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兩棲登陸戰的搜尋結果,共03

  • 美前副國務卿:共軍對台兩棲登陸戰可能性大增

    美前副國務卿:共軍對台兩棲登陸戰可能性大增

    近期在華盛頓召開的一場研討會上,以台灣如何在軍事上抵禦共軍入侵為題,其中包括前美國副國務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在內的多位專家表示,共軍入侵台灣能力愈來愈強,台灣的防衛必須是全方位的,不能只著重著靠海峽這邊。必須認清共軍已具備足夠的兩棲登陸能力,一旦讓共軍在海岸灘頭或其他地方建立據點,那就是台灣軍隊噩夢的開始。 \n \n美媒《國家利益》報導說,這場由華盛頓智庫「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在萬聖節舉行的研討會上,台灣的軍事議題是主要關注焦點。題目設定為「噩夢場景:解放軍入侵的威脅與台灣的反應」的研討會上,從解放軍入侵前(45天到30天前)出現的警訊,以及入侵後的末日景象為討論主軸。現任智庫董事會主席、前美國副國務卿阿米塔吉表示,台灣軍事決策者現在應該以360度全方位角度來看待中國的軍事威脅,而不是只防衛台灣海峽這一邊。 \n \n阿米塔吉說,中國可能沒有大型兩棲戰艦,但它們有滾裝船,因此對台灣進行兩棲入侵攻擊並非不可能的。應該思考萬一台北的八里區遭共軍閃電式突襲,他們很可能快速地建立一個灘頭陣地,這種場景雖然像個令人不太愉快的噩夢,但必須這麼思考,而且據此做出反應。 \n \n報導指出,退役的台灣海軍將官、前國防部副部長陳永康(Richard Chen)表示,台灣「正面臨來自對岸的巨大壓力」。在中國人入侵台灣前,軍方將會有大約45天到30天的預警時間。也就是說,如果台灣的預警系統沒有問題,能追蹤到各種軍事動態,包括導彈、飛機和船舶的活動並及早反應。如果預警系統失靈或估算錯誤,台灣部隊將無法在臨近海域進行防衛,只能被迫進行灘頭保衛戰,這會是最糟糕的狀況。 \n \n退休的美國陸戰隊(USMC)將官葛雷格森(Wallace Gregson)則表示,海峽的距離對台灣是有利因素,但雙方數量上的差距還是令人擔憂。台灣目前的優勢是可以用極有成本效益的方式,例如目前部署的愛國者-3型飛彈防禦系統和天弓飛彈,用來對抗共軍的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 \n \n葛雷格森說,不過,中國很可能會在入侵時先在島上建立一個據點,而這就是「噩夢」開始的地方。在這個據點上,台灣地面部隊必須結合海空軍力量與兩棲行動,集中火力以近距戰鬥來摧毀敵軍。 \n \n參與研討會的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亞洲軍事高級研究員理理查.費雪(Richard Fisher)則指出,共軍海上運送能力可以達到4個師,根據任務要求配置,規模約4萬人或800輛坦克。中共海軍可運用的兩棲攻擊艦包括7艘7萬噸071型船塢登陸艦,和6艘2萬至4萬噸071型直升機登陸艦。 \n \n費雪表示,非正式的運輸能力則能動員到8至12個師(約8至12萬人),另外可以徵用10萬4千艘民用的內陸水上駁船,其中許多是滾裝駁船。使用這些運送平台需要有個可以完全控制的港口。 \n \n在空運方面,共軍計劃建造400架Y-20重型運輸機,每架載重量達100多噸,直升機方面目前已超過1000架。不過,費雪警告說,一旦共軍控制了桃園中正機場,它可以動用3000架商用客機運送部隊,若這些運輸能量全力運轉,可以運送驚人數量的部隊到台灣。 \n \n在空中戰機部份,到2020年,共軍可用於攻擊的戰鬥機將達到1500架,以殲-10、殲-11(蘇-27)和殲-16為主力。 \n \n報導說,台灣並非沒有辦法來應對入侵,目前已經部署了數種能遲滯中國入侵的新武器:超音速雄風3型反艦飛彈、天弓3型防空飛彈與空對地的萬劍彈。此外,台灣還繼續升級其F-16和IDF戰機,同時還有正在建造的新戰鬥機教練機。 \n

