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兩頭落空的搜尋結果,共13

  • 兩頭落空? 澳銅礦輸陸慘崩近8成 這國合作也快掰了

    兩頭落空? 澳銅礦輸陸慘崩近8成 這國合作也快掰了

    去年起,中澳兩國就一系列地緣政治議題的角力白熱化後,大陸開始對一連串澳洲進口商品實施「限制」,包含銅精礦在內,去年11月大陸進口澳洲銅精礦大減近8成,再加上最新消息指出,蒙古國因建設項目超支,正在考慮終止奧尤陶勒蓋(Oyu Tolgoi)銅礦地下礦項目,如果一旦成真,澳洲礦產巨頭力拓將面臨雙重打擊,淪為「財礦兩空」的下場。 大陸《金十數據》報導,澳洲礦產巨頭力拓控股的綠松石山資源(Turquoise Hill Resources)表示,蒙古國正在考慮終止奧尤陶勒蓋(Oyu Tolgoi)銅礦地下礦項目。 據了解,力拓去年12月就曾透露,由於地質條件惡劣,地下礦建設項目將超支14億美元、達到67.50億美元。對此,蒙古國非常不滿意,要求奧尤陶勒蓋項目如果無法帶來經濟效益,該國將有必要進行審查和評估,以判斷是否需要終止該項目。 報導指出,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在已探明的礦產中,蒙古國的奧尤陶勒蓋項目是全球最大的銅金礦之一,該礦銅儲量為3110萬噸、黃金儲量為1328噸、白銀儲量為7600噸,在地下礦項目成功建成後,預計將為力拓貢獻一年20%的收入。然而,如果蒙古國確認終止這一銅礦項目,那麼力拓不僅將失去一個可供50年開採的大型銅礦供應源,而且還要為此背負沉重的債務。 因此,該澳企在一份單獨的聲明中指出,自2010年以來,兩家公司合計已經向奧尤陶勒蓋項目投入110億美元(約合台幣712億元)資金。其中,蒙古國和力拓及其控股公司需要承擔項目建設期間,所累積的70億美元合作貸款。 報導並提到,更糟糕的是,力拓還失去了重回大陸主流市場的契機。根據官方數據顯示,去年11月,澳洲銅精礦對大陸出口量出口銳減至2.67萬噸,同比暴跌78%,而蒙古正是大陸銅精礦第三大供應來源,力拓希望藉助蒙古銅礦項目,重新拿下大陸買家的大訂單。換句話說,如果蒙古國真的終止該銅礦項目,力拓將面臨「財礦兩空」的下場。

