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兩蔣日記的搜尋結果,共61

  • 蔣經國日記公開 曝美斷交痛苦、理性安人心決定

    蔣經國日記公開 曝美斷交痛苦、理性安人心決定

    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昨(17)日舉行發布會,公開蔣經國私人日記內容,當中各界關注的台灣與美國斷交章節,透露了當時蔣經國痛苦的心情,日記寫道,「內心痛苦,身負重責只好理性處理,先安人心」,同時也記載了蔣經國定調台灣未來外交將著重「實力」與「道義」。 \n \n據中央社報導,蔣經國日記記錄了台灣與美國斷交時他的真實心情。1978年12月16日凌晨2時,時任美駐華大使安克志(Leonard S. Unger)緊急求見蔣經國通知斷交消息,蔣經國在日記中寫道「果不出所料」、「承認共匪同時與我斷交,當即以嚴肅之態度向其提出最嚴重之抗議」等語,除了記錄痛苦心情,蔣經國也寫下今後台灣外交政策的核心將是「實力」與「道義」。 \n \n早在台美斷交前數年,蔣經國在日記中就已數度透露台灣必須充實實力的觀點。1970年1月18日,他寫道對台灣最好的政策是「經濟」,並許下要為台灣人謀最大福利的願望。同年8月24日,他視察高雄,看到高雄港新工業區預定地仍是一片荒廢之地,便承諾要把「荒地變成繁榮」,後來高雄加工出口區成為全球首個加工出口區,台灣經濟自此迅速起飛。 \n \n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前數周,他在10月1日的日記內容中提出改革政治、經濟及軍事的觀點,有感於國際政治快速變化,台灣國際地位處境困難,他指出「新科技才能生存」。 \n \n此外,在菲律賓與我於1975年6月初斷交後,蔣經國於當月26日就已預言,「今後與我斷交之國必增加」。 \n \n胡佛檔案館東亞部主任林孝庭指出,比對60年代末期至70年代初期兩蔣日記內容,會發現蔣介石仍心心念念反攻大陸,蔣經國則已開始重視台灣政治及經濟發展,顯示兩蔣父子在想法上逐漸出現分歧。 \n \n蔣經國日記也透露他滿溢的思鄉情緒,對他的精神造成負荷及痛苦。1976年12月31日,他寫道,「身為無家可歸的思鄉人,當被迫困居俄國的青年時期,每逢年關即起歸國返家之念」,即便1949年來到台灣後,仍留下「亦是每逢年節思還鄉」等語。 \n \n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於美國當地時間17日舉辦蔣經國日記公開發布會,重量級美國政治人物及權威台灣學者都親臨現場,年近百歲的美國前國務卿舒茲(George Pratt Shultz)坐輪椅全程參與,另外包括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台灣研究小組召集人戈迪溫(Steven M. Goldstein)、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社會學教授高棣民(Thoams B. Gold)及羅得學院榮譽教授康培莊(John F. Copper)等3位專家也都到場。 \n \n此次胡佛研究院公開的蔣經國日記內容共橫跨43年,從1937年5月開始到1979年12月,內容述及蔣經國自蘇聯返回大陸,以及來台之後的種種經歷。值得注意的是,1948年日記佚失,1937年至1940年、以及1945年至1949年間的日記為謄抄本,其餘皆為蔣經國親筆原件。 \n \n蔣經國日記原定2010年公布,一直到今日才正式公開,我駐舊金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馬鍾麟表示,日記公開能讓外界了解蔣經國的內心世界,有助於學術研究。 \n \n \n \n \n \n \n

  • 蔣經國日記將公開!明年2月美國史丹佛大學見

    蔣經國日記將公開!明年2月美國史丹佛大學見

    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今天在校方官網(美西時間1日)宣布,明年2月將公開蔣經國先生私人日記,這將是繼2006年胡佛檔案館公開蔣介石日記以來,另一件受到全球華人與國際學術界矚目的焦點。 \n \n胡佛檔案館藏蔣經國日記,始於1937年5月他從蘇聯返回中國起,止於1979年12月底,其中缺少1948年日記,1937至1940年以及1945至1949年份的日記為謄抄本,其餘為蔣經國親筆原件。 \n \n於美國纏訟多年的兩蔣日記案於今年夏天有突破性進展,在訴訟案各造努力協調下,史丹佛大學與台北國史館、蔣友梅女士與蔣孝嚴先生家屬達成公開蔣經國日記之重大協議之後,美國聖荷西聯邦法院於9月9日正式同意胡佛檔案館向全世界公開蔣經國日記複本,以利學術研究之推進。 \n \n至於目前仍在台北進行中的兩蔣日記歸屬權訴訟案,胡佛研究所將尊重台北法院最後判決結果,並於日後進行必要之協助。胡佛研究所表示,特別感謝國史館陳儀深館長、蔣友梅女士與蔣孝嚴先生,以及其他蔣經國先生家屬的支持與努力促成。 \n \n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林孝庭表示,蔣經國日記年份跨越1949年,涵蓋1930年代至1940年代大陸時期,他在贛南擔任行政專員的經歷、1945年抗戰結束前後他參與國民政府與蘇聯之間的交涉談判、戰後協助接收中國東北的艱鉅過程、以及國共內戰晚期政局動盪風雨飄搖之中,他追隨父親蔣介石的慘澹經驗,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後,蔣經國開始主導國安、情報與軍隊政治工作,並經手歷練國防、外交等重要政務,1970年代起,他在行政院長與總統任內出掌國政後所面臨的各項內外艱鉅挑戰,日記裡都有詳細記載。 \n \n林孝庭表示,儘管日記作為史料參考依據有其相對主觀與侷限之處,然對於關注近代中國歷史演變、特別是1949年後台灣時期中華民國政經、外交與兩岸關係發展的廣大學者與民眾而言,其個人日記仍可提供大量珍貴訊息,讓吾人對許多重大議題得以窺探蔣經國內心思維與想法,甚至有可能顛覆吾人對過往歷史事件的認知與看法。 \n \n胡佛研究所將於12月17日舉辦蔣經國日記發佈會,除將邀請重量級學者討論蔣經國的政治生涯之外,還將展示部分日記原件內容。林孝庭表示,目前胡佛檔案館仍處於閉館狀態,預計2020年二月間重新對外開放,屆時歡迎各界人士前來閱讀日記。

