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兩蔣日記的搜尋結果,共75

  • 到政大封存檔案惹議 促轉會主委遭藍委炮轟 鄭麗文諷 改天赴美封兩蔣日記

    到政大封存檔案惹議 促轉會主委遭藍委炮轟 鄭麗文諷 改天赴美封兩蔣日記

     促轉會前往政大校園封存國民黨委託保管的台灣省黨部時期檔案,引發外界質疑政治進入校園。國民黨立委鄭麗文挖苦促轉會主委楊翠,改天是否派人去美國封存兩蔣日記?此事連綠委也看不慣,民進黨立委劉世芳說,促轉會在封存當天開會時,只找政大,未找國民黨一起開會,程序上有瑕疵。

  • 促轉會派人去政大封存檔案 鄭麗文:改天也去美封存兩蔣日記?

    促轉會派人去政大封存檔案 鄭麗文:改天也去美封存兩蔣日記?

    日前促轉會派人去政大校園,封存國民黨委託政大保管的檔案,引發外界質疑政治進入校園。今天促轉會主委楊翠去立法院質詢時遭到不分黨派立委質疑,國民黨立委鄭麗文挖苦,促轉會改天是否要派人去美國封存兩蔣日記?連民進黨立委劉世芳也指出,促轉會在封存當天上午開會時只找政大,但理應找國民黨一起來開會。

  • 武之璋》解讀史料問題切忌先入為主:以蔣經國日記為例

    武之璋》解讀史料問題切忌先入為主:以蔣經國日記為例

    最近蔣經國日記引起熱議,尤其是僅根據日記解讀蔣宋關係,結論不免褊頗。查日記只是歷史素材之一,切不可單憑日記論斷是非。 \n民間一直傳說宋美齡、蔣經國貌合神離,甚至明爭暗鬥。事實上蔣經國從蘇聯回國,蔣介石非常擔心蔣經國會不尊重這個後母,還特別透過吳稚輝、戴季陶對蔣經國進行勸說。蔣介石還在蔣經國生日那天,冒充宋美齡身分,給蔣經國發祝賀電報。到了宋美齡生日,蔣再冒充蔣經國致電宋美齡,電文是「祝母親大人生日快樂」。後來大家瞭解到這是蔣介石的苦心,蔣經國與宋美齡兩人之間,就維持和諧,至少是表面的和諧。 \n後來歴經國共內戰,國民政府遷台,風雨飃搖之際,兩個人也建立了革命感情,兩人是由衷的互相尊敬。 \n民國64年蔣介石去世,宋美齡赴美定居,蔣經國常給老夫人寫信,每封信的抬頭都是「母親大人」,最後署名「兒蔣經國跪稟」,可以說蔣經國是用中文最謙卑的詞彙給宋美齡寫信。若是貌合神離,何致於此?年終統計,蔣經國居然給宋美齡寫了八十幾封信。是時,蔣介石已經去世多年,蔣經國沒有任何顧慮,若沒有真感情,又何以如此? \n再舉一例:民國68年,中美斷交,宋美齡十非憤怒,要求蔣經國處份幾個外交官員,蔣回信宋美齡:外交人員都盡力,大勢所趨實在無法挽回。結果宋美齡一氣之下,有幾個月不回蔣經國的信。 \n對此,蔣經國憂心如焚,再三向老夫人請罪。後來派了蔣孝勇帶上皃女,到美國陪宋美齡,直到宋美齡回信,蔣經國才鬆了一口氣。 \n日記只是一種心情舒發,兩蔣皆然。蔣介石日記對部下、戰友幾乎無人不駡。日記中連胡適也再三辱罵。蔣日記一出,不少人批評蔣是偽君子。但是我對於蔣在日記中駡胡適,有全不同的解讀。 \n蔣或許心中對胡有諸多厭惡,但是表面上卻對胡一直相當敬重,既忍受胡的犯顏,也始終重用胡適,在公開場所,從沒有批評過胡適一句,僅在在日記中發洩對胡的不滿,這是何等用人唯才的堅持?何等的的修養工夫?與毛澤東動輒發動整肅,陰謀打擊學者,可謂天壤之別、雲泥之差。 \n吳國楨跟蔣決裂,逃亡美國,國民政府以叛逃罪通緝吳國楨,但是吳在晚年回憶錄中,卻沒有徹底否定蔣,反而還給了相當不錯的評價,吳說:「近代領袖唯一能做到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仇的是蔣介石」,解讀歷史資料要根據全面相關的資料,而不是單一資料;史學之所以是重要學科,確實需要專業訓練,尤其不能有成見,更不能被坊間耳語所左右。

  • 總統任內兩蔣日記 判歸國有

    總統任內兩蔣日記 判歸國有

     「兩蔣日記」及相關文物所有權爭議,國史館認為是中華民國財產,對蔣家後代蔣友梅等16人提起民事訴訟。台北地方法院歷經5年審理,19日判國史館部分勝訴,法官認定掃描保存的80捲膠捲,及蔣中正、蔣經國兩位總統任內生成的235項文物歸國有,非任內的232項文物則歸蔣家繼承人共有,可上訴。 \n 蔣家內部對文物保管無共識 \n 蔣中正在世時,逐年將日記、總統府文件等文物交付給蔣經國;蔣經國連同自己的一併交付蔣孝勇,蔣孝勇再轉交妻子蔣方智怡保管;夫妻倆為保存文物,掃描成微縮膠卷,2004、2005年間與史丹佛大學簽約,託付保管50年。 \n 蔣方智怡後來把相關權益移交國史館,中研院近史所等計畫2010年出版兩蔣日記,引發蔣友梅不滿,一度對蔣方智怡提告,最後撤告,但蔣家內部對文物保管仍無共識。國史館2015年對蔣家繼承人蔣方智怡、俞蔣孝章等16人提告確認文物所有權後,先對蔣孝剛撤告,再與蔣方智怡等8人調解,最後剩蔣友梅、蔣孝嚴、蔣蕙蘭、蔣蕙筠、蔣萬安、陳忠人、丘如雪等7人。 \n 國史館主張,蔣方智怡2013年10月25日簽約轉讓文物所有權,蔣家7人同時簽署捐贈契約,依《總統副總統文物管理條例》,正副總統任職期間所生文物應歸國有。 \n 法官認定蔣方智怡有權處分 \n 但蔣友梅等蔣家反對者認為,膠捲無法證明是蔣方智怡所有,另文物管理條例2004年1月才施行,無溯及既往規定,許多文物也未標示日期,無法認定是否在兩蔣總統任期生成,兩蔣文物應屬蔣家全體繼承人共有,蔣方智怡無權處分。 \n 法官溫祖民認為,膠捲是蔣孝勇出資製作贈與蔣方智怡,她保管期間沒有其他繼承人爭執所有權,故認定蔣方智怡有權處分,她已與國史館簽訂轉讓契約,膠捲應歸國有,由國史館保管。 \n 判決理由指出,文物管理條例及施行細則適用中華民國行憲以來所有的卸任正副總統,蔣中正任期自1948年4月19日至1975年4月5日死亡止、蔣經國任期自1978年5月20日至1988年1月13日死亡止,期間所生文物應歸國有,其餘部分才由蔣家繼承人全體共有。