  • 和戰兩難兩頭落空

    和戰兩難兩頭落空

     次日蔣約司徒雷登來談,實告非收復張家口不可;俟收復後即自動宣言停戰,請其轉告馬氏。馬不允,蔣置之不理。馬旋又提出四條件,使蔣為難。蔣認為馬「幾失常態」。兩人鬧彆扭,3日不見面。馬躁烈不安,司徒勸蔣約馬來見。直至第三晚(10月4日)約其來談,實告收復張家口,為國防計,職責所在,不能以其個人友誼而違反國家利益也。馬意始解,但仍不能放棄其停戰要求也,蔣允休戰十天。  晉綏冀熱察邊區方面:陳誠說:我軍是解大同之圍,傅作義派軍佔領卓資山,一部指向察邊。共軍為阻傅軍,進攻集寧,被擊斃二萬多人。其失敗為各役所少見。共軍遂分三路潰竄,蕭克竄至山地,賀龍竄至張家口,聶榮臻向北竄去。  雙方各自總結戰果  國軍為解大同之圍,將戰事擴大到察綏,迨擴至張家口時,馬歇爾於10月1日晚間向蔣建議,謂「中央與共方態度與條件皆無法接近,目前緊急處置惟有速定停戰之根據(本)辦法,彼此不另作要求,以求速決。」意即無條件停戰並聲明;否則彼電杜魯門總統從速調其回美,宣告退出調解地位。次日蔣約司徒雷登來談,實告非收復張家口不可;俟收復後即自動宣言停戰,請其轉告馬氏。馬不允,蔣置之不理。馬旋又提出四條件,使蔣為難。蔣認為馬「幾失常態」。兩人鬧彆扭,3日不見面。馬躁烈不安,司徒勸蔣約馬來見。直至第三晚(10月4日)約其來談,實告收復張家口,為國防計,職責所在,不能以其個人友誼而違反國家利益也。馬意始解,但仍不能放棄其停戰要求也,蔣允休戰十天。  馬即飛上海與周恩來商談,不料為周所拒,且其態度驕橫無禮,明告其調處不公。馬乃答之曰:共方既說我不公,則我應退出調人地位,即如此與周分別也。蔣對馬氏受辱,頗有「幸災樂禍」與「報復」之心理,說「此次馬特使飛滬訪周,竟碰壁至此,此其認為從來所未曾遭遇之侮辱,從此或可覺悟共匪之不能相與乎。」又云:「向之馬所加於余(蔣)者,未幾而乃周(恩來)竟加之於馬,其之難堪或有甚於余者乎。」  中共之拒絕休戰,原因之一,是他們有把握對付傅作義的軍隊。但傅部很快佔領張北,共軍將領初不置信,照常看戲,傅軍於10月11日進入張家口時,共軍一槍也沒有放。  從7月13日蘇北大打開始,到10月11日國軍進佔張家口為止,為時三個月,雙方各自總結的戰果,國方是以攻城略地的多寡為標準,共方是以殲滅敵人的多寡為標準。國方的「戰果」為開戰前,共軍佔領的縣城計三百八十六座,作戰後,收復一百一十九座,占三分之一弱。  共方的「戰果」標準,毛澤東說:「我們方面一城一地之得失無關大局,主要任務是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依此標準,毛澤東總結三個月(7、8、9)的戰果是:「向解放區進攻的全部正規蔣軍,除偽軍、保安隊、交通警察部隊等不計外,共計一百九十幾個旅,……而此一百九十幾個旅中,過去三個月內,已被我軍殲滅二十五個旅。」  共方吃定國民黨  國軍收復張家口,是蔣介石回頭「再安關內」到達頂峰,也是國共和談再一次的嘗試。蔣在國軍收復張家口的次日(10月12日),接見馬歇爾及司徒雷登,重申張垣收復後停戰之諾言,說明彼前所代擬停戰之宣言,現已至可以發表之時機矣。馬答:「當視共黨態度與周恩來之是否來京商談,再行決定。」其意現時不宜急於停戰。蔣記曰:「先獲我心也」。是日,蔣宣佈11月12日召開國民代表大會,要求中共提出代表名單。並重申以和平解決政治問題外,並提議由司徒雷登主持之五人小組(政治)與馬歇爾主持之三人小組(軍事),同時開會,商討具體實施辦法。在這兩個小組未討論之前,先由第三方面人士出而協調,此亦為周恩來所策動。  10月21日,周在上海「為了爭取說服第三方面某些人士及揭露國民黨假談真打的陰謀,和李維漢同第三方面人士黃炎培、張君勵、沈鈞儒、羅隆基、章伯鈞、李璜、左舜生、曾琦、郭沫若、余家菊等回南京,準備繼續談判,當天同蔣介石見面,蔣說一切交孫科辦。」這天,周致電中共中央說:「目前談判中心工作在向第三方面解釋一切係蔣美騙局」,「必須證明此點,方能收極大教育意義。」這是因為各方面渴望和平與反戰的心理,至為普遍,即中共內部亦有打與不打的問題,因此,要將破壞和平與戰爭的責任,歸諸蔣氏,以齊一民心士氣,此即彼等所謂之「極大教育意義」也。  這第三方面人士在周恩來的策動下,最初還很認真起勁,他們覺得既受周之「尊重」,也就滿懷希望,便在27日提出折衷方案,主張「現地停戰」,關外之長春鐵路由政府立即接收,中共東北軍隊分駐於嫩江、合江、黑龍江三省。但因中共反對,隨又撤回。經過奔走往復,始覺情況不對,就消極起來了。李璜說:第三方面覺得奔走往復已無力可盡,最好由政府與中共的代表直接面談。政府代表王世杰問:「昨天(29日)見面時,諸君提出問題,希望獲致解決,何以今天忽轉而消極?」李璜答稱:「此乃有如連環,不能打開,即政府要先提國大名單,而中共要先改組國府及行政院。政府所要求者,中共做不到;中共所要求者,政府不許可。」  情勢演變至此,政府實陷於和戰兩難之局。戰對政府絕對不利,在被動形勢下,以戰逼和。和對中共相對不利,在主動形勢下,以和備戰。在時間點上,遷延愈久,愈對政府不利,相反則對中共有利。共方算是吃定了國民黨,必欲迫使國民黨走上戰爭之路。(選摘自《蔣介石與國共和戰(1945─1949)》)(待續)

  • 和戰兩難兩頭落空──蔣介石與國共和戰(十二)

    和戰兩難兩頭落空──蔣介石與國共和戰(十二)