  • 「兩蔣日記」所有權爭議 法官進行調解

    「兩蔣日記」爭議,國史館向台北法院對蔣家後人蔣友梅等13人提起民事訴訟,確認所有權及管理權,法官今天進行調解程序、不公開審理,訊後蔣方智怡以紙掩面,低調快步離開法院,對於調解結果不願多說。 \n \n兩蔣日記在蔣經國過世後,由蔣家第三代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保管,她在2005年捐贈給史丹佛胡佛研究所,後來也把日記相關權益移交給國史館;2010年天下文化及中研院近史所要出版兩蔣日記,引來蔣友梅不滿,提告蔣方智怡,主張日記所有權為蔣經國繼承人共有,雖然後來撤告,但蔣家後代對日記保管始終沒有共識。 \n \n2013年9月,史丹佛胡佛研究所在美國法院提出確認所有權的民事訴訟,將所有可能主張日記所有權的蔣家後代,包括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家族成員及蔣孝章等都列為被告,後再追加提告國史館。 \n \n美國法院2015年9月裁定停止訴訟程序,要求國史館須在台灣提起確認權利訴訟,待台灣法院判決確定,美國法院再依我國的判決結果續行訴訟。國史館因此提告蔣友梅、蔣孝章、蔣孝嚴等13位蔣家後代 ,要確認兩蔣日記所有權與管理權。

  • 《觀點》「兩蔣日記」誰屬?

    《觀點》「兩蔣日記」誰屬?

    具有文獻價值的「兩蔣日記」,現在又因其所有權與管理權的問題,而鬧上了台北地方法院。究竟「兩蔣日記」應歸誰所有、應歸誰管理?外界有如霧裡看花!其實,這是個極為明確而簡單的問題,何需對簿公堂? \n當方智怡於14日在台北法庭上說出:「若有人認為我做得不夠,我可以接受,但不能用侵占字眼指責我,希望這件事和平解決。」方智怡的這一說法,是真正點到了整個事件的根源和關鍵所在。 \n首先要釐清的是,「兩蔣日記」究竟是如何落到蔣孝勇手中的? \n儘管,外界無從知道究竟這兩箱是如何從台灣運到國外的?但是,可以確信的是,這批「兩蔣日記」絕非是由蔣經國在生前交給蔣孝勇的。 \n據本報記者獨家掌握的消息來源指出,當1988年初蔣經國總統去世之時,次子蔣孝武「也在尋找這兩大箱的兩蔣日記到哪去了」。諸多跡象指出,這批「兩蔣日記」就在蔣經國去世之後,即告不翼而飛! \n這個謎,直到蔣孝勇遺孀方智怡於2006年公布這批「兩蔣日記」正式交由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檔案室處理與珍藏之後,「真相」才告大白。原來,這兩大箱「兩蔣日記」一直是在蔣孝勇手中的。 \n2004年,已經辭世的時任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馬若孟,與另一名研究員郭岱君取得蔣方智怡授權,將日記帶到胡佛研究所的胡佛檔案室存放,當時蔣方智怡以「完全所有人」與史丹佛大學簽約。在2006年3月,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訪美期間,與史丹佛大學方面以及蔣方智怡等人,在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召開記者會,將兩蔣日記的部分原件展示給媒體拍攝,這才使得兩蔣日記首度曝光,當時包括舊金山灣區華文媒體以及隨馬英九出訪的台灣媒體都有大幅報導,隨後胡佛檔案室陸續開放兩蔣日記的影印本開放公眾前往檔案室內閱讀。 \n據《中時電子報》記者獨家掌握消息來源透露:這兩大箱「兩蔣日記」是在蔣經國總統過世之後,被三子蔣孝勇立即空運至他在加拿大的家中去了。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蔣經國的次子蔣孝武仍然在世。因此,從蔣家後人的觀點來看,蔣孝勇是難脫「獨吞」這兩大箱日記之嫌的。 \n其次,有關「兩蔣日記」的管理權誰屬問題,那就更簡單了。既然, 「兩蔣日記」並非由原著作人蔣經國親手、或遺囑交給蔣孝勇的,自然就不能由其遺孀方智怡獨自一人來管理了。毫無疑問的,「兩蔣日記」的管理權是應交給蔣經國仍然在世的子女手中,根本就無關孫輩的事。 \n至於,國史館向台北法院提起「兩蔣日記」所有權的訴訟問題,那就更扯了。基本上,「兩蔣日記」就是私人日記而已,不能因為它具有文獻價值就欲將之「收歸國有」。在這件事情上,國史館只能「軟訴求」,而不能來硬的。 \n事實上,「兩蔣日記」的歸屬是很容易「和平解決」的。只要蔣家後人同意主動的將這批具有文獻價值的「兩蔣日記」捐獻給國史館珍藏,而非由國史館採取法律行動、執意強取之。 \n唯有如此,「兩蔣日記」的在台北法院的所有權官司才可順利「結案」了。 \n \n \n