  • 強化兩棲登陸能力 共軍引入新甲車

    強化兩棲登陸能力 共軍引入新甲車

    \t根據美國《戰略之頁》網站報導,ZTL-11裝甲車的入列服役象徵解放軍調整昔日的戰略思維,開始認真構思兩棲登陸作戰。 \n\t與美軍還有國軍不同,解放軍陸戰隊傳統上不裝備具有兩棲登陸能力的裝甲車。向來他們的做法,是改良陸軍現有的裝甲車而已。新服役的ZTL-11裝甲車是以21噸重,由三人操縱,可搭載七人的ZBL09裝甲車改裝而成。改良過後的ZTL-11重達25噸,加裝了一座ST1自動突擊砲,並且由四人操縱。最重要的一項改良,則是ZTL-11具備兩棲登陸能力。 \n\t《戰略之頁》指出,ZTL-11在水上的最快行動能力為時速八公里,而在地面上則為時速100公里。這是自解放軍陸戰隊成軍以來,前所未見的兩棲作戰能力。除了執行火力壓制任務外,共軍還設計負責運輸兵員,裝備著30mm自動砲的ZTL-11兩棲裝甲車。至於裝備ZBL09的解放軍陸軍,也以美國陸軍史崔克裝甲旅為藍本,設計自己的裝甲運兵部隊。 \n\t觀察到美國陸軍史崔克與陸戰隊LAV裝甲車在伊拉克戰場上的成功,中共近年來不斷強化推動裝甲車輛的改良與生產。尤其是近年來與日本、美國還有東南亞國家在東海與南海的衝突都會涉及到兩棲登陸作戰,ZTL-11的誕生與服役更是無可避免的趨勢。奪取對台灣的控制權,自然也是屬於島嶼作戰的一部份。此一趨勢的發展,國軍也應該密切關注。 \n