  • 蔣經國日記複本公開 全球華人焦點

    蔣經國日記複本公開 全球華人焦點

     繼蔣介石日記2006年對外公開後,去年美國聖荷西聯邦法院同意胡佛檔案館向全世界展示蔣經國日記複本,由於日記紀錄蔣經國在行政院長與總統任內面臨的政局情勢,及國內外艱鉅的挑戰,成為全球華人與國際學術界矚目的焦點。 \n 《蔣介石日記》與《蔣經國日記》在蔣經國過世後,由蔣家第三代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保管,她在2005年捐贈給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後來也把日記相關權益移交給國史館,但蔣家後代對日記保管意見不同,有人反對捐給國史館。 \n 《蔣經國日記》是蔣經國1937年自蘇俄返回大陸後,涵蓋他在贛南擔任行政專員的經歷、1945年抗戰結束前後他參與國民政府與蘇聯之間的交涉談判、戰後協助接收中國東北的艱鉅過程等。 \n 日記內容記錄國共內戰晚期政局,蔣經國追隨父親的慘澹經驗。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後,他開始主導國安、情報與軍隊政治工作,並經手歷練國防、外交等重要政務,及他在行政院長與總統任內出掌國政後所面臨的各項內外艱鉅挑戰。 \n 去年在美國纏訟多年的兩蔣日記案有突破性進展,史丹佛大學與我國國史館、蔣友梅與蔣孝嚴的家屬達成公開蔣經國日記重大協議,美國聖荷西聯邦法院也正式同意胡佛檔案館向全世界公開蔣經國日記複本,以利學術研究推進。

  • 「兩蔣日記」歸誰的? 台北地院將判決

    「兩蔣日記」歸誰的? 台北地院將判決

    \n \n「兩蔣日記」爭議,國史館向台北地方法院對蔣家後人蔣友梅等13人提起民事訴訟,確認所有權及管理權,歷經多年審理後,法官將於下午4點宣判,決定誰可以擁有並管理、保存日記。 \n \n兩蔣日記在蔣經國過世後,由蔣家第三代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保管,她在2005年捐贈給史丹佛胡佛研究所,後來也把日記相關權益移交給國史館;2010年天下文化及中研院近史所要出版兩蔣日記,引來蔣友梅不滿,提告蔣方智怡,主張日記所有權為蔣經國繼承人共有,雖然後來撤告,但蔣家後代對日記保管始終沒有共識。 \n \n台北地院開庭時,法官曾傳當初把日記交給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中心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作證,她細說原委淚灑法庭說,如果有人認為她 做得不夠,「我可以接受,但無法接受被用侵占來指責,希望這件事和平解決。」 \n \n在美國纏訟多年的兩蔣日記案經史丹佛大學與台北國史館、蔣友梅與蔣孝嚴家 屬達成公開蔣經國日記重大協議之後,去年美國聖荷西聯邦法院已正式同意胡佛檔案館向全世界公開蔣經國日記複本,繼2006年胡佛檔案館公開蔣 介石日記以來,另一件受到全球華人與國際學術界矚目的焦點。

  • 兩蔣文物爭議 法判國史館部分勝訴

    兩蔣文物爭議 法判國史館部分勝訴

    「兩蔣日記」及蔣經國相關文物爭議,國史館向台北地方法院對蔣家後人蔣友梅等13人提起民事訴訟,確認所有權及管理權,歷經多年審理後,法官判決國史館部分勝訴,兩蔣擔任總統期間的文物屬國史館,其他之訴駁回。 \n \n兩蔣日記在蔣經國過世後,由蔣家第三代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保管,她在2005年捐贈給史丹佛胡佛研究所,後來也把日記相關權益移交給國史館;2010年天下文化及中研院近史所要出版兩蔣日記,引來蔣友梅不滿,提告蔣方智怡,主張日記所有權為蔣經國繼承人共有,雖然後來撤告,但蔣家後代對日記保管始終沒有共識。 \n \n台北地院開庭時,法官曾傳當初把日記交給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中心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作證,她細說原委淚灑法庭說,如果有人認為她 做得不夠,「我可以接受,但無法接受被用侵占來指責,希望這件事和平解決。」

  • 蔣經國日記全球獨家 黃清龍揭開強人秘密

    蔣經國日記全球獨家 黃清龍揭開強人秘密

    蔣經國逝世已逾30年,至今仍是對台灣影響最大的領導人之一。蔣經國一生經歷曲折,15歲即赴蘇聯留學,返國後蔣介石擔心兒子受共產思想影響太深,要他寫下在蘇聯的所見所聞,蔣經國就這樣從1937年5月開始寫日記,寫到1979年12月底因健康不佳、視力惡化才停筆。 \n \n2004年蔣家家屬將兩蔣日記送到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檔案館暫存,2006年《蔣介石日記》對外開放,成為全球華人與學術圈一大盛事。原本《蔣經國日記》要接著公開,因家屬成員對日記所有權發生爭議並引起訴訟,拖延到今年2月3日才正式開放。資深媒體人黃清龍特別不遠千里從台灣飛往查閱,由於肺炎疫情影響,許多兩岸學者臨時取消行程,黃清龍意外成為全球第一位入館查閱日記的人。 \n \n蔣經國一生參與很多敏感、機密的工作,包括重大的軍事、情治、國防、外交決策等,日記的公開有助於了解這些重大事件背後不為人知的祕辛。除此之外,蔣經國對當時黨內政治人物的評論,也是一大看點。

  • 獨》一個威脅接班 一個驕傲自大!陳誠父子 蔣經國難解的習題

    獨》一個威脅接班 一個驕傲自大!陳誠父子 蔣經國難解的習題

     編者按:蔣經國逝世已逾30年,至今仍是對台灣影響最大的領導人之一。蔣經國一生經歷曲折,15歲即赴蘇聯留學,返國後蔣介石擔心兒子受共產思想影響太深,要他寫下在蘇聯的所見所聞,蔣經國就這樣從1937年5月開始寫日記,寫到1979年12月底因健康不佳、視力惡化才停筆。 2004年蔣家家屬將兩蔣日記送到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檔案館暫存,2006年《蔣介石日記》對外開放,成為全球華人與學術圈一大盛事。原本《蔣經國日記》要接著公開,因家屬成員對日記所有權發生爭議並引起訴訟,拖延到今年2月3日才正式開放。資深媒體人黃清龍特別不遠千里從台灣飛往查閱,由於肺炎疫情影響,許多兩岸學者臨時取消行程,黃清龍意外成為全球第一位入館查閱日記的人。 蔣經國一生參與很多敏感、機密的工作,包括重大的軍事、情治、國防、外交決策等,日記的公開有助於了解這些重大事件背後不為人知的祕辛。除此之外,蔣經國對當時黨內政治人物的評論,也是一大看點。本報取得作者授權,兩個版面獨家刊出這些珍貴資料。 \n 在蔣經國從政過程中,陳誠、陳履安父子是他一道難解的習題,前者曾是他的接班障礙,必欲排除,後者則在他掌權後曾大膽啟用,最後卻以失望收場。日記中出現不少批評陳誠父子的記載,從中可以看出蔣經國對待「政敵」的複雜心態。 \n 蔣經國日記1955年1月4日記載:「中央、新生兩報為了陳誠的新年講話,做了好幾篇社論來捧場,這實在是政治的一種暗中惡流,實非國家之福也。」所謂「暗中惡流」應是懷疑陳誠有取老蔣以代之的企圖,讓蔣經國感到不安。 \n 暗中惡流蠢動 令人不安 \n 1957年5月7日又記:「昨日在中常會聽陳誠講話,充滿虛偽傲慢做作並且囉唆,實忍無可忍,幾乎想站起來即席離場,但是後來還是忍耐下去聽完他的講話。一夜未安睡,早起後感覺頭痛。」 \n 讓小蔣頭疼的還不只如此,那個月24日爆發劉自然事件,美方認定是蔣經國在背後唆使,5月31日蔣經國日記記載:「不幸事件發生之後,政敵們即借此造謠攻擊,將一切責任推在我的身上,企圖把我描寫成為國家的罪人。陳誠竟公開的對文亞說「這都是蔣經國幹的好事!」陳對其他人亦曾做同樣的說法,余對此並不感奇怪亦不去憤慨,不過由此可以證明陳誠之卑鄙和虛偽,余心裡明白就好。」當天日記同時記有「訪倪文亞」,顯示應是倪文亞當面告的密,反映國民黨內派系傾軋之複雜。 \n 劉自然案背鍋 隱惡未提 \n 日記上還說:「陳誠於廿三日夜間要各報寫社論反對美方對於雷諾之判決,這是廿四日事件之導火線。余本隱惡原則未對任何人道及此事,日久見人心,一切自會有澄清之一日,余何憂哉。」兩人交惡情況由此可見一斑。 \n 陳誠死後葬在台北縣泰山鄉,1975年3月8日蔣經國日記記載:「週三祭陳故副總統十週年忌日。」此時的蔣經國已是實權的領導人,再無人可以威脅他的接班,與陳誠的過往恩怨跟著消散。 \n 嘆用錯陳履安 進退兩難 \n 不僅如此,蔣經國還想對陳誠有所補償,那就是重用他的兒子陳履安,但陳履安的表現卻讓他很失望。1979年3月10日記載:「數年來想培植陳履安,此次派他為組工會主任,豈知驕傲自大,對於政治似有很深的成見,又用錯人了!」 \n 「用錯了」陳履安顯然讓蔣經國十分苦惱,10月31日記:「17日深夜為陳履安而大失所望,此人驕傲自大,幼稚又目中無人,從人事問題可能變成政治問題。」11月4日記:「用錯了陳履安使我進退兩難,我待之以善意,彼則以惡相還,如何不令人寒心?」終其一生,蔣經國終究無法完成陳誠這對父子給他的習題!