    晉綏冀熱察邊區方面:陳誠說:我軍是解大同之圍,傅作義派軍佔領卓資山,一部指向察邊。共軍為阻傅軍,進攻集寧,被擊斃二萬多人。其失敗為各役所少見。共軍遂分三路潰竄,蕭克竄至山地,賀龍竄至張家口,聶榮臻向北竄去。 雙方各自總結戰果 國軍為解大同之圍,將戰事擴大到察綏,迨擴至張家口時,馬歇爾於10月1日晚間向蔣建議,謂「中央與共方態度與條件皆無法接近,目前緊急處置惟有速定停戰之根據(本)辦法,彼此不另作要求,以求速決。」意即無條件停戰並聲明;否則彼電杜魯門總統從速調其回美,宣告退出調解地位。次日蔣約司徒雷登來談,實告非收復張家口不可;俟收復後即自動宣言停戰,請其轉告馬氏。馬不允,蔣置之不理。馬旋又提出四條件,使蔣為難。蔣認為馬「幾失常態」。兩人鬧彆扭,3日不見面。馬躁烈不安,司徒勸蔣約馬來見。直至第三晚(10月4日)約其來談,實告收復張家口,為國防計,職責所在,不能以其個人友誼而違反國家利益也。馬意始解,但仍不能放棄其停戰要求也,蔣允休戰十天。 馬即飛上海與周恩來商談,不料為周所拒,且其態度驕橫無禮,明告其調處不公。馬乃答之曰:共方既說我不公,則我應退出調人地位,即如此與周分別也。蔣對馬氏受辱,頗有「幸災樂禍」與「報復」之心理,說「此次馬特使飛滬訪周,竟碰壁至此,此其認為從來所未曾遭遇之侮辱,從此或可覺悟共匪之不能相與乎。」又云:「向之馬所加於余(蔣)者,未幾而乃周(恩來)竟加之於馬,其之難堪或有甚於余者乎。」 中共之拒絕休戰,原因之一,是他們有把握對付傅作義的軍隊。但傅部很快佔領張北,共軍將領初不置信,照常看戲,傅軍於10月11日進入張家口時,共軍一槍也沒有放。 從7月13日蘇北大打開始,到10月11日國軍進佔張家口為止,為時三個月,雙方各自總結的戰果,國方是以攻城略地的多寡為標準,共方是以殲滅敵人的多寡為標準。國方的「戰果」為開戰前,共軍佔領的縣城計三百八十六座,作戰後,收復一百一十九座,占三分之一弱。 共方的「戰果」標準,毛澤東說:「我們方面一城一地之得失無關大局,主要任務是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依此標準,毛澤東總結三個月(7、8、9)的戰果是: 「向解放區進攻的全部正規蔣軍,除偽軍、保安隊、交通警察部隊等不計外,共計一百九十幾個旅,……而此一百九十幾個旅中,過去三個月內,已被我軍殲滅二十五個旅。」 共方吃定國民黨 國軍收復張家口,是蔣介石回頭「再安關內」到達頂峰,也是國共和談再一次的嘗試。蔣在國軍收復張家口的次日 (10月12日),接見馬歇爾及司徒雷登,重申張垣收復後停戰之諾言,說明彼前所代擬停戰之宣言,現已至可以發表之時機矣。馬答:「當視共黨態度與周恩來之是否來京商談,再行決定。」其意現時不宜急於停戰。蔣記曰:「先獲我心也」。是日,蔣宣佈11月12日召開國民代表大會,要求中共提出代表名單。並重申以和平解決政治問題外,並提議由司徒雷登主持之五人小組(政治)與馬歇爾主持之三人小組(軍事),同時開會,商討具體實施辦法。在這兩個小組未討論之前,先由第三方面人士出而協調,此亦為周恩來所策動。 10月21日,周在上海「為了爭取說服第三方面某些人士及揭露國民黨假談真打的陰謀,和李維漢同第三方面人士黃炎培、張君勵、沈鈞儒、羅隆基、章伯鈞、李璜、左舜生、曾琦、郭沫若、余家菊等回南京,準備繼續談判,當天同蔣介石見面,蔣說一切交孫科辦。」這天,周致電中共中央說:「目前談判中心工作在向第三方面解釋一切係蔣美騙局」,「必須證明此點,方能收極大教育意義。」這是因為各方面渴望和平與反戰的心理,至為普遍,即中共內部亦有打與不打的問題,因此,要將破壞和平與戰爭的責任,歸諸蔣氏,以齊一民心士氣,此即彼等所謂之「極大教育意義」也。 這第三方面人士在周恩來的策動下,最初還很認真起勁,他們覺得既受周之「尊重」,也就滿懷希望,便在27日提出折衷方案,主張「現地停戰」,關外之長春鐵路由政府立即接收,中共東北軍隊分駐於嫩江、合江、黑龍江三省。但因中共反對,隨又撤回。經過奔走往復,始覺情況不對,就消極起來了。李璜說:第三方面覺得奔走往復已無力可盡,最好由政府與中共的代表直接面談。政府代表王世杰問:「昨天(29日)見面時,諸君提出問題,希望獲致解決,何以今天忽轉而消極?」李璜答稱:「此乃有如連環,不能打開,即政府要先提國大名單,而中共要先改組國府及行政院。政府所要求者,中共做不到;中共所要求者,政府不許可。」 情勢演變至此,政府實陷於和戰兩難之局。戰對政府絕對不利,在被動形勢下,以戰逼和。和對中共相對不利,在主動形勢下,以和備戰。在時間點上,遷延愈久,愈對政府不利,相反則對中共有利。共方算是吃定了國民黨,必欲迫使國民黨走上戰爭之路。(選摘自《蔣介石與國共和戰(1945─1949)》)(待續)