  • 砲打納粹 參加諾曼第戰役的國府海軍健兒

    砲打納粹 參加諾曼第戰役的國府海軍健兒

    \t數年前,網路上流傳了一篇名為《國軍52軍浴血諾曼第》的文章,在海峽兩岸引起了轟動。這篇疑似由對岸網友竄改歷史虛構出來的網路「釣魚文」,不只騙倒了無數的大陸「國粉」,就連台灣泛藍陣營的學者教授,甚至於退役將領也都信以為真。 \n\t不過在熟悉抗戰史的學者進行認真的考據之後,已經證實陸軍第52軍抗戰期間一直駐防於雲南,固守中華民國與法屬印度支那的邊界安全,沒有可能被派到歐洲戰場去支援諾曼第登陸。只是,52軍沒有參加諾曼第登陸,並不代表中華民國國軍沒有參加過諾曼第登陸。可以肯定的是,有20名來自中華民國海軍的健兒,參加了從納粹手中解放法國的戰鬥。 \n \n遠赴英國學航海 \n\t由於在抗戰初期就失去了幾乎所有的水面戰鬥艦艇,提到中華民國海軍在八年民族聖戰中的貢獻,人們只瞭解他們運用水雷騷擾日軍航道,並且配合陸軍打游擊的相關事蹟而已。很少有人知道,到了抗戰末期有這麼一批中華民國海軍以見習名義跟著英國皇家海軍一同出海作戰,而且打的還不是侵佔自己國土的日本侵略者,而是控制了大半個歐洲的納粹德國。 \n\t自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國民政府便積極尋求美國與英國協助重建在抗戰初期被打得潰不成軍的海軍。1943年,中華民國海軍部選派了黃廷鑫、盧東閣、王顯瓊、郭成森、林炳堯、牟秉釗、白樹綿、姜瑜、葛敦華、熊德樹、聶齊桐、吳桂文、謝立和、鄒堅、楚虞璋、汪齊、王安人、周宏烈、吳家訓、錢詩麒、吳貴榮、吳方瑞、張家瑾與晏海波等24名青年軍官到英國受訓。 \n\t這24人當中,除四人有4人被分發到普利茅斯港輪機學校,剩下20人則到了英國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的中國班學習航海。經歷過三個月專業的航海訓練以後,他們20人以皇家海軍少尉的身份被分發到英軍各型水面艦艇上深造。其中有幸被分發到搜索者號(HMS Searcher)護衛航空母艦上服務的葛敦華,戰後在台灣當上了國防部常務次長與總統府國策顧問。 \n\t1944年5月4日,葛敦華跟隨搜索者號前往挪威哈爾斯塔外海作戰,親眼目睹由艦上起飛的TBF復仇者式魚雷機,在F4F野貓式戰鬥機的護衛下擊沉德國海軍U-711潛艦。一個月後的6月6日,英美盟軍發起「大君主行動」(Operation Overlord),登陸法國北海岸的諾曼第開闢歐洲第二戰場。葛敦華與其他19名中華民國海軍前輩,共同見證了這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刻。 \n \n解放法國的中華民國海軍 \n\t當來自美國、英國與加拿大的盟軍將士們在搶灘登陸之際,葛敦華所服務的搜索者號則在外海地區執行護航與反潛任務。葛敦華未必能夠用肉眼目睹到灘頭上的激烈交鋒,但是他們的任務卻十分重要。假若盟軍的海上運輸線因為失去像搜索者號這樣的護航軍艦保護而遭德國U級潛艦癱瘓,在前線與德軍戰鬥的盟軍弟兄將可能因缺乏補給而敗下陣來,人類整個歷史都將為此改寫。 \n\t另外一位在諾曼第參戰的林炳堯,則服役於英國皇家海軍戰鬥艦藍蜜莉斯號(HMS Ramillies)上。相對於在外海防範潛艦的搜索者號,負責以艦砲攻擊德軍工事的藍蜜莉斯號距離前線就近多了。他們的任務是支援英軍、加拿大軍、波蘭軍、挪威軍與自由法軍進攻寶劍海灘(Sword Beach),並徹底摧毀貝內維爾砲台(Berneville battery)。 \n林炳堯在他的日記中記載,正當藍蜜莉斯砲擊寶劍海灘的時刻,有三枚德軍發射的魚雷向他們的戰鬥艦方向撲來。所幸當時戰艦正在移動艦首以捕捉適當的砲擊位置,因而與三枚魚雷擦身而過。灘頭上敵我兩軍交鋒激烈,不過根據林炳堯的回憶,他們海軍人員過得倒是比較悠閒。除了能吃到麵包、香腸還有牛肉罐頭外,甚至連下午茶都可以喝到。 \n法國北部諾曼第的局勢穩定後,20名中華民國海軍健兒跟隨著皇家海軍艦艇沿著直布羅陀南下,支援登陸法國南部土倫的「龍騎兵行動」(Operation Dragoon)。