  • 蘇聯特務在台灣

    蘇聯特務在台灣

     路易斯提的三件事,說中了蔣介石的心事,特別是「反攻大陸」那四個字。蔣介石當時已經八十一歲,再不反攻,沒機會了。問題是,路易斯究竟是誰?他在幫誰說話?為什麼這個人會忽然從天而降? \n 當然,也有人是「有計畫」抄寫的。據筆者的了解,大陸官方某研究機構,過去若干年,每次輪派一小組人去胡佛,每次停留三到六個月,估計重要部分都抄得差不多了。當然,他們的目的在「內參」,不會外流或刊印。不過看看人家這樣的「認真」,台北各有關方面的袞袞諸公,能不感到慚愧? \n 存在「胡佛研究院」的《蔣經國日記》,尚未對外開放。據看過的人說,其價值不亞於蔣老先生的日記。蓋蔣經國一生的事業都在台灣,對生活在台灣的中國人來說,意義尤非尋常也。. \n 「兩蔣日記」的「私權」固未必全屬於他們的後代,而「公利」更應惠及國人。他們把日記捐給國家,可能是最好的、最有價值的解決方法。一則可解開他們後人間意氣和糾葛,再則無論是國史館還是中研院,不僅能妥善保存,且更能充分利用。 \n 宿敵間一段奇妙遭遇 \n 一九六○年代底、一九七○年代初,是國際局勢「危疑震撼」的年代。在錯綜複雜的變局中,中華民國與蘇聯這兩個幾乎不可能接觸的「宿敵」,竟然有過一段以「合作」除去毛澤東為目標的奇妙遭遇。 \n 一九六八年十月二十二至三十一日,任職英國《倫敦晚報》的蘇聯籍記者維克多‧路易斯來台訪問,並晤見當時的國防部長蔣經國。此後路易斯「代表」莫斯科與台北展開一連串的會談,雙方接觸不下三十餘次,一九六九年五月十四至十六日及一九七○年十月底,時任新聞局局長的魏景蒙,也曾兩度銜命赴維也納與路易斯會面,做進一步的「交涉」。 \n 台北與莫斯科的這一段「祕密外交」傳聞已久,並曾引起美國的關切,只是一直無法證實。不過,參與其事的魏景蒙,在其英文日記中為這段交往最重要的部分,留下了完整的紀錄,他稱之為「王平檔案」。 \n 「王平檔案」中譯本的出版,把當年這段祕辛呈現在讀者面前,讓大家了解台北當局在外表僵硬的反共抗俄政策背後,所採取的若干彈性作法;以及在波譎雲詭的國際政治裡,仍求周旋與發展的一些企圖心。 \n 「王平檔案」出版是我經手的事,在中華民國外交和軍事歷史上,應有一記的價值。魏景蒙於一九八二年十月逝世,過了十多年,一九九六年五月,他的女兒、英文《中國日報》(China News)發行人魏小蒙女士,發現她父親留下來的一本英文日記,詳細記載路易斯來台的經過。她覺得日記很有價值,就送到《聯合報》給她的「王伯伯」王惕吾先生。惕老交給我,我那時是《聯合報》社長,作為一名新聞人,我拿到「日記」,既吃驚又興奮。因為新聞界從來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而這樁驚人的祕密,現在就在我們手上。我立即和《聯晚》總編輯項國寧兄商量,決定盡快翻譯,並請聯合報系幾位翻譯高手傅依萍、呂理甡和葉映紅分頭合作,十天譯出來,並在《聯合報》上發表,很受各方注意。最後由「聯經出版公司」印行了《蘇聯特務在台灣》這本書,也賣到絕版。 \n 一九六八年九月的一天,路易斯突然在我國駐東京大使館出現,見了新聞處處長虞為,表示他是《倫敦晚報》代表,自由撰稿作家,他希望訪問台灣,他有管道通蘇聯高層,他想談一點兒「嚴肅的事情」。 \n 經過一番周折,路易斯於一九六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抵達台灣,在台灣停留十天,三十一日離台。其間,他主要接觸的對象是魏景蒙,還有魏的手下羅啟。羅啟負責具體接待事宜。 \n 和KGB有某種關係 \n 因為路易斯持的是蘇聯護照,台灣那時的國策是「反共抗俄」,讓一個蘇聯人堂而皇之地進入台灣,太敏感。路易斯入境前,魏景蒙囑咐虞為妥善安排,做到悄悄地來,悄悄地去。 \n 路易斯在台期間,兩度和蔣經國面談,日期是十月二十九日及三十日。綜合路易斯在台灣十天的活動,他要談的「嚴肅的事情」是: \n 1.他希望由他穿針引線,台灣和蘇聯能建立關係,最後發展成大使對大使級的會議; \n 2.他建議台灣和蘇聯交換情報,特別是有關中蘇邊境方面的情報; \n 3.他相信,往後三年,是台灣二十年來最好的反攻大陸的機會,希望台灣好好把握,短期內採取行動。他可以用他的關係,遊說莫斯科在這件事上保持中立。 \n 路易斯提的三件事,說中了蔣介石的心事,特別是「反攻大陸」那四個字。蔣介石當時已經八十一歲,再不反攻,沒機會了。 \n 問題是,路易斯究竟是誰?他在幫誰說話?為什麼這個人會忽然從天而降? \n 蔣經國第一次會見路易斯時,路易斯直言,他不是莫斯科派的代表,他的立場是國民黨的「蘇聯顧問」。 \n 台灣側面打聽,有說路易斯是蘇聯的KGB,有說他和KGB有某種關係,有說他在莫斯科能通天。無論如何,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日,蘇聯入侵捷克,路易斯在前一天獨家報導了這條消息。憑這一點,台灣方面想,路易斯在俄國官員面前顯然很吃得開,才會事先得知。 \n 不過,魏景蒙還是不放心,乾脆明白告訴路易斯,他的真實身分很難核實,希望路易斯提供更多的身分證明。路易斯無可奈何地說,這的確是個難題,他也沒辦法提供更多的身分證明。不過,路易斯說,他可以提供一條情報,證明他有通莫斯科上層的管道。他說,短期之內,蘇聯和中共會發生一場邊界衝突。 \n 果然,四個月後,一九六九年三月初,中蘇邊界發生了珍寶島事件。台灣方面開始相信路易斯「有點本事」。 \n 路易斯和台灣持續交往,前後三年。頭兩年,來來回回,不下三十次。第三年就少了。最後,無疾而終。 \n 三年之中,台灣失去了在聯合國的席位,接著是美國和大陸關係正常化,中日建交。 \n 一九三二年,路易斯病逝,也結束了「王平檔案」這段歷史。台灣方面本來就不能肯定路易斯的身分,而且美國也十分注意,台灣自不願作無謂的冒險,終使這件「奇遇」變成「幻影」。(系列完)