  • 下架民進黨「兩頭落空」外交

    下架民進黨「兩頭落空」外交

     9月17日我國與南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斷交,20日再傳吉里巴斯斷交消息,短短一周連失兩國,為兩岸交流30年來所僅見,這不是大陸干預總統大選的短期策略,而是蔡總統主政下,兩岸重返漢賊不兩立時代,台灣國際空間將持續探底。  相較馬總統8年期間,兩岸「外交休兵」僅失去甘比亞,3年多來,蔡政府已接連丟掉7個邦交國,此證明從美、日到兩岸的路徑缺乏現實基礎,因美國難以力阻我邦交國轉向北京,而斷交頻仍,國際參與受挫的台灣亦難稱地位提升、主權確保。  蔡總統面對斷交潮,慣性推拖「中共打壓」,為大陸逼我就範接受「一國兩制」的外交霸凌,而不思重拾兩岸關係的壓艙石「九二共識」,避免力量不對稱的兩岸外交殊死戰。其實,馬政府時期,兩岸關係位階高於外交,不僅未見骨牌式斷交,台灣亦逐漸重獲有意義的國際組織參與,此無涉對「一國兩制」的同意,亦非對北京的政治投降。反之,若「斷交潮」不息,中華民國政府邦交國歸零,屆時恐無異於另類「一國兩制」的實現。  早在1991年,前外交部長錢復即斷言,兩岸關係不好,台灣國際空間難有出路,此證諸陳水扁與蔡英文執政,先後失去16個邦交國,沉重打擊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民進黨主政,使國家遭到無可避免的「斷交潮」,陷入「零邦交國」危機。廈大港澳台研究中心主任李非認為,隨著大陸實力強大,經濟發展能夠分享的利益越來越多,台灣僅存的邦交國將紛紛轉向大陸。一旦國際社會所有國家皆不承認中華民國,「有蔡英文在,台灣主權一定守得住」即淪為空話。  然而,隨著國力躍升,大陸對許多國家而言,皆外交的重中之重。2018年6月,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USCC)公布《中國與太平洋島國的接觸及其對美國的影響》報告,分析過去5年來,藉由經貿、投資、開發援助及觀光,大陸深化與太平洋島國的經濟關係,逐漸成為此區域的重要力量之一,在多項領域甚至超越美國。  在北京奪我索羅門群島及吉里巴斯兩邦交國後,我國在南太平洋島國中,碩果僅存帛琉、馬紹爾等4個人口未及10萬人的小國,當中吐瓦魯在友我總理索本嘉下台後,傳出邦交可能生變。國人或許認為太平洋島國無足輕重,對斷交「無感」,但渠等國家雖小,卻戰略地位重要,為兵家必爭之地,二戰時,美、日在此血戰,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即因索羅門群島命喪。  當前,南太平洋島國更為陸、美外交角力之重鎮,在兩岸關係不睦及陸、美對立升高共伴效應下,台灣要力守外交城池將備多力分,縱使美國出手相挺亦難以改變去意甚堅的我邦交國。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直言,兩岸外交爭奪戰是「不公平戰鬥」,因大陸手握台灣與美國沒有的資源。因此,台灣的外交難以靠美國「撐台灣」。  在兩岸關係上,蔡英文雖稱「維持現狀」、「不挑釁」,但施政中,藉教育斷開兩岸間的共同歷史記憶與文化認同,更試圖利用陸、美爭端,火中取栗,謀取個人選票利益,但此無疑使台灣在國際政治中失去機會,更形孤立。蔡英文面對接連的外交挫敗,只能重複以「不可能」回嘴北京,但對大陸可能從外交、經濟到軍事,逐次升高對台施壓所形成的國安危機束手無策。  索羅門群島與我斷交後,日本前所未見的對兩岸外交戰表達憂心。日本內閣官房長菅義偉表示,將密切關切後續影響,重申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既定立場。日本駐台代表沼田幹夫隨之呼籲「兩岸直接對話」。在兩岸關係上,蔡英文不思回頭,日本所期盼的「兩岸直接對話」缺乏條件,不僅台灣付出代價,亦恐危及區域之和平。屆時,台灣勢將坐實「麻煩製造者」,損及日本等周邊國家的安全利益。  2020年總統大選,選民應以選票下架蔡政府「兩頭落空」的外交及兩岸失政,再造「兩全其美」、裡外兼顧的「活路外交2.0」。