換言之由盟軍發起,從德國人手中解放法國的所有海上作戰都有中華民國海軍人員的參與。透過參與此次軍事行動,國府海軍不僅協助美英兩軍奪回了法國,而且也充分的瞭解到現代化的海戰與兩棲登陸戰究竟該怎麼打。 \n \n分散海峽兩岸的諾曼第參戰者 \n\t伴隨著德國與日本的投降,還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這20名參加過諾曼第登陸的國府海軍健兒返回中國。國共內戰爆發以後,由於海軍內部發生了嚴重的派系糾紛,他們當中有一半的人沒有隨中華民國政府遷來台灣。葛敦華將軍表示,到諾曼第參戰的海軍健兒很少有人同情中共,他們絕大多數是因為來不及隨政府撤退,或者基於個人因素而沒有來到台灣。 \n\t到台灣的10名諾曼第參戰者中,除了葛敦華外,比較有名的海軍第9任總司令鄒堅上將、海軍官校第10任校長白樹綿中將、海軍參謀長、總統府戰略顧問的牟秉釗中將與中船公司總經理晏海波中將。沒有來台灣的前諾曼第登陸參戰者中,也有人在大陸淪陷之際逃往英國控制下的香港避難。這些人當中,最有名的就是當到了重慶號輕巡洋艦副艦長的林炳堯。 \n\t重慶號原名曙光女神號(HMS Aurora),是1946年由英國贈送給中華民國海軍的輕巡洋艦。該艦如同今日的基隆級驅逐艦一樣,是中華民國海軍在大陸期間噸位最大的水面戰鬥艦。1949年2月,重慶號艦長鄧兆祥因厭惡海軍內部的派系鬥爭而在葫蘆島宣佈「起義」,帶著整艘軍艦投降了解放軍。林炳堯中校因為在一個月前被調往其他軍艦上服役,幸運的躲過了被劫持投共的命運。 \n\t大陸淪陷之際,不信任中共的林炳堯沒有留在大陸參加解放軍,而是選擇到香港低調渡過了自己的後半生。直到去年,才有著迷於民國軍事史的香港學者在林炳堯生前的寓所裡找到他的日記與遺物。他的眾多遺物之中,還包括了一面珍藏超過半個世紀以上的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可見那個世代的海軍軍人對國家的忠誠是一輩子都不會改變的。 \n後來的歷史,也證明了這些前往港台躲避赤禍的海軍先進做出了正確的決定。20名參加諾曼第登陸的海軍健兒當中,唯一的中共地下黨員張家瑾,就因為娶了一個英籍太太的原因,在文化大革命時代被誣指為「英國間諜」遭到批鬥。不堪來自紅衛兵的折磨,張家瑾在1966年自殺身亡。其他留在大陸的三個人,包括盧東閣、郭成森與黃廷鑫也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迫害。 \n\t可能因為這20人無論是在台灣、香港還是大陸者,都擁有非常特殊的二戰老兵身份,他們在兩岸開放交流後也沒有組織過任何的聯誼活動。到了台灣的諾曼第參與者,除了回到大陸探親外,基本上也是一律不出席中共官方舉行的紀念活動。葛敦華將軍更是多次推拒了中共方面的力邀,到2010年過世以前都沒有踏上過中國大陸的土地一步。 \n\t在眾多戰後出生或成長於台灣的退役將領密切往來兩岸之際,葛敦華這些抗戰世代的軍人為何如此抗拒與中共的交流呢?葛敦華將軍表示,首先他不希望自己從參加諾曼第登陸戰爭以來學到的兩棲作戰相關知識,在與大陸方面交流期間無意被透露給解放軍。身為中華民國的軍人,就不能夠做出對不起中華民國的事情來,這是第一。 \n\t第二,則是葛敦華從前國民黨主席連戰那裡知道,自己因為參加過諾曼第登陸作戰,所以照片被展示於馬尾的中國船政文化博物館裡面。他認為中共別有動機的想要從中華民國政府手中將包括諾曼第登陸在內,所有國軍參與過的抗戰歷史「整碗端去」,因此決定保持自己軍人的氣節,絕對不到中國大陸去替對岸的觀點背書。 \n\t今天,參加過諾曼第登陸作戰的20名海軍先進已經通通去世。隨著抗戰世代日漸凋零,能夠像葛敦華中將與林炳堯中校這般堅持「漢賊不兩立」思想的人已經不多。然而在他們這些抗日與反納粹英雄們曾經以生命保衛過的台灣,卻出現了美化日本殖民統治,甚至於崇拜希特勒的歪風,又叫這些老英雄們在天之靈情何以堪?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