  • 「兩蔣日記」絕非一人一家之私

    「兩蔣日記」絕非一人一家之私

     中華民國是一法治國家,應該尊重任何人的著作權。但兩蔣日記事關國家與歷史,豈是一人一家之私事?兩蔣事業,與中國億萬人「血肉相連」,那些在辛亥時扛過槍的,抗戰時拉過炮的,徐蚌戰場上拚死肉搏的,古寧頭血灑沙灘的,這些人及他們的後代,對兩蔣日記就無半點「繼承權」? \n 蔣介石寫日記從一九一五年到一九七二年寫了五十七年。中國這大半個世紀,從苦難到復興,從希望到幻滅,從危疑震撼到平穩發展,大體都可從日記中找出線索,尋得答案。它不僅是中國近代史的寶貴資產,也是世界近代史的重要一環。 \n 這樣有價值的材料,不應該早日向世人公開麼?但是蔣家後人說不行,認其「著作財產權是蔣經國先生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這樣一來,不僅蔣介石的日記現在不能刊印,還「禍延」蔣經國的日記也不能公布了。 \n 兩蔣故後,台灣政局丕變,蔣經國幼子蔣孝勇恐其先人遺物有何不測,乃攜兩蔣日記移民加拿大,希望妥為保護,傳與後世。他病亡後,遺孀方智怡經郭岱君博士協助,與美國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接洽簽約,由「胡佛」代管,並製成微卷,供學者參讀研究。一時間門庭若市,大陸學者尤為醉心,已發表了不少著作。 \n 蔣領導抗日 不容曲解 \n 毋庸諱言,主宰中國命運數十年的蔣介石,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很多失敗的責任他固難辭其咎,但加在他身上的也有不少曲解與誤解。譬如: \n 有說他青年時代放誕失軌的,這是事實,但他皈依基督教後,就決心向善,生活簡樸有如清教徒。 \n 世人每以為他是一介武夫,但他讀書甚勤,雖戎馬倥傯亦手不釋卷。 \n 蔣介石早年所受最嚴重的誤解與批評,是他「不抗日」。但日記每天開頭兩個大字「雪恥」,及所記各種事實,也替他雪了恥。 \n 對於抗日,大陸官方過去只提共產黨,沒國民黨的份。二○○五年九月二日,胡錦濤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大會上講話:「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隊,分別擔負著抗日戰爭中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的作戰任務」。這是大陸第一次讓其人民了解國軍在「正面戰場」抗日。胡的這一宣示,與蔣日記的公開不可能無因。 \n 所謂繼承權 壞了歷史大事 \n 但是到「胡佛研究院」看日記,僅為專業研究者,非一般人,且路途遙遠,閱讀時又僅可摘記,不能照相、複印,在五十七年日記的字海裏,東覓西找,所得一鱗半爪而己。因此很多人主張全套印行,公開發售,以收解釋歷史、見證時代之功。朝此方向努力的,至少有兩方面人士: \n 第一,中研院近史所決定刊印全部日記,且已準備就緒。 \n 第二,蔣領導抗日勝利後,不旋踵即敗退台灣。從勝利的一九四五到撤台的一九四九,這五年的大轉折原因何在?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摘錄了這五年日記中有關軍事、外交之重大事件,並加以註釋、評述,由「天下文化公司」印行,原定於二○一○年底面世。 \n 但就在這時,蔣經國的孫女蔣友梅委託律師公開聲明:兩蔣日記的「著作財產權」,為蔣家「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於是一切出版計畫都戛然而止。據說遠嫁英國的蔣友梅主要是不滿其家族某些成員「獨斷專行」,故出面干預,但一人之意氣卻壞了整個歷史大事。 \n 據筆者了解,為調停此事,很多人盡過力: \n 捐款助印全部日記的航運鉅子彭蔭剛,親到倫敦訪蔣友梅,鎩羽而歸。 \n 郝柏村任蔣介石侍衛長六年,任蔣經國國防部長和行政院長,出入蔣家,是「看著蔣友梅長大的」,他曾專函要求蔣友梅同意他摘注出版蔣的日記,得到的回答是一封「鐵面無情」的律師信。於是郝柏村的「解讀蔣公日記」,把「蔣公日記」全部刪除,僅留他自己的「解讀」。就像白話解讀《論語》,結果把《論語》原文刪除,僅剩自語一樣的莫名其妙。 \n 馬英九總統在任時對此事亦頗關切,據說曾委請「蔣經國國際文教交流基金會」執行長朱雲漢「遠征」英倫,亦無功而返。 \n 聲言有「繼承權」的蔣家後代,至少有九人。人多嘴雜,且有心結意氣,統一授權甚少可能。不僅出版遙遙無期,就是胎死腹中也非意外。 \n 中華民國是一法治國家,應該尊重任何人的著作權。但兩蔣日記事關國家與歷史,豈是一人一家之私事?兩蔣事業,與中國億萬人「血肉相連」,那些在辛亥時扛過槍的,抗戰時拉過炮的,徐蚌戰場上拚死肉搏的,古寧頭血灑沙灘的,這些人及他們的後代,對兩蔣日記就無半點「繼承權」?只能任憑一個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外國之境,對中國和台灣可能毫無貢獻之女子,頤指氣使,說三道四? \n 常言道「富不過三代」,不僅是財產,難道知識、眼界和責任心也一樣? \n 日記是兩蔣寫的,但是由中國人如你我者以及我輩的先人,用心血和眼淚灌注成的。憑什麼要我們不生氣?我為了這件事,至少寫了十幾篇文章,當然是石沉大海,但至少表示有人還在意。 \n 捐給國家‧便利典藏與流通 \n 二○一一年五月十九日《聯合報》「民意論壇」刊登周靖遠先生投書,指蔣介石日記已有「地下版」。他說,到美國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閱讀蔣的日記,雖然規定只能手抄,不能複印、打字,但是部分讀者早有組織,以螞蟻雄兵的力量分批抄寫,繼而輸成文字。因為地下版已開始流傳,越來越多的人能看到日記,再過一年之後,日記能不能出版已不重要了。 \n 筆者就此向美國方面打聽,據了解,日記內容龐大,估計有千萬字以上,個人或小團體不可能抄得完。不過,這不能阻止「偽日記」的出現。 \n 由於一般人對蔣日記的好奇,市場的「供求法則」就發生了作用。遠在二○○七年,大陸「團結出版社」就印行了一套《蔣介石日記揭祕》,上下兩大冊,共七八二頁,可謂「巨著」。 \n 但是大陸學者楊天石很快發現,這本書是古屋奎二《蔣總統祕錄》和毛思誠《蔣介石年譜長編初稿》的「綜合版」,與日記根本無關。楊斥之為「欺世之書」。 \n 只要日記一天不出版,「欺世之書」就必然會繼續生產。而有些人真去胡佛抄了日記,但只抄了十頁,回來卻加了「材料」寫成一百頁的書。當世之人真假難辨,以訛傳訛,使事實失真;後世治史者則要爬梳核校,大費功夫矣!(待續)

  • 蘇聯特務在台灣──《姑念該生》(四)

    蘇聯特務在台灣──《姑念該生》(四)

