、降低修憲門檻、基本人權入憲等議題。除此之外,雖傳出由立法院長游錫堃所扮演主導的正國會系統,已準備提出「國家領土」修憲案,但由於此案的政治爭議太大,研判蔡政府應會「畫紅線」,不會通過。 \n 台灣解嚴後,由前總統李登輝開啟憲政改革,自1991年4月至2005年6月期間,政府共進行了7次的修憲工作。未來是否有機會在蔡英文總統的第二任期內,成功完成第8次修憲,為台灣打造更完善運作的民主憲政體系,除了朝野政黨要有修憲共識與高度決心外,蔡政府亦必須同時考量未來的修憲過程與結果不能再為「兩岸關係」帶來任何的變數。 \n 過去兩岸關係發展的一個緊繃原因,就在於民進黨曾有意制定新憲法並建立新國家所導致。例如,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期曾不顧美國與中國大陸的意見,執意推動正名制憲、一邊一國、入聯公投等涉及「台灣獨立」的憲改言論及活動有關。也因為如此,中國大陸才會於2005年3月不顧國際社會的反對,堅持制定內容包括「非和平手段」的《反分裂國家法》,目的就是在壓制台灣的修憲工作與各種獨立運動。 \n 後來,也因為陳水扁所推動的一系列法理台獨活動,得不到美國政府的支持,並被認為是「麻煩的製造者」,亦被北京政府認為是挑戰台海兩岸現狀的嚴重行為;因此,當時不論是台美關係、美中關係或兩岸關係都處於極度的不穩定狀態,最後正名制憲與一邊一國等運動,也只能告終、沒有任何結果。 \n 修憲與公投雖是一般民主國家的自主性作為,但由於中華民國的國情與國際地位特殊,因此欲進行重大憲改工程時,就不能不將「兩岸關係」這個因素考慮在內。未來蔡政府所推動的修憲工作,如果只是「賦予18歲的公民有投票權」等單純議題,相信台海安全不會有任何變數。相反地,如果修憲是觸及到「國號、領土、主權」等敏感議題,即不是台灣單方面可自行處理的問題,而是必須考慮台美雙邊關係,以及北京政府的態度反應。 \n(作者為宏國德霖科技大學講座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