  • 旺報社評》下架民進黨「兩頭落空」外交

    旺報社評》下架民進黨「兩頭落空」外交

    9月17日我國與南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斷交,20日再傳吉里巴斯斷交消息,短短一周連失兩國,為兩岸交流30年來所僅見,這不是大陸干預總統大選的短期策略,而是蔡總統主政下,兩岸重返漢賊不兩立時代,台灣國際空間將持續探底。 相較馬總統8年期間,兩岸「外交休兵」僅失去甘比亞,3年多來,蔡政府已接連丟掉7個邦交國,此證明從美、日到兩岸的路徑缺乏現實基礎,因美國難以力阻我邦交國轉向北京,而斷交頻仍,國際參與受挫的台灣亦難稱地位提升、主權確保。 蔡總統面對斷交潮,慣性推拖「中共打壓」,為大陸逼我就範接受「一國兩制」的外交霸凌,而不思重拾兩岸關係的壓艙石「九二共識」,避免力量不對稱的兩岸外交殊死戰。其實,馬政府時期,兩岸關係位階高於外交,不僅未見骨牌式斷交,台灣亦逐漸重獲有意義的國際組織參與,此無涉對「一國兩制」的同意,亦非對北京的政治投降。反之,若「斷交潮」不息,中華民國政府邦交國歸零,屆時恐無異於另類「一國兩制」的實現。 早在1991年,前外交部長錢復即斷言,兩岸關係不好,台灣國際空間難有出路,此證諸陳水扁與蔡英文執政,先後失去16個邦交國,沉重打擊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民進黨主政,使國家遭到無可避免的「斷交潮」,陷入「零邦交國」危機。廈大港澳台研究中心主任李非認為,隨著大陸實力強大,經濟發展能夠分享的利益越來越多,台灣僅存的邦交國將紛紛轉向大陸。一旦國際社會所有國家皆不承認中華民國,「有蔡英文在,台灣主權一定守得住」即淪為空話。 然而,隨著國力躍升,大陸對許多國家而言,皆外交的重中之重。2018年6月,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USCC)公布《中國與太平洋島國的接觸及其對美國的影響》報告,分析過去5年來,藉由經貿、投資、開發援助及觀光,大陸深化與太平洋島國的經濟關係,逐漸成為此區域的重要力量之一,在多項領域甚至超越美國。 在北京奪我索羅門群島及吉里巴斯兩邦交國後,我國在南太平洋島國中,碩果僅存帛琉、馬紹爾等4個人口未及10萬人的小國,當中吐瓦魯在友我總理索本嘉下台後,傳出邦交可能生變。國人或許認為太平洋島國無足輕重,對斷交「無感」,但渠等國家雖小,卻戰略地位重要,為兵家必爭之地,二戰時,美、日在此血戰,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即因索羅門群島命喪。 當前,南太平洋島國更為陸、美外交角力之重鎮,在兩岸關係不睦及陸、美對立升高共伴效應下,台灣要力守外交城池將備多力分,縱使美國出手相挺亦難以改變去意甚堅的我邦交國。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直言,兩岸外交爭奪戰是「不公平戰鬥」,因大陸手握台灣與美國沒有的資源。因此,台灣的外交難以靠美國「撐台灣」。 在兩岸關係上,蔡英文雖稱「維持現狀」、「不挑釁」,但施政中,藉教育斷開兩岸間的共同歷史記憶與文化認同,更試圖利用陸、美爭端,火中取栗,謀取個人選票利益,但此無疑使台灣在國際政治中失去機會,更形孤立。蔡英文面對接連的外交挫敗,只能重複以「不可能」回嘴北京,但對大陸可能從外交、經濟到軍事,逐次升高對台施壓所形成的國安危機束手無策。 索羅門群島與我斷交後,日本前所未見的對兩岸外交戰表達憂心。日本內閣官房長菅義偉表示,將密切關切後續影響,重申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既定立場。日本駐台代表沼田幹夫隨之呼籲「兩岸直接對話」。在兩岸關係上,蔡英文不思回頭,日本所期盼的「兩岸直接對話」缺乏條件,不僅台灣付出代價,亦恐危及區域之和平。屆時,台灣勢將坐實「麻煩製造者」,損及日本等周邊國家的安全利益。 2020年總統大選,選民應以選票下架蔡政府「兩頭落空」的外交及兩岸失政,再造「兩全其美」、裡外兼顧的「活路外交2.0」。