  • 蔣家也分階層? 鄭佩芬:蔣緯國與徐乃錦可歸「弱勢族群」

    蔣家也分階層? 鄭佩芬:蔣緯國與徐乃錦可歸「弱勢族群」

    隨著解嚴30周年的話題與「兩蔣日記」爭議,蔣氏家族一生功過,又成為庶民論戰的焦點。在蔣家的聚光燈投射在蔣介石與蔣經國身上時,其它的蔣家成員也被外界歸入特權份子看待。知名作家鄭佩芬在《近看兩蔣家事與國事》書中提到,其實與中國歷朝歷代的皇室或皇親國戚家庭相同,「蔣氏家族中也有主流與非主流的差別,全看家族成員中,是否有人掌權或得勢而定」。鄭佩芬表示,若是根據這個定義,蔣家的成員中,「蔣緯國與徐乃錦可以歸類為蔣家的弱勢族群。」 \n以蔣緯國來看,鄭佩芬表示,她曾在一個朋友家的聚會裡,見識過蔣緯國與賓客們的互動。不同於蔣經國給人陰沉、高深莫測的距離感;蔣緯國雖然長年受到蔣經國的打壓,儘管內心抑鬱,在與人相處,或出現在公開場合時,表現在外的是一位聲音清亮、言談風趣、反應敏捷、見聞廣博,極為優雅、魅力十足的蔣家二公子。 \n鄭佩芬還提到,一次在軍中集會的場合,蔣緯國應邀上臺致詞,不過他並未走階梯上臺,而是走向臺前,一手撐住臺面,翻身躍上講臺,贏得全場官兵一致叫好之聲。 \n不過縱使蔣緯國在軍中、民間都非常受歡迎,又有極高的聲望,但處處受到蔣經國的壓抑。鄭佩芬表示,蔣緯國當然心知肚明,黨政軍高層也瞭然於胸,儘管接受蔣緯國,卻不敢違背蔣經國的指示,因此蔣緯國堪稱蔣家弱勢族群的代表人物之一。 \n另外一位蔣家弱勢代表,則是徐乃錦。鄭佩芬說,「自從夫婿蔣孝文病倒,生活起居無法像正常人後,蔣經國的家規又不許媳婦出任公職或介入公眾事務。徐乃錦雖貴為長媳,女兒友梅又極得蔣經國夫婦的疼愛,畢竟,當一切生活開銷必須全仰仗公婆時,注定就會落入弱勢一族。」 \n鄭佩芬表示,徐乃錦雖處弱勢,但她與朋友相處或交往,總是保持一定的友善與溫和的態度。也許因為和蔣緯國在蔣氏家族中都是弱勢,因此平日互有往來。兩人的好朋友們,當然可以感受到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的處境,私下聚會時,常戲稱「蔣緯國與徐乃錦是蔣家的弱勢族群」。鄭佩芬說,「也正因為他們居於弱勢,能夠享有的特權有限,黨外雜誌或民進黨人對他們的批評也比較少,特別是徐乃錦,所以也算對她很公道」。 \n

  • 兩蔣日記 為何捐贈史丹佛大學 王丰︰蔣家人不信任李登輝

    兩蔣日記 為何捐贈史丹佛大學 王丰︰蔣家人不信任李登輝

     「兩蔣日記,就是半部中華民國史!」曾寫過多部兩蔣專書的歷史學者、作家王丰表示,蔣家後代把兩蔣日記捐贈給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現在又鬧到打官司,一切可說是「時代的悲劇」。 \n 李提兩國論 蔣家擔心 \n 王丰分析蔣家捐贈兩蔣日記背後真正的原因,「那是因為90年代後,李登輝當總統,提了兩國論,他的意識形態和國民黨不同,開始露出本來的面貌。蔣家人對他不信任,擔心兩蔣日記放在台灣不好,才會有放在美國的想法。」 \n 王丰表示,兩蔣日記是近代史非常重要的第一手材料,特別是1949年帶著危急存亡的國民政府退守到台灣時,仍能夠發揮冷靜的態度和精神,「這真的是非常不容易!換成是今天任何一個人,當時可能都無法完成這樣的任務。」 \n 鬧到打官司 時代悲劇 \n 王丰認為,兩蔣日記之中,蔣介石的日記尤其重要,「1924年北伐之前,他就出現在國民黨的政治舞台,直到1975年過世,一共51年。意思是他在世的89年中,有超過半世紀都在領導國民黨政府,和國民黨休戚與共。中華民國的歷史等於是他創造的。」 \n 此外,王丰也認為兩蔣日記中能看到蔣介石建設台灣的初衷。「大家常以為十大建設、九年國教是蔣經國的功勞,但其實真正的想法來自於蔣介石。」他解釋,大陸在經歷文化大革命後,1966年,蔣介石決定放棄反攻大陸的計畫,國防預算因此降低,多出來的錢,就拿來建設現代化的台灣。 \n 歷史與人物 都應尊重 \n 「那時的十大建設和現在的前瞻計畫不可同日而語!」王丰表示,蔣介石沒有現在政客因為自私自利、思考選舉綁樁的考量,「無論是高速公路、鐵路電氣化都是從南通到北,不會只建設特定區域。因為他想讓台灣更現代化,改用政治號召來反攻大陸。蔣介石每天問蔣經國,建設得如何,蔣經國很孝順,上山下海去監督工程,不是為了作秀,是為了做好。」 \n 「現在回頭看這些歷史,如果可以從他的日記得到充分的印證:中華民國這個政府能夠存在,是因為蔣中正先生,如果沒有他的話,這個政府可能就不叫中華民國。我們必須尊重歷史和歷史人物,無論他是否有爭議。我們應該把他們當作中性的歷史人物來對待,才能公正地看待這段歷史。」