    當然,也有人是「有計畫」抄寫的。據筆者的了解,大陸官方某研究機構,過去若干年,每次輪派一小組人去胡佛,每次停留三到六個月,估計重要部分都抄得差不多了。當然,他們的目的在「內參」,不會外流或刊印。不過看看人家這樣的「認真」,台北各有關方面的袞袞諸公,能不感到慚愧? \n存在「胡佛研究院」的《蔣經國日記》,尚未對外開放。據看過的人說,其價值不亞於蔣老先生的日記。蓋蔣經國一生的事業都在台灣,對生活在台灣的中國人來說,意義尤非尋常也。. \n「兩蔣日記」的「私權」固未必全屬於他們的後代,而「公利」更應惠及國人。他們把日記捐給國家,可能是最好的、最有價值的解決方法。一則可解開他們後人間意氣和糾葛,再則無論是國史館還是中研院,不僅能妥善保存,且更能充分利用。 \n \n宿敵間一段奇妙遭遇 \n \n一九六○年代底、一九七○年代初,是國際局勢「危疑震撼」的年代。在錯綜複雜的變局中,中華民國與蘇聯這兩個幾乎不可能接觸的「宿敵」,竟然有過一段以「合作」除去毛澤東為目標的奇妙遭遇。 \n一九六八年十月二十二至三十一日,任職英國《倫敦晚報》的蘇聯籍記者維克多‧路易斯來台訪問,並晤見當時的國防部長蔣經國。此後路易斯「代表」莫斯科與台北展開一連串的會談,雙方接觸不下三十餘次,一九六九年五月十四至十六日及一九七○年十月底,時任新聞局局長的魏景蒙,也曾兩度銜命赴維也納與路易斯會面,做進一步的「交涉」。 \n台北與莫斯科的這一段「祕密外交」傳聞已久,並曾引起美國的關切,只是一直無法證實。不過,參與其事的魏景蒙,在其英文日記中為這段交往最重要的部分,留下了完整的紀錄,他稱之為「王平檔案」。 \n「王平檔案」中譯本的出版,把當年這段祕辛呈現在讀者面前,讓大家了解台北當局在外表僵硬的反共抗俄政策背後,所採取的若干彈性作法;以及在波譎雲詭的國際政治裡,仍求周旋與發展的一些企圖心。 \n「王平檔案」出版是我經手的事,在中華民國外交和軍事歷史上,應有一記的價值。魏景蒙於一九八二年十月逝世,過了十多年,一九九六年五月,他的女兒、英文《中國日報》(China News)發行人魏小蒙女士,發現她父親留下來的一本英文日記,詳細記載路易斯來台的經過。她覺得日記很有價值,就送到《聯合報》給她的「王伯伯」王惕吾先生。惕老交給我,我那時是《聯合報》社長,作為一名新聞人,我拿到「日記」,既吃驚又興奮。因為新聞界從來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而這樁驚人的祕密,現在就在我們手上。我立即和《聯晚》總編輯項國寧兄商量,決定盡快翻譯,並請聯合報系幾位翻譯高手傅依萍、呂理甡和葉映紅分頭合作,十天譯出來,並在《聯合報》上發表,很受各方注意。最後由「聯經出版公司」印行了《蘇聯特務在台灣》這本書,也賣到絕版。 \n一九六八年九月的一天,路易斯突然在我國駐東京大使館出現,見了新聞處處長虞為,表示他是《倫敦晚報》代表,自由撰稿作家,他希望訪問台灣,他有管道通蘇聯高層,他想談一點兒「嚴肅的事情」。 \n經過一番周折,路易斯於一九六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抵達台灣,在台灣停留十天,三十一日離台。其間,他主要接觸的對象是魏景蒙,還有魏的手下羅啟。羅啟負責具體接待事宜。 \n \n和KGB有某種關係 \n \n因為路易斯持的是蘇聯護照,台灣那時的國策是「反共抗俄」,讓一個蘇聯人堂而皇之地進入台灣,太敏感。路易斯入境前,魏景蒙囑咐虞為妥善安排,做到悄悄地來,悄悄地去。 \n路易斯在台期間,兩度和蔣經國面談,日期是十月二十九日及三十日。綜合路易斯在台灣十天的活動,他要談的「嚴肅的事情」是: \n1.他希望由他穿針引線,台灣和蘇聯能建立關係,最後發展成大使對大使級的會議; \n2.他建議台灣和蘇聯交換情報,特別是有關中蘇邊境方面的情報; \n3.他相信,往後三年,是台灣二十年來最好的反攻大陸的機會,希望台灣好好把握,短期內採取行動。他可以用他的關係,遊說莫斯科在這件事上保持中立。 \n路易斯提的三件事,說中了蔣介石的心事,特別是「反攻大陸」那四個字。蔣介石當時已經八十一歲,再不反攻,沒機會了。 \n問題是,路易斯究竟是誰?他在幫誰說話?為什麼這個人會忽然從天而降? \n蔣經國第一次會見路易斯時,路易斯直言,他不是莫斯科派的代表,他的立場是國民黨的「蘇聯顧問」。 \n台灣側面打聽,有說路易斯是蘇聯的KGB,有說他和KGB有某種關係,有說他在莫斯科能通天。無論如何,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日,蘇聯入侵捷克,路易斯在前一天獨家報導了這條消息。憑這一點,台灣方面想,路易斯在俄國官員面前顯然很吃得開,才會事先得知。 \n不過,魏景蒙還是不放心,乾脆明白告訴路易斯,他的真實身分很難核實,希望路易斯提供更多的身分證明。路易斯無可奈何地說,這的確是個難題,他也沒辦法提供更多的身分證明。不過,路易斯說,他可以提供一條情報,證明他有通莫斯科上層的管道。他說,短期之內,蘇聯和中共會發生一場邊界衝突。 \n果然,四個月後,一九六九年三月初,中蘇邊界發生了珍寶島事件。台灣方面開始相信路易斯「有點本事」。 \n路易斯和台灣持續交往,前後三年。頭兩年,來來回回,不下三十次。第三年就少了。最後,無疾而終。 \n三年之中,台灣失去了在聯合國的席位,接著是美國和大陸關係正常化,中日建交。 \n一九九二年,路易斯病逝,也結束了「王平檔案」這段歷史。台灣方面本來就不能肯定路易斯的身分,而且美國也十分注意,台灣自不願作無謂的冒險,終使這件「奇遇」變成「幻影」。(系列完) \n

  • 「兩蔣日記」絕非一人一家之私──《姑念該生》(三)

    「兩蔣日記」絕非一人一家之私──《姑念該生》(三)