  • 郭董別兩頭落空

     最近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競選動作頻頻,不僅賣力地右伸經濟腿,左劈政治腿,還一改霸氣形象,親自蹲下幫記者繫鞋帶,並拜訪當年被他批評浪費教育資源的雞排博士,改誇他「生意子歹生」。但正值美國10日正式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全球金融和經濟情勢動盪之際,作為龐大企業集團的領舵者,郭董卻放下公司、不顧投資人,讓人不免懷疑郭董會不會是上錯舞台了呢?  郭台銘放著受人尊敬的董事長不做,寧可為江山折腰,賣力地扮演政治素人和演員,但如果最後無法在2020勝選,他也不過是政治舞台上一個跑跑龍套的角色而己,明年元月選舉一結束,就得謝幕下台了。若在他離開企業的這段時間,接班人並未如他所說的「表現得比他好」,在中美貿易戰的風暴下,讓企業和投資人受傷,那郭董豈不兩頭落空。  郭台銘長期以來的形象就是嚴厲對待屬下,對媒體也常不假辭色,動輒提告。但當政治人物,必須不斷面對記者或民代的窮追猛打或尖銳問題,耐性是第一修養,郭董目前看得出來努力在做調整,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以郭台銘69歲的高齡,他改得了嗎?  郭台銘自認對中國大陸和美國都有雄厚的關係,可以直通最高領導人。但就政治上來看,他在大陸巨額的投資,在選舉時會成為政治不正確的把柄。鴻海集團旗下600多家公司,其中超過250家設在大陸,雖然郭台銘必然會辭掉董事長來切割,但相關股票、員工、上下游廠商的關係豈能馬上切得一乾二淨。一個中華民國的總統若在大陸有極大的商業利益,這絕對是很難讓選民放心的,也會成為對手陣營的攻擊焦點。  郭台銘現在之所以可以進出白宮,並在世界各國自由來往,因為他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人之一,美國和其他國家都覬覦鴻海在當地的投資。一旦郭台銘當上總統,他只能到邦交國走走,不要說白宮再也進不去,連到美國都要用過境的方式,他所有紅頂商人的特權全部消失。中華民國不會得到一個可直通世界政治舞台的領袖,反而損失一位可和各國領袖溝通的企業家,何苦來哉?  既然藍營裡已有王牌,韓國瑜的民調一直領先綠營可能的總統參選人和白色力量柯文哲,奉勸郭董在陷入政治未深之前不如即時退出,或許面子上不太好看,但總比到時賠了夫人又折兵來得好。否則不僅無益於國民黨,且拖鴻海下海,誠不智也!(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 張瑞雄》郭董別兩頭落空

    張瑞雄》郭董別兩頭落空

    最近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競選動作頻頻,不僅賣力地右伸經濟腿,左劈政治腿,還一改霸氣形象,親自蹲下幫記者繫鞋帶,並拜訪當年被他批評浪費教育資源的雞排博士,改誇他「生意子歹生」。但正值美國10日正式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全球金融和經濟情勢動盪之際,作為龐大企業集團的領舵者,郭董卻放下公司、不顧投資人,讓人不免懷疑郭董會不會是上錯舞台了呢?  郭台銘放著受人尊敬的董事長不做,寧可為江山折腰,賣力地扮演政治素人和演員,但如果最後無法在2020勝選,他也不過是政治舞台上一個跑跑龍套的角色而己,明年元月選舉一結束,就得謝幕下台了。若在他離開企業的這段時間,接班人並未如他所說的「表現得比他好」,在中美貿易戰的風暴下,讓企業和投資人受傷,那郭董豈不兩頭落空。  郭台銘長期以來的形象就是嚴厲對待屬下,對媒體也常不假辭色,動輒提告。但當政治人物,必須不斷面對記者或民代的窮追猛打或尖銳問題,耐性是第一修養,郭董目前看得出來努力在做調整,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以郭台銘69歲的高齡,他改得了嗎?  郭台銘自認對中國大陸和美國都有雄厚的關係,可以直通最高領導人。但就政治上來看,他在大陸巨額的投資,在選舉時會成為政治不正確的把柄。鴻海集團旗下600多家公司,其中超過250家設在大陸,雖然郭台銘必然會辭掉董事長來切割,但相關股票、員工、上下游廠商的關係豈能馬上切得一乾二淨。一個中華民國的總統若在大陸有極大的商業利益,這絕對是很難讓選民放心的,也會成為對手陣營的攻擊焦點。  郭台銘現在之所以可以進出白宮,並在世界各國自由來往,因為他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人之一,美國和其他國家都覬覦鴻海在當地的投資。一旦郭台銘當上總統,他只能到邦交國走走,不要說白宮再也進不去,連到美國都要用過境的方式,他所有紅頂商人的特權全部消失。中華民國不會得到一個可直通世界政治舞台的領袖,反而損失一位可和各國領袖溝通的企業家,何苦來哉?  既然藍營裡已有王牌,韓國瑜的民調一直領先綠營可能的總統參選人和白色力量柯文哲,奉勸郭董在陷入政治未深之前不如即時退出,或許面子上不太好看,但總比到時賠了夫人又折兵來得好。否則不僅無益於國民黨,且拖鴻海下海,誠不智也! (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 《新聞深喉嚨》美中貿易惡鬥! 南韓爭取到豁免權 台灣兩頭落空?

    《新聞深喉嚨》美中貿易惡鬥! 南韓爭取到豁免權 台灣兩頭落空?