  • 兩蔣日記爭議 蔣方智怡淚灑法庭

    兩蔣日記爭議 蔣方智怡淚灑法庭

    「兩蔣日記」(蔣中正與蔣經國)所有權與管理權爭議,國史館向蔣家後人蔣友梅等13人提告,台北地方法院今(14)日開庭審理,法官傳喚當初交給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中心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作證,她淚灑法庭說,如果有人認為她做的不夠,「我可以接受,但無法接受被以侵占為名來指責,希望這件事和平解決。」 \n \n兩蔣日記在蔣經國過世後,由蔣家第三代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保管;蔣方智怡後來把日記捐贈給史丹佛胡佛研究所,但蔣家其他後代認為日記應由家族共同繼承,拒絕交出所有權。 \n \n但因蔣方智怡等7位蔣家後代,也把日記相關權益移交給國史館,2010年天下文化及中研院近史所計畫出版兩蔣日記,引發蔣友梅不滿,向士林地院提告蔣方智怡,主張日記的所有權為蔣經國後人9人共有,蔣友梅後來雖撤告,但蔣家內部對日記的保管卻依然無法達成共識。 \n \n2013年9月,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在美國法院提出確認所有權的民事訴訟,將所有可能主張日記所有權的蔣家人,包括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家族及蔣孝章等都列為被告,後再追加國史館為同案被告。 \n \n美國法院2015年9月裁定停止訴訟程序,要求國史館須在台灣提起確認權利訴訟,待台灣法院判決確定後,美國法院再根據我國的判決結果續行訴訟。國史館因此,提告蔣友梅、蔣孝章、蔣孝嚴、蔣萬安、蔣友常、蔣友柏等13位蔣家後代,要確認兩蔣日記所有權。 \n \n北院審理本案,歷經2次調解,蔣家後代幾乎都同意捐給國史館,但蔣友梅有意見,法官為釐清案情,今日傳蔣方智怡出庭說明。 \n \n蔣方智怡說,「兩蔣日記」是丈夫生前託付,過程中,蔣緯國及蔣孝勇兄弟蔣孝文、蔣孝武都沒有意見,先生交付時也說所有權屬於她,後來許多學術研究單位都有找她,當時就透過宋仲虎、孔令瑋與家族長輩蔣宋美齡討論,確認不能贈與,只有史丹佛可以簽署暫時保存契約,2004年8月才以「完全所有人」身分,與史丹佛胡佛研究中心簽訂暫存保管契約,由代理人與史丹佛代表在加拿大點交所有「兩蔣日記」文件。 \n \n對於本件訴訟,蔣方智怡不禁哽咽落淚,她說:「保管這些文件盡心盡力也全程參與簽約過程,保存兩蔣日記一直是我該做的事。」、「身為蔣家媳婦,若有人認為我做得不夠,我可以接受,但不能接受用侵占來指責我。」 \n \n蔣方智怡最後說,這件事糾紛已久,且在國外有訴訟,要等國內訴訟結果來判決,希望能以和平方式解決而非訴訟,也期待這批珍貴文物能回到國史館保存,「相信也是2位長輩(蔣中正、蔣經國)所期待」。 \n

  • 兩蔣日記歸屬訴訟 國史館提3方法

    針對「兩蔣日記」(蔣中正與蔣經國)的所有權與管理權爭議爆發訴訟,國史館向蔣家後人蔣友梅等人提告,台北地方法院今(8)日再度開庭,國史館主張兩蔣日記屬國有財產,因部分家屬對館方所列文物清單有爭執,當庭提出三大方法,以證明文物清單與美國史丹佛大學所保存的文物相符,法官改訂5月3日下午再開庭審理。 \n兩蔣日記在蔣經國過世後,是由蔣家第三代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保管;蔣方智怡後來把日記捐贈給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但蔣家其他後代認為日記應由家族共同繼承,拒絕交出所有權。 \n但因蔣方智怡等7位蔣家後代,也把日記相關權益移交給我國國史館,2010年天下文化及中研院近史所計畫出版兩蔣日記,引發蔣友梅不滿,向士林地院提告蔣方智怡,主張日記的所有權為蔣經國後人9人共有,蔣友梅後來雖撤告,但蔣家內部對日記的保管卻依然無法達成共識。 \n2013年9月,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在美國法院提出確認所有權的民事訴訟,將所有可能主張日記所有權的蔣家人,包括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家族及蔣孝章等都列為被告,後再追加國史館為同案被告。但美國法院2015年9月裁定停止訴訟,要求國史館須在台灣提起確認權利訴訟,待台灣法院判決確定後,美國法院再根據我國的判決結果續行訴訟。 \n國史館認為,兩蔣日記屬兩蔣任職總統期間日記及手稿,符合「總統副總統文物管理條例」文物範圍,依規定為國有財產,兩蔣日記中夾雜的公文書,屬中華民國所有,都應交給主管機關國史館管理,為確認兩蔣日記所有權,提出民事訴訟,提告蔣友梅、蔣孝章、蔣孝嚴、蔣萬安、蔣友常、蔣友柏等13位蔣家後代。 \n先前庭審,國史館希望蔣家後人放棄日記相關權利,但蔣家後人則認為這是家務事,國史館沒有確認之訴的利益,希望法官能從程序駁回,在雙方沒有交集下,法官今日下午再度開庭。 \n國史館委任律師,當庭提出三大方法,包括將在美文物運回台勘驗、透過司法互助請美國機關(如史丹佛大學)勘驗文物,或委由美方律師去史丹佛大學勘驗文物,在美公證後再交由台灣外交單位認證,以解決部分蔣家繼承人請求國史館證明館方所列文物清單,與美國史丹佛胡佛研究所持有文物相符的爭議。 \n國史館表示,希望能透過更快速的方法,協助追回國家文物,在雙方本於誠信、互信原則,可提出共同發現真實的方法,也不排除請蔣經國三子蔣孝勇遺孀蔣方智怡(太太)出庭作證。 \n蔣孝章委任律師則認為,可先讓部分對本案不爭執的繼承人,作成調解或和解,以脫離訴訟。國史館提出三大解決方案,法官當庭未作任何決定,只改期5月3日下午兩點半再開庭審理。

  • 兩蔣日記爭議 國史館提多方案解決

    為確認「兩蔣日記」的所有權與管理權,國史館與蔣家後代蔣友梅等10多人訴訟;國史館今在法庭上提出透過司法互助等方法,釐清這批在美文物,是否與館方所列的文物清單相符。 \n 國史館也說,希望能用更有效率的方式,追回國家文物、節省司法資源,讓本案盡速審結,也不排除請故總統蔣經國媳婦蔣方智怡出庭作證。 \n 國史館表示,兩蔣日記中夾雜的公文書,屬中華民國所有,應交給國史館管理。另外,兩蔣日記中非屬兩蔣任職總統期間日記,為兩蔣個人所有,國史館經保管人蔣方智怡贈與而取得保管權。 \n 然而,這起訴訟案件源於蔣方智怡將日記交給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保管,但蔣友梅等人認為,日記所有權為蔣經國繼承人共有。美國胡佛研究所擔心日記所有權會遭相關人提告,因此對可能主張日記所有權的關係人全部提告。 \n 為此,國史館向美國法院聲請將訴訟移回台灣進行,美國法院同意,國史館便在台北地方法院提出民事訴訟。 \n 台北地院今天再次開庭審理此案,大部分的蔣家後代已和解,少部分蔣家繼承人請求國史館,證明館方所列文物清單,與美國史丹佛胡佛研究所那批文物相符。 \n 國史館委任律師解釋,兩造可先行同意將所有文物自史丹佛大學取回勘驗;或可透過司法互助方式,向史丹佛大學詢問當初兩蔣文物的清點過程、勘驗;或者是委由美國律師去史丹佛勘驗文物,勘驗結果在美國公證後再交由台灣外交單位做認證等。 \n 蔣友梅的委任律師則說,在這個案件中,史丹佛大學是原告,所以是否適合協助調查證據,會有利益衝突的。 \n 但到底要用何種方式來進行「確認」,法官當庭並未裁示;法官庭末諭知,訂5月3日下午續行開庭審理。1060308 \n