    蔣介石寫日記從一九一五年到一九七二年寫了五十七年。中國這大半個世紀,從苦難到復興,從希望到幻滅,從危疑震撼到平穩發展,大體都可從日記中找出線索,尋得答案。它不僅是中國近代史的寶貴資產,也是世界近代史的重要一環。 \n這樣有價值的材料,不應該早日向世人公開麼?但是蔣家後人說不行,認其「著作財產權是蔣經國先生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這樣一來,不僅蔣介石的日記現在不能刊印,還「禍延」蔣經國的日記也不能公布了。 \n兩蔣故後,台灣政局丕變,蔣經國幼子蔣孝勇恐其先人遺物有何不測,乃攜兩蔣日記移民加拿大,希望妥為保護,傳與後世。他病亡後,遺孀方智怡經郭岱君博士協助,與美國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接洽簽約,由「胡佛」代管,並製成微卷,供學者參讀研究。一時間門庭若市,大陸學者尤為醉心,已發表了不少著作。 \n \n蔣領導抗日 不容曲解 \n \n毋庸諱言,主宰中國命運數十年的蔣介石,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很多失敗的責任他固難辭其咎,但加在他身上的也有不少曲解與誤解。譬如: \n有說他青年時代放誕失軌的,這是事實,但他皈依基督教後,就決心向善,生活簡樸有如清教徒。 \n世人每以為他是一介武夫,但他讀書甚勤,雖戎馬倥傯亦手不釋卷。 \n蔣介石早年所受最嚴重的誤解與批評,是他「不抗日」。但日記每天開頭兩個大字「雪恥」,及所記各種事實,也替他雪了恥。 \n對於抗日,大陸官方過去只提共產黨,沒國民黨的份。二○○五年九月二日,胡錦濤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大會上講話:「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隊,分別擔負著抗日戰爭中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的作戰任務」。這是大陸第一次讓其人民了解國軍在「正面戰場」抗日。胡的這一宣示,與蔣日記的公開不可能無因。 \n \n所謂繼承權 壞了歷史大事 \n \n但是到「胡佛研究院」看日記,僅為專業研究者,非一般人,且路途遙遠,閱讀時又僅可摘記,不能照相、複印,在五十七年日記的字海裏,東覓西找,所得一鱗半爪而己。因此很多人主張全套印行,公開發售,以收解釋歷史、見證時代之功。朝此方向努力的,至少有兩方面人士: \n第一,中研院近史所決定刊印全部日記,且已準備就緒。 \n第二,蔣領導抗日勝利後,不旋踵即敗退台灣。從勝利的一九四五到撤台的一九四九,這五年的大轉折原因何在?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摘錄了這五年日記中有關軍事、外交之重大事件,並加以註釋、評述,由「天下文化公司」印行,原定於二○一○年底面世。 \n但就在這時,蔣經國的孫女蔣友梅委託律師公開聲明:兩蔣日記的「著作財產權」,為蔣家「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於是一切出版計畫都戛然而止。據說遠嫁英國的蔣友梅主要是不滿其家族某些成員「獨斷專行」,故出面干預,但一人之意氣卻壞了整個歷史大事。 \n據筆者了解,為調停此事,很多人盡過力: \n捐款助印全部日記的航運鉅子彭蔭剛,親到倫敦訪蔣友梅,鎩羽而歸。 \n郝柏村任蔣介石侍衛長六年,後又任蔣經國參謀總長,出入蔣家,是「看著蔣友梅長大的」,他曾專函要求蔣友梅同意他摘注出版蔣的日記,得到的回答是一封「鐵面無情」的律師信。於是郝柏村的「解讀蔣公日記」,把「蔣公日記」全部刪除,僅留他自己的「解讀」。就像白話解讀《論語》,結果把《論語》原文刪除,僅剩自語一樣的莫名其妙。 \n馬英九總統在任時對此事亦頗關切,據說曾委請「蔣經國國際文教交流基金會」執行長朱雲漢「遠征」英倫,亦無功而返。 \n聲言有「繼承權」的蔣家後代,至少有九人。人多嘴雜,且有心結意氣,統一授權甚少可能。不僅出版遙遙無期,就是胎死腹中也非意外。 \n中華民國是一法治國家,應該尊重任何人的著作權。但兩蔣日記事關國家與歷史,豈是一人一家之私事?兩蔣事業,與中國億萬人「血肉相連」,那些在辛亥時扛過槍的,抗戰時拉過炮的,徐蚌戰場上拚死肉搏的,古寧頭血灑沙灘的,這些人及他們的後代,對兩蔣日記就無半點「繼承權」?只能任憑一個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外國之境,對中國和台灣可能毫無貢獻之女子,頤指氣使,說三道四? \n常言道「富不過三代」,不僅是財產,難道知識、眼界和責任心也一樣? \n日記是兩蔣寫的,但是由中國人如你我者以及我輩的先人,用心血和眼淚灌注成的。憑什麼要我們不生氣?我為了這件事,至少寫了十幾篇文章,當然是石沉大海,但至少表示有人還在意。 \n捐給國家‧便利典藏與流通 \n二○一一年五月十九日《聯合報》「民意論壇」刊登周靖遠先生投書,指蔣介石日記已有「地下版」。他說,到美國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閱讀蔣的日記,雖然規定只能手抄,不能複印、打字,但是部分讀者早有組織,以螞蟻雄兵的力量分批抄寫,繼而輸成文字。因為地下版已開始流傳,越來越多的人能看到日記,再過一年之後,日記能不能出版已不重要了。 \n筆者就此向美國方面打聽,據了解,日記內容龐大,估計有千萬字以上,個人或小團體不可能抄得完。不過,這不能阻止「偽日記」的出現。 \n由於一般人對蔣日記的好奇,市場的「供求法則」就發生了作用。遠在二○○七年,大陸「團結出版社」就印行了一套《蔣介石日記揭祕》,上下兩大冊,共七八二頁,可謂「巨著」。 \n但是大陸學者楊天石很快發現,這本書是古屋奎二《蔣總統祕錄》和毛思誠《蔣介石年譜長編初稿》的「綜合版」,與日記根本無關。楊斥之為「欺世之書」。 \n只要日記一天不出版,「欺世之書」就必然會繼續生產。而有些人真去胡佛抄了日記,但只抄了十頁,回來卻加了「材料」寫成一百頁的書。當世之人真假難辨,以訛傳訛,使事實失真;後世治史者則要爬梳核校,大費功夫矣!(待續) \n

  • 傅正日記揭示 對蔣經國近距離觀察

    傅正日記揭示 對蔣經國近距離觀察

    《傅正日記1950年代》今天舉行新書發表會,書中揭示民進黨創黨元老傅正對蔣經國近距離觀察和互動,以及他如何走到雷震自由民主之路的歷程,傅正提到,1959年農曆除夕雷震沉重的告訴傅正,他建議取消軍隊黨化的建議惹怒了蔣經國。成為雷震入獄的關鍵。 \n \n 傅正在1960年中國民主黨的創建過程中,做為雷震最主要的幫手,最後雙雙被捕入獄,功敗垂成,雷震過世後傅正繼承雷震遺志,積極串連、奔波所促成的秘密組黨十人小組,催生了1986年9月28日民進黨的誕生。 \n \n 新書發表會策劃小組表示,1950年代《傅正日記》出版,具有時代意義,其中包括政工幹校時期對蔣經國的一手觀察,從此可以看到傅正從蔣經國之路走到雷震之路的心路歷程。 \n \n 1959年農曆除夕雷震沉重的告訴傅正,他建議取消軍隊黨化的建議惹怒了蔣經國。後來傅正才知道1951年3月29日在圓山忠烈祠參加祭禮時,蔣經國竟罵雷震是共產黨同路人。 \n \n 傅正在晚年為文說蔣經國所走的是一黨專政的路,雷震所走的是民主憲政的路,是兩條完全相反的路線,難怪會衝突。 \n \n 傅正指出,在台灣的政治發展史上,一直存在兩條路線的衝突,雷震蔣經國雖然已經蓋棺,而且未必可以論定,但畢竟都無法逃出歷史最後也是最公正的裁判。 \n \n 傅正1950年代的日記,提供了他對蔣經國近距離觀察乃至互動的深層了解,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在評價傅正日記時表示,讀傅正日記很難不尊敬他。1960年中國民主黨的籌組,傅正絕對是雷震最得力的助手,逮捕傅正前後,兩蔣也許有要把傅正置於死地的意思。 \n \n 他說,1950年代傅正日記最珍貴的是提供他近身觀察蔣經國那一套革命民主理論的虛假,對蔣經國的左右手李煥王昇等人都有相當程度的認識。這些經驗,當然深深影響到1986年7月3日傅正在秘密組黨十人小組的角色,十人小組不會是憑空掉下來,這中間的串連組成,傅正絕對是一個關鍵核心的角色。 \n \n 1979年3月7日雷震過世,他在昏迷狀態中,連家人都認不得了,唯獨記住傅正,他告訴傅正「我們的黨,我們的雜誌都被他們蔣家父子弄垮了!」,傅正之後即繼承雷震的遺志,並認為要突破黨禁,就要組黨。