    中美貿易戰全面開打!美國總統川普宣布要對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課徵關稅,中國大陸一方面說不求戰,卻也不甘示弱地隨即宣布對農產品等3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課稅,後續還包括對進口苯酚等進行「反傾銷」調查等措施。而戰火一點燃,上週全球股市都一度大跌,部分媒體甚至直言可能引爆全球貿易戰。

  • 名家-反恐又圍中 美將兩頭落空

     「伊斯蘭國」成員攻擊法國巴黎與美國加州,揚言將在歐美繼續發動恐怖攻擊,讓歐巴馬必須認真執行反恐戰爭,並爭取習近平的支持合作,共同應對「伊斯蘭國」擴張挑戰。12月中旬,美國有一架B-52轟炸機「誤入」南海華陽礁12浬範圍內。大陸海軍發言人表示,美軍近來不斷派遣軍艦軍機赴南海,製造緊張局勢,是一種「嚴重的軍事挑釁行為」,將使南海地區軍事化,讓中美競合關係複雜化。  歐巴馬要做出選擇  美國前國安顧問布里辛斯基,日前在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指出,美國需要中國合作,共同處理中東問題並執行反恐戰爭,但美國同時又在南海與中國針鋒相對,並拉攏日本、澳洲、印度與東協國家,共同圍堵中國勢力擴張,這兩大戰略布局的基本邏輯相互矛盾;歐巴馬勢必要做出選擇,找到決策優先次序,否則恐將因備多力分,反而兩頭落空。畢竟,美國不可能要中國支持合作反恐,卻在南海與中國敵對較勁。  歐巴馬於12月14日在國防部發表反恐戰略,誓言要殲滅「伊斯蘭國」,並運用盟國友邦的集體行動,對付暴力極端主義恐怖組織。自今年初以來,「伊斯蘭國」與暴力極端恐怖主義組織,頻頻製造重大血腥屠殺事件,恐怖主義在歐美生根發芽,「孤狼式」恐怖攻擊已經成為歐美社會安定新威脅。不過,歐巴馬強調美國暫不考慮派出地面部隊反恐,因為「伊斯蘭國」刻意要引誘美國再陷中東戰爭泥淖。  目前,美中兩國在對抗「伊斯蘭國」問題上,已經有明顯共同利益。尤其當「伊斯蘭國」宣布將在新疆地區發動攻擊,甚至準備占領新疆後,習近平對「伊斯蘭國」恐怖行動,已經提高警覺。另外,中東與北非國家主控全球石油出口量,龐大的能源利益更關係到中國經濟成長動能。當前沙烏地阿拉伯,以及阿聯和西非安哥拉等國,均由伊斯蘭教溫和派政府維繫政權安定,並讓經濟順暢發展,但若遭「伊斯蘭國」取代,其結果將衝擊美中兩國在中東與北非地區的重大利益。  與此同時,美國卻仍在海南布局圍堵中國戰略,積極建構以日本與澳洲為核心的「太平洋鐵三角」並在菲律賓租用克拉克空軍基地及蘇比克灣海軍基地,同時在南部巴拉望島興建前沿基地;與越南協商租用金蘭灣深水港;在新加坡部署反潛偵察機與瀕海戰艦;派遣美軍陸戰隊進駐澳洲的達爾文港海軍基地,同時也在南太平洋美屬天寧島,重修一條專供美空軍B-2戰略轟炸機起降的跑道。此外,美國防部積極推動與印度的航艦與戰機軍事科技合作。  盟邦不願選邊站  不過,中國為應對美日澳印戰略同盟挑戰,運用其在亞太地緣優勢,發展針對美國遠征軍戰力的先進武器,包括隱形戰機、潛射洲際核導彈潛艦、反艦導彈與巡弋飛彈、反衛星武器,以及北斗二代衛星定位導航偵察系統等,迫使美軍必須相應投資更多反制武器以維持優勢,但也造成美國亞太軍事戰略規畫陷入昂貴且成效存疑的軍備競賽,不僅讓美軍在預算大幅刪減壓力下顯得捉襟見肘,更讓亞太盟國友邦對美國產生戰略猶豫,並採取平衡策略應對,不願在美中兩國間明確選邊站。  整體而言,美國為維持亞太領導地位與全球金融霸權,積極布局圍堵中國行動並鼓勵日本擴軍,以強化制衡中國能量。但是「伊斯蘭國」頻頻發動對歐美本土恐攻行動,加上中東各國內戰紛起,已經讓美國感受備多力分窘境。歐巴馬刻意在南海挑釁中國,又要習近平合作對付「伊斯蘭國」的如意算盤,恐難如願。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 旺報觀點-台應善用優勢 才不會兩頭落空

     美國貿易代表傅洛曼在美國國會的證詞,赤裸裸說明美國推動簽署TPP以及《跨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協定》(TTIP)是為了預防大陸主導制定經貿規則,而TPP更排除中國大陸參與,也透露其防堵大陸的居心。  與此同時,大陸也有高度危機意識,正以前所未見的決心推動改革開放外,對外更提出「一帶一路」經濟外交戰略,以金錢換取外交,並推動簽署RCEP及其他雙邊自貿協定(FTA),以期突圍美國的圍堵。  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捉對廝殺,台灣夾在中間,是將漁翁得利?還是淪為犧牲品?完全要看台灣自身的戰略與自由化的決心。  儘管TPP是由美國主導,更幾乎公開宣示不歡迎中國加入,但不表示台灣就可以順利加入。這是因為TPP其他成員國不是大陸第一大就是第二大貿易夥伴,大陸若稍加施壓,任何一國不點頭,台灣就不能加入。在RCEP方面,大陸既是扮演主導角色,對我能否加入的影響自不言而喻,但大陸在RCEP也有一個深懂玩兩岸牌的政治宿敵──印度。  台灣怎樣確保自身最大利益,不要兩頭落空,不但需要善用自身優勢,也需要付出行動力。