  • 兩蔣日記訴訟爭議 法院將調解

    針對「兩蔣日記」(蔣中正與蔣經國)的所有權與管理權爭議,國史館向蔣家後人蔣友梅等人提告,台北地方法院今(11)日開庭審理。國史館希望蔣家後人放棄日記相關權利,但蔣家後人則認為這是家務事,國史館沒有確認之訴的利益,希望法官能從程序駁回。 \n不過,法官認為本案關係蔣家後代繼承日記的權利,且考量蔣家人意見不一,諭知訴訟雙方陳報資料後,將擇期傳喚相關當事人進行不公開的調解,期能解決爭議。 \n兩蔣日記在蔣經國過世後,是由蔣家第三代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保管;蔣方智怡後來把日記捐贈給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但蔣家其他後代認為日記應由家族共同繼承,拒絕交出所有權。 \n但因蔣方智怡等7位蔣家後代,也把日記相關權益移交給我國國史館,2010年天下文化及中研院近史所計畫出版兩蔣日記,引發蔣友梅不滿,向士林地院提告蔣方智怡,主張日記的所有權為蔣經國後人9人共有,蔣友梅後來雖撤告,但蔣家內部對日記的保管卻依然無法達成共識。 \n2013年9月,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在美國法院提出確認所有權的民事訴訟,將所有可能主張日記所有權的蔣家人,包括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家族及蔣孝章等都列為被告,後再追加國史館為同案被告。 \n但美國法院在2015年9月裁定停止訴訟程序,要求國史館須在台灣提起確認權利訴訟,待台灣法院判決確定後,美國法院再根據我國的判決結果續行訴訟。 \n國史館因此提出本件民事訴訟,提告蔣友梅、蔣孝章、蔣孝嚴、蔣萬安、蔣友常、蔣友柏等13位蔣家後代,要確認兩蔣日記所有權。 \n國史館向法院主張,兩蔣日記屬兩蔣任職總統期間日記及手稿,符合「總統副總統文物管理條例」文物範圍,依規定為國有財產,兩蔣日記中夾雜的公文書,屬中華民國所有,都應交給主管機關國史館管理。

  • 兩蔣日記 國史館蔣家後代對簿公堂

    為確認「兩蔣日記」的所有權與管理權,國史館告蔣家後代蔣友梅、立委蔣萬安等10多人。台北地方法院今天開庭審理,蔣家後人認為國史館無訴訟上利益,要求法院判決國史館敗訴。 \n 國史館長吳密察日前接受中央通訊社記者採訪時表示,兩蔣日記中夾雜的公文書,屬中華民國所有,應交給國史館管理。另外,兩蔣日記中非屬兩蔣任職總統期間日記為兩蔣個人所有,國史館經保管人蔣方智怡贈與而取得保管權。 \n 此外,蔣介石生前交付日記給蔣經國,再由蔣經國於生前交付兩蔣日記給蔣孝勇,蔣孝勇再交付給蔣方智怡。兩蔣生前即委任交付及公開責任給歷任保管人。 \n 至於會有這起訴訟案件,源自前年國史館在美國被列被告;未來待台灣法院確定判決後,美國法院再根據台灣判決結果續行訴訟。 \n 台北地院今開庭審理,法官詢問國史館為何要向立委蔣萬安、蔣友梅、蔣孝章、蔣孝嚴、蔣友常、蔣友柏等10多名蔣家後代提告,確認日記所有權? \n 國史館委任律師說,美國史丹佛大學對國史館及蔣家後代提訴訟,因此才將所有爭執的人列為被告,若有疏漏,美國恐沒辦法接受台灣的訴訟結果。 \n 被告委任律師則表示,若是兩蔣總統私有物,要得到全體繼承人同意才能作出處分,但國史館無取得所有權和管理權,要求法院先釐清國史館是否有法律上利益,而能提出確認訴訟。 \n 法官問兩造有無要調查證據?原告請求調查本案被告陳忠人母親是否在世,被告方則無。庭末法官諭知,下個月召開不公開調解庭,邀兩造雙方到場討論、凝聚共識。1051111 \n

  • 國史館:不得不告蔣家人 仍繼續溝通

    兩蔣日記訴訟案,今天在台北地方法院開言詞辯論庭。國史館說,因史丹福大學在美國提訴訟,國史館不得不對蔣家人提告,但國史館仍續與蔣家人溝通,盼讓國家順利取回兩蔣文物。 \n 國史館透過新聞稿指出,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對國史館所提出的確認兩蔣日記所有權等權利訴訟,開言詞辯論庭,部分媒體對於這件訴訟的背景及國史館立場有誤解,而有「國史館怒告蔣家」等錯誤報導,國史館必須說明,以正視聽。 \n 國史館指出,這件訴訟是因為蔣方智怡委託保管兩蔣文物的Stanford(史丹福大學),對於不同人出面對兩蔣文物主張他們有繼承權,因此在美國對蔣家人、在大陸的陳忠人,以及受蔣家人捐贈兩蔣日記的國史館提起訴訟,請求國史館及其他被告透過訴訟程序,由法院判決確認誰對兩蔣文物有權利。 \n 國史館在104年2月已基於法庭不便利的理由,聲請美國法院准許將確認兩蔣文物權利的訴訟移回台灣進行。美國法院也認為此案在台灣法院審理較為妥當,因而裁定將訴訟程序暫停,命所有被告在台灣進行訴訟,國史館也因此於104年11月向台北地院提出這件告訴。 \n 國史館指出,只要台灣法院的判決可以解決被告間的爭議,美國法院就會根據台灣法院判決結果,完成美國的訴訟程序。 \n 因此,國史館必須透過這件訴訟,將所有美國訴訟的被告,以及曾對兩蔣文物主張權利之人都列為訴訟當事人,才能讓台灣法院在這些當事人之間作成判決,確認國史館對於兩蔣文物的權利,進而作為美國法院判決的依據,以便兩蔣文物可以順利返國。 \n 國史館指出,相信蔣家人和國史館對於維護兩蔣文物的心意是一致的。雖然因為史丹福大學在美國提起訴訟,要求國史館和美國訴訟的其他被告彼此訴訟,使國史館不得不對蔣家人提告,但國史館仍繼續與蔣家人溝通,希望能夠取得全部蔣家人的共識,能夠讓國家順利取回兩蔣文物。 \n 國史館說,對於兩蔣文物的管理,絕對會依照總統副總統文物管理條例等相關法律規定,尊重家屬意願,保管、維護及開放學術研究。除了爭取蔣家人同意捐贈外,也會和蔣家人討論他們同意日記開放的方式和範圍。1051111 \n