  • 蔣經國日記公開 曝美斷交痛苦、理性安人心決定

    蔣經國日記公開 曝美斷交痛苦、理性安人心決定

    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昨(17)日舉行發布會,公開蔣經國私人日記內容,當中各界關注的台灣與美國斷交章節,透露了當時蔣經國痛苦的心情,日記寫道,「內心痛苦,身負重責只好理性處理,先安人心」,同時也記載了蔣經國定調台灣未來外交將著重「實力」與「道義」。 \n \n據中央社報導,蔣經國日記記錄了台灣與美國斷交時他的真實心情。1978年12月16日凌晨2時,時任美駐華大使安克志(Leonard S. Unger)緊急求見蔣經國通知斷交消息,蔣經國在日記中寫道「果不出所料」、「承認共匪同時與我斷交,當即以嚴肅之態度向其提出最嚴重之抗議」等語,除了記錄痛苦心情,蔣經國也寫下今後台灣外交政策的核心將是「實力」與「道義」。 \n \n早在台美斷交前數年,蔣經國在日記中就已數度透露台灣必須充實實力的觀點。1970年1月18日,他寫道對台灣最好的政策是「經濟」,並許下要為台灣人謀最大福利的願望。同年8月24日,他視察高雄,看到高雄港新工業區預定地仍是一片荒廢之地,便承諾要把「荒地變成繁榮」,後來高雄加工出口區成為全球首個加工出口區,台灣經濟自此迅速起飛。 \n \n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前數周,他在10月1日的日記內容中提出改革政治、經濟及軍事的觀點,有感於國際政治快速變化,台灣國際地位處境困難,他指出「新科技才能生存」。 \n \n此外,在菲律賓與我於1975年6月初斷交後,蔣經國於當月26日就已預言,「今後與我斷交之國必增加」。 \n \n胡佛檔案館東亞部主任林孝庭指出,比對60年代末期至70年代初期兩蔣日記內容,會發現蔣介石仍心心念念反攻大陸,蔣經國則已開始重視台灣政治及經濟發展,顯示兩蔣父子在想法上逐漸出現分歧。 \n \n蔣經國日記也透露他滿溢的思鄉情緒,對他的精神造成負荷及痛苦。1976年12月31日,他寫道,「身為無家可歸的思鄉人,當被迫困居俄國的青年時期,每逢年關即起歸國返家之念」,即便1949年來到台灣後,仍留下「亦是每逢年節思還鄉」等語。 \n \n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於美國當地時間17日舉辦蔣經國日記公開發布會,重量級美國政治人物及權威台灣學者都親臨現場,年近百歲的美國前國務卿舒茲(George Pratt Shultz)坐輪椅全程參與,另外包括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台灣研究小組召集人戈迪溫(Steven M. Goldstein)、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社會學教授高棣民(Thoams B. Gold)及羅得學院榮譽教授康培莊(John F. Copper)等3位專家也都到場。 \n \n此次胡佛研究院公開的蔣經國日記內容共橫跨43年,從1937年5月開始到1979年12月,內容述及蔣經國自蘇聯返回大陸,以及來台之後的種種經歷。值得注意的是,1948年日記佚失,1937年至1940年、以及1945年至1949年間的日記為謄抄本,其餘皆為蔣經國親筆原件。 \n \n蔣經國日記原定2010年公布,一直到今日才正式公開,我駐舊金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馬鍾麟表示,日記公開能讓外界了解蔣經國的內心世界,有助於學術研究。 \n \n \n \n \n \n \n

  • 蔣經國日記將公開!明年2月美國史丹佛大學見

    蔣經國日記將公開!明年2月美國史丹佛大學見

    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今天在校方官網(美西時間1日)宣布,明年2月將公開蔣經國先生私人日記,這將是繼2006年胡佛檔案館公開蔣介石日記以來,另一件受到全球華人與國際學術界矚目的焦點。 \n \n胡佛檔案館藏蔣經國日記,始於1937年5月他從蘇聯返回中國起,止於1979年12月底,其中缺少1948年日記,1937至1940年以及1945至1949年份的日記為謄抄本,其餘為蔣經國親筆原件。 \n \n於美國纏訟多年的兩蔣日記案於今年夏天有突破性進展,在訴訟案各造努力協調下,史丹佛大學與台北國史館、蔣友梅女士與蔣孝嚴先生家屬達成公開蔣經國日記之重大協議之後,美國聖荷西聯邦法院於9月9日正式同意胡佛檔案館向全世界公開蔣經國日記複本,以利學術研究之推進。 \n \n至於目前仍在台北進行中的兩蔣日記歸屬權訴訟案,胡佛研究所將尊重台北法院最後判決結果,並於日後進行必要之協助。胡佛研究所表示,特別感謝國史館陳儀深館長、蔣友梅女士與蔣孝嚴先生,以及其他蔣經國先生家屬的支持與努力促成。 \n \n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林孝庭表示,蔣經國日記年份跨越1949年,涵蓋1930年代至1940年代大陸時期,他在贛南擔任行政專員的經歷、1945年抗戰結束前後他參與國民政府與蘇聯之間的交涉談判、戰後協助接收中國東北的艱鉅過程、以及國共內戰晚期政局動盪風雨飄搖之中,他追隨父親蔣介石的慘澹經驗,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後,蔣經國開始主導國安、情報與軍隊政治工作,並經手歷練國防、外交等重要政務,1970年代起,他在行政院長與總統任內出掌國政後所面臨的各項內外艱鉅挑戰,日記裡都有詳細記載。 \n \n林孝庭表示,儘管日記作為史料參考依據有其相對主觀與侷限之處,然對於關注近代中國歷史演變、特別是1949年後台灣時期中華民國政經、外交與兩岸關係發展的廣大學者與民眾而言,其個人日記仍可提供大量珍貴訊息,讓吾人對許多重大議題得以窺探蔣經國內心思維與想法,甚至有可能顛覆吾人對過往歷史事件的認知與看法。 \n \n胡佛研究所將於12月17日舉辦蔣經國日記發佈會,除將邀請重量級學者討論蔣經國的政治生涯之外,還將展示部分日記原件內容。林孝庭表示,目前胡佛檔案館仍處於閉館狀態,預計2020年二月間重新對外開放,屆時歡迎各界人士前來閱讀日記。

  • 「兩蔣日記」所有權爭議 法官進行調解

    「兩蔣日記」爭議,國史館向台北法院對蔣家後人蔣友梅等13人提起民事訴訟,確認所有權及管理權,法官今天進行調解程序、不公開審理,訊後蔣方智怡以紙掩面,低調快步離開法院,對於調解結果不願多說。 \n \n兩蔣日記在蔣經國過世後,由蔣家第三代的蔣孝勇妻子蔣方智怡保管,她在2005年捐贈給史丹佛胡佛研究所,後來也把日記相關權益移交給國史館;2010年天下文化及中研院近史所要出版兩蔣日記,引來蔣友梅不滿,提告蔣方智怡,主張日記所有權為蔣經國繼承人共有,雖然後來撤告,但蔣家後代對日記保管始終沒有共識。 \n \n2013年9月,史丹佛胡佛研究所在美國法院提出確認所有權的民事訴訟,將所有可能主張日記所有權的蔣家後代,包括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家族成員及蔣孝章等都列為被告,後再追加提告國史館。 \n \n美國法院2015年9月裁定停止訴訟程序,要求國史館須在台灣提起確認權利訴訟,待台灣法院判決確定,美國法院再依我國的判決結果續行訴訟。國史館因此提告蔣友梅、蔣孝章、蔣孝嚴等13位蔣家後代 ,要確認兩蔣日記所有權與管理權。

  • 《觀點》「兩蔣日記」誰屬?

    《觀點》「兩蔣日記」誰屬?