  • 10月遷籍 兩頭落空不得投票

     台北市北投區秀山里長陳壽彭接獲1位里民投訴,他在當地住了20多年,10月將戶籍遷到新北市,造成現在新北市、台北市都沒有投票權,感到不平。  陳壽彭說,里民在當地居住20多年,在新北市買了房子想辦自用住宅,被國稅局要求需要遷戶口,空屋不能辦理,10月份才遷戶籍到新北市,沒料到年底選舉投票卻兩頭落空。  里民向陳壽彭表達很想投給他的意願,陳壽彭說,自己在秀山里是同額競選,可是不能因為這樣就不重視里民的感受,里民有中國民國身分證,也乖乖納稅,義務都盡了,權利卻不能享。  北市選舉委員會副總幹事黃細明說,過去需設籍居住滿6個月以上才具投票權,修法後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人設籍居住滿4個月即可。以今年選舉為例,必須是7月29日前設籍,才有投票權。  民政局長黃呂錦茹表示,依造《選罷法》規定,想要有投票權,就是必須要設籍居住滿4個月,大家都需要遵守,無法破例。

  • 短評-不要兩頭落空

    短評-不要兩頭落空

     今秋APEC馬習會能否實現,兩岸仍在做最後努力,在馬英九餘下的20個月任期中,馬習會固然重要,但如何不要讓過去6年多來兩岸的努力兩頭落空,更為實際。  國民黨重回執政後,設下了「先經後政、先易後難」的協商策略,一來拉長談判縱深,二來經貿先行,希望由大陸走向世界,打通與他國簽署FTA以及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的通道。大陸方面則另闢徯徑,把海基、海協兩會領導人的制度化會談,由先原先的1年1次,改為1年2次,使兩會協商快馬加鞭,6年內舉行了10次的會談,簽署了21項協議。  台灣確實也有所獲,簽署了ECFA、《服貿協議》,比中韓FTA早先達陣,希望讓台灣保持競爭優勢;此外,與新加坡和紐西蘭完成經貿合作協議,開啟與他國簽署FTA及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的曙光。  但是,服貿卡關及太陽花學運之後,兩岸6年來的努力面臨「兩頭落空」的困境。大陸期盼由經入政,希望兩岸展開政治對話,但在6月二次王張會上,我方已低調婉拒。台灣仍期盼透過兩岸經貿合作,拿到與他國簽署FTA及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的門票。  但邇來美國部分人士,如前國務卿希拉蕊對於台灣對大陸不斷提升的經濟依賴性表達關切,加上綠營的蓄意杯葛,馬政府這條經貿路線目前中挫,搞不好也會落空。  大陸希望政治談判,台灣期待經濟突破。馬政府與北京的努力若因此停滯,將導致「兩頭落空」,後繼者面臨的形勢只會更艱難。  期盼在未來的1年8個月,兩岸領導人發揮智慧,讓和平發展之勢不可逆。

  • 智利網賽 蠻牛兩頭落空

    智利網賽 蠻牛兩頭落空

     瞄準智利男網賽雙料冠軍的西班牙「蠻牛」納達爾,結局雖成兩頭空,左膝傷勢養傷七個月的納達爾選擇樂觀面對,「這是最美麗的星期之一,畢竟我很長時間沒有這些體驗,事實上過去我在這裡帶走不少勝利。」  納達爾昨在單打決賽,以七比六(二)、六比七(六)、四比六敗給阿根廷選手查巴洛斯,無緣搶下在紅土的第卅七冠,且是紅土球場決賽生涯第五敗,雙打決賽也以二比六、四比六不敵義大利組合。  查巴洛斯與納達爾前次交手,是在三年前法網,當時納達爾六比二、二、三輕取查巴洛斯,可惜如今納達爾膝蓋狀況仍不理想,更需時間恢復速度與對比賽適應度,連他自己也強調復健過程比較緩慢。  不過納達爾仍在智利男網賽受到極大歡迎,許多球迷帶著西班牙國旗,或穿著支持他的標語T恤進場替他加油,從頭到尾把他當成地主選手看待,畢竟他選擇智利男網賽當成重要的復出戰。  納達爾本周轉往同在南美洲的聖保羅市,參加紅土球場的巴西公開賽,月底則到墨西哥比賽,場地同為紅土,一切都為五月的法網備戰,屆時他將爭奪生涯第八座法網冠軍獎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