  • 兩蔣日記  國史館籲蔣家後人捐政府

    兩蔣日記 國史館籲蔣家後人捐政府

    國史館長吳密察今天表示,多數蔣家後人已將對兩蔣(前總統蔣中正與蔣經國日記)日記權利捐給政府,為讓日記早日回台,呼籲尚在猶豫的蔣家後人將對日記權利捐給政府。 \n 為確認兩蔣日記所有權與管理權,國史館西元2015年10月在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蔣家後人蔣友梅等提起訴訟案,明天將在北院第一次開言詞辯論庭。 \n 吳密察接受中央通訊社記者訪問指出,這個訴訟案源自2014年國史館在美國被列被告;未來待台灣法院確定判決後,美國法院再根據台灣判決結果續行訴訟。 \n 他說,這個訴訟案是舊政府延續下來,國史館對兩蔣日記基本態度沒變,雖然換黨執政,仍接續訴訟。 \n 吳密察表示,不論各方對兩蔣功過評價如何,兩蔣日記是重要歷史文件,全民文化資產,應早日回台灣,而非流落美國,「否則情理法都講不通」。 \n 他說,如果能順利從美國取回日記,國史館一定依法妥善保存,並盡速整理,完整公開在國民面前。 \n 吳密察表示,蔣家後人即使彼此間對日記繼承權主張不同,但一致同意「日記具備高度的歷史價值,不應該陷入私利的紛擾中」。目前除蔣孝嚴、蔣友梅(蔣孝文女兒)、丘如雪(蔣緯國妻子)之外,多數蔣家後人已將對日記的權利捐贈給政府。 \n 他說,除2013年捐贈的蔣孝武家族(蔡惠媚、蔣友松、蔣友蘭)、蔣孝勇家族(蔣方智怡、蔣友柏、蔣友常、蔣友青),蔣孝章今年10月也與國史館簽定捐贈合約。 \n 吳密察呼籲尚未將權利移轉給政府的蔣家後人,期待能實現兩蔣希望公開日記、對歷史交代遺願,從繼承權紛爭中跳脫,不論主張權利比例如何,都將日記所有權利捐贈給政府,早日結束台美兩地耗時費財民事訴訟程序,使政府得以早日向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取回屬於台灣重要歷史文件。 \n 他說,國史館將向北院主張,兩蔣日記屬兩蔣任職總統期間日記及手稿,符合總統副總統文物管理條例文物範圍,依規定為國有財產,應交給主管機關國史館管理。 \n 吳密察表示,兩蔣日記中夾雜的公文書,屬中華民國所有,應交給國史館管理。另外,兩蔣日記中非屬兩蔣任職總統期間日記為兩蔣個人所有,國史館經保管人蔣方智怡贈與而取得保管權。蔣介石生前交付日記給蔣經國,再由蔣經國於生前交付兩蔣日記給蔣孝勇,蔣孝勇再交付給蔣方智怡。兩蔣生前即委任交付及公開責任給歷任保管人。1051110 \n

  • 兩蔣日記訴訟案發展過程

    為了確認兩蔣日記(蔣中正與蔣經國日記)的所有權與管理權,國史館去年10月在台北地院對蔣家後人蔣友梅等人提起訴訟案,明天將言詞辯論開庭。 \n 兩蔣日記訴訟案發展多年,以下為國史館提供資料。 \n 2005年,蔣方智怡將兩蔣日記交給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保管,並陸續公開。 \n 2010.12.1,天下文化出版社及中研院近史所想要出版部分兩蔣日記,引發蔣友梅不滿,於台灣提告蔣方智怡,確認所有權為9人。 \n 2011.4.2,上海陳瑤光發聲明給中研院和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聲明其亦為繼承人。 \n 2011.10.4,台北士林地院開庭審理蔣友梅與蔣方智怡訴訟案,辯論終結。 \n 2011.10.12,宣判前夕,蔣友梅撤告。但其後雙方仍未達成協議。 \n 2013.9.20,胡佛研究所為避免遭告訴,於美國法院提起確認所有權之訴訟,將所有可能主張日記所有權的人都列為被告。 \n 2013.10.25,蔣方智怡等7人,將日記權利移轉給國史館。 \n 2014.3.7,因國史館承受日記權利,史丹佛大學追加國史館為被告。 \n 2014.5.6,陳瑤光之子陳忠人於美國提出答辯,主張由史丹佛大學保管。 \n 2014.10.10,蔣友梅於美國提起交叉訴訟,主張由蔣友梅1人決定日記處置。 \n 2015.9.2,美國法院同意國史館的主張,裁定停止訴訟90日,要求國史館在台灣提起足以確認所有權之訴訟。 \n 2015.10.17,國史館在台灣提起確認所有權訴訟,將美國訴訟中所有的被告納入為被告,並增加蔣緯國家族後人為被告。 \n 2016.10,蔣孝章將日記權利移轉給國史館。 \n 2016.11.11,台北地院言詞辯論庭開庭。1051110 \n