    具有文獻價值的「兩蔣日記」,現在又因其所有權與管理權的問題,而鬧上了台北地方法院。究竟「兩蔣日記」應歸誰所有、應歸誰管理?外界有如霧裡看花!其實,這是個極為明確而簡單的問題,何需對簿公堂? \n當方智怡於14日在台北法庭上說出:「若有人認為我做得不夠,我可以接受,但不能用侵占字眼指責我,希望這件事和平解決。」方智怡的這一說法,是真正點到了整個事件的根源和關鍵所在。 \n首先要釐清的是,「兩蔣日記」究竟是如何落到蔣孝勇手中的? \n儘管,外界無從知道究竟這兩箱是如何從台灣運到國外的?但是,可以確信的是,這批「兩蔣日記」絕非是由蔣經國在生前交給蔣孝勇的。 \n據本報記者獨家掌握的消息來源指出,當1988年初蔣經國總統去世之時,次子蔣孝武「也在尋找這兩大箱的兩蔣日記到哪去了」。諸多跡象指出,這批「兩蔣日記」就在蔣經國去世之後,即告不翼而飛! \n這個謎,直到蔣孝勇遺孀方智怡於2006年公布這批「兩蔣日記」正式交由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檔案室處理與珍藏之後,「真相」才告大白。原來,這兩大箱「兩蔣日記」一直是在蔣孝勇手中的。 \n2004年,已經辭世的時任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馬若孟,與另一名研究員郭岱君取得蔣方智怡授權,將日記帶到胡佛研究所的胡佛檔案室存放,當時蔣方智怡以「完全所有人」與史丹佛大學簽約。在2006年3月,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訪美期間,與史丹佛大學方面以及蔣方智怡等人,在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召開記者會,將兩蔣日記的部分原件展示給媒體拍攝,這才使得兩蔣日記首度曝光,當時包括舊金山灣區華文媒體以及隨馬英九出訪的台灣媒體都有大幅報導,隨後胡佛檔案室陸續開放兩蔣日記的影印本開放公眾前往檔案室內閱讀。 \n據《中時新聞網》記者獨家掌握消息來源透露:這兩大箱「兩蔣日記」是在蔣經國總統過世之後,被三子蔣孝勇立即空運至他在加拿大的家中去了。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蔣經國的次子蔣孝武仍然在世。因此,從蔣家後人的觀點來看,蔣孝勇是難脫「獨吞」這兩大箱日記之嫌的。 \n其次,有關「兩蔣日記」的管理權誰屬問題,那就更簡單了。既然, 「兩蔣日記」並非由原著作人蔣經國親手、或遺囑交給蔣孝勇的,自然就不能由其遺孀方智怡獨自一人來管理了。毫無疑問的,「兩蔣日記」的管理權是應交給蔣經國仍然在世的子女手中,根本就無關孫輩的事。 \n至於,國史館向台北法院提起「兩蔣日記」所有權的訴訟問題,那就更扯了。基本上,「兩蔣日記」就是私人日記而已,不能因為它具有文獻價值就欲將之「收歸國有」。在這件事情上,國史館只能「軟訴求」,而不能來硬的。 \n事實上,「兩蔣日記」的歸屬是很容易「和平解決」的。只要蔣家後人同意主動的將這批具有文獻價值的「兩蔣日記」捐獻給國史館珍藏,而非由國史館採取法律行動、執意強取之。 \n唯有如此,「兩蔣日記」的在台北法院的所有權官司才可順利「結案」了。 \n \n \n

  • 蔣家也分階層? 鄭佩芬:蔣緯國與徐乃錦可歸「弱勢族群」

    隨著解嚴30周年的話題與「兩蔣日記」爭議,蔣氏家族一生功過,又成為庶民論戰的焦點。在蔣家的聚光燈投射在蔣介石與蔣經國身上時,其它的蔣家成員也被外界歸入特權份子看待。知名作家鄭佩芬在《近看兩蔣家事與國事》書中提到,其實與中國歷朝歷代的皇室或皇親國戚家庭相同,「蔣氏家族中也有主流與非主流的差別,全看家族成員中,是否有人掌權或得勢而定」。鄭佩芬表示,若是根據這個定義,蔣家的成員中,「蔣緯國與徐乃錦可以歸類為蔣家的弱勢族群。」 \n以蔣緯國來看,鄭佩芬表示,她曾在一個朋友家的聚會裡,見識過蔣緯國與賓客們的互動。不同於蔣經國給人陰沉、高深莫測的距離感;蔣緯國雖然長年受到蔣經國的打壓,儘管內心抑鬱,在與人相處,或出現在公開場合時,表現在外的是一位聲音清亮、言談風趣、反應敏捷、見聞廣博,極為優雅、魅力十足的蔣家二公子。 \n鄭佩芬還提到,一次在軍中集會的場合,蔣緯國應邀上臺致詞,不過他並未走階梯上臺,而是走向臺前,一手撐住臺面,翻身躍上講臺,贏得全場官兵一致叫好之聲。 \n不過縱使蔣緯國在軍中、民間都非常受歡迎,又有極高的聲望,但處處受到蔣經國的壓抑。鄭佩芬表示,蔣緯國當然心知肚明,黨政軍高層也瞭然於胸,儘管接受蔣緯國,卻不敢違背蔣經國的指示,因此蔣緯國堪稱蔣家弱勢族群的代表人物之一。 \n另外一位蔣家弱勢代表,則是徐乃錦。鄭佩芬說,「自從夫婿蔣孝文病倒,生活起居無法像正常人後,蔣經國的家規又不許媳婦出任公職或介入公眾事務。徐乃錦雖貴為長媳,女兒友梅又極得蔣經國夫婦的疼愛,畢竟,當一切生活開銷必須全仰仗公婆時,注定就會落入弱勢一族。」 \n鄭佩芬表示,徐乃錦雖處弱勢,但她與朋友相處或交往,總是保持一定的友善與溫和的態度。也許因為和蔣緯國在蔣氏家族中都是弱勢,因此平日互有往來。兩人的好朋友們,當然可以感受到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的處境,私下聚會時,常戲稱「蔣緯國與徐乃錦是蔣家的弱勢族群」。鄭佩芬說,「也正因為他們居於弱勢,能夠享有的特權有限,黨外雜誌或民進黨人對他們的批評也比較少,特別是徐乃錦,所以也算對她很公道」。 \n

  • 兩蔣日記 為何捐贈史丹佛大學 王丰︰蔣家人不信任李登輝

    兩蔣日記 為何捐贈史丹佛大學 王丰︰蔣家人不信任李登輝

     「兩蔣日記,就是半部中華民國史!」曾寫過多部兩蔣專書的歷史學者、作家王丰表示,蔣家後代把兩蔣日記捐贈給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現在又鬧到打官司,一切可說是「時代的悲劇」。 \n 李提兩國論 蔣家擔心 \n 王丰分析蔣家捐贈兩蔣日記背後真正的原因,「那是因為90年代後,李登輝當總統,提了兩國論,他的意識形態和國民黨不同,開始露出本來的面貌。蔣家人對他不信任,擔心兩蔣日記放在台灣不好,才會有放在美國的想法。」 \n 王丰表示,兩蔣日記是近代史非常重要的第一手材料,特別是1949年帶著危急存亡的國民政府退守到台灣時,仍能夠發揮冷靜的態度和精神,「這真的是非常不容易!換成是今天任何一個人,當時可能都無法完成這樣的任務。」 \n 鬧到打官司 時代悲劇 \n 王丰認為,兩蔣日記之中,蔣介石的日記尤其重要,「1924年北伐之前,他就出現在國民黨的政治舞台,直到1975年過世,一共51年。意思是他在世的89年中,有超過半世紀都在領導國民黨政府,和國民黨休戚與共。中華民國的歷史等於是他創造的。」 \n 此外,王丰也認為兩蔣日記中能看到蔣介石建設台灣的初衷。「大家常以為十大建設、九年國教是蔣經國的功勞,但其實真正的想法來自於蔣介石。」他解釋,大陸在經歷文化大革命後,1966年,蔣介石決定放棄反攻大陸的計畫,國防預算因此降低,多出來的錢,就拿來建設現代化的台灣。 \n 歷史與人物 都應尊重 \n 「那時的十大建設和現在的前瞻計畫不可同日而語!」王丰表示,蔣介石沒有現在政客因為自私自利、思考選舉綁樁的考量,「無論是高速公路、鐵路電氣化都是從南通到北,不會只建設特定區域。因為他想讓台灣更現代化,改用政治號召來反攻大陸。蔣介石每天問蔣經國,建設得如何,蔣經國很孝順,上山下海去監督工程,不是為了作秀,是為了做好。」 \n 「現在回頭看這些歷史,如果可以從他的日記得到充分的印證:中華民國這個政府能夠存在,是因為蔣中正先生,如果沒有他的話,這個政府可能就不叫中華民國。我們必須尊重歷史和歷史人物,無論他是否有爭議。我們應該把他們當作中性的歷史人物來對待,才能公正地看待這段歷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