  • 兩蔣日記訴訟案 爭議多年

    為了確認兩蔣日記(蔣中正與蔣經國日記)的所有權與管理權,國史館去年10月在台北地院對蔣家後人蔣友梅等人提起訴訟案,明天將言詞辯論開庭。 \n 這起訴訟案源自2014年國史館在美國被列為被告,至今已進行3年。 \n 國史館指出,兩蔣日記原由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保管。2005年,蔣方智怡將日記交給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保管。 \n 2010年,天下文化及中研院近史所想要出版兩蔣日記,引發蔣友梅不滿,向士林地方法院提告蔣方智怡,主張日記的所有權為蔣經國後人9人全體共有。之後,蔣友梅雖撤告,蔣家內部對於日記的保管卻依然無法達成共識。甚至上海的陳潔如後人陳瑤光也聲明主張所有權。 \n 2013年9月,美國胡佛研究所為避免遭日記相關人對其告訴,因此向美國法院提出確認所有權的民事訴訟,將所有可能主張日記所有權的人都列為被告,包括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家族,以及蔣孝章,另還有陳瑤光之子陳忠人。 \n 國史館長吳密察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出示一份剪報資料指出,當年蔣中正曾登報說明,否認與陳潔如是夫妻關係,也否認他有女兒,因此,陳忠人的主張是值得懷疑的。 \n 2013年10月,蔣孝武與蔣孝勇家族,即蔣方智怡等7人,將日記所有權利都讓與給國史館。因此,2014年3月,胡佛研究所將國史館也列為被告。7月,再追加蔣孝嚴家族為被告。 \n 國史館向美國法院主張法庭不便利,基於日記歸屬涉及中華民國法律,且證人及證據多在中華民國境內,要求將訴訟移轉回台灣審理。 \n 國史館指出,美國法院因此於2015年9月裁定停止訴訟程序,要求國史館須主動在台灣提起確認權利的告訴,待台灣法院確定判決後,美國法院再根據我國的判決結果續行訴訟。 \n 國史館順利將美國的訴訟轉回台灣後,在2015年11月,將國史館以外所有在美國訴訟中被告列為被告,向台北地方法院提起確認所有權的告訴,並且把可能主張權利的蔣緯國後人也加入納為被告。2016年11月11日上午,此案將在台北地方法院的第一次言詞辯論開庭。1051110 \n

  • 吳敦義:兩岸和平發展最重要

    吳敦義:兩岸和平發展最重要

    前副總統吳敦義昨天前往美國名校史丹佛大學的胡佛研究所,參閱胡佛檔案館代為保管的「兩蔣日記」與該館剛剛收藏的「金門823砲戰的實物彈殼」之後,有感而發的指出,「兩岸和平發展還是最重要的」、「和平才是王道」。 \n吳敦義在史丹佛大學的參觀行程,由來自台灣的胡佛研究所研究員暨胡佛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林孝庭導覽。吳敦義進入史丹佛大學地標胡佛塔參觀,並在特別安排下拜讀兩蔣日記的真跡彩色影本。由於「兩蔣日記」的所有權正在打官司,媒體無法入內拍攝。 \n在閱讀了部分的兩蔣日記之後,吳敦義對在胡佛所外等候的華文媒體表示,「我們國人對於老蔣總統跟經國總統,不論是從過去抗戰也好、戡亂也好,安定了國家社會和建設了台灣,我們總是會懷想當年 ,從台灣胼手胝足,在認真打拼之後,才有今天的繁榮富庶的基礎,所以還是會產生很自然的孺慕之情。」 \n從兩蔣時代來看台灣政局,吳敦義話鋒一轉說:「當然,兩蔣的時代已經成為歷史了。我們台灣一定要在這個好的基礎上,珍惜民主的真實意義,一定要團結、一定內部團結,然後不分在朝、在野,大家應該同心協力,更努力來建設台灣,讓台灣能夠維持一個或是創造一個政府廉能而有效率、經濟繁榮而均富、社會和諧和公義,然後兩岸能夠永續的和平穩定發展」。 \n吳敦義談到他對兩岸關係的期許。吳敦義感觸良深的說:「至於,兩岸將來怎麼發展,我想,和平還是最重要的。我在這次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年會的演講裡頭,我也講到和平才是王道。所以,我們希望不管是在哪一個地方,大家都應該愛台灣。」 \n \n吳敦義還參觀了胡佛檔案館展出的「金門823砲戰的砲彈彈殼」,這是1958年8月23日共軍對金門砲轟交戰期間遺留下的實彈遺骸,由國防部送給胡佛檔案館收藏,本周一才剛剛舉辦過捐贈儀式。該一捐贈儀式由駐舊金山台北經文處處長馬鍾麟親自主持。 \n除了拜訪史丹佛校園,吳敦義昨天還前往矽谷高科技公司Google拜會,聽取高層簡報,並與該公司的7位台灣工程師一起品嚐了Google公司的午餐。 \n吳敦義一行晚間則與舊金山灣區近五十位好友聚餐,出席人士包括國民黨中央委員鍾維君和趙川三等多位海外國民黨幹部、僑務委員林美蓮、王維、沈慧以及僑務諮詢委員崔競乾等僑領。 \n

  • 吳敦義參觀史丹佛大學 閱讀兩蔣日記

    前副總統吳敦義今天拜訪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閱讀兩蔣日記,本身學歷史的吳敦義感觸很深,讚嘆這些珍貴的紀錄能保存下來,也體會在戰亂時期當領導人的不易。 \n 吳敦義表示,這是他第2次來史丹佛大學閱覽胡佛研究所的典藏,看到了蔣介石和蔣經國在不同時期的日記,讓他感觸良多。 \n 吳敦義在閱讀後有感而發的提到蔣介石於民國38年被迫下野,仍以國民黨總裁的身分指揮幾項關鍵戰役,並護衛重要的人才,金融資源和故宮國寶到台灣,推廣教育,穩定民生經濟,實施金融改革等。 \n 老蔣總統的日記中檢討在大陸的得失,以及在台灣推行3項重要建設,包括:375減租,耕者有其田,改善農民生活;推廣國民教育;地方自治選舉。 \n 另外在蔣經國總統的日記中,他留意到記錄了對夫人蔣方良身體逐漸病弱健康的擔心,展現了蔣經國推行十大建設,勤於工作以外,不為人知的一面。 \n 胡佛研究所檔案館主任林孝庭說,蔣介石日記顛覆了大眾,尤其是中國來的學者對近代歷史的認識。身為領導人,蔣介石的一生就是近代歷史的縮影。老蔣總統56年的日記對想要了解近代史的民眾或學者是一個相當大的幫助。 \n 吳敦義在舊金山4天3夜的行程滿檔。今早也參訪谷歌公司,並在谷歌午餐。他說看到不少台灣來的年輕人在那工作,充滿朝氣和創意。1051001 \n

  • 兩蔣日記推手馬若孟辭世

    兩蔣日記推手馬若孟辭世

    「兩蔣日記」公諸於世的幕後重要推手、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馬若孟Ramon Myers,生前予人之溫文儒雅學者風範,令人追懷與崇敬。胡佛所推崇馬若孟畢生對東亞研究之卓越貢獻。 \n在兩岸素負盛名的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馬若孟,於上周三因心臟衰竭過世,享壽八十六歲。胡佛研究所特別代表其家屬發布禱文,推崇馬若孟生前對胡佛研究所的巨大貢獻。 \n馬若孟終其一生研究中國近代史以及兩岸政策,深獲兩岸領導人之高度推崇。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所長湯姆吉利根指出,「馬若孟一生貢獻於提升亞洲研究,他的巨大貢獻對過去與現在的領導人產生深遠影響」。 \n馬若孟於一九七五年加入胡佛研究所, 約五年前才告退休。馬若孟曾於一九七九年底在國立台灣大學作為期三個月的客座教授。馬若孟與台灣關係密切。 \n最值一提的是,馬若孟亦是「兩蔣日記」能獲暫時存放胡佛研究所的主要推手。 馬若孟在生前對本報記者透露,「在當年,我不僅促成兩蔣日記到胡佛研究所來進行修繕與存放,這一批批已告泛黃、潮濕的珍貴史料,還是我親自飛到加拿大多倫多的蔣家後人家中地下室一箱箱的搬運到胡佛所的。」 \n「兩蔣日記」是在蔣經國總統病逝之後,由其三子蔣孝勇運送至加拿大多倫多家中存放。這批珍貴史料,在蔣孝勇去逝之後,經由其遺孀蔣方智怡與胡佛研究所簽約存放於該所檔案室。 \n「兩蔣日記」的存放胡佛所檔案室,並對外開放,讓全世界的學者,尤其是兩岸相關研究人士,皆能一睹此一珍貴資料,已獲各界之高度重視。胡佛所研究員林孝庭認為,此一珍貴資料的公諸於世有助推進中國近代史發展研究,並作出新的觀點與評價。 \n曾與馬若孟共事多年的胡佛研究所研究員郭岱君、林孝庭皆高度評價馬若孟畢生對該所在近代中國與東亞史料之館藏具有顯著進展,「讓胡佛所在過去十多年來成為世界上研究近代中國的最重要史料重鎮」。 \n胡佛研究所承諾要將馬若孟生前所著之眾多研究文獻存放於該所檔案室,供後人參考。胡佛所所長吉利根認為,「胡佛所能收藏他的生前研究文獻深以為傲,並將會繼續影響及下一代」。 \n

  • 莫忘來時路/12月2日-兩蔣日記 迄未公開

    莫忘來時路/12月2日-兩蔣日記 迄未公開

     2010年12月2日馬總統呼籲兩蔣總統後人捐棄個人意見,將兩蔣日記視為國家公產,早日公諸於世。儘管如此,但兩蔣日記的出版至今仍遙遙無期。 \n 蔣介石從1917年開始,幾乎天天寫日記,連寫55年不輟,不但紀錄政治事件,也涵括私生活,對研究中國現代史極具意義。1975年4月5日過世後,將日記留給蔣經國,經國去世後交蔣孝勇保存,孝勇過世後交遺孀蔣方智怡處理。 \n 民進黨執政後,因擔心「去蔣化」,蔣方智怡2004年將日記交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保存研究,雙方05年簽約保管日記50年,蔣介石日記公開供學界查閱,蔣經國日記尚未公開。 \n 不過2010年底,蔣家第四代蔣友梅以律師函通知史丹福,指兩蔣日記權利屬於經國全體法定繼承人,嬸嬸蔣方智怡無權簽約,並將此事告到法院;雖然後來撤訴,但雙方並未和解;史丹福為此不勝其擾,多次派員來台釐清,但不得要領,去年4月已訴請聖荷西聯邦法院協助解決。 \n 曾赴史丹福研究的學者稱,蔣介石日記記載鉅細靡遺,文字相當坦率,如1919年提到自己「淫欲難制」;被歡場女子拒絕,曾感慨「大失所望,青樓之無情亡義不知害死多少英雄矣!」蔣介石極愛看書,重慶大轟炸時仍保持念書習慣。 \n 中研院近代史所原計畫3年出齊55本日記,儘管獲蔣家贊同,但因不願介入蔣家內部紛爭,只能等所有繼承人簽字同意。惟坊間已有多款偽書,多數斷章取義,失真且多汙衊,為真確研究現代史,政府宜主動介入,以便史實早日呈現。

  • 兩蔣日記歸屬 蔣家後代無共識

     故總統蔣經國的長孫女蔣友梅與兒媳蔣方智怡今天同場出席活動,談到「兩蔣日記」爭議,蔣方智怡說,大部分人都希望捐給國史館,不過還在溝通;蔣友梅則未回應。 \n 有關「兩蔣日記」所有權爭議,蔣友梅2010年曾委託律師發表聲明指出,蔣孝勇遺孀蔣方智怡擅自將「兩蔣日記」交付美國的胡佛研究所保管,會採取必要法律行動。 \n 蔣友梅、蔣方智怡等蔣家家屬今天出席蔣經國故居市定古蹟「七海寓所」修復竣工暨「經國七海文化園區」動土典禮,2人少有互動。 \n 媒體詢問,為兩蔣日記和蔣友梅對簿公堂,是否有點感慨?蔣方智怡說「是,沒有錯」。至於現在進行到哪個階段?蔣方智怡說,大部分人都希望捐給國史館,但這部分還在溝通。 \n 蔣友梅則相當低調,對於媒體提問一律不回應。蔣友梅過去聲明指出,「兩蔣日記」屬於全體法定繼承人共有,包括蔣孝章、蔣蔡惠媚、蔣方智怡、蔣友梅、蔣友蘭、蔣友松、蔣友柏、蔣友常與蔣友青,沒有人能片面決定